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三國之龍圖天下


jgckd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ptt-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風波 二熱推-xl1js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贾诩的计划还是做的很精细的,但是有一句话,计划不如变化,他在做计划的时候,邺城已经发生的变故。
如今他被困在邺城里面,随时都有可能暴露身份。
以景武司对夜楼的敌意来说,他只要身份一暴露,立刻就会被追杀,到时候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所以他比较关系,城外能不能接应他们。
特别是黑山军。
黑山军算是贾诩的一招奇兵,本来是为了能在进驻邺城夺取先手,毕竟官渡一战只要袁绍败北,那么邺城就算是无主,到时候谁先进入邺城,名义上河北就是归属于他的。
曹操为了名义上能坐镇河北,可是用了不少心思的,最少不让刘备拿下这个大义,这样刘备想要名正言顺的统治河北,并不容易。
“黑山军兵临城下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的进攻,黑山乃是贼众,对于在野之战还算是有些能力,但是攻城,不然是薄弱的!”
有人低声的提醒说道:“如果时间拖得太久了,先不说官渡那边的情况如何,首先燕军就会迅速的南下,到时候我们就失去了优势了!”
燕军主力虽然还被困在河间巨鹿这些地方,因为他们的野心很大,希望能的统治这些地方,因此用上了不少心思。
但是一旦他们发现黑山军南下,以刘备对邺城的渴求,他是不会允许的,他们必然会率主力南下。
燕军的战斗能力,可不是黑山军能媲美了,燕军主力的强大,到时候吃掉邺城,也不过只是简单的事情。
“所以要快!”
贾诩低沉的说道:“尽快把城中的消息,传递出去了,让张燕加快脚步,三日之内,必然兵临城下,七日之内,拿下邺城,不然夜长梦多,我们未必能有机会重夺邺城!”
“是!”
众人点头。
“另外行踪方面,藏匿的好一点,不要给他们的机会,景武司可是这方面的老行当了,他们如今占据主要优势,已经从一个猎物变成猎人了,想要找我们出来了,会更多的办法的!”
贾诩眸子眯起来:“只要漏出了一丝丝的破绽,都会给他们扑抓到机会,然后给他们一锅端的可能!”
众人闻言,心中一寒,贾诩的话,让他们的危机感大增,毕竟能小看任何人,绝不敢小看景武司。
景武司在黑暗的世界,在看不到的战场上,是具备有他们不具备的优势的,夜楼能发展道到了如今,很大程度上,是借鉴了景武司的发展之道。
“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笃!”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很有规律。
“中郎将,三长两短六声连,是十万火急的暗号!”
“我先下地窖,你们去看看,恐怕不是好消息!”
贾诩面容有些延津起来了。
“是!”
一个中年文士走了出去,然后剩下的人迅速的隐藏起来了,贾诩更是下了地窖的,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从他们安排好的地道离开了。
夜楼在邺城,岂能没有点布置,这样的安全屋,他们还是有不少的。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中年文士回来了,他的面色很难看。
“中郎将,西市的联络点被抄了,所有人被抓了,目前生死不知!”中年人低声的汇报:“而且这是两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了!”
“两个时辰之前?”
贾诩瞳孔变色:“不好,我们都危险了,从现在开始,所有人撤出原来的联络点,另外,暂时不要有任何的联系,除非我亲自联系你们!”
“是!”
众人也迅速的点头。
他们都是这一行之中的骁楚,自然明白,这可能是景武司找上门来了。
…………………………
周王宫,一个牢房之中。
牢房之中,没有多少被关押起来的囚犯,倒是有不少人在被严刑拷打之中,哀嚎声在这阴森的地方回荡起来了。
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腰配长剑,推着轮椅上的谭宗,走了进来了。
“招了没有?”
谭宗的眸子有一抹冷意,看着前面木架上绑着的奄奄一息的一个人,问。
林沖傳 曹子植
“招了一部分,但是还有一些死扛着,骨头够硬的,这夜楼的人,还真是不简单啊!”回答谭宗的是一个要瘦小的中年,消瘦的身体加上一些阴鸷的气氛,整个人都略显阴森。
“死扛着,就让他继续招,招出来,就去核实!”
