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妙趣橫生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九章 見到月引分享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江宴会知道月引在哪吗?谢长鱼握紧了拳头,她深谙月引的脾性,月引有无背叛唐门,谢长鱼不清楚,但在云县放出尸毒,残害百姓的事绝非月引做的。
赵以州余光刚好瞟到谢长鱼袖下的拳头,心中顿生疑惑,隋辩为什么会生气?
“城门口。”江宴收回羊皮图,言简意赅地说道。
月流眼中杀气毕露:“怎么可能?在你们之前,我带人去过,云县早就变成了死城,白日活尸睡觉,晚间猖狂出没,就连我们的人也不敢在里常待,何况是那个武功全废的叛徒?丞相大人真的没有在骗我?”
“呵!”
谢长鱼勾起冷笑,说道:“我们丞相大人身份尊贵,他有必要骗你吗?在不在,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她抢在江宴面前出声,倒是引起江宴与赵以州的注意。按照他们之前对隋辩的了解,隋辩不是这么容易发怒的性格。
这边月流冷哼一身,她不知谢长鱼是谁,正要斥责一番时,坐在轮椅上的玄衣面具人在月流耳边说了一句话。
随后,月流狠狠瞪了一眼谢长鱼,招呼道那群手下:“出发,前往云县!”
月流话落,刚才还围在一堆烤火,状态懒散的唐门弟子立马起身,跟在月流后面走出破庙。
那玄衣男子的轮椅也是由月流亲自推的,直到破庙外轮椅推动的莎莎声走远,谢长鱼走到刚才唐门弟子烤火的地方坐下。
“丞相大人,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谢长鱼装作不经意间的打探。
江宴接过玄乙递来的干巾帕,擦了擦身上的雨水,摇头道:“她是在云县不错,月流要抓人势必要进去的。”
赵以州也凑上来,问道:“按丞相大人的意思,你是要让这批人跟那个唐门叛徒狗咬狗,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只说对了一半。”
江宴微微瞟了谢长鱼一眼,淡淡说道:“门派之争,我们还是不要参合的好。我的目的一是为了平安路过此地达到盛京,二则是解救云县城内的无辜百姓。”
呵,他总是说的冠冕堂皇。
依照江宴的做事风格,之前他与月引极有可能做了某种交易,才故意引月流这批人过去的。
“那丞相大人,我们就坐在这儿等吗?”
赵以州想起在云县的那一幕不禁浑身发冷。他无法想象,那些百姓变成了这么恐怖的模样,还能重新复活。
可若不救,成百上千的人命便说没就没了。
江宴便起身朝外边走去,一边说道:“隋大人和赵大人如若害怕,便可留在庙内,玄墨自然会保护你二人。我必须要进城一趟。玄乙跟上。”
“等等。”
谢长鱼也起身道:“我下属被活尸伤到,尚且躺在马车内生死不知,去云县算我一个。我得去找那个月引拿解药。”
见几人都要走,赵以州也慌了,脱口而出道:“为了就云县百姓,我也拼了。”
方起身,就被谢长鱼按了下去。
“以州兄,我们之中,就你不会武,届时被活尸伤到,可不是闹着玩的。”谢长鱼面目严肃:“还是让玄墨在这陪你吧。”
这话倒是真的,赵以州读了几十年的书,别说武功,就连打架也从未有过。
玄墨:“……”
喂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个小白脸也配用主子的语气跟老子说话!
与玄墨擦肩而过,谢长鱼又折返上了马车。
里边,叶禾还躺在塌上,身上就披了件薄毯,他包扎好的手臂露在外边,眉眼紧闭着,脸上泛有不正常的青紫色,仿佛中了剧毒,已看不到原本的肤色。
谢长鱼给叶禾揶了揶薄毯,叹气道:“我会救你的。”
就算事态不受控制,所以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谢长鱼也要找到那个势力。
她与江宴穿过竹林,玄乙跟在后方。江宴眼中带着几许狐疑,很快掩饰过去,说道:“隋大人似乎对唐门叛徒感兴趣?”
“丞相大人误会了,下官不过好奇罢了。”谢长鱼想起方才在破庙里险些暴露,心道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她的身份还没到暴露的时间。
而江宴抿住唇,倒没在多言。
乌云压顶,雨势渐渐有下大的迹象。江宴、谢长鱼还有玄乙三人抵达走到城门口的时候。
只看到黄泥中被雨水稀释的血迹。
谢长鱼之前被活尸勾住的马车不见了。散落在街道两边棺材内也空空如也。
活尸……不见了。
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箫声,调子清冷凄凉,听到耳里,内心竟跟着隐隐作痛。似乎牵动到陈年往事那些悲伤事。
谢长鱼抬头,侧目指着远处立于楼瓦院顶的鲜红背影:“你们看那儿!”
