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俠客管理員-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吳仲達看書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侠客管理员
第二天早上吃饭,柯镇恶海大富一左一右,坐在桌子两边,你一口我一口吃得那个香。柯镇恶一边吃还一边夸呢:“你别说,李家大嫂手艺就是好,这都多少年没吃过了?”
毕晶当时就乐了:“什么叫多少年啊,你们在大漠吃了人家十二年白饭,这回中原满打满算也就两年,说得真的似的。”
至尊无上 老妖精
“什么叫吃白饭啊?”柯镇恶翻着俩恐怖的黑洞,恶声恶气道,“江湖儿女,哪儿有那么多计较?”
毕晶撇撇嘴:“吃白饭吃得这么硬气,你也是没谁了……”
说起白饭硬吃,忽然想起旁边还有个软饭硬吃的重案组之虎呢,扭头看着海大富,见这老头儿正细嚼慢咽呢,不由奇怪道:“达叔我问你哈,柯老爷子瞎了几十年,这才习惯暗无天日的日子,你这才瞎了没几天,怎么也不见你吃到鼻子里去呢?”
母老虎拍他一巴掌:“怎么说话呢?能不胡说八道不?”
“都一家人怕啥?”毕晶振振有词道,“不早说了么,诸多避讳故意不提,说明心里有偏见,那才是真正的歧视呢!”
母老虎哼一声:“胡搅蛮缠,颠倒黑白,满嘴歪理!你不去从政,真是可惜了!”
毕晶不服道:“怎么能叫颠倒黑白呢?这么多讲究避讳,以后怎么处?”说着转向柯镇恶,“柯大侠肯定不能挑我的理,是吧?”
柯镇恶自顾吃饭,都懒得理他。
“看我说的对吧?”毕晶打蛇随棍上,嘿嘿一笑,转向海大富,“达叔你还没回答问题呢?”
“你能不能不叫我达叔?”海大富无奈地放下碗,动作流畅,压根儿就看不出双眼一摸黑来,叹口气道,“我既不姓吴,也不叫什么达……”
“啊,你不乐意啊?”毕晶吃惊道,“可我已经把你身份证信息发过去了啊,名字就叫吴仲达,听上去就跟达叔的哥哥似的……”
财运桃花缘 金坐佳
“什么破名字?”母老虎鄙视道,“还仲达,司马懿啊?”
“我……”吴仲达,哦不,海大富一口气没缓过来,剧烈咳嗽起来。
“不用这么大反应吧?”毕晶吓一跳,“不就是个名字么?”
海大富努力摆着手,示意不是,但咳嗽得更加厉害,直咳得面红耳赤,上气不接下气,腰都佝偻得跟个虾米似的了。
众人这才知道事情不对,急忙围到他身边,最着急得居然是韦小宝,一连声问道:“老乌……公公你没事儿吧?这是旧伤复发?其实你那药,我就是多给你吃了一点点……”
胡青牛和程灵素排开众人,扶住海大富,左右搭了搭脉,摇头道:“内息岔了一些,暂时不碍事。不过在这么下去……”说着同时摇摇头叹了口气。
“那怎么办?”母老虎也急了,先瞪了毕晶这个罪魁祸首一眼,才焦急道,“你们谁有办法?”
海大富咳了这半天,强撑着道:“不碍事,不碍事,老毛病了——小宝是吧,难得你这小猴崽子会认错……”
“别说这没用的了!”毕晶被母老虎瞪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是在不该调戏这老太监,多少有点内疚地岔开话题道,“你崆峒派的是吧?你这是练七伤拳了?”
海大富明显楞了一下:“七伤拳?那是故老相传的本派神功,咳咳,可惜早已失传了……我这是为了克制化骨绵掌强练内功,功夫不到,伤了根本……”说着又叹了口气:“反正我贱命一条,风烛残年……咳咳,这条命早该还给老天爷了……”
“什么话!”毕晶急道,“放着这么多人在这儿,还能让你死了?你还别觉得你是皇宫大内出来见多识广,你那点身份搁这儿都不叫事儿知道不?咱家俩皇帝四个太子,别说唐太宗李世民,宋太祖赵匡胤了,就是扶苏刘据李建成,外加个朱标,那个不比你们老爱家那几位强?”
