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優秀玄幻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起點-一百一十五孟婆的湯相伴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小說推薦我不是職業陰陽師我不是职业阴阳师
这“阴曹地府”我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了,而每次来的心理感觉都不一样,这次是急匆匆的,也没心思去看这里的风景,话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到处是阴茫茫的。
有了“牛头和马面”这两位阴间“熟人”的带路,就更快了一些,一路之上几乎没有停顿,就来到了忘川河,只见河面一坐古老的木桥,桥下有一界碑,界碑上面写着奈何桥三个大字,“奈何桥”是中国民间神话观念中是人转世投胎必经的地点,在奈何桥边会有一名称作孟婆的年长女性神祇,给予每个鬼魂一碗孟婆汤以遗忘前世记忆。
关于奈何桥,存在两种流行的说法。一说因地府有河名为奈河,一说因为汉语中“无可奈何”之意,刚好对应了人在“转世投胎”时对自己生前愿望的遗憾和无奈。
史载《宣室志》第四卷对此有所记载:“行十余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西南。观问习,习曰:‘此俗所谓奈河,其源出地府’。观即视,其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因河上有桥,故名“奈河桥”。桥险窄光滑,有日游神、夜游神日夜把守。桥下血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恶人鬼魂堕入河中,就好似《西游记》第十回中的描写:“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不由让人想到阴间奈河的恐怖。
英伦庄园主的奇幻生活
在中国民间传说中:人死亡后魂都要过奈河桥,善者有神明或佛护佑顺利过桥,恶者被打入血河池受罪。《酆都宗教习俗调查》一书对此有过详细的描写:“……桥分三层(或三座),善人的鬼魂可以安全通过上层的桥,善恶兼半者过中间的桥,恶人的鬼魂过下层的桥,多被鬼拦往桥下的污浊的波涛中,被铜蛇铁狗狂咬。
每年香会时,香客争以纸钱或铜板掷入池内,并以炒米撒入池中,以为可以施给饿鬼。许多老年香客,喜欢从上走过,以为走过此桥,死后可以免去过奈河桥之苦。”由此可见,建国前一些善男信女到桥前烧香化纸,施舍钱物的虔诚,只求死后神明或佛能护佑过奈河桥!
此桥为界,开始新的一个轮回。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也许这一世的夫妻情缘,开始于斯,恩断于此。
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是什么道,谁也不知。来生的约定,只是此生的一种后续,喝过了孟婆汤,已经把所有忘却,来生的相见,只是一种重新的开始。
“孟婆汤”是一个中国的古老传说,这在澜子家一本古书上记载着。在那个传说中人是生生世世轮回反复的。这一世的终结不过是下一世的起点。生生世世循环的人无法拥有往世的记忆,只因为每个人在转世投胎之前都会在“奈何桥”上喝下忘记前尘往事的孟婆汤。
所以,走在奈何桥上时,是一个人最后拥有今世记忆的时候。这一刻,很多人还执着于前世未了的意愿,却又深深明白这些意愿终将无法实现,就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也是这座连接各世轮回的桥,命名为奈何桥的原因。
牛头马面看了看我,此刻我们正站在桥头,隔着桥头远远的可以看到隔岸的凉亭和房子,他们对我说道:“老大过了前面的桥,就可以看到孟婆了”不过她的性格脾气比较古怪,平时我们兄弟两个也没有和她有过什么来往,至于那“孟婆汤”她能不能给我们就不好说了。
他们两个和我说这话,我完全明白他们的意思,俗话说得好求人不如求己,人家能帮我帮到这已经不错了,再说了这事和他们也没关系,我对牛头马面说,牛大哥,马大哥你们千万不要这么说,我知道你们的难处,牛头马面用大眼睛看了看我,又说道:“老大你是真不知道,唉~不和你说了等会见到孟婆你就知道了。
被他们两个说的我更加好奇了点,这孟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好奇的心里又有些担心,担心孟婆不会给我“孟婆汤”这孟婆汤也不知道到底是啥味的,到底什么东西做的,毕竟那些只是传说,喝了难道真会忘记一切吗?