谭宗平静的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后面一个景武司总旗拱手领命而去。
“现在你还有心情和夜楼玩耍,不怕耽搁了我们的任务啊!”说话的是推着的轮椅的青年,很少有这样的语气和谭宗说话,整个景武司都少,但是青年可以,因为他是景武司第一刺客,也是景武司第一高手。
他是史阿,一个功力强大,剑术无敌的剑客,也是一个把刺客之术炼到的巅峰的强大刺客。
“岳述会把计划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我得给他吸引一下火力,不然让人盯上他了,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谭宗淡淡然的说道:“清理一下夜楼,非常有必要,而且我怀疑,贾文和或许已经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了,若是能揪出他来,甚至能比得上一个偷天换日的计划了!”
贾诩,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谋士,从当年西凉走出来了,历经扶持董卓,归顺曹操,如今执掌夜楼,更是大明的一个超级难缠的敌人。
不把这敌人打掉。
他心里面总有一种的难受的感觉,毕竟只有千日杀敌,没有的千日防敌的说法的。
“能抓到吗?”
史阿楞了一下,问。
“难!”
谭宗倒是没有抱有太多的希望了。
“指挥使大人,夜楼的消息没审出来多少,但是通过对几个官吏的追踪,另外抓到了几个舌头,严刑拷打之下,我们倒是找到了袁熙的行踪!”
一个小旗来禀报。
“袁熙?”
谭宗想了想,道:“把这消息传给韩涛!”
“韩涛现在眼睛都红了,就差翻遍全城,找出来的袁家兄弟的行踪的,你还拱火,不怕失控啊!”史阿撇撇嘴说道。
“就因为他有火,所以才让他把这股火发泄出来的,不然他不会和我们乖乖的合作了,在河北这一幕三分地之上,我们还需要对他依仗!”
“就这么简单?”
死亡谷
史阿不相信。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现金/点币等你拿!
“也不仅仅如此的!”谭宗笑了笑,道:“这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说到底你还是看上人家了!”
史阿道:“觉得他能进入景武司帮你,我觉得未必,你如今声名狼藉,说起景武司的,大明的孩童都得哭起来了,那个读书人愿意帮你啊!”
“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却能却让将士们少流一些鲜血,那就是值得的,而且这样的事情总需要有人来做,我不怕双手染上鲜血,只要能为大明做出贡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谭宗并没有半分的反应,而是非常淡然的说道。
史阿也不反驳。
他们都是行走在黑暗之中的人,但是光明并没有离开他们,他们的光芒,是大明朝堂,是大明天子。
只要大明的天子,承认他们的功勋,哪怕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对外人说,他们曾经为了大明平定天下而做出过的贡献,他们也心甘情愿。
在这一点上,牧景做的非常成功了,他给景武司树立了良好的一个信仰,而不是让景武司为了有些功勋地位利益什么而而奋斗。
血流
毕竟走在黑暗之中的人,始终会被黑暗笼罩,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就跌落深渊之中,长而久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心里面都会有很强烈的阴暗面的,他们会变得的狂躁,会变得暴戾,甚至会变得的魔怔起来了。
但是正如同谭宗所言,有些事情,是必须要有人来做的,从谭宗建立景武司开始,他就没有后悔过。
…………………………
袁熙正在筹备逃出城去,但是却不想到,自己已经被暴露的行踪,他虽然隐藏的不错,但是过于和周国朝堂的官员联系,就成为了他的破绽。
在他的庭院外面,已经布满的卫士,一千将士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领兵的将士,是韩涛。
韩涛目光死死地看着前面的庭院,这就在周王宫的隔壁,是朝堂一个普通官员的府邸,等于自己眼皮子底下,还真能藏啊,如果不是谭宗的发现了踪迹,自己翻转了整个邺城,都未必能找得到啊。
“少主,已经查探过了,里面有一百二十余人,其中大概有八十余人是披甲持剑的,具有一定的反抗能力,可能前后门还配置有弓弩,所以我们要小心!”
