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我獨仙行-第2124章 寶物再煉分享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24章    宝物再炼
气氛有些古怪,姚泽干咳了一声,脚步一抬,就朝着雷霆中行去。
更怪异的,此时的红伶竟老实了许多,一言不发地跟着前行,面无表情,不知道内心如何想法,只是抬步间有些踉跄,显然在刚才的暴连击下有些受创,很快两人就站在了白玉石碑前。
道道金色雷霆轰然砸落,空间都被撕扯的扭曲变形,怵目惊心的丝丝裂痕划破,又湮灭,不过并没有一丝落在红伶头上,此女已经见怪不怪,俏目紧紧地盯在了石碑上,试图在上面发现什么。
这石碑表面纵横交织密麻的纹路印痕,两人只看的头晕目眩下,竟无丝毫发现。
姚泽围着石碑转了两圈,“砰砰”连拍数掌,甚至“轰”的一下踢了一脚,石碑巍然不动。
他的目中露出奇色,自己的力量何等强大,举手投足也可以毁去一座高山,这石碑竟似生根般,毫无反应。
“我还不信了……”
情急之下,神识扫过,利剑劈落,紫电锤一通猛砸,足足折腾了半个时辰,回头看时,见红伶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俏目中露出鄙夷神色。
想来那些上古大人物的手段靠蛮力是无法破解的,他讪讪地一笑,不再折腾,望着这漫天的金色雷霆,暗自嘀咕着:“总不能空手而回吧?”
红伶也不知道他嘀咕什么,只见对方在那里张望了一会,随即盘膝坐下,袍袖一抖,一根青鞭就漂浮在身前。
这宝物长有三尺,分为十二节,每一节上都有片片鳞甲若隐若现。
鹰扬美利坚 华东之雄
神级英雄 大烟缸
“难道他还妄想在这里淬炼宝物?”红伶细眉一皱,也不再理会,俏目一瞬不瞬地落在了石碑之上。
之前自己受尽了羞 辱,竟被此人恣意轻 薄,可一切忍都是值得的,眼前这些正是自己的机缘!
试想谁可以如此近距离地观摩石碑?
一旦自己有所领悟,就是那色 胚的死期到了!
红伶心中忿忿不平,很快就沉浸在那些错综复杂的纹路中。

而姚泽已经放弃,这劳什子机缘都是为闪雷族人准备的,为了避免两手空空,他正是要在此地祭炼宝物。
这根青龙鞭陪伴自己多少年了,来历不凡,甚至那道神技“祖龙一怒”也远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想象的,可施展起来总有着阻塞感觉,百余年依旧停留在第一层上。
他思索许久,发现问题还出现在青龙鞭上,当初自己还只是个结丹期小修士,在一处奇异的府邸中,强行炼化了一尊青龙雕像,才有了这根青龙鞭,可已经无法和如今的实力相匹配了。
之前在闪雷族中已经收购了诸多材料,而眼前的无尽雷霆正好可以将宝物淬炼。
打定了主意,他不再迟疑,双手掐诀,一道道电弧似乎受到了呼唤,朝着这边狂涌而至,连同青龙鞭都被包裹其中。
漂浮在半空的青龙鞭蓦地一颤下,体表异芒连闪,浮现出密麻的符文来。
这些符文颜色各异,看起来大小不一,姚泽的目光扫过,嘴角微扬,这是他自己亲手打下的禁制,只不过那个时候连元婴都没有凝结,此时看来自然粗浅异常,不值一提了。
随着电弧一道道地劈落,这些符文在空中方一现身就溃散一空,而青龙鞭通体愈发明亮,青翠欲滴般。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一个时辰,姚泽手势一收,轻吐了口气,终于将其内的禁制全部清除,即便这些都是自己亲手施法而成,也费了一番手脚。
就在此时,漂浮在那里的青龙鞭突然一晃,“嗡嗡”声中,一片青色霞光暴起,从中竟飞出一头百丈长的恐怖生灵显现而出。
“龙!”
正在潜心研究的红伶被如此动静给吓了一跳,道道雷霆在巨龙身边环绕,一股神秘的力量蔓延开来。
青龙犹如实质,通体鳞甲隐然,灯笼般的巨目散发着森然寒光,恐怖的威压席卷八方,任何生灵在其面前都只能匍匐膜拜。
姚泽双目微眯,单手一掐神诀,青龙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吼声,巨尾一甩,就朝着虚空中激射而去。
龙本就是行云布雨的生灵,伴随雷电而生,只见无尽的雷霆滚滚而落,整个虚空都为之颤栗不已,威势恐怖骇人,远远望去,此龙体表异芒流转下,浮现出一片片森然鳞甲,简直就是真正的巨龙!
