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九十九章 陷陣之志熱推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孙象像真正的东方不败一样,用一根绣花针干净利落的捅死不可名状的异魔郁垒,此事当然皆大欢喜。
但当他准备将吕宁和周青雪带出拓天图的世界时,周青雪却态度坚决的要留下。
“这是你的世界对吧,让我留下。我想在你的世界里,永远等着你。”
周青雪说得情真意切目光迷离,她愿意在这个没有第三个人的世界中,青灯古佛的修炼,只要孙象能偶尔来看看她她便心满意足。这将是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
孙大掌门听了非常感动,他伸手拉住周青雪的胳膊,道:
“别闹!”
三人一齐脱离拓天图的世界。
再次出现时,又是回到夜魔堡的正殿中。只是这个原本比较宽敞的大殿已经彻底改变模样。整个夜魔堡已经被激烈的炮火掀飞一大半,深埋在山体中的大殿泰半暴露在布满硝烟味的空气中摇摇欲坠,孙象抬头看到被染红半边的夜空。
夜鸣城在燃烧!
混乱的火光中,夜魔城群魔乱舞杀声震天,滨海的远征军早已攻入夜魔城,正在和顽固抵抗的妖族部队进行残酷的巷战。士兵,妖兽,修行者,妖将短兵相接,战斗四处开花,从夜魔城脚下一直蔓延到夜鸣城的远远郊外。
在最后方的位置上,炽烈的飞絮状白光此起彼伏的闪烁,那是灵气扩散炮开火时特有的现象。夜空中划过一条条充满毁灭力量的光束,它们扫过夜鸣城中妖魔聚集的区域,带来的是成片的杀戮,妖族北方军团最后的努力正在被彻底粉碎。
三天前,妖族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周青雪长老掳走。
周长老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老,远征军众许多人受过她的恩惠她的救治。她是此次远征的主帅,是一位美若天仙的温柔女性。她是众将士心目中的精神领袖。
妖族竟然将她掳走,整个远征军无一人可以拦下。真是十四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人是男儿!
此等胯下之辱,令远征军全军上下悲愤达到极点。谨小慎微的宋兴师长一把扯了自己的上衣,他光着膀子,用匕首在胸膛上拉开好大一条口子,血咕咕涌出,将他自己染成半个血人。
“攻下夜魔城,解救周长老!”他高举战旗怒吼,“否则我宋兴血流不止而死!”
此等豪勇之举,在哀军中鼓舞了巨大的士气,大家擦干眼泪再次鼓起勇气。孙大掌门一直想将这位来自淮山城的修行者培养成一位能够运筹帷幄之间的智将,然而谁也不知道眉清目秀看起来有些腼腆的宋兴,本质上竟是一员勇将。
于天宇部和蒋平部得到消息之后,已经无法阻拦,只能配合宋兴部强攻夜鸣城防线。大家不再慢吞吞的隔着山谷对峙,从当天下午开始,战火在夜鸣城防线的每一处点燃。
在原定的作战部署中,这样的强攻会为人类带来巨大的损失,应尽量避免,因而远征军和夜鸣城的部队隔着峡谷对峙了近两周时间。现在在复仇的怒火下,人类力量不再胆怯。哪怕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也要将周长老救回来。
但接下来的作战进程出奇的顺利。防线中的妖族几乎一触即溃。
宋兴是不在乎,他杀红了眼,率领师团不管不顾的向夜鸣城的腹地里钻。但是于天宇和蒋平都非常担心这是一个诱敌深入的圈套。
按照以往和夜鸣城交手的经验,对方的战争技艺并不输人类多少,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群龙无首一片混乱的迹象。
但是蒋平派出的侦察部队确认并没有什么圈套,夜鸣城各妖将之间好像失去了统一指挥一样各自为战。这令人非常疑惑。
蒋平等人没有料到,此时夜鸣城中早已一片混乱。
那天地蛮领着两位泰西之地来的大师生擒了人类主帅,这本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没想到那泰西来的大师居然是人类的刺客。
那刺客在夜魔堡中打开一张图,结果郁垒大人和刺客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连图也没有了。在场妖族众将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先把叛徒地蛮拿下,然后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在夜魔堡中,真正的老大是郁垒,真正管事的是槐朱。而当这两位都找不到的时候,还可以找郁垒大人的忠诚走狗地蛮。
现在这三位都不在,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众妖将也不知谁说的算。恰在此时,人类发动全面进攻,场面一下变得更加混乱。
蜜宠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 太子传说
有的妖将主张静观其变,等待郁垒大人出现,众所周知,郁垒大人是无敌的存在,料理了几个刺客之后定然会回来。有的妖将主张正面硬怼人类远征军,堂堂妖族还能怕了人类不成。这样的主战派和谈判派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就在夜魔堡的大殿中大打出手。
但是更多的妖将沉默不语。从他们闪烁的目光中,不难发现没有了夜妖郁垒的夜鸣城,不过是一盘散沙。
最终当孙大掌门等人终于走出拓天图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景象。远征军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和令妖族也会胆寒的决心,愣是用三天时间彻底攻陷夜鸣城。
“随我杀进去!”
