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冼青竹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漢當興 txt-第五十八章 西涼錦馬分享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夏侯渊的死着实出乎了魏延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想到堂堂魏国上将军就让说自裁就自裁了,一点都没带犹豫的。
按照魏延的想法,夏侯渊就算是气节颇高重视名节,可不投降跟不被俘却还是两码事,完全没道理如此刚烈才是。
然而这便是魏延与夏侯渊的不同之处,两人若是同处在一样的境地,夏侯渊刚烈而死是自己的选择,但魏延便是会决定留下有用之身以图再行。
个人与个人的想法不同,做事的方法自然也是大相径庭,魏延无法理解夏侯渊的做法实属正常,就好像他无法理解张飞为什么嗜酒如命一样……
人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完全谈不上活捉这件事。
眼看着到手的功劳可能就这样打了个对折,魏延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夏侯渊自戮而亡也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速度解决战场。”
没了夏侯渊魏延也没了继续战下去的想法,冲副将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去搞定剩下的那点魏军,魏延便自顾自的到一旁歇着去了。
大冬天在外面蹲了小半个晚上着实不是那么好过的,军令如山是一回事,可这并不代表他魏文长就是铁打的。
现在任务既然已经完成了,那找个空闲的时间歇一歇又算不得什么。
至于夏侯渊身侧还残留的一部分护卫,魏延更是半点招降的想法都没有。
护卫职责便是保护主将,然而现在夏侯渊已经自刎身死,这些个忠心耿耿的护卫又怎么可能偷生独活?
与其浪费那个时间精力去招降这些心中有疙瘩的护卫,倒还不如直截了当的杀干净了更好,如此倒也算是全了这些护卫的忠杰名义!
魏延一旁歇息去了,副将会意上前调来弓弩手就位,完全是不给眼前这些明显已经心存死志的护卫们任何机会。
当一个人一心求死的时候,脑中最多的想法恐怕就是换一个保本换两个血赚。
这种时候要是再有什么折损,那才是为将者最大的时候,所以力求最稳不带损伤的解决他们才是最合适的办法。
眼见夏侯渊死在他们面前,魏军仅存下来的这些护卫当即是红了眼,如魏延等人所预料那般丝毫不差,完全没有半点打算独活的念头便是冲杀上来。
可早有准备的副将又怎么可能如了他们的愿,还未等这些护卫冲到汉军面前的,便是已经人人被射成了刺猬死状好不凄惨。
面对这样的敌人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留手的念头,倘若有那么一丝丝的仁慈之念,恐怕都是有可能造成麾下士卒完全不必要的折损。
左右不过是一些箭矢而已,更别说还能股回收一部分,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将军,一切都已收拾妥当,仅剩下敌将尸体还未处理,尚需将军示下!”
副将着手打扫战场后,才过来找到魏延汇报。
“嗯……”闭目养神的魏延点了点头应道:“将夏侯渊的尸体好生保存起来着人送回长安去。”
“诺!”副将应是转身欲走,却又突然转身疑惑道:“将军?我们难道不回师长安?”
副将心中诧异,实是他知道的任务仅仅是在此地潜藏设伏而已,完全没有其他任何下一步的指令。
“速速去办便是,命人将这些魏军的衣甲旗帜都收拢好,这些可是至关重要的道具!”
魏延摆了摆手又吩咐了一声,却是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
副将下意识的应命,脑中稍作思考之后便是一副了然的样子,连忙便是安排去了。
看着副将匆匆离去的身影,魏延揉了揉有些酸胀的手腕。
这一场战斗下来再加上夜间寒冷,就算是他这身子骨也有些受不了。
不过这次埋伏一旦成功了,那自然而然便是可以顺利展开下一步的计划。
副将因何不清楚,还不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庞统单独交代给魏延的,一切的前提全在埋伏之计成功,否则的话万事皆休一概不提。
可倘若这埋伏一旦成功,抓到了夏侯渊这条大鱼乃至其次,魏延都可以借用这些现成的魏军衣甲去达成自己的目的,完成庞统计划中的第二环,也便是关中通往洛阳的要道,潼关!
东西二都乃汉之旧庭,论说地利不论是洛阳还是长安都可以据险而守,各有关隘险阻可以凭借。
而相比仅有雍凉关中之地,那附带一个洛阳难道不是更加符合大汉的战略部署?
