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jcc精彩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38 陰影看書-7salw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吕屏是个想到就会做的人,离开小巷之后,他首先就给自己熟悉的朋友们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发现。
萌妻送上門
新婚不欢愉 卿筱
不过陆凝对此并不抱有过于的期待——她从吕屏、金云泰和宋采薇身上都看到了某种自信,就是面对鬼怪认为邪不胜正,集合道家的力量一定能击败它们的信心。
可是这个信心是否是实际呢?
陆凝再次抛了抛手中的纸符,它的缺点也是无法确切追查,只要有阴气残留就会有反应,作为预警或许还行,可是用来找鬼……那些鬼只要在城里四处都留下自己的阴气就很难找得到了。
而吕屏那里的电话大约打了十五分钟左右,他肯定是告诉了好几个不一样的人,而回来的时候神色间难免有点失望。
“看起来是不信?”
“他们说……现在庚午市各地的道士都在往这边来,那些鬼恐怕躲都来不及,就算是白神估计都不敢出面了。他们对我说的也只接受时刻抱团,甚至还劝说我和他们一起。”吕屏叹了一口气,“即便是法身鬼遇害,也无法警醒他们吗……”
“师兄,这就是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本事了,我们现在就是要管好自己,别被害了才行。还有李文玥啊,你今天的计划是不是再考虑考虑?这么危险的目标都出现了,我们可别还主动引蛇出洞啊。”
“正相反,这些厉害的鬼才是受到一定掌控,不会被轻易引出来的。”陆凝摇了摇头,“计划就在今天进行,我们仍然要尽量寻找阴气,即使无法找到本体,也可以标出它们大致的活动范围,有一个准备。枣园庄白礼——不,哪怕是我们的接龙开始之后也没几天,甚至枣园庄还没在接龙故事里出现过,这样的话那个隐藏的人也应该只是来了两三天而已,不可能将阴气留得到处都是。”
“好吧,好吧,但是你得一有危险就撤啊。真不知道你一个不懂道术的怎么那么勇。”齐眉耸耸肩。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在这样的全城搜索中过去。那群鬼所留下的阴气也发现了四五处,这些的地方都在偏僻的小巷、很久没人居住的旧屋或者是荒废的仓库,而显然它们不是每一次都会留下点“饭渣”,一些地方留下的是打斗过的痕迹,只是这些痕迹如果给普通人来看估计会认为是以前发生在这里的一些械斗吧。
孤風細雨
利刃刺穿的痕迹,钝器砸碎,切割翻卷起来的边缘,拖拽痕,擦碎……陆凝将所有的痕迹都拍了照片,而她心里也越发惊讶。
这不是一种武器所做到的。而从之前的录像上看,除了那个领头的使用钉棍的以外,那些听命的鬼手里并没有类似武器的东西。虽说不排除鬼怪能够变化形体,靠着一双手就能耍出这些种类武器的效果,可是有什么是需要在一次战斗中动用那么多种武器形态来进行攻击的呢?
或者这些鬼是采取围杀的姿态来捕猎的,就像录影里面显示的那样?可陆凝向吕屏询问过,所谓鬼怪之间的战斗除非相性克制,否则就是单纯比划阴气强弱,就算一百个阴气九十九的鬼也打不过一只阴气一百的。鬼又不能使用道术来削弱对方的阴气,这个差距就是鸿沟。
随着天色渐晚,陆凝也开始驱车赶往城心公园。她在公园附近停下车,将驾驶席交给了齐眉,然后向有些担忧的滕璇和燕子丹挥了挥手,走向公园旁边一座大楼旁。
寒冻腊月,不过是四点多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开始变暗了。陆凝掏出手机慢慢浏览着自己搜集来的信息,吕屏远离之后,她身上的浓烈阴气应该已经开始扩散开来,只是要吸引更多的鬼还需要时间。
