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帶着倉庫去大秦


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363 國士無雙閲讀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报,紧急军报!”
“说。”
“贼首赵嘉在押送回咸阳途中趁夜色纠集旧部试图制造暴乱趁机逃跑,所有参与暴乱者以及赵嘉全部被诛杀,王贲将军询问剩余的两千多赵军俘虏要如何处置。”
“赵嘉死了?”
“是的。”
“你让王贲把那些俘虏都安置在颍川郡吧,让他和颍川郡守商议,这些赵军战俘的家人也要迁入颍川郡,一定要分散安置。”
“诺!”
赵嘉死了,而且按照军报上所写,时间正是自己的平板电脑提示固件升级的时候!
李凌总算闹明白了这个平板升级的诱因是什么,原来是斩杀诸侯王,早知道这么简单就能升级的话,那自己杀了韩王安不行么?
即便韩王安不杀,这不还有个赵王迁么,哪用得着等到现在?
不过,此刻距离系统升级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天时间,在这五天时间内,平板电脑上依旧提示在升级状态,而且还没有进度条,只是提示升级中,这就很让人蛋疼了。
上一次的升级时间非常短,但这次居然用了这么久,李凌又怕会不会平板直接坏掉了,自己的杀手锏自己的金手指报废了,但同时又满怀期待,升级这么长的时间,会不会出现什么高级的东西!
这次的升级,万一搞出来个坦克、daodan啥的,岂不是马上起飞了?
不对,有坦克也不行啊,别说除了自己没人会开坦克,就是有,按照平板的尿性,必须得人用手拿住,才能变成实体,而且还在平板的正上方,这尼玛一个坦克直接砸下来,平板砸烂不说,还得砸死一堆人,谁特么能接得住几十吨的坦克?
好嘛,升级还没完成,李凌就开始做起了白日梦,就和后世笑话里看到的那样,做梦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两口子起床商量怎么分钱,最后还闹得都离婚了,却发现哪里有什么彩票啊。
“老大,老大?老大你没事吧?”
“啊?哦,没事,怎么了?”
躺在摇椅上,抬头看着天不停的傻笑,嘴角哈喇子流了老长,王翦从蕞城回来就看到这一幕,着实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李凌这段时间太忙了,然后给累傻了呢。
“你怎么回来了?”
“王上召我回来的,老大你也去吧,咸阳宫,好像出大事了。”
“大事?什么事情,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老大你就别难为我了,我也刚从蕞城回来,哪里知道什么内幕消息。”
听到李凌询问自己,王翦也是一脸难色,嬴政这次召人召的太急,他是啥都不知道。
“那好吧,走,咱们现在就去咸阳宫。”
……
杀仁成神 山住一宝盖寸元
“怎么可能!我前段时间才见过他,他可好的很呢!怎么说死就死了?”
没错,的确发生了大事,虽然看起来这与王翦这种军人无关,但实际上却与整个秦国的国运都息息相关。
死的人,是郑国!
“是一场意外,采石场发生了塌方事故,家父前去处置,没想到出现了二次塌方,家父…家父他……”
金牌保镖
郑国的儿子是亲眼看着那无数的巨石从山上滚落,而自己的父亲甚至都没来得及多说一个字,便被无数滚落的山石埋在了底下。
疯了一般去挖掘,可那又如何?
等到郑国的尸体被挖出来的时候,早已经不成人形了。
“娘的,他怎么能死,老子让他修的直道还没修完,他怎么能死!”
嘴上说的话好像是在关心直道的修建,但实际上谁都看得出来李凌是在为郑国感到惋惜与悲伤,郑国先前作为间者行疲秦之计入秦,但之后,他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秦国。
郑国渠修好之后,直接前往巴郡修路,然后又回到关中修建直道,郑国的后半生一直都在为秦国忙碌,眼看直道的修建已经初具规模,没想到他,竟然死在了一场意外之中。
“二狗!”
“启禀太傅,卑职现在名叫郑家,是家父去年为卑职改的名字,家父教导卑职要以秦…以秦为家!”
郑家努力让自己表现的不那么狼狈,眼镜已经完全哭红,可他必须坚强。
总裁,养女成妻 祸水泱泱
“以秦为家!以秦为家!好一个以秦为家!”
听到郑家说出他改名的原因,就连嬴政都从王位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到郑家的面前,他的双眼微红,显然郑国的死和郑家说出的那句以秦为家,让他触动颇深。
慕容三少 偷偷
“臣请王上为郑国举行国葬!”
