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討論-第五百四十四章 夏青青發嗲分享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夏青青顺着林平之所指。
朝着小溪上游看去。
可是却一眼看不到头。
想必这场战斗距离这里挺远。
可毕竟是在金蛇营周遭发生的。
夏青青有些上心。
林平之指完之后。
便依靠在青石上。
“你去找袁承志吧。”
林平之淡淡说道:
“这场战斗想必跟金蛇营有关,还是尽快告诉他比较好。”
虽然林平之想与夏青青再独处。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
袁承志在夏青青的心中分量更重。
若是袁承志出事。
夏青青很有可能会殉情。
索性告诉夏青青。
让她去找袁承志。
否则让夏青青知道。
自己故意不告诉她。
恐怕夏青青会恨自己一辈子。
那时候。
可就真的是怎么撩。
都撩不动。
夏青青听着林平之的话。
拔脚就准备去找袁承志。
可是刚走一步。
她就停了下来。
袁承志太累了。
那么年轻。
就已经有白头发。
夏青青不想给袁承志再添麻烦。
她看向林平之,眼波流转。
林平之见夏青青这样看着自己。
有些不解:
“你不去找你袁大哥?说不定金蛇营没发现敌情,因此覆灭呢?”
夏青青紧咬下唇。
她知道林平之刚刚跟袁承志差点大打出手。
让林平之帮金蛇营。
应该是不可能。
可是她又不想袁承志太过劳累。
索性。
夏青青想到了一个完全之策。
“林少侠,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那边的情况?”夏青青低声道,“如果真的是清军压境,我立刻去找袁大哥。”
林平之没想到夏青青竟然是这样的想法。
让自己带着她去当探子。
确定了情况。
再考虑告诉袁承志。
若是绿林强盗间的厮杀。
也就作罢。
若是清军压境。
便让袁承志准备。
可是这关我林平之什么事儿?
“不去。”
我能看见贬值率 小马哥的火箭
林平之果断拒绝道。
“你袁大哥了不起,金蛇王,还有你这样的大美人相伴,我一个小小的江湖人士,啥也做不了啊。”
这话在夏青青听来。
有些刺耳。
她能听出林平之的阴阳怪气。
可是又确实担心袁承志。
“林少侠,带我去看看好么?”
夏青青哀求道。
可是林平之却不为所动。
无奈。
夏青青轻咬贝齿,低声道:
“就当是为了我,可否?”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
心中满是对林平之的愧疚。
她觉得自己是在利用林平之对她的情意。
被她驱使。
林平之看了眼夏青青。
有些无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
林平之再不去。
可能夏青青就会对自己产生厌恶了。
他从青石上挪开。
走到夏青青的身边。
缓缓蹲下身子。
“自己上来。”林平之道。
夏青青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林平之。
有些不解:
“林少侠,你这是为何?”
林平之转头,抬眼看着夏青青。
“等你走着去,人家都打完藏起来。”林平之无奈地解释,“你上来,我背你,施展轻功过去。”
夏青青听到林平之这话。
不由脸色微微一红。
原来林平之是这个意思。
知道事不宜迟。
夏青青没有迟疑。
轻轻地伏在林平之的背上。
“抓紧点。”
林平之提醒道。
他抱住夏青青的腿。
脚下一点。
顶尖轻功暗夜留香使出。
林平之带着夏青青,犹如离弦之箭一般。
飞速朝着小溪上游掠去。
在林平之背上的夏青青被这骤然的提速,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地紧紧搂住林平之的脖子。
身子贴在林平之的背上。
这是她第一次让男子这样背。
宽厚的臂膀给她十足的安全感。
她心中不由好奇。
自己的袁大哥的背。
会这样踏实。
让人安心么?
林平之在空中不断急掠。
时不时在水面轻点。
时不时在树叶轻点。
后背上紧贴自己的夏青青。
让他有些享受。
尽管夏青青比不上黄蓉的伟岸。
但是B+的规模。
也不小了。
起码不是A啊!
大概半刻钟左右。
“应该不远了。”
林平之瞥了眼溪水。
这里的溪水看上去更加鲜红。
“嗯。”
夏青青在林平之的背上应声道。
林平之眼睛四处张望。
顺着小溪。
他在溪水中的一块大鹅卵石上一点。
再次掠起之后。
血战天下 寂无
林平之便听到“叮叮叮”地金铁交加的声音。
看来还没有结束!
林平之稳稳落下。
三世之恋之美人泪痣 浅淡如水
“下来吧。”
他蹲下道。
夏青青连忙从林平之的背上下来。
她四处张望。
却不见人影。
“已经打完了?”夏青青问道。
林平之摇了摇头。
“没有,我听到了声音。”他说道。
因为他的感知比夏青青强很多。
所以夏青青听不见。
但是林平之能听见。
夏青青有些狐疑。
她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轩辕问天録 蜀逸奴
“打斗在哪?”夏青青不由问道。
林平之指向一旁的树林。
夏青青顺着所指望去。
确实见到血液从那边流过来。
“咱们快去看看!”
夏青青急忙就要跑去。
林平之看着急匆匆的夏青青。
不由有些头疼。
这么莽撞。
如果真的是清军。
将夏青青抓了起来。
不说用她威胁袁承志。
让袁承志投鼠忌器。
最起码。
以夏青青的姿色。
被抓之后。
绝对会遭受惨绝人寰的遭遇。
“你等等!”
林平之喊道。
夏青青听见林平之的喊声。
有些焦急地回过头看向林平之。
“等什么啊,咱们快点去看看。”夏青青急忙说道。
二分之一邪帝
林平之无奈地摇了摇头。
饶是人人嘴中金蛇王夫人的夏青青。
也不过是个20出头的女孩。
天性依然急躁。
“你这样冲过去,吸引火力么?”
林平之说道。
夏青青这才意识到。
以她这三脚猫的功夫。
冲过去。
确实是找死。
她瞥了眼林平之。
心中已然有了想法。
夏青青走到林平之身边。
伸出玉手。
拽住林平之的胳膊。
“林少侠~你就帮帮小女子嘛~”
夏青青的突然发嗲。
让林平之猝不及防。
差点摔在地上。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
瞥了眼夏青青。
却见她此时正在得意地笑。
显然。
她对自己嗲声嗲气地让林平之破防。
很是得意。
见林平之看向自己。
夏青青继续嗲声道:
“少侠~帮帮人家嘛~”
林平之表示他根本不吃这套。
他不是被夏青青嗲到才愿意带着她去的。
只是好奇。
单纯想去看看。
“行,小爷就带你过去见识见识。”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一章 是太陽穴麼?展示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茅十八见此迹象。
心中却是暗喜。
林平之你活该!
最好被金蛇王打死!
重生 之 大 企業 家
他还记着那日茶馆里。
林平之伤他的仇。
只是陈近南想要拉拢林平之。
茅十八也只能在心里吐槽。
哪怕让他明说。
他也不敢。
怕被林平之打死。
所以见着林平之与袁承志对峙。
茅十八巴不得袁承志杀了林平之。
替他出口恶气。
陈近南本来也莫名其妙,怎么突然就剑拔弩张。
夏青青投来的目光。
他也感受到是什么意思。
随即。
陈近南向前一步。
“两位!”
他一出声。
浑身气势爆发出来。
然而。
当林平之和袁承志目光都看向陈近南的时候。
陈近南心底一颤。
脊背流出冷汗。
太可怕了。
陈近南心中想道。
这特么简直不是人干的活。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威猛么?
为什么我徒弟韦小宝那么菜?
倾城废后 若儿菲菲
好吧,嘴皮子还行。
抛开这个念头。
陈近南强自镇定。
他缓缓开口,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
“何必动怒呢,有话好说。”
林平之和袁承志两人见陈近南站出来说话。
缓缓将气势收了回去。
在满清的地盘混。
陈近南的面前,还是需要给的。
“希望林少侠好自为之!”
袁承志厉声道。
林平之轻瞥他一眼。
不予理会。
紧接着便笑着看向夏青青。
夏青青却是红着脸撇过头。
不再看林平之。
心中却在想。
这林平之好生无礼。
自己是金蛇王的夫人。
他却三番五次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难道不知非礼勿视?
