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30i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修羅戰婿》-第二百八十六章 再遇徐甜甜讀書-6q8if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
随后。
叶天纵将纸条揣进兜里。
然后,将这些金银首饰全部复原归位。
一番操作,看起来眼花缭乱,甚至于任东国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些首饰物件就已经全部收拾完毕。
恢复如初。
和之前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
“好了爸。”
“您拿回去,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别让妈发现哈。”
叶天纵将首饰盒递过去,微笑的说道。
而任东国则是还有些狐疑,端着首饰盒,忍不住的问道:“行,我拿回去还,你放心,你妈肯定发现不了。刚我看见你的那些复原行为,真的让我惊叹。我说天纵啊,你这到底是有多少技能还没有施展出来啊,我怎么感觉,你这好像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
“哈哈。”
叶天纵淡然一笑,摇头的说道:“爸,您夸奖了。我这就是懂一些皮毛,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哈。”
“这技能的事情,你专业,而且你的本事,我心里也清楚。”
“只是,刚刚你所说的,我们家的危险,到底是来自哪里。”
“虽然我相信你有本事解决,可是,你这开了个头,不让我知道结尾,这让我……”
看得出来。
他对这个事情,还一直念念不忘。
毕竟,事关着家人的安危,他的心情可以理解。
但是,在叶天纵这边,这事情就说来话长,而且,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倘若那天 九煙叔
反而还会牵扯出其他的前尘往事,真没必要。
“爸,我现在自己都不确定。”
锦寒 荷禾
“您让我说,我这也说不上来啊。”
“反正,您相信我就行了。”
“咱们日子照样过,公司照样发展,背后有我在撑腰,您害怕什么?”
叶天纵给对方吃了定心丸。
而任东国也没有再过多追问,毕竟,如果问得太多,未免就显得太过矫情了。
但也是心中忐忑,轻叹了口气之后,转身回到了房间。
……
第二天。
叶天纵早早起床。
说实话,一晚都没有睡好。
主要是担心任雨柔那边。
今天一觉起来,自己就彻底属于她了,但凡她吩咐的任何事情,自己都绝对不能抗拒。
而且,她比自己还起得更早,破天荒的,等到叶天纵等三人下楼之后,发现早餐都已经准备好了。
刚刚搬来别墅不久,而且还要整理火锅店和美妆集团。
实在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招聘下人。
所以,直到现在,一家子的饮食起居都是需要靠自给自足。
说白了,就是叶天纵当牛做马,端茶递水。
不过,这早餐做出来。
肯定不是张春琴,她是甩手掌柜。
而任东国虽然刚刚康复,不过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很明显他没有这样的实力。
难不成是……
“爸,妈。”
“天纵。”
“快下来,今天我做的早餐,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
居然是任雨柔!
她穿着围裙,将玲珑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头发挽起,穿着毛线衣服,看起来,很是贤惠和温馨。
很难得可以见到他这样的一面。
平时,都是女士西服示人,一副女强人的派头。
现在穿着打扮成这样,不合理啊。
“哟,女儿,怎么是你亲自做早餐?”
“你现在可是火锅店的老板娘,这种事情,让叶天纵做啊。”
张春琴心疼女儿。
见状之后,立刻冲过来,忙着要去把她手中的碗筷给拿走,不过任雨柔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一把扭开,笑着说道:“没事的妈,平时都是你们给我做早餐,我做一顿,也没有关系。更何况,今天我也没有别的事情,所以多做点……”
“没有别的事情?”