毋庸置疑,那个站在楼顶瓦砖之上,对着冷月吹箫的红衣女子便是消失已久的月引。
“走。”江宴沉声道。
……
这是一块位于云县的校场,空旷的荒凉凄清。
月流和紫衣劲装的唐门弟子被活尸们围在一个圈内,随着萧声节奏的加快,那些活尸七窍流血地涌上来,动作更加快了。
保安的逆袭
“愣着做甚!拔剑冲出去,谁能活捉月引,立即晋升我宗堂大弟子!给我杀出去!”月流狠声说道。
她抬头狠狠盯着面无表情,只管吹奏短萧的月引,气的咬牙切齿:“我就不信这个叛徒武功全废还能从我的手底下逃脱!”
玄衣男子冷声道:“不用活捉,若抓住杀了便是。”他发号施令,看月引的眼神越发冷漠。
活尸涌入,大家都拔出剑拼命厮杀起来。一派的人散落到各处,有弟子不堪群尸,被活尸抓住后,直接撕碎了。
江宴几人赶来,便看到这一幕幕残忍血腥的场景。
那些活尸跟着萧声游荡,十分听话,并不攻击江宴三人。谢长鱼好不容易见到月引,未曾想到久未谋面,月引已成了这幅模样。
她沉住气,云着轻功飞了上去。
月影丝毫不受影响,依然面无表情地在吹奏玉箫。
“姑娘,你到底跟那群唐门人有什么仇?你吹动玉箫操控活尸,也相当于草菅人命,泯没良心了。”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二百四十六 打鬥看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赵以洲想不明白,皱着眉对此事还是一头雾水。
这么晚了隋大人能有什么要事呢?
不过丞相大人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现在再质疑也没有什么理由。
“丞相大人,这么晚了,隋大人是在执行什么任务吗?”
赵以州将目光转移到外面,半眯着眼睛,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
江宴侧过眸子,眼睛弯了弯,黑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她看着赵以洲的侧脸,微微点道:“对,没错,本相给随大人派发了重要的任务。”
“原来如此。”
另一边正在黑暗中疾驰的谢长鱼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天。
到现在月亮还是没有出来,她在黑暗中行走,着实有些难度。
尤其是她现在找人难上加难。
谢长鱼忍不住的搓了两下,胳膊,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不知道跑了这么久,为什么身子就没有暖和一点?
她站在房梁上半蹲下身,半眯着眼睛,目光幽邃的盯着四通八达的街道。
很快,就在犄角旮旯的巷子里面发现了一道身影,那道影子高大只是一眼。谢长鱼就认出了这个影子的主人是那个男人。
很好,得来全不费工夫呀,她背着桂柔,移动自然不方便。
而且自己也比较幸运,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男人的踪迹。
赛尔号之时光如水
既然如此,当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看一看这个男人的背后黑手到底是谁。
谢长鱼也很好奇这第三方势力得到桂柔的目底是什么,今天就一探究竟吧。
本来呢,她和江宴的计划是她引出想要暗杀桂柔的人倒是没想到竟然引出了其她的人,真是有意思。
谢长鱼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男人身后,宛如潜藏在黑暗中的野兽等待时机伺机而动。
谢长鱼的跟踪手段极为高明,而且趁着夜色也比较好隐藏行踪,就是天太黑了,跟人有些不方便。
还好她的视力比较好,一直都能很快发现男人的位置。所以一直都很安全的跟在男人身后。
跟着跟着谢长鱼越来越觉得不对,这个男人似乎一直在走。而且还不停的在城里绕圈子。
她难道发现有人跟踪她了吗?不不应该呀,她的跟踪手段。不是说特别好,也不能说差吧。
或者说……有另一伙人在跟踪吗?那么这伙人是不是就是贵西楼的那些幕后黑手?
想到这里,谢长鱼的眉头直接拧成了疙瘩,看来这个桂柔还是一个香饽饽呢,这么多人都盯着。
哪怕今天没有奸细动手,恐怕第三方的势力也会对桂柔动手。
她那么招人喜欢,还真是让人苦恼,比如现在,她就感觉自己头都要炸了,如果不接这个差事,她也不会到现在还在奔波,为什么活着这么辛苦。
天缘传 二货小水猪
现在已经完全跑出了她可以控制的范围,甚至跑到了城外面,她们的目的地不在城里面?
到底要带着桂柔去哪里。
谢长鱼越想越觉得蹊跷,但是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
走着走着,她感觉自己身后好像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她猛地停下脚步。闪身躲在黑暗之中。
谢长鱼拧着眉,单单的盯着身后的方向,好像有一道黑影在晃动。
到底是谁?
