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墨盡半生辛酸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塵封九界-第二百五十章 一波三折熱推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东方雄的锤,是他平时炼制宝器的工具,本身也是一件强大的宝物,同东方缘的药鼎,东方问天的飞来峰等几件,都排在东方家族宝物的前十名。
两把看似平平无奇的锤,实则有万钧重,一般人拿都拿不起来。
弟子组成的大阵被破后,东方阿本想暂时退出战斗,打算先唤醒弟子的神智,所以一时不察,被锤到了肩膀,
重锤中的力量不断渗入到东方阿的身体,东方阿脸色苍白,然后毫不犹豫,自落一臂。
这种力量,沾到身体,只会越来越强大。而自断一臂是保存战斗力最好的方法。
仙 魔 同 修
论狠,东方绝能排第一,那他就是稳稳的第二。
死脉不需要感情,刑脉同样也不需要。
自落一臂后,东方阿同东方雄战到了一起。
原本,论实力东方阿在东方雄之上,但东方阿有伤在身,一时间同东方雄打了个不分胜负。
另一边,东方毅然一下子少了两个对手,又开始压着东方缘、东方明、东方尚承和东方问天打。
东方毅然有优势,陈二有优势,东方家族只有东方冥自己有优势,还被年轻男子缠斗,无法脱身,
胜利的天平好像再次倒向陈二三人。
可这时,东方家族的大地再次地震般颤抖。
众长老缠住陈二,虽然伤亡惨重,但也为东方玄迎来了喘息的时间。
印成,东方家十座山头同时拔地而起,悬停在半空中。
“我东方家的威严不容被亵渎!任何来犯者,都应被处死!你们,让开!”
东方玄的声音穿透所有人的灵魂,东方雄和所有弟子神智回归,纷纷停手。
陈二白色发丝张扬,眸子一片漆黑,身体被黑色火焰笼罩,见所有人都停手,杀的更加卖力。
一团团火焰被他从天空中扔下,只要弟子沾染上火焰,便会瞬间被焚烧殆尽,尸骨无存。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星辰玖
“东方家数千年的传承重现,陈二你还不俯首!”
东方玄怒喝一声,伸出手指向陈二。
十座山头一齐出动,向着陈二撞了过去。
陈二嘴角挑起,对着迎头而来的山峰便是一拳打出。
本来擂火式对陈二拳头威力的加成已经够强了,如今陈二被魔身控制,擂火式中的火焰又换成了魔身陈二身上的魔焰,威力更加恐怖。
卷动的乌云翻腾,狂风呼啸,陈二一拳仿佛凝聚了整片天地的气势。
“狂妄!”东方玄怒喝一声,加紧催动山峰。
东方家族一直有两种传承,一是精神传承,二是物质传承。
几千年中物质传承都没有出现过,所有人都以为丢失了,可他们想不到丢失的物质传承,一直由命脉掌握。
当初东方玄同东方问天战斗后,仅仅召来命脉的山头,就压迫的几人不敢动弹,如今十座山头齐聚,声势何其浩大?
翻腾的乌云瞬间被撞散,狂风也停了下来。
陈二一拳砸到山头之上,山头纹丝未动,陈二却被一下给砸飞。
可紧接着,其余九座山头将陈二上下左右全部包围。
东方玄大口咳血,猛然将两只手掌并拢,并高喊了一声:“合!”
于是,那一座座山头同时向着陈二撞去。
“轰!”“轰!”“轰!”