她打开那张阴气地图,距离这里最近的鬼是一只连名字都没有的断腿鬼,会在黄昏时分出现在街道上——它选的这个倒霉时间也是行人众多的时候,所以通常找不到下手的目标。而一到晚上更加厉害的鬼开始活动,就会躲回自己的窝里去。
看上去有些逗,可实际上也有两个人因为这只鬼的引诱爬上了陆凝身后的这座大楼,跳下来摔断了双腿。
啪嚓、啪嚓……
陆凝听到耳边传来了粘腻的声音,她微微斜过目光,便看到了这只鬼怪。长长的头发遮盖住了整个脑袋,骨瘦如柴的惨白双手扒拉着地板,而它的双腿齐膝而断,仿佛是被什么碾碎的一般,鲜血在它的后方拖了大概十几米远。
这个血当然是被它选中的目标才能看得到,而陆凝周围其实还有几个行人路过,只是她身上的阴气实在过于诱人……不,诱鬼了一些。
当然陆凝是不会害怕的,有玄酉赠予的清心符在,她完全不会受到低级的精神诱导影响,何况现在看来,恐怕是这只鬼因为眼馋阴气都显得神志不清了。
五夫寻妻:娘子别反抗! 被风吹下的银杏叶
霹靂之妖道逆襲 郝經緯
“呜~~啊——”
鬼发出低沉的哭声,向陆凝伸出手,而周围的行人也纷纷加快脚步离开,仿佛都想起什么要紧的事情一般。这是阴气凝聚之后人类产生的天然排斥感,也是因为这附近人并不多,无法冲散阴气,也就变成避让了。
军婚晚爱 叫绝世的剑
地上无名的悲惨鬼怪还在哭着,它甚至连九面婴那种埋伏偷袭的本能都没有养出来,只是不断向陆凝释放着自己的诱导气息,也是它唯一的能力。
“真是可怜。”
在鬼即将碰到陆凝脚腕的时候,她撤后了一步,蹲下身,抽出了那把被她命名为“命运锯齿”的剪刀,也没有张开,直接刺入了鬼的手背。
这次是真的哭了。
变成鬼大概都有很凄惨的过去,只是陆凝完全不会对不认识的人或者鬼产生什么同情心,最多感慨一下,然后继续下手。
她拔出剪刀,符文带出的已经不是阴气,而是某种不知名的,带着淡灰色斑点的半透明雾气。鬼怪惨叫着,用力弹跳起来想要抓到陆凝,但陆凝手里的剪刀却穿过了它双臂之间的空当,直接刺穿了它的脑袋。
就像是捅破了一个气球一样,一声轻轻的炸裂声响中,鬼怪爆开了,它体内那充满半点的雾气扩散到周围,而陆凝手里的命运锯齿上的第一个符号也被灰色的粉末所填充。
“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陆凝嘀咕了一句。命运锯齿上一共四十九个符号,她仔细数过了两遍。这终究是集散地直接承认的法器,肯定是对鬼怪有充足杀伤力的,就像是之前手上的白环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肯定可以用来对付鬼一样。
跟着,又有两只鬼出现在街口转角的地方。一只看起来很像是那种清朝官服僵尸的模样,不过是走着的,双眼翻白,血盆大口张开。而另一只则裹在一团黑气当中,十几个眼球被神经连着从黑气中探出来,不地转着圈。
很可惜,它们的底细陆凝也早就知道了,她原地站着没动,等着两只鬼慢慢靠近。那只僵尸模样的鬼叫奉王,眼球鬼叫腐巢,有了名字当然相比之前那只就厉害一些了。奉王能读取人内心的恐惧化为其所畏惧的模样,然后吞噬因为恐惧外溢的精神。腐巢则是当被人看到之后就会永远出现在其视觉的角落,如果试图回避它所存在的地方,腐巢就会直接进入脑袋里面将其大脑用三天时间腐烂为脓,最后带走被害者的眼球。
平心而论,这两只在制造的恐怖传说已经当得上是厉鬼级别,可惜底子都被眼观六路给卖了。眼观六路倒是没有把弱点写明白,可陆凝又不需要它写明白——精神、心理这些东西在集散地就可以接受一些训练,理解这些之后,破解两只通过心理因素发动攻击的鬼实在太容易了。
两只鬼前进到陆凝五米范围的时候,奉王已经开始模糊变形了,而腐巢所有的眼球都在注视着陆凝。陆凝却径直向着奉王冲了过去,同时手指轻点自己的太阳穴,浅度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
腐巢只要看着它,就是一只毫无威胁的鬼,甚至你眨眼什么的都没关系,它自己会尽量让自己出现在受害者的视线内,只要能受得了连睡觉时候都能看到这只猎奇玩意,它就不会把你怎么样。