夜魔堡的台阶下,传来一声嘶哑的怒吼,来者正是宋兴和他忠心耿耿的二营将士们。此时的宋兴比妖魔还妖魔,比恶鬼还恶鬼。经过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鏖战,他只余残袍下的残躯,手中的刀刃已折断无数把。
他全身被硝烟熏得漆黑,唯独胸膛出尚有一线血红。宋兴没有为这个伤口止血,他忠实的遵守着自己的誓言,不救出周长老他宁可血流而死。
长生劫之莲殇
他三天里一直冲在第一线,终于在所有部队的前面第一个杀到夜魔堡的台阶下。抬头看着被炮火掀飞一半的夜魔堡,其实宋兴心中已经有所明悟。
网游之冰封王座 烽火笑诸侯
宋兴知道周长老现在恐怕早已是一具尸体,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但他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杀掉郁垒,为周长老报仇,然后在周长老的遗体前自裁谢罪——毕竟,妖族是从他手中抢走了周长老。
在冲进夜魔堡时,宋兴已抱定死志。
然后他看见夜魔堡中,孙大掌门、吕大掌门以及周长老正围坐喝茶。
听见脚步声,三人一齐扭头看向他。
孙象奇怪道:“宋师长,你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这并非孙大掌门揶揄,确实很难理解嘛。他前几日确实稍微用板砖教训了一下远征军,但没有把宋兴揍得这么惨吧?怎么搞得像生化危机一样。
“喝杯茶吧。”周青雪笑眯眯的又添了一碗茶递给宋兴。
宋师长喉咙咯咯作响,他憋了半天,接过清茶。
至于孙大掌门为什么会在这里,周长老怎样脱困,夜妖郁垒有在何方?
这些问题的答案,滚尼玛的吧!
宋兴脖子一仰,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討論-第四百八十七章 弄點情報閲讀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先不去猜万妖尊者的具体身份,为今之计,还是先剁了夜妖郁垒。这家伙就是个心腹大患,不除掉他做啥都不踏实。
老吕完全赞成,但他补充了一点:
“我们需要把活做的漂亮点,不能留尾巴。”
所谓留尾巴,是指不能像上次一样让郁垒负伤逃跑。根据上次交手的经验来看,这家伙有一个很庞大的本体。如果像上次一样再让他断尾逃跑,以后就不知道到哪去找他了。那就得日夜防着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伺机报复。
孙象的太清剑境是很厉害,但总不能一直开着吧。这玩意动辄百万级神念,开多了容易秃头。孙大掌门这才几百岁呐,像码农一样掉头发可不好。
既然如此,老白前期在夜鸣城搜罗的情报就很重要了。如果能明确郁垒的本体和行踪,两位掌门可以进行充分的准备,布下天罗地网让他在劫难逃。两位手段有的是,但需要确切的情报。就像医院治病的手段有的是,但首先需要确诊。不能确诊一切手段都是玄学。
“郁垒的本体就藏在夜魔堡内。”
老白表情异常严肃的宣布了这条至关重要的情报。孙象听了点点头,静静等候下文。
然而并没有下文,为什么会有人指望一只鸽王?
“就这?”孙大掌门惊讶道,“你在这里折腾几年,就这?你还不如在家带孩子呢!”
小白是真的冤!
