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s3u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真的長生不老 線上看-續章98 男人與白鱔相伴-gc8y6

我真的長生不老
小說推薦我真的長生不老
普通老百姓失踪了,很有可能就成为大案要案,在如今监控密布,依靠手机上的北斗系统,社交媒体上的蛛丝马迹,各种APP上的登陆地点和时间,定位失踪者出现过的位置并不是一件难事。
可是像刘长安捏碎的这些人,从他们沾染那些东西开始,他们的人生便像下水道生物一样,像蟑螂一样,像过街老鼠一样,死活不再被人关注。
就算是家人,往往也对他们的销声匿迹习以为常,对联系不上他们没有任何担忧……如果会联系他们的话。
至于他们的同行和同伙,更不会多此一举因为他们的失踪而去报警,这几乎等于自投罗网,还不算自首。
“捏碎”,这个词常见于嚣张的发言,“把你像蚂蚁你一样捏碎”,意味着要把对方打入尘埃,摧毁对方的人生,骄傲和自尊等等。
刘长安没有这么过份,捏碎就是捏碎,直接的物理效果而已。
想必他们也宁可被物理捏碎,也不愿意被摧毁骄傲和自尊,毕竟人都是这样,刘长安对此有着深刻的了解。
“即便是对付恶人,我也照顾着他们的心情啊。”刘长安有些感慨,转头对李洪芳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很体贴他人,仁善温和?”
“那必须的。”李洪芳带着点东北口音,尽管她并不知道刘长安为什么没头没脑地说这么一句,但是他怎么会错?
刘长安就是满意李洪芳这一点,诚实而且敢于表达。
“今天他们也算运气好,能够遇到刘哥,亲手给他们安排了。不过,他们为什么连个放风的人都没?”李洪芳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以后问道。
她回想起自己当初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潜入小区动那具棺材,还被刘长安抓住了。
要不是当时刘长安手下留情,现在的自己大概也在哪个辣酱罐子里呆着吧,形成了一个分解者生态系统,也许会被他命名为“芳华碎落”这么凄美动听的名字。
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当初听到她的名字,他便说“洪水猛兽袭城,自顾芳草萋萋”,所以把她杀了以后,想一个“芳华碎落”这样的名字完全有可能。
刚刚有点被刘长安吓到,但是李洪芳也回过神来,当初刘长安都放过了自己,现在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再把她捏碎,最多就是要求她把屁股上的甲片卸掉,或者把她的裤子后边剪出一个心形,然后踹她一脚就是了。
这样的惩罚,李洪芳还是愿意和能够接受的,第一次有点委屈,但要有第二次,大概就只是噘噘嘴罢了。
“你是看香港犯罪片看多了……你以为现实里这种交易,双方也是各带一群人,随时准备黑吃黑,随时开片?”刘长安笑了笑,“做这种事情,当然是越隐秘越低调越好,有时候就是见面错身而过就结束了,甚至不会安排见面。”
“对,像我们走穴,持续时间比较长,才需要望风。”李洪芳明白了过来,人都有固定思维。
“在我们郡沙,要是有一群看上去就不像正经人的家伙聚集在一起,很大几率就被举报盯上了。”刘长安指了指远处的居民楼,“现在如果你家中有一个有案底的人,有某些不良记录的人,你就知道居委会街道办来走访盯防的有多勤快了……你去调查一下,就会发现很多案子都是被举报发现,人民群众的眼光雪亮。”
“尽管不可能啥犯罪都被举报,啥样的非法聚集都会被发现,但是罪犯们没有必要引人瞩目,人越少越低调越好……傻子除外。”
李洪芳不由得生出佩服之意,刘长安就算是去当犯罪份子,估计也是其中的佼佼者,毕竟犯罪也讲究个知己知彼,也就是反侦察意识,不会像一些蟊贼那样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犯罪计划,就已经被举报抓捕了。
刘长安在江边看了一会,想起去年自己还跳入湘江中抓到了一条鲫鱼,便有点跃跃欲试。
“帮我拿下手机。”刘长安把手机交给李洪芳。