“国…国葬?使不得,使不得啊!”
李凌突然说出要为郑国举行国葬,所有人都是一愣,王绾更是吓得赶紧出来阻止。
别看李凌的地位在秦国已经凌驾于一切之上,但这个时候王绾还是站了出来。
为了一个郑国举行国葬,这于礼不合,更何况这郑国当初可是韩王安插进秦国破坏秦国的一枚棋子,东窗事发的时候,要不是李凌保着,估计早就脑袋搬家了。
“没有郑国,何来我大秦关中之地八百里沃野?没有郑国,巴郡天堑如何征服?没有郑国,我大秦铁骑拿什么做到从蕞城到函谷关仅仅用时三天?是他,才让大秦的将士们在外征战衣食无忧!是他,才让巴郡成为我大秦真正能够供应全国的粮仓!是他,才让我大秦将士可以在面对外敌入侵的时候临危不乱,做到兵力最大限度最快时间的调动部署。没有他,大秦铁骑拿什么驰骋沙场?难倒他配不上一个国葬吗?”
“这…可是..可是这于礼不合啊!”
“我告诉你,精兵易练,良将易得,但如郑国这般,乃是国士无双!他,配得上国葬!”
“话是这么说,但臣以为……”
平原 毕飞宇
“都闭嘴!此事就按照太傅的意思办!”
一句国士无双,让嬴政终于下定了决心,此时,就要按照李凌说的来办!
这不是为郑国一个人的国葬,嬴政知道,李凌这是要借此机会昭告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大秦,才是这天下有识之士真正的归宿,也只有大秦,才会不计较出身,只以功勋论英雄。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ptt-333 趙遷跑了看書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已经完全封锁了么?”
“是的,过了晌午之后东城门和北城门就只准进不准出了,傍晚北城门更是彻底封闭,仅留一个东城门允许进入城中。”
由赵葱安排先前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亲信进入邯郸城,李凌的目的就是启动潜伏在邯郸的间者,可让李凌措手不及的是,人上午才进去,紧接着没多久邯郸城便已经被封锁了起来,只准进不准出。
“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不能慌!”
城中一丁点的消息都传递不出来,李凌不敢赌,虽然将来是要灭了赵国的,但是赵国民风如此,真打下来赵国,也注定不会太 安稳,到时候这些潜伏在赵国的间者对于治安的维护上来说,要比秦军强压好得多,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点不确定性而毁掉从吕不韦开始直到现在蒙毅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情报网络。
“今晚你去和五十四军换防,让五十四军明日一早进攻邯郸北郊,切断邯郸往北的通道!”
思考再三,李凌决定一切按部就班,对于邯郸突然封城不作出任何反应。
一夜很快就过去,次日一早,五十四军向邯郸北郊发起攻击,而这一次,百里梦终于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抵抗,虽然这些抵抗基本上也没有坚持太久,但还是让百里梦吃了些亏,有数十人伤亡。
“大王!快点做决定吧!明日秦军就要攻城了!现在他们已经将邯郸城三面包围,等到明日恐怕秦军也会把东城门给堵了!”
“大王!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赵王宫外,跪了一地的赵国高官,唯独没有郭开。
赵王迁还没有下定决心,他需要等郭开回来,郭开是赵国老臣,是当年老赵王自幼的玩伴,不管是从身份还是从地位,赵王迁都必须得等到郭开。
“大王!”
苦等半个时辰,终于,郭开风尘仆仆的来了。
“还请大王早做决定,大王若要为赵国百姓免遭屠戮,那臣愿为使者再次出城和谈!大王若要继续对抗秦国,那请大王立刻离开邯郸,臣愿意死守邯郸,为赵国尽忠!”
“请大王早做决定!”“请大王早做决定!”
郭开一到,众臣再次逼着赵王迁立刻行动。
“寡人…寡人……郭相,这邯郸城,你能守得住吗?”
“大王,如今二十万秦军围城,城中昨夜又似乎有些妖人作乱,今日臣这是刚刚平定两处叛乱才致使来迟,但请大王放心,倘若大王让臣死战,臣定会战死邯郸城头,以报先王与大王对臣多年恩情。只是…大王,请听臣一言,眼下秦国亡我赵国之心昭然若揭,那韩王安的……”
“郭相别说了!你立刻安排寡人出城,郭相你要记住,如果邯郸真的守不住,你一定要找机会离开邯郸,务必确保你的安全,邯郸没了,寡人还能夺回来,但郭相你不能没了!”