“没了,我只明确了这一条。”老白嬉皮笑脸的两手一摊,“夜魔堡防守太强,我混不进去。”
“我踏马在滨海也知道郁垒呆在夜魔堡,你这个探子怎么当的?”老吕同样非常不满,如果不是友军,直接一拳揍上去了。
真是糟糕的情报员啊,本来还指望这家伙最起码能提供一份夜魔堡的地图,然后孙象老吕一前一后烧杀进去。转念一想自己居然对鸽王有期待这完全是自己的错。妖尊确实厉害,不过他居然指派鸽王进行这么重要的工作,可见妖尊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嘛。
直接打上夜魔堡把郁垒拖出来砍死是一个选择,但这样就比较碰运气。不谈那些实力和数量都颇为不俗的妖将,假如郁垒恰好不在夜魔堡而是在魔仙堡呢?那样大闹一场只会打草惊蛇,局面看起来就很蠢。
所以还是需要情报,老白是指望不上了,他完全被失而复得的女儿冲昏了头脑,那腻歪劲,不知道的还以为小白是他的小三呢。
绝世最强剑尊 沐爷
孙象手头上的信息恐怕比老白还要丰富一些,其中大部分来自投诚的妖将涧童。他是北方军团的重要将领,知晓许多内部机密。这家伙虽然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他像真正的烈士一样冷笑面对人类的镣铐和刺刀,没有任何拷问的手段可以从他嘴里撬出东西。
但只要在他的广播直播中,以粉丝的身份写信给他,他便会知无不言。
也是醉人得可以。
根据涧童透露的情报,北方军团主帅郁垒不仅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即使在夜魔堡中也是神出鬼没。即使最紧急的军事调动,妖将们也常常找不着主帅。
很多时候都是槐朱自行其是以郁垒大人的名义发布命令,之后郁垒也没有责罚他。后来大家习惯了槐朱的军师身份,找不着主帅的时候就找槐朱商量。外人看起来夜鸣城一切正常,实际上这是槐朱在代理郁垒的工作。
“没有谁知道郁垒大人消失的时候究竟身在何处。”当时涧童在回答一位热心听众的来信时说,“我们内部有一个说法,在找不到郁垒大人的时候,实际上他并不存在。
或者,郁垒大人其实有着另外一个身份,他就在我们中间。”
夜妖行事如此诡异,令人浮想联翩。孙象来回踱步,认为还是应该搞一点最近的情报回来。最起码要搞清楚上次郁垒被他打伤,有没有逃回夜魔堡。如果能问清伤势那就最好了。
抓舌头的事情当然是吕宁的老本行,他自告奋勇跃出门,不出一盏茶功夫拖回一头蠢笨的黑熊精。这头五大三粗的黑熊是夜魔堡门前的护卫之一,也不知道老吕使了什么法子把他全须全尾的给“嫩”回来的。
这头黑熊还有那么一点血性,醒来睁眼一看情况,立马仰天狂吼:“洒家和你们拼了!”
嚎完像个愣头青一样朝孙大掌门撞来。
孙大掌门不动神色的掸掸手指,空气中凭空落下一根鸡毛。
鸡毛轻飘飘的落到熊精的肩头,下一秒将他活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发现你的小把戏越来越多。”吕宁嘟囔道,他有点想学,但他知道除非孙象传他云耀观想法,否则这种羡慕只能是白搭。
类似弹幕术、鹅毛泰山术这样的神通哪怕再简单,也需要修行者大量时间的练习和体悟才能似刚才这样举重若轻。
但唯独孙象可以用超高等级的神念直接解析模拟神通术型,他根本不需要感悟。吕宁时常抱怨孙象根本不像个修道中人,你连冥想感悟都不做你修个毛啊!但其实心里羡慕得要死。
黑熊在地上动弹不得,一开始还相当嘴硬。后来四个无聊的家伙按住熊头一顿乱锤,终于还是被锤破了防。
我为修罗你为王
“我说我说!”他惨嚎,“别打了!”