张春琴一愣,狐疑的问道:“可我昨天听你说,这不是招聘了两个员工嘛。虽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总经理,不过,客房部和餐饮部的人,都已经找到了,今天是要培训的……”
“是啊老婆。”
叶天纵心中有一股不太好的感觉。
跟着走过来,就要开口,任雨柔则是摆手的说道:“不用了,我让他们都在家里休息,其实面试的时候我都已经见过他们的能力,让他们在两天之后,火锅店开业直接上岗。而火锅店的房屋租赁,包括一些器材用品,我直接让工人弄进去就行,大不了就是开业之前,我再去检查检查就好了,所以,今天我没有别的事情,伺候下你们,那也是应该的嘛。”
任雨柔的笑容。
让得叶天纵头皮直发麻。
这肚子里,肯定没有安好心。
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推脱了,无非是希望好好的收拾自己。
只不过,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这就是一种折磨。
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够悉听尊便。
随后。
所有人安坐。
任雨柔今天没安排,叶天纵则是借口要陪着老婆。
倒是张春琴这边忙得不亦乐乎。
一边吃一边说道:“那雨柔,今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我一会儿,要和你爸先去一趟美容院,交代下后面的管理工作。你爸会负责一间,而另外一间,则是由他负责,帮忙装修诊所。我张春琴做事情,向来是言出必行的,既然他治好了东国,就给他开设诊所,不过,昨天给的那一两百万,多一分都不行,以后不管你运营如何,我都不会管了。”
極品腹黑未婚夫 明小熙
“嗯,谢谢妈。”
“不用谢我,这事情,我纯粹是看在顾女士的面子上。”
“一会儿,我还要去和顾女士交代的人,去协商下美妆集团的事情,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美妆集团总店,应该也会和雨柔的火锅店一样,在同一天开业。”
……
饭后。
任东国夫妇俩走人。
而在临走之前,任东国多次对叶天纵欲言又止。
主要还是因为昨天所说的危险的事情,耿耿于怀。
不过,最终也是欲言又止,选择了放弃。
就只是叮嘱二人,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难得的清闲日子,放松放松。
直到他俩走后,那任雨柔还在有模有样的收拾碗筷,打算拿到厨房去清洗。
夫妇俩一走,叶天纵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便是追到了对方身后,说道:“老婆,还是让我来洗吧。你这双手,是拿来拿笔杆子处理公司事物的,这些小事情,让我来处理就好。而且,现在爸妈都走了,你今天说的,我的一切,都由你来安排,不知道你……”
“不着急,时间还没到。”
“再等会儿,你先去歇息,回头我叫你。”
嗯?
这话是什么意思?
时间还没到?
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既然她坚持,自己也没有理由和她据理力争。
夫妻之间,有什么不好处理的。
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点头之后,便是主动的来到沙发上坐着,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
厨房内,则是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动静。
显然是她在发泄着不满。
任雨柔发火、失态,这种情况,还没有怎么碰见过。
直觉告诉叶天纵,她一定遇见了什么事情,而且还和今天她的安排有关系。
“雨柔,我来了,你收拾好了没有?咱们马上就得……”
就在这时候,从屋外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剑客的宿命
徐甜甜。
是任雨柔的好闺蜜。
初次交锋的时候,感觉这女的不靠谱,甚至还交了一个男朋友,各种诋毁。
不过最后叶天纵发现,她也是被蒙骗了的。
所以,对她的态度,不好不坏,将就而已。
她一进屋,就在直接呐喊,不过当看到沙发上的叶天纵的时候,她的眉头立刻就凝重了起来。
在她心中,这叶天纵就是个窝囊废加傻子,而且当时还对自己咄咄逼人,看着他就烦。
不是说她爸妈都走了吗?
怎么这个傻子还在这里?
“哼!”
徐甜甜恶狠狠的瞪了叶天纵一眼之后,也没有多说,而是听到了任雨柔的应声之后,径自的跑到了厨房。两个人貌似在里面发生了争执,摔东西的声音愈演愈烈,甚至还在吵架。
叶天纵很无奈。
想进去问问,但是又担心叶天纵会找自己麻烦。
毕竟,说好了的,今天一切都由她做主。
她让怎么样那就怎么样。
反正这闺蜜之间,平时的小吵小闹很正常。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叶天纵原本忐忑的内心,竟忽然有些期待。
过去了半分钟。
两个人这才走出来。
看起来,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而且,争论的焦点,是自己。
叶天纵很尴尬,起身站起来,咧嘴笑道:“老婆……”
“坐。”
任雨柔语气很淡漠,冷冷的说了一句,还特地看了徐甜甜一眼,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鳳殤九天:傾倒腹黑帝君
最后,徐甜甜颇为无奈,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双手环抱在胸,一副生闷气的模样。
“天纵。”
“今天你的安排,很简单。”
“就是跟着我和甜甜,我们一起,前往‘东林区’的一片原始森林……”
听到任雨柔的话,叶天纵大吃一惊。
去原始森林?
登山旅游?
显然不可能。
再次重逢 露司
现在看姐妹俩这样子,气氛很凝重。
他没有操之过急,只是点头说道:“嗯,没问题,我……”
“别打岔,我话还没有说完。”
“这次前去,有点危险,带上你,是希望你能够保护好我们。”
“你不是有功夫么?而且,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谋略,那我倒想看看,你这次究竟多有本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