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詭三國 txt-第2071章糧草先行,不情之請鑒賞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长安。
有关于斐潜提出的『大北域』战略构思,顿时在长安左近传得沸沸扬扬。
这几天来,原先在长安之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议论着荆州之事,讨论着斐潜两路出兵之后究竟能取得怎样的战果,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似乎斐潜并没有将荆州看得太重……
这就很有意思了。
在长安的平乐坊内,进了坊门之后,沿着街道走,左转第一个大院子,就是『大汉商会』的办事之所。
院门大开,几名护卫站在两侧,台阶上站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正在不停的招呼着这个掌柜,那个东家的,然后根据各自生意大小,财力高低,谈笑寒暄几句,忙得不亦乐乎。
在院内一进之中,硕大的天井,回廊之上,基本都站满了大小商户,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这些能进得商会的大小商户,多少也是有些关系,亦或是达到了一定规模的,在听闻了骠骑将军的北疆战略之后,这些触觉敏锐的家伙就自动自发的聚集起来,探讨着在其中的商机。
在这些人说话讨论的过程中,时不时都会往二进院门那边瞄一眼,当看见有人走进了二进院中的时候,即便是神态说话都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在眼眸里,难免也会有些羡慕嫉妒恨流露出来……
能进得二进院子的,就不是一般的商户了。
而在二进院落的厅堂之内,隔着一堵围墙,庭院之内就显得安静了不少。厅堂之内,茶香混合着檀香,盈盈绕绕,沁人心扉。
今日在商会当中坐着的,是裴俊。
一般来说,中央的位置么,算是崔厚的,但是这一段时间崔厚离开了长安,去往北地,而其他的人么,去川蜀的去川蜀,奔陇西的奔陇西,而甄宓一般来说不露面,所以这一段时间在商会当中撑场面的,就是裴俊了。
裴俊缓缓的环视一周,『骠骑欲建北域都护,粮草、器械、戟盾、矛橹、盐铁、胶漆、衣布、毡毯等等,均需储备,运输,调配……此乃前所未有之良机也……』
骑士的沙丘 文舟
周边陪坐的掌柜都纷纷应是。
『稍后,某会草拟一份物品清单……各位可自行择取报价……』裴俊继续说道,『在商言商,这利润好处,自然也少不了……只不过……若是贪得无厌,亦或是耽搁误事……呵呵,丑话可是说在前头,莫怪到时哭嚎冤枉,说什么不教而诛!』
『是是,在下明白……』
『这是自然!』
各类物品的掌柜纷纷笑呵呵的拍胸脯保证。
裴俊也不傻,看着这些掌柜,又笑了笑,说道:『囤积居奇,捂货惜售,若是平常物资么,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了,然如今是骠骑军国大事,若是有人亦是如此不长眼……嗯,呵呵,关中田氏坟头草,已然三尺矣……』
若是之前所谓『不教而诛』多少还有些场面话的意思,现在裴俊举出了具体的事例,就让这些家伙真切的感受到了事情的严肃性。
『这个……恐怕是,有些为难啊,有些难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物价么,随行就市,若是……这个,若是货物缺乏,也难免价高一些……』
『大军所需,便是数目庞杂,又要广泛收罗,又要转运输送,那个……若是还要价廉,真真是做不了啊……』
『就是……别的不说,单说川蜀井盐,若是欲运于北疆,这山川水远,这骡马折损,这……』
一顿哜哜嘈嘈,每个家伙似乎都在哭嚎着自己生意有多么难,有多么悲惨,利润是多么的微薄,然后自己是多么的想着民族,念着百姓,为了骠骑,为了国家,做出了多少多少的牺牲,做出了多少多少的贡献。
说到了动情之处,甚至脸红脖子粗,各个都像极了后世天天喊着『每天一什么,强壮华夏人』,然后转脸就忙不迭的表示『好的我们都先出口,先满足海外侨胞国外友人的需要』,见到洋人就恨不得扑上去舔后沟子,回过头来又满脸正义凌然的降低国家标准,添加各种化合物,甚至是致癌物就拿出来给华夏自家人喝,还要标榜着这是高档货,要卖高价,被发现了就说从来没有流向过市场……
作为一个商家,整天在市场之中,勾心斗角,毫厘必争,其中固然也有慷慨之辈,热血之人,但是要是说相信这天下所有的商家都是豪情万丈,钱财粪土,心忧社稷,忠心为国,都是大汉的好代表……
呵呵。
裴俊也不说话,慢悠悠的喝茶,甚至还拿了几个干果,咔吧咔吧的一个个捏开,放到嘴里慢慢嚼着,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这些人的抱怨之声一样。
见裴俊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堂内的嘈杂之声,也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是啊,裴俊为什么要着急?不仅是裴俊,就连骠骑将军斐潜也不着急啊,又没有说今年,亦或是明年就要成立北域都护府,而是说在五年十年之内规划建成,所以现在骠骑将军斐潜现在,马上,即刻,有迫切转运大量的物资去北疆的需求么?