我在各种猜测中“浑浑噩噩”的就过了奈何桥,看到了那个凉亭也看到了一口大锅,牛头马面指着那口大锅说,多少年了……也不知道孟婆还在不在?说着我们就来到了那口大锅前,只见锅里面是一锅,看不出来是什么做的汤在锅里冒着淡淡的热气,这汤远看之下无色无味和白水差不多,我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
牛头马面对着房子说,老大那里就是孟婆平时住的地方,我们还是过去打个招呼再说吧,我知道这叫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对他们两个点点头,我们来到房子前,牛头马面轻轻怕打着房门一边敲门一边说,孟婆我们是阿傍和罗刹啊,今日特来是有“要事相求”随着敲门声,一个年迈沧桑的声音说道:“阿傍,罗刹你们两个好久不见了,今天是要来找我有什么事帮忙吗?
说着门打开了,只见一个白发苍苍老婆婆驼着背走了出来,她的脸用一个白色面纱蒙住了,看不清楚她的样子,她手里拄着一个竹子一般翠绿的拐杖,那拐杖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小葫芦,孟婆看了一下我对牛头马面说,阿傍,罗刹,你们怎么把陌生人带到我这里来了?你们知道我不喜欢见陌生人的。
牛头马面急忙说道:“孟婆这是我们的新老大”说着牛头用手扯了扯我的衣服,暗示着我说话啊,我微微低头鞠了躬,把路上能用到的话,背好了说了出来:“婆婆您好我是金雨,罗镇古还记得吗”?那是我的亲弟弟,我也不知道提小古好不好用,反正小古曾经说过,要是碰到了孟婆就提一下他,也许可以给我们点面子呢?小古这孩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
就在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孟婆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道:“年轻人你是想要我的孟婆汤吗”?

4zs6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愛下-八十故人相逢鑒賞-m8wj6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小說推薦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在中国历史上,关于蚩尤的故事和传说很多,你说就这么一个“连我们先古始祖圣贤“,都束手无策的一个“大能”,暂且称呼大能吧!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蚩尤,让我一个凡人去哪里寻找?又该怎么去对付他的一缕魔魂?这不就是典型的瞎子拉胡琴瞎胡扯吗?也不知道阎王爷怎么想的,是不是他老人家闲着没事拿我开涮呢?
很明显他没有那个心情和时间,去找一个“非主流小青年”扯这些没用的问题,你说说怎么就被我“趟上了”这些事呢?哎!扎心啊老铁!(东北话意思是遇到了遭遇),这也我想起了春晚的一个搞笑小品,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永恒仙位 半生沉浮
是啊!我摊上事了,而且还是惊天大事,这他娘的要是说出去,谁能信啊?只是我没有看小品的笑意了,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也笑不出来。
无限之成神
这要心得多大啊?能笑出来,最近修养了一段身体,生活也好像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大家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事,或是别人的事忙碌着,只有我是一个大闲人,前段时间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辞去了工厂的工作,现在我在干爸干妈家里整天“游手好闲的”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虽然干爸干妈不会说我,我心里还是不舒服,唉!生活啊!生下来难,活下去更难!