歲月 是 朵 兩 生花
是跟着她还是跟着那个男人?
一时之间,谢长鱼的脑海里面乱糟糟的一片,就好像有一团乱麻。在其中不管怎么理都理不清楚。
脚步声逐渐逼近,谢长鱼的心整个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她握着拳头蓄力准备随时发动攻击。
在人影逼近的时候,谢长鱼猛地弹跳起来,拔出腰间的匕首,刀尖正对着那人抬起手。就像那人飞扑而去。
那个人的反应也极其迅速,闪身立刻就躲过了谢长鱼的致命一击。同时向后弹跳与谢长鱼拉开距离。
谢长鱼咬牙。双手握着匕首再次腾空而起。趁着对方没有注意的时候,他以最快的速度接近那个人刀尖从他的胳膊上面划过。
没有伤害到他的身体,倒是把他的衣服给划破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
谢长鱼根本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他的动作已经指使着他接下去要怎么反击男人了。
谢长鱼的反应很快,男人也不是吃素的。在谢长鱼的下一轮攻击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腾空而起,在半空之中翻滚着。
谢长鱼再次扑了个空,他的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看来这个男人还是有些伸手的。
不过现在她和男人的距离拉的实在是太近了,谢长鱼向后朵和男人拉开距离。
男人也站在远处,半眯着眼睛因物的盯着谢长鱼,那目光仿佛要将谢长鱼整个人都看穿看透。
谢长鱼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眸子,有一瞬间她感觉这双眼睛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要仔细回忆的话又好像没有见过。
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他们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很快谢长鱼就收回思绪,她将心里泛用起来的这种奇怪情绪压了下去。
这些都不过是错觉罢了,或许是前世的仇人呢?这也说不定。
谢长鱼在气举起匕首,刀尖正对着那个人,眨眼的功夫,他的身形在原地化成了一道黑影,以最快的速度逼近那个人。
男人只是眯着眼睛。气定神闲地侧过身,谢长鱼就扑了一个空。
首席 的 獨家 寵愛
可恶,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狡猾?而且还有一种感觉,谢长鱼感觉这个男人在耍他玩。
真当他是病猫呀。
在扑空的时候,谢长鱼立刻向后撤,他脚后跟旋转脚尖点地。俯下身子。
男人直接来了一个后空翻,躲过了谢长鱼的攻击。
谢长鱼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在原地旋转了一个圈,然后匕首在手中也换了一个位置,他拽着男人的胳膊。立刻拉近她和男人的距离。
只是在一瞬之间。谢长鱼就将他制服了。他握着匕首,刀尖正对着男人的大动脉,冷笑着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跟着我?如果不说实话的话,我就会把你的脖子割断。”
男人没有慌张,反而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跟着你呢?”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二百四十三章 後悔看書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江宴站在窗户前,大晚上的,他特意将窗户大开,为了更好地欣赏月色,特意让下人将桌子还有椅子搬到窗户前。
刚坐在凳子上,倒好一杯热腾腾的茶,江宴胳膊肘放在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黑暗中一闪而过的影子。
看的入迷的时候,“砰”的一声,赵以州踹开门,三步并成两步冲了进来,他大口喘着粗气,脸整个都拧巴成了一团。
尤其是看到江宴气定神闲的样子,更加不理解。
他快步走到江宴身侧,问道:“丞相大人,出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啊!”
江宴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水,啧,还是有些烫嘴。
他放下杯子,抬起眸子,认真地看着赵以洲,眉峰一紧。
赵以洲身上的褂子都没穿好衣服带子都是松开的,这家伙,怎么这么不将就?
而且他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眼下还有一片乌青色,看着有些憔悴。
江宴叹气,站起身,按着赵以洲的肩膀,将他按在凳子上,“赵大人,着什么急呀,我知道出事了。”
赵以洲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宴,明知道出事了,他怎么还在这里赏月喝茶?实在无法理解。
江宴坐在另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外面,“赵大人,坐在这里什么都能看到,”他语气停顿了一下,侧眸,看着赵以洲,“而且,还能听到。”
赵以洲深呼吸,情绪平定后,才发现,坐在这里的确能观察到外面的情况,而且还可以听到侍卫们的脚步声和叫声。
但是他还是不明白,他们的人质都要被掳走了,为什么他还可以这么平静地坐在这里喝茶?
赵以洲想要起身,让江宴察觉后,重新按了回去。
赵以洲如坐针毡,着急的不行,尤其是他现在根本办法理解江宴的淡定。
“丞相大人,现在可是水深火热的时候,不是坐在这里赏月喝茶的时候!”
