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吹牛者


有口皆碑的小說 臨高啓明-第三百二十二節 融資(二十七)鑒賞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但是,这个远期规划是一定要搞,而且要搞扎实了。让财金省和政务院都批下来――班子可以不充实,但是这个架子咱们得先搭起来,免得日后扯皮。”
楚河这才明白,原来这“人油子”打得是“占坑”的主意。先把框架搭好,圈好这一亩三分地,免得夜长梦多。
“老哥高明!”
“嘿嘿,我哪里说得上高明,不过这几年被挤兑的明白了而已。”任佑梓说着掏出一盒雪茄,“来一只?”
“我不抽烟……”
任佑梓给自个点上了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悠悠的又吐了出来。半响才说道:“你老弟肯定也明白,什么证券交易所,股票债券的,本质上就要给元老院和南洋公司搞钱。这钱呢?都在广州老财的床底下,咱们元老院又是特别要脸,不肯端着刺刀逼着他们拿出来,所以才想这么一个软得法子。”
綾辻 行人
“问题是这法子好用啊。”
“好用归好用,但是这交易所――”任佑梓压低了声音,“说句实在话,其实有没有无所谓。”
风云再起 流辻
楚河一震,心想你TMD别把真心话都给说出来啊!但是对方既然这么说了,已经算是把他当“自己人”了。他马上表态:
“老哥你这是高屋建瓴啊。不过就象你刚才说得那样,能不能办不说,先得把这架子搭起了……”
小妖精,哪里逃 汤圆
两人相视一笑。任佑梓继续道:
“其实这个筹款,甭管是股票还是债券。真在这交易所里摆摊卖,鬼才有人买!就算有,也卖不出几十万去。说到筹款,还是得走老路!这广州城里能拿得出钱来的财主估计刘翔心里都有数,名单拿来挨个跑一遍――就是现在投行业务也要路演啊,别嫌麻烦,这个效率高――再说了,眼下大户也着急要和元老院套上关系,买个平安。买你几千债券,不就等于是弄个投名状吗?所以他们是肯定会买,无非是多少问题。至于其他人,我们现在还没有惦记中产和底层那点钱的必要,而且以大明的基尼系数他们也没什么钱。至于那些新贵,我知道你老哥大约是惦记着核桃酥张家,觉得他家是元老院扶持起来的发家典型,想再接再厉,再给他家来个锦上添花,搞成轰轰烈烈的示范效应,这事倒不是不行,不过依我看这家不大合适:他家钱基本都投下去了,眼下还欠着德隆贷款,想让这些人投钱支持南下比较难。不是他们不愿意,实在是没钱。”
楚河低头想了想说:“我的确有这个想法。张家银根这么紧我还真没想过――他家的生意可火得很呐!”
广州发生疫情期间商户的日子都不好过,但是张毓家为军队供货,并不受门市销售锐减的影响。而且他家的新作坊就设在大世界外,没有被封锁,在整个疫情期间一直都稳定的生产,所以产销都没有受到影响。
任佑梓吐出了一口烟:“这就是在契卡的好处了,我们能看到德隆的每月财报。德隆这半年来向广州城里商户的放款情况我留意过了。这张家可拿了不少贷款了――要是在商言商的话,张家的公司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么多贷款。”
这下楚河有些紧张了:“这贷款有问题?”
“要说问题嘛,就是没有抵押。基本上都是政策性贷款。”任佑梓说,“这事,金枝娇专门和我说过,让我多注意一下张家的贷款情况。我就专门去查了下,用途倒都正常的,全用在盖厂房、买设备和原料这些扩大生产的领域了。然后我再到德隆去查了具体的审批流程――基本都是老洪的授意。”
“这么说是老洪……”
“对,就是老洪的意思。不然张家这典型怎么竖立起来的?”
“擦,莫非张毓有个很好看的姐妹?再不然就是张毓本身长得很好--”
“那倒没有,”任佑梓用略带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楚河,“张毓没有姐妹,他本人嘛,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少年人,说不上多好看,再说老洪也没有那癖好。”
“这我就搞不明白了,老洪这么无私?这张毓也不姓洪啊!”