没有。
需求不旺盛,坐地起价的伎俩自然没有什么用了……
见众人都不说话了,裴俊才缓缓的站起身,然后说道:『今日乏了,该说的,某都说了……怎么做,你们也自个衡量一二……各自请了,嗯嗯,对了,李掌柜,留步,有个好东西是给你的……』
裴俊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竹筒,上有火漆封口,印着一个众人都不怎么熟悉的标识,递给了李掌柜之后,笑呵呵的又补充说最好回去再看,然后就走了。
李掌柜眼珠咕噜噜的转着,正想要将小竹筒塞回怀中,却被身边的另外一人拉住。『李兄,李兄……呵呵,有什么是兄弟不能知道的?』
『是啊,是啊,究竟是什么好东西?』
『打开看看,看看……』
李掌柜打着哈哈,那里愿意,一边挣脱,一边就想要走。
『李兄,上次喝酒,不是喜欢我家那个歌姬么……你要是当下给兄弟分享,那个歌姬,就送给李兄如何?』上次自己还没有玩够,当然不舍得。现在自己玩腻了,拿出来送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心疼。
『有好东西,大家一同分享啊……小弟手头上倒是没有妙人,不过有一对鎏金雕花白玉碗,若是李兄……嗯?哈哈……』
『就是,就是……』
商场之中,一个好的消息,说是价值万金也不为过,更何况是裴俊拿出来的,要是光李掌柜清楚,其他人不知道,那么岂不是无形当中损失了?更可怕的是,万一李掌柜隐匿不宣,那么就连自己损失在何处都不清楚!
至于什么玩物,自己还喜欢的时候就是个玩物,不喜欢的时候就是个废物,放着都碍眼的那种,就像是后世一些女生的衣柜,塞满了都放不下,买来的时候心头好,过一段时间玩腻了就塞角落里,看都懒得看,拿出来送人也是废物利用不是么?
李掌柜见有了这么多好处,咬咬牙,也就当场打开了火漆,将竹筒当中的绢布抽出来一看,结果原本因为得了不少好东西而有些兴奋涨红的脸色,顿时发白,站都有些站不稳,摇晃了两下,差点没摊倒在地……
绢布上写的内容不多,却原本应该是隐秘之事。
李掌柜瞒着李氏在上一次粮食上涨的时候,借着主家的本钱,自个儿屯了个小仓……大概就是老鼠仓类型的,然后现在被这样的一张绢布给曝光出来了……
原本站在李掌柜身边的人忽然往旁边扯了一步,然后捂着脑袋,『啊呀,忽然头疼得很,头昏眼花……啊呀呀,忍不住了,小弟要先行一步,告辞告辞……』
『这个厅堂之内怎得如此昏暗,竟然不能视物!真是多少要加些火烛么……』
『张兄小心些,我来扶你……』
『……』
不多时厅堂之内的人作鸟兽散,一会儿工夫就走了个干净,只剩下李掌柜一人呆呆捏着绢布,欲哭无泪。
在后院之中,裴俊陪坐侧席,毕恭毕敬的向司马懿回禀:『都办妥了……』
司马懿点点头,说道:『大汉北域都护府消息传出,定然会有囤积之辈,此乃大汉商会立威之机也,裴君可要用心些……』
『唯。』裴俊拱手说道,『多谢司马从事提点。』人比人,总归是气死人。按照道理来说,裴俊投奔斐潜的时间比司马懿早多了,可是现在司马懿别看官职不高,但是显然更加的靠近中枢,别说裴俊了,就连崔厚见到了司马懿,都要毕恭毕敬行个礼。
司马懿站起身,旋即和裴俊告辞,出了后门,上了车,坐在一旁充当车右的司马孚就忍不住回头看。
司马懿翻了翻眼皮,装没看到。
一直到了司马家中,下了车,进了厅堂落座之后,司马懿才说道:『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某以为汝于骠骑府中,多少也知晓其理,未曾想……』
司马孚连忙上前,说道:『小弟知罪……只不过一时……』
司马懿看了司马孚一眼,『略有心得?』
司马孚连连点头。
『试言之。』
司马孚顿时兴奋起来,正想要站起来慷慨激昂一番,却看到司马懿瞪过来的眼神,顿时将身形缩小了一些,声音里面依旧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骠骑下得好一盘大棋!依小弟之见……』
……ヽ(^o^)……
往北,上千里,河套地区。
李典站在阴山城头,往外眺望,内心当中感慨万千,多少章了……咳咳,多少岁月了,未曾想到自己还有重新领悟学习的一天……
城外远处的马队,吆喝与铃铛的声响热闹的响了起来,又是一支商队进入了阴山城的外集。这支商队不小,近两百人的阵容,运了几十车的货物,也算是不小的商队了,正是因此,南匈奴人也听闻了,顿时来了不少的人准备采购换购,顿时整个阴山城的外集便喧嚣起来。
小孩们欢呼着,因为每一次的商队前来,总是能带来一些新鲜好玩的东西,大人们则是捉摸着自己手中还有一些什么,家里还需要一些什么……
原本阴山城的集市,现在因为人口增加,已经不够用了,所以从阴山城往外,新建设起来的集市,随处可见搭起的架子、建设的痕迹,有些地方挖开了才刚刚填上,新土壤的痕迹也带着与往日不同的气息。由于经过了统一的规划,配合阴山城建起的新建筑群显得整齐而有秩序,虽然还不多,但是整体规模较大,一旦最终建成,必定将会成为这一片区域当中最大的集市。
混乱和秩序,在集市上矛盾又统一的融合在了一起。
就像是阴山这里的汉人和胡人。
河内人,河洛人,豫州人。
南匈奴,羌人,鲜卑人。
各种不同的腔调,但是又遵从着同样的规则。有时候,确定下来的规则,会带来安定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又在潜移默化的改造这这些来自于不同地方的人。
李典来到阴山,接管这里。也从阴山这里发现感受到了一些和曹操那边不同的变化,不同的改变。当然,李典也搞不清楚这些细微的东西,究竟是怎么运作的,好像原本就是应该如此,亦或是天生就是这样的?