大家意犹未尽的停下雨点般的拳头,这家伙皮糙肉厚揍得可真带劲。
这头黑熊是夜魔堡前面看大门的,所知有限。不过他倒是很确定郁垒大人几天前有状况。那天深夜他当班,正瞌睡的打哈欠呢。忽然一阵灰色烟雾急速向夜魔堡飞来。当班的小队长知道这是郁垒大人回来了,赶紧赶到前面巴结。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股强大的妖力击飞,撞在墙上四分五裂。
夜妖郁垒虽然神出鬼没,但从未对手下如此痛下杀手。黑熊惊呆了,因此牢牢记住了这一点。
孙象心中默默点头,看来那一剑确实重创郁垒,令他气急败坏。
吕宁继续询问,黑熊虽然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郁垒大人的行踪,不过通过各种蛛丝马迹,老吕断定郁垒应该还在夜魔堡中疗伤。
因为他不但加强了护卫,还在当夜紧急招来地蛮等几位将领交待事宜。自那天之后,地蛮等将领不再主动出击,而是转为战略收缩。由此可见,郁垒的伤势确实并不乐观。
他应该没有力气到处乱跑。

优美都市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八十六章 老怪物相伴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无论如何,郁垒是妖族的一员。他死死压制滨海的俞笑月,令人类势力疲于防守,不敢越界半步。对于整个妖族来说,夜妖郁垒颇有声望。只要他不贪图妖尊的地位,妖族乐意见到一位绝世勇将为大家镇守北方。
那么妖尊想除掉郁垒,是因为功高震主这种无聊的理由吗。老白虽然忠于妖尊,可心中还是有一些疑惑的,他毕竟不是脑残粉狂信徒。
妖尊似乎明白老白心中的疑惑,他当时告诉老白:“郁垒并非妖族,他所作所为,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他最终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老白这么一席话,孙象和吕宁心中大奇,转念一想,却是恍然大悟。前些日子郁垒夜袭军营,虽然被孙大战们一剑败走。但是仔细想想,那些透明黑色触手表现出来的绝对实力,远超妖将的级别。
冷情少女:我不会爱你 浅瘾
迄今为止滨海遇到过的最强势的妖族是金刚狐施云,她在柿子谷一人横扫十几名人类高阶修行者,场面基本一边倒。而且从她和俞笑月短暂的交锋来看,两人实力在伯仲之间。
施云的实力,非常符合孙象对妖族的预估。她身为顶尖妖将,而且是西南军团的主帅,和人类第一人俞笑月斗个旗鼓相当是应有之意。
悍妃要逆天 木婉清
但夜妖郁垒完全不同。
那些透明黑色触手的绝对力量并不算很强,可人类现有的实力水平和技术手段根本无法发现它的存在,更别说还击了。这是代差性质的碾压啊!
孙大掌门用太清剑境才勉强将他现形,那可是太清剑境!即使在上一纪元玄门最强大的时候,郁垒的这种隐匿能力也算足够夸张了。
孙象很信任俞笑月,但他不认为俞笑月能在郁垒手中活下来。天守宗的功法防守有余进攻不足,更别说发现这种近乎虚无的敌人。周天承云守肯定能挡住郁垒,但俞笑月也不可能始终撑着防御剑阵。
只要郁垒愿意,他完全可以潜入滨海杀掉俞笑月。这也是孙大掌门在第一次交手之后便来到夜鸣城尝试除掉郁垒的原因,毕竟威胁太大。
那么问题来了,滨海为何能在北方军团的进攻下支撑数年时间。在这期间,夜妖郁垒到底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就很值得玩味了。
冥婚难测
但经过老白这么一转述,孙象豁然开朗。郁垒不是妖族,那么它这种远超妖族的实力就解释得通了。那一剑下去孙象明显感到当晚前来试探的只是郁垒的一部分分身,他的本体要大的多也强得多。这并不是现在的妖族可以达到的力量等级,不管谁点化都不行。一条蛇也许能被点化为一条龙,但一只草履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变成汽车人,根本不是一个概念的东西。
可是随之而来的又有了更多的疑惑,郁垒如果不是妖族,那他又是什么。如果不知身份,那么他的目的同样无法揣测。
可惜这一点妖尊并没有解答。妖尊告诉老白,真正动手刺杀的是一个人类,他的任务目标是在此之前前往夜鸣城,尽可能的先行搜集郁垒的情报。在对方到来之后,老白必须全力配合对方的行动。
“那么我等的到底是谁,我怎么知道对方是来杀郁垒的?”