林平之见夏青青看都不看自己。
不免觉得有些无趣。
“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先离开了。”
林平之将手中泣血鬼刃放在后脖颈。
双手搭在两侧。
转身走出大帐。
陈近南见着林平之转身便要离开。
连忙想要留下:
“林贤弟,别走啊!”
林平之停下脚步,缓缓回头看向陈近南。
“陈大哥,加入天地会的事儿,我再考虑考虑。”
说着,看了眼袁承志:
“金蛇营不欢迎我,我先离开,四处逛逛。”
陈近南还想再拦。
可是林平之已经离开大帐。
“唉!”
陈近南重重地叹了口气。
袁承志见此。
心中对陈近南有些歉意。
他也看出陈近南想要拉拢林平之。
可因为自己。
这事儿基本黄了。
“陈总舵主,抱歉。”袁承志抱拳道。
陈近南摇了摇头。
“是我该抱歉才是。”陈近南回以抱拳道,“我林贤弟年轻气盛,惹恼金蛇王,还请金蛇王莫怪。”
袁承志摇了摇头。
示意自己没放在心上。
“十八。”
陈近南朝着茅十八喊道。
茅十八连忙跑到陈近南的身边,问道:
“总舵主有何吩咐?”
陈近南附在茅十八耳边,说了几句话。
茅十八脸色一变。
“总舵主,那韦兄弟那边怎么办?”他不情愿地问道。
陈近南瞪了茅十八一眼。
一股天地会总舵主的威严立显。
茅十八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独自离开了大帐。
袁承志有些疑惑。
他心想。
陈近南是让茅十八去拦林平之么?
不过对于袁承志而言。
只要不看到林平之。
就没事儿。
看到林平之他就心情不好。
夏青青见自己在大帐中似乎有些多余。
跟袁承志说了声。
也就离开了。
大帐中只剩下袁承志和陈近南两人。
这次没有其他人在。
他们也能开诚布公地谈事情。
另一边。
林平之快步离开了金蛇营。
但是他并没有选择离得太远。
他在金蛇营附近晃荡着。
随便找了个地方。
此处山水不错。
“哒!”
林平之脚下一点。
直接跃到树杆之上。
树上有一条青蛇,两只竖瞳紧紧盯着林平之。
方才还空无一人。
现在就多了个不速之客。
青蛇吞吐着蛇信。
准备捍卫自己的地盘。
“嘶嘶嘶。”
林平之瞥了它一眼。
“哟呵,你也挑衅我?”
他不爽地说道。
随手从腰后摸出陨铁飞刀。
“去!”
飞刀寒光闪过。
青蛇直接被钉死在树干上。
见此时无人打扰。
林平之靠着树杆,缓缓闭上眼睛。
可是他休憩才一会儿。
就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悠扬婉转的洞箫声响声。
“夏青青?”
林平之喃喃道。
除了夏青青,这附近应该也没有会吹洞箫的吧?
不过。
她不是在金蛇营么?
怎么出来了?
林平之有些不解。
他纵身从大树上一跃而下。
顺着洞箫声的方向走去。
仅仅数十米。
林平之就看见。
在一条小溪旁的青石上。
一道倩影亭亭玉立。
她那一双玉手,将洞箫放在樱桃小嘴唇间。
轻轻地吹响。
林平之也没有出声打扰她。
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良久后。
夏青青缓缓放下洞箫。
站在青石上。
望着潺潺流水的小溪。
轻轻叹气。
林平之有些不解。
如此美人,为何如此忧愁?
他缓缓朝着青石走去。
夏青青似乎也听到了林平之的脚步声。
她握着洞箫。
以箫代剑,警惕地转身指向林平之。
林平之“嘿嘿”一笑:
“青青姑娘,是我!”
种族崛起
夏青青见是林平之,不由松了口气。
她真怕遇到满清官兵。
不过她对林平之也没有什么好感。
她已经给林平之贴上了登徒子的标签。
“你怎么在这。”
夏青青没好气地问道。
林平之耸了耸肩。
半 明 半 寐
“无处可去,到处逛逛,没想到遇到青青姑娘,在此唉声叹气。”
他看着夏青青说道。
夏青青白了林平之一眼。
不再言语。
她之所以到这来吹洞箫抒发愁绪。
也是因为在金蛇营,怕给袁承志看到。
如今金蛇营的局势。
有些不妙。
虽然袁承志没有告诉夏青青。
怕夏青青担心。
但是夏青青知道金蛇营搬来这依山傍水之地。
也是展开了守势。
想到这里。
夏青青的眉头颦蹙。
林平之看着美人忧愁。
不禁心疼。
“青青姑娘,箫吹得正好,不知能否帮我吹一下?”
林平之脸上带着坏笑,打趣着说道。
夏青青白了眼林平之。
“改日吧,现在我没有心情。”
“好啊,日更好啊!我喜欢日!”
林平之脸上满是玩味儿。
看来这个妹子也是不懂太阳代表什么。
于是林平之便得寸进尺地问道:
“敢问,是太阳穴么?”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第五百三十四章 茶館,滿清官兵埋伏熱推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鲁地。
一座茶馆之中。
饮茶的茶客甚是稀少。
茶博士在煮茶。
茶座上只有一名男子。
独自在那饮茶。
这时候。
有两人走了过来。
其中一人器宇轩昂。
看上去威武不凡。
另一人满脸虬髯,有些肥硕。
看上去凶神恶煞,不好对付。
“上壶茶。”
虬髯那人喊道。
茶博士连忙拿着两只碗。
拎着一壶茶,放到两人的桌上。
临走时。
茶博士回头看了眼他们。
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独自饮茶之人,注意到这一幕。
不由有些好奇。
朝着两人那边多看了眼。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战神归来
虬髯之人愤怒地喊道。
“诶,十八。”
旁边那人急忙制止。
他朝着男子这边点了点头。
男子也一样。
不过他心中却是在想。
十八?
满脸虬髯?
难道他是茅十八?
如果他是茅十八。
那他旁边的人。
难道是陈近南?
就在男子思索之时。
疑是茅十八和陈近南的人,已经喝下了茶。
“不好!茶里有毒!”
陈近南刚入口。
狂宠霸爱:亿万娇妻别想逃
神色骤然大变。
他直接一掌击碎面前的茶桌。
茶水撒在地上。
冒起气泡。
男子看着这一幕。
不由心想。
这古代人是白痴么?
这跟硫酸没区别的茶。
他们两人竟然还喝了下去。
特别是那茅十八。
还干完了。
“呵,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还有天地会成员茅十八!你们束手就擒吧!”
茶博士此时从摊位后面抽出一把刀。
显然。
他在这里等待陈近南和茅十八多时了。
陈近南严谨地看着茶博士。
“就凭你一人,怕是不够。”陈近南说道,“让他们都出来吧。”
茶博士听着陈近南的话。
嘴角浮起笑意。
“不愧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果然有胆气!”
茶博士赞誉道。
随即他目光瞥向路旁。
“陈总舵主都让你们出来了,还藏什么。”
茶博士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
许多满清国的官兵,带着跟圆盘一眼的红色帽子,涌了过来。
将整个茶馆都给包围。
就连起先在那独酌的男子,也不例外。
“上,把他们拿下!”
茶博士喊道。
官兵们有些犹豫。
毕竟面前的是大名鼎鼎的天地会陈近南。
谁也不敢先上前受死。
茶博士见着这一幕。
眼中出现羞怒之色。
换做谁的手下这么怂。
带头者脸上都不好看。
“你们怕什么!他们中毒了!上啊!”
茶博士气急败坏喊道。
听到自己老大的话。
这些官兵一改脸上的怯弱之色。
变得耀武扬威起来。
当下便有四人朝着陈近南和茅十八走去。
茅十八见有人过来。
立刻就要还手。
可是他才刚运起内力。
就觉得腹部一疼。
整个人蜷缩起来。
狂想悟语
“十八!”
陈近南连忙扶着茅十八。
“咱们中了毒,不要动用内力。”
满清官兵四人见状。
连忙将手中的刀。
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老实点!”
