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kil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司禮監 ptt-第二百六十三章 是南下,還是北進!讀書-gtjm4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广宁中前所,卧牛山,此山不高只数十丈,但登临此山便可远眺觉华岛,是辽西有名的风景名胜。
宋献策是二登卧牛山了,几个月前他出关时曾上过卧牛山,只是那时心情与此间有天壤之别。
山脚下的绵延旌旗以及身后簇拥的数十宪兵队官兵使宋献策此次登卧牛山,很像是衣锦还乡的要人。
海天一线使得宋献策的心情也的确格外的舒适,上山途中与侍从室的那帮人谈笑风生,很是融洽。
“宋主任,按约定时辰,联合舰队今日一定能赶到觉华岛。”
侍从室机要参谋、魏公公同乡、原肃宁大德米铺伙计周秉诚看着远处的海面说道。
愛上惡魔少爺
“嗯,很好,主任我走南闯北几十年,可是头一次见识海军呢。”宋献策打开手中的扇子,其时海风不小,海边根本不热,哪里需要扇扇子。
“主任有所不知,联合舰队是公公在原先吴淞水营的基础上为咱大明建的一支强大水师,后来福建和浙江的水师也并入了一部分,征日之役又合了倭国不少战舰,现在舰队规模是亚州最大,拥有大小战舰近千艘,各式炮三千余门,官兵七万余人呢。”
周秉诚将自已了解到的联合舰队基本情况向宋主任作了简短汇报。这也是他的职责。
宋献策点了点头,虽然跟着魏良臣那家伙也有两个多月了,但一些地理名词他还是不太懂,不过魏良臣常说的东亚共荣政策他还是比较赞成的。
咱大明帝国就是要把日本、朝鲜、安南这些藩属捆绑在一起,浩浩荡荡出去抢东西嘛。
周秉诚又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施德政、参谋长官沈有容等高级将领的出身向宋主任做了详细汇报。
“如此说来,施长官和沈长官都是外人了?”宋献策眉头皱了皱,“这么大一支舰队怎么能交给外人统领呢?”
“这个…”
周秉诚无法给宋主任解答这个问题,事实上海军那边和陆军有根本性的不同,陆军的主要将领基本都是魏公公一手提拔任用的,中层军官三分之一都是魏公公亲卫队出去的,而海军的主要将领却是原南直和浙闽水师的将领。
所以,皇军现在有海军派和陆军派的说法,海军那边因为是正规军出身的原故,很是瞧不起兵员复杂的陆军。
双方虽然都接受魏公公的命令,但私底下又相互瞧不起,海军说陆军是白痴,陆军说海军蠢货。
青龍血
为此,魏公公曾在一次陆海军联席会议上拍桌子大骂陆海军都是马鹿,这才把双方的矛盾给压制了下去。
然而,即便有魏公公的强势压制,陆海军双方在根本性问题上还是有很大的分歧。
比如征日之役结束后,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施德政向大本营递交了一封海军未来作战纲领。
鑒寶生財 靜湖竹筏
戰龍記
施德政希望大本营能发挥海军现在兵员船只优势,向东南亚进军,帮助当地的汉人推翻土人统治,并且将以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为首的西洋各国势力从东南亚赶走,重新设立永乐年间的旧港宣慰司,使占城、真腊、爪哇等地区重新归入帝国版图,再现当年的永乐盛世。
海军为了实现这一计划,已经向东南亚派去了不少侦测船,并且通过往来特区海贸的海商们绘制了很多海图,以及当地西洋人驻军势力分布,可以说只要大本营批准这一计划,海军就有足够的信心为大明重新夺取东南亚故土。
当时,魏公公正忙于国内的平奴战事,考虑海军这一计划是不亚于讨日的远征,单海军一家难以收复并实际驻军控制旧港故土,所以公公没有批复海军。
但不知为何这个计划叫陆军的人知道了,第一军首先表态说是日本的武装叛乱尚未平定,联合舰队必须帮助第一军打击日本的叛乱分子,这个时候联合舰队要是大举南下,是舍本逐末。
第一军表示,海军此时除了配合陆军完成对日本的最后总打击外,支持并支援海贸,从中收取关税才是海军的根本,而非求功求切,冒然远征,劳师伤财。
台湾那边警备师团也表示,台湾刚刚纳入帝国版图,急需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开发,要是联合舰队南下旧港,届时肯定要台湾提供远征所需钱粮,那对台湾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辽东这边新组建的第二军对海军南下计划也不感兴趣,他们认为南下不如北进,集中皇军优势兵力不断往北推进,将蒙古人彻底消灭。
对于中华将领而言,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才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追求。
南下,去那些岛上打仗,实在是叫陆军提不起兴趣。
再说,南下立功出风头的肯定是海军,陆军去了不过是陪衬,他们就更加不愿意了。
海军要南下,陆军要北进,双方的矛盾自然就无法调和。
好在,是南下还是北进,还是保持现有格局,都需皇军的最高统帅魏公公决断。
而此时朝廷的政治局面,北进和南下都非大本营考虑的,大本营现在最关心的是京师。
“关东——81”大演习的初衷不仅仅是向京师表明皇军的战斗力,更是魏公公对海军和陆军战斗力以及联合作战能力的一次锻炼。
公公希望海军方面能够全力以赴参加这次大演习,所以他派宋献策为自已的代表前来卧牛山等侯联合舰队的到来。
因为时间还没到,宋献策和侍从室这帮人便在山上找了个地方休息等待,这时却有宪兵队的人骑马赶至,他们带来了一封八里铺的急报。
看过那封急报后,宋献策的神情有明显的变化,他问宪兵队的人:“熊本大队长当时是这么说的?”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宋献策又问那个广宁参议王化贞现在何处?
宪兵队的人说王化贞被熊本大队扣留了。
“扣留?”
宋献策沉吟片刻,吩咐宪兵队的人赶到熊本大队,将那个王化贞放了。
“宋主任,王化贞是朝廷命官,若将他放了,恐怕熊本大队那句话会流传出去。”
宪兵队的这个小队长政治方面是合格的,他敏锐意识到熊本大队长当众说的那句话是会对魏公公构成极大麻烦的。
宋献策不快了,哼了一声:“叫你去就去!怎么,我这个主任指不动你们?”
“不敢!卑职这就去熊本大队传令。”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宪兵小队长心里再清楚这件事会有多大的麻烦,也必须执行侍从室的命令。
“只知有军部,不知有朝廷,妙,妙啊。”
純陽
宋献策缓缓转身遥望海面,嘴角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