江宴眼睛弯了弯,似笑非笑地看着赵以洲,“谁说我在这里喝茶赏月了?”
“啊?”
赵以洲还是不明白,江宴摇了摇头,叹气,心里有些失望,算了,对赵以洲还抱有什么幻想吗?他虽然老实,但是这脑子着实不好使。
另一边,谢之鱼已经气喘吁吁了,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她就想问问,这是人干的事情吗?当初江宴让自己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她还觉得没什么问题,现在真的做了,她才发觉自己被江宴坑了。
的确,这是个引蛇出洞的好办法,但是……
我的圣体前女友 柳州螺狮粉
为什么自己要充当这个苦力,她难道看着像是做苦力的人吗?
这大半夜的,扛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这里上蹿下跳的,哪怕是个男人,也未必受得了。
现在谢之鱼因为江宴,正处在崩溃的边缘,她现在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要累死了。
偏偏这些侍卫还在屁股后面穷追不舍,为什么还要追啊,这不科学!
谢之鱼快要精疲力竭了,脚步越来越钝,这样下去,没过多久自己就会被追上,真是崩溃。
就在这个时候,夜空中闪过一道银光,银光闪过的速度极快,幸好谢之鱼发现的早,不然这会儿自己就要中招了。
杠上皇室美男团 翊谧下的天
她侧过身,暗器擦着鼻子略过,“嗖”的一声插入后面的树干上,谢之鱼拧眉,还真出来了!
真是惨啊!
这下子被当成包子了,前后包抄,今天的仇,日后要双倍百倍地从江宴身上要回来!
那个可恶的家伙。
先婚厚爱: 闪婚老公好神秘 章鱼小布丁
现在前路不通后面还有人追,只能从旁边跑了,旁边还是高墙,这是让她翻墙?
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谢之鱼扛着昏迷的桂柔,直接翻墙,在她翻墙的时候,一道冷光擦耳而过,冷光鄙人,边缘极其锋利。
她咬着嘴唇,这是想让她死啊!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狠毒的心,可恶!
为什么要做这中苦差事。
谢之鱼咬着牙,看着前面,眼睛猛地瞪大,前面银光闪闪,都在以极快的速度逼近自己。
她的大脑啥时间变得空白一片,但是身体却在不停地躲避,好在她还算是灵敏,这些暗器并不能对她有什么作用。
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
谢之鱼真的快要不行了,现在该怎么办?
人是引诱出来了,但是现在他们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谢之鱼一无所知。
他们就好像躲藏在黑暗中的鬼魅一般,眈眈的盯着她,随时动手。
谢之鱼死死的咬着嘴唇,自己必须要想办法走过去,不然今天就变成这些暗器的亡魂了。
为什么自己要答应江宴这么无理的要求呢?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
现在谢之鱼,想拿着砖头狠狠地拍自己。
总之,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还是要想办法逃出去。
他们那些人很狡猾,躲在黑暗中,只会放暗器,谢之鱼什么都看不到,还要不停地躲避暗器。
不过……后面那伙人没有再追上来了,她深吸口气,在暗器逼近的时候,她快速地跳起来,在半空中背着桂柔翻了个身,暗器从身下滑过。
还有另一个,从她的身侧闪过,在暗器闪过的时候,谢之鱼以极快的速度,咬着暗器的边缘,然后甩头,将暗器甩了回去。
这一下子,可费了她许多力气,这些人真是讨厌,扔什么不好,非要扔暗器,躲都躲的心烦气躁。
只听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哎呦呵,没想到,竟然命中了。
谢之鱼勾起唇角,心情好了许多,听到那声惨叫,现在她大概知道那些人在什么位置了。
自己现在还背着桂柔,想要收拾他们,还不行,她叹气,背着一个人就是麻烦。,
而且现在月亮又要被云遮挡住了,趁着这个机会,自己只需要快速藏匿起来,就行了。
谢之鱼半眯着眼睛,眼睁睁看着云将月亮遮挡去,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就是现在!
谢之鱼扛着桂柔跑进灌木丛中,身形整个都被遮挡住了,那些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被想找到她!