“明日便是最后期限,为以防万一,请大王准备一下,臣这就安排车马送大王出城!”
眼看赵王迁不愿意投降,郭开便不再劝说,直接着手准备安排车马送赵王迁出城。
很快,就在这天下午,邯郸东城门终于有人离开,而且离开的人数非常多,不过看穿着都很普通,不像是什么达官贵人。
这是郭开的提议,他不让城中权贵携带任何财宝家眷,仅仅只带一些随身盘缠便匆匆离开,同时在离开邯郸之后,众人还要尽快分开,最后在东阳碰头,按照郭开的说法,只有这样做,才不会引起秦军的注意,才不会被秦军一锅端,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听起来这是一套多么完美的金蝉脱壳之策,赵王迁和一众赵国大臣对郭开那是感激涕零,就连很多看郭开不顺眼的人,此刻也是佩服万分,他们根本想不到郭开在这个时候竟然会选择只身死守邯郸,其对赵国的忠心日月可鉴。
然而,由于一次出城的人太多,根本就没人注意到,这其中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人,此人正是那雅轩酒馆的酒保!
那酒保在离开之后没多久便一个闪身从混乱的队伍里溜了出去。
……
“将士们,我是郭开!大王说要我守住邯郸,可眼下邯郸所面临的困境,你们已经看到了!”
赵王迁走了还没有一个时辰的功夫,郭开就跑到了城墙上,他面对的,是留守邯郸的赵军将士。
“死战!死战!死战!”
“我知道你们想要死战,想要为赵国拼命,为大王拼命!可是,我要告诉你们,就在一个时辰之前,邯郸城内一众大小官员,还有咱们的大王,都走了!”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你们可能都知道,几天前我曾出城见过秦军主帅李夫子,当时我是带着大王的亲笔信去的,大王让我出去,是希望能够说服秦军退兵,至少不要屠城,我也以为大王的确是如此想的!可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大王根本就没有为我赵国子民想过!他是要拿邯郸十余万子民的身家性命来为他自己争取逃命的时间!”
话音落,扫视一圈,郭开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些兵士已经开始动摇了。
异世之炼魔术士 西贝猫
“李夫子答应了五日之后,也就是明天,便会围城,到时候只要投降,便不会屠城,可赵迁!他今天!跑了!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在逼着秦军屠城!”
屠城,这可不是什么别的字眼,这些将士们不怕战死沙场,但为了这样的国君而战死,战死之后非但起不到任何作用,还要引起秦军泄愤一般的屠城,他们怎么能够安心?
“你们,还要为了这样的大王而赴死吗?你们,还要亲手将生活在邯郸城的十多万赵国子民的脖子送到秦军的屠刀之上吗?”
“大人!难倒我们投降了,秦军就会放过我们吗?那秦国乃是虎狼之国,他们有何信用可言?”
“你们可还记得李牧将军?可还记得数年前秦军也是抵达了邯郸城头,却选择了突然退兵?”
郭开决定加码!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帶着倉庫去大秦 學夸父逐個日-301 得勝歸秦分享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王翦将军回来了!王翦将军将韩王抓来了!”
从函谷关外到咸阳城,再到秦国的各个郡县,秦国上下一片欢腾,李凌他们除外,因为此刻的李凌正率领大秦、月氏联军横扫匈奴,以图尽快与杨端和部胜利会师,打穿整个匈奴。
秦军大胜,虏获韩王安,韩国领土秦、楚、齐、魏四国吞并,其中秦国占领原韩国领土约三分之二,收益最大。
“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你可曾想过今日你这韩国却是被寡人的王翦将军以秦弩所破?”
雪虐缘 南风晓梦
少女 契約 之 書
看着囚车中的韩王安,嬴政心情格外舒畅,这是他打下的第一个诸侯国,这是他统一大业的开始!
头戴七旒冕,身披素青衣,上绣苍河图,佩锦绶,踏锦履,今日的嬴政身着格外隆重!
韩王安打量了一眼嬴政的装束,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现在可早已经不再是一国之君了,更何况王翦的骚操作更是让他在韩国万民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想知道为何寡人这旒冕仅有七旒么?”
双手扶住囚车,嬴政趴在囚车外,死死瞪着囚车内的韩王安,气势咄咄逼人,韩王安想要努力做出一副淡定自若的表情,可他实在是做不出来。
“沿周礼,天子十二旒,诸侯当为九旒之冕,但寡人只有七旒,因为,寡人还有五旒没有拿回来!”
“你…你要做天子!”