官兵呵斥着。
茅十八眼中满是怒意。
想要挣扎。
却没有力气。
陈近南眼中闪过一丝绝望之色。
小宝不在此地。
得好生想想。
该如何将消息传递出去。
才能让会中的兄弟想办法营救自己。
男子还在喝着茶。
对于这一幕。
他选择作壁上观。
陈近南作为鹿鼎记的天命之子。
哪怕再危险。
都能逢凶化吉。
还有韦小宝这个徒弟在。
想出事恐怕都难。
男子正是林平之。
他要替胡斐报仇。
必须要入满清国。
否则。
胡斐的仇,根本没有办法报。
他有两个选择。
如果要接近慕容景岳和玉真子。
必须要靠近福康安。
故此。
只有打入满清朝廷。
才行。
而用来打入满清朝廷的身份。
林平之已经准备妥当。
魔尊重楼便可。
康熙搜寻江湖人士。
不管正魔都要。
自己正好可以送上门。
不过,现在喝茶的。
却是林平之本来的身份。
替自己的好兄弟胡斐报仇。
这个美名。
自然需要林平之的身份担着。
魔尊重楼不过见不得光的暗影。
官兵见着林平之悠哉悠哉在那喝茶。
不由有些怨气。
他们埋伏在路边等陈近南等了那么久。
口渴异常。
抓捕陈近南和茅十八的时候。
他竟然还在喝?
这人是个茶桶?
想到这里。
便有官兵走到林平之的身边。
“站起来!”
他拔出刀,呵斥道。
林平之却对官兵的话置若罔闻。
茶博士看了眼林平之这边。
也没放在心上。
他的任务是抓捕陈近南。
陈近南才是肥羊。
只要能把他带回去。
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啊!
至于那人。
就随便编入天地会成员。
那点赏钱,给手下们喝喝花酒也好。
毕竟他们埋伏那么久,也算辛苦。
茅十八依旧在挣扎。
陈近南却已经注意到坐着面不改色的林平之。
若是换作寻常人等。
肯定已经吓得尿裤子。
他不仅泰然自若。
还能旁若无人地喝茶。
陈近南断定。
坐着喝茶的林平之,肯定非比寻常。
至于冲着他拔刀的官兵。
陈近南倒是有些期待。
他会怎么做?
“你娘没告诉你,别乱拔刀么?”
林平之瞥了眼那名官兵。
那名官兵愣了一下。
“俺娘?你认识俺娘?你是谁啊,我为啥没有见过你?”
官兵不解地问道。
其他官兵也都看着这里。
他们也有些好奇。
这人看上去那么年轻。
拔刀的官兵比他年纪还大。
怎么会认识他娘呢。
林平之放下茶杯。
笑了笑。
“傻孩子,我是你爹啊。”
他笑着说道。
官兵一开始还愣着。
“我爹?不对啊,我爹没你这么年轻啊。”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茶博士有些没脸看。
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手下呢?
“你头猪,他在骂你!”
他连忙大喊道。
那名官兵还一愣一愣地。
“骂我?”官兵看着林平之问道,“你骂我什么?”
林平之昂头看着他。
“骂你?我没骂你啊。”他神色淡然道,“我只是说,我淦你娘而已。”
官兵哪怕再傻。
也能听懂林平之说的这句话。
面带怒色。
“你不许淦我娘!有本事淦我!”
他朝着林平之大吼道。
这话一出。
哄堂大笑。
林平之也笑了起来。
“这家伙真的是个傻子。”
然而官兵听到傻子二字。
更是恼怒。
“我杀了你!”
他拔出刀,朝着林平之砍来。
林平之轻瞥官兵一眼。
“就这?”

9nfh8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愛下-第五百零五章 螣蛇膽與螣蛇甲展示-y3cq1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螣蛇?
这名字好像林平之之前在度娘上看过。
似乎是一种凶兽。
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存在。
差点就要化蛟了。
不过系统竟然让自己吞吃螣蛇胆……
这个让林平之有些犹豫。
宁中则看着螣蛇的尸体,眼中满是惊愕。
她望向林平之,就跟看怪物一样。
“平儿,你怎么做到的?”
宁中则有些呆滞地问道。
听着宁中则的问题,林平之无奈笑了笑。
自己杀了那么多人的灵魂,全部释放出去了。
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杀死螣蛇。
这可是自己最强攻击的一招。
原本还打算以后留着用。
“运气好。”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马龙藏海
林平之笑了笑。
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宁中则解释灵魂的存在。
宁中则倒是对林平之的话没有怀疑。
这么大的螣蛇,防御那么惊人。
她本来以为林平之能打退它,已经很厉害了。
现在没想到却能杀了这螣蛇。
“平儿真厉害。”
宁中则笑着说道,她突然发现林平之竟然这么勇猛。
再想到先前两人的行为,一时间,宁中则成了氼。
她贴到林平之的身上。
林平之有些疲乏。
他扶着宁中则,轻声说道。
“师娘,等一下,我还有事儿。”
林平之轻声说道。
宁中则听着林平之这样说,虽然有些委屈,但是也体谅着林平之。
林平之望了望天。
现在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他提着泣血鬼刃,走到螣蛇的尸体边上。
地上全是螣蛇的鳞片。
螣蛇的竖瞳此时已经变得灰白。
走到另一边,林平之将泣血鬼刃刺进螣蛇的肚子。
“呲啦!”
将螣蛇的肚子破开。
许多粘液流了出来。
随着螣蛇死去。
殺 神 永生
这些粘液也失去了毒性。
而且没有鳞片的保护,螣蛇的肚子便很容易破开。
蛇胆的样子,林平之是有见过图片的。
只是面前的螣蛇胆,有些太大了。
简直有林平之的脑袋那么大。
流的林平之满手都是。
宁中则看着林平之这样,不由愣了一下。
“平儿,你要吃蛇胆?”宁中则问道。
蛇胆的效用,江湖中人都知道。
那是大补之物。
售价很高。
只是林平之手上拿着的那颗蛇胆,却让宁中则惊讶不已。
她见过的蛇胆也不少。
可是这么大的蛇胆,怎么吃?
林平之苦笑着朝着宁中则看去。
“是啊,师娘。”林平之看着手上湿漉漉的蛇胆,有些恶心。
如果不是系统的要求。
他是真的不想吃这蛇胆。
“平儿,那蛇胆太大了,你得吸进去。”宁中则提示道。
林平之平时也没吃过这玩意儿。
听到宁中则这么说。
林平之闭着眼,准备按照宁中则的方法,吸进去。
当他凑近的时候,却没有蛇胆该有的腥味。
反而还带着淡淡的清香。
暂命名
“哧溜。”
林平之一吸。
整颗巨大的蛇胆直接被林平之吞入腹中,就跟吃果冻一样。
而且味道,似乎还不错。
林平之还有些意犹未尽。
可是蛇胆就那一颗。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吞吃螣蛇胆,获得奖励:螣蛇甲。”
系统声音一落。
林平之就发现螣蛇尸体边上的鳞片逐渐消失。
而他的身上,似乎有了些变化。
螣蛇的鳞片,竟然出现在他的身上。
只不过,它是隐形的。
从脑海中的记忆中,林平之得知。
这就是螣蛇甲。
螣蛇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而且还不像那些金钟罩铁布衫一样有命门。
它直接将林平之全身都包裹在其中。
林平之心中欣喜不已。
有螣蛇甲在。
最起码普通的刀剑,已经不能对自己产生伤害。
想想先前螣蛇的防御,就知道有多可怕。
虽然螣蛇甲比不上螣蛇的防御。
至少,现在林平之的护体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保障。
宁中则也注意到螣蛇的鳞片都消失了。
她惊讶地走到林平之的身边。
“平儿你看。”她指着地上,“那些鳞片都消失了。”
林平之没有应声。
此刻,他的体内似乎一道火在灼烧。
“难道蛇胆有毒?”
林平之心中震惊。
可是他明明炼化了莽古朱蛤。
就算是毒,也不会对自己起作用啊!
蛇性本淫。
林平之吞吃了螣蛇的蛇胆。
虽然不是毒。
但是其中的淫,却直接激发!