“唔。”
背上的人似乎有了声音。

00mxb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一百八十四章 回家省親鑒賞-m3htv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此时那江家,见着谢长鱼坐着相府的马车而来,带着便去了前厅。
宋韵带着笑意前来,身后还跟着温初涵和同住在江家的温景梁。
见到谢长鱼的一瞬间,那温景梁的目光都是有些变化。虽说前些日子在宋韵的生辰宴上居然发生了那般事情,但是不得不说,这谢长鱼的样貌着实还是让温景梁有些惊艳。
况且就温景梁对谢长鱼的了解,这个整日就想着往自己身上贴的女人,确实不太像是什么会把人推倒的样子。
可一边倒下的是自己的妻子,另一边又是青梅竹马的明媚女子。这温景梁夹在中间,实在是也是苦恼。
好在现在灵儿无碍,孩子也没有事情,要是谢长鱼愿意到谢灵儿的床边道歉的话,他没准还会原谅她。
不过幸好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要是被谢长鱼知道了,那白眼可能会翻到天上去。也就只有温景梁这种人才能说出此番自恋的话了。
不管这个温景梁的内心戏有多充分,谢长鱼根本就连个眼神都不带给他的,完全就将他当做成了空气。
倒是温初涵,引起了谢长鱼的几分注意。这女子今日走路都有些奇怪,虽然还是和以往一样搀扶在宋韵左右,但明显着身形都不如以往那般温润,倒是看上去有几分僵硬,脸上也是脂粉掩盖不住的苍白。
“母亲。”虽然前几天与宋韵因为谢灵儿产生了矛盾,但谢长鱼对这个温润的女子依旧还是带着不错印象的。
宋韵自然是上前迎接谢长鱼,拉着谢长鱼的手,眼神中还是带着复杂。
“长鱼,今日来纯粹就是喝个茶,之前的事情我们可谁都别提。”宋韵叹了口气,带着谢长鱼落座。
谢长鱼嘴角噙着笑,也不反驳。
“不知母亲今日把我叫来是有何事。”
宋韵回头看了一眼温景梁:“灵儿已经生产,我已经给梧州送去了消息,即日我那妹妹自会从梧州出发。长鱼也知道我那妹妹的性子,此般前来自然是要揪着此事不放。这段时间怕是要委屈你一下了。”
谢长鱼笑了笑,她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来给自己打个预防针。
温家那主母残忍成性,这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虽说宋韵说是只告知了生产的消息,但是任由谁都会怀疑好好的怀有身孕的人怎么好端端的早产了。
谢长鱼虽然拒不认罪,但是在盛京城之中,谁都知道谢灵儿是被谢长鱼气得早产。这事情要是被那温家主母知道了,定然会找谢长鱼的麻烦。
“母亲替长鱼着想,长鱼谢过母亲了。”谢长鱼乖巧一笑,“长鱼即日起就回梧州去了,家中娘亲半月前就寄来家书,想让长鱼回家省亲。正巧这段时间和温家主母避开了。”
“那倒是巧了。”听闻,宋韵便是松了口气。
她自然了解自己妹妹的性子,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谢长鱼的。偏偏自己这个儿媳妇来的实在不容易,而且看起来实在得儿子的欢喜,可不能被自己妹妹嚯嚯了。
这茶会倒也还算是轻松,宋韵并没有多么为难谢长鱼。
看来也确实只是想要叫谢长鱼过来,兴许只是叮嘱一下。
倒是那个温景梁,时不时的眼神就往谢长鱼的身上撇一眼。而那个温初涵都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存在感调到了最低,要不是谢长鱼知道这个温初涵绝对没有那么简单,险些都要相信这可能只是宋韵身边的一个小小侍女一样
正当谢长鱼刚走出江家的大门,温景梁就追了上来,一把拦住了谢长鱼的去路:“长鱼。”
神朝大帝 向萝卜开炮
谢长鱼微微侧身,面不改色躲开了温景梁的手,疏离道:“不知温公子还有何事?方才在茶会上不说,此时拦住我又是何意?”
温景梁显然是没有想到谢长鱼居然会对他如此疏离,一时间又不知道以何种身份来面对谢长鱼。可偏偏此时温景梁又总觉得自己如果就这么把谢长鱼放走的话,他可能会后悔很久很久。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温景梁眉头微微蹙起:“长鱼,你和以前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谢长鱼近乎是用讽刺的目光看着温景梁:“温公子,你要记住我现在可是丞相的妾室,你要是这般和我密切来往的话,要是被别人看到了,这影响可不太好啊。”
谢长鱼,挑了挑眉,根本就没有将温景梁放在眼里的意思。
温景梁一噎,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应,犹豫了半天终究就是问道:“长鱼,我知道你应该是还在恨我。恨我对你的无情,可是你要知道我和灵儿是真心相爱,希望你还是能够祝福我们。”
谢长鱼就差在温景梁的面前直接拍手鼓掌了。
这男子也不怎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居然能够说得出一次自恋的话。
“我想温公子应该是多想了。长鱼现在和夫君的感情甚好,倒是不需要温公子来关心。而且温公子和妹妹之间情投意合大家都是知道的,不需要温公子再来和我解释什么,反是有些多此一举了吧?”
