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3qw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 多情推薦-eqa7c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大殿里一时无声。
皇帝按着心口的手放在脸上,挡住流出的眼泪。
楚修容遇害的时候,是他刚注意到这个儿子的时候。
那时候皇子们都渐渐长大,他也第一次注意到除了谨容外的其他子女,修容长得清秀灵敏,读书读的好,骑射也练的好,眉眼间比太子还多几分从容。
修容被他忍不住多留在身边,没多久,就出了事。
刚出事的时候,他真不知道是太子谨容做的,只很快就查出是皇后的手脚,皇后这个人很蠢,害人都漏洞百出肆无忌惮,他一开始是要罚皇后,直到再一查,才知道这漏洞百出,其实是因为皇后再替太子做掩饰——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怎么面对这件事,谨容就病倒了,发着高热,满口胡话,反反复复只有一句,父皇别不要我,父皇别扔下我,我害怕我害怕。
他的心就软了。
谨容还是个孩子,一直独占父爱,突然之间被其他兄弟分走父皇的注意,他害怕也很正常,尤其他从小就被告诉诸侯王和先皇兄弟们之间的纷争,那些流着同样血的兄弟们多可怕——这不怪谨容,怪他。
他安抚了谨容,也更怜爱修容,他开始让谨容跟其他的皇子们多来往多接触,让谨容知道除了是太子,他还是兄长,不要害怕这些兄弟们,要兄友弟恭——
他真觉得做得已经够好了,没想到,楚修容心里的恨一直藏着,积攒着,变成了这般模样。
“父皇。”楚修容轻声说,“我恨的不是太子或者皇后,其实是你。”
所以,今时今日这场面,是对皇帝的报复。
皇帝愤怒,又无尽的悲哀,想要说句话,比如朕错了,但喉咙堵了一口血。
“这件事是父皇错了。”有声音在殿内响起。
诸人的视线又看向门口,站在那边的楚鱼容依旧带着面具,没有人能看到他的面容和神情。
“但楚修容,你更错了。”
楚修容看向他:“是,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
“你这样做,何止不对?”楚鱼容声音冷冷,“你有仇有恨,就去报仇泄恨,何必伤及无辜,你看看今日这场面——”
楚修容要扫视殿内,但楚鱼容又开口。
“我不是让你看这里,这里一座大殿七八个人,有什么可看的!你看外边——”他喝道,“你明知老齐王其心有异,还与虎谋皮,为了一己私怨,让皇帝发病,让国朝不稳,导致西凉入侵,边关告急,金瑶冒险,文官武将兵马百姓罹难!”
楚修容脸上温和的笑散去:“我何止对不起边关兵民,我还对不起将军你,我当时还要害你。”他看着楚鱼容,“你那个时候突然病故,是因为知道我的筹谋,所以才顺水推舟假做病故的吧。”
当时,还有这件事?皇帝看过来。
楚鱼容对此根本不谈,只道:“没有人能对不起我,不用跟我说这个,我也不在意。”
“你不在意,是你大度。”楚修容自嘲一笑,“你说的没错,我有错,我是个无情的人。”
“错了。”楚鱼容道,“你不是无情,你恰是错在太多情了。”
多情?殿内的人们不由看四周,这满地死伤的,楚修容还是多情人?
连楚修容都有些意外。
“你太多情。”楚鱼容冰冷的铁面看着他,“你太在意父皇喜不喜欢,爱不爱你,你满心满眼只有父皇,渴望他喜欢珍爱你呵护你,你以为你今日是要父皇后悔宠爱谨容吗?不,你是要他后悔没有宠爱你。”
楚修容的脸色煞白,眼神微滞,原来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啊。
“对不喜欢你的人,有必要那么在意吗?付出得不到回报,有那么重要吗?”楚鱼容的声音接着传来,“有必要在意那些不喜欢你的人的是开心还是痛苦,有必要为了他们费尽心思熬心耗血吗?你生而为人,就是为了某个人活的吗?尤其是还是那些不喜欢你的人,你为他们活着吗?”