獵 魔 師
“老弟啊,你这金融圈子当年是怎么混得,”任佑梓眼睛闪闪发亮,“这张家搞不好就是老洪给自己搞得白手套”
“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楚河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拍了下脑门,“脱离圈子太久了。”
“所以嘛,别说张家眼下没钱,就算他有钱了,这热灶也不能让他蹭。”
“除非老洪来出马……”楚河说。
“老洪真要自己出面,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得。”任佑梓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还有,交易所的规则设定一定要公平,以割韭菜为宗旨设立的交易所我不相信能干的好,真想赚快钱干脆开赌场玩赛马,再不济搞彩票也行。但是要想玩的长久就要让第一批投资的人赚到钱才能有示范效应,才能让两广乡里的财主看到机会涌过来投资。如果第一次募资时他们有顾虑那也可以搞个分级,分优先劣后,元老自己出劣后,给土财主优先保底,这样就算给个面子他们会掏钱的。”
“这个自然。种地还得上肥呢。”
“广交所第一次工作会议”圆满结束,楚河送走了任佑梓,心想既然提到了张毓这么个特殊人物,不如去他店里转转。张家核桃酥现在名气很大,自己也算是慕名已久,不论最后他家能不能参加募股,先去调研一番总是没错的。
要去调研不难,因为目前的张家核桃酥在大世界就有门店,作坊也距离大世界不远。
张家核桃铺自得了德隆的贷款便要扩大生产,总号地处街市,纵然他们已将住家搬迁走,空间也是有限的,相比之下,大世界这里的铺面要大得多,外面还有许多闲地可以开发,所以便在城外购地盖房,设立作坊,生产的重心转移到城外了。
“小朴!”他叫了一声。
朴智贤立刻出现在门口,问道:“首长!”
“你知道张记铺在哪里吗?”
“就在大世界里,前几天我还去买过,口味真不错。”朴智贤见他问起,“首长要吃的话我这就过去买。”
“不用你买,我想去店里看看。”
“我这就联系安排!”朴智贤说着便要转身出去找高经理。
骄里娇气
“哎哎,不需要不需要,我们就两个人过去看看。”楚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把你的干部服拿一套给我。”
他穿得是82号店特供的元老专用干部服,虽说款识和归化民干部穿得别无二致,用料却有天壤之别,棉线里掺和了羊毛纺成的特殊面料,穿着舒适不说,而且非常挺括。裁剪也是由裁缝量体裁衣,不是服装厂批量制造出来的。
“首长你这是要微服私访?”朴智贤脑子转得很快。
楚河笑道:“就你脑子灵!我这么去大世界,不太方便吧。”
“您就算穿了我的衣服,往大世界里一走,人也认得出您是元老――这气度就不是一般人有的,正如月亮置于群星之中……”
“好了,你就别变着法子怕马屁了。”楚河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受用的,“不要多说了赶紧拿一套过来。”
换过衣服,楚河和朴智贤从专门的通道“里世界”来到了“表世界”。张大世界的“表世界”原本就是按照另一个时空的SHOPPING MALL设计的,除了因为缺少足够的钢筋水泥,楼层较低,也没有巨大的中空庭院之外,基本的经营模式是完全一致的。
经营上唯一的不同是大世界里的商铺虽然也是招租的,但是里面的各种商铺却有一多半是元老院自己开设的,除了销售商品之外,更多的为了文化和商铺推广――“新生活”“新文化”。
他们从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出去,便到了“表世界”,也就是大世界的外广场上。一栋四层砖混结构配有钟楼和大型玻璃屋顶的“巨型”建筑物矗立在广场的正中――这就是大世界百货商场了。
不过,张记点心铺并不在这商场里面,而是在环绕整个广场的三层长楼里。这楼过去是作为大世界的围墙存在的,外侧一楼是没有窗户的,所有门窗都朝向广场开设。二楼以上才有朝外的窗户。商户也只能在一楼的门面内活动,不能上二楼。不过随着广州的光复,大世界的军事意义已经很小,二楼以上也可以出租了。
外广场上的人很少――广州还没有完全从这场浩劫中恢复过来,商业凋敝。没了闲钱,自然也没有人有心思来看“澳洲景”。
“这市面还是不景气啊。”楚河看到寥落的人群,不由得心里暗暗担忧。市面不景气会严重影响到商业信心,人就倾向于不花钱――不仅消费者如此,投资者也是如此。
这样的气氛下,不论是募股还是发债,都会面临严峻的考验。自己一干人如意算盘打得山响,万一到时候融资失利,最后不得不来个摊派,这丑可就出大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臨高啓明 起點-第三百一十六節 融資(二十一)分享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那我肯定想办法挤出流动性……哦,你想说的是,接任的不是我老婆的情况吧……
“这个口子一开,承担风险的不是一条船上的兄弟,就是兄弟们的娃。”刘翔苦口婆心地劝道:“咱们就一个小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论什么岗位,主持什么工作,最后决策的时候谁又比谁多一票呢?现在,咱所在这个时空,可不是原来啊!”