韩王安虽然混的不怎么样,而且韩国还在他手上亡了,但他可不是傻子,嬴政的话说到这份上,还能明白不过来吗?
嬴政口中剩下没有拿回来的五旒,不恰好就是除去韩国之外的五大诸侯齐楚燕赵魏么?
到时候凑齐十二旒,正是天子才有资格佩戴的十二旒冕!
“灭韩国,只是开始,寡人将来要统一整个华夏,让天下百姓万民皆臣服于寡人脚下!”
“你…你…你会遭天谴的!”
“天谴?寡人就是天选之人,寡人就是天子,你是老糊涂了,难倒上天会降天谴于寡人吗?倘若真的会有什么天谴,早在寡人的太傅灭了周家天子之时,就该来了!哼~!”
一声冷哼,嬴政直接背过身去,不再看韩王安一眼。
“大秦万年无期!”“王上万年无期!”
群臣山呼对应的是韩王如同失了魂一般在囚车之中掩面落泪。
韩王安用尽了一切手段,就是想要在这乱世之中保全韩国,先送城邑后送韩非,又是和亲又是送东西,后来看秦国惹上麻烦,楚国又跑来合纵,自以为是看到了彻底摆脱秦国威胁的大好机会,可哪曾想这样的机会竟然直接葬送了韩国。
美女 請 留步
他不单单是葬送了韩国,还被彻底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他是被秦国第一个灭掉的大国,他是秦王嬴政的踏脚石,他是倒在嬴政面前的第一个王。
次日,秦国便向全天下宣布,韩国并入秦国,秦国设置颍川郡,郡治所在乃是韩国最初的国都阳翟,至于韩王安则被迁往陈县,说是养老实际上就是被软禁了起来。
韩国的事情至此基本已经敲定,剩下的事情已经不再需要嬴政去操心了,原属于韩国的土地上,虽然秦国占领的最多,但还有三个国家也在,但是除了楚国之外,剩下的都是秦国的盟友,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就只剩下了谈判一条路。
王的杀手狂妃 安锦夏
至于谈的结果如何,嬴政毫不在意,他知道,只要等到李凌率领秦军真正的主力从陇西归来,接下来所有的地盘,都将是大秦的!
很快,短短一个月之后,匈奴主力部队便被彻底扫清,那头曼单于也在战斗中被打死,清剿残余匈奴势力的事情,自然不再需要李凌亲自坐镇,李凌便直接率领西线主力返回咸阳,将这边的一切都交给成蟜和王战东负责,当然也包括与月氏国的利益分配。
在某些事情上,李凌已经感觉到自己比王战东差了点意思,他相信王战东能很好的处理好与月氏国的关系,同时还能为日后进攻月氏找到一个可以给整个华夏民族乃至月氏国子民的合理理由。
回到咸阳,一场盛大的狂欢在等着李凌!
整个秦国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永久平定匈奴威胁,灭掉韩国,这是大秦数百年从未有过甚至不敢想像的壮举,而这一切,只在短短十几年当中发生!
这是一场以李凌和王翦为主角的狂欢,但李凌却显然有些不在状态,他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一些东西。
快穿之男配攻略
终于,在狂欢之后,这天的深夜,嬴政亲自跑到了李凌的府上。
“政儿拜见师傅。”“王颖见过叔叔。”“扶苏恭喜爷爷得胜归来。”
“哈哈,好,扶苏好乖。”
被扶苏叫一声爷爷,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李凌没有半点尴尬,反而高兴的摸摸扶苏的头,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包东西递给扶苏。
“这是什么?”
“这是好吃的,你看好了啊,我教给你怎么弄。”
那是一包野战口粮,这是李凌的新发现,他之前从未在平板电脑中看到过任何除了急救包之外的补给品,可在返回咸阳的路上,闲来无聊打开平板,却提示数据更新,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里面出现了足足十万包自热单兵野战口粮,把李凌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好香啊!”
“呐,也给你一包,好好尝尝吧。”
“颖儿谢谢叔叔。”
“颖颖!颖颖你…民女莫幽叩见大王。”
“赶紧起来吧,你们二人带着扶苏去外面玩吧,我与师傅有话要说。”
嬴政借机直接让王颖等人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了嬴政和李凌。
“师傅有心事?可愿说给政儿听听,或许政儿能为师傅分忧。”
为李凌沏上一杯茶,嬴政将座位挪到李凌的身边,姿态可以说放到了难以想象的低。
“我的确有心事,这心事也的确只能由你来为我分忧,但就怕你接受不了。”
李凌看了看嬴政,他心中的事情很多,非常多,而且事事都关系到王权,李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他怕再像上一次一样,双方闹得面红耳赤,差点老死不相往来。

z4qlj优美都市小说 帶着倉庫去大秦 愛下-282 長生不老展示-b0nkz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都散了散了,太傅留一下,寡人还有事情需要请教。”
廷议已经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心情,嬴政直接让众人都散去,唯独留下了李凌。
“你怎么这么早就开始想着自己死后的事情了?”