此时大林子已经醒来。
林平之发现自己如果不将这股火给发泄,很有可能会爆体而亡。
宁中则原本还在想为什么林平之没回答自己。
她朝着林平之看去时。
却见到林平之的目光,似乎充满了火。
“平儿。”
宁中则有些担心地喊道。
可林平之却二话不说,直接将宁中则搂了过去。
只要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黄蓉是这样。
宁中则,自然也如此。
林平之搂着宁中则,轻轻贴在宁中则的耳边。
“师娘,你成了氼啊。”
宁中则目光中闪过羞意。
但是她却没有拒绝。
如果是仪琳她们,肯定会羞涩不已。
可是宁中则巴不得。
怎么会假装害羞呢。
“所以,平儿你要做什么?”宁中则反问道。
林平之此时哪里还能崩得住。
宁中则躺在平台上。
对于接下来大数字不允许描绘的事情。
她有期许,有紧张,也有担心。
“师娘,平儿这就试试你是不是深不可测。”林平之笑着说道。
宁中则先是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平儿,论武功我可算不上深不可测,别的嘛,就得你自己试试才行。”
宁中则眨着美目望着林平之,眼中还带着些许挑逗。
这话在林平之的脑海中犹如一道雷轰一般。
他直接丧失了思考能力。
此处省略17K不允许描绘的情景一万字。
或许是吞吃了螣蛇胆的原因。
今天的林平之,变得比以前还要厉害许多。
饶是宁中则这个年纪,也有些吃不消。
在这一刻,她深刻怀疑。
什么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耒井土不的田。
不管是谁,被林平之烎菿奣,也会吃不消!
宁中则感觉自己以前三十多年,似乎白活。
一夜就这样过去。
当太阳升起的那一刻。
似乎他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又躲到云里去了。
而在悬空的平台上。
林平之竟然还在烎。
宁中则只有浅浅的意识。
“平儿……”

a22b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討論-第四百九十八章 令狐沖屍體,藤蔓救命!熱推-8bt0v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从悬崖上掉下来的第三天。
林平之缓缓睁开眼睛。
他浑身酸痛无比。
有好几处骨头都已经碎开。
神照经正在不断地修复着他的伤势。
宁中则此时正趴在他的身上晕了过去。
她的嘴角还有血迹,不过此时已经干涸。
“师娘。”
林平之轻声喊道。
他用力地将宁中则从自己的身上抬了起来,将她放在一边。
可是宁中则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神印遮天 紫夜血花
林平之有些担忧地将手放在宁中则的鼻子上。
“还好。”
他松了口气。
宁中则还没有死。
环顾了一下四周。
林平之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原来他们现在躺着的地方,是一处凸出的平台。
这是天然形成的,看不出任何人工的痕迹。
在他的右边,有一具尸体。
尸体已经摔得血肉模糊。
降妖赚钱录 月上不言寺
但是林平之能看得出,那是自己杀掉的令狐冲。
在他的身下,有几根扯断的巨型藤蔓。
这些他都记得。
当时自己跃下来之后。
一记小李飞刀,直接杀了令狐冲之后,就狠狠将宁中则给抱住。
宁中则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杂乱。
她在林平之的怀中,不断地喊叫着。
“平儿,你不该下来啊!”
“你为什么这么傻!”
“看来,我们要一起死了。”
不过林平之却并没有回答她。
林平之眼中看到一只飞鹰。
他抱着宁中则,脚下在飞鹰上面一踩。
飞鹰成为了受力点。
林平之抱着宁中则,直接就要朝着边上跃去。
可是崖壁太滑。
根本没有施力点。
林平之只能拔出泣血鬼刃,直接插入崖壁之中。
可这时候,泣血鬼刃的问题也出现了。
泣血鬼刃实在太过锋利。
插进崖壁的泣血鬼刃根本止不住下滑。
林平之握着泣血鬼刃,直接滑了出来。
无奈,林平之将其收回系统空间。
落下的速度特别快。
还好崖壁上有一些青苔,以及少数在悬崖缝中生长的藤蔓。
“吼!”
绝色魅惑:前夫请站边 薇薇果儿
林平之一手搂着宁中则。
一手直接用擒龙功,将藤蔓吸在手上。
可是在重力作用下,林平之下降的趋势根本止不住。
抱着宁中则的林平之,急速坠落。
他抓着藤蔓的手,直接磨的到处是血。
宁中则抱着林平之,脸上没有惊恐,反而带着一些安宁。
似乎,她认命了。
而且这样的方式作为终点,她也很喜欢。
可是林平之却并不认命!
既然老天让他重生在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容易死!
他咬了咬牙,直接将藤蔓捆在自己和宁中则的身上。
下坠过程中,林平之一直没有停。
他不断地吸着新的藤蔓,然后将藤蔓捆在身上,试图能减缓他们的坠落速度。
藤蔓毕竟是植物。
坚固程度很一般。
一根根藤蔓都伸到了头。
它们全部跟着林平之被扯断。
当林平之落下的时候。
身下的藤蔓,反而造成了一些缓冲。
不过这么高的距离。
依旧让林平之和宁中则陷入了昏迷。
到现在三天后的现在,林平之才醒了过来。
巨型平台到地面,估计也得有近千米。
林平之估计了一下。
这千米,现在若是直接跳下去。
恐怕就没有这次这么好的运气。
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一些食物和水,快速地解决。
必须得要快点恢复体力。
他才能更多地恢复内力。
这些都是林平之以前装的。
他出门是从来都不带包裹的。
因为干粮这些都放在他的系统空间之中。
林平之在自己的手掌上敷了些药,加速自己手上伤势的恢复。
“妈的,都怪陆小凤!”林平之骂骂咧咧地吐槽着。
如果不是陆小凤,自己有金疮药,身上的外伤肯定一下就恢复好了。
简单处理了一下外伤,林平之缓缓站了起来。
他的身体依然很重。
这次摔下来,直接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震出了内伤。
他走到令狐冲的尸体边上,眼中带着不爽。
“令狐冲,让你这样死,真的是便宜你了!”
说着,林平之一脚将令狐冲本就血肉模糊的尸体给踹了下去。
虽然林平之不知道过去了几天。
可是令狐冲的尸体已经在开始腐烂。
如果不及时处理。
到时候,平台上会臭气熏天。
这点,是林平之不想看到的。
将令狐冲的尸体踹下去之后。
林平之踉跄地走到宁中则的身边。
“师娘,来吃点东西。”
取出一块饼,林平之将它捏碎之后,便往宁中则嘴中喂去。
不过宁中则却没法咽进去。
林平之有些无奈。
開飯 吧
“师娘,你别怪我啊。”
对着宁中则道歉,林平之自己喝了口水。
紧接着,他便捏开宁中则的嘴巴,将水给宁中则渡了进去。
做完这些之后。
林平之连忙躺在地上休息。
现在他的身体还没有好。
这些行为,已经给林平之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荷。
甚至他的内力,都没有多余的去探查下宁中则伤势怎么样。
“呼!”
林平之躺在平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起码他知道,现在还急不得。
事儿得一件件来。
只有等自己的身体好了。
才能把师娘给治好。
带着这种想法。
林平之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入了沉睡。
次日一大早。
梁发就找到了岳不群。
岳不群看着梁发慌慌张张的样子,有些不解。
“发儿,怎么了?”他问道。
“师傅……”梁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崖底,找到了一具尸体。”
这话一出,岳不群浑身一紧。
他连忙跑到梁发的面前。
“谁的尸体?”他慌张地问道。
他希望是林平之!
只有林平之死了,他才能安心!
林平之死了,自己就可以不顾其他人的反对,直接将林平之逐出师门了。
梁发悻悻地望着岳不群。
“尸体血肉模糊,可看穿着,似乎是大师兄……”
岳不群听到梁发还叫令狐冲大师兄,不由脸色一板。
“记住,你没有大师兄,你梁发,就是我的大弟子,知道没!”
“是,师傅!”
狗血青春 合石头
“继续去找。”
岳不群将梁发挥退。
虽然有些可惜不是林平之。
但是令狐冲的死,对他而言也是好事。
毕竟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他自宫了!
江别鹤还以为岳不群担忧宁中则,也是出言安慰。
“放心吧,岳兄,既然没看到他们的尸体,说不定,令夫人和令徒都活着呢。”
岳不群心中虽然巴不得林平之死,但是表面功夫还是得做。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担忧。
“唉,希望如此。”

g3jcd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討論-第四百九十七章 嶽不羣忌恨,逐出華山!讀書-6oacp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最开始的时候。
曲无忆打算,如果林平之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
她就倾寒江城之力,灭杀西门吹雪。
可是现在林平之为了宁中则跳下悬崖。
她自知这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林平之想活下来,很难!
