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h46都市言情 《米奈希爾之力》-0625章 世界上最麻煩的動物閲讀-8761v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由于有着黑暗之门连通,德拉诺与艾泽拉斯的时间流逝趋于相同,当艾泽拉斯的白天转向黑夜,德拉诺那混乱的天象也在不断的变化。
这个世界的破碎程度在地狱火半岛尤其严重,这里曾经是茂密的热带雨林,但如今却是一片荒芜之地,其地域边缘甚至触及到了扭曲虚空,这里是普通生物的绝地,但对某些存在来说却是最合适的地方。
庞大的黑暗之门矗立在地狱火半岛的最东端,数年前在其正前方是由无辜德莱尼尸骨铺成的荣耀之路以及有着粗犷风格的兽人堡垒,构成一幅肃杀的景象,昭示着这个世界曾经经受过怎样的浩劫。
但现在已经完全改变。
粗糙而简陋的兽人堡垒已经全部被推平,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魔铁要塞,无数恶魔与邪兽人驻守其中,天空中有半灵体的紫黑色飞龙来回巡视,任何胆敢靠近这座要塞的倒霉蛋都会受到它们无情的攻击。
显然,这座要塞的所有者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如今的地狱火半岛对外域的所有种族来说都是禁区,继玛瑟里顿之后,他们不得不记住霜烬女王这个称号,并且这位女王的可怕程度甚至还隐隐超过前者。
但奇怪之处就在于,霜烬女王乎对地狱火半岛之外的土地没有任何兴趣,她的毁灭与破坏欲望远远小于那头深渊领主,对整个外域的威胁似乎还处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就连沙塔斯方面也默认了她对地狱火半岛的控制,这种态度是在组织了几次进攻却全军覆没之后形成的,纳鲁虽然厌恶恶魔,但并不会在整体实力不占优的情况下主动发起战争。
然而现在,威震整个德莱诺的霜烬女王正以某种非常羞耻的姿势伏在柔软的床榻上,咬牙忍受着身后的冲击。
干柴烈火持续到现在,关乎的就是面子问题,谁都不想先缴械投降。
没过多久,卡莉亚的身躯就猛地一哆嗦,双眼迷离地瘫软下来。艾萨克斯则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结束了自己这边的运动,享受那种由原始本能被满足所带来的愉悦。
女人是世界上最麻烦的动物,但却有一种非常有效地应付她们的方法。
艾萨克斯伸手抚摸着她柔嫩的肌肤,卡莉亚可以自由地在半恶魔形态和人形态之间相互切换,前者很有特殊风味,后者则更让艾萨克斯兴奋,这两者的美妙之处在之前的几个小时中他自然已经轮番体验过了。
卡莉亚宛如懒洋洋的小猫一般,像是要推开艾萨克斯的手,但因为没有力气而放弃了。
“看来你在这个世界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啊,我的女王陛下。”艾萨克斯笑眯眯地道。
“也不过就是整合了绝大部分的邪兽人,占领了几个位面,顺带威慑了下沙塔斯那些德莱尼而已。”卡莉亚有些傲娇地哼了一声。
卡莉亚持有萨格拉斯权杖,这柄能够轻易突破世界壁障的神器使得她可以随意前往其他位面,收服那里的恶魔为己用,她的实力应该只是比污染者和欺诈者的层次低一级而已,强于玛诺洛斯,因而几乎遇不到能与她实力相当的恶魔。
恶魔天性混乱而无序,但臣服于燃烧军团的只是一部分而已。在那些被军团毁灭的世界中,存活下来的生物绝大多数都逃不过邪能侵染,从生物分类上来说他们也属于恶魔,但对军团却抱有相当的敌意。
因而卡莉亚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拥有让沙塔斯都忌惮无比的势力,光靠收编玛瑟里顿的残部可做不到这一点。
“真棒。”艾萨克斯赞道,语气像是哄小孩,但从卡利亚的神情来看,她似乎非常受用。
“对了,新的一批虚空龙已经长成,正在接受训练,那些邪兽人有些曾经隶属于龙喉氏族,他们在驯龙方面很有天赋,几个月之内你想要的成建制堪比巨龙军团的虚空龙骑兵应该就可以成型了。”卡莉亚又说道。
虚空龙是外域的独有物种,由黑龙蛋受到虚空之力侵染形成,因为属于半能量生物,因而生长的极为迅速,只要能量充足在几年内就可以成长为成年巨龙的水平。