海大富“啊”一声,一脸震惊。
朱标不满道:“凭什么我就得是外加的那个啊?”
毕晶嘿嘿一笑道:“当然了,这几个别看是皇帝,其实没什么用……”
俩皇帝四个太子同时怒目相向:“说谁呢?”
毕晶理都不理这几位,继续拍胸脯吹牛伯夷道:“剩下那些可就厉害得很了——还没跟你详细介绍,这是北宋年间战神萧峰,哦,你看不见……你就听着得了。昨天薅着你脖领子这位,是南宋年间的巨侠郭靖,这几位是武当七侠里的三哥五哥七哥三位,刚刚给你诊脉的,那是一代医仙和毒手药王高足,别说你内功练歪了,你就是死了,都能给你整活了!当然了,你被切掉的玩意儿是接不回来了……呸,说说手指头,你们想什么呢?”
也不管听得目瞪口呆的海大富,径自转向胡青牛:“你就说怎么办吧?别告诉我你们没办法啊!”
胡青牛和程灵素对视一眼,交流片刻,缓缓道:“这内伤来得很久,不过昨天郭老哥给他疗伤之时,已经多少有所好转,我二人每日给他针灸调理,加以药石治疗,多少会有些效用,可保他一两年内不至有性命之忧。但是要想彻底痊愈,非得重新修炼高深内功不可!”
“就这?那没杠抬了!”毕晶一拍巴掌,“咱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高深内功啊!你是想学九阴真经,还是想学神照经?或者是武当九阳功,还是少林派的内功?萧哥丁哥郭爷,你们不能藏私吧?”
萧峰郭靖丁典一起慨然摇头:“那个自然!”
“我……”海大富惊骇得连咳嗽都忘了,满脸通红道,“这,诸位何以这等厚待于我?”
毕晶得大伙承诺,顿时放下心来,一摆手——这才想起海大富看不见,慷慨激昂道:“来了就是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再说了,不看你的面子还能不看小宝的面子?就算不看小宝的面子,还能不看达哥的面子?”
海大富哑然:“我,我这还是托了那位孟达兄弟的福?”
“可不是,现在你不讨厌这名字了吧?”毕晶一摊手,郑而重之地打量海大富那张老脸几眼,忽然嘿嘿笑道,“不过我觉得也不用这么麻烦——就您这身份,咱有现成儿的啊,辟邪剑谱啊!小林子你是不肯练了是吧?”
林平之正一边吃饭一边跟岳灵珊喁喁耳语呢,当时就闹个大红脸,岳灵珊狠狠“呸”地啐了一口,也是面红耳赤。
林震南心疼儿子儿媳,接口道:“不是老儿藏私,只是,我父子所知的剑谱,是没有内功的……”
“嗷?啊!”毕晶一拍脑门,“是啊,你们要知道,说不定就没余矮子什么事了……”
林震南终究人老面皮厚,笑了笑没说话。
鍾 琪
“那七伤拳呢?”毕晶随即转向张翠山和殷素素,“这可是人崆峒派的版权,你们不会把着不放吧,你们又不是小说平台……”
殷素素幽怨地看他一眼:“我也想交啊,可我们两口子也不会啊?”
“不是吧你们?”毕晶一瞪眼,“谢逊在冰火岛上教来着!”
殷素素一摊手,鄙视道:“你什么记性?大哥教得无忌好不好?他传功我们还能不走开?”
“呃……”毕晶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忽然眼睛一亮,“要不咱把谢老爷子也弄过来?正好他也是瞎子,正好跟老柯达叔做个伴!”
“你别废话了!”母老虎不耐烦道,“一练七伤,七者皆伤!没无忌的大成九阳神功,你想达叔炼成三哥那样,动不动发疯啊,咱家那可就成疯人院了!”
毕晶呆住,半晌才苦闷道:“难道真要去张无忌?这玩意儿得练多少年啊,别说赶不赶趟了,我上哪儿给他找那乾坤袋去啊!”
心说张三丰一辈子也没练成九阳大成,怎么看海大富也不像有这资质的啊?问海大富道:“那你呢,觉得练什么合适?”
