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大俠兇猛


寓意深刻小說 《大俠兇猛》-609章 演技讀書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大侠凶猛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位符境武者的战斗停止了,开始双双对峙起来。
“似乎来了帮手?
“那是谁?”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见到林旗那般状态,就知道他被莫名的手段击中,正在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
这让尹仲、楚平卿相信,出手之人是友非敌,最少对他二人抱有善意。
“咦?是他……江炎?
“怎么可能?”
随着观察,尹仲不由轻“咦”一声,语气中夹杂着某种疑惑。
“这难道不是白鹤堂的后手?”楚平卿同样看清了下方那个手握灰弓的年轻人,知道这是商会的人。
此刻,听到尹仲发声,不由问道。
“不是。”尹仲轻轻摇头,旋即补充道:
“这人才加入商会不久。”
接着,他补充一句:
“那个时候,他武道境界只是‘金丹境’。”
“这样啊……”楚平卿闻言,目光闪烁,一脸若有所思。
“现在不是细究的时候。”尹仲环顾一圈,视线扫过三位对手:
“无论他有何目的,但对我二人有着善意,这就是好事。
“现在咱们得捉住这个机会,留下他们。”
死神预言
话音落下,他抬手按向前方,一簇簇雷花随之炸开,向着阴风盗主--林旗覆盖过去。
痛打落水狗……既然这个已经受伤,就先弄死这个,省的再出别的波澜。
“走……”
苏恬与扑克脸同伴对视一眼,没做犹豫,放弃了继续战斗的计划,准备退走。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敌我双方势力此消彼长,已经不可能击杀白鹤商会的符境武者,非要坚持的话,他们还有陨落的危险。
苏恬一点身前那面黑镜,镜面流转下,显现出一处新的地点:
那是一间被昏黄灯光充斥、只有几张桌椅的房间。
脚步一迈,他整个人立刻变得透明,身影随即在那个普通的、没有任何特点的房间里出现。
轰!
下一刻,闪烁着蓝色毁灭光芒的电蛇碾过,将“黑镜”击的粉碎。
在另一边,扑克脸男子眼眸中碧绿树叶虚影浮现,身影一下子消失,来到了蜷缩惨叫的林旗身旁。
啪的一声,他伸直手臂,抓向这位阴风盗匪主的肩膀。
毕竟是位符境武者,值得重视,能救走还是要救的。
但这个时候,一道隐秘的力量倏然降临,从下往上袭来,被他察觉。
扑克脸男子停止救援的动作,抬脚狠狠一踏,无数灰褐色、放佛是树根的事物疯狂生长起来,密密麻麻,扭曲虬结,形成一个护罩,将其包裹起来。
嗡鸣声中,那道肉眼难见的力量与灰褐色护罩碰到了一起,但没对这个造成任何损坏,而是穿透了这道坚固的屏障,涌入了它的内部。
“啊!”
灰褐色屏障内部,一声类似的痛苦嘶吼响起,又戛然而止。
尹仲抓住机会,抬手的过程中,再次抓起了一把散发毁灭气息的电光长矛,一掷而出。
嗖的一声,这把通体发蓝的长矛飞了出去,直奔那团扭曲的灰褐色屏障。
没出意外,雷电长矛一下子就将屏障洞穿,并将没有反应能力的林旗钉在长空。
“跑了?”
见到树根屏障内没任何反应,又联想到扑克脸男子已经施展过的那种类似传送的“秘技”,尹仲摇了摇头,不由叹息一声。
“有这个收获就够了。”
楚平卿出手将林旗彻底废掉,抬掌将之虚抓:
“别忘了咱们最主要的任务是什么?有这么一个符境武者,总能问出真相。
“到时候,就能知道这背后到底是哪个势力在捣乱,新账旧账一起算。”
说完这件事,他目光垂下:
“走吧,见见下面那位阁下吧。”
“好。”尹仲收拾心情,简单回应一声,就朝下飞去。
……
……
“是时候展示一下我的演技了。”
官人官事2
见尹仲、楚平卿朝着自己飞来,江炎无声吸了口气,没在这里等待,一步踏前,主动迎了过去。
几十息后,三人相遇。
“见过尹堂主、楚堂主。”
江炎冲二人抱抱拳,刻意表现出某种期待的神情:
“你们看,咱们这次遇到这般大的危险,我出力不小,不知凭此获得的贡献是否足够,能否换取到相应的修炼法?”