见众人离开之后,李凌直接开门见山。
“其实政儿好久之前就已经想过了,但是事情太多一直没有机会,最近有了空而师傅又不在咸阳,政儿就先让李斯去办了,请师傅莫怪。”
嬴政表现的非常恭敬,但李凌明显看出他对自己有怨恨,只是这怨恨来的莫名其妙,似乎与自己先前说话不注意言辞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私事,我怪你干什么,只是我觉得太早了而已,何必这么着急呢,你还年轻。”
“年轻么?政儿又不是师傅,这天下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师傅一般,师傅你理解不了政儿。”
突然长叹一口气,字里行间句句透露出一种无奈。
“啊哈?我理解不了你?我跟天下人都不一样?”
看嬴政这幅表情,李凌挠了挠头,难不成这丫的知道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了?
但是不应该啊,而且这跟他修不修陵墓可没什么关系。
“师傅如何看待政儿,是当成学生还是当成王上或者当成完成宏图伟业的垫脚石亦或者当成别的?”
突然冷不丁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李凌这一头雾水是彻底散不去了,真不知道嬴政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我对你的看法,很复杂,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哦,政儿知道了。”
“不是,你到底要干什么?有话就说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别什么都让我猜行不行?”
“师傅!”
嬴政起身,直接走到李凌的面前,然后猛地跪在了李凌的面前。
“干什么,快起来。”
赶忙想要扶起嬴政,但嬴政死活都不起身。
李凌有点慌,甚至他都想伸手摸摸嬴政的脑袋,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发烧了,脑袋是不是烧糊涂了。
“我视师傅如生父,师傅是政儿唯一的亲人,师傅就是政儿的再生父母,恩同再造,师傅可愿相信?”
“我信,我信,你先起来行不行?”
“师傅请听政儿把话说完,说话之后政儿自会起来。”
再次推开李凌的手,嬴政看着近在咫尺的李凌,神色复杂。
“你说吧。”
眼看嬴政如此执拗,李凌只能放弃,盘膝坐在嬴政面前。
“可是,师傅你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和自己一般年岁吗?师傅你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却比自己更小吗?师傅你能接受自己将死那天自己的父亲却还如同少年一般吗?”
一连三句质问,李凌的脑袋突然嗡地一声,直到此刻,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注意过的事情,那就是年龄!
似乎,自己自打穿越过来之后,自己的身体就停止了变化,没有任何变老的迹象!
王纥老去,蒙骜老去,吕不韦老去,嬴政从一个孩童到现在一脸沧桑,身边的一个个人都在慢慢变老,而自己却始终都没有任何变化。
“师傅,如果你真的在意政儿,可以把长生不老的秘方告诉政儿吗?政儿想要陪着师傅看到天下一统,看到大秦万年无期!”
“我…我……”
看着嬴政炙热而又期待的眼神,李凌磕磕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可能给嬴政什么所谓的秘方,因为这根本就不存在!
“好吧,政儿知道了。”
眼见李凌不说,嬴政只得起身,然后又扶着李凌直接走到了王座上。
全程,李凌都处在大脑宕机的状态,任由嬴政将自己按在王座上,然后又并排做到自己的身边。
“既然师傅不愿意说,那政儿也不再问了。还请师傅答应政儿,若是政儿百年之后,还请师傅替政儿看好这大秦江山,护佑大秦万年。”
“不是,你听我说!”
直到此刻才猛然回过神来,李凌赶紧想要从王座上站起来,没想到却被嬴政一把摁住,并没能起身。
“你给我听好了,我身上有一些秘密,但这世上并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秘方,我手中也没有,所以并不是我不给你,是我拿不出来。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说不定明天我就死了,知道么?”
“师傅……”
嬴政显然并不相信李凌的说辞,正所谓眼见为实,嬴政看到的只有李凌多年容貌未有任何变化!
“我答应你,只要我还活着,我还在这里,我就会看着秦国,绝不会让任何人祸乱大秦。”
“政儿多谢师傅。”
听到李凌的保证,嬴政直接起身离开王座,跑到台下冲着李凌跪谢。
窗外深秋
“师傅坐下!别起来,让政儿好好看看!”