“我……我不知道。”海大富轻轻咳嗽两声,皱眉道,“这等神功,我一样儿都没听说过……”
郭靖见他急得火烧火燎的,不忍道:“要不,先练练九阴真经试试?”
“九阴真经不行。”胡青牛半天没说话,此刻却拦住话头,不等众人发问就立刻解释道,“海兄崆峒派内功本就偏阴柔一路,为了对付化骨绵掌,更是往阴毒的路子上越走越远,这才伤了根本。九阴真经虽然是武学至高宝典之一,素有刚柔相济之称,但毕竟偏重阴毒,强加练习,必然雪上加霜……”
“那就练阳刚的喽!”毕晶打断道,“萧哥的少林内功,总改成了吧?”
胡青牛依然摇头:“也不成。海兄阴柔内力侵入经脉已久,本源已伤,身体极虚,若休息纯阳刚内功,那就好比火上浇油啊……”
“好么,要么就雪上加霜,要么就火上浇油,给条活路走行不行啊!”毕晶抓狂道,“不用问,那张无忌的九阳真经、武当派的九阳功也不行了?”
“孺子可教。”胡青牛点点头,“武当功夫刚柔并济,但这只是内力运用法门,是用非体,其内功还是偏阳刚的——俞三侠、张五侠,莫七侠,我说得没错吧?”
武当派四个高手若有所思,片刻后同时点头:“胡先生果然不愧医仙,见识果然高明,这体用二字之分,极是精当。”
胡青牛拱手逊谢中,毕晶目瞪口呆,这老头儿,功夫不怎么样,说起来倒是头头是道!看看神色越来越黯淡的海大富,急道:“那就没办法了?诶,不对,是不是得刚柔相济平正中和的内功才行?”
“要不说胖子你聪明呢。”胡青牛颔首道,“的确是要这么一门内功……”
毕晶顿时呆住,往左右一个个扫过去,最后把目光盯在丁典和狄云身上:“神照经?”
“神照经的确刚柔相济,是们合适的功法。”胡青牛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可惜,我问过丁兄弟了,这门功夫千好万好,就是不但入门不易,修习也极难,纵然天资出众,没三五年也难得小成,只怕海兄等不了那么久……”
海大富神色黯淡之极,但迅疾又恢复淡然,道:“列位高义,老奴铭记于心,只是却不必为我苦心思虑了,生死有命,我……”
“不成!”毕晶跺脚道,“这事儿干不成,老子面子往哪儿搁?”眼珠子转了急转,猛一拍脑门:“有了!我去找狗哥!他那们罗汉伏魔功不就阴阳相济的么?”
胡青牛苦笑摇头。
“你什么意思?”毕晶抓狂道,“这也不行?”
胡青牛仍然摇头:“不是说不行,我是说,你干嘛非得往这种无上神功上想呢?你不是这么钻牛角尖的人啊?”
“我怎么就钻牛……”毕晶顺口反驳一句,却猛然一愣,“诶?什么意思?”
胡青牛一指郭靖,再指指杨康杨过:“这三位油门内功,不但阴阳相济,入门也算得上容易,修行方便,对资质要求也不高……郭大侠我没别的意思啊!”
郭靖大度地摆摆手:“无妨。”反应了一下明白过来:“你是说……”
“全真内功!”毕晶一蹦三尺高,碰得桌子上碗碟叮当一阵乱响,嘴里一连声道,“是不是,是不是?”
胡青牛一摊手:“所以说,很多时候事情不用想那么复杂那么高,就和我们用药一样。不求名贵,但求对症,最简单最基础的,也许就是最合适的……”
“没工夫听你将哲学课!”毕晶一指杨康,“你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丘老道教得最久,这事儿你负责——这就算你做好人第一课了,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杨康耸耸肩,嘀咕道,“我能有意见么,我敢有意见么?什么叫不是好人啊?”
“这才乖嘛!”毕晶呵呵笑着拍拍他肩膀,“干得好,让老柯放你两天假,让小宝带你出去见识见识……”
韦小宝:“好!”
柯镇恶:“哼!”
杨过:“毕哥你能不能说点别的?”
毕晶:“瞧你管的宽劲,到底谁是爹谁是儿子啊?”
杨康:“额……”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