“……”
尹仲和楚平卿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惊诧,他们预想了双方见面时可能谈起的话题,却没料到会有这个。
毕竟,对方已经是“符境”武者了,肯定有自身的修炼法。
半晌,尹仲想到了某种可能,打破沉默:
“江兄来我白鹤商会,可是为亲近之人寻一部合适的修炼法?”
这是他的猜测,既然自己不需要,还想拿一部修炼法,那肯定是为别人。
不等江炎做出回应,他旋即说道:
“江兄隐瞒修为入会虽不妥当,但这次却误打误撞,救了青木堂不少人,同时帮我二人完成了一项任务,还活捉了一尊符境。
“这般结果,无论是凭借会内贡献,还是按照邀请外援的回报,都能拿一部符境修炼法了。
“在这里,我可以直接给你承诺,会赠与阁下一部修炼法。”
在他一旁,楚平卿轻轻点头,认可尹仲的做法。
这脑补的有点多啊……江炎目光平静与尹仲对视,内心不由嘀咕了几句,知道对方已经把他当做了同境界武者。
不过,白鹤商会的人真不错啊,居然对我没太多戒备……思绪纷呈间,江炎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他微笑出声:
“尹堂主似乎误会了什么。”
他继续解释道:
“我求符境修炼法,不为别人,只是为自己。”
迎着二人疑惑的眼光,他努力让自己笑的更显真诚:
“我只有金丹境修为,还不是符境。”
不可能……尹仲上下打量了江炎,重点落在那轮散发银光的圆月上,语气微沉:
“江兄莫要消遣我两。
“没有符境修为,你是如何凭什么来到这长空上的?别说是器具之类,能够让人飞天的器具都是高阶,你若是金丹境,早就把你一身罡气吸干了。”
于人族武者而言,只有符境武者才能飞天,这近乎是铁律,也是符境之上武者的一个标志。
听尹仲把话说完,江炎点了点头:
“我确实没有飞行器具。”
他望着对面的两位符境武者,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不知二位是否听说过,飞行武技?”
……
PS:感谢好儿的打赏,新年快乐哈。
PS:求月票了,各位作者爸爸。

精华都市小说 《大俠兇猛》-598章 路途鑒賞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大侠凶猛
因为苗小红制造的这个意外,江炎、赵元霸二人被恶气侵染,不得不趁着队伍还没出发,快速换了身干净衣裳。
至于之前的那身,已经没法处理,只能扔掉。
即便这般,他们三个周围依旧有股难闻的“味道”盘旋,依旧能够别人轻易察觉。
“呵呵呵……”
赵元霸牙齿磨动:
“苗小红,我觉得这事没法善了,等再回南炎城时,你得请我去玉笕楼快活。”
“这……好吧。”苗小红自知理亏,没有反驳,直接应下这事,接着,他侧首望了江炎一眼,出声问道:
“江兄,你想要什么样的补偿?”
“给我一瓶这种丹药。”
江炎抬手捏了下鼻子,暂时与外界隔离交互:
“你来的这般晚,总不能就炼制了那么一瓶吧……嗯,我觉得小红兄你有这方面的天赋,这些丹药也很有意思。”
“我共有十瓶。”
听到江炎的话,苗小红脸上涌出笑容,只觉得有人能知道他的长处、优点,顿时心情畅快许多。
他从衣兜取出五个样式类似的灰色瓶子,一齐塞到江炎手中,大方道:
“分你一半。”
苗小红也很希望得到认可嘛……江炎心下暗暗想了这么一句,动作没停,将对方递来“臭气”丹药接了过来,放入一个单独的衣兜。
“诸位…”
这个时候,一声低沉有力的声音倏然荡起,清晰在这里每一人的耳旁回荡:
“咱们出发。”
众人被这道声音吸引,纷纷抬首,将视线投向那个方向,发现一位套着青袍、容貌普通的男子正立在队伍最前方,立在白鹤商会已经打开的中门之下。
“楚平卿…”
见到那个男子,江炎禁不住低声念出他的姓名,这位是青木堂队伍的主导人物,是这只队伍明面上修为最高者。
这是一尊符境武者,据说掌握着木属功法。
不多时,整个青木堂队伍缓缓蠕动,依序离开白鹤商会,离开南炎城。
“走了。”
江炎对身侧的苗小红、赵元霸提醒一句,目光一转,望向了不远处的一辆马车。
……
……
白鹤商会内部,某个房间内。
尹仲抬起左臂,将一只箭状暗器仔细隐藏后,遂对着房间深处的某个位置低声喝道:
“堂主,我已经都准备好了。”
“刚刚好。”
房间深处,一道斜坐于矮榻的身影轻轻摇晃,声音呈中性,既不阳刚,也不柔媚:
“青木堂在两柱香前已经出发,你可带领一队,暗中跟随着他们,不要暴露。”
嗒嗒!嗒嗒!