所以她第一时间就冲动地想要冲下去,陪林平之。
不能同生,但求同死。
可是曲无忆被黄蓉拉住,没有冲过去。
“放开我,让我去陪她!”
曲无忆嘶吼着。
黄蓉眼中满是泪水。
她没想到曲无忆竟然如此刚烈。
虽然她好奇曲无忆怎么跟林平之又有关系。
但此时,她也佩服曲无忆的刚烈。
“乔帮主!”
黄蓉朝着乔峰喊道。
她的武功,比曲无忆高不了多少。
何况先前她跟杨过打了许久,此时已经有些乏力。
所以她只能拜托乔峰。
乔峰听到黄蓉叫他,立刻会意。
他掠到曲无忆的身边,一记掌刀,直接劈在了曲无忆的脖子上。
曲无忆眼前一黑,直接在黄蓉的怀里晕了过去。
黄蓉看着曲无忆,不禁心中感慨。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
这么多女人对她死心塌地。
不过现在黄蓉也知道,苏明月其实就是林平之。
她心中想到林平之为了救宁中则而跳下去。
竟然有些吃醋。
宁中则的年纪,与她一般。
农家娇宠:相公,种包子
而且姿色也不在她之下。
想到这里,她就在想,会不会林平之也跟宁中则有关系。
不过很快,她就把这个念头打消。
毕竟,宁中则是林平之的师娘。
而且岳不群还健在。
应该没有可能。
另一边。
千年恋之王爷恋上小王妃 吾意为诗
曲无忆冲出去的时候,小舞也想跟着冲出去。
可是完颜萍手快。
她深知自己小舞师姐的性格。
所以她连忙拉住了小舞。
“师傅!”小舞哭喊道。
她望着悬崖处,心中非常难过。
“师姐。”完颜萍紧紧地搂着小舞,她的眼中也满是泪水,“你不能下去,师傅福大命大,一定会没有事儿的。”
这些都是完颜萍心中的祈求罢了。
她知道,这里这么高。
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
岳灵珊和仪琳两人缓缓走巨石处缓缓朝着悬崖走来。
她们的步伐踉跄,对面方才的一幕,都有写不敢接受。
乔峰见此,连忙拦在她们的身前。
“你们别做傻事。”
绝品狂医 浓墨.
他急忙说道。
仪琳缓缓地摇头。
“乔大哥,你放心,没见到师兄的尸体,我不会寻死的。”仪琳伤感地说道。
她的脸上满是泪痕。
岳灵珊听着仪琳的话,她咬着牙,点了点头。
“对,小林子一定能把我娘救下。”
乔峰知道她们这是在自我安慰。
不过能拖一天就是一天。
乔峰看着她们,沉重地点了点头。
“三弟轻功可称天下第一,我相信三弟应该没有事。”
“对。”
黄蓉也紧咬牙关说道。
“乔帮主说得对,他的武功,在襄阳城我就见过,我相信他肯定没事儿。”
黄蓉和乔峰的话,无疑是在激励仪琳等人。
小舞带着满是泪花的眼睛看着黄蓉。
穿越公主玩转古代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么?”小舞问道。
完颜萍也朝着黄蓉看去。
在完颜萍看来,黄蓉作为前丐帮帮主,她说的话,肯定有几分重量。
黄蓉听着小舞的问题,挤出一丝笑容。
“对,他们肯定没事的。”
话虽是这样说。
可是黄蓉也不敢确定。
我是木匠皇帝
乔峰走到黄蓉的身边。
犹豫了再三之后,他看向黄蓉道。
“黄帮主,还请你调集一下北丐帮的兄弟,找一找。”说着,他脸上带着苦笑,“现在北丐帮不会听我的。”
黄蓉点了点头。
獸 類 輔導 員
她明白乔峰的处境。
“乔帮主放心,我等等立刻传信周围丐帮弟子,严加寻找。”黄蓉答应道,紧接着,她望向乔峰,“乔帮主你接下来准备去哪?”
“天台山,查清我的身世。”乔峰答道。
“我们可以同行,我准备回襄阳了,蒙古国这次出动这么多高手,我担心他们会对襄阳动手。”
黄蓉说出了自己顾虑。
她正打算给北丐帮的人传个消息之后,就返回襄阳。
现在乔峰正好要南下。
她打算跟乔峰同行。
乔峰犹豫了。
他现在的身份比较敏感。
不过考虑到黄蓉一个人去襄阳,有些危险。
“行。”乔峰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仪琳等众女纷纷朝着黄蓉道谢。
黄蓉虽想亲自寻找林平之,可她实在担心襄阳。
若是襄阳出了事情。
她会更加自责。
“你们放心,我现在就传信给丐帮,丐帮人多势众,相信一定能找到他们。”
黄蓉安慰道。
“嗯,不见到师兄的尸体,我一定不信他死了!”
仪琳哽咽着说道。
其他几女也都是跟仪琳一样的想法。
不见到林平之的尸体,坚决不信他死了!
紧接着。
乔峰和黄蓉还有几女都离开了。
她们现在状态不好,需要休息。
穆人清则去找了风清扬。
飞上枝头变凤凰之云雀篇
最 佳 女婿 林 羽 江 颜
只有江别鹤和岳不群一直留在原地。
此时岳不群的脸色非常难看。
他没想到自己林平之就是苏明月。
甚至宁中则的死活,在他心中都无关紧要。
江别鹤看着岳不群,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他拍了拍岳不群的肩膀,“岳兄莫要难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还没看到令夫人的尸体,说不定她还活着呢?”
岳不群听着江别鹤这么说,也是回过了神。
“江兄说的是,我等等就让华山全员出动,搜寻他们。”岳不群有些苦涩地说道。
江别鹤看着岳不群神色难看。
还以为岳不群是在担心宁中则。
殊不知,岳不群是因为林平之而脸色这么难看。
为什么林平之一直瞒着他?
他武功这么厉害,还要我这个师傅干嘛?
我岳不群哪里配收大名鼎鼎的明月公子为徒?
带着这些想法,岳不群心中巴不得林平之死去为好。
若是他真的还活着,岳不群一定要将林平之逐出师门。
江别鹤听着岳不群这样说,也只好点点头。
“岳兄啊,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明月公子,竟然是令徒林平之,岳兄果然厉害,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
他想着恭维一下岳不群,让岳不群开心一下。
可是江别鹤这话,却让岳不群心中对林平之更加忌恨。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教了他么?
我教他什么了?
难道江别鹤看上了林平之?
不行!
林平之不能再做我徒弟。
就算活着,也要将他逐出师门!
带着这种想法。
岳不群连忙回到华山。

57fl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笔趣-第四百九十六章 放開我!我要去找他!-ahktk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令狐冲听到林平之的声音,直接吓了一跳。
他怔怔地看着林平之,眼中满是惊恐。
“不,不要杀我。”
林平之一步一步朝着令狐冲走去。
现在大局已定。
蒙古国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岳不群看着令狐冲即将死在林平之的手上,眼中闪过一丝喜意。
只要令狐冲死了。
就没人知道他修炼的是辟邪剑法!
岳不群巴不得林平之现在直接一剑将令狐冲给杀了。
江别鹤心中则震惊无比。
他没想到蒙古国这么多人,竟然会溃败。
这实在太不科学。
算起来,蒙古国的人数更多。
理应蒙古国的人取胜才是。
可是那明月公子,先杀西门吹雪,然后又杀了蒙古国三人。
实在太过恐怖。
宁中则看着林平之对令狐冲步步紧逼,她瞥了眼岳不群,在想要不要过去。
此时场上的人尽皆已经被杀光。
乔峰等人走到林平之的身边。
“三弟,速度解决吧。”乔峰说道。
如果林平之不想杀令狐冲,他乔峰可以代劳。
黄蓉一双美目看着林平之。
这次能够帮到林平之,她心中也很开心。
庶民皇子
至少,她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没有作用。
先前在襄阳城那一次。
林平之帮了她太多。
这次,总算她能尽点绵薄之力。
我欲为皇 浪里无痕
虽然他们如今的关系,已经很深。
可黄蓉心中却一直耿耿于怀。
曲无忆带着小舞和完颜萍在一边看着。
她们只希望林平之解决令狐冲之后,这一切,都解决。
“不要啊。”
令狐冲眼中满是惊恐。
他看着林平之,目光满是哀求。
宁中则有些于心不忍。
她松开岳灵珊和仪琳,脚下一点,落在了令狐冲的身边。
林平之见宁中则出现,不由愣了一下。
令狐冲看到宁中则,就想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他直接跪在地上,朝着宁中则磕头。
“师娘,你救救我,救救我。”令狐冲哀求着。
昔日的令狐冲,豪气冲云天。
谁能想到现在的令狐冲竟然会如此软弱。
宁中则有些于心不忍。
她看着林平之,假装不知道林平之的身份。
“明月公子,可否让我同他说几句话?”她抱了抱拳,朝着林平之说道。
林平之虽然现在是苏明月的样子,可是他已经做好接下来要坦白的准备。
自然也要给宁中则一些面子。
否则坦白了身份,宁中则生气,那这事儿小题大做,他可就没辙了。
“可以。”
林平之淡淡说道。
帝国纯三
岳不群看着宁中则跳了过去,心中有些不悦。
我巴不得令狐冲死,你却过去拦???
