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江湖喵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 線上看-第965章 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讀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扁鹊施换心术的故事,发生在春秋战国时,鲁国的公扈、赵国的齐婴两人同时生病,扁鹊诊治完毕之后,又提到两人的身上还潜伏着一种病:性格的缺陷!
扁鹊先对公扈说:“你有远大的抱负,又善于思考问题,遇事能有很多的办法,但遗憾的是气质较为柔弱,在关键时刻往往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坐失良机。”
接着,他又转向齐婴:“那么你呢?则正好与公扈相反。你对未来缺乏长远的打算,思想比较简单,然而气质却很刚强,为人处事少用心计,却喜欢独断专行。”
最后,扁鹊对他俩说:“现在如果让我将你们的心来个互换,你们就都可以变得完美无缺了。”
这两个霸主大佬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扁鹊灌了迷魂汤,居然还都同意了这么匪夷所思的治疗方案。
于是,扁鹊让他们二人喝下一种麻醉药酒,致使昏迷三天不醒。在这其间,扁鹊便将二人的胸腔打开,取出心来,交换安放。手术完毕之后,又在伤口处敷上神药,等他们苏醒转来后,仍如术前一样健康强壮。
最关键的是,两人的性格缺陷,由于心脏的互换都得到了互补,随后都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虽然顾华年和韦西平都是半路学了些中医,但对于扁鹊施换心术的故事还是了解过的。
因为这是华夏中医界标榜的世界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比1967年发生在南非开普敦的现代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还早了两千多年。
当然,后者是全世界正统医学界公认的第一例心脏移植,至于春秋战国时期的扁鹊是否真的开创了先河,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对于韦西平、顾华年这些严谨的科研学者,自然是不信的,公元前几百年,怎么可能有那个医疗条件达到无菌等基本要求呢。
“我一开始自然也是不信的,但翻阅过众多的文献资料,还有那个春秋战国时期的陵墓,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我的观点。”葛东旭面色复杂的道。
“那个陵墓里的石壁上,就是记载了用换心术让人死而复生的医史?”顾华年询问道。
葛东旭点点头:“后来众所周知,扁鹊在咸阳遭人谋害身亡,他的弟子们不忍恩师蒙难,其中一个弟子就开始研究能否利用扁鹊施展的这个换心术,让扁鹊得以重生……这个弟子就是陵墓的主人,根据考古队的分析和结论,他很可能是虢太子。”
虢(guo)国,周朝时期的诸侯国。
这就有必要再提及“扁鹊入虢之诊”的故事了。
当时虢太子罹患尸厥症,出现假死症状,差点被人活埋了,幸亏扁鹊发现,使之“起死回生”。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小橘子
虢太子感恩,放弃皇位,师从扁鹊学医采药。
听到葛东旭的讲述,韦西平质疑道:“先不说这个故事的真假虚实,反正让扁鹊重生的目标他们是没有达成了,这说明他们当时应该只是有这个构想,但远谈不上付诸实践。”
“而葛教授您根据这个考古中的医史典故,给选手们出了这道题,莫非是想验证中医的法子能否使用在心脏移植手术中,进而让亡者实现起死回生?可这个难度要求,会不会太大了?”
面对质疑,葛东旭莞尔道:“这个念头,已经徘徊在我脑子里二十几年了,我真的很想在有生之年确定真伪,所以只能趁这机会让这几位中医高手帮我探探路了,就当我有点小私心吧。”
“而且我也没有非让他们把目标局限在换心重生这点上,我的题目要求很开放,你们看我连胡芝书的那个蹩脚的答案都算他过关了……但是吧,我真的很想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答案。”
说完,葛东旭凝望着那些忙碌的中医选手们,眼里不觉间流露出一丝希冀,
千金贵女 白玉甜尔
但是看到吊儿郎当的胡芝书和傲娇不羁的龙源山等人,他又摇了摇头,
下一刻,他的目光就集中在了宋澈的身上。
这个屡创奇迹的中医天才,应该是他兑现希望的唯一机会了吧。
如果他能揭开这个中医学史上的里程碑,那自己眼下正着手发掘的那个项目,说不得就得倚重他了……
……
“下一个……”
“麻烦让一让,我和宋大夫预约过了。”
排队的人群里,忽然挤进来一个插队者,自然引起了大家的不满。
悠悠神道 女神守护者
慕 寒 作品
是一个年轻健壮的精神小伙,手里还拉着行李箱,风尘仆仆的模样,看样子估计是刚来燕京就直奔义诊现场了。
年轻人一边跟队伍解释,一边朝着宋澈喊道:“宋大夫,我是史明宇啊!”
