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e04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線上看-364 劍破長天(本卷結束)讀書-r5j3v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惨叫的,也是独孤一鹤。
这位峨眉派的掌门,名震天下的绝顶高手,仗之“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纵横武林的老人,死的竟是最快。
因为。
“用我的武功来战我,你,很好!”
苏青手提双剑,在笑。
独孤一鹤也听到了,但他也死了,眉心一记红印,小小的红印,一点殷红,却不见血水流出,伤口已凝结成冰,死的干脆。
当年魔教东来,青龙会中的几大龙首,有两个人,是为人所不知道的,深藏不露,更是无人可知,这是苏青留的后手,布的后招,毕竟,人总要想好退路,要成大事总要有万无一失的把握,何况那时他还不到今时今日这等境界,又有魔教东进,谢晓峰横空出世,倘若这二者全都对付他,岂不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就算有再大的能耐,只怕也要饮恨。
而其中的一人,一个道人,便是峨眉派的掌门,可惜,他所预料的事情并没发生,这人便成了一步暗棋,只是时隔百年,物是人非。
而另一人。
他看向吴明。
这厮不但得了他的绝学,更是连魔教几大镇教神功也悉数练成了,若他所料不差,恐怕这小老头便是另一人的后人,要么,就是徒弟。
昔年的暗棋,如今全都来对付自己了,这可真是有够好笑的。
但这已不重要。
当然不重要,他若提前知道会有今日这般变化,说不定,还会多给他们几门惊世绝学,让其变得更强一些,才好尽兴。
独孤一鹤已倒下,他听到了苏青的话,直直仰天栽倒,双眼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交手众人听的心头一沉,仅仅是此人一门的武功,竟造就了一位当世绝顶高手。
“叮叮叮叮……”
长空之中,如今尽是剑器争鸣之声,适才苏青那一剑,雷火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化作齑粉燃灰,能活下来的,除了寥寥几人仍有再战之力,余者伤的伤,废的废,倒地不起,各方势力,俱是死伤惨重。
而现在,能与苏青交手的,也正是那寥寥数位。
谢晓峰,西门吹雪,叶孤城,宫九,陆小凤,木道人,以及吴明……
山下,已没人敢上来了。
剑气、剑光、剑意,天地间充斥着无与伦比的锋芒,几大剑道高手力战苏青一人,身形飞纵往来如箭矢流星,布下层层剑网,石坪上但见剑气纵横,留下无数沟壑剑痕。
然,绝技尽展,眼前人却仍旧游刃有余,双剑在手,已是无敌,剑招无敌,剑气无敌,剑势更是登峰造极,剑意霸绝无匹,内力旷古绝今,轻功独步天下,还有那不生不死的身躯。
苏青只是站着,哪怕他不动,也足以让人心生绝望。
想这漫长的几百年,天下间就是最普通的庸才,只怕也足以成为绝顶高手,何况苏青不是庸才,而且更是天骄奇才,惊才绝艳,他于剑道一途,早已独领风骚,独占鳌头,到了现在这般地步,世上剑法在他眼里,已称不上剑法。
最完美的剑法,在他面前,也已沦为平庸,实在是他遇见过太多不可思议,惊天动地的人。
陆小凤胸腹间逆血翻涌,浑身焦痕满布,适才苏青那一剑,几乎要了他半条命,若不是仗着身法的巧妙,先前说不定就步了其他人的后尘,除他之外,其余人也多少身上见伤,嘴角溢血。
“噗嗤!”
众人翻飞的身影中,忽见血箭飚射。
陆小凤不禁惊呼,盖因那受伤的人是西门吹雪,铺天盖地的剑网中,一柄狭长神锋正似羚羊挂角般自众人剑势中冲出,刺在了西门吹雪的肩头,轻轻一落,这便飘然退走。
苏青不得不退,只因他另一柄剑,猝然被两根手指个夹住,接住。
陆小凤救友心切,竟然敢以手硬接苏青手中剑,目眦尽裂,眼露决然,两根手指,仿似因气劲狂催而隐隐泛红。
“叮!”