“师妹,那种逆徒,不用管他!”岳不群站在巨石上,朝着宁中则喊道。
“师兄,还是让冲儿交出紫霞秘籍吧。”宁中则说道。
如果令狐冲肯将紫霞秘籍交出来。
宁中则愿意替令狐冲求情。
她觉得林平之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应该不会杀令狐冲。
岳不群听到宁中则这么说,心想也是。
“便依师妹。”他点了点头说道。
虽然他已经不在乎紫霞神功。
但是紫霞神功毕竟是华山派的立派之本。
他还想着将紫霞神功传给林平之。
让林平之接任华山掌门的位置。
林平之听到宁中则这样说。
心中有些无奈。
令狐冲根本没有紫霞秘籍。
他交不出来。
那接下来,令狐冲会怎么办呢?
宁中则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令狐冲。
“冲儿,你交出紫霞秘籍吧。”宁中则于心不忍道。
令狐冲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
她真没想过,令狐冲有朝一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令狐冲低着头,听着宁中则的话。
他心如死灰。
到现在,宁中则还认为他抢了紫霞秘籍。
他心中绝望。
“师娘,你耳朵附过来,我告诉你藏在哪。”令狐冲笑着说道。
宁中则没有丝毫怀疑。
毕竟紫霞神功也算是华山顶级武功。
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外人在。
超时空穿越
令狐冲只告诉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可这一切,在林平之眼中却满是破绽。
令狐冲根本没抢紫霞秘籍,他是知道的!
“小心!”
林平之大声喊道。
就在这时,令狐冲一掌朝着宁中则拍了过去。
终极巨星
宁中则直接倒飞出去。
她的身下,是万丈深渊!
“哈哈哈!要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令狐冲疯狂地喊道。
宁中则的不信任,已经让他几近癫狂!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他们都没想到,令狐冲竟然会将宁中则打落悬崖。
林平之眼中闪过决绝!
“师娘!”
他大吼一声,直接跳了下去。
宁中则不能死!
他一定要救宁中则!
“叮,获得新支线任务,任务内容:杀死令狐冲!”
林平之大喊师娘这一声。
终于让所有人都反应过来。
这是林平之的声音。
苏明月就是林平之!
令狐冲眼中出现惊色。
他没想到自己想杀的林平之,就是这个苏明月。
现在他心里畅快了!
反正也要死。
能拉林平之一起死,他心中很是愉悦。
倒飞出去的宁中则看到林平之大喊着跳了下来。
她心中震惊。
“平儿,你怎么这么傻!”她心痛地说道。
“因为平儿舍不得师娘。”林平之笑着说道。
看着悬崖上笑的疯狂的令狐冲。
林平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他手往后一摸。
一柄陨铁飞刀出现在他的手上。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令狐冲突然浑身一僵。
他感觉似乎有什么锁定了自己。
笑容逐渐停下。
“咻!”
一道破空声响起。
令狐冲的脑门上突然开了个洞。
小李飞刀直接将他杀死。
他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会死在林平之的手上。
随着死亡,他的身体也朝着面前的悬崖跌落下去。
仅仅片刻之间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乔峰冲到悬崖边,他往下一看。
可是却只看到漂浮的白云,根本见不到林平之他们。
曲无忆见此,面容冷冽,她直接纵身就要往悬崖跃下。
但是黄蓉眼疾手快。
她连忙拉住了曲无忆。
“不行!你跳下去一定会死的!”
曲无忆眼中带着坚毅。
这一刻,她陷入了疯狂。
“放开我!我要去找他!”

g1d52優秀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txt-第四百九十五章 潰敗!奪命剪刀腳!讀書-p1iit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此时系统的提示声也再度响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杀死丁典,获得奖励:含沙射影。”
“叮,宿主学得新武功:含沙射影,当前程度:第一重。”
含沙射影是一门暗器绝学。
天下 第 一 小說
与唐门的满天飞雨属于同一层次。
不过含沙射影需要的暗器特别多。
可是对于林平之而言。
他需要特制的暗器么?
他不需要!
他有内力!
風 弄 小說
以北冥神功激发出“生死符”。
将实制的生死符,直接当做暗器,激射出去。
以林平之的内力生成速度,完全足够。
一宠成婚:萌妻乖乖入怀
所以含沙射影,可以说是对林平之生死符的强化。
薛无泪听着林平之的戏谑,眼中满是恨意。
“苏明月,你不得好死!”
他恨声喊道。
这么久的时间里面,他跟丁典相处时间最久。
丁典也最是信任他。
还将神照经传授给了自己。
守护甜心之蝴蝶纷飞 紫落夏依
为了杀苏明月,他们愿意加入血衣楼。
而自己为了不负他们。
率血衣楼加入了蒙古国的阵营。
可是没有想到,狄云和丁典,还是死了!
而且是死在自己的仇人苏明月的手上。
薛无泪缓缓放下丁典的无头尸体。
他站了起来。
望向林平之的目光,充满死意。
他要以命搏命!
“苏明月,我要杀了你!”
随着一声咆哮。
薛无泪直接弹了起来。
林平之眼中出现不屑。
就凭他薛无泪?
正好试试自己的含沙射影!
林平之脚下一点。
暗夜留香直接让他跃入高空。
他一甩手。
无数的“生死符”出现。
“砰砰砰!”
生死符此时变得坚硬无比,犹如机关枪一样,不断地在薛无泪的身上打去。
钻入薛无泪身体的生死符,也汇入他的经脉之中。
薛无泪冷冷地看着林平之。
他发现自己的内力,无法运转了。
“这是怎么回事?”
薛无泪惊愕地喊道。
林平之笑了笑。
他落在地上,缓缓转身。
“啪!”
打了一个响指。
薛无泪体内的生死符全部爆裂开来。
“噼里啪啦!”
就想爆竹一样。
薛无泪的身上不断地发出爆裂声。
他无力地躺在地上。
体内的神照经,吊着他的最后一口气。
林平之见薛无泪这都没有死。
不由感慨,果然神照经确实厉害。
但是,从此之后,神照经,只有自己会!
林平之走到薛无泪的面前。
看着无力的薛无泪。
他缓缓地抬起了脚。
“薛无泪,你不应该再出现在我面前。”
林平之轻声说道。
他的脚跺了下去。
“砰”地一声。
薛无泪的脑袋,犹如西瓜一样裂开。
就算神照经再神奇。
没了脑袋,薛无泪依旧活不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杀死薛无泪,获得武功:刀剑双杀。”
“叮,宿主获得新武功:刀剑双杀,由于刀剑双杀属于特技,直接满重。”
林平之对这武功的名字有点点印象。
似乎是古龙中一个高手的绝技。
能用刀施展出剑法,也能用剑施展出刀法。
而且不会像先前那般那么不顺。
“叮,检测到宿主特技:刀剑双杀,可与神兵泣血剑、冷月鬼刀融合,是否融合?”
系统的提示声,让林平之有些猝不及防。
还能融合特技?
“融合会怎样?”
