优美都市小说 規則系學霸討論-第三百二十五章 數學發展的倒退(盟主氪金大佬之B哥)鑒賞

規則系學霸
小說推薦規則系學霸规则系学霸
生命科学学院迫不及待的让赵奕担任正式的研究员。
当天各种‘转正’手续,加班儿加点儿的办理,似乎希望一天就能解决,但生物医学研究所是国家级重点科研机构,多一个研究员需要上报人事的材料,还需要等待上级的审批,可不是研究所、学院内部就能办理的。
当然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不会有人卡着不让赵奕‘转正’,生物医学研究所方面,干脆提前把赵奕当成研究员来对待。
虽然赵奕之前就拥有研究员同等待遇,但只是实验室和项目方面的,他的薪资待遇上还是差一些,权限和职责等方面,和正式的研究员存在差别。
职责上主要体现在项目、工作方面,和智能与自动化实验室一样,生物医学研究所也要参与国家科研项目,只不过医学研究很少有战略性的国家项目,是参与到国家科研基金会分配的项目工作中。
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不是自己申请,而是上面直接分配下来的,上面分配给研究所,研究所分配给实验室。
阎学林说保证赵奕工作的自由性,就是说不会强制他参与到分配的工作中,而真出现国家战略性的医学科研项目,赵奕大概也不会拒绝去参与。
所以职责上不必太去考虑。
另外就是权利了。
每个研究员都可以申请单独的实验室,实验室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并能够得到研究所的支持。
其中有一条是独自招收‘合同工’的权利。
之前赵奕并没有这个权利,想招个人还需要到所里申请,他还考虑找阎学林说说,让招个‘兼职合同工’进来。
现在不用了。
在担任正式的研究员以后,实验室就有独自招人的权利。
赵奕回到了学生宿舍,就把消息告诉了范雷,他所说的‘适合工作’,就是实验室的兼职工作。
实验室一直缺人。
研究方面倒是还好一些,针对现有的项目来说,人手勉强也是够了,但其他人员也是需要的。
之前刘成杰专门负责和外人打交道,比如跑一下合作医院拿材料、拿数据,使用所里的高端科研设备去打申请,经费拨款方面和财务打交道。
等等。
这些都属于‘后勤保障性’的工作,让一个副研究员来做就有些太浪费了。
赵奕决定可以找个人顶替刘成杰,去处理这些工作,刘成杰也不是那种很外向的人,工作完成的也并没有多好,他个人也倾向于多在实验室做研究。
范雷就属于那种善于和人打交道,性格很外向的人,他是生物科学专业的学生,研究上当然了,完全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但只是做‘后勤类’的工作,学学大体的东西就可以了,让他到实验室做兼职正适合。
另外,兼职合同工薪资也不高,实验室的财务水平,完全是可以承受的,应该说多聘几个都没问题。
范雷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对着游戏界面奋斗着,他马上停下了手指的动作,惊喜的站了起来,“真的吗?赵奕?你的实验室?真是太棒了!”
“详细说说……”
赵奕笑着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还提醒了一句,“不过你要有学东西的心里准备,好多知识你都应该懂一点。”
“那没问题啊!”
范雷回身就把游戏关了,“学什么,直接说,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放弃游戏了。”
“啊?不用!”
赵奕郁闷道,“要不我还是找别人吧,感觉还是一起玩游戏比较重要。”
“——??”
范雷稍稍有些发蒙,弱弱的说道,“好吧。”
范雷要学的东西真是很多,但并不是科研方面的知识,而是有关实验室、项目上的,做实验室的‘后勤性’工作,一定要了解项目、了解实验室,还需要了解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方面就要慢慢来了。
很多工作做一次就知道了,刘成杰最开始也什么都不懂,都是硬着头皮去做的,现在轮到了范雷,他比刘成杰强的地方在于,他还可以找其他人问问。
第二天赵奕就带着范雷去了实验室,让他熟悉实验室的环境,还让刘成杰带着范雷,说了说工作相关的事情。
刘成杰很是尽心尽力,他正希望有人接替自己,做这些繁杂、琐碎的工作,他就可以一心放在科研上。
另外,还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严怡呆在一起。
当然了。
这点小心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刘成杰对范雷非常的友好,甚至还准备列出个表单,让范雷知道具体要做哪些工作。
同时。
赵奕则是悠闲的呆在实验室,一边翘着脚喝着茶水,看着近一周的实验数据,但他的大脑并不清闲,一直都在快速的使用能力,来发觉实验数据中的重点,随后也会用笔勾画了出来。
一周的实验数据并不多,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完成了。
赵奕起身问了下张薇准备的实验内容,随后就听说刘成杰带着范雷去了合作医院,也觉得很有意思,看来刘成杰是想早一点卸下胆子,把心思全部放在科研上,多上半个人手也能加快研究进度。
赵奕干脆一个人回去了,他想着过两天,等范雷稍微有点了解了,就和他签兼职合同。
每当天气晴朗的时候,漫步在校园的羊肠小道,就有可能发现不一样的风景。
比如,远处小树林旁,依偎坐在长椅上,手上动作不断的两个身影。
“不冷吗……”
妖孽横生:神兽纪元 恰似一江绮旎
赵奕只看上一眼就认出了是李仁喆和黄文倩,一胖一瘦形成的鲜明对比太突破,再加上李仁喆那身,好像一个冬天都不更换一次的外套……
好吧!
反正赵奕感觉有点冷。
三月份首都的温度可不太好,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体感温度也不足十度,再加加徐徐吹过来的……寒风?
“嘶!”
“冻死了!”