老白当时问道。刺杀这种事情肯定是隐秘行动,对方总不可能在脸上贴一张纸上限写着“我就是来杀郁垒的刺客”。
“你不必担心认不出刺客。”妖尊告诉老白,“有一天,你会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你要等的人类,就站在她身旁。”
于是老白离开渡厄山,以流浪妖族的身份在夜鸣城潜伏下来。他一边着手调查神出鬼没的郁垒,一边寻找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很明显,所谓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肯定是女性嘛。老白奉旨泡妞,调查之余心安理得的在夜鸣城花天酒地,到处勾搭美貌的女妖精。
几年下来,爱情没有找到,倒是有些肾亏。而且夜鸣城怎么会来人类啊,这里是人类禁区。
直到今天白咕咕忽然出现。老白心中有了一丝明悟,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是早先被他丢下的女儿。
他当年心存高远,愿为尊者赴汤蹈火,却不愿女儿走上自己的黑暗道路。因为这个原因,他将女儿丢在原地。可是每每想起,心中隐痛越发强烈。他打算任务成功之后,便回到那片橘子林寻找女儿的下落。
那么和女儿一起前来的两位奇怪的所谓“外国妖怪”,肯定是人类的伪装喽。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在尊者的计划中。老白为了尊者狠心丢下女儿,尊者却用这样一种方式将女儿还给他。老白心中对尊者更加崇敬,尊者总是让大家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为他牺牲。
“尊者总是这样,他说的话听起来好像似是而非,但你不要怀疑。因为直到事情发生,你才能明白尊者真正的用意。”
老白谈到妖尊的时候收起了嬉皮笑脸的外表,他是真的很尊敬妖尊。至于妖尊的神奇之处,他觉得理所当然,在妖族心中,尊者本来就是无所不能。
但此话落到两位掌门的耳朵里,他们交换眼神,皆看懂对方心中的滔天巨浪。
孙象和老吕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这妖尊吓人的一批好不好。
上次施云的事情,已经让孙象疑窦丛生。施云奉妖尊法旨,前来滨海寻找“连接古与今之人”。这短短一句话便点破了孙大掌门的身份。
妖尊令施云参与青北审判,一开始孙象不解。思考很久之后他才明白,妖尊是想让妖族在秩序的建立中占据一席之地。只有参与制定规则,才谈得上规则下的利益分配。妖尊的眼光,令孙象叹服。
而现在这件事中妖尊的布局,如果老白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这种级别的数术推演和布局风格,令孙象和吕宁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玄门历史上那几个鼎鼎大名的“老怪物”。
话说在妖尊之前,孙大掌门真的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幕后BOSS,他来自过去,他得到了玄门的全部传承,他了解现在和今后将要发生什么,又应该做什么。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这都是主角的待遇。但是他的这些底牌在妖尊面前似乎并不充分。好在到目前为止,妖尊并未表现出敌意,否则孙象恐怕得好好考虑一下自保的能力。
白泽说的没错,他确实应该先会一会这位万妖尊者。

p3q0h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七十七章 邀請看書-zpr1p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孙大掌门与吕大掌门决定前往夜鸣城踢馆找场子。如果他们两再年轻二十…两百…两千岁,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英勇小伙,那么应当马不停蹄当夜出发。
修行之旅 90瓶子
可惜两人都属于老谋深算,此事还待准备周全容后再议。而且徐艺珊这次来给孙象带了点好东西,他需要闷头好好研究几天。
外面的士兵和修行者们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实际上孙老仙最后一剑他们什么都没看清楚。老仙击退了妖族北方军团主帅的偷袭,这一点他们自然也是无从知晓。
太阳照常升起,远征军的推进继续。但孙大掌门当然不能继续游山玩水。夜妖的攻击如此诡秘,实际上一线部队随时可能被他收割。
因此孙象示意宋兴否决了参谋部提出的几个进击夜鸣城的方案,反而下令进一步收缩阵线。现在战况不算激烈,北方军团大本营夜鸣城尚未受到威胁,因此郁垒这次算是试探。
如果远征军摧枯拉朽兵临城下,指不定这位神出鬼没的大能受刺激拼个鱼死网破。虽然他敢现身孙象就敢把他剁了,但如果他打游击孙象就会很头痛。因为他不攻击的话没人能发现的了他。
在宋兴师团中,另一个知道郁垒被击伤的是被俘的妖将涧童。他虽然被人类封印了全部修为,但毕竟在郁垒手下多年,老大的气息还是熟悉的。
当郁垒被孙象击伤时,那种特有的阴冷暴怒的波动将涧童惊醒。他当时差点吓尿,以为郁垒是来杀他灭口。
尽管他当天在战场上演技惊人,将自己塑造成一位不畏人类强权英勇就义的妖族英雄形象,最后只是力竭昏迷而被俘。
人类很吃这一套,被俘之后以礼相待,甚至还为他疗伤。但郁垒吃不吃这一套,涧童实在没底。人类在封住涧童的修为之后,只是将他关在单间中,脖子上套了个封魔圈(玄科院的新玩具)。涧童用手试了试,无法脱下来。
夜王的冷情妃
因此当他感受到夜妖的气息时,马上扑下床跪好,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说辞背了一遍。
但幸运的是,郁垒并不是来杀他的。甚至最后还被打跑了。涧童不知哪个人类这么牛逼,但他越发觉得投降是正确的选择。老大都打不赢,怎么能怪他不努力呢对不对。
当然,并没有人类明白涧童心中的小九九,人类方真的认为他是被叶聪一刀放倒的。在宋兴等人看来,与其相信涧童在“诈降”,还不如相信叶聪是隐藏的扫地僧。
所以说,真正的演员,是将演技融入生活。作为妖族将领,涧童无疑是不合格的。他太冲动,又怕死。但他极具表演天赋,很快,大家将会发现这一点。
郁垒败走,涧童睡了一个踏实觉,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被雨蝶叫醒。
“吃东西了。”
小蝶把一大盘子肉饼给涧童端进来。涧童被封住修为,无法用妖力疗伤,这时只能依靠最原始的进食缓慢修复身体。远征军优待俘虏,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住单间吃肉饼。先前被俘虏的槐朱只能吃面条。大家对涧童青眼相加,自然因为佩服他是英雄。
甚至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还专门找了个漂亮的妖族小丫头(小蝶)给他送饭。希望同族之间的情谊,能让这位被俘的妖将好受些,不要想不开。
恶毒女配在线嗑cp
涧童看了看盘中的肉饼,这肉饼用油炸得金黄脆香,不知比夜鸣城的狗食强了多少倍。他忍住口水,挥手将餐盘打翻在地。
“拿走!”他暴怒吼道,“我枭妖涧童不吃人类的狗食!”
