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諸天苟仙-第三章蟠桃會看書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劫气弥漫,诸天混乱,再高明的天机者都推演不出未来,命运笼罩迷雾,一件件大事骤然发生,搞得好像天庭明天就下台了一样。
并且许多事情,不介意间牵连上了诸位大罗,明明大罗天尊因果不沾,却莫名其妙的扯了进去,羊肉没有吃到,惹了一身骚,倒霉点的直接成了诸天万界的笑柄。
以紫霄宫大罗的尿性,起码会笑上三个盘古纪。
大家都在私下里悄悄议论,衍生出了无数的版本例如《玉皇与西王母说不得的秘密》,《天帝与木公金母的三人行》,《来自昆仑山的神奇蟠桃》,《不可言喻的瑶池之秘》………
最为靠谱是两种猜测,一个是实验说,一个是幸运观众说
能上蟠桃会的不是古神大罗,就是一时之选,时代主角。西王母接着蟠桃会宾客,一应神仙,诸多气运之子,磨炼自己的劫运之道,每一次蟠桃宴会就是金母的一次实验。
另一种说法则是蟠桃并没有灭灾解难,延寿消劫的作用,而是将赴宴神仙的劫气反噬收集起来,诸天的劫气汇聚成一体,越聚越多。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最终在蟠桃会上挑选一个幸运观众,让他承担起诸天劫气,沾染无上大因果,掀起无量大劫。
劫气即是磨难,亦是造化,渡过大劫者一身轻松,因果具消,有望大罗之尊;若是陷入劫气不能自拔,轻者灰头土脸,霉运连连,重者妻离子散,道消身死,再入轮回。
不管怎么说,蟠桃会灾劫的代名词,大罗间流传一句名言,一开蟠桃会准没好事。
“不过,蟠桃会将开这种消息,云中君你是怎么知道?”少司命发现了盲点。
这种事情,应该是隐秘,只有玉皇大天尊与昆仑金母知晓,最多是身边亲近大罗得知风声。
而九歌神系自从太一神离开之后,很少参与洪荒大事,同天庭天帝与昆仑诸神都不太熟。
云中君轻笑一声:“这需要吗?人家有没有特意掩盖天机。”
“不说定就是想让诸天大罗看见,引起咱们的好奇心,同赴蟠桃会。”
白素衣袍一甩,过去的重重云雾消散,命运显化,过去时空节点暴露在三神面前。
大罗者无限时空永恒大自在,盘踞于时空两头,俯视无数世界,无量时间分支,对于他们而言,诸天中没有秘密可以隐瞒。
除非是同等级的大罗者,想要掩盖真相,暂时迷惑其他大罗的目光,拖延时间。
而这一次,或许正如云中君所言,玉皇大天尊要搞个大新闻,坦坦荡荡,并没有掩盖过去发生的事情。
紫霄宫中,帝鸿氏所化道祖鸿钧正与水官洞阴帝君洛风对弈,一盘五子棋,杀得你来我往,酣畅淋漓。
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正在道祖思索下一步该如何走的时候,门外童子前来禀报:“道祖,玉皇大天尊拜会。”
道祖心神一动,捏紧了手中白色无暇棋子,目光却是看向了水官洞阴帝君洛风。
心魔
水官洞阴帝君洛风一摊手,面露无辜之色:“看我作甚,玉皇大天尊同为太易大罗,神道天帝。”
“他的踪迹,我怎能全知。”
道祖冷笑一声,这货嘴里向来向来没有几句真话,一直都是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在天庭的时候跟火云洞勾勾搭搭,同道门偷偷摸摸;后来见了自家,又诚心诚意辅佐玉皇,拜会镇元子去了。
看着一脸无辜的洛风,道祖一阵腻歪,恨不得抄起造化玉蝶一顿暴锤。
但是玉皇大天尊的面子又不能反驳。
乡村神医武王 黄金万两
娱乐圈灵异事件 池满清荷
他这是道祖是诸天共举的道祖,代替盘古执行天道,玉皇大天尊则是天人钦点的天帝,天庭更是洪荒多元唯一正统官方组织。
道祖是总统天道,洪荒的一把手;天帝则是总理山河,洪荒的二把手。
沉默了一下,道祖淡然道:“童儿,去把玉皇大天尊请进来。”
他今日倒要看看,这一老一幼两个狐狸,要唱什么大戏。
掳情掠爱:四少夜欢难消
顷刻之后,一尊身着光明帝袍,身披九霞功德宝轮的天帝踏了进来,面带怒意,急匆匆喝道:“道祖今日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刹那间,水官洞阴帝君一脸迷茫,这是个什么章程。
道祖看着水官神色不似演戏,不禁心中一惊,这是出了什么大事情,惹得玉皇动怒。
深度婚宠:坏坏萌妻甜如蜜
连忙取来蒲团,请天帝坐下道:“玉皇道友,何事如此动怒。”
天帝玉皇大天尊冷笑一声:“道祖莫要装糊涂,你指使手下炸了我玉皇仙帝的天庭,这事情岂能有假。”
道祖闻言恍然大悟,顿时轻笑一声:“这是他我投影之事,怎能涉及本尊。”
“时空无量,分支众多,有一界三清是伪神,有一界天帝命老君炼丹,有一界土著主角灭杀漫天诸神,有一界穿越者拳打三清,脚踢二圣,掌拍鸿钧……”
“如此诸般,数不胜数,若是一一计较,要忙到何时啊。”
“玉皇道友怎么为了这点小事情动怒呢。”
大罗是万,投影诸天,一不小心被本土主角灭了,也是常有的事情。故而道祖笑话玉皇小心眼。
不料,玉皇冷笑两声:“平日里遭灾都是本土生灵所为,一界事一界了;若是非法穿越者打崩了天庭,自有天庭诸神找非法穿越者算账;合格登记重生穿越,以往是烛龙负责,现在的烛龙已经被判刑,一罪不能二罚。”
“我自然不能找已经被判刑的烛龙算账。”
“如今是你鸿钧当家做主,掌握系统的是你道祖,马一元背后得是你道祖。”
有些事情,本土生灵能做,大罗不能做。
本土生灵赢了那是胜天半子,天帝反而会欣赏本土天将。
若是有大罗插手,就是打天帝的颜面,赤裸裸的挑衅天庭威严。
只不过以往大罗插手,即便被发现了,也是赔礼道歉的事情。
今日天帝怒气冲冲来到紫霄宫,逼问道祖司南界天庭崩溃之事,颇有几分敲诈勒索的意思。
道祖苦笑一声,正要解释,却是忘了今日身侧,还有一个不要脸皮的洞阴帝君。
洞阴帝君素来是个见缝插针的主,见道祖落入危难,免不了落井下石一番,在一侧阴阳怪气的帮衬天帝玉皇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