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四百一十七章 戰術後仰相伴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鲁邦三世和峰不二子突然发难,过程不理想,结果倒还凑合,一个钳住了廖文杰的左手,一个抱住了他的右腿。
基斯和凯尔来不及多想女仆和毛利小五郎为何会有如此惊人之举,大好的机会近在眼前,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一跃跳上长桌,快步朝其冲去。
“来得好。”
廖文杰双目微眯,用力抽了抽左手,不曾想,小左沉迷温柔乡,自甘堕落被死死锁住,他奋力拱了几下,愣是没法将其抽出来。
不过没关系,小右还是很正直的。
廖文杰抓住面前长桌桌布,在基斯和凯尔飞快靠近的瞬间,猛地向后一拉。
此处参照脚踩西瓜皮的情景,基斯和凯尔因惯性后仰,摔在杯盘狼藉的餐桌上,还没开始帅就已经结束了。
“就这?”
廖文杰嫌弃出声:“基斯、凯尔,太让我失望了,你们也曾是以一当十的格斗高手,可惜被女色掏空了身体,以至于变成了站都站不稳的软脚虾。”
基斯和凯尔挣扎站起,刚准备说些什么,又因为廖文杰猛地拽了下桌布,再次摔倒在餐桌上。
旁边,钱形幸一站着发呆,看穿女仆和毛利小五郎的真实身份,紧紧皱了皱眉头。
作为国际刑警组织鲁邦专任搜查官,他来维斯巴尼亚是为了抓捕鲁邦三世,没资格插手王室政变。
可作为一名警察,他很不喜欢为上位而杀妹的基拉德伯爵,所以自己不能插手,也没有阻止鲁邦三世和峰不二子。
同样是旁观者,毛利兰想法不多,准确来说是身体比脑子快,见父亲毛利小五郎被邪恶伯爵按在脚下强迫擦鞋,当即怒不可遏,吸取基斯和凯尔的教训,踩着身旁椅子借力,跃至半空腰线发力,使出了一个难度极高的回旋踢。
廖文杰眉头一皱,恕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空中作业,不知道飞得越高摔得越惨吗?
还有,毛利兰穿的好像是校服吧!
缘昏而嫁
这么大动作,别说狙击手,炊事班都得一清二楚。
廖文杰:(一`´≖)✧
腿风袭来,他战术后仰避让,毛利兰也没让他失望,清纯女孩的衣着打扮,不似峰不二子净整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回旋踢扑空,毛利兰人在半空暗道不妙,余光瞥到邪恶伯爵拿起餐刀,顿时小脸变得一片煞白。
想多了,刀不是为她准备的,别的不说,单是异国他乡还不忘发福利的菩萨心肠,这刀也不至于落在她身上。
在毛利兰攻击的时候,柯南调节脚力增强鞋,按下腰带释放塑胶足球,功率全开,一脚直抽而出。
看得出‘基拉德’武力惊人,身板也不是一般的强壮,柯南这一脚全力以赴,变形的足球螺旋突进,出膛炮弹般直奔‘基拉德’面部。
廖文杰不慌不忙避开回旋踢,顺势捏起餐刀,足球袭来的瞬间,一道银芒划过,轻而易举将其一分为二。
好可怕的神经反应,这家伙该不会连子弹都能接住吧?
柯南暗暗心惊,毛利兰落地后不再执着空中作业,连续发福利,呸,连续侧踢鞭腿,均被廖文杰轻易闪开。
随着一击势大力沉的回旋踢袭来,他嘴角微勾,低身抓住鲁邦三世的衣领,将其脑袋送在了回旋踢的必经之路上。
“哎呀,好可爱的……”
嘭!!