李洪芳还不知道他要干嘛,就看到刘长安把衣服裤子都脱掉了,直接跳进了江水中,不由得目瞪口呆,不愧是刘哥,真是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也不知道他想干嘛。
原来男人的屁股也这么好看的,李洪芳有点脸红,心想要是刘哥穿上自己那种带镂空心形的内裤,得多骚啊。
李洪芳抬头远望,只见他在江水中浮浮沉沉,闲暇惬意的样子,偶尔挥动手臂奋力游行,便让人想到“中流击水”十分豪迈。
一会儿他游到了江中,便沉了下去,再浮上来时,已经离岸边的李洪芳不远了。
“转过身去。”刘长安是个少年,羞于将身前正面展露在他人眼前,刚才他跳水就是背对着李洪芳的。
毕竟李洪芳也是个成熟女性了,看到他赤身裸体,难免会想入非非,心生旖旎,对他生出不尊重的幻想。
李洪芳连忙转过身去。
刘长安上了岸,抖了抖身体,利用高速的震荡去除了身上残留的水,再穿上了衣服鞋子。
他走到李洪芳身前时,李洪芳发现他手里拿着一条白鳝。
“以前这条江里,有鲥鱼和中华鲟,那时候尽管穷了点,但只要不碰上严重的天灾,有手有脚总不缺吃的。”刘长安看着手里的白鳝说道:“现在别说鲥鱼和中华鲟了,连湘华鲮都没有了。”
以前湘江,资江,沅江,澧水和洞庭湖里都有湘华鲮,如今也只有沅江里有了。
湘华鲮很好吃,肉质鲜美仅次于鳜鱼……刘长安倒是不介意物种的灭绝,全球性的物种灭绝都是常有的事,更何况几条鱼的死活?只是要再随时随地吃到就很困难,难免有点在意。
“白鳝也挺好吃的。”李洪芳在南粤一带工作考察的时候,常常能够吃到白鳝,粤菜里常见……其实啥玩意在南粤的餐桌上都常见,例如台蛙,胡建人,例如煲仔饭的主料小仔子之类的。
“你住的地方能下厨吗?”刘长安随口问道。
“能。”李洪芳今天早上才自己烧水泡了方便面吃。
刘长安便抓着那条大白鳝,准备中午在李洪芳住的地方开火,主要是她住的地方离这里近,刘长安吃完饭还要到厂房去看看。
刚刚只看了外围,没等他细看,就遇着了一些肉酱原料,有必要等会儿再去仔细看看,来去匆匆之间刘长安还是注意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
……
“这就是你说的能下厨的地方?”刘长安提了提手里的塑料袋子,里边装着江水和白鳝,能够尽可能还原它原本的生存环境,舒缓它的紧张,这样它在被宰杀前就能更轻松愉悦地保留最美味的状态。
李洪芳依然和那个湘大学设计的女孩子住在一起,第一版《清明上河图》还在这里曾经被卷起做成一款裙子的下摆,当做那个女孩子的毕业设计。
刘长安也因此受到了启发,只是他更随意一些,直接把第一版《清明上河图》当成了布料,现在也是以裙子的状态摆放在安暖的衣柜里。
李洪芳的厨房极其简陋,菜刀是超市里挑选的切片刀,上边有“张小泉”,“十八子作”之类的字样。
买了菜刀,却没有磨刀石,也就是说菜刀多半是钝的,这也不影响刘长安使用,但是切菜的时候难免没有丝滑顺畅的感觉。
菜板就是最便宜的塑料板,上边布满了划痕,想必在剁骨头之类的时候,一刀下去整片菜板也会弹跳起来。
菜锅也就一个,居然还是铸铁锅,然而使用铸铁锅没有经验和保养习惯的时候,十分影响口感而且很不卫生。
这也就罢了,调料只有一包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海盐,一小壶转基因大豆油。
感觉这个厨房也就是煮碗方便面,加点蔬菜切丝这样的烹饪条件。
“其实……其实……我来的时候就这样,主要是那个女学生用厨房,你知道的,学生嘛,这种生活条件往往要求不高,马马虎虎。”李洪芳连忙甩锅。
李洪芳当然能够选择好上十倍百倍的住宿条件,但是当初为了藏匿身份才精挑细选住在这里。
刘长安看了看手里的白鳝,郡沙的粤菜餐厅里都能吃到,可是在湘江里抓到一条并不容易。
这种鱿类在海里出生,在江河里长大,刘长安抓的这一条甚至回游通过了洞庭湖,再来到郡沙段的湘江中,十分的不容易,三四十年前还多一点,现在就相当罕见了。
刘长安不想让它死在李洪芳简陋的厨房中,于是便让李洪芳在家里物尽其用煮方便面吃,自己去麓山顶做菜……除了竹君棠那种规模,秦雅南的厨房便是普通人适用的顶级配置了。
刘长安走到门口,门开了,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理着挑染色波波头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带着点诧异眉头微皱,然后渐渐露出笑容,仔细打量着刘长安。