一君一臣,互相对视,只不过李凌却是站在上面,而嬴政却站在下面。
“师傅,你比政儿更像是秦国的大王!”
“得了吧,你才是秦王,我可不是,我也不像,若我是秦王,那秦国还不得完了?那么多政务,我可懒得看。”
实在是有些不自在,李凌直接走下来又把嬴政拉了回去。
“师傅,政儿将陵寝选在骊山可好?”
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
“挺好的,不过这可是个大工程,眼下秦国可没有那么多的人为你修陵寝,我需要人修直道,还需要人打仗。我原以为收拾掉匈奴之后就可以开始统一大业了,可眼下看还有很多麻烦。”
劳民伤财,这样的事情李凌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他也不能劝,身为秦王想要修个好点的陵寝本就无可厚非。
“政儿也不着急的,只是让李斯先弄着而已。”
……
“王上他与相邦怎么谈了这么久?”
“中车府令有所不知,太傅与王上的关系非比寻常,我等只需要在外面等着就行了,不管里面发生任何事情,除非王上叫我等,不然我等都不要贸然进去。”
“多谢侍卫长。”
赵高死后接任中车府令的田宇显然还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过好在这人不喜欢摆架子,什么事情觉得奇怪总是会去询问一些常年陪在嬴政身边的人。

y7ymq精品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線上看-266 一點點擠壓相伴-gzhmq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停下,不要再往前推了,就停在那里不要动。吃饭,吃完饭让大家好好休息。”
在壕沟的前方,仅仅只向前挖掘了两层散兵坑,此时距离匈奴王庭围墙还有至少八百米的距离,看匈奴人没有任何反应,百里梦当即决定让部队赶紧休息。
伪装小姐的恋爱经历 星蝶之吻
“我原以为他们会集中一个方向全力突击的,没想到他们真的就这么傻。”
策略成功,百里梦说出了自己先前一直担心的地方。
挖掘壕沟,意味着部队被完全分散,在这样的情况下,最怕的就是匈奴人集中兵力向一点突破,到时候全盘都乱了,可哪曾想匈奴人就只是试探性的四面出击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他们的目的就是一直拖着,拖到匈奴主力返回,当然不会贸然选择出击。你这个办法确实不错,但等到接近围墙的时候,恐怕就没那么轻松了。”
李牧看着百里梦有点得意忘形的尽头,赶紧泼下一盆冷水让他冷静一些。
“到时候他们也得能反应的过来才行。”
焚 天 之 怒
蒙恬也表现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虽然这二人都是要听从李牧的,但李牧自打冲出沙漠之后的第一战开始,就几乎没有过问过秦军的各种部署,他知道自己老了,只有年轻人才能发挥出这支军队的真正实力。
部队吃过午饭,休息了一阵之后,再次出动,又往前利用挖掘散兵坑的方式向前推进了几十米,然后再次停了下来。
现在的秦军防线上,到处都是土堆到处都是散兵坑,匈奴人的骑兵已经彻底失去了冲击秦军防线的机会。
……
“篝火点起来,确保篝火旺盛,然后没事就安排点人手在篝火旁晃悠,午夜之前要一直这样,听到没有?”
“诺!”
入夜,在秦军的壕沟后方,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队篝火,而且篝火旁始终都有不少人影来回闪动,从远处看起来,秦军这是已经退回到了壕沟后方进行扎营防止夜袭了。
可事实上真的如此么?
夜色中,无数秦军士兵其实早就已经翻过了壕沟前的土墙,然后趴在地上匍匐前进,要么躲到散兵坑里,要么躲在散兵坑一旁的土堆后面,而这些,在夜色中根本就看不到。
时间接近午夜,终于,那些人来人往的篝火堆周围安静了下来,篝火也在变得越来越暗,直至完全熄灭。
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在这块平静的大地上,早已经顶到最前排散兵坑附近的秦军将士再一次行动了起来。
他们匍匐前进,然后开始挖掘新的距离王庭更近一些的散兵坑,而且是五道散兵坑阵线同时挖掘,秦军阵地在夜色中每隔半个时辰便悄无声息的一次性推进数十米,等到天亮之时,最前排的散兵坑距离王庭围墙已经不足四百米!
“这帮秦人都是曲娃吗?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挖了这么多坑!”