周围听到这句,沉默了好一会,才又对刘翔拱了拱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筹款手段我不管,我只问你,手头真没抵押物么?”刘翔把话题引回了开头。
周围仔细思索了一下,放下了“哄哄哄”的路线,对刘翔说:“东南亚公司的摸底还没完,主要是散布南海的各处商栈的存货以及合同实在是难以快速清查,所以公司整体估值我现在也说不好……”尤其是原东南亚公司有49%的股份是收编的海盗集团的,东南亚公司资产转移了,国有股划走了,这49%的股份怎么处理?这颗是个大雷,排除之前他周围根本不敢拿东南亚公司的名头来用。
“现在完全可用的,只有47条正在运营的贸易船,船本身估值……大概10万到14万之间。然后就是这些船正在跑的贸易单和今年已经确定的长期合同,但这些同样要等摸底结束才有个说法。”周围毫不犹豫地按照“当当当”的路线,把本来就准备在最近一两年淘汰的老旧风帆贸易船给交了出来。
“你把船况、贸易记录一类的资产信息,你尽快弄出个材料吧。好歹也有个依据。”刘翔听到有实在的抵押物后,终于松了口。“第一期也不用太扣扣搜搜了,有这些船,不妨步子迈大一点。”
嗯?口子一下开这么大?
冥书
“还那什么,城建基金就别搭售了。你们南洋公司作为一级国策公司,多少人盯着!我就不抢你的钱了。”刘翔又释放了善意。
嗯哼?还有这好事?周围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有一种被抹了红酒做着按摩的牛排的感觉。
萤火小镇 颖liang
“不过嘛,筹款这事……”
果然没好事!这是上喷枪了,正面十五秒反面十五秒!
“那边几位兄弟提了个建立‘广州投资发展银行’的建议,我觉得很好嘛!南洋公司筹款的平台不如就放在这里?”刘翔微笑建议道。“当然,你要觉得私募效率更高,也可以走私募的路子。我是支持的!”
嗬!你那是不抢钱了!你这是要把钱自己攥着!
“不如……干脆……咱们一起过去讨论讨论?”刘翔继续微笑建议。
周围这才明白过来,“多少人盯着!我就不抢你的钱了。”这句可是真心实意的。但他老刘不能明抢,自然,有自己得罪了的那帮人站出来帮忙,既是自己要出气,也是要在老刘这里显显本事。而自己还有一身泥没洗呢!
从小会议室到大会议室还是有点距离的,要从西走廊拐到中间体,再去东走廊就到了。两人在路上慢慢走,互相又套了点话,周围也弄清楚了那边串联起来的有7个元老,带头的是楚河,但火力最猛的是任佑梓。两人刚接受完守在东走廊入口门卫的敬礼,拐进去没几步,就听到了大会议室那并不太隔音的门里传来了巨大的声音。
“元老院出知识、出人力、出军队,打下大片的江山!”
“凭什么!这些土著!出一点银子,就能拿到股份!”
“39%!”
“凭什么!”
“还那什么国有、元老院所有。这玩意妾身不明啊!这到底是元老们的资产,还是政府的资产?”
“咱们在还好,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会不会跟秃子在湾湾一样,70年后搞个‘党产清算’出来?”
……
周围拿眼神询问:这是……任佑梓?
刘翔拿眼神回答:你猜对了,没有奖励。
周围无语望天——俗称翻白眼。
刘翔不知道是该摊手手还是该揣手手……最终决定推门而入。
妙手小神农
巫临异世
“哎呀,同志们啊,给大家介绍一下!”
“南洋公司CEO,周围!”