小蝶被油炸的肉饼糊了一脸,漂漂亮亮的制服上弄脏了好大一片。她又是心痛又是恼火,软软的触角晃来晃去:“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这么好的饼,士兵都吃不到呢!”
拜师 九 叔
“呵。”涧童冷笑道,“小姑娘,想你也是堂堂妖族,不能上阵杀敌也就罢了,居然给人类当狗!你有没有一点妖族的荣耀?”
小蝶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她想说她就是个打工妹而已。但涧童依旧涛涛不绝,从天下大势讲到妖族大义,一笔一笔算人类对妖族犯下的累累血债。核心思想就是小蝶是个不知廉耻的妖,反衬他自己宁死不屈的伟大形象。
王妃娘娘升职记 乔北
屠神鉴 浅茶满酒
小蝶哪能说得过他啊,最后被骂的狗血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外面的周青雪听不下去了,她走进来,示意小蝶先离开。
小蝶委屈的把洒落地上的肉饼收拾好,端着就要离开。
不灭之旅(正式版)
“慢着。”涧童冷冷的看着周青雪,话却是对小蝶说的,“小姑娘,我不吃这饼,人类会为难你对不对?”
小蝶站住,头上的触角弯成一个问号。她想说,你不吃我拿给士兵吃,士兵还会谢我呢。
周青雪长老眉头一挑,故作冷酷道:“是的,因为她没有完成任务,所以会被抽鞭子。”
我什么都懂 俊秀才
周青雪慈悲为怀,她以为她想到了涧童的想法。她根本不知道涧童预判了她的预判,涧童在第五层。
涧童闭眼叹了口气,像是经过了极为强烈的思想斗争。
“拿过来吧。”他勉强向小蝶伸手,“我吃。”
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本来打算饿死在敌营成就英名。却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丫头不受伤害,放弃自己的名节,去吃人类的狗食。
这是何等的侠骨柔情剑胆琴心!
冷血总裁的逃妻
涧童皱着眉头咬着饼,表情简直比吃屎还要恶心。至于他心中的真香,旁人无从得知。周青雪坐在一旁看着,心中暗自点头,妖将涧童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敌人。
“周长老请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涧童随便咬了两口,擦擦嘴,两手抱头靠在床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先说好,如果是招降,还是请回吧。”
“你知道我?”周青雪轻笑,话题转了个弯。
“我涧童虽然孤陋寡闻,万家生佛周青雪的大名我还是听过的。”
“没想到我在妖族那边也有知名度。”
“呵呵,你以为你在余山那次怎么侥幸逃脱的?”涧童斜了周青雪一眼,“你唱歌太好听,还救治过不少中立妖族,溢帛不忍杀你,只能假装没发现你。”
“呃…”这倒是周青雪不曾知晓的秘辛,她以为那次在余山遇险纯粹因为运气好,才在妖将溢帛手下逃脱。
御井 烹 香
至于涧童提这一茬,当然意有所指。大家互相放一马,有来有回多好啊。
不过他这是担忧过度,宋兴师团上下就没人想杀他。周青雪停了停,决定开诚布公,说出今次相见的目的。
不是招降,而是:
“涧童先生,请问您愿不愿意接受一次现场采访?”