因而艾萨克斯干脆去上古之战世界线,将黑龙一族撤出至高岭巢穴时来不及带走的龙蛋全部截胡,除了一条幼龙之外,这些龙蛋在原本的历史中本应该尽数腐烂或是被销毁,因而将它们带出上古之战时间线引发的时空悖论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随着虚空龙蛋一批一批的在外域孵化,这一惠而不费的投资正在不断地带来成果,之前艾萨克斯如果没有及时回援阿苏纳的话,瓦莉拉就会发出信号让卡莉亚开启传送门,将这支虚空龙大军投入战场。
不过终究没有发生那种情况,因而这张底牌可以继续保留下去。
又说了会儿话,卡莉亚打了个哈欠,困意上涌。
只有在这种时候,在他身边,她才会有安心的感觉,更何况刚刚的运动又很消耗体力。
艾萨克斯宠溺的笑着,等少女陷入熟睡之后才起身,穿戴好衣物,掀开那薄如蝉翼的淡紫色帷幕——卡莉亚的寝宫可以说用极尽奢华来形容,很配得上外域女王的身份。
这显然都要归功于某个对享乐之道无比精通的女恶魔。
艾萨克斯在寝宫外就见到了她,莎赫拉丝主母。
“还不尽兴吗,大人?”这头高大的破坏魔有种与她体型颇不相称的妩媚,“我手底下有不少可人的甜心,精灵、人类、德莱尼、魅魔……她们都很乐于侍奉您这样强大的存在。”
她当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艾萨克斯并没有对这个女恶魔的提议动心,他感到有些惊诧,并不是说惊讶与莎赫拉丝主母控制着一批艾泽拉斯种族,而是她竟然如此的……大胆。
果不其然,一道由墨绿色冰霜构成的幽魂突然从寝宫中飞出,伴随着摄人心魄的灵魂尖啸,目标直指莎赫拉丝主母、
这头破坏魔发出惊恐的尖叫,“饶命,主人!”她声嘶力竭,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幽魂在她的面前堪堪停住了,接着缓缓散去,莎赫拉丝面如土色,虽然并没有被幽魂接触,但她的神色萎靡了不少,似乎是灵魂受到了创伤。
“滚吧,如果再有下次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卡莉亚冷冷的声音传来。
在艾萨克斯面前柔嫩如小猫般的少女,现在宛如寒冬般冷冽。
莎赫拉丝如蒙大赦,忙不迭地告退,看向艾萨克斯的眼神还带着一丝幽怨。
艾萨克斯嘴角抽了抽,这是怪自己不维护她?这种老鸨行为似乎算是一种示好甚至是效忠的表示?
但这样太愚蠢了吧,以卡莉亚现在的实力水平,即便是放松精神小睡也不会对周围毫无感知,她完全听到了莎赫拉丝主母的话。
艾萨克斯微微摇了摇头,即便卡莉亚不在他也不会接受莎赫拉丝的好意,这头女恶魔所控制的都是失去心智的欲望奴隶,他又不缺优秀的伴侣,自然毫无兴趣。
随便逛了一下,对这座堡垒的内部有了大致的了解,艾萨克斯挥手叫来一个黑暗圣堂武士,“带我去黑暗之星那边。”
黑暗之星,或者说是纳鲁卡拉的残骸,被安置在这座堡垒的地下,一个巨大的地底空间只用来安置这么一件东西。
黑暗之星所蕴含的虚空之力极为庞大,并且源源不竭,这些能量被用来转化黑暗圣堂武士、制作虚空法器和催生虚空幼龙,但直到现在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枯竭的迹象。
在这里艾萨克斯见到了两个高挑瘦削的女人,娜塔莉·瑟琳和萨拉塔斯,她们在开始见到黑暗之星后就表现出了非同寻常的兴趣,干脆直接常驻对其进行研究。
“呦呦呦,看看谁来了。”萨拉塔斯很快就注意到艾萨克斯的到来,娜塔莉则是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对黑暗之星的研究有何进展了?”艾萨克斯直接出言问道。
“如果你说的是关于虚空之力富集与叠加的方法,那是有的,但如果你是指纳鲁和虚空有什么关系或是虚空大君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则毫无头绪。”娜塔莉答道。
“你应该是可以和你曾经的主子联系吧?”艾萨克斯看向萨拉塔斯,“或许可以直接得到答案。”
“我不想死。”萨拉塔斯的回答非常的简洁明了而不可辩驳。
哪怕是曾经的古神也万分畏惧那些虚空中的存在,并且对他们知之甚少,艾萨克斯若有所思,“那你对你的那些兄弟你应该非常熟悉吧?”