关中虽然可以和荆州联系起来,但终究还是缺少了一定的灵活性和稳定性。
可倘若一旦将洛阳也给稳稳的拿下,那荆州南阳一带便会成为一处飞地,到时候留守在南阳的曹军便会面临三方的威胁,可是远远要比现在危险的太多太多。
而借此优势之下,荆州方面顺势北上彻底夺取荆北之地自然不难,唯一可能出现麻烦的也只会是江东方面,至于曹魏的反抗,这在魏延看来倒还算是其次的。
这段时间北伐以来,魏延原本以为汉军跟魏军在雍凉之地的精锐怎么说也应该是打的不相上下才是。
可事实上当蜀中汉军和雍凉魏军真正交手过后,魏延这才发现汉军竟是不知不觉间强大到了可以跟魏军精锐一战的地步。
常年在汉中驻守的他并不是很清楚蜀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要说单凭三将军在巴地一带练兵便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那魏延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毕竟一个经常在益州内到处乱窜四处剿匪的主将,又怎么可能会训练出如今的汉军来?
魏延并没有轻视张飞练兵能力的想法,实在是这人都不在的情况下,那再怎么严令禁止恐怕都很难达到预定的效果。
然而魏延却是不知道,张飞虽然是负责训练士卒,但作为大哥的刘备这些年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位义弟的脾气,再加之刘禅鼓捣出来的新式训练办法。
汉军士卒的战斗力增长如此明显自然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只不过魏延乍一看汉军好似可以跟魏军精锐一战而不分上下,但实际上这其中却也一样少不了庞统有心算无心的原因在……
网游之冰器传说 无三不过
长安一战结束,魏延的埋伏也顺利收尾,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张飞等人接到的不是夏侯渊俘虏,反而是具冰冷的尸体。
在看到夏侯渊尸体的一瞬间庞统还以为是魏延的老毛病犯了,下意识的想要收集敌将的头颅而枉顾自己的命令。
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同样庞统心里也清楚,虽然魏延的小癖好是有些奇特了些,但是他魏文长对于军令的遵守却是远远超过于其他人的,最直接了当的鲜明对于就在眼前摆着呢,由不得庞统不承认。
“啧啧啧。”尚且不知道自己被某个酒友当成了他人比对对象的张飞,摸着下巴的胡须蹲在夏侯渊的尸体面前笑道:“士元你说这夏侯老儿倒也硬气,宁死不愿被我等俘虏,这气节倒也算是没有辱没了他魏国上将之名!”
庞统闻了闻已经空空如也的葫芦,靠着里面残存的酒气解馋,却是没好气的对张飞说道:“夏侯妙才好歹也是伪帝曹丕的叔父,更算的上是你张翼德的叔父,没必要这般轻慢吧,更何况人都已经死了万事皆休,眼下我等该想的是怎么处理这具麻烦的尸体,还有接下来的战略部署才是。”
“嗯!”张飞点了点头没有跟庞统呛声,实在是他自己跟夏侯渊之间顶多算是个人的私事,陈年烂谷子了旁人有此想法自然也是无甚问题。
“是啊,虽然某巴不得这老货早些死,可我等本来想的是用他来换取更多的利益,却未曾预料到手的竟是成了具尸体,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然而嘴上说着麻烦,可不管是庞统还是张飞,实际上两人也都没太把这件事给放在心上,顶多是一些原本预定的计划和安排用不上了而已,但是于大局而言却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
麻烦是麻烦,但绝对称不上会有对汉军此次北伐战略出现逆转的可能,顶多也就是让伪帝曹丕小儿更对他们加深几分恨意罢了。
可两军交战生死不由己,并且双方敌对立场已经如此鲜明了,难道他们还要巴结着曹丕不记恨自己?
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就从来没有在张飞等人的脑中出现过,甚至他们还巴不得曹丕越气恼记恨越好呢,这样说不定哪天曹丕自己一时气不过死掉了更好,到时候汉军长驱直入进入中原,天下一统不正是指日可待!
就在庞统馋酒,张飞了却一桩陈年私怨的时候,门外前却是突然传来一份急报。
眼下关中战事大体已定,仅有两处没有结果的事情如今也因为夏侯渊的尸体摆在面前而落定一处,那这急报十之八九就是马超那边的消息了。
庞统急忙接过竹筒打开来一看,当下便是面带喜色的笑道:“马孟起果然不愧是羌人眼中的神威天将军,阻敌一战竟是大破魏军援兵杀敌三千余,更是临阵斩下了魏将乐进的首级,当真是大获全胜之役!”