林平之问道。
“叮,融合过后,一柄神兵,可随心所欲地变成刀剑。”
听到系统的解释。
林平之没有迟疑。
“融合。”
只是刹那。
林平之空间中的冷月鬼刀消失。
泣血剑也出现只有林平之可见的变化。
“叮,融合完成,恭喜宿主获得泣血鬼刃。”
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万物
林平之看着手中的剑。
他心有感应。
只要自己一个念头。
泣血鬼刃,就能变成刀的样子。
而且先前的血巣消失了。
原先泣血剑的特级,也变了。
现在只要林平之杀人,泣血鬼刃就能吸取灵魂。
而且随时随地可以释放出来。
哪怕只有一个灵魂,也可以!
当然,灵魂越多,对灵魂的冲击力也越大。
之前林平之泣血剑和冷月鬼刀杀的人,灵魂尽皆锁在泣血鬼刃之中。
这里面的灵魂,只要林平之释放出来。
他有感觉,哪怕是东方不败也会瞬间被秒杀。
毕竟这里面,可是有近万灵魂存在。
无敌夺舍系统
此时战场已经出现了压倒性的一面。
鸠摩智在注意到薛无泪三人死去的时候,眼中满是惊愕。
他没想到林平之跟西门吹雪决斗完之后,竟然还有如此的战力。
而乔峰也趁着鸠摩智的走神,一记降龙十八掌直接拍中鸠摩智。
鸠摩智“噗”地一声,吐出鲜血,倒飞到了成昆的身边。
此时成昆和萧四无都伤痕累累。
萧四无见到薛无泪等人惨死,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也就没有再做停留。
他收回四无刀,脚下一点,直接朝着华山下面掠去。
并且,途中没有一人拦他。
成昆扶起鸠摩智,他气喘吁吁地问道。
“国师,咱们现在怎么办?”
鸠摩智捂着胸口,悻悻地看着乔峰。
心想,乔峰为什么这么特么强?
明明年纪比自己小这么多。
紧接着,他又看了眼林平之。
心想,这苏明月也是一个怪物。
明明如此年轻,却杀了这么多高手。
“本座,也不知道,圆真大师有何建议?”
鸠摩智询问道。
让他打架还行,让他想歪主意,他还真的想不出来。
成昆眼珠子一转,立刻就心生退意。
“国师,不若咱们撤吧。”成昆提议道。
“撤?”
鸠摩智大惊。
总有那么几个高富帅不长眼 连翘
若是撤,恐怕回去要受责罚。
成昆见鸠摩智犹豫不决,大致也猜到他心中所想。
“国师,再不撤,命都没了!”
鸠摩智心中一紧。
是啊!
再不撤,就要死在这里!
“撤!”
鸠摩智大手一挥,直接喊道。
说着他便第一个离开。
成昆紧随其后。
血刀老祖见此情景,一刀将燕南飞避开。
他一点伤没有,脚下没有丝毫停留。
杨过听着鸠摩智的话,很不甘心。
他恨恨地看了眼林平之。
“苏明月,今日算你好运!”
放下一句狠话,杨过直接避开黄蓉一棒,用着蛇行狸翻直接滚了出去。
令狐冲见此情形,连忙从地上爬起,想要离开。
“等等我啊!”
他大喊道。
可是他身后却响起林平之的声音。
“我在等你。”

swdoq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笔趣-第四百九十四章 奪命剪刀腳閲讀-ja49t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场中的每一幕。
林平之都有注意到。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快点解决。
至于血刀老祖和燕南飞那里。
他就只是轻瞥了一眼。
两人都是完好无损。
也都是做做样子而已。
毕竟,燕南飞也善于伪装。
而血刀老祖,贪生怕死。
现在,战局就掌握在林平之的手上。
他目光一凝,冷冷地望着面前薛无泪四人。
“这次,你们必死无疑!”
林平之一记大力金刚掌直接拍在狄云的胸膛上。
狄云只觉得犹如万吨重锤,在他的胸膛上狠狠敲了一下。
他的胸膛直接凹陷下去。
丁典立刻扶住狄云。
他掀开狄云的衣服一看。
一个深陷的掌印在狄云的胸膛上。
“大力金刚掌!”
丁典惊呼出声。
大力金刚掌作为少林绝技,为什么面前的苏明月会?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薛无泪听到这话,心中一惊。
“都小心一些,苏明月的武功很杂。”
令狐冲暗自心惊,他没想到这传闻中的明月公子竟然如此厉害。
“薛楼主也多加小心!”
令狐冲点头道。
林平之轻瞥了令狐冲一眼。
他的眼中满是杀意。
这次不会让令狐冲逃了。
不过,现在武功最低的狄云已经失去战力。
接下来,就要第一时间将狄云解决。
“喝!”
林平之大喝一声。
泣血剑他在手中连连挥舞。
他一记独孤九剑,直接将原本朝他刺来的令狐冲给逼开。
同时左手一记百花错拳,朝着薛无泪的胸膛轰去。
草清
屠狱 冬蝉守
薛无泪眼中惊愕。
他认出了百花错拳。
毕竟陈家洛的名声,也不小!
他的绝技,百花错拳,知道的人,也是很多的。
百花错拳作为书剑恩仇录中最强拳法。
而且又是林平之使出来。
岂是一个薛无泪能够挡住。
薛无泪双臂交于胸前,想要挡住林平之这拳。
只听“咔”地一声。
薛无泪的双臂,直接垂落下来!
“丁老弟,帮我撑一会!我要用神照经疗伤!”
他急忙喊道。
现在他的骨头裂的不深。
只要赶快施展神照经,便能先恢复基本的活动能力。
丁典听到薛无泪的声音,连忙放下重伤的狄云。
他朝着林平之直接冲去。
可就在这时候。
林平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好机会!”
他心中暗衬。
“去!”
林平之直接探出左手,一记六脉神剑,朝着狄云射去。
麦乐蒂小姐的初恋
丁典起先以为林平之是朝着自己射来,还在想,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又如何,自己有神照经,就能挡下。
可是这是一阳指么?
不!
妖孽寶貝痞子媽
这是六脉神剑!
急速的剑气,直接掠过丁典。
丁典愣了一下。
为什么目标不是自己?
他随着六脉神剑的方向看去。
只见狄云脑门已经被洞穿。
林平之杀死了狄云。
此时他也收到系统的提示。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杀死狄云,获得奖励:夺命剪刀脚!”
“叮,恭喜宿主学会新武功:夺命剪刀脚,当前程度,第一重。”
林平之脑海中多了夺命剪刀脚的存在。
但是他此时没有时间多管。
因为令狐冲已经冲了过来。
薛无泪的手臂,也在缓缓地恢复。
丁典见到狄云死去,瞬间陷入疯狂。
“啊!苏明月,我要杀了你!”
他提着剑,施展着连城剑法,直接朝着林平之冲来。
林平之目光一凝。
他一剑逼开令狐冲。
脚下一点,身形便朝着丁典掠去。
薛无泪见到此幕,眼中出现惶恐。
这一刻,他知道林平之是要逐个击破。
刚刚是狄云,现在,是丁典!
“丁老弟,小心!”
薛无泪连忙大喊。
可此时丁典已经被仇恨和怒火蒙蔽了神智。
他耳中根本没有听到薛无泪的喊话声。
狄云与他在狱中相处多年。
而且林平之想杀他之时,狄云还救了他。
此时狄云就死在他的眼前。
而且还是死于自己的仇人之手。
他怒火中烧!
“苏明月,我要你死!”
丁典咆哮着。
林平之眼中闪过冷色。
来得好啊来得好!
丁典啊,丁典,我就在等你过来呢!
林平之也朝着丁典冲了过去。
暗黑大宋 午后方晴
薛无泪发现丁典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
他急忙看向刚刚被林平之逼退的令狐冲。
“令狐冲!快点,救人!”
薛无泪大吼道。
令狐冲听到薛无泪的吼声,心中有些不悦。
只是因为薛无泪带着一个势力加入蒙古,就对自己如此颐指气使?
不过令狐冲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是他并没有抗拒薛无泪的话。
“知道!”
令狐冲应了一声。
他长剑在地上一点,整个人迅速朝着林平之弹了过去。
林平之看着令狐冲掠了过来。
眼中不由出现讥讽之色。
他看向掠来的令狐冲,轻声问道。
“令狐冲,林家的辟邪剑法,可好用?”
这话一出。
令狐冲整个人都呆滞起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令狐冲很是不解。
难道他知道自己练的是辟邪剑法?