一个青年斥候来禀报。
这是潘凤后下的将领之一,潘凤虽不希望韩涛重出天下,但是他还是在暗中培养的一批保护韩涛的人。
这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会的尊称韩涛为少主,韩氏少主。
“我就想要知道,袁熙在吗?”
贴身鬼
韩涛的手心在凝汗,他有些紧张,怕自己的功亏一篑,怕自己的连一个袁氏的人,都杀不了。
这样,他会非常遗憾的。
“应该在!”
“那就不等了,杀进去!”韩涛下令,道:“其余人不必留下任何活口,我只要袁熙,一个活的袁熙!”
“是!”
青年领命,转身入军列之中,大声喝起来了:“传令,杀进去,除了袁熙之外,其余人皆杀!”
“杀!”
兵马分为两部,一部从正面的进攻,一部从后门进攻,双管齐下,直接攻破了整个府邸。
“敌袭!”
“快快拿兵器的!”
“上弓弦!”
府邸之中的人反应不快,当他们叫起来的时候,敌人已经杀进来了,而且出手凶狠,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
不但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战斗,整个府邸包括原来的主人在内,一百二十七个人,已经斩杀了一百二十六个。
剩下一个,就是披头散发,被四个虎狼士兵给压住的翩翩公子袁熙。
袁熙本身风度不错,而且相貌堂堂,在河北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的,但是此时此刻的,却如同一条死狗一样,被压在了韩涛面前。
“袁熙?”
韩涛下马,走上来,眸光凝视了一下,看着青年,幽幽的问:“还记得某乎?”
有种高手叫道士 徐某人
“你是何人?”
袁熙盯着青年,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了,他咬着牙齿,问:“不知道袁某人和阁下,有什么恩怨,要如此杀戮!”
自己还没有想到办法逃出去,麾下的人就已经被斩杀的差不多了,他心里面特别的难受,非常难受。
而这时候,更多的是惊恐,那种生命不由得自己的惊恐,大业未成,他不愿意死。
“我自我介绍一番,我姓韩!”
韩涛心中的戾气仿佛让自己的面容都变得狰狞起来了:“和你,我是没仇怨的,小的时候,我记得还玩的不错,算是朋友,可惜,我和你们袁家,血海深仇,杀不了你父亲,非常遗憾,但是我最少能杀你,父债子偿,理所应当!”
“韩……韩……”
袁熙瞳孔睁大,怒喝一声:“你是韩涛!”
袁绍当年被贬至渤海,对于自认为是袁氏门生的冀州牧韩馥来说,自然是多有关心,尽其所能的帮忙。
两家也算是相交不错了,有时候会凑在一起,甚至让家眷同行,一来二去子辈之间就有了交际。
但是这段交际的时间不长,所以印象会很薄弱,而且过去了这么多年,不是小时候,他们都长大成人了,小时候的轮廓,已经是记得不清楚了。
这时候,袁熙倒是急起来的一些,但是眼前的青年,在记忆之中,已经死了,为此自己还有些伤心过一段时间,不过渐渐的就遗忘了。
“看来是记起来了!”
韩涛微微一笑,施施然的说道:“也好,总让你死的一个明白!”
“难怪!”
袁熙面无表情了,他嘀咕的说道:“我道何人能掌控邺城,若是你韩涛,倒也不意外,毕竟……”
如今周国,有不少人当年都是承继了冀州牧府衙而来了,他都曾经效忠过韩馥,而且不少人对当年韩馥之死,都有愧疚。
“韩涛,不是我杀了你们韩氏的人,你不应该找我!”袁熙竭斯底里的叫着。
“袁氏之人,皆杀!”
韩涛心中戾气如火,杀意如虹。

9e3pq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驚變,梟雄末路! 九閲讀-oaflv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夜幕之下,寂静无声。
魏军的营盘之中,不管是中部战区,还是最有两翼的防线,都保持高度防御,为了防止夜袭,甚至大多将士都没有卸甲,抱着兵器坐着休息。
不过这一夜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周军并没有来夜袭,这倒是出乎魏军很多的将领的意料之外。
不过第二天早晨,天突然变得有些幽暗下来了,早晨不见阳光,反而是乌云笼罩了过来了。
哗啦啦!!!!