不知不觉间,红伶已经张大了樱桃小口,简直可以塞进一个桃子了。
而姚泽望向青龙的目光淡定异常,催动片刻,手势一收。
顿时又一道龙吟声传遍四野,青光暴闪下,巨龙归隐,空中多出了那根青龙鞭来。
此时姚泽袍袖一抖,身前多出四块颜色不一的物体,其中有巴掌大小的琉璃圆石,以及尺余长的一个灰色细脖玉瓶,瓶口还贴着一张金色符咒,里面的东西似乎很重要。
他的目光在这些东西上扫过,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下一刻,他的单手一探,就抓起一枚漆黑的圆珠,表面有一道道莫名的花纹,方一入手,那些花纹竟扭曲晃动,随着一股凶煞气息扑面而来,一头面目狰狞的恐怖妖物诡异地浮现,獠牙一闪就恶狠狠地咬落。
姚泽冷哼一声,掌心中电芒蓦地一闪,“兹”的一声,那妖物就化为虚无,而他双掌合拢,道道雷霆方向一转,朝着掌心潮水般的涌来,几乎是瞬间,连同他的身形就被雷霆包裹。
此时整个雷域显得十分诡异,原本狂暴无边的金色雷霆竟一股脑地朝这边砸落,近在咫尺的红伶竟没有受到丝毫波及。
见此一幕,此女心中五味杂陈,闪雷族自认在世间控雷神术独步天下,可在对方面前,简直如蹒跚学步的幼童……
十几个呼吸之后,姚泽双手摊开,那枚漆黑圆珠已然不见,掌心间多出一滩液珠,随着滚动变幻着形状。
手势一扬,黑芒闪过,液珠就落在了青龙鞭上,随即没入其中。
而他双手一抬,急速变幻,一枚枚寸许大小的符文从指尖飞出,在空中闪烁下,就朝着青龙鞭狂涌而去,刹那间就将此物包裹。
青龙鞭静静地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随着符文越聚越多,此物表面慢慢亮了起来,盏茶的功夫就发出耀目光华。
姚泽目光一闪,双手法诀却随即一变,那些飞出的符文竟变得斗大一般,而且金光闪闪,再次将青龙鞭的光华遮掩了……
如此祭炼手段,在红伶看来根本是闻所未闻,刚开始俏目中还流露出讥讽,可随着时间推移,一股恐怖的气息慢慢在这片空间蔓延,她只是在一旁稍一感应,就觉得难以呼吸,似乎一头上古凶兽在慢慢苏醒。
半个时辰之后,姚泽身前的四件物体都不见了踪迹,而他手势一收,右手食指探出,一笔一划地在虚空中勾勒起来,很快一枚金光闪闪的“卍”字符文就漂浮在身前,无尽的雷霆朝着符文中狂涌而去。
这枚符文不过巴掌大小,可竟似有着无底洞般,足足一柱香的时间过去,此符吞噬了滚滚雷霆,竟没有丝毫变化。
随着符文飘然落下,青龙鞭蓦地一颤,一道清鸣声忽起,通体青芒大放下,“嗖”的一声,此宝就一下子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再出现时,已经在百丈之外了。
所过之处,雷霆变得狂暴起来,而姚泽缓缓地吐了口气,面露疲惫之色。
这次淬炼,对于青龙鞭而言,应该有着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毕竟眼下他的实力已经远不是当初在东漠大陆所可比的,一时间他对此鞭的威能有些期待起来。
“你还是炼器大师?”
望着那根青龙鞭似条游鱼般,在雷霆中欢快地穿梭着,红伶忽然询问道。
和此人接触时间越久,她就越发觉得看不透对方,甚至现在如迷雾般。
姚泽微微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显得有些高深莫测,左手一翻,一颗电芒闪烁的雷球就出现在掌心。
“域外生灵你了解多少?”
这正是他从雷池中抓获的那头诡异生灵,明明已经灭杀,却诡异地以另外一种形态存活下来。
“不多,只知道他们拥有不死之身……”此女神情一紧,犹豫一下才如此道。
“不死之身?除非他有着难以想象的实力,否则哪里有不死之身?只不过没有找到灭杀他们的办法而已。”姚泽有些不以为然。
当初他和黑衣都曾见识过真正的不死之身,无尽虚空中漂浮的黑狱牢笼,里面囚禁的正是一些难以想象的大人物,他们才称得上不死永恒。
红伶并没有反驳,目光一转就落在了石碑之上,继续参悟起来,竟不愿片刻的耽搁。
此女的心情,他自然清楚,也不阻止,低头看了看,眉头紧锁。
片刻,掌心异芒一闪,那颗雷球就消失不见,而他随即展开了内视。
识海空间中,虚幻的身影被一团光芒环绕,疯狂闪烁,朝着前方急速逃遁。
就在此时,前方的天地间波纹回荡,姚泽从其中一步踏出,毫不迟疑地一指点去,“兹拉”一声,金光闪过,一道丈许宽的空间裂缝被瞬间撕开,那虚影身在裂缝中间,化作一团烟雾诡异地飞出,下一刻,异芒连闪中,竟没有丝毫损伤的,向后一转,改变了方向激射而去。
“嘿,不死之体!”
姚泽目露惊奇,单手疾扬,朝着前方猛地一抓。
顿时“轰隆隆”的巨响声中,无尽的火焰疯狂涌起,带着一股难以想象的风暴将虚影卷起,转眼将其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