刘翔侧了下身子,让出了视线,用周围阻断了大会议室里无意义的发言。
周围还在想着自己公司股权结构里几个大雷的事,突然被这么推出来亮相,心里一慌,心说你老刘不讲武德,怎么上场啥铺垫都不做就把我亮出来了呢?幸好刚才和楚河已经见过面,拆掉了一颗最大的定时炸弹。他赶紧抱拳做出了经典的刘德华拜年造型,堆了满脸歉意,从左到右对着每个人问候了一遍。然后又拿出了预备好的什么:“家里闹了点内务”、“所托非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一类的话解释了一通。那七个元老也不是完全没社会经验的雏,在周围解释快要结束的时候,其余五个望着楚河和任佑梓,任佑梓拿眼角瞟着楚河,楚河因为刚才私下和周围见过面,虽然刘翔也在场,但是多少有些心里发虚。他观察了一下后,望向了看热闹的刘翔。他这一望,带动着周围也转了个身,朝刘翔望了过去。
刘翔坐在“本土派”几个元老中间,身陷藤椅之中,两手搭在扶手上,右手手指还一根根打着轮转地敲击着扶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了,才开口说:“昨天楚河同志反应情况后啊,我就觉得这个应该不是个例,很可能是普遍现象――咱们过度扩张了嘛!肯定会降低统治力的!”说到这,“忙碌”的右手还伸出来做了个下劈动作应景。
豪门暖媳
然而好几个元老心里都在吐槽:咱可以不用P社世界观么?
“所以啊,在小周这个典型事例的警示下啊,我们立刻对行政作风问题搞了一次突击检查,结果嘛,果然发现了不少旧规陋习的封建残余!”
哦,这样我就不是个例了,只要混在大家一起里面我就能脱身……等会,在我这个典型事例的警示下?
“不过嘛,这个事情,该走的法律程序还是要走的。咱们元老院依法治国嘛!所以最终的结论,还是要等全部涉案人员的调查结束了再说。”说到这,刘翔给了周围一个看似安慰的眼神。“现在呐,大家还是一起群策群力,帮忙把南洋公司这个一级国策公司在咱们广州地面上的业务逻辑理一理,看看怎么样才能又快又好地支持南洋公司各项业务的筹建,同时,能给咱们广州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多的助益。”
周围收到那个“安慰”的眼神后,迅速理解了真实的含义――最后结论怎么下就看你现在的了。后面那句则是定了调子:筹建要搞,还得搞成,但必须“给广州的经济发展带来助益”。
“要不,小周先说说咱俩刚才讨论的东西?”刘翔指了指已经递给了张允幂的《会议记录》,周围顺着望了过去,却发现张允幂一边看一边却……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咋回事呢这是?!这是看不起我的方案呢还是……看不起老刘的记录呢……唉!咱离开会议室的时候老刘也没给我看记录让我签字啊,他写的到底是些啥来着?
周围还真猜对了,张允幂看着刘翔的《会议记录》,心中一屏屏的“就这?”,对刘翔的“速记”水平表示不屑……且不说速记内容不完整,这字平时看他签个字什么的还行,这写快了写多了……写的就跟鸡抓的似的。算了,帮他誊一下吧。
周围见刘翔指定了话题,就把刚才那一套开发湄公河三角洲的方案又细说了一遍。说到筹款计划的时候,楚河和任佑梓的表情就很精彩了:这个方案跟他们准备的太像了。等周围把抵押物说清楚后,张允幂只多用了5秒就刷刷刷写完最后一排字收笔了。
听完周围的讲话,众人的目光又汇聚到了刘翔身上。这让周围有点惊讶,这“七人众”有求于老刘,这样捧着,他可以理解。本土派,还包括王企益这样的中央专员,也这么给老刘面子?这“府尊”做的可还行啊!
刘翔这次倒是没拿乔,直接接了话解释道:“小周这个提议,我是很高兴的。咱们鼠疫过后,马上要迎来连续两年的旱灾。但从一般古籍上我们很难找到这两年旱灾的规模和程度,一句“大旱”就飘过去了。而与历史相比,我们还有额外的负担——我们从各地拯救的流民,在历史上大概率是不会跑过来吃这边的米的。咱们元老院肯定要给他们也备一份口粮,这会更加加重咱们的负担。而广州,作为岭南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城,再加上咱们经营多年的‘善名’,肯定会大量吸引逃难人口。那么我们除了加紧春耕备耕、维护水利设施,以及,去临高讨饭。”说到这里,刘翔缓了缓,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才又接着说:“现在好像又多了一条路,也就是小周的提案。”

bq101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臨高啓明 起點-第三百零八節 融資(十三)推薦-tnx40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慕敏先是打量了一下环境――除了一个手脚被捆的年轻女子被一个国民军打扮的小伙子看守在墙角外,地上干干净净,并没有什么血污屎尿。这让慕敏不禁对周围的评价提高了不少,看来小伙子还算有底线。
“回来多久了?”慕敏看似拉家常地套着话。
被上苍诅咒的天
“刚进门没半个小时呢。”周围缓缓挪着步子走上前跟慕敏握了握手。“欢迎慕局来主持工作。”
“你这什么情况啊?”慕敏当然无法忽略周围这明显不对劲的行走姿态。
周围自我打趣道:“嗨!这坐了一整天的船,血脉不和,这回来一气,腿都气麻了,这不还没缓过来嘛!”