而奉王在陆凝迅速靠近的瞬间,一阵扭曲,瞬间变成了另一只腐巢的模样。
一团眼球,并无攻击能力。
陆凝在奉王刚刚完成变形的瞬间已经来到了近前,闪电般将自己手中的命运锯齿张开刺入了那些眼球探出的黑雾伸出,随着咔嚓一声响动,一些如同泥浆一样的流质从里面冲了出来,虽然掠过了陆凝的手臂,她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剪断了奉王之后,她脚步一踩,转身又冲向了真正的腐巢。这鬼显然是没见过直接迎着它上来的人,又缺少智慧,居然还挥舞着眼球飘了过来。
超级兑换戒指 花落雨榭
第二剪下去,这次是红黄相间的脓水从腐巢内部流淌而出。很快,两团黑雾都仿佛泄气的皮球一样委顿在了地上,慢慢变成片,而那些眼球也化为了血水。
又是两个符号被填充上了。
一只两只的鬼,只要知道它们的伤人方式,恐怖的就只剩下外形了。但陆凝吸引过来的却不只是一两只而已。
新的鬼开始出现,天空开始阴云密布,陆凝的头脑在清心符的作用下依然保持着清醒,她仔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阴气地图中对各个鬼的描述,等候着这个雪球越滚越大。
=
“今晚是有什么活动吗?百鬼夜行不是咱们这里的风俗吧?”
驱使鬼怪的人站在一座公寓楼里,疑惑地看着不远处浓厚聚集起来的阴气。这些阴气的外围有一种障眼法,隔绝了道术的窥测,不过这人并未察觉。因为这人修的是鬼怪之术,不会被隔绝同样也看不到那层防护。
“那些小兵快要按捺不住了。”男鬼在身边低声说道,“虽然凝实度不如法身鬼,可这等庞大的阴气聚集对于任何喜好此物的鬼怪来说都是莫大的吸引力。主人,可要惩戒一下?”
被bt吃掉的全過程獵人 圓舞天涯
“惩戒?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把所有士兵都打一遍。所以所谓的群鬼游行也是有这个因素?鬼聚集起来,阴气吸引更多的鬼,滚雪球吗?”
“是。”女鬼回答道,“鬼怪之力,在于汲取阴气和畏惧,前者塑体,后者塑运,二者同样重要。对神智已开的鬼来说,还能压抑住这些本能,而这些士兵若非主人的将军令在,恐怕早已涌入那片阴气成为鬼怪大军之一了。”
“源头可曾查明?”
“我等不敢深入。若只是鬼抱团聚集,大概相安无事,然而若是群鬼争抢……难免恶战。”
“你们两个的实力还会怕这些小鬼不成?”
男鬼急忙说:“不,主人,若主人下令,我等定然遵从。只是说明,在此等阴气之下,并不同于一对一或面对群鬼列阵相战,若争端起,互相蚕食,则强弱之位可倏忽而易,大意不得。”
“少来这套,你们两个的实力我很清楚,拥有我最好的两套鬼器装备,你们哪怕面对三四个法身鬼围攻也尚有余力。”驱鬼人沉着脸,“要弄明白情况,这些鬼本来都可能是我们获得鬼器的资源,要是在这场阴气中白白浪费了,我们不是白来一趟?我可不指望真的把白神干掉,那个缩头乌龟大概都不会现身。”
“既然如此,我等便携五位已成伍长之鬼前去探查,然而按捺士兵恐怕必须主人亲自出手了。”男鬼低头道。
“放心,如果你们查看没有什么难缠的家伙的话,我就让它们也进去补一补,不就是养蛊游戏吗?如果能在培养两个伍长出来,我就赚大了。”
“诺。”男女两鬼低头抱拳,然后化为影子离开了房间。
奉天承孕
此时的陆凝,命运锯齿上已经有十一个符号被填充了。她的战斗区域被进一步压缩,逐步靠近了公园的门口。这些鬼的实力都在于各自特别的能力,就像恐怖故事里经常出现的那样,反而实际有物理手段无条件杀人的鬼很少。一部分本来能展开鬼域的鬼在这么多同行阴气的干扰下也玩不出来花样,实力折损严重,这也是陆凝需要的。
终于,她感到自己因为运动而发热的身体,胸口的地方骤然凉了一下——那个阴气符感知到了相同的气息。
这次,可不会是什么食物残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