震天的声音响起,座座山头撞击到一起,连成一体。
“噗……”
黑色血液不要钱一样从陈二口中吐出,身上魔焰都暗淡了几分。
最后,陈二被十座山头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只留一个头颅在外面。
“呃……啊……”
陈二歇斯底里地怒吼,想要破开山头,山头却纹丝不动。
“不用挣扎了,没用的!”东方玄说完,身子一软,栽倒在地。
喘了两口气,他立刻掏出一粒丹药放进嘴中。
东方毅然见状,想舍弃几位脉主先击杀东方玄,可几位脉主也看透了他的意图,纷纷舍命相搏。
并不是说他们之间感情有多好,而是他们的处境是,只要有一方撑不住,战局就会变得更加严峻。
战斗到现在,一波三折,很多人体内的力量都有衰竭的迹象了。
好不容易取得了优势,他们再不拼命,恐怕一会儿就要葬送了。
道理双方都懂,所以都急眼了,纷纷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
东方毅然有些无奈,虽然他的修为要强过几位脉主,但硬是被拼命的几人给纠缠住了。
过了有一刻钟,东方玄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他站了起来,好整以暇的望向东方毅然和年轻男子。
东方毅然见到情况不对,朝着年轻男子吼道:“怎么办?”
年轻男子一击逼退东方冥,皱了皱眉头,然后咬牙说:“一会儿有机会的话,你带陈二离开!”
东方毅然一愣,忙问道:“那你呢?”
年轻男子潇洒一笑说:“杀人这么累,早就烦了。”
然后朝着所有人喊道:“给你们东方家族普通弟子十秒钟时间撤离,十秒钟后,生死自负。”
说完,口中念出了一段没人听得懂的咒语。
东方雄还要上前,却被东方冥一把拉回。
“保护弟子!”
各位脉主四散开来,一边同弟子组成阵法,一边又飞速撤离主脉的山头。
说是山头,其实山头早已经被东方玄给搬走镇压陈二了。现在十座高山的山顶光秃秃的,竟然还挺壮观。
“保护弟子?你护得住么!”陈二口中吐血,愤怒挣扎。
刚刚被打散的乌云再次凝聚,黑压压的一片翻滚着压向东方家族。
很多修为不够的家族弟子呼吸困难,身体中力量凝聚都变得迟钝,刚刚结好的阵法瞬间被破。
大阵破除后,乌云带来的天地压制更加强烈,大半弟子如遭受重创,精神萎靡,咳血不断。
“呃啊……”
陈二的怒吼声越来越渗人,滚滚乌云几乎触碰到大地,镇压他的十座山头开始微微颤抖。
只是任他百般挣扎,山头也只是微微颤抖,不能更进一步。
魔身能发挥的力量,同陈二的修为和入魔时陈二愤怒的程度都有关系。
这次,魔身只是抓到了陈二心智上的破绽控制了陈二的身体,并不是陈二心智完全被愤怒吞没,入魔不够彻底。
虽然陈二修为要比上次入魔高了很多,但由于入魔不够彻底,魔身的力量大打折扣。
当初彻底入魔,能够唤出魔影,魔影附体的陈二可是将大妖境巅峰的墨无极、白素素、力海天三位大妖都能轻易杀死的。
而今只是面对一个东方玄,都有些无力。
魔焰不断从缝隙中流出,陈二发丝飞扬,脸上表情扭曲。
魔身极度不甘,上次入魔被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给破坏了,而这次,居然又有人跑出来压制他。
陈二的吼声歇斯底里,声音中夹杂着各种负面情绪。
这种情绪不断传递开,东方家族弟子的眼神也渐渐变成漆黑一片。
只等这些弟子完全被自己影响,彻底入魔,魔身就可以金蝉脱壳。
虽然舍弃陈二这副同他契合度最高的身体很不甘心,但他更不愿被压制。
樱空之雪2(终结版) 小妮子
而这时,就见天边爆发出一道刺目的光芒。

y2ctj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塵封九界 txt-第二百零九章 當說書人不再說書。讀書-7487p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天上乌云渐渐散尽,狂风也变得柔和,陈二对着墨无极、力海天、白素素三人行礼的画面开始定格。
过了好久,一阵微风吹过,墨无极三人同时打了一个冷战。
“你……”面对突然发生的变化,墨无极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如果刚才百丈高的巨人陈二他还敢拼一下,那此时缩小后,看起来回归正常的陈二,竟然让他连敌对的勇气都没有了。
甚至,连看一眼都要胆战心惊。
陈二笑的很儒雅,也很邪魅,环顾了一眼四周,自言自语道:“十几年了,能出来,实在是不容易啊!”