匈奴守将眼睛都要直了,他只是睡了一觉,没想到秦人挖的坑就已经距离王庭围墙不足一里了,这简直比土拨鼠还要可怕。
帝心蛊,多情误
摩羯座的祁小姐
这样的距离,已经是骑兵的最佳冲锋距离了,但是秦军后面的地面上已经被挖的不成样子,不是深坑就是土堆,匈奴骑兵已经没办法发起冲锋了。
正相反,由于坑洼地面全在秦军的防线上,秦军的骑兵反而更适合发起冲锋,因为他们冲锋的路上可没有任何障碍。
“右大都尉,怎么办,这秦人是要开始冲阵了啊!”
朝阳中,秦军大约一万骑兵正集结在匈奴王庭的正面,就站在散兵坑的后面,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要做冲锋前的最后准备了。
“快,把草料都拉出去,堆到篱笆周围,他们学曲娃挖坑,咱们不挖,咱们堆墙!”
那右大都尉看着秦军已经集结完毕,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真的开打,恐怕会对匈奴不利,而且他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守着,他才不会让秦军如此顺心的打过来,他要把王庭周围全都用草料等等东西给围起来,围一个水泄不通,让秦军无法发动进攻。
果不其然,就在手下按照他的命令展开行动之后,对面的秦军明显开始不安起来,秦军主将骑着战马不断来回查探,然后悻悻然返回,解散了秦军队形,这些集中起来的秦军骑兵再次四散到散兵坑当中。
“大都尉果然神机妙算!”
“哈哈,那是当然!就这些秦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冒出来的,但既然大单于将王庭托付于我,我又岂会让区区秦人得逞?”
……
“传令下去,继续向前推进,散兵坑每次前推五步,如遇匈奴骑兵出营,要把他们放到百步之内再射击!”
冲锋?
百里梦和蒙恬又不傻,他们怎么可能发起冲锋?
他们就是单纯的做做样子而已,这下好了,这些匈奴人自己把自己逃生的路给堵住了,省了秦军不少的麻烦。
秦军再次行动起来,依旧是采取步步为营的手段稳步利用散兵坑向前推进,不过匈奴人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出营的打算,直到这日傍晚,秦军的散兵坑已经挖到了距离王庭围墙不到两百米的地方,终于挖不动了。
鬼王独爱:神医枭后 锦绣琳琅
匈奴人发起了攻击,不是骑兵,而是弓箭手,他们不断利用弓箭进行抛射,绝不允许秦人将散兵坑再继续往前挖下去了。
“你们有没有把握在发起进攻之后第一时间夺下那道围墙,并且彻底控制住?”
“请军长放心,我们团各个都是嗷嗷叫的狼,只要你下命令,我们绝对没任何问题!”
吾名雷恩 三脚架
“我们这边也没问题。”
“很好,那你们先回去,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将顶在最前面的两个团的团长找来,蒙恬和百里梦再三确定他们没有问题之后,这才让他们赶紧回去准备。
紧接着,又是一个人来到了二人的面前。
“军长,已经做好准备了,随时可以开火!”
“给我记住了,等到他们都集中到了这个圈之内,你就自行下令开火就行了!”
冰川天女传
“好嘞!”
看着地图上被圈出来的一小块地方,那人笑了,笑的非常开心。

lk5u9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學夸父逐個日-263 都怪趙高閲讀-odsd4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寡人何时说过要残害太傅!赵高,怎么回事!”
听到这些人造反居然是因为自己要杀害李凌,嬴政脑海之中突然嗡地一声,险些站立不稳。
虽然眼前的事实证明了李凌在秦国的地位俨然已经威胁到了自己,倘若他有不臣之心,那秦国将会遭遇比嫪毐当初叛乱更大的危机,而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帮助自己。
可嬴政是实打实的从未想过要害李凌,那是他的师傅,更是他的恩人。
“王上,王上饶命啊,奴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奴臣只是让熊启将军去平叛,并未提及过武安君!熊启,对,是熊启!”
赵高慌了,赶忙将责任推到了熊启的身上,反正他在人群中并未见到熊启。
“赵高!你个贼人!明明是你拿着王剑告诉我,要把咸阳狱所有与叛乱有关的人员全都格杀勿论!等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你居然是要我杀害武安君,你现在居然又推到我的头上!你个阉人,血口喷人!”