鲁邦三世正要点赞,被一脚狠狠抽在脸上,面具扭曲,五官皱成了包子。
“啊,爸爸……”
一脚将父亲踢得眼歪嘴斜,毛利兰倒吸一口凉气,踉踉跄跄后退,亭屋边缘没能控制好平衡,啊一声摔进了浅水池。
正面挨了一脚,鲁邦三世疼得哼哼唧唧,廖文杰挥手将其扔在一旁,面露不满看向峰不二子。
“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
“呃,我以为伯爵你喜欢胸大的……”
峰不二子讪讪一笑,松开廖文杰的手站到一边,低眉顺目似是放弃抵抗,实则偷偷给鲁邦三世递了个眼色。
刚刚她偷偷按下了炸弹遥控器,并在此之前启动了装有维斯巴尼亚矿石的发生器,延时周期30秒,可以使王宫金库安保系统暂停的发生器,同样适用于柱子里塞着的遥控炸弹。
既然无法用武力击败‘基拉德’伯爵,那就用炸弹来对付,让他自作自受,死在自己安放的炸弹下。
不管鲁邦三世用什么办法,拖住30秒,让伯爵别乱动就行。
效果一般,眼神白给了,鲁邦三世捂着脸满地打滚,应该是没看见。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廖文杰冷哼一声,不屑道:“笑死人了,我可不是基斯和凯尔,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基斯:“……”
凯尔:“……”
有被冒犯到的两人护在米拉公主身前,迫于廖文杰游刃有余的武力,从主动攻击改为被动防守,不敢冒然离开米拉身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峰不二子一看时间所剩无几,当即转身就跑。
“炸弹已经启动了,还剩三秒钟,不想死就赶快离开这里!”
话音落下,她翻身跃出亭屋,顺带着,将刚刚爬上来的毛利兰拖下了水。
“啊咧?!”
噗通!
水花激起,亭屋内众人闻言一愣,四下奔逃慌不择路,一个个全都扎进了水里。
鲁邦三世跑得最快,刚刚还捂着脸满地打滚,嗖一下原地窜出,速度足以让任何一个世界级短跑健将沉默。
廖文杰不想沾上一身灰,转身朝亭屋外走去,刚抬脚,发现自己脚腕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特制手铐,手铐的另一头拷在了餐桌桌腿上。
“有意思,不愧是鲁邦三世……”
廖文杰嘴角微勾,不急不慢蹲下身,掰开锁住自己的手铐,背后亭柱膨胀,火团卷席气浪汹涌喷出,轰一声淹没了整个亭屋。
橘色火球冲天而起,碎石齑粉飞溅,火球翻腾结束过后,亭屋失去支撑,坍塌成废墟,扬尘灰烬,伸手不见五指。
浅水池深度只到腰间,众人落汤鸡般站在水中,看着废墟之地,齐齐心有余悸松了口气。
“咕噜咕噜———”
鲁邦三世听到身旁的气泡声,转身看了一眼,恍然大悟伸出手,将身高感人的柯南拎了起来。
咔嚓!
一只手铐突然出现,鲁邦三世手一松,刚缓了口气的柯南跌入水中,咕噜咕噜开始了二轮。
鲁邦三世僵硬转头,指着自己变形的脸,毫不尴尬道:“钱形警官,这是做什么,我是小五郎啊!你抓错人了,基拉德伯爵在亭子里,你应该……”
“咕噜咕噜———”
“呵呵。”
钱形幸一先将鲁邦三世双手拷住,才撕开他脸上的面具:“混蛋,当你喊出不二子名字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一刻。”
“老叔,你怎么能这样,我刚刚才拯救了这个国家!”
“少来这套,分明就是你偷走了女王之冠。”
“咕噜咕噜———”
“是不二子干的。”
鲁邦三世满脸委屈,伸手将柯南从水里捞起:“看,我又救了一个聪明过头的小鬼,我是好人……至少今天是。”
哗啦啦!
正杠着,两人听到坍塌的亭屋传来异动,想到某种可能,齐齐咽了口唾沫,朝亭屋废墟看了过去。
“不可能,他是怪物吗?”
站在水里的众人皆是目瞪口呆,视线中,‘基拉德’伯爵脱下破损西装外套扔在一旁,一袭白色衬衫,踏步走出尘土飞扬的废墟。
灰头土脸略显狼狈,但在众人眼中,这一幕丝毫不影响他自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尤其是那淡定的神情,其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强烈威严和自信,让所有人都下意识自惭形秽。
米拉脸色苍白,摸着良心说话,单是这份气度,基拉德就比任何人都适合王位。
廖文杰立在亭屋和花园陆地相连的石桥上,蹲下身朝水中的米拉伸出手,面无表情道:“上来,王室的威严不容有损,你不能死在水里!”
米拉紧咬嘴唇,推开挡在身前的基斯和凯尔,朝伸来的大手握了过去。
王室的尊严不容有损,死在水里确实太过狼狈了一些。
砰!
