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tdf精品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一百八十七章 羨慕父親相伴-yk1yw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岑兮,你来了啊。快来,陪爸喝酒,你吴阿姨酒精过敏,不能喝酒,我一个人太孤单了……”
夏章行看到她,依旧没有清醒过来,双眼迷离,看着自己的女儿。
看着往常那个做事沉默寡言,却能够好好维持夏家的男人如今变成了这幅模样,夏岑兮顿时怒不可遏,快走上了几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夏章行的脸上。
“啪”的一声,直接将醉意朦胧的夏章行打了个半醒。
看着夏岑兮动了手,一旁的吴颖怡却不为所动,甚至眼中看到了亮光。
这些天来,她一直把夏章行的行为看在眼里,作为女人,一个爱夏章行的女人,她也是格外的担忧,而夏岑兮的出现说不定能够改变些什么。
“夏章行,这是在做什么?只是一个打击,就让你变成了这副模样?我们也是从商多年,也是见过风浪的,如今你这副模样真让我感到痛心,再这样下去,我夏岑兮不认你这个父亲!”
夏岑兮说话直接刺痛着夏章行的心,他放下手中的酒瓶,因为这一巴掌,脑海中已经清醒了许多。
他看着夏岑兮很久,忽然老泪纵横。
“爸也不想这样啊,可是现如今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呢,家破人亡。一切的东西都没了,你懂吗?”
懂!她当然懂!
作为他的亲生女儿,他怎么能不知道如今父亲心中的痛楚,夏家是他一手打理下来的,其中的辛酸,夏章行才是最了解。
如今的变故,他无法接受,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她实在看不了夏章行如此的颓废,她微微蹲了下来,换上了一副面孔,脸上带着对父亲的心疼。
“爸,你先稳住心态,否极泰来,既然事情已经变成了最坏的境地,那么一定要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你相信女儿,你相信你自己,我们定会好起来的,好吗?”
夏章行呆呆的看着女儿,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女儿是多么的疏忽,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过问过她。他竟然这么晚察觉到自己的女儿,原来是一道光。
一旁的吴颖怡看见夏章行终于醒悟,心里也是格外的高兴,连忙去厨房做了醒酒汤,给他端了过来。
亡者低语
等夏章行完全清醒过后,夏岑兮和他,两人坐在小小的沙发上,认真的探讨其关于夏家银行的诸多问题。
等夏章行亲口一字一句的把银行中的诸多问题摆出来,夏岑兮才感到是如此的绝望。
混沌神訣 四月壹日
她本以为还有翻身的机会,可是一个又一个的漏洞,外加上几个股东的心怀不轨,以及这两年的走势,此时的夏家银行无法扭转已经成了事实。
她深深叹了口气,看着面前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夏章行,一时之间有些于心不忍,可是现如今下架银行能走到这个地步,也是因为夏章行的疏忽。
管理这样庞大的银行集团,本就是不能够掉以轻心的,可是夏章行错就错在,这两年太顺利,他以为稳定了,便无心记挂,这些才让小人有了可乘之机,如今已经溃不成军。
狂妃太囂張:霸道王爺難馴服 童二姐
倾心之恋:总裁的妻
临走时,他对着夏章行说了一句“保重”,便要离开,刚才一直安静坐在一旁听他们二人对话的吴颖怡,忽然开了口,喊住了夏岑兮,她的语气还有些怯生生:“岑兮,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聊聊吗?”
夏岑兮张口,刚要拒绝,结果看见了她祈求的眼睛,忽然心里不忍。
也许,她是真的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刚才在和夏章行交谈过程中,吴颖怡的所作所为,她不是没有看在眼里,这个女人是真的在关心夏章行,从夏家银行倒闭,而他仍然守在夏章行身边,这一点就能够看得出来。
拒绝的话,终究是堵在了喉咙口。
“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夏岑兮和吴颖怡坐在一个小小的咖啡厅里,听着吴颖怡想当年她不为所知的故事。
苍穹之人族起源 圣钰
“那个时候,你爸还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空有一腔热血,想要打拼,可是我不是什么富家女儿,没有很好的平台给他,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但是,那段日子我们是真的很幸福。”
重生郡主:将军夫人养成记
吴颖怡的眼神飘忽,仿佛回到了他那个年轻的时代。
“而你的母亲可以,因为姚玟芳看上了你父亲的才华以及能力,而我为了他的前程,选择了与他分别。”
“这一别,就是这么多年……”
虽然吴颖怡没有详细说明,可是夏岑兮一心能够看到,当年年轻的那一对男女,是面临了多大的纠结与挣扎,才选择跟对方告别的。
历经千帆,依旧还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此时,她也能够真实的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女人是真心爱着夏章行。
现在讲完这一切,夏岑兮心里早已经是掀起了波澜,可是她的表情依然是平静,没有任何的变动。
“我想问吴小姐一个问题,你回答我就好。”
“你问。”
“你也知道,我父亲现在已经落魄至此,和当年的穷小子没两样,所以……你会不会离开他?”
她本以为夏岑兮会刁难她,却没成想竟然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吴颖怡明显的松了口气之后莞尔一笑:“孩子,你在说些什么话?我但凡想要的是他的家产,自然也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陪在他的身边。相反的,我更是爱这样的他,就这样他才能够真正的属于我,况且我已经等了他这么多年,他的富贵与否,我并不在意。”
舌尖上的神豪
看出了她眼底的清澈与明亮,夏岑兮心里明白,面前的这个女人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是发自内心的。
她是真的死心塌地的想要跟着自己的夏章行。
逆界至尊王
忽然,她的鼻尖一酸,她垂下了脑袋,悄无声息地伸出手,擦拭了眼角的湿润。
她甚至有些羡慕夏章行,或许,夏章行年轻的时候和她没两样,婚姻只不过是利益的产物,而至少夏章行现如今落魄至此,身边还有一个真心对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