说话间,那道身影缓缓起身,来到尹仲跟前,而随着靠近屋门,愈发明亮的光线也将此人映衬的清楚。
梦如烟逝
这是一个女子,她看上去四十岁许,黑眸短发,眉毛细长,套着身合体的镶边白袍。
她视线定在尹仲身上,变得锐利:
“上次去烈云城,金符堂一整只队伍被劫,货物全失,人手俱损,因为这个,周副会主震怒,下放大批资源寻找凶手。
“如今,终于有了线索。”
尹仲肃然而立,认真倾听。
只听这位谢姓女子继续道:
“根据周副会主传来的情报,上次对金符堂动手的是‘阴风盗’,是一只成立只有半年的盗匪团伙,它的匪主是个高手,有着符境修为。
“现在,带上你的人,和楚平卿一明一暗,击溃这只盗匪队伍,弄清楚他们背后的势力,看看是哪位老朋友在用阴招。”
“是!”
尹仲脑袋微垂,立刻答应下来。
……
……
南炎城外。
通向烈云城的宽大符道上。
属于白鹤商会的队伍混在众多势力的喧嚣中,缓缓向南行去。
“嗬……”赵元霸两只鼻孔塞着软团,遗憾的望了眼后方的那辆马车,略显嫌弃的道:
红楼梦
“苗小红,托你的福,咱们三个人就占了一辆马车。”
因为“臭气”熏人,白鹤堂同行的那几位虽然没多说什么,却纷纷选择了另外一辆马车,挤在了一起。
“这……我……”
苗小红脸色涨红,被呛的说不出话来。
金丹境武者也是人啊,和普通人一样,有喜有怒……江炎摇摇头,没参与二人的谈话,撩开帘布,观察外界。
此刻,因为已经距南炎城稍远,各类势力的队伍因为目的不同,商会附近没了那么多车队,视野变得空荡。
与南炎城北不同,这里虽然同样炎热,但道路两侧的植株却并不茂密,枝叶枯黄,林间也没太多生命气息。
“据说在南炎城和烈云城之间,有片地域颇广的荒漠,是生命的禁区,只有少数绿洲孕育。”
江炎回忆起商会给出的路线详图,知道那片荒漠的存在,却没想它的影响这般大。
“嗯,这段路途最危险的那段,应该也是这里了……”
略加思索,江炎就明白了这片荒漠存在的意义,生命禁区并非真的没有生灵,只不过是资源有限,养活不了太多。
这类地方,官家可能无心涉足,但绝对是一些恶徒聚集之所。
“不过,这是好事,最好是有几只窥视的势力,商会的那位符境武者还应付不过来,这就是机会啊。”
他调整了下坐姿,单掌拖着下巴,目光闪烁:
“实在不行,就制造个机会,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半晌,江炎又叹了口气:
“只是意外会带来不好的后果。”
他摇了摇头,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啪!
这个时候,一只大手落到他的肩膀上,赵元霸的粗犷的声音随即传来: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什么,随便看看。”江炎边回答边将帘布完全挑开,让三人都能看到外面,一片没什么特色的荒原同步呈现。
“这样啊……”赵元霸收回视线,无聊道:“城南就是这样子,一直都是这样,明明不缺雨水,但这些树啊草啊,就是长不好。”
雨水不少……江炎抓住这个细节,随口猜测一句:
“这样的话岂不是显得很奇怪,就没人想过原因,或许是因为某种造化之物呢?