辣手摧草:大神,从良吧
他果然接住了。
他不但接住了这一剑,更是足尖一点,欺身贴来,另一只手也同时抬指,连攻向苏青浑身数处要穴、命穴。
如此变化,其余人自然不能放过,有人剑起锋芒,连刺他双目咽喉,有人斩他头颅,有人欲要刺破他的心脏,还有人削他双腿。
苏青望着陆小凤点来的手指,大袖一展,身后雨氛一散,已飘然退去,陆小凤眼见自己与其相隔不过咫尺,可这咫尺,却像是天堑般难以跨过。
周围几大高手亦是紧追不舍,剑上锋芒吐露,似是下一刻就能取了苏青性命。
苏青退,众人急追。
可猝然,陆小凤眼神不可察的一变,盖因苏青身后,原本一个看似重伤趴在地上的老妪,此刻忽的动了动手指,而后抬头,掠起,出剑,剑气凛然,直刺苏青后心。
又是一名剑道高手。
双剑。
这人动作看着丝毫不似一个老人,她当然不是老人,她是公孙大娘。
此剑一出,众人心绪皆变,手下攻势更急,似要在此刻一份胜负。
可马上,陆小凤脸色就白了,他已止步,奔走飘掠之势慢慢缓了下来,双脚似余势未消,仍往前赶了几步,接着“扑通”一跪,他的手上,食指中指已不见,血水外冒;胸口,是一道斜飞剑上,皮开肉绽,却不见血,更没有疼,因为只有阵阵冰寒袭来,伤口寒霜满布,竟然又冻住了,可他已不敢乱动,只能倒在地上。
但陆小凤还是不死心的想要看看那老妪能否得手,功成。
刚一抬头,一颗苍老的头颅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正从雨中落了下来,翻滚了下来,易容的人皮翻卷开裂,露出了一张绝美的面容,沾着水沫,染着血污,死的凄艳。
公孙大娘。
重生原始社会养包子
无穷之旅
死了。
脖颈被苏青一剑斩断,许是出剑太快、太疾,那无头身子仍旧提着双柄断剑跑出一截,方才倒地。
苏青脚下一停,众人也跟着一停,他们反倒不敢追了。
而先前一剑,所有人都看见了,苏青在斩断了陆小凤的双指后,右臂就像没了骨头,从面前转到了身后,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削,已在公孙大娘的不可思议中砍下了她的头颅。
快快快,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太措手不及。
苏青静立雨中,战到此刻,他浑身上下竟全无半点湿痕,唯有之前燕十三那一剑留下的点点血迹。
雨丝急落,落在剑身上,带出阵阵低微的轻鸣,也洗去了上面的血色,苏青一手提剑,一手竖剑于身后,望着面前的众人,温言道:“放心,我会在你们死后,铸一方剑匣,常伴身侧,用来收藏你们的剑,也不枉尔等与我纠缠这么多年!”
重生之系統王
其余人相视对望一眼,已心照不宣的挪转着步伐,将苏青围在中间。
雨更大了,也更急了,罡风凛冽,刺骨沁寒。
苏青似感受到他们的心意,口中兀自发出一声震空长笑,回望那乌云中咆哮的雷鸣闪电,竟是纵身一掠,直扑苍穹。
“嘿!”
他身形方起,身后乍听一声爆响。
刀痕
但见那吴明如今须发皆张,周身雨幕俱是被其惊人的内力向外迫开四五尺,生出刺耳风啸,他脚下跺地一跃,整个嘲天宫都似震了三震,轰隆生响,身如掣电,已冲天而起,双手各自运劲催功,远远瞧去,只似擒着两颗黑洞,扭乱风雨,直扑苏青。
其余人亦在同时紧随其后。
竟是要一招定胜负,恐怕这些人也都明白了,苏青功力浑厚,久战之下,何来胜算,倒不如豁命一搏,拼个生死。
远望而去。
群峰陡峭,天地苍茫,江山万壑中尽是滔滔雾海,人间如画。
近看。
风起云涌,一道凄白的闪电照亮群山,更是照出了数道缥缈身影。
当先一人双剑在手,点足飘然一动,已如飞仙般掠空而起数十丈,青袍激荡,白发飞扬,剑指长天,一身剑意冲霄而起,剑尖所指方向,风雨如帘,分向两侧。
直至顶点,就在他势尽下坠之际,回身一转,如惊鸿盘旋,剑锋斜指,直迎众人,剑身之上,青光大放,寒意滔天。
脚下是万丈悬崖,面前乃不世大敌,退已无路,进又如何?
吴明双眼陡张,一双手直迎苏青,但让人意外的是,他攻的不是苏青,而是苏青手中双剑,擒下,亦或是钳制。
“啊!”
长啸声动,吴明双手果然是擒向苏青的双剑,他的这双手,早已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此刻触及那剑锋,竟是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他擒住了,果真擒住了,更是制住了双剑。
吴明刚一擒住剑,他的身后,已有五柄璀璨锋芒直逼苏青,刺向苏青,像是五颗横贯长空的星辰,分风破雨,横天而过,撞向苏青,天幕都似被割出五道巨大的豁口。
石坪上,陆小凤死死的盯着,紧张又凝重,看着天空,看着雨幕。
风云跌宕,就在那雷光明灭之下,五道惊世锋芒,直上长空。
而苏青呢?
陆小凤突然瞪大眼睛,他牙关紧要,口中竟咬出血迹腥红,眼瞳似在发颤,宛如看到惊人一幕。
“白骨无情道!”