谢长鱼冷漠道。
就在温景梁还想再多说什么的时候,谢长鱼只感觉自己腰上被一条有力的胳膊揽住,根本就不需要多想也知道是谁。
谢长鱼也是非常配合的回头,伸手环抱住了江宴,然后挑衅似地看向温景梁:“温公子我都已经说了我和夫君一直都很恩爱。不知道你这番来寻我,是想要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吗?这可不是君子该做之事啊。”
说罢,谢长鱼便整个人都腻在了来人的身上,满脸笑意的对上那人的双眸:“夫君,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重生星际英雄母亲传 风中铃
“听下人说了,母亲叫夫人来江家喝茶,我下了朝便赶过来了。没想到竟还看了这场好戏。”
江宴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往温景梁的身上探寻。虽然说这人是他的表弟,可这么多年都已经没有来往过,现在再看到也不见得亲到哪里去。
温景梁见着女子靠在男人的怀中,两人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时间只觉得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很是难受。
可毕竟江宴都来了,他也不好再做纠缠,抬手作揖:“是温某唐突了,表哥表嫂后会有期。”

judtk妙趣橫生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第一百八十三章 拒不認罪看書-p9znl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想从谢灵儿这里套话,也是谢长鱼愿意进来看看的原因之一。
不过很显然,这谢灵儿虽然身子弱了些,但那脑子可没有一刻停止警惕。在宋韵的面前,谢灵儿永远都和曾经在人前一样,一副白莲花好好小姐的模样,将谢长鱼越发是衬托得心肠狠毒。
宋韵自然不知,打心眼里心疼谢灵儿,轻抚着谢灵儿的脸颊,泪水都快滴了下来:“好孩子,姑母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实在是动了胎气没办法。姑母还高兴呢,这小少爷竟然和姑母同天生辰,怎能说是不敬呢,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谢灵儿更是愧疚了:“姑母虽是这么说。可那是好在灵儿挺过来了,还将小少爷安稳生了出来。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不是喜了。”
丧气的话谢灵儿没有明说,可在场的人都知道。
那宋韵更是鼻子一酸,拉着谢灵儿的手只能是不停地唤着好孩子。
谢长鱼虽然说是跟着宋韵进来探望,可却没有丝毫的道歉的意思。看着谢灵儿做戏的样子,她更是只觉得无聊。
她又怎么看不出来,这谢灵儿虽然是看上去虚弱,可那根本就没有平常人家难产或早产的九死一生。她早该想到,这谢灵儿如此憎恶自己,又怎么会拿自己和孩子的命开玩笑,为了陷害她做出这种疯狂之事来。这谢灵儿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至少会保证自己的性命无忧。
男公关沉浮二线官场:女厅长 擎苍
参天 风御九秋
也就只有宋韵这样心地善良又不知真相的妇人会如此心疼谢灵儿了。
谢灵儿似乎是缓过了体力,看向一旁的谢长鱼,嘴角挤出一抹笑容:“长姐,虽然灵儿知道平日里你很讨厌灵儿,灵儿也不该去找你说话。可你也不至于这般辱骂灵儿吧?”
说罢,她又是看向一旁的孩子,眼角生生挤出几滴眼泪:“所幸的是孩子无碍,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灵儿可不知道怎么和景梁哥哥还有母亲交代了。”
此处的母亲自然是指的温家主母,也就是宋韵的亲生妹妹。
韓娛之 天王
听到这话,宋韵更是心疼,一时间也只好是拉过谢长鱼,柔声道:“长鱼,母亲知道你不会做出推灵儿的举动,可毕竟灵儿也是在你面前倒下,许是听了什么话犯了胎气。这般,你就和灵儿道个歉,我妹妹那边我自会交代,不会让她找你麻烦的。”
宋韵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性,就那位温家主母,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被谢长鱼气得险些小产,估摸着会直接提刀就往盛京赶。
再怎么说谢长鱼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宋韵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帆心缃照 蛋糕不加糖
可谢长鱼却是没有领情的意思:“母亲,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妹妹的事情。她诋毁我不说,居然还想将此时栽赃于我,我还没喊冤枉呢,她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谢长鱼一副拒不道歉高高挂起的样子,宋韵看了都有些急了。可偏偏她也听说过这谢长鱼的臭脾气,和那天下第二富的陈大江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她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没事的姑母,是灵儿做错了事情,怎么能让姐姐给灵儿道歉。灵儿就不当出现在姐姐的面前,只是许久没见姐姐,来了盛京之后也没有机会单独和姐姐在一起叙旧,之前是实在是想念姐姐才过去。没想到姐姐居然这般不待见我。姑母没怪罪姐姐,是灵儿高估了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