“抱在一起相互取暖,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瑟瑟寒风下,赵奕决定不打扰小两口相互取暖的行为,但路过最近距离的时候,就听到旁边传来‘咔嚓’一声,外加一个惊喜的呼声,“赵奕!”
“我是首都电视台记者臧倩,你好!”记者热情的过来握手。
奇异怪谈 子晨
“刚才远远看着就像你,我去了生物医学研究所,他们说你刚离开,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能不能对你做个采访?”
“在这?”
赵奕缩着脖子打了个哆嗦,听着身后有人走过来的声音,干脆当做完全没看见。
“赵奕,你怎么在这里!”李仁喆的语气可就没那么好了。
相对普通学生来说,赵奕的成就是高不可攀的,但同在一个宿舍一年多时间,相互已经是非常熟悉,又经常一起开黑打游戏,李仁喆都是正常语调、正常对待。
赵奕挺喜欢这种正常的交流,生活就是需要正常相互的朋友,而不都是一堆吹捧、拉拢、小心翼翼之类。
当然了。
现在这种事情也稍微有些尴尬,赵奕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而是转过头惊讶的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刚从那边走过来,正想着实验的事情。”
“……是吗?”李仁喆看过来的眼神满是怀疑。
“是要采访吗?”
黄文倩倒是没在意赵奕什么时候来的,她觉得采访很有意思,忙过来问道,“我们能看看吗?是怎么采访的?”
“应该没关系吧?”赵奕看向了叫臧倩的记者。
“当然。”
记者只是过来做采访,能采访到就完成了工作,可不管谁在旁边观看。
几个人一起去了理学院楼。
赵奕把记者带到了办公室,孟磊也在办公室里,也感兴趣的旁观起采访。
臧倩的采访以问答的形式进行。
赵奕已经很熟悉了。
两人做了个正对面,摄像师给了赵奕正面镜头,身后就是办公室里小书柜,上面的书籍特别整理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很有文化气息的地方。
臧倩开始了提问,“上个星期,你的新研究发表,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简化费马猜想’距离‘证明费马猜想’,究竟还有多远?”
傲斗巅峰 酸涩苹果
这是很多人关注的问题。
好多世界级的难题证明有了进展,但进展和成功破解之间,存在着天堑一般的差距,好多人也想知道,‘简化费马猜想’究竟有什么意义。
赵奕简单说道,“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他变得认真起来,“我不会夸大自己的研究,但我的最新研究中,重要的不是简化费马猜想,而是‘列比消元’的新方法,如果你去采访一个专业研究数学的人,就能得到同样的答案。”
“在费马猜想的破解上,‘简化费马猜想’是让问题变得更简单,但只能说是一个好的开端,要说距离证明有多远,说实话,我不确定,也没有人能确定。”
“我只能做个比喻,把费马猜想分成五个阶段,我已经完成了第一个阶段。看似是百分之二十,但实际上,也可能是百分之五十,或者百分之十,甚至更少,因为其他阶段的难度是不确定的。”
臧倩听着点头跟着做记录,随后继续了第二个提问,“你有继续研究费马猜想的打算吗?我的意思是,你接下来的研究重心,会不会是费马猜想?”
“是的。”
赵奕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数论领域,现阶段,我就想多去思考费马猜想,这个猜想关系到我的其他研究。”
“具体是什么研究,能说说吗?”臧倩感兴趣的提问道。
“超对称性研究,还有M理论、多维空间的边界,我和爱德华-威腾先生,一起合作研究这方面的东西,而费马猜想是M理论的几何拓扑,能证明费马猜想,就能稳定M理论的数学基础,也能够扩展对超对称性进行能量分析角度的思考……”
“哇啦哇啦……”
赵奕连续说了一大堆很专业的东西,让其他人都听的有些头疼。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臧倩听了有一会儿,觉得后续内容播出也肯定要剪掉一部分,赶紧抽了个空,继续提问道,“我们回到费马猜想的话题,好多人都觉得你去研究费马猜想很有意思,因为你证明了怀尔斯的逻辑错误,让费马大定理重新成为了猜想。对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这就是最大的舆论焦点了。
赵奕开口让人有些惊讶,“这样想也没错。”
他认真说道,“我认为,怀尔斯先生是值得敬佩的数学家,他的证明论文存在逻辑错误,但并不是主观性的。数学是个严谨的学科,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对证明了他的错误很抱歉,但我必须那样做。”
“实际上,我一直很在意这件事,包括怀尔斯先生,也包括数学,是的,可以这么说,(费马)定理重新成为猜想,是数学研究、数论理论发展的倒退。”
“所以我希望能证明费马猜想,让它重新被认可,重新成为定理,相信怀尔斯先生也会希望看到吧?”
……
Y国。
某个不知名的偏僻小镇。
一头乱糟糟头发的怀尔斯,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份杂志,正是新一期的《数学新进展》。
他一脸气愤的走到长椅旁,很用力的一屁股坐了下去,因为只穿了一身睡衣,浑身冻得哆哆嗦嗦的,嘴里却不断唠唠叨叨,走近一点就能听清楚,都不是什么好话。
“吗的,这个混-蛋!”
“垃-圾!”
“证明了我的错误?我能有什么错误?现在还想抢走本该属于我的荣誉?”
“费马猜想是我的,是我的!我早就证明出来了,根本不用什么简化,混-蛋,做这种没有意义的工作……”
“好吧,就算我是错的,我也肯定能再次证明出来。等着吧,很快的!”
“你以为简化了就能证明?太天真了。好吧,这个简化很有意思,列比消元?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但却同时帮助了我……”
“如果我不能证明,诅咒你永远证明不出来,一辈子证明不出来。”
“除了我安德鲁-怀尔斯,谁的证明的都会是错的,错的,都是错的,都会是数学发展的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