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gzm精华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903、你可能不知道他爸是誰?熱推-oswxt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不得不说,中心血站的“服务”还是挺不错的,来芙蓉分局“上门服务”,中心血站一向很积极,因为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看着采血车停在后院篮球场上,何俊超就有些头大了。
这年头总有些人,天不怕地不怕,可唯独怕扎针,何俊超就是其中一个。
从小到大,每次打针,何俊超都感觉是去鬼门关走了一趟。
可现在加入警队,成了警队的技术骨干后,虽说外出流血牺牲的概率很低,可抽血这东西他还是很忌讳的。
尤其想到当初一位女见习警,在抽血的时候嗷嗷的叫,扶着脑袋说自己快不行了,让人家把抽出的血再打回去。
何俊超就此埋下心理阴影,因此几次抽血他都是躲着,可现在似乎是逃不掉了。
跟在顾晨身后,大家一起来到血液采集地点。
此时此刻,芙蓉分局其他部门的新老同志,也都在陆续赶来。
大家闲聊着日常,脸上挂着轻松。
何俊超看着X展架上“捐献可再生的血液,挽救不可重来的生命”几个大字时,也是摇了摇牙,拍在三组的最后排。
此时此刻,顾晨取来一叠表格,陆续发放到大家手里,并提醒着道:
“大家把身份证都拿出来,还有就是,把这份《献血者知情同意及健康状况征询表》填一下,然后去这边参加问诊,测血压、脉搏、体重等。”
何俊超拿到一份,从口袋中抽出写字笔,坐在中心血站提供的座椅上书写起来。
没过多久,大家按照流程,除了要继续参加问诊、测血压、脉搏、体重等。
还要检测血型、血红蛋白比重、ALT等。
最后进入采血工作区域后,进行血液采集。
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坐在车内等待采血,而何俊超却站着。
主要是坐着不踏实,站在车门口,排在最后边,感觉离“危险”又远离一步。
一名采血女工作人员在完成对顾晨的血液采集工作后,也是一脸赞美的道:“顾警官,你的血液质量很好,比其他人的要明显好很多。”
“那你不多抽点?”顾晨笑着说。
女工作人员笑着摇头:“我舍不得,你们一线警员太辛苦,又积极献血,抽多了怕你们倒在工作岗位上。”
“没事,我的造血能力很强,身体也很棒。”顾晨也是自我调侃着说。
“嗯,看出来了。”看着顾晨强壮的身体,女工作人员俏脸微红,羞答答地低头微笑,并随口叮嘱着道:“血液采集结束后,坐到那边先休息5到10分钟再走。”
“没问题。”顾晨点点头,走到后排座位去休息。
此时,一名五六岁的小男孩,将一盒纯牛奶递给他,并从后边的礼品区,抱来一个小玩偶:“哥哥,给。”
“谢谢。”顾晨摸摸他的小脑袋,抽出吸管喝起牛奶。
采血工作人员处理好顾晨的采血工作后,扭头一瞧。
见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都依次坐在座椅上,原本准备叫坐在最外头的卢薇薇,可抬头一瞧,却发现门口处,何俊超正抱着护栏安静等待。
于是女工作人员直接叫道:“这位警察同志,你过来吧。”
“我……我?”何俊超目光一呆,看了看坐在座椅上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有些纳闷道:“他们可以先采集啊。”
“就你吧,看你站挺久的,早点采集结束,早点休息不好吗?”
“噗!”看出何俊超胆怯心理的卢薇薇,不由捂嘴偷笑:“我说何俊超,我们不急,人家小姐姐是体谅你站着太累,让你过来坐着采血。”
“对呀何师兄,你就优先吧。”袁莎莎也不嫌事多,跟腔了一句。
王警官眉头一挑,调侃着道:“何俊超,请吧?你该不会是害怕吧?”
“害……害怕?我堂堂男子汉我会害怕?”
也许是王警官的激将法起了作用,原本还有些胆怯的何俊超,顿时黑着脸,不太情愿的走上前,坐在刚才顾晨的血液采集座位上。
“放轻松。”明显感觉何俊超紧张过度的女工作人员,也是帮他扎好皮箍筋,拍了拍何俊超采血的手臂。
在完成一系列操作后,就要将针头扎进何俊超手臂时,何俊超紧张的眉头紧蹙,却发现,刚才给顾晨发放牛奶和玩具的小男孩,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小鬼,看什么?”何俊超感觉很奇怪,也是不由好奇问他。
小男孩瞥了眼身边的女工作人员,也是笑笑说道:“姐姐,这个警察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哦。”
“噗!”
女工作人员强忍着憋笑,没说话。
但何俊超却不干了。
整个人脸色气得涨红,也是警告着说道:“小鬼,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害怕了?这是条件反射好吗?”