“怎么?你打算对付他们了?”萨拉塔斯立刻来了精神。
“没错,是时候处理他们了,我认为你可以给予我极大的帮助。”艾萨克斯微微点头。
泰坦当年对那三个古神设立的封印日渐腐朽,无论是克苏恩、尤格萨隆还是恩佐斯,都在暗暗地伸出它们的触须,艾萨克斯认为与其坐等他们一个接一个发难,不如主动出击,就好像这一次的破碎群岛之战一般,将主动权掌握在己方手中。
即便无法将他们彻底杀死,也至少让他们陷入长久的虚弱之中。
“你做出了个英明的决定,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有古神才能杀死古神。”萨拉塔斯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从你的境遇来看,似乎确实如此。”艾萨克斯别有意味地笑了笑。
萨拉塔斯在与其他古神的竞争中失败,力量被分食殆尽,现在的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算是濒临死亡。
这个化身为人的前古神似乎并不介意艾萨克斯的揶揄,“我建议你最先对恩佐斯动手。”她直接就给出了建议。
“有什么说法?”艾萨克斯一挑眉毛。
“它是最阴险最狡猾的那一个,如果你先对付克苏恩或是尤格萨隆,就必然会引起恩佐斯的警觉。”萨拉塔斯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有点道理。”艾萨克斯不置可否。
……
几个小时之后,艾萨克斯回到了卡莉亚身边,发现她已经醒了,正以一种幽怨的目光看着他。
“你竟然去找别的女人。”
“你应该知道萨拉塔斯本质上没有性别。”艾萨克斯有些哭笑不得。
“我不管,鬼知道你在想什么,说不定就想要征服一个古神呢,人家有随意变化外形的能力,你肯定想着她。”
“真没有。”艾萨克斯叫屈,“我可以证明。”
“怎么证明?”卡莉亚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艾萨克斯猛地一扑,将她压回床上,呼出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证明我有多爱你。”他在她的耳边说道。
“讨厌……”
这声讨厌是如此的千娇百媚,欲拒还迎。
两人的体质让他们在探索欢愉方面可以做到极致,这般纵情数天之后才终于停歇,彼此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
“算算时间,破碎群岛的军队应该已经回来了,照例会有热烈的庆祝仪式,身为长公主的你按理要出席,你也应该回去见见父王和母后了,他们都很想你。”
卡莉亚乖巧地点了点头。
换上华贵的白色长裙,带上桂冠,将头发幻化为金色再扎成标准的发髻,前一秒还是妖媚的恶魔少女,瞬间就变成高贵温婉的公主殿下,这种变化速度让艾萨克斯感到颇为惊叹,当然他也不是第一次体会过。
卡莉亚有着极强的通知手腕,无论是莎赫拉丝主母还是塔隆·血魔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不敢有任何异性,因而短暂的离开并不会引发什么问题,得益于之前她建立的威名,几乎可以说不会有人恰巧就在这段时间内发起对这座堡垒的攻击。
公主优雅地伸出臂弯,艾萨克斯很识趣地挽上,一道幽幽的传送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走吧,我们回家。”
两人一同踏入了传送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