我的兒子是只公 天璣小
一场中雨突如其来的覆盖了整个战场。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按道理是不好作战的,毕竟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真打起来的,两败俱伤而已。
可对于周军而言,这时候就是要拼一个的两败俱伤,他们才有最后唯一的一丝突围的机会了。
所以当下雨开始,也是周军拉开最后决战的开始。
指挥台上。
袁绍和张郃并肩站立,袁绍远眺一眼,看着前方列阵森严的魏军阵型,心中有些的哀鸣。
此战,他仿佛看不到希望了。
倒是张郃,面不改色心不跳,面对前方,仿佛并不在意任何的防御,此战他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绝对的信心。
“大王,此战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末将若是侥幸突围而出,大王可紧跟随后,若是末将此战突围失败,必已陷入围杀之中,末将当尽全力拖住他们,大王率大戟士自信寻找突围的地方!”
张郃对自己能突围的信心其实不大,只是背水一战而已,哪怕输了,他最少能拖住了魏军主力,给袁绍争取机会,他还嘱咐了两句:“莫要往回走,孙伯符乃是当世名将之一,你是没办法突围的,也莫要往东,鸡鸣山易守难攻,还有魏将夏侯渊坚守,你也没办法突围出去了,夏侯渊善战,而且防御无双,哪怕的是鞠义在此,也没办法杀出重围,唯一有机会的是,东部战线,沿巢水而下,虽然不能北上,却能入徐州,若能从徐州入青州,便可返回河北,还能重整旗鼓!”
“儁乂,何须如此悲观!”袁绍咬咬牙,他不愿意未战先败。
大宋私家偵探
“大王,我们可以鼓舞军心,可以背水一战,但是还是要最坏的打算了,此战,吾等机会,只有十分之一不到!”
张郃无奈之下,说出了事实。
昨天一战没办法打破魏军防御,已失了三分时期,而且被陷入重围的消息,也有些藏不住了。
军中将士已有流传,未必能撑得住多久时间。
再说一个,他们进攻,魏军防守了,进攻的必然吃亏,伤亡越大,军心就越快的崩溃,一旦军心崩溃,那就是无力回天了。
不要袁绍再说什么,张郃拱手行礼,直接说:“吾去也,大王珍重!”
此一去,或后会无期了。
名门婚宠小甜妻
“儁乂!”
袁绍颤抖的声音发出来了,这或许是他最有良心的一次:“你对孤,已是尽忠了,若生死之关头,孤允你自行决断!”
张郃仿佛没有听到,策马狂奔阵前而且,手中长矛扬起,举天长啸,在雨水之中,怒喝起来了:“儿郎们,河北生死,在此一役,吾等大好男儿,当仗三尺青锋,建功立业,光宗耀祖,杀啊!”
山河戀之半城煙沙 心若雨汐
“杀啊!”
“杀啊!”
虽然比较昨日而言,将士们的士气已经开始回落下来了,但是的面对张郃身先士卒,亲自鼓舞士气,将士们的斗志,还是的有一些的。
踏踏踏!!!!!!
骑兵在前,步兵方阵在后,弓箭手形成左右的两个羽翼,向着前方进发。
“弓箭手准备!”
“在!”
“放!”
“咻咻咻咻!!!!”
第一轮的箭雨混合那密密麻麻的雨滴落入了魏军营盘之中的。
“防御!”
“全营防御,找掩体,顶铁盾,守住自己的位置,不可乱!”
吕布登台指挥,面对的前面的气势冲锋,他并没有半分的畏惧,他不怕周军士气变强,局势到了这一步,周军将士哪怕是变成疯狗,也咬他不进。
他只要坚守住,不出击,把伤亡变得最低,那就足够拖死周军的将士了。
“河北多有大将!”
曹操站在营盘之前的,眸光通过的望远镜,扫视前方,看着张郃的英姿,心中有些黯然,道:“惜袁本初目中无人,不能善用其之才,此人之能力,很强大,却往日籍籍无名,实属是明珠暗投,来人,去告诉的吕布,孤要生擒此将!”
“大王,此将恐怕是怀有必死之志而战,大雨天气,助长他三分气焰,若是应对不得当,说不定会给他凿穿我们的营盘的可能性!”