说完,转过头,对墨无极三人温和的说:“说起来,还得感谢三位,如果不是三位把那个废物给刺激到了,我也没这机会呢!”
说完,又是一拜。
墨无极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搞不清陈二的意思。
但是他们觉得,今天好像可以不用战斗了?
逃过一劫了?
于是三人长舒了一口气,可紧接着又听陈二说道:“所以为了感谢三位的帮助,我决定送三位回归魔的怀抱!”
陈二话声落地,身上的黑色火焰突然窜起,形成三把利刃。
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利刃直接穿透他们的身体,将他们的妖丹打碎。
腹黑爹哋假纯良 燕惊云
三位大妖到死都没有想到,为什么刚才说话还好好的陈二,怎么就突然出手了。
他们也想不明白,身为大妖的他们,怎么就栽到了一个人类小修士的手中。
黑色火焰收回,陈二云淡风轻的一笑,如同做了一件特别微不足道的事情,拍了拍手,看了一下自己光着的身子,微微皱眉。
然后身上的火焰不断聚集,变幻,形成了一件修身长衫。
“这种衣服,实在是有够丑的。他们人族中,居然还有一部分人挺喜欢这种衣服?”
乱世女主 条文喵
“这些人叫什么来着?”
陈二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歪着头,眼睛眨了眨,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道:“对了,好像是叫读书人。”
“好难听的名字啊!”
环顾四周,陈二眉头又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这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的,一点也不好看,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丑啊?”
“算了,还是让我帮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一些吧!”
沉吟了一下,陈二继续说道:“先把读书人都杀了,然后再帮这世界换个颜色!”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中,身旁的大地,开始焚起熊熊黑焰。
黑焰焚烧的地方,就连大地,都变成了黑色。
可黑焰刚刚燃起,又在瞬间熄灭。
陈二眉毛轻挑,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无奈的撇了撇嘴。
“既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又何必灭了我的焰,挡了我的路?”
“万事万物都在逼着我这个说书人不再说书!可当我这个说书人不再说书,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来人佝偻个腰,上下打量了一番陈二,缓缓说道:“没想到算计了一生,终是失误了!当年怎么就没发现呢?”
如同哑谜一般的话,听的陈二一愣,陈二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当年那人,是你?”
看来人微微点头,陈二如临大敌,浑身汗毛竖起,又问道:“那你今天过来是什么意思?想把我送回去?”
“送回去?”来人搂了搂身旁的红衣姑娘,哈哈大笑道:“带出来容易,送回去就难喽!”
“我说当年怎么那么顺利呢!不仅没人阻拦,反而天地压制都微乎其微,原来是我中了别人的算计了。”
佝偻的腰杆挺直,来人有些畅快道:“好歹我也是算道第一人,如果把你送回去,不就告诉他,我输了?”
“他希望我能带你出来,所以不仅没做阻拦,反而暗中出手帮忙,但他可不希望我再把你送回去!”
“何况这么多年了,难得有人能算计我一次,不好好玩玩,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陈二有些疑惑,又问:“那你到底想怎样?”
来人不再理会陈二,只是对着身旁那条满身花纹,摇着尾巴的狗说:“你的事情没有办妥,自己去处理。”
那条满身花纹的狗摇摇尾巴,看了一眼墨无极、力海天、白素素的尸体,开口吐出一句人言:“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还害我在主人面前丢脸!简直死有余辜,呸!”
说完,脚下出现一团云朵,将它托起。
“小花,事情不妨闹得大一些!因为这三头孽畜,你主人差点就被那个人给揍了!”