莫非?自己自宫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令狐冲眼中出现惊恐。
这个秘密,绝对不能传出去。
修真之巨星天後
否则,他令狐冲将没有颜面在江湖中再出现。
令狐冲的迟疑,让他没有及时朝着林平之出剑。
他们只是跟林平之交错而过。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离林平之远了。
億萬總裁別想逃
薛无泪见此一幕,立刻惊呼。
“令狐冲,你特么干什么!”
说着,他也不顾自己的伤势,直接打算过去救丁典。
但是他离得远。
林平之距离丁典非常近。
他一记旋风扫叶腿直接将丁典手中的剑给踢飞出去。
英雄聯盟覺醒歸來
丁典哪怕剑飞了,依旧想要杀林平之。
“啊!苏明月,死!”
他握着拳头,想要朝着林平之轰来。
可是林平之双腿直接夹住了丁典的脑袋。
他腰上一使力气。
只听“咔”地一声。
丁典的脑袋直接飞了出去。
这,就是夺命剪刀脚。
直接断人头颅。
丁典的脑袋落在令狐冲的面前。
他的无头尸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不!”
薛无泪大吼。
他没想到丁典竟然会死的如此凄惨。
这一切,对于薛无泪而言,实在是太难以接受。
“丁老弟!”
薛无泪急忙跑到丁典的尸体旁边。
他抱着丁典的尸体,失声痛哭。
双姝传 佟佳沅宛
“咱们说好一起杀苏明月的呢!”
林平之站在他的面前,戏谑地望着他。
“哦?是么?”

a4qgj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清酒大魔王-第四百九十三章 誰也不肯退讓-qifly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仪琳被宁中则拉着。
虽然她不断挣扎,可是宁中则却抓的很紧。
如果不伤宁中则的情况下,仪琳根本无法挣脱。
穆人清听着宁中则这边的动静,没有搭理。
他的想法跟岳不群是一样的。
不单单是五岳,就连他华山剑宗,也不能出手。
否则,得罪了蒙古国,整个华山都得完蛋。
因此,穆人清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反正风清扬交代他护着华山的人便是。
就在此时。
宁中则身后的小舞和完颜萍对视一眼。
她们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坚定。
没出手的人里面,只有她们不是华山的人。
所以,现在她们下了个决定!
“我们不是华山的,我们去帮忙!”
小舞娇喝一声,直接从巨石跃下。
完颜萍紧随其后。
小舞从腰间摸出紫薇软剑,朝着林平之那边冲去。
完颜萍跟在她身后,两人眼中满是决绝。
宁中则见此,连忙喊道。
“你们快回来。”
逍遥大仙人
但是小舞与完颜萍对此充耳不闻。
曲无忆也注意到小舞和完颜萍的出现。
她眼中闪过一丝惊色。
手中的奴意双环将一名血衣楼杀手的头颅斩断之后,便直接挡在小舞和完颜萍的面前。
“你们两个不许去。”
曲无忆冷声说道。
同时一脚又将一名冲过来的血衣楼杀手给踹飞。
小舞瞪着大眼睛看着曲无忆,气呼呼地说道。
“无忆姐姐,你不要拦我,我要去帮师傅!”
超级穿越系统 我的中国胆
曲无忆没有看小舞,她手中的奴意双环,上下翻飞。
“你们去只是让他分心,在这随我杀这些血衣楼的杀手。”
话音一落。
又是两名血衣楼杀手死在曲无忆的双环之下。
神奇的房間 千涯
小舞本不想听。
但是一名血衣楼杀手冲了过来。
手中的紫薇软剑瞬间绷直。
防盜鎖 SHOWLUO
她一剑刺出。
可是她的剑还没刺到。
就有一柄剑,在她前面刺向那杀手。
是她的师妹,完颜萍。
完颜萍的剑刺进那人的喉咙之中。
她拔出剑,朝着小舞喊道。
“小舞师姐,无忆姐姐说得对,咱们去是添麻烦。”
完颜萍一直都注意着林平之那边的战况。
林平之似乎并没有落下风。
所以她也不是太担心。
此时曲无忆的阻拦,更是让她清醒了几分。
小舞除了林平之的话,最听的就是她师妹姐姐完颜萍的话。
此时完颜萍如此说,小舞犹豫了几分,也只好点了点头。
“那好吧,咱们快点将这些人杀完,一起去帮师傅。”
作壁上观者,现在只有岳不群、江别鹤、穆人清,还有宁中则以及岳灵珊和仪琳。
其中后三者实属迫于无奈。
她们只能紧紧地盯着林平之那边,祈祷着林平之会没有事儿。
乔峰与鸠摩智打的最早。
可是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两人拳掌之间不断地接触。
鸠摩智嘴里流出的血,已经流到他的衣襟,将他的僧袍都染红。
可他时不时会瞥一眼战场。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拖住乔峰。
一定要拖到苏明月死去!
他们来这里的任务,就是为了绞杀他。
襄阳城下,林平之对忽必烈的斩首行动,让忽必烈整个人都吓傻了。
他早早就在谋划,要将林平之绞杀。
所以当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华山之巅决斗之时。
忽必烈就让他们都来了。
不过他并没有出动蒙古国大军。
在他看来,只要有血衣楼和血刀门的人,就够了。
可是,血刀门上千人,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被林平之和黄蓉杀光。
导致此次华山之巅,只有血衣楼的人存在。
格蘭自然科學院
华山之巅决斗一完。
许多无关的江湖人士,早已离开。
若是此次不能杀死林平之。
鸠摩智回去恐怕要受到责罚。
与鸠摩智对战的乔峰虽然没有大碍。
但是他的体内也气血不断翻涌。
练了九阴真经的鸠摩智,实力急剧上升。
特别是大伏魔拳,在鸠摩智的手中更是能发出超凡的威力。
萧四无与成昆两人杀得难分难解。
萧四无身上有好几个血拳印。
而成昆也好不到哪去。
他有一根手指,已经被四无刀切去。
身上还有多出四无刀留下的创伤。
“萧四公子,你真的要分个你死我活么!”成昆一记混元霹雳手将萧四无击退之后,大声吼道。
萧四无目光闪烁了几下。
他知道,现在自己绝对没有机会杀死薛无泪。
“你不拦我,我就杀了他们!”
萧四无恶狠狠地说道。
成昆无奈。
他不敢不拦。
现在陷入僵持状态。
若是他纵容萧四无出手。
薛无泪他们肯定会在瞬间溃败。
“阿弥陀佛!”成昆念了个佛号,“萧四公子,出手吧!”
“哼!”
萧四无冷哼一声,两人再度厮杀在一起。
黄蓉这边一记天下无狗,直接抽在杨过的肚子上。
杨过吐出一口鲜血,有些不甘地看着黄蓉。
“郭伯母,你为何杀我父亲!”
陰陽先生筆記 黑主宅
他抹去嘴角的血迹,恶狠狠地看着黄蓉问道。
黄蓉看着杨过,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毕竟杨过在桃花岛,她也教了好几年。
何况她的母亲穆念慈,更是她的好姐姐。
“过儿,你父亲助纣为虐,他是自己伤我之时,自己中了我软猬甲的毒!”
黄蓉没有再隐瞒,她直接说出真相。
因为她发现,杨过在蒙古国中似乎被蒙蔽了双眼。
肯定是有人扭曲了当年的真相。
否则杨过不可能一口咬死!
杨过听着黄蓉的话,咬着牙关,缓缓摇头。
“不,我不信,肯定是你跟郭伯伯杀了我父亲!”
他恶狠狠地说道。
“郭伯母,我不忍心对你出手,你让开,让我去杀了苏明月!”
黄蓉看着杨过被自己打伤,感觉有些对不起穆念慈,也对不起郭靖。
可是杨过想要杀的人。
黄蓉更是不允许杨过去杀。
哪怕,她与林平之的感情是禁忌,见不得人。
她也要找理由保住林平之。
“不,过儿,你不能再帮蒙古了!”
黄蓉果断地拒绝道。
“只要你肯离开蒙古,回你郭伯伯身边,你郭伯伯一定会原谅你的!”
“不!”
杨过咆哮道。
“我不回去!你们是杀我父亲的凶手!郭伯母,你快让开,不要逼我!”
黄蓉脸上带着不忍。
可是她还是提着棒子,朝着杨过砸去。
“过儿,束手就擒吧!”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