郭嘉低沉的说道。
“无妨!”
曹操自信的说道:“他虽勇,可魏军儿郎也不怯懦的,他们周军有背水一战,我们就没有死守到底的决心吗,这时候,他想要拼坚韧,我们也是奉陪到底,孤非常想要知道,袁本初还能守住多久!”
他的望远镜继续往后面看,已经看到袁绍了,袁绍在指挥台上,仿佛有一种与将共存亡的决心。
但是他却非常了解袁绍,袁绍是坐不住了,他的勇气,能维持的时间太短了,上了战场,多变多疑,就是他的性格。
“来人!”
“在!”
“命东翼放开一个口子!”曹操低沉的说道:“让出一条路来了!”
“大王想要请君入瓮?”郭嘉眸子一亮,他善于战场布局,但是人心叵测,却没办法把玩人心,这一点,曹操更擅长之。
“孤的目的一直都非常明显的,孤要的是这周军主力的收编,至于袁本初,他逃不逃,最后的结果都一样,如果他逃了,孤倒是省掉很多事情,要是这样还能让他走得出我们的手掌心,那算他命大,孤让他会河北苟延残喘,和刘皇叔斗一场,也无妨啊!”
曹操的笑了笑。
这是不管怎么样来说,他都不亏本的买卖,放开一道口子,袁绍就能逃出去吗,可能性不大,毕竟周围的布防,都是魏军阵型。
就算给了他万一的机会,他回到了河北,失去了周军兵力的他,可不再是那个威风凛然的河北王,对中原构不成任何的威胁,而且还能的让他和刘备去扯皮,能拖住刘备的脚步,也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敌人未必是需要一棍子打死了,有时候能利用起来,更是一件好事,这样的话,更能给自己的带来利益。
但是的放虎归山始终留后患的,人心再怎么算,也很难如愿,所以如果可以,曹操是不允许袁绍走出官渡的。
…………………………
“撞过去!”
张郃已是竭斯底里,此战他要奋力一战,若是战死,无非就是舍生取义而已,武将,战死沙场,乃是的幸事。
“撞!”
“撞!”
河北周军直接凶悍的撞击在了魏军战阵之上。
“好凶猛的打法!”
吕布来兴趣了,魁梧的身躯,一身战甲,威风凛然的把自己暴露在一滴一滴的雨水之中,眸光冷厉,凝视前方,时刻关注着战场变动。
“将军,大王有令,生擒周军主将!”
一个传令兵从后面而来,传达曹操军令。
“大王可真是看得起末将啊!”
吕布无奈。
他咬咬牙,道:“传令向宠,中营放开一道口子,让他们陷进来打,弓箭手准备,一旦杀进来了,全线的箭矢覆盖,先给我们杀他们的措手不及!”
“诺!”
一道道军令传达,整个魏军阵型开始变动起来了。
最前面的铁盾营直接放开了周军的冲击,辕门也打开门了,周军主力如同一道洪流,面对泄洪的情况,不由自主的沿着辕门而入。
“不好!”
张郃也是一个经验老大,眼力过人的老将了,这种全面拉开战线推动,却被中间给的泄洪凹进去的情况,明显就是的半弓围杀的阵仗!
“左右两翼,推进,跟上!”
张郃下令说道。
“杀!”
“杀!”
盛寵醫妃 放飛夢想
左右两翼凶猛的开始进攻。
但是中线已经深入有一里了,拉开了长长的一大排战线,仿佛靶子一样,直接树立起来了。
“射箭!”
魏军弓箭手左右两列,以中间为靶子,开始箭矢覆盖。
“将军,前营三千将士,全军覆没!”
不到半个时辰,陷进去的将士,几乎是全军覆没,这一下,足够撼动了整个周军的军心了。
看着的这凄惨的一幕,周军将士们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一个个被恐惧给包围了,热血不在,战意回落。
“变阵!”
张郃咬着牙,下令:“左右两翼交错,中部兵马换位,呈现出天地人三才战阵,强兴进攻!”