红衣姑娘对着小花喊了一声,小花吐了吐舌头,架着云朵,飞走了。
红衣对小花说完,又对佝偻着腰的人说:“尘嚣,这东西怎么处理?把他取出来?”
尘嚣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才说:“取出来是不可能的,单是山里那位都不允许我这么做。”
“机缘虽好,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拿的!”尘嚣摇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咱们姑且相信这孩子有能力彻底掌控这道本源吧!”
“老头,你想怎么做,划下道来,我接着。”陈二听着尘嚣和红衣的对话,额头上已经浮现出细密的汗珠。
“你接着?你接的住?”尘嚣哈哈一笑,伸手指向东方,傲然道:“我划的道,他都不一定敢接,你接?”
陈二默不作声,静待下文。
尘嚣沉吟片刻,最终说道:“你本不分善恶,不辩对错。只因常年的熏陶,才造成了你现在的样子。今天我给这孩子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且看他能不能收了你,也看你能不能回的了头!”
“若他没这本事,若你太过固执,到时候我再出手。”
说完,一指隔空点向陈二眉心。
陈二仿佛受到了巨大折磨,脸上表情逐渐扭曲。
浑身黑焰动荡,陈二万般挣扎,最后只能用嘶哑的声音吼道:“你我都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凭什么干涉我的活动!你说我是错的。可你又怎么知道你不是错的!”
“今天你如此对我,没关系,用不了多久,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咱们再分胜负!”
“用不了多久了!用不了多久了!”
“呃……啊……”
最毒男人心 戈戈
陈二的声音极度扭曲、怪异,身旁若是有修为浅的,恐怕只听一个字,都能乱了道心。

72url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塵封九界》-第二百零五章 魔化,黑眸陳二(上)推薦-li990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以若——”
“以若——”
两声惊呼响彻山谷,惊起成群飞鸟。
东方以若被墨无极扭断脖子后,扔垃圾一般随手扔到了一旁,脸上毫无波动,仿佛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妖族与人族,本就敌对。莫说他杀一个人,就算是屠几座城,也根本不会有任何负担。
杀东方以若,他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想杀鸡儆猴,让陈二看到不配合自己的后果。
反正两个女娃娃,杀了一个,还有一个,大不了换一个继续威胁。
红警之天下无双 莫觉月
只不过,他不清楚东方以若在陈二心里的位置。
“我只想听到肯定的回答!再说其他废话,你身边的这位女娃娃恐怕也……”
墨无极说了什么,陈二没有听到,他浑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呆呆的看着东方以若瘫软在地的尸体,陈二涕泪齐下,半跪半爬的挪到东方以若身边,狠狠地将她抱在怀中。
他抬头仰天,想对这个世界宣泄出自己心中的愤懑,可张了张嘴,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原来,痛到深处,是无声的。
他心疼!针扎一般!
从东方家族选拔中陈二被东方以若打劫时一袭红衣的惊艳,到罪脉山头小院中两人互换小说的春心萌动。
从出了文圣结界后,两人对视时的不言而喻,到东道会路途中,两人打情骂俏。
琴洛天下:鱼妃,不许玩暧昧
陈二有想过很多很多种两人的结局。
有好的,也有坏的,有喜也有悲。
可偏偏没想到东方以若这么快就要离开他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出自宋代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世间最痛的,莫过于阴阳相隔。
无数个夜晚的梦里,他们都到了白头的。
可为什么还未白头,就要分离?
陈二的书,还只字未写。
他和她的故事,还未开始,怎的就要结局了?
“呼~”
“呼~”
“呼~”
陈二胸口很闷,很堵。
父子爱
堵的他意识有些混乱。
混乱到总感觉脑海里有另一个自己在和他争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只出不进。
低下头,肩膀耸动,大滴大滴泪水滴落到地上,鼻涕也连成一线。
这种痛,撕心裂肺,这种痛,难以言表。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我再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么……”墨无极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满脸吃惊。
陈二的头发居然在疯狂生长,血红色也快速褪去,回归到最开始的黑色。
“噗通!”“噗通!”“噗通!”