简单收拾一下东西,今天准备去城里看看,能不能找份轻松自由点的工作,看了看墙上挂着的一把木吉他,这是几年前小古买的,后来他死后一直挂在这里,得嘞~把它也带上吧,实在找不到工作上街买唱也行,诸位要问我会不会弹吉他,答案肯定是会弹棉花。
一夜强宠,帝少节制点 凌夏
这玩意我曾经自己学过,后来也报了一个吉他班,学了那么一段时间,编曲谱曲我肯定是不会,更不会什么SOLO和扒带,不按照简谱和弦自弹自唱是没什么问题的。
前几天路过天桥的时候,看到在地下商场有几个弹吉他的小青年,虽然收入不是很多,但每天百八十块还是有的,我不求别的一天能挣个烟钱就行了,吃喝我不愁,就是这烟实在是不好意思,张口跟干爸干妈伸手要钱买烟。
屍姐攻略 壹縷冥火
都市极品大亨 荒天帝
说出来也太丢人了,哥们已经捡了几个星期的烟屁了,有句话说的好捡烟屁不丢人,既省钱又过瘾!不过尴尬的是,一次在我捡干爸的中华烟屁被干爸看到了,他问我是不是没钱买烟抽,我当时脸就红了说不是,只是想要尝尝中华的味道,干爸见我喜欢中华,进屋给我拿了一条,对我说拿去慢慢抽,抽完了再找他要,你说尴尬不尴尬?当时我接过烟低着头就跑了,尴尬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比别人还尴尬。
将黑虎将军安顿好后,黑虎将军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残暴戾气了,不知道是不是在阳间待久了,已经习惯干爸家的生活了,还是受我们的影响,总之它现在除了吃就是睡,偶尔我会牵着它出去溜溜。
红粉仙路 小宋姐
我一路上吹着风,看着天上的太阳,一切是那么的美好,我喜欢有阳光的日子,会照亮我所有的阴霾!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也害怕光明,光明使我们感到温暖和舒适,光明使我们不在恐惧阴冷的黑暗,哎!文艺青年的情节又犯了,上午去了几家单位面试,都没有一个好的结果,无非就是您先回去等消息,如果我们这里通知您,请您及时前来报道。
职场上这句等消息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你如果不等吧!他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几率会给你打电话,如果你像个“傻狍子”一样等着吧,呵呵恭喜你要交学费了,哥们我早就不是当初山沟里刚出来了“山炮了”已经脱胎换骨成了老油条了,对这些门路还是清楚的很。
找个地方来碗兰州拉面,下午去天桥对下商场看看,弹吉他卖唱怎么样,生活终于还是对我们下了手,他大爷的,我堂堂阴间F5老大,居然要沦落到卖唱来生活,是不是太尼玛的可悲可笑~吃着十几块钱的大碗兰州牛肉面,我想着这些七八糟的事,只听一个男人特别洪亮的声音,大喊道:“老板怎么没有牛肉呢”?
我心想,我去了这是谁啊?咋滴?这是要砸店的节奏啊?由于我一直在想事情,根本没有特别注意牛肉面店里的人,在看碗里确实是几乎没有牛肉,兰州牛肉面是兰州牛肉面,是不是正宗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确实是没有牛肉。
相信大家都吃过兰州拉面,一大碗拉面,里面几乎看不到肉,好像从来没有人说过这个问题,今天被这个男的,大喊一声“老板这牛肉面怎么没有牛肉”,顿时间让整个牛肉面店里的空气安静了几分!
这哥们是谁啊?也太生猛了吧?
整个店里虽然不在饭口没有做满人,可是还是有几个人在吃面,大家的目光都对准了那个人,我也是不例外,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只见一个身穿绿色迷彩服的青年,膀大腰圆的身高有180,大概和我年纪差不多,头戴一个军帽,脸庞白胖白胖的,显得特别的秀气又透露着一种军人的刚毅之气。
这脸庞越看越熟悉,怎么这么像一个人~袁刚……这不是我当年在工厂的时候,我曾经拜把子的兄弟“老三袁刚吗”?
我脱口而出~袁刚老三,怎么是你?他此刻也看到我了,不知道怎么的白净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显得特别的尴尬~二哥~我……说完他扔下筷子就跑了出去,这家伙绝对有事在瞒着我,要知道当年胡敏她们被神秘人绑架的事,绝对和他还有老大几个他们分不开,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他了,今天我是无论如何,都要追上他问问?当初为什么要出卖我。
想到这里我把钱放在桌子上,就追了出去,老三你等等,袁刚你别跑,有什么事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了,我一边追着一边喊着他,这小子这几年看来是在部队了锻炼的身手矫健,嘿!我还真就不信了,你小子能跑过我“东北飞腿大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