说着那谢灵儿的泪便不要钱地落下,配上那副苍白的容颜,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谢长鱼可是一点不惯着,冷嘲热讽道:“不管什么时候,你这幅样子还真是让人作呕。”说罢,谢长鱼便转头离去,留给谢灵儿和宋韵一个潇洒的背影。
狼性总裁请放手 雪舞
门外候着的人也都差不多散了。温景梁也被江枫带着去歇息了,等在门口的也就只有江宴。
见到谢长鱼独自一人出来,江宴嘴角也是勾起一抹笑,他早就猜到。
“回去吧。”江宴像是无事发生,牵着谢长鱼的手便带着她坐上了回相府的轿子。
此事也在盛京之间不胫而走。众人皆知,在宋韵生辰宴席之上,谢长鱼将胞妹谢灵儿气得早产,还拒不认罪。如此这般罪状,可除了从前那承虞郡主,这是第二个。
不过这江家都没有追责,况且谢长鱼还大摇大摆回去了相府。没有人敢多嘴说什么,只是在街坊邻里之间谈论。
此事过去了几天,在江宴的刻意约束之下,谢长鱼这几日都只能呆在相府。那谢灵儿也是直接在江家住了下来,既是坐月子,也是缓解惊吓。
王牌 刁 妃
不过这事情可和谢长鱼没有关系,她既然坐实了拒不承认,那就根本懒得管那谢灵儿的死活。后者反正也死不了,她才懒得去看谢灵儿演戏呢。不过也是时刻关注着她到底做什么花样,也就是惨了青禾了。
飘游天下 雪花瓶子
三日之后,谢长鱼才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宋韵的帖子,请她到江府喝茶。
喜鹊一早帮着谢长鱼梳妆,小嘴撅得老高,愤恨道:“二小姐从小就爱欺负我们家小姐,可偏偏旁人都看不出来,这下子居然还直接住在江家,可不知她会和江夫人说什么小姐的坏话呢!”
听罢,谢长鱼倒是不由笑出声。
喜鹊虽然是被原主从小抛弃,但是也是看得最通透的,也就是因为不满谢灵儿老是欺负谢长鱼,又不会说话,这就被谢长鱼嫌弃。可现在谢长鱼倒是知道,喜鹊虽笨,但看人倒是看得明朗。
九 極 戰神
“我今日就是去和母亲喝茶,怕她谢灵儿作甚。”
按道理,这谢灵儿当是要做戏做足些,这整个月子最好都是卧床不起,这才能凸显她的可怜。这番宋韵叫她去,自然也是有事,她去看看便是。
江宴倒是一早去上了朝,现在还没到回来的时候。怕是那宋韵也就刻意在这时候唤她过去,她也就懒得等江宴回来了。反正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玄乙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江宴。

dhgaz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一百七十九章 赴宴讀書-jxv59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除了谢长鱼,考场其余人全都还埋头做题。几个负责考场纪律的历官也都惊呆了,此次科考是丞相大人与王昭联合命题,比起往年难度增大了不少。在往后五年内都将被取消考试资格。
抗戰之重生天狼戰將 烈陽化海
不少人有看谢长鱼笑话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答卷,怕不是在乱答就是交白卷。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科考交白卷的考生同样也有人替她捏了一把汗。
反观正主却分外淡定,谢长鱼将卷子交给江宴后两下撤离了现场。
一个时辰过去,谢长鱼已经换好装束侯在相府。今日不仅是科考之日,也是宋韵的寿辰,因江宴被朝廷临时推上主考官的职务,正午的宴会被江家取消改到了晚上。
恰好这个时间点也方便了谢长鱼,她提前交卷回来可以捯饬捯饬,等贡院那边结束,与江宴一同赴宴。
谢长鱼深知,这回宋韵的寿诞上有不少人绸缪着计划等她过去呢~为了不让某些人失望,她决定在明日‘走’之前,好好搓搓某些人的勇气。
“叶禾,崔知月那边如何了?”
“万事俱备,就等主子演戏了。”
听罢,谢长鱼脸上溢出笑容,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抬步往门外走,不出所料,她推算的极准,后脚刚跨出门槛,江宴的马车也正当停靠于门前。
江宴下马瞧谢长鱼行动这么积极,恍然间还觉得不太正常。他心里门儿清,倒是顺着谢长鱼意思走,不过对方今日的妆束却让他心里那股火憋不住。
“回去换一件高领的。”江宴沉声道。
前几日入宫的经历江宴还记忆犹新呢。无论如何,都忘不掉那些个男人觊觎谢长鱼的眼神,若非当时在皇宫不方便动手,江宴恨不得当场挖了那些心怀不轨之意人的双目。
繁花似锦冥落九天 默千月
谢长鱼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想要反驳,可对上江宴炙热的视线,她反而招架不住了,垂眸唤道叶禾去拿披风。
自个儿再上下看了看,除了襦裙稍微低了些,其他的都没问题,这有什么好挡的?