呵!我还以为你跟秘书互殴被打残了呢,搞半天是你自己把自己气到快瘫了。看着走路的别扭劲,不是真麻还真装不出来。看来你这“刚回来”确实没什么大毛病,我也不用去大世界码头哨岗询问了。慕敏关切地问道:“要紧不要紧?不先坐着慢慢说下案情?”
周围赶紧推辞道:“不用不用!不用扶我,我还能走……哎呀,这走一走把肌肉活动开了就好了。咱们到那头去聊。”周围指了指房间另外一个角落,有一组沙发,可以坐着谈话,离众人也比较远。
慕敏安排了工作:“小练,你们两个女警先把嫌犯带到后面的空房间,换上手铐后松绑。这个打的太死了,搁久了别弄得肌肉组织坏死。顺便做一下例行检查。小李小赵,你们带四个人去封锁嫌犯的住处……”说到这,慕敏看了周围一眼,周围立即接口道:“在西-102室,我已经安排了一个国民军在门口守着,应该没人进去过,你们可以去他那里问情况。”
“就去那边,确认现场后,用携带的相机先拍照。取证流程按最高级的来,耗材不用多考虑,这是事关元老的大事,需要什么都先用上,我马上来签字。”慕敏一边说,一边看着周围的表情,发现他非常淡然,心中就有了谱了。
“剩下的人分小组,去后面安抚其他工作人员,分组调查。”
“立刻行动!”
三言两语划分完毕,带来的精兵强将纷纷应道“是!”就各自行动了起来。
连小徐都帮忙带路去了后面,房间里就只剩下周围、慕敏和被留下的小谭。小谭一笔一划地飞快誊录着会客记录,心中慌得不行――我这不会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吧!搞快点,赶紧走人!
“什么情况啊?”单独对元老慕敏就没必要搞那么正式审问了,先给个话头让周围把话说出来:无论是不是酝酿过的。
“贪污受贿!”周围一字一顿地说道:“隔绝内外!”后四个字说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隔绝内外?!慕敏暗暗吐槽,你黄袍在哪?
仇之种子:冰山公主de复仇旋律 浪悠冰恋
“具体情况呢?”
“我今天刚回来呢……”周围简要地介绍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多扯他快气瘫了的事――他并不准备卖惨。
慕敏听完觉得也没什么大问题。南洋公司架子大,但人手并不充足,尤其是选定了三亚做总部,在广州这边的人力就更少了。她并不认为周围接了个没头没脑的加急电报催着回来后能迅速掌握情况。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个秘书自暴其弊,周围大概还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弄清楚情况――这还是他对自己突然被召回有怀疑的前提下。
“嗯。她自己暴雷,对大家都好。”慕敏听完后,意有所指地说了句总结评价。
周围听了,又是一愣,大概能分析出现在全广州知道这个事的元老是什么想法了。无妄之灾啊!而且,别人还不会认为自己是“无辜”的……
慕敏说完话,又亲自到后面转了一圈,现场取证和第一时间的口供问讯基本上都没什么问题,看情况这个秘书的贪污腐败倒不是周围故意栽赃,而是确有其事。但慕敏自己代入到周围的角色中,发现自己也不敢真让这秘书完全担责——啥都是秘书搞的,最后甚至“隔绝内外”了,那你周围到底是有多稀烂?儿皇帝?