雨中似传来一声低低呢喃,却见苏青陡然松手,他虽松手,然双剑犹自颤鸣,仿佛被某种无形之力驾驭,而后右手一捏剑指,指间猝然似有一点明灯照亮,在天地间大放光明,如能与日月争辉。
可随即又飞快暗去,只因那剑指已落在吴明眉心,落得轻飘。
就在一指落下,吴明神情一僵,他忽然张嘴,七窍之内,竟是轰然暴散出七束冲天光芒,如体内藏有一团熊火,又好像吞下了一颗太阳,光芒大胜,刺的陆小凤泪水直流,竟然难以直视。
那是剑芒,匪夷所思的剑芒。
他强忍双眼刺痛,凝视长空,恍惚间,那盏明灯,已从天上落到了人间。
陆小凤挣扎着想要去看,好在那盏灯有很快暗淡了。
而他的面前,已站着一个人,衣袂飘动,如一朵缥缈的青云,这人青衣白发,非是别人,正是苏青,脚畔还斜立着两柄剑。
陆小凤忽然一怔,眼神陡凝,他已看见,苏青的胸膛上,正有点点殷红似梅花散落,而后扩散,像是打散的墨迹,飞快染红了衣襟。
结束了么?
陆小凤不禁如此想到。
但他忽然身子剧震,视线已掠过了苏青,看向他身后,看向那迷蒙的雨幕里,看着万丈悬崖之上,那里,正凝滞着五个人,这五个人,手中持剑,仍是出剑的姿势,像是已到了尽头,短暂的停在了空中。
最強丹藥系統
可接着,他们就似破碎的瓷器,浑身裂开一条条缝隙,而后,在雨中如山雾飘散。
空中,只剩下五柄剑,但这五柄剑,却好似被五根无形丝线牵引,在雨中划出五道飘忽长虹,如光影一闪,已落到了苏青的身畔,长剑斜落,插在了地上。
“咳咳……”
苏青的脸色似有几分白。
他看着陆小凤,轻声道:“看来,这一次,你又猜错了!”
陆小凤脸色惨然苍白,他涩声道:“你杀了我吧!”
苏青却是转身,他又望了望天空,乌云厚积,电闪雷鸣,雷电之力,此刻已积攒到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
“咳咳,杀人,太无趣!”
也就这个时候,山下,居然又来了人。
三个人,一个和尚,一个瞎子,一个瘦子。
老实和尚,花满楼,司空摘星。
不对,还有一个人,孙老爷,他被司空摘星背着。
这四人上来的极快,除了花满楼,其他的三人,全都好像撞了鬼一样,脸色煞白煞白的,没有半点人色,甚至还想跑。
苏青并没再动手,他缓了几口气,也呼了几口气,双眼望着那渐浓渐厚的乌云,右手剑指再立,对着身畔那柄淡青色的狭长神锋隔空一引,长剑无由而鸣,旋即“铮”的一声翻飞腾空,竟是冲飞而起,悬空不落,停在了半空。
剑身长鸣不止,其上更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圆球流转着黑白二气,带动着剑身,飞旋了起来。
一股股惊人的气机从那圆球上溢出,灌于剑身之内,长剑再现不世锋芒,陆小凤愕然发觉,那些气机,竟是与西门吹雪几人一般无二,这剑,居然吸收了那几人的攻击。
是那颗圆球?
陆小凤满嘴苦涩。
“你苦心孤诣,就是为了这般?”
苏青并没回答他,而是仰首望天,深吸了一口气,他而是双眼微闭,口中叹息,但下一刻,他又睁开了眼,眼中光华流转,口中淡淡道:“本座说过,与天敌,自然要与天为敌!”
猝然,那飞旋长剑已是猝然一定,直指长天。
正此时。
雷鸣电闪,风雨大作。
一条条虬龙状的闪电,自乌云中被接引而下,落于剑身之内,剑上光华更胜,锋芒吞吐,如狂龙挣动,骇的天愁地惨,一片黯淡。
苏青剑指再引,身侧其余六柄长剑皆是在铮鸣中倒拔而起,如众星拱月,似那当先一剑,悬空不落。
便在几人瞠目结舌中,苏青身形徐徐离地浮起,迎风雨而上,口中长声大笑。
“我去也!”
笑声中,他剑指指天,浑身剑气迸发,已如惊天神剑破空纵起,七柄剑器,亦是冲天而起,直刺苍穹。
“轰隆!”
一声震天雷鸣,直如天塌地陷,但见那乌云中,似有一道不世锋芒,惊破青天,人间悚然,群山皆寂。
天上,竟然多了个窟窿。
“这这这、莫不是白日飞升?”
孙老爷看的癫狂欲死,神情骇然,一张脸通红充血。
陆小凤呆呆望着天空。
却见此时,乌云消散,风停雨歇,雷鸣已住。
长天之上,浮云万里,空空如也。
苏青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