亂雨三國 逐夢
直到叶禾递来了一件高领剪裁的薄纱外衫,经江宴点头后,谢长鱼才得以上了去往江府的马车。
……
江府门前,张灯结彩。各大世家的宾客携着各类珍稀礼品前来,好不热闹。
古惑仔之幫派
而宋韵不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带上温初涵,整个人红光满面。当温景梁携手谢灵儿来时,宋韵差点激动地流泪,连问了好几声温家主母的近况。
“姑母,等侄儿内室即将临盆之月,母亲会上盛京来的,侄儿走前,母亲还嘱咐侄儿给你捎句话,叫您不要太惦记她,好好保重身体。”温景梁说道。
也是这句话落,谢灵儿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任着宋韵亲切地拉着谢灵儿的手在旁感叹:
“也是缘分啊,你们表兄弟二人娶回家的媳妇是姐妹花,那灵儿,你这肚子也大了,看样子下个月就要临盆了吧。”
限制级特工_4
谢灵儿捂着肚子,娇羞地笑了笑:“姑母,灵儿还说姐姐怎么还没来,一打听才得知是因着姐夫今日监考,才来得晚了。”
她刻意避开临盆这件事,将话题放到谢长鱼身上,谢灵儿这次算盘打得好,此番是一定要让丞相大人看清谢长鱼的真面目。
而跟在宋韵身旁的温初涵则是有意无意看着谢灵儿,目光藏着几许揣测。这个谢灵儿看起来挺怪的,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总之,温初涵调查过谢灵儿的底细,知道谢灵儿跟谢长鱼关系不好,那么如此一来,自己正好可借谢灵儿的手除掉谢长鱼。
太阳下山时,江府迎来最后一名宾客后,江宴与谢长鱼才走到。谢长鱼蹙眉,认出前方的宾客正是南方八大系陈家公子陈均无疑。
“拜见大人,夫人。”三人打了个照面,还是陈均笑着先开口。
求心道 人咬狗
江宴对陈均印象还不错,颔首道:“今日,家母寿宴,君即来便是客,无须客气。”
陈均点头,目光扫过谢长鱼,这种眼神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谢长鱼会看过去,竟发现陈均眼中如此平和的目光很像一个故人。
“一起进去吧。”谢长鱼眯眼,淡淡道出一句。
盜將孤行
宴席摆在院坝,布置不俗,既能让人感受到寿辰的喜气,周边隔一桌的暖炉也不会让人在冬日觉得寒冷。
这些都是温初涵亲自操持的,也难怪宋韵越发疼爱温初涵了。
二房少爷江留机缘巧合下与温初涵凑了一桌,这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毫不避讳地打量温初涵。
这段时日,江留跟着轩辕翎混,几乎很少有时间回江府一趟,不留神,大方领来的孤女已经长这么漂亮了。他心中打起算盘,如果能娶到温初涵也是不错的。
东瀛娱乐家
暂且不论温初涵被温家抛弃的孤女身份,只要她现在的地位与名声高就行了。宋韵在江家发言权不小,娶了温初涵,等于得到宋韵的支持,至于她亲儿子江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还不够吗?
总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吧!
但,他没有忘,温初涵与陆家的首富是由婚约的。这时候,江留已经将心中的敌人阵营划分清楚了。凡是阻挡他上位的人都该死!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各桌散客除了前去给江枫宋韵道声贺之外,更多的时间用到与周边宾客打交道上了。
包括南方八大系的人也是要结交的。这些人张口就是,诸君诚意可贵,刚科考完便马不停蹄赶来给江家住夫人道贺了。
交流了好一会儿,正差喝杯酒时,刚才门外那三人来了,与此同时,夫妻俩也牢牢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这几位到了,寿宴也得正式开吃了!
“母亲,寿辰快乐!”两人异口同声道,也不知是如何突如其来得默契。
宋韵见到江宴自然是高兴:“宴儿,长鱼,无论你俩送什么礼母亲都欢喜,不过,最好得礼物还是小孙孙,你俩看看灵儿,肚子都这么大了,指不定怀的是双胞胎呢!”
说道曾孙,宋韵表情透露着一股向往,她心里还是不满谢长鱼的,但是如若这个媳妇肚子争气些,那些前尘往事也就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