他周围敢不敢认下“无能”的标签?大概也是不敢的。
看着被取下了“口球”的周秘书在女警的询问下一一指出自己受贿物品,慕敏突然有些心累了。且不说鼠疫那一顿折腾,这天灾还没折腾清楚呢,又开始人玩人了。
她忽然看到办公室里还有个在奋力抄写的归化民,问周围:“这是在干什么?”因为这是周围的人,刚才慕敏也不好赶这个人走,而周围似乎也没赶这个人走的意思,就这么不尴不尬地留着了,害得他们两说话都不敢大声。
“访问记录的原件我准备作为证物上交,这是要小谭留个底,我好看看……”周围换了个委婉点的说法,感觉似乎能挽回点面子:“我要请多少人喝酒,心里要有个数。”
慕敏废了老大的劲把笑意憋了回去,指着已经誊抄好的一张问道:“我能看看么?”
废话,原件都给你了,誊抄件还怕你看了?周围一挥手说:“请便。”
慕敏一边看一边不经意地说:“你这个情况不是个例。昨天我们做了几个部门的突击检查,类似情况的也是有的,但没你这边这么厉害,也就调换一下当前批次的提交顺序,最多压个一两天什么的。”慕敏转头故意问道:“你这儿最多压了几天?”
刚才周围介绍情况的时候,并没有把全部细节都说出来,主要也还是觉得元老间通信被秘书藏了十七天太丢人了。等会人带走了审讯的时候自然也会问到,现在慕敏主动问了起来,也就没必要憋着了。
“十……七天!”
“十七天……小周,责任全在秘书身上,这事说出去,你自己信嘛?”慕敏突然问道。
周围的脑门子都块出汗了:你怎么开口就提这么尖锐的问题?
“这事要是出在我身上,我打死也不信。”周围老实答道。
“信不信的,先不说。”慕敏突然又把话题滑开到一边。“你那个秘书你怎么想的?就交给我们处理了?”
那还能怎么办?要你们绑回临高开公审大会吗?要不是想要表达一个“严肃处理”的态度,我恨不得自己动手给打……
天下独尊
周围在心里恨极了,也没说出个死字。
重生之净化空间
“希望这个事情,能公开公正,严肃处理。”周围这是表态了,“怎么处理我都没有意见,该有的责任我也不会推卸。”
慕敏心里暗赞了一声聪明,“行,我们一定做到。但我这里要确定件事,周秘书和你之间有私人关系吗?她是隶属于哪个部门的?”
周围明白这私人关系就是在问有无实质性关系,他不得不解释:“这是我……老婆怀孕后,她亲自选的一个。编制在办公厅。私人关系是……是有的……”
这泼辣大胆的小娘子,当初是颇对他的胃口。没想到,自己居然就栽在她手里了!
“你不用吞吞吐吐的,咱们元老院里的男人们,一个个在这方面都是坦坦荡荡的。大言不惭:‘是男人就会这样’。”慕敏语带讥讽,“我是担心当年处理杨继红案子的事重演……”
周围的脸都快变囧化了,他赶紧辩白:“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为了南洋公司的事情,我可是殚精竭虑,每天都在东奔西跑,两三个月都没碰她了……”
“行吧!唉,沾上你们这些人的生活秘书,事就不好做。先期羁押审讯我们柔和点,关押地点也尽量把条件弄好一点。她那头就别担心了,就按你提的原则去办。”慕敏兴致缺缺,只想赶紧把人情卖出去收摊走人。
慕敏拿起誊录好的名单,手指在上面点了点,又问周围道:“知道她惹到谁把事情引爆的么?”
周围赶紧回答道:“按她交代的时间段我看了,应该就两个元老亲自来过,一个是任佑梓,一个叫楚河。就是不知道得罪了哪一个。”
重生的传奇人生
周围心里祈祷的是千万别是任佑梓,他接手东南亚公司的时候,可是听说过这位“人油子”在清查的时候的表现的。慕敏突然这么问,莫非是有什么门路可以从中缓颊?这是……要卖我个人情?
你还“不知道得罪了哪一个”,名单上有一个算一个,你不都得罪了么?你自己刚才说过要请名单上所有人喝酒么?她盯着周围刚说的这句话在心中批判了起来。莫非,他还不知道这些人已经串联了起来?