全能 武俠 系統
说着庞统又掏出来酒葫芦仔细的闻了起来,这接连的两个好消息是真让人心情愉悦,可战时军中规矩如此,庞统身为随军军师又其能又这等破例违规之举,只好是拿着酒葫芦靠着这点气味解解馋了。
“好好好!”张飞看着从庞统手里抢过来的急报,一张大脸也是乐开了花:“拿马孟起果然不愧是能与某大战数百回合而不败之人,临阵斩将这等事竟也办得到,也就比某跟二哥差了那么一丝丝而已!”
听到这话庞统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完全没有要搭理张飞的意思。
一大把年纪的老家伙了,还有脸跟人家正值壮年的说大战数百回合,天知道你张飞是哪来的脸皮。
不过庞统没有反驳的原因可不仅仅是他不愿意搭理张飞,而是有句话说的没错。
临阵斩将之事历来不易,如今己方这些个武将中能够做到的也不过寥寥三四人而已,而能够做到威震天下的却仅有二爷关羽一人。
如今马超率领着凉州羌骑在潼关之外阻击魏军援兵,竟是能够将大魏良将乐进乐文谦斩于马下,这等壮举可不仅仅是克敌破军那般简单。
对于魏军的士气打击,对于魏国的将领的震慑,种种附带效果可是不比直接利益来的差!
现如今两方部署都已经得见成效,而长安又是顺利拿下,庞统的心思自是全都放在了不远处的洛阳之上。
正如魏延思考的那样,拿下一个长安和两都齐下的意义可是相差甚大,功劳什么的暂且不论,但是洛阳易手入彀对于汉军局面上的扭转,却是非同小可……
五日前,潼关之外不远,早早就受命在此游弋的马超便正巧跟乐进的援军碰了面。
两方人马不用多说,甫一见面便是直接了当的绞杀在了一起,根本就没有半点回旋的意义。
一个本身任务便是阻敌增援,现在见了任务目标怎么可能不上。
而另外一方却是一门心思的要往长安去,可摆明了如果不解决掉马超这支羌骑人马,乐进也就根本不可能囫囵个的安全抵达长安。
那就没什么好计较的,双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对立局面,现在刚刚好碰撞在了一起,直接开打分出个胜负便是。
然而一个是游弋好久终于等到了目标的马超,另一个却是焦心长安战局匆忙赶路准备不足的乐进,双方甫一接战乐进这一方便被马超给压着打。
一来是因为马超纠集的都是骑兵,二来便是因为统率这些羌骑的人是马超!
迷离之花 冯华
要知道普通的羌人羌部,在不管是汉军还是魏军眼中都是弟弟,完全不堪一击都比不上北边的乌桓鲜卑,双方差距甚远。
可这些羌人一旦在马超的麾下,那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士气战力直线上涨,缘由因何如此是真的让人疑惑,庞统也只能是猜测,这其中或许有马超神威天将军之名的加成吧。
不过不管怎样,马超如今率领的三千羌骑是将乐进的万余步卒给死死的纠缠住了,甚至一度占据着主动和上风。
骑兵本身就有不小的便利和优势,再加之乐进急促行军导致魏军士卒人困马乏,本部的数百骑兵集结起来打算周旋也完全没见成效,反而还让马超给冲散击溃了。
结果便是羌骑游击袭扰,乐进疲于应付之下又是被马超几番冲阵,完全没有什么抵抗之力。
眼下这个节骨眼上乐进已经不想着去驰援长安了,首先退回潼关保全自己这一支再说。
可已经盯上了猎物的饿狼又怎么可能放弃,更别说马超还是饿狼中的头狼,他更是早早就瞄准了作为主将的乐进。
稍趁魏军一个不慎,马超便是挺枪冲阵而入,有心算无心之下打了乐进一个措手不及,一枪下去连人带马给戳翻在地。
事实上只不过是大腿上中了一枪算不得致命,但可惜他规避动作太大,马超又是全力一击,连带着坐骑一起倒地,数百斤的马身直接压在了他之上。
上古 小鸡忙
马超冷冽的目光注视着躺在地上口鼻喷血还没咽气的乐进,手中金枪一击而下便是完成了补刀。
临阵讨敌斩将夺旗成就解锁!