说曹操曹操到,原本想着快点赶到蕲年宫的熊启、李斯等人没料到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他们没能赶在这帮人冲击宫门之前抵达,只能跟在了这群人的后面。
熊启这刚一抵达就听到赵高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脑门上,瞬间冲上前拔出剑横在了赵高的脑袋上。
皇極異世
“冤枉啊,王上冤枉啊,奴才从没说过,奴才说的是杀了反叛之人,奴臣以为太傅是绝对不会反叛的。”
“赵高,按照你的意思是说,我反叛了?”
李凌穿过人群,出现在了赵高的面前,这下子赵高直接吓尿了裤子,赶紧四处张望起来,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王上,奴臣真的没有说过啊,王上你知道的,奴臣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王上的意思在做,奴臣对太傅更是充满敬仰。”
“那你的意思是王上让你杀我,污蔑我发动叛乱?”
李凌直接弯下腰看着,单手扶起赵高的下巴,死死瞪着他的双眼。
“老大小心!”
砰~~~!
就在李凌瞪着赵高的时候,两名宦官突然暴起,各自从袖口中掏出一把短剑直接扑向李凌。
熊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直接冲上去将其中一人斩杀,而另一个人眼看着就要刺伤李凌。
李凌此刻背对着那宦官,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慌张,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单手掏枪,一枪正中眉心!
他的确没有看到突然暴起的宦官,但别忘了李凌在干什么。
双雄老公
他在盯着赵高的双眼!
就在自己将赵高的头抬起来的那一刻,赵高眼神中原本的慌乱瞬间变成了阴狠紧接着又流露出一丝得意,那一刻李凌就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没有人能够在他已经警惕起来的情况下伤害到他,即便是从背后也不行。
“奸臣当道,扰乱视听,这才致使王上受骗,武安君蒙冤!如今赵高已经伏法,尔等还要拿着刀剑逼宫吗?”
李斯及时上前一声大喝,紧接着两名士兵控制住赵高,事态终于有了转机。
“太傅。”
嬴政半天没有说话,紧接着突然喊了一声李凌,然后背身进入蕲年宫大殿。
“夫子!”
“不必担心,如今奸臣已除,你们大可放心离去。”
紧接着,李凌也跟随嬴政步入到了大殿之内。
“太傅今日当真是让寡人开了眼。”
杠上跩校花
嬴政面色阴沉,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对以往的信念和坚持都产生了动摇。
“你早就应该开眼了!”
这一次,李凌并未摆出臣子的姿态,这一路被人裹挟着扛过来,他想了很多!
自己之前或许真的是有些太软了,那不是什么大仁大义宅心仁厚,那就是软蛋,而要让天下实现一统,自己绝不能手软,即便是对嬴政也不行。
因为秦国,是自己的根基,即便嬴政掌管着整个秦国,即便嬴政很听自己的,他也必须得强硬起来。
“太傅这是要与寡人为敌了么?”
殿中只有他们二人,嬴政今日也已经打算问个清楚了,要知道赵高的事情上,嬴政还是有些不满的,赵高是他唯一真正的亲信,而且赵高的确没有说过李凌叛乱。
带着警花闯三国 乱石兰竹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不是我要与你为敌,而是你要与我为敌!你给我记住,你这秦王的位置,我想让你做,你就可以做,我不想让你做,你就做不下去!”
李凌从未想过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竟然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但当他说出来之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瞬间轻松了很多。
“武安君!”
嬴政攥紧了拳头,但他的拳头此刻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自己是秦王,可如今的秦国,如若真的闹起来,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听自己的?
别说自己手中无人,即便是嬴氏宗族,恐怕也会跟李凌站在一起吧!
步步驚情:冷梟霸愛
毕竟现在嬴成蟜才是宗族族长,而成蟜显然是与李凌站在一起的,而且如果自己真的被从王位上撵下来,得利的明显就是自己的那个弟弟了!
“嬴政!你记住,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共主,我也同样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之所以选你,是为了整个天下!我虽然待你如己出,但不等于我可以放任你肆意妄为!孩子不听话,该打,而你,现在很不听话!”
“寡人是天命所归,寡人的父亲是先庄襄王,你是寡人的太傅,但不是寡人的父亲,武安君!”
被臣子直呼其名,对于君主来说这是莫大的侮辱,可眼前的人是李凌,嬴政除了气,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别的。
现在的他,内心实在是太复杂太纠结了。
“你以为我想当你的老爹?我呸!倘若你还保有当年的心性,或许我还真的乐意收你做个义子,但现在的你,不配!年轻人,我劝你好自为之。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倘若想清楚了,明日来我府上找我,倘若想不清楚,明日午时之后,我会让你我之间有一个结果!”
完全不等嬴政答复,李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大殿和嬴政孤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