“今天有好几个元老联名向老刘提交了个方案,现在他们大概在开会呢。”慕敏特意提点了一句。
“秘书的事好解决。你自己的事可得多想想了。”慕敏把手上的纸张放到办公桌上,“南洋公司是一级国策公司,元老院上下都不会允许它筹建失败的。这是大原则!你赶紧处理好了,把精力放在公事上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ybb7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臨高啓明 ptt-第三百零七節 融資(十二)看書-8kc5s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
“我腿有点麻,暂时起不来。小徐,小杜,你们先帮我到后面看看。后面平时应该还有两三个工作人员,刚才周秘书喊疼的声音太大了,可能惊动了后面,帮我去后面看看,稳定一下,告诉他们没什么大事,让他们互相监督不要随便离开自己的工位。这个周秘书涉嫌严重的渎职犯罪,你们稳定好后面,把会计室今天在班的叫一个到我这里来。然后,你们俩出一个人把周秘书的房间,也就是西-102房守好,不要让任何人进去。”周围吩咐完后才又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她……捆得紧么?”我这行动暂时不便,万一她挣脱了,绝望之下来个反杀就见鬼了。
“报告首长!挺紧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掌心温度里的玫瑰刺
“行,你们快先去后面吧。”
“是!坚决完成任务!”
周围挥了挥手,不想再接话了。
泪眼汪汪的周秘书在两个警卫员离开后也不再做什么大动作了,只努力抬着头努力盯着周围,一边流泪一边呜呜呜地三声一节地发着音。大概是“我错了”吧。
周围怒火消退,被这目光盯着也是难受――说来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他还不至于凉薄到那份上。然而眼下的局面对他不啻于飞来横祸,而且这祸事还不小!
“轻慢元老”或者更糟糕是“侮辱元老”,现在他周围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要是这个不知名的元老来个信口胡扯,加上那一堆被得罪的元老跟进“证明”……马上就会掀起滔天巨浪。如果有人要乘势闹事,再来个煽风点火,南洋公司这条大船要么没启航就搁了浅,要么他自己就再也不是上面的掌舵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驾船远航。
我这呕心沥血,四处奔波的大半年……
这一刻他深刻领会了什么叫“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我冤啊!
周围先在椅子扶手上用手一撑,让自己站了起来。忍着脚底板的针刺感和小腿肌肉无力的抽动,他双手都撑在桌面上,重心移到前面,慢慢沿着桌子挪动着小步子。挪了大半圈,周围感觉小腿有点劲了,试着放正了身形,往开了移了一小步,似乎没什么问题,终于是放下了心来。
又走了几步,感觉可以不用搀扶,用正常步态走路了,周围就离了办公桌,向着周秘书走了过去。
蓬莱宫阙情
站在侧卧在地的周秘书身边,因为角度的问题,周秘书已经不能再往上抬头了,干脆放弃了盯着周围的目光,把脸落在了地面上。
“你给我惹了多大的祸啊!”
“你不到三点闯了祸,我人在佛山呢,三点四十就接了个加急电报,要我回广州。”
“我说我除了那群小兄弟,怎么就才五个人找过来了呢?我周围就这么不得人心嘛?这南洋公司就这么不被人看好么?”
“今天才明白,我这是身边有一位内舍人啊!”
周秘书并不懂什么内舍人、上官婉儿的,但她显然懂得周围的脾气。三个音节和四个音节的呜呜声不断重复。口水、鼻涕、眼泪渐渐润湿了地面,周秘书又仅仅能通过头部晃动进行情绪表达,就这一会功夫,她已经是满脸污渍了。看着这个样子,周围又不想把她嘴里的“梨子”拔出来了――让她说话,能说些什么呢?
小圈子里的人的文书要第一时间递过来,这是自己嘱咐过的。
广州几位大佬的联系要马上通知,这也是叮嘱过的。
临高来得公函和几个大佬的私人信件也不能怠慢。
其他元老的信件,“放着等我回来有空处理”,这样的意思肯定也是表达过的。
想借着他这个新平台实现转型或者上升的元老大有人在,也有那些想干些实事,却苦于没有机会的元老。这些人中的多数对他将来的工作而言没什么意义,大可不必重视,但是至少在态度上要显得“重视”。毕竟当初是这些人把他抬上了南洋公司总经理的宝座,
周秘书闹了这么一出等于把自己的基本盘给得罪了――而且还是往死里得罪的那种。
她“精选”了五篇给周围,想来是收了好处的,区别不过是她主动要还是别人非要给,是元老给还是元老的身边人给,元老的身边人是元老授意给还是为了完成元老的交代自掏腰包……
这是她可以落实的罪名,但这有用么?
那厚厚一叠《缅甸仁安羌原油开发计划简要》他可还攥在手里呢!17天!换成周围他碰到这种情况,别人说都是小秘书的错,他信么?