“比如:强大的器具,外泄的古老传承,或者更差一点的天材地宝……”
“这很有道理。”
赵元霸没有反驳,而是赞同的点点头,接着一脸唏嘘道:
“我年轻那会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还以为就我自个儿这么想,在城南兜兜转转了一段时间,甚至还去了黑风漠…”
“结果呢?”江炎适时问道。
“当然什么收获也没有。”赵元霸摊了摊手,表情却变化不大:
“但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这里肯定隐藏着某个秘密,而且……”
他话未说完,忽然闭上了嘴巴,再次看向了外面。
“呱!呱!”
符道边缘的稀疏林地里,一群牛犊子大小的癞蛤蟆成群结队的越过。
网游之美女无双 芬芬渺渺
……

w7okc扣人心弦的小說 大俠兇猛 愛下-586章 南炎“特色”相伴-7n20a

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南炎州域。
一处无名荒山山脚旁边,宽阔笔直的符道直通南北,朝着看不到尽头的远处延伸,符道两侧,生长不知多少岁月的丛林郁郁葱葱,投下或浓或淡的阴影。
驾!驾!驾!
还算响亮的鞭声中,有只规模颇大的队伍从山脚一侧缓缓靠近,一具具造型特殊、表层布满细碎符文的“马车”轧过坚实的地面,没能带起任何烟尘。
在队伍后段,与前后一样、不存在任何特别的车厢内部,厚厚地毯上,正有一对男女各自闭着眼睛,神情悠然,呼吸均匀。
二人似在深眠。
时间平缓流逝,整个队伍早已掠过荒山,正当头的大日也早已偏斜,那个车厢里,女子身子轻抖一下,既而缓缓睁开眼,只是双目朦胧,没有完全脱离梦境。
呆坐一会儿,陆鹿使劲揉揉双眼,侧望了眼依旧熟睡,还没醒来的江炎,轻轻的、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吐了口气,整个人接着又陷入恍然:
离开夜槐,抵达桂华后,二人共停留了半月,这段日子,他们两个或漫游美景,或拜访故人,或陪伴家人,过得异常充实,没有浪费半点时间。
呼~
环境似有变化,风力加大,将车厢侧面的护帘吹卷,凉意进涌时,外界的景象同时映入陆鹿眼眸。
因为队伍处在较高位置,陆鹿看到一条宛若绿绸的巨大河流自南向北,于广阔无垠的大地上蜿蜒爬行,在无法计算又觉得很近的视觉矛盾中,一个沉浸在日落阳光下的城市轮廓若隐若现。
一曲琵琶倾城梦
这是一片面积极大,不知比夜槐大多少倍的城池,那条丝绸般的大河从这里经过,将这座城市分割成两部分。
陆鹿没见过这条大河,同样也没见过这个城市,但她知道,这条河叫明灵河,这个城市,是南炎州城。
是整个南炎州地域的核心。
此刻,随着太阳更加西斜,落日的余晖落在大地上,落在南炎城上,放佛为它镀上了一层金黄,显得异常灿烂。
陆鹿本能的眯起了眼睛,借此对抗那种略显刺目的反射光芒,却依旧凝望着那里,没有选择不看。
我打造的铁器有光 追一手
“真美啊。”
她情不自禁的赞美一声。
“确实不差。”
随着她声音落下,属于江炎的声音随即响起,半是感叹半是回应般说道。
史上最强肉体 北斗小七
十世转生
“公子,你醒啦。”陆鹿脑袋微偏,见过江炎已经坐起,在她身后,同样通过窗口,观察着外界。
“早就醒了,只是在想某些事情。”
江炎握了下对方的手掌,身子前倾,更靠近窗口,更紧距离的观望:
好浓郁的血气生机,好剧烈的元机波动,不愧是南炎州城,一州地域核心。
能造成这般景象,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有足够多的人口生活,有足够的武者活动。
据他所知,南炎州城,人口近乎万万。
在二人或观望或沉思时,这个队伍也加快了速度,在天色还没完全漆黑,城门还没闭合时,来到了南炎城下,进入了城内。
身穿黑色劲衣,身后背负长剑的江炎轻松从“马车”一步跃下,继而带着提前一步下车的陆鹿,向这个队伍的管事缴纳了最后的报酬,做了道别。
走出属于这个队伍的据点,来到大街,江炎二人顿时止住了脚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公子,咱们去哪里啊?”