…………

g888o火熱言情小說 漢當興-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鑒賞-2t5iu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将军的小公主 插柳成荫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海盗女王之冰封时代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天葬传奇 笑苍天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捡个系统当明星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長歌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咕咚……”
满满一觞水就这样进了肚,刘备猛地长出一口气对刘禅说道:“我儿速速去将军师法正等人唤至此处!”
刘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诺!”
不一会儿,诸葛亮和法正双双赶到,实际上他们二人是早就等着了,曹丕篡汉称帝的消息现在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了多少了,料想此事主公必会相召。
“我等拜见主公!”
“孔明孝直无需多礼,想必你二人此时也已经知晓了曹丕此贼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备冷着脸声音沉闷的问道。
重生八零当学霸
诸葛亮和法正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道:“臣下已知晓此事……”
“好!那吾也便不多赘言,今次相召你二人至此,却是想让你等替吾想出一个法子,让北伐尽快展开,吾要让曹丕此贼为自己的大逆之举付出代价!”
说着,刘备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石桌,这含怒一击之下,却是将石桌给锤的裂隙丛生好似马上就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诸葛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反倒是法正,对于北伐一事却早有些迫不及待了,只不过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刘禅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这才让法正到嘴边上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北伐是大基调大前提,甚至于在此圆中四人,唯有诸葛亮才是最为关心北伐一事能成与否的那位。
可正因为诸葛亮心有北伐,更是很清楚此事干系甚大,关乎到大汉的延续生存关乎到从主公到益州上下所有人努力了好些年的结果,自然是必须要慎之又慎。
若是在眼下主公暴怒之际,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便仓促之间发动了北伐战役,如此恐怕会造成一连串不可预估的后果。
北伐之伐诸葛亮根本不会不赞同,但是若北伐行之无用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无数人的心血。
故而北伐当行却又必须得见成效,仓促之伐冒然行事终不可取,诸葛亮心中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在刘备发问之后才没有直接开口应答。
反观法正不考虑到这些,但是刘禅却看得清楚,这才拉了他一把,否则的话若是法正这边一开口,那怕是再想要劝住老爹打消他这个念头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眼见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寂静,刘备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孔明你等这是何意,不言不语莫不是不赞同吾之想法不成?”
这要是换个佞臣在此,十之八九便是顺着刘备的话说下去,别说什么北伐不北伐的,就是直接全线跟曹魏开战都不是什么问题。
千万宝宝的替婚妈咪 懒玫瑰
然而在场三人中除了法正对于此事态度有些偏转以外,甭管是诸葛亮还是刘禅,其实都并不赞同此时进行仓促的北伐战役。
面对刘备的问话,如何回答才能够打消他的想法,诸葛亮一时间却还在考虑当中。
可拖延浪费的时间越久,刘备的心情恐怕会是越差,到时规劝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差。
故而刘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直接了当的对老爹说道:“父亲!北伐之事乃复兴大汉之大计,焉能如此仓促行事冒然进军,站前准备不足筹措不备,若是出师不利空是彻底让我等断了复兴大汉之机会,父亲你要清楚,这天下中可就只剩下父亲您一人是真心为了大汉着想的,江东孙权中原曹丕,此二人哪一个又是心有大汉之人!”
说罢,刘禅朝着父亲躬身行礼言辞态度无一不恳。
可问题在于刘禅说的这些诸葛亮心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却清楚,但凭着这番话可不足以打消主公心中的念头,反而还很有可能激起主公的逆反之心,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刘备在听完刘禅这话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瞄见了这一幕的诸葛亮心中一沉,果然不出他所料,看来少主此番到是弄巧成拙了,打消主公念头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然而刘禅接下来的这番话却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料到,甚至于刘备都完全未曾想到的。
只见刘禅起身面向老爹,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父亲,您可莫要忘了当日你我父子二人在书房之中的赌约啊!如今看来应是儿胜了,却不知道父亲还有没有打算要遵守约定!”
书房?赌约?
一时间不管是诸葛亮还是法正,神色间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少主刘禅因何在此时提起这样的事情,难道所谓的赌约还能够让主公打消了当即北伐的念头不成?
至于这赌约,乃是刘禅父子二人的夜谈私话,他们两人自是无从知晓其中的具体内容,故而也根本不会明白刘禅突然提起的意义何在。
但不管内容为何,刘备在听到赌约这两个字之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表情变化,整个人突兀的惊愕之余却又是陷入了莫名的沉思当中。
这番变化,却是让时时刻刻观察着他的诸葛亮心中感到更加惊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