女生合租往往会制定禁止携带异性这种物品进入的制度,毕竟女孩子很注重个人隐私,在私人空间又往往喜欢只穿一点点走来走去……例如,竹君棠就曾经暗暗发誓,等她膨胀起来,她就要不穿上衣在楼层里耀武扬威地走来走去。
只是有过多年合租经验的女孩子就会发现,在制定这一制度的时候,大家都会同意,但是有男朋友的那些人,一定会趁着室友不在的时候,把男朋友带回来偷腥。
过夜也是有可能的。
在合租房里的恋爱日子,也许在逐渐面临现实压力和婚姻问题时显得无奈和心酸,但是对于学生来说却是一种粉粉的生活。
李洪芳站在刘长安身后,看到被室友撞见,连忙解释道:“沐晴,他是我朋友,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今天我们抓到了一条大白鳝,本来想借厨房做顿饭……可是没有调料啥的,他正准备走呢。”
“没事。”听到李洪芳话语里歉然的意思,沐晴已经变得柔顺的眉毛更是挑起了温和的神色。
其实禁止携带异性来到合租房,主要还是保护隐私,像中午这种时候室友外出,又没有在里边做什么让人尴尬的事情被撞破,也没多大事。
当然,这是在不计较的情况下,自己宽容对方的理由。
“我们很少自己做饭,厨房有点简陋。”沐晴不好意思地解释,目光依然集中在刘长安脸上,“我认识你,你是刘长安,我算是你的学姐了。”
“你好。”刘长安点了点头。
“那个被你揍了一顿的袁晓东,是我老乡,他这个人是挺讨厌的。”沐晴接着说道。
说着沐晴快速走进了客厅,脱掉了羽绒服,显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上身是白色的毛线衣,略微有些蓬松臌胀的感觉,下边就是一条简单的格子纹短裙。
“袁晓东是谁?”刘长安仔细想了想,既然是被他揍了一顿的人,那就不难想起来了,毕竟他也不是常常打人,“哦,想起来了,就是篮球队的那个人,跑到女排训练的地方,说我女朋友貌似如花的家伙。”
“啊?他不是篮球队的啊……他是你们生物学院学生会的。”沐晴露出些不确定的神色,“不过可能我记错了吧,我和他也不熟。”
李洪芳听到沐晴语气里有些撇清的意思,不禁有点想笑,毫无疑问沐晴见到刘长安,很有些好感,哪怕刘长安都说自己有女朋友了。
“哦,再见。”刘长安礼貌地离开了。
沐晴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李洪芳,笑道:“他女朋友不是你吧?”
其实沐晴也知道刘长安的女朋友不是李洪芳,她都知道袁晓东被打,作为老乡自然会参与进一些相关八卦,了解更多的事情。
作为临近毕业的学生,总是会遗憾地发现,当自己要走的时候,学校就似乎变得有趣起来,那些帅哥和美女似乎也多了起来,然而自己却没有机会了。
“他女朋友是湘大校花,而且是那种以前没见过,以后大概也没有的级别。”李洪芳对沐晴的印象还不错,所以好心提醒下别想太多。
“你们关系很好?”沐晴继续问道。
“我们是世交……”李洪芳想了想说道,“不过,现在我算在他手下混饭吃。”
“你最近在找地方开店……老板就是他?”沐晴饶有兴趣地问道。
李洪芳没有否认,“对了,我们看中了一片厂房准备改造,除了开店还剩下不少空间,你不是准备搞个工作室吗?要不要给你留片地方?”
“啊……那得看租金,我家里给的钱也不多,小打小闹先试着。”沐晴有些期待地问道。
“反正你又不要临街的铺面,到时候我给你在二楼或者三楼留个地方,租金不多收你的。”李洪芳大方地说道,毕竟买厂房的是她,只是一楼会租给周书玲开米粉店罢了,给沐晴留个地方她还是能做主的。
最主要的是李洪芳很清楚,当初她租住在这里,其实会给沐晴带来危险,如果足够倒霉,小命无意中搭进去都很可能。
现在她与那危险的过往已经割裂,给沐晴一些补偿也合适。
李洪芳和沐晴聊了一会儿,就去她原来工作过的酒店了,刘长安对她加入九州风雷剑门的要求提醒了她,作为一个女人应该精致生活。
她不能再蜗居在合租房里了。
生活环境太凑合,那就没有那么多心思让自己的生活精致起来,房东放置的简易组装衣柜让人没有兴趣放太多昂贵优雅的衣服,贴在墙上的梳妆镜下也没有兴趣放满富婆专用的化妆护肤品牌。
共用的鞋柜,当然也不适合用来装点缀女人气质必备的精品高跟鞋。
在厂房改建完成以后,先到酒店定个长包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