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y8h玄幻小說 青春流火 線上看-第530章 違心的妥協讀書-wpyq4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想了想,许晖最终还是没有给魏少辉拨电话,这个人似是而非,有点琢磨不透,需要谨慎对待。
買斷撒哈拉
邪少縱橫
九劍譚
若按照邵强的分析,魏少辉从绑架案一开始,就有意无意的在影响许晖,并进一步将邵强的注意力往龚上文的上家引,也就是弘阳广场的老板,针对性还是很强的。
此人的目标似乎跟易洪一样,恰好,弘阳广场的枪案就是杜鑫做的,这厮在里面已经承认了。
可在细节上又挺耐人寻味,这只是邵强个人的感觉。以杜鑫的冷血,十米左右的距离,居然三枪都走偏了,根本没命中目标,这有点太说不过去。
所以,问题绝非是想象中那么简单,许晖现在要做的只能是装傻充楞,闷头干活,审慎观察。
下午,许晖抽空早走,去了商业巷,他要提前跟付建平交代一番,找出了当时赵复,陈东,还有易洪,他们曾先后三次在建鑫拿钱的收条。
赵复和陈东的签字都很清晰,唯独易洪,随手划了一个波浪线条,当时没在意,现在看来这老混蛋贼的很。
付建平被搞的一头雾水,许晖也不好细说,只能含糊交代,可能会有人来查,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其他不管。
越是含糊,付建平就越感到紧张,似乎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两天后,许晖在丁家村被警方人员带走,当天下午就有警务人员造访西海酒吧,并不是许晖嘴里轻描淡写的协助询问,直接把付建平连同那几张收条一起弄走了。
当然,还有赵复,几乎也在同一时间被警方带走。
前后经过从时间和流程上与邵强推测的大差不差,只是形式上大可不必这样,给人一种情况严重的心里压迫,在许晖看来,可能是有意为之。
因为绑架案后,为了指认石少秋手下的两个马仔,许晖来警局好机会了,而且也早就有了心里准备,所以并不紧张。
反倒是付建平被吓的有点懵圈,好在他基本与绑架案的关系不大,就是反复被问及易洪跟建鑫的关系,还有易洪借钱的经过,都有什么样的流程,是不是许晖同意即可等等。
头号玩家之次元聊天群 牛肉爆大虾
大概不到十个问题,从各种角度,翻来覆去的问,最后付建平都被快绕糊涂了,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才被允许离开警局。
许晖得到的待遇跟前几回差不多,仍然是受害人的身份,纯粹是协助调查,但问的问题与之前相比就非常多、非常细了,而且逻辑性很严密。
问题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许晖被绑架的前后经过,其二是,易洪与建鑫公司的关系,以及许晖与易洪的关系。
狱女妖娆
我愛著妳,妳顧及她 小蠻蠻子
前者是例行询问并核对以往的问讯记录,后者正如邵强预料,是想确认许晖与易洪间有没有经济往来与纠葛。
许晖都一一如实照答,就连口头上承诺到年底给陈东拿几万块钱的事儿,也被反复询问了几遍,当时是在红旗街仓库,陈东专门受了赵复和易洪的委托来要钱的。
风舞传
至于易洪与建鑫之间的关系,许晖回答的相对巧妙,“我从来不认为他是建鑫公司的人。”
“既然不是建鑫公司的人,为什么还答应给他钱?这笔钱是什么性质?劳务报酬?还是分红或者其他什么?”
“这钱名义上是赵复要的,赵复说他是公司的人,那就是赵复的问题,还有,赵复拿到钱,给不给易洪也是他们之间的事。”
针对这个问题的补充提问,许晖事先并没有预料到,但对自己的临场发挥还算满意,可他却没有想到警察并未再深究下去。
他们要找赵复核实,这样想想也就释然了。
关于绑架的前后经过,不少问题跟上次一样,在描述被限制人身自由后西山小楼的生活细节时,许晖很犹豫,是不是把听到陈东声音的细节再说一遍?
因为至始至终,问话人员都没有提及陈东,这是否就是邵强所说的那种暗示?许晖不能确定,但内心的挣扎让他烦躁的情绪很难平静下来。
“只说你看到的事情,那些听到的、猜测的和意想的统统不要说。”耳边想起了邵强的忠告。
许晖忽然灵机一动,他有意违心的不提,势必与上次的问讯笔录有出入,至少也是明显而重要的遗漏,看看对方的反应。
果然,一直到问讯结束,陈东这个人名就从来没有出现过,邵强的推测是正确的,对方的暗示也是清晰的。
许晖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失望与悲悯,很难过,也很无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离开了警局。
“我撒谎了,至少是隐瞒了实情,可他们却鼓励我这样做?”西郊宿舍内,许晖已经喝下两大杯白酒,没有半斤也有三两多,整个人的状态都相当差。
“我理解你的心情,这种良心上的折磨很难受,但你可以尝试着把它看做是一种战术上的妥协,没有这样一个缓冲,我们恐怕很难获得以后的机会。”
邵强一直陪着许晖,担心他想不通,会出什么问题。
改变主意,临时选择妥协是邵强的主意,他知道这么做,对许晖来说同样难过,同样不公平,方式上虽然缓和下来,但良心的折磨却是难以忍受的。
cc女王駕到
“我不懂什么战术,你就明确的告诉我,这个缓冲后,我们能有多少机会?三成?五成?”
“没办法用百分比去衡量。”邵强摇头,“但这次缓冲后,我有一些机会能重返岗位,比这样的比例更恰当。”
“什么意思?”许晖不解,即便让你重返岗位,但不让你碰这个案子,有毛用?
“想不想知道他们对那栋小楼做了什么?”邵强冲许晖很狡黠的一笑。
“西山小楼?”
“对,囚禁你的西山小楼。”
“不知道。”
“他们在西山小楼放置了大量的白蚁蚁巢,这是我在第三次去西山后发现的。”
“你后面又去过两次?”许晖惊讶,脑子在飞速运转,之前的醉意也瞬间无影无踪。
白蚁?生物课学过,也看过了类似的新闻,这是一种很恐怖的生物,几窝白蚁经过几年的发展就能搞塌一栋房子,甚至连宏伟的堤坝都有可能被白蚁蛀通、蛀空,继而垮掉,难道他们想毁掉西山的小楼?
炮灰女配的仙俠路 半盞杜康酒
可是要用数年的时间去毁掉一栋小楼,岂不是太过劳命伤财?而且,这对于销毁罪证根本没有时间效率。
这听起来太匪夷所思。
“不止两次,前后算起来一共六次。”邵强笑笑,“在第三次去的时候,我和李俊蹲守了两夜三天,见到一帮很奇怪的人,一辆面包车送他们到门口,这帮人进了小楼,无声无息,而且长达两个多小时,当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等他们离开后,我去小楼查看,李俊则负责跟踪那辆面包车,整整一个晚上,我们收获甚微,最可疑的一点,是那辆面包车在一路下人后,最终停在了建设北大街的大众电影院外的广场上。”
“这有啥奇怪的么?”
独家战神 无奈排第七
“大众电影院旁边就是弘阳广场?巧合么?”
许晖摇头,但随即又点头,又是弘阳广场,的确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