比如说建设效率。
在李典印象当中,在曹操治下,建筑工地里面总是要站满了监工,然后时时刻刻都有监工在咆哮着,也时时刻刻都有一些偷懒的,干得慢的劳役被打得鲜血淋漓,满地乱滚,即便是如此,工程依旧是快不起来,只能一味的加大劳役的数量,然后到处都是焦头烂额的小吏和混乱无比的劳役营地。
而在阴山这里,李典第一次知道了其实工程也不一定非要打得那些劳役鲜血淋漓满地乱滚才能做好。每个劳役都有自己的定额,完不成的,从早干到晚,不能有一刻停歇,提前完成的,超出的部分就可以用来换取报酬……
当然也有一些偷懒的,但是也有勤快的,而且整体上来说,愿意用气力换取更多酬劳的劳役,占比是大多数的,因此整体工程进度甚至会比用大量的监工不停打骂,还更加的快一些。
关键是在许县那个时候是没日没夜的干活,夜里还要点着火把,而在这里呢,天黑了就基本上收工了……
当年在许县建设宫殿的时候,那些监工可是没少吆喝是为了大汉,是为了社稷,是为了天子在修建宫殿,但是大多数的时候劳役依旧是沉默着,似乎几近于麻木的干着活,也根本就没有为什么天子修建住所的兴奋。
然而现在眼前的这个仅仅是个外集,仅仅是因为原本的集市不够用的才进行的扩建,既没有什么国家大义,也和社稷兴衰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这样一个外集的建设,竟然让这些参与劳作的百姓感觉高兴?李典在一次巡逻的时候,就曾经听到见到有民夫在和其他的人指着某一段建筑说是他在某一天搭的梁……
这很有意思。
虽然说需要额外的付出一些酬劳,但是李典算过,如此一来不用频繁的补充损失的劳役,二来也不用支付监工的费用开销,以及为了维护场面和确保大量劳役不动乱而驻守的兵卒费用……
似乎还有一些其他的好处,只不过李典还不能完全搞明白。骠骑之下,有很多这样的事情,相比较明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多开支了,但是实际上最终整体收益却是比曹操那边会更好。
可是,为什么许县那帮子人就不会用呢?
是因为曹操不懂么?
李典正琢磨着的时候,忽然远处有兵卒前来禀报,说是於夫罗前来拜访……
於夫罗当下因为长时间的定居,加上年龄的增加,岁月也渐渐在其腰腹之间沉积了下来,像是年轮一般,一圈一圈的,再加上穿着打扮也和汉人没有什么差别,若不是身上多少有些羊膻味,咋一眼也分辨不出究竟是胡人还是汉人。
『李将军!别来无恙乎!』於夫罗哈哈大笑,见了面就打招呼,汉语说得字正腔圆。
『见过单于。』李典点点头,也是上前见礼。
天下 無雙 小說
於夫罗坐下来之后,喝了茶,吃了两块肉干,然后闲扯了一番,才算是谈及了正事:『这个……不瞒李将军,我这个啊,有一事相求……』
李典呵呵笑笑,『单于直言无妨。』说来听听,能不能答应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於夫罗笑得见牙不见眼,『我三儿子么,平日里面么,也就喜欢舞刀弄枪的,到处瞎跑,实在是静不下心来读书,所以么……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到李将军这里来,学点兵家之学?』
李典原本笑着,听着,然后笑容就一点点的收了起来,严肃的看着於夫罗,『单于,你可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