闻言,宋澈就抬手微笑道:“你过来吧……不好意思,大家,这是一个跟我很久以前就预约过的老患者,这趟专门过来跟我做复诊,他的情况比较特殊,麻烦大家看在我的面子给个方便。”
大家也很通情达理,就给史明宇让开了路。
史明宇拖着行李箱扑哧扑哧的挤到了位置上,喘着粗气道:“不好意思,宋大夫,飞机晚点,我差点以为赶不上了。”
宋澈道:“没必要这么着急的,今天赶不上就明天,你的身体可禁不起这么折腾。”
说着,宋澈重点瞥了眼他的左心口,道:“快一年了,恢复得怎么样了?”
“托宋大夫的福,能跑能跳,又能踢球了,身体跟生病前一样。”史明宇显得很开朗率真,但笑的同时,他似乎又有些欲言又止。
“手放过来,我给你看看。”
宋澈按流程给人号脉。
这个史明宇是他一年前经手的病人。
诸天最强部落
罹患的是心脏衰竭,当时的情况很危急,经过宋澈等心胸外科专家的会诊,拿出的方案是‘心脏移植’!
也算史明宇命大,在医院等了才等了半个月,刚好就碰到了一个亡故的器官捐献者,于是宋澈等专家就将对方的心脏成功移植给了史明宇。
经过几次复诊,可以确定,新的心脏已经完全适应了史明宇的身体,基本没有出现排斥。
这也是宋澈现在诊断后的结果,确实一切无恙。
只不过,这仅是身体上没有出现排斥的反应……
前段时间,史明宇忽然联系了宋澈,告知了一个细思极恐的情况: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26g9n優秀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 江湖喵-第920章 數風騷人物,還看今日推薦-kjyev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下了一夜雪。
第二天,燕京尽是一片白雪皑皑的画风。
一個 太監 闖 內 宮
宋澈起了一个大早,去了黎老的小别墅。
果然,黎老十年如一日,依旧蹲在亭子里用白雪水煮茶喝,左手捧着瓷杯,右手握着钢笔,聚精会神的看着本子。
鉴于宋澈最近是这儿的常客,守卫们也没阻拦,任由他悄然无声的凑到了黎老的身旁,低头一看,只见小本子上只有一行标题:香山雪。
宋澈记得第一次来这时,黎老的小本子上就写着这个标题,当时还满以为黎老是要吟诗作对,结果都这么多天了,黎老依旧还只是一个‘标题党’。
“黎老,您是想不出该怎么写吗?”宋澈忍不住询问道。
星帝霸图 乘雪
黎老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头看了眼这个留了好久好久的标题,道:“我想过很多版本的词,但每次想落笔的时候,都觉得意境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程度。”
狐 娘
宋澈思忖了一下,试探道:“您要追求的境界,该不会就是像伟人那首《沁园春雪》一样的境界吧?”
黎老又抬头看了他一眼,略显诧异:“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听耿大哥说您退休后,每年一到下雪天就喜欢跑香山来住,然后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喝茶写诗,只是他给您训了几个冬天,愣是没看到你写出半段诗词。”宋澈笑道:“而且我听他说,您的偶像就是伟人,平生最中意伟人写的诗词,出去打战都要带着伟人文集,睡前都要翻一翻。”
“伟人可谓是经天纬地的不世奇才,他写下或说过的任何诗词名言,都有着极高的思想境界,多看一眼,就多收益一分。”黎老妥妥的伟人小迷弟,一脸敬仰的道。
接着,他又瞅着