一声枪响,热浪划过面门,廖文杰撇撇嘴站起身,望向花园方向,留下米拉站在水中无助的身影。
花园里,次元大介吹了吹左轮枪口的硝烟,史密斯•韦森 M19左轮手枪,0.357英寸马格南弹,他的惯用武器,威力强大且绝不卡壳。
在他旁边,是闭眼怀抱斩铁剑的石川五右卫门。
看到这两人出现,鲁邦三世兴奋地挥手手,将柯南扔到水中,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小旗子,开始呐喊助威。
“咕噜咕噜———”
“看样子,就是你们两个搞定了我手下的那群废物。”
廖文杰慢条斯理解开衣袖纽扣,将袖口撸至手肘:“不错的气势,或许能让我解解乏,是一起送,还是一个个送?”
“好狂妄的家伙……”
次元大介压低帽檐,最麻烦的事情出现了,作为一个贼,他不想对王室成员动手,哪怕基拉德已经坐实了杀害女王和王子的罪名,但伯爵始终是伯爵,后期追究起来,他的通缉令上又要多一项罪名了。
话音落下,见身边的石川五右卫门一动不动仿佛睡着,次元大介叹了口气,枪口对准廖文杰,连续三次扣下扳机。
砰!砰!砰!
三声枪响过后,廖文杰纹丝不动,次元大介抬起帽檐,面上一片错愕。
虽说他没有瞄准要害,这三枪以伤敌为主,可……
子弹去哪了?
“竟然有这样的事!!”
石川五右卫门睁开眼睛,冷静到近乎无情的眼眸泛起见猎心喜的狂热,这一趟维斯巴尼亚王国之行充满了惊喜,基拉德伯爵绝对是值得一斩的强者。
不像上次……
就很不愉快!
“好快的枪,是个高手,差点就把我看花眼了。”廖文杰张开右手,在围观群众的目瞪狗呆之下,散落三颗变形的弹头。
“空手就把子弹……”
次元大介眼角抽抽,混迹地下世界多年,挡子弹的人见过不少,但轻轻松松用手接下子弹的怪物,他还是第一回见。
“怪物,有本事就把这两颗子弹也接下来!”
次元大介扣下扳机,待子弹出膛,猛地换手握枪,扣下扳机的前一瞬甩动手腕,念力附着其上,射出速度奇快的螺旋弹头。
砰!砰!
弹头后发先至,行至廖文杰面门两米处,陡然偏转方向,改为朝他胸腹位置射去。
枪响余音结束,微风卷过池面,吹得落水众人身也凉凉,心也凉凉。
“可怕,差点就没接住。”
廖文杰张开手,掌心内是两颗遭遇严重冲击,导致形变的弹头。他咧嘴狞笑,大拇指扣住其中一颗,对准次元大介弹出。
嘭!!
子弹脱手,炸开前方空气,吹散数缕乱流。
对面,次元大介愣了愣,上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都在,没孔,所以……
打偏了?!
不会吧,明明出招时好帅的样子。
二十米外的一棵大树上,弹孔贯穿痕迹飘起青烟,无声控诉着什么。
“不错,身手很敏捷,这都被你闪开了,果然是个高手。”廖文杰严肃脸点点头,将手中另一颗弹头扔进水里。
“呃,我没有闪……”
“废话少说,还有什么枪法赶紧使出来,等我玩腻,你就没机会了。”廖文杰冷哼打断,最讨厌磨磨唧唧的家伙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
次元大介没说话,大致是明白了什么,默默给左轮上弹。
这时,石川五右卫门一步踏前,挡在了次元大介前方:“换我来吧,他比子弹快太多了,而且以他的身体强度,就算能射中也伤不了他。”
廖文杰饶有兴趣:“哦,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手里的破铜炼铁比子弹还快?”
“斩铁剑无物不斩,你可以试试它的锋利。”
石川五右卫门持刀上前,眼中的兴奋光芒瞬息冷却,恢复平古无波的冷漠。
“有意思,其实我拳脚功夫一般,也是练剑的,因为寂寞冷,有段时间没耍了。”
说到这,廖文杰四下看了看,捡起地上的餐刀,放在面前吹了吹:“不锈钢餐刀,餐桌利器,有锯,擅切大块肉,刀锋半尺,净重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