毕竟是陌生的地方,陆鹿还是拘谨,显得有点紧张,没什么安全感。
“嗯……今晚先找家客栈住下,品尝一下南炎的美食,其他的事情,明日再打算。”
江炎一边说着,一边环视着周围,寻找着目标,随着视线转动,一个个表明各自性质的店铺名称随之映入眼帘:
张记杂货铺,坊安香烛店,黄金典当,四方茶楼,如意古玩……
最终,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天香客栈。”
江炎身形一下挺直,嘴角勾起,侧首对陆鹿说道:
“走吧!”
……
……
天香客栈。
稍微仰头,江炎望着比自身高出两头,全身肌肉几乎撑爆外衣的“掌柜”,神情怔了一下,才重新笑了起来:
“麻烦了,一件客房。”
身高体壮、满脸横肉掌柜打扮的男子居高临下打量了几眼这两位新来的客人,随即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报出价格:
“下等房间、上等房间已满,只有中等房间,价格百两一晚……”
说完这句,他重新将视线投向江炎,但没有说一句话。
江炎自然懂这位掌柜的意思,是在询问他们两人是否打算同意这个价格,是否打算住下。
南炎城的物价这般高吗?总感觉找了家黑店……江炎默默吐槽一句,但没打算讨价还价,也没打算离开……初来乍到,今晚先安顿下来,再虑其他。
“真被坑了的话,我就直接把这货投河。”
这般想着,江炎手掌探入口袋,准备取钱付费,这个过程中,他同时问了句话:
“麻烦贵所摆桌席面送到房间。”
“好说,好说,加钱就行。”
壮汉掌柜闻言,笑着回应,眯起了眼睛。
咚咚!咚咚!
这个时候,楼梯轻微颤动,沉闷发声,这个声音稍稍引起了江炎的关注,以至于他刚掏出银钱就停止了动作,没能立刻交付。
接着,一个女子缓步走了下来。
这女子穿着套月白色束腰长裙,裙子下是双同样颜色的软皮矮靴。
她有张相当清纯的脸庞,长发细眉,红唇皓齿,眸光清亮,年龄大概在十八到三十之间,不太好分辨。
一见到这个美貌女子,那位壮汉掌柜条件反射般的挺直腰背,脑袋随即偏向他处,刻意不看,似不想引起她的注意。
只是事情稍稍事与愿违。
只见这位清纯女孩停在楼梯末尾,环视周围一圈后,随即看到了江炎二人,看到了江炎手掌中大块的金属,同样察觉了“掌柜”的异状,直接大步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姑奶奶饶命,我…我还没有……”
为君解罗裳:妖女倾天下
“啊啊啊啊!”
嘭!
没听掌柜讨饶,没听掌柜解释,秀丽女子来到柜台,一巴掌拍下,就把柜子打的稀碎,然后,在江炎、陆鹿有些“目瞪口呆”的神情下,将壮汉拖到大堂中央,拳打脚踢下来。
“姑奶奶饶命,我这次真没坑人,我没收钱啊,真的!”
神龍逆天行
壮汉哀嚎中,大声叫屈,放佛受了极大的耻辱。
“真的?”女子停下动作,似乎分辨出壮汉情绪中蕴含的真实,但表情依旧夹杂着极大的不信任。
“真的,真的,这位客人可以为我作证,我没收钱呢?”
壮汉抬起鼻青脸肿,狼狈异常的面庞,哀求、暗示般的看向江炎,祈求得到救赎。
但他失望了,因为他看到那位操持着明显不是本地口音的男子,不再是之前那副平淡姿态,变成了畏怯、懦弱,敢怒不敢言的那种表情。
“妈的,年轻人不讲武德。”
紅五軍團傳奇 適度深藍
只来得及暗骂这么一句,那个女子雨点般的击打就立刻落了下来,将壮汉重新淹没,惨嚎声继续响彻客栈一层。
江炎饶有兴趣的望着清纯少女将肌肉男按在地上狠狠殴打,心下没来由升起了句感叹:
“难道这就是南炎特色?见识到了!
“真是学到了!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PS:莫要让票票发霉啊,读者大大们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