“你就是害怕了,我看得出来,你骗不了我。”
小男孩天真无邪,敢说真话。
这下把卢薇薇逗得不行,直接“噗嗤”一下笑出声。
然而,笑声是会传染的……
很快,整个采血车内,忽然传来一阵哄笑。
所有人都在笑,最后连给何俊超采血的女工作人员,也是实在憋不住,咬着嘴唇强忍了下来。
何俊超脸都绿了,心说这哪跑来的倒霉孩子,揭人短很开心?
然后这并没有结束,小男孩忽然指着何俊超,也是大声的啊道:“你看你脸都红了,我妈说了,撒谎就会脸红,你肯定是害怕了。”
“噗,哈哈哈。”采血的女工作人员,最后那点坚持也破灭了,直接笑出声道:“好了亮亮,不要乱说话,坐到后边去给哥哥姐姐们发礼物。”
“哦。”叫亮亮的小男孩,闻言女工作人员的交代,这才老老实实的又坐到顾晨身边。
而此刻的何俊超,如坐针毡,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面如死灰的道:“这孩子谁家的呀?这么皮?是你的孩子吗?”
“别胡说啊,人家是黄花大闺女,还没结婚呢。”被何俊超这么一说,给他采集血液的女工作人员顿时不干了,直接反驳了回去。
这时候,又一名工作人员解释道:“他是我们采血科科长的儿子,科长在其他地方忙碌,今天正好她老公又去外地出差,所以没时间带孩子,就把他丢到我们这里来,让我们看着他,让他帮我们发礼物。”
“采血科?你们中心血站部门还挺多的嘛。”何俊超一时间有些尴尬,只能随便找话题说。
给他采血的女工作人员笑笑,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中心血站是设立在市区的血站,负责所在市及所辖县市的采供血工作,中心血库又是市级血站,部门当然有很多了。”
“像除了我们采血科,还有待检科、检验科、质控科、成分科、发血科,不过血源科是血液中心最大的业务科室。”
顾晨闻言,也是微微一笑:“血源科,主要承担无偿献血、造血干细胞捐献工作的宣传、招募、采集服务,保障临床用血,以及负责无偿献血志愿工作者服务队的管理、培训和协调等工作。”
“可以啊。”女工作人员扭头一瞧,也是不由赞美道:“顾警官,你对我们采血工作挺了解啊。”
“研究过一些。”顾晨不好说的太明白。
主要是当时在市图书馆,显得无聊时,随便翻到的相关书籍,对献血方面有所了解。
女工作人员也是微微一笑:“没错,你说的都没错,像我们血站规模还是挺大的,主要就是采集、储存血液,并向临床或血液制品生产单位供血的医疗卫生机构。”
“不过我们这种机构还分为血站、单采血浆站和血库。”
“还有血站?”袁莎莎表示很好奇。
女工作人员微微点头:“没错,是有的,而且血站分为一般血站和特殊血站。”
“一般血站包括血液中心、中心血站和中心血库。”
“而特殊血站,包括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和卫生部根据医学发展需要批准、设置的其他类型血库。”
“原来如此。”见血液管理竟然还有这么多流程,何俊超忽然顿悟了。
难怪大家无偿献血,可用血人却要花费大量金额购买血液,可见这中间的管理程序有多复杂。
光血液管理就需要各部门一起协调配合,因此费用也是在无形之中得到增加。
这好在是无偿献血提供的血液,如果是有偿献血,病患家属所需要血液急救时,那可就是天价血,价格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想到这里,何俊超冷不防瞥了眼自己的采血过程,吓得赶紧叫到:“够了够了,差不多了。”
“放心,不会多抽你一点血。”女工作人员在完成对何俊超的采血工作后,看着何俊超采集出来的血液,不由摇了摇头:
“奇怪了,你跟顾警官同样都是警察,可顾警官的血液质量可比你好多了。”
瞥了眼何俊超,经验丰富的女工作人员又道:“你应该加强锻炼啊,我看你皮肤挺白的,应该是坐办公室的吧?”
“我是搞技术的,坐办公室也很正常吧?”感觉人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工作岗,何俊超还是要赶紧解释下。
小男孩亮亮闻言,也是不由好奇的问道:“姐姐,他们都献血,那我能献血吗?听我妈说,经常献血的人,可以提高造血功能啊。”
“你当然不能献血了,你献什么血啊?赶紧长大点吧。”女工作人员帮何俊超处理好扎针口后,用沾有碘伏的消毒棉签让他压住,这才对着卢薇薇道:“你过来吧。”
何俊超走到小男孩亮亮身边坐下,两人对视一眼,亮亮赶紧将一盒纯牛奶递给他,并顺手给了何俊超一个玩偶纪念品。
可亮亮还是不甘心,继续追问女工作人员道:“姐姐,既然献血可以提高造血功能,那我也想提高。”
“你不符合献血标准。”女工作人员拍拍卢薇薇手臂,也是不由分说道。
亮亮急了,又道:“那为什么不符合标准啊?你们是不是故意不想给我娃娃?”