更加低沉的心跳声响起,陈二抬起头,迷茫的看着四周,眼中的血丝也在瞬间褪去。
瞳孔没有焦点,双眼没有神色,然后一边问,一边表情怪异的笑了起来。
“以……以若……”
“为什么要杀了她……”
“为什么啊?”
“嘿嘿嘿……嘿嘿嘿……”
如幽冥传来的诡异笑声,更加剧烈的心脏跳动声。
剧烈到就连东方以惜和墨无极都能开始听得到了。
“噗通!”“噗通!”“噗通!”
这种状态还没持续多久,陈二的眸子瞬间变成了黑色。
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黑的深邃,黑的妖异,黑的令人心慌。
与此同时,已经及腰的头发也由发根到发尖渐渐变成了白色。
血狱魔帝
白的沧桑,白的刺眼,白的让人害怕。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笑声越来越诡异,越来这邪性,山谷范围内都阴冷了几分,就好像幽冥之地大开,无数鬼魅从里面涌出。
“你为什么要杀了以若……”
“噗通!”“噗通!”
笑声,话语声,心脏跳动声齐齐出现,陈二表情越来越扭曲。
未来之我要越狱 忘却的悠
心跳声愈发沉闷,甚至开始出现“怦”“怦”的声音,大地也开始跟着颤抖,如同千万人整齐一致,在大地上跺了一下,又一下,地上细小的石土也跟着一起跳动。
“为什么?你说啊!”
“噗通!”“噗通!”
最后,就连陈二身上暗红色的花纹也变成了黑色。
此时陈二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妖异,扭曲的脸庞上散发出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寒意,令东方以惜都后退几步。
东方以惜看着变得好陌生的陈二,心头竟然满是恐惧。
“噗通!”“噗通!”
“轰!”“轰!!
心跳声不停,一下重过一下,如擂鼓大鸣,如旱地惊雷!
在这一瞬间,陈二刚刚回归没多久的意识再次沉寂。
整个山谷开始震动,无数石块滚落,砸落,一时间尘土纷飞。
“啊!!!!”
突然间,已经失去意识的陈二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啸声穿越山谷,透到万里高空。
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中,突然乌云翻滚而来,几乎要压到地面,在山谷顶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中心压向大地,狂风开始呼啸肆虐,吹得周围沙石漫天,郁郁葱葱的古树连根拔起。
人间,一副末日景象。
——
同一时间,几个不同的目光看向了陈二所在的方向。
北域境,还是那座冰雕的宏伟大殿,尊上站在大门前,眼中含着泪光,眺望远方。
南疆境一个隐秘势力据点中,突然传下一道命令,据点的所有人,瞬间消失不见。
中央境,一家酒楼中,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刚刚被赶了出来,突然疯狂大笑道:“世间多疾苦,怎就饶不了我们啊!”
说完,拿起酒葫芦狠狠地往嘴里灌了几口,疯疯癫癫扬长而去。
天行学院的一间不起眼的房间中,一身灰布衣的的老人正在纸上写着东西,突然笔杆断裂。
老人叹息一声,沉默不语。
勾魂人 鬼域之灵
那张纸上,写着一排又一排名字。
仔细看去,竟然还有陆风临、大古、林城等人。
这些人的名字后面,有些标上了数字,而有些也只标上了问号。
就在刚才,他又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陈二。
当陈二的名字写完后,纸上一个名字后面标记着一千的,突然消失在了。
陈二的名字后面,写了一个问号,灰布衣老人思考了一下,在后面又画了一个问号。
只不过,第二个问号刚画一半,笔就断了。
纸张最上方,赫然三个大字——雏凤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