先看看我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吧!周围彻底没了怜香惜玉的兴致,缓缓转身,去找这个周秘书的记事簿。
一页页地翻,递到自己手头的那五份,基本上都是来过三四次的样子。自己离开广州去儋州的第六天,提出开发文莱石油计划的黄璐元老就停止了拜访,而自己回广州后,他的开发计划简要就递到了自己床头。看来她第一次收取“门包”差不多就是第6天的样子。
周围正对着账呢,旁边突然传来了声音。
“首长!”
“报告首长!人已带到!”
周围一看,被小徐叫过来的是他从临高带过来的实习出纳小谭。
“辛苦小徐再跑一趟,去警察局报个案,最好能让慕敏局长亲自带队过来。”周围心中已经定下了处理的章程――要大张旗鼓地严肃处理。
“然后,小谭,帮忙理一理这个会客登记表,有多少个元老前来拜访,分别是谁,就住的宾馆位置,拜访次数,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的日期,平均间隔……先就这么多吧,东西不多,你就在这儿弄,赶紧弄出来。这个大概还要当证物交上去,争取在警察来之前弄完。”周围现在没那个功夫去做这些活,他得好好想想怎么平事。
“是!首长!”小谭也不多话,找了找空白的纸张后就坐在了办公桌边,但疑惑的目光是免不了的。
“周秘书涉嫌渎职犯罪。”周围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对小谭解释这么一句。小谭被叫过来的时候已经从警卫员那里听说了,他疑惑的其实是为啥这人前光鲜的周秘书现在怎么一脸糟污。但领导都开口了,你总得表示表示吧?
竹意 紫菜汤包
“哦,我听说昨天下午好几个机关都搞了行政作风的突击检查,还是好几个元老亲自带队呢!没想到首长一回来就搞自查!”
哎哟!周围突然牙根疼。
这是……搞啥呢?周围在旧时空是搞金融的,准确的说是主要搞金融方面学术的,一时间还猜不到这搞自查的意思,但他可以感觉到,这事肯定跟他有关,这个行动也是一种表态。都说表态了,还能有啥表态?表态说周围的秘书完全可以不尊重其他元老,还是表态说周围可以看不起其他元老?
麻蛋,这老刘搞这一手啥意思咱不清楚,但是以刘市长的一贯为人处事之道来看,他这一手应该不是准备掀桌子,而是准备“涨价”。
只要是肯谈生意就好,周围的情绪稍稍安定了下来。就怕没得谈。
小谭在整账,周围在看那些被截留的信――这些信函在他看来要么是“一派胡言”要么“假大虚空”,真正言之有物,有些价值的十不存一。要在往日,他大概还相当刻薄的在心里评点一番,当作笑料来品味。但是他现在一点都笑不出来,越看越觉得头疼。
樱花庄的开始
这TMD是什么事啊!
小徐报警完了回来,被周围安排去把侧卧在地的周秘书扶着跪坐了起来,然后在一旁看守。小谭刚写满一张纸的时候。外面跑进来一个他手下的工作人员,脸色有些惶恐。
“周总!警察局来人了……”
他的话音未落,外面走廊上的大门就被人哐当一声推开了,接着响起了一堆人杂乱的脚步声。
重生之天王
还没等周围开口,候见室的门被推开,呼啦啦进来了一大波人。
慕敏知道周围今天就会回来,特意点了十几个精兵强将在局里等着。这报警一来,都不用小徐开口,慕敏就带着人直奔过来。“贪污渎职”是周围必选的解题方法,但这个也是有说头的。万一真的是周围授意呢?那这个“贪污渎职”就只能栽到那个周秘书身上。
万一栽赃的手艺太潮了怎么办?与其让归化民警察现场察觉不对,再按规定流程打报告留案底,最后由刘翔或者其他什么人出手压下,搞这么麻烦,还不如她自己亲自上阵送上个人情。毕竟自己的婆婆虽然在政策方向大“讨论”的时候并没有参合,但她对南洋公司的商机还是有兴趣的……
她对周围所知甚少,但是从丈夫给她的个人信件里大概知道南洋公司成立前后的一些事。所以她是有些担心的。如果真要闹出人命来,那她是绝不会卖这个“人情”的。她亲自带队,还专门带了护士和法医,也包含了这一层的用意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