“哈?”涧童大感意外。

0bd2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武看書-if6hw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当年飘渺时代最繁盛时,玄门七十二脉百家争鸣,好不热闹。每个门派都有自家的看家本领,或者说,最擅长的方面。
凡人本能的认为修真者之间的娱乐就是摆个擂台,大家互相比斗,将实力分出个一二三。最好还有个等级的划分,比如上中下三品之类的。
和凡人想象的不同,修真者几乎不搞什么比武大会,论坛倒是有一大堆。
那些绝世大修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划分,大家见面,讨论的最多的是明天的天气。修真者强的是境界,是对天道的理解,是对灵力运用的理论和技术。
而不是好勇斗狠。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让擅长命数的希夷宗和擅长独斗的剑神宗单挑,这不是欺负人吗?
你不情我愿 好皇
还有让灵机宗的门人扔了他们那些机关傀儡瓶瓶罐罐,让御灵宗的人扔了他们的灵兽。假如双方就这么脱了装备上场打,那到底打什么呢?
所以修真者中并没有战力排名这个东西,也没有有什么十大强者十大至尊这些乱七八糟的排行榜。
但是,玄门中的确有一个公认最能打的门派:
下位者鄙
真武宗。
这个宗门似乎并不怎么玩理论研究,他们整天叫嚷以力证道。
也不能说以力证道这条路不对。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嘛。但历代以来,真武宗成功飞升的人数是最少的,跟别的门派不是一个数量级。这一点洗不干净。
真武宗的功法很有趣。
像其他门派一样,他们什么都沾一点。长生之法,炼器之道,凝丹之术,符篆之义这些当然是应有尽有。
有趣的是真武宗的镇门绝学真武太清剑。
所谓镇门绝学,顾名思义,肯定不能轻易示人。别的宗门,哪怕再大度再慈悲为怀,这镇门绝学肯定非亲传弟子不授,外人看一眼都是严重的冒犯。
真武宗完全不一样。这真武太清剑的剑谱,他们拓印了几万本堆在宗门的客堂中。有意者自取便可。
如果修炼中有疑惑,没关系!真武宗还有专门的弟子负责进行答疑。真是思路清奇!
更过分的是,为了便于凡人修炼,真武宗甚至改编了一个真气版真武太清剑散到凡间随缘流传。也就是后世广为流传的太极剑。
真武宗如此豪横,并非真武太清剑不厉害可以随便送人。恰恰相反,这门剑法的真气版冠绝天下,仙剑版冠绝天上。
因此出现了一个很好笑的情况,真武宗经常被外人用自家的真武太清剑踹翻了场子。
而造成这种哭笑不得场面的原因,在于真武宗的创派祖师真武大帝。
这是一位和鸿钧老祖同时代的大牛,一位真正的大牛。他甚至用真武太清剑重创过一位上古祖巫。是单挑哦亲!
这是空前绝后的武德!哪怕陆压道君杀界臣时,也是围殴好么!
当时的修真界纷纷恭维真武大帝武德充沛。鸿钧老祖身死前都不下一次的称赞道,能自创这样的剑法,真武大帝乃古今第一的修炼天才。
但真武大帝并未接受这些恭维,他很诚实的告诉道友们:真武太清剑并非他独创。这门剑法本就蕴含在这天地之间,他只是机缘巧合得窥冰山一角。
众道友纷纷点头称是,心里MMP。
如果天地之间真有这一剑,难道就你真武子能看到别人看不到?难道说你真武子是剑人?剑人肯定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剑对不对。
尽管心中不爽,但道友们口中却恭维真武大帝太过自谦。
原因无他,真的打不过啊!
真武大帝认为,这门剑法并非他的独创,自然也不属于真武宗。因此真武宗门人不得藏私,这是天地间的剑法,理所当然属于天地间的一切生灵。
这便是真武太清剑得以广为流传的原因。
今夜,孙象向众人传授的,恰恰就是这真武太清剑。毕竟其他功法多多少少都受门派的限制,他不能随意传授。托真武大帝的豪横,这门剑法他想传谁就传谁,想怎么传就怎么传。
此外,前来聆听的既有修行者也有凡人,而真武太清剑正好有凡修好几个版本。虽然威力天差地别,但绝对是一脉相承。
天赋异禀者,上下逆推根本不是问题——比如,俞笑月么……
孙象举剑,在月光下缓缓舞动,他月白色的袍服飘飞,当真有一种出尘飘仙的意境。
“松腰没跨,收臀开膝,第一式,并步点剑。”
“沉肩附肘,第二式,撤步挂批。”
清朗的声音在每个人耳畔响起。
但这时候许多士兵们却大失所望,这不是公园里老太太练的剑法吗!