如果是老兵,这一道军令应变及时,但是部下大多新兵,训练时间不长,对于军阵根本不熟悉。
临战变阵,迅速就让自己的兵马自乱起来了。
吕布何等人也,眼力之敏锐,天下少有了,战机之扑抓,不在张文远之下,更是有果断之气,他猛然的下令:“周军变阵而乱,此时此刻,正是我们出击的时候了,左右两翼的放开了,中部十二营分十二线,给我把他们分割包围了!”
“诺!”
魏军迅速的动起来了。
“杀!”
“进攻!”
“挡住!”
“怎么回事的,我们和周围的营被分割掉了!”
“切开他们联系!”
“……”
整个战场在雨水之中,顿时变得一团乱。
张郃面色一白,他知道自己的犯下来了一个大错误,惯性思维之下,让他忘记了一点,那就是自己的将士,对军阵根本不熟悉。
变阵就乱阵,给了魏军直接的机会。
“该死!”
张郃拳头握紧,瞳孔之中,一缕一缕的血丝呈现,此时此刻,他的思维倒是非常冷静,冷静的想办法应对。
这还不算是绝境,虽然被抓住了机会,但是也把魏军引诱出来了,还有一战之力。
他策马横长矛,怒啸一声:“儿郎们,拼命的时候到了!”
身先士卒,率身边主力,击穿魏军的屏障,准备收拢自己的兵力,直接反击作战,这是唯一的机会。
…………
远处,周军指挥台上。
袁绍看到的前方的战况,心中一寒,他仿佛看到了张郃已经被埋葬在战场上了,这一刻,他真的坐不住了。
“大王,东面魏军防线变得空虚了,镇守的魏军主力已经往回直扑战场了!”
一个斥候来报。
袁绍闻言,眼眸一亮,但是看着前方还在的酣战之中的周军主力战士,又有些不甘心的。
犹豫之中,还是做出了决断。
他一咬牙,大喝一声:“大戟士合作!”
周军有两支精锐主力,一支是先登营,鞠义手下先登营,有先登作战之勇,另外一支是大戟士,那是袁绍嫡亲部下精锐。
“在!”
大戟士都是最精锐的兵马。
“向东突围!”
袁绍翻身上马,看也不敢去看战场,直接率领大戟士从的东侧的缺口扬长而去。
……………………………………
战场上,张郃浴血奋战,雨水和身上的鲜血给交融在一起,地面仿佛都已经被整个鲜艳的血红色给染红了。
“杀!”
“我们一定可以杀出去了!”
他一边凶悍的作战,一边竭斯底里的喊着,鼓舞军心。
可这时候,却出现的变故。
“大王跑了?”
一个声音响起。
“大王跑了!”
“大王好像从东面跑了!”
网游三国之权倾天下
无数的声音相继响起了。
周军的儿郎,都看着袁绍从东面率大戟士给跑掉了。
“我们怎么办?”
“大王舍弃吾等也!”
一瞬间,周军的军心崩溃。
腹黑老公:复婚请排队
“大王,何以至此也!”
张郃目瞪欲裂,他虽然让袁绍跑,但是不是这时候啊,他还没有败,还没有彻底的败掉。
“张郃,束手就擒!”
吕布杀出来了,一怒横长戟,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无人是一合之敌,连杀十余将士,直接杀到了张郃面前。
“休想!”
天雷入體至尊法神 比利比利轟
张郃虽悲愤,却不愿意的束手就擒,宁可竭力死战到底。
撵走狐狸住进狼
砰!
他长矛格挡。
但是巨力反震,让他的战马半屈,双手虎口爆裂的,眼瞳睁大,浑身的气血仿佛倒流一般。
吕布之猛,凶悍无敌。
这一刻,他深有感悟。
“投降者,可不杀!”吕布再出长戟,长戟横空,一招劈杀,仿佛力劈华山,连空气都荡然出的一道闪电出来了。
轰!
这一招,张郃还想要挡,但是已经挡不住了,被直接砸了出去,生死不知。
“将军败了!”
“大王跑了!”
“我们的输了!”
周军将士此刻再无半点的战意,一个个悲愤之下的,面对魏军的强势,大多开始放下兵器投降了。
官渡之战,魏军力战周军,以最少伤亡直接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