你在我心上 李龙猫
那些不喜欢你的人——楚修容站在原地,看着脚下血泊里的五皇子,看看还订在屏风上的楚谨容,最后看向皇帝。
不知道为什么,楚修容觉得父皇的面容有些陌生,可能这么多年,他视线里看到的还是小时候那个对他笑着伸手,将他抱起来送上马的那个父皇吧。
“阿修,别怕,父皇看着你,你不会从马上掉下来。”
他以为那时候父皇是喜欢他,就会一直喜欢他,就不肯接受父皇不喜欢他这个事实。
楚修容凄然一笑,伸手掩住脸。
一直安静无声的徐妃哭出声,伸手抱住他“阿修阿修啊”。
“楚鱼容。”皇帝的声音沉沉,“你在这里指点评判他人,真是威风凛凛——你怎么不说说你!你都看的清清楚楚,摸得透人心,那你又做了什么?”
楚鱼容没有丝毫迟疑,道:“我什么都没做,儿臣是铁面将军,跟父皇你已经说好了,儿臣不再是儿,只是臣,身为臣子,以陛下你为重,你不开口不允许的事,臣不会去做,你要维护的事维护的人,臣也不会去伤害,至于太子楚修容等等人在做什么,那是陛下的家事,只要他们不危及国朝安稳,臣就会冷眼旁观。”
皇帝一声冷笑:“好,好,好你个楚鱼容。”伴着这句话,堵在心口的钝痛也变成一口血吐出来。
殿内一瞬间惊呼连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陛下!”“陛下!”
进忠太监扶住皇帝,周玄也挤开暗卫站到皇帝身边。
“陛下,待臣替你拿下他——”
皇帝挥开他们,指着楚鱼容喝道:“你说你什么都不做,那朕问你,今日你来又是要做什么?不要说什么你是看不过边关危急,或是为了护驾,你要是为了护驾和制乱,何必等到今日今时!”
楚鱼容淡淡道:“我今日今时来,自然是为了皇位。”
皇位!
皇帝一声大笑:“好,还是你干脆,太子害朕,不说为了皇位,只说是怪朕逼迫他,阿修害朕,说是对朕多情要朕后悔,还是你楚鱼容磊落,没错,不就是为了个皇位吗?说出这么一大通废话!”
“为了皇位又如何?”楚鱼容道,轻轻转动手里的重弓,“如今大夏的皇子们,太子狠且蠢,楚睦容死了,燕王——”
他说着话,铁面下的视线看向燕王。
燕王吓得差点再钻到暗卫尸首下,鲁王不用点到自己,就先喊道:“我不想我不想。”
楚鱼容发出一声笑,将重弓落下,不再提燕王和鲁王。
“除了我,没有人能担得起这座江山。”他说道,看向皇帝,“包括陛下你。”
这话何其狷狂,真是前所未有,皇帝瞪圆了眼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好。”他指着楚鱼容,“我们都是庸人,我们在你眼里都是可笑的,你绝情绝爱,你既然是为皇位来的,那其他的人和事你都不在意了——墨林!”
伴着这一声喊,墨林手中刀一挥,砍向御座后的屏风,砰的一声,精美宽大的屏风断开,钉在其上的楚谨容也随之倒下,裂开的屏风后露出一个女子。
她被绑缚跪坐,口中被塞布条,此时面色雪白,杏眼圆瞪,看着站在门口的铁甲铁面男人。
墨林的刀砍断了屏风,然后落在她的肩头,刀刃对准了她的修长光洁的脖颈。
“朕当然知道,墨林不是你的对手。”皇帝的声音冷冷,“朕让墨林出来,不是对付你的,楚鱼容,墨林打不过你,但在你面前杀一人,还是可以做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