搞这么大阵势就教这?还不如闪电五连鞭呢!
我的惡魔姐姐
孙象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他想起当年传授俞笑月太极剑的时光。那是在一条船上吧,没想到当年的小丫头现在却成了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当年真武宗改编太极剑的本意,是为了方便资质不足的普通人强身健体,通经活血,打好身体的底子。这八十一路太极剑练至炉火纯青,下面这四十九路太清剑才能事半功倍。”
士兵们的疑惑,孙象不以为意。毕竟他们不知道这门剑法的渊源,看到这软绵绵的剑招,确实很难想到这竟然和巅峰仙剑一脉相承。
“接下来,真武剑!”
孙象结束了太极剑的教学,再次举剑,示例真武剑。这还是凡剑,但已经是武林绝学。
“第一式,渊渟岳峙!”
浦桃同人
真武剑起手第一式就把全场给镇住,再没有人逼逼。明明和刚才的太极剑很相似,都是并步点剑。但就是那细微的不同,让孙象整个人气势一转。
士兵们仿佛看到眼前是万丈深渊,身后是泰山崩塌。于此绝境中,一人执剑风轻云淡,仿佛一切险恶都无法让他挪开一丝一毫的杀意。
这哪是老太太练剑,这分明是要吃人啊!
就这起手一式,便让正面面对孙象的士兵们冷汗连连。可想而知,接下来是怎样狂暴的剑法。
“第二式,横扫千军!”
孙象在校场中演示这四十九路真武剑,正是应青雪的请求,传授普通士兵能够使用的剑法。这真武剑威力非同凡响,哪怕只学会其中一两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是大有裨益。
而且,他一开始便演示了最基础的太极剑。士兵中的有心人如果记住他的话,肯苦练那软绵绵的太极剑。那么最终完全修成四十九路真武剑也不是不可能。
看个人的悟性吧。
其实当孙象在演示真武剑的精妙时,不仅普通士兵们看得如痴如醉,就连修行者们也是津津有味。这虽然是凡剑,不如他们练的剑法威力强大。
可是这凡剑中所体现的境界以及对天地的思考,已通过剑招渗透到每个人的身体中。修行者毕竟是修行者,到底还是识货的。每个人都在这凡人的剑法中若有所思若有所得。
当然,孙大掌门做事不偏不颇。既然传了凡人一手,也不可能冷落了修行者。
宮心謀:妃以為貴 阿楚姑娘
宠妃养成录 潋滟婳
“接下来,二十七式真武太清剑!看好了!”他大喝道,“这是仙剑,能学多少看造化!”
他看了看周围:
“所有士兵,立刻退开两百米!”
此言一出,普通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传授仙剑不允许凡人旁观,这也太…不平等了吧。看看嘛…看看又怎么了嘛。
孙大掌门没有动手赶人。
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真武太清第一式,君临天下!”
随着他一声怒吼,狂暴的罡风自孙象周身卷起。气机中,无论普通人还是修行者心中都因惊惧而浮现幻象。
他们看到一尊遮天蔽日的魔神自地平线中缓缓探出半个身体。他的身体上流淌着血液和岩浆,狰狞的巨手向自己缓缓伸出。
妈呀!!!
一开始还犹犹豫豫不肯离开的士兵们,一瞬间屁滚尿流的撒丫子全跑了。还真的跑了两百多米才摆脱可怕的气势。士兵们这才停住,回头远远张望。
修行者们好一点,他们狂念静心咒,周身祭起全部真元才堪堪挡住这骇人的威势。
“第二式,怒斩八荒!”
也没多久,孙象便将二十七式真武太清剑演示完毕。但是对于周围的百余修行者而言,就像过了一年那么漫长。
这剑法猛是猛强是强,但这是人能学会的剑法?!大家抖得跟筛子一样,只觉得眼花缭乱,孙象结束时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
颇有初中学渣误入大学高数课堂的迷茫感。
怎么说呢,这也不是孙象刻意刁难。
仙法的修习就是这样,真正能学会者百不存一。修仙又不是高考,给你按比例录取。就像他说的那样,学不学得会,能学多少,这是个人的造化。
本来这次传道便可就此打住,但正当孙象收剑准备离开时,眉头忽然微微一动。
他停下脚步,笑道:
“机会难得,我便把真武太清剑的真剑也一并传了吧。”
叭!
吕宁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他心中只有两个字: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