“合着你献血就是为了想要一个娃娃?”坐在亮亮身边的顾晨,也是好奇的问他。
亮亮嗯道:“对呀,姐姐们说这些玩具都是给献血人的,不献血不准拿,可我想要一个送给莉莉。”
“莉莉?”闻言亮亮说辞,何俊超憋笑着说道:“莉莉是你哪个小相好啊?”
“她住我家楼下。”亮亮说。
顾晨也的强忍着憋笑,顺手将自己身边的玩偶递给他:“那我这个给你吧,你拿去送给莉莉。”
“真的呀?”小男孩亮亮先是一愣,高兴的不得了。
可很快他又变得失落起来,也是不由分说道:“可是我妈妈说了,无功不受禄,我没献血我不能拿的呀,不然妈妈会说我的。”
“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骨气的?”先前何俊超被小男孩亮亮吐槽的不行,现在看看,这小男孩还真有点意思。
顾晨也是看出了小男孩的可爱,也是跟他解释道:“你现在没达到献血标准,肯定是没办法献血的,娃娃你还是拿着吧。”
“那怎样才算达到标准呢?”接过顾晨送来的娃娃,小男孩亮亮也是好奇问他。
顾晨躺靠在座椅上,也的淡淡一笑:“这首先你得快点长大呀,因为我们国家为了保证献血者的健康,在《供血者健康检查标准》中有明确规定,献血者必须要核对年龄,因为适合献血的年龄是18到55周岁。”
低头看了眼小男孩亮亮,顾晨也是摸摸他的小脑袋:“所以,你要献血,首先最低年龄得满18周岁。”
“啊?这样呀?”小男孩亮亮闻言,也是有些小沮丧:“那就是说,我要得到一个献血车里的布偶娃娃,还要等到我18岁呀?”
“不止呢。”顾晨见亮亮太过可爱,也是带着调皮的语气与他互动:“你以为18岁就可以献血了?”
“我告诉你,18周岁的时候,如果你是男性,体重还不能低于50公斤,女性不能低于45公斤。”
“不仅如此,在血压方面,收缩压必须是12至20千帕,也就是90至150mmHg。”
“舒张压8至12千帕,也就是60至90mmHg,脉压差要大于4千帕,也就是30mmHg。”
“除此之外,你的脉搏必须是每分钟60至100次,高度耐力的运动员,每分钟是50至100次。”
“还要满足体温正常,发育正常,营养中等以上,皮肤无黄染,无创面感染,无大面积皮肤病,浅表淋巴结无明显肿大。”
“满足以上条件以后,你还要五官无严重疾病,巩膜无黄染,甲状腺不肿大,四肢无严重残疾,关节无红肿及功能障碍。”
“以及胸部,心肺正常,腹部正常,无肿块,无压痛,肝脾不肿大。”
“所以,你觉得你符合吗?”
被顾晨一顿专业讲述弄得云里雾里,小男孩亮亮听懵了。
她赶紧看了眼面前的女工作人员,也是一脸好奇的挠挠后脑。
女工作人员在完成对卢薇薇的血液采集后,也是不由惊叹道:“我说顾警官,你脑子里是百科全书吧?这也太详细了吧?你要我记我都记不住这么多,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卢薇薇一听女工作人员又在夸顾晨,也是不由自豪道:“我们顾师弟在芙蓉分局,可是号称行走的百科全书。”
“这些东西,只要顾师弟看过一眼,他就能倒背如流。”
“再说也是献过几次血的人了,这点东西他会不知道吗?必须知道啊。”
“啊?这样啊?”听闻卢薇薇说辞,第一次给顾晨采血的女工作人员,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
偷偷瞥了眼身后的顾晨,感觉这警察,跟其他警察好像有点不太一眼。
小男孩亮亮闻言,也是惊愕的看向顾晨,弱弱的问道:“警察哥哥这么厉害?那你有国外的超人厉害吗?”
“超人?”顾晨没想过小男孩亮亮会忽然提及外国的超人。
“就是那个把红裤衩穿到外面的超人呀。”小男孩亮亮说。
顾晨笑着摸他小脑袋:“哪有比超人厉害啊?我们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是做了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老百姓有困难我们必须冲在最前头,因为我们警察是这座城市最后一道防线。”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哦。”虽然现在的亮亮,似乎听不太懂顾晨说话的含义,但感觉就很厉害。
毕竟顾晨说话的样子,贼帅,亮亮都有点把他当做偶像了。
可忽然亮亮又开始脑回路新奇,不由好奇的问道:“对了,警察哥哥,你说……那些外国的那些超人什么的,为什么拯救世界的时候都是趴着飞啊?而中国的神仙,他们好像都是站着飞呢?难道站着飞的空气阻力不会更大吗?”
“你连‘空气阻力’都知道?”顾晨感觉这哪里像个五六岁的孩子啊?感觉懂的东西也太多了吧?简直有点远超同龄儿童该有的样子。
一名年长的女工作人员笑笑说道:“你可能不知道他爸是谁?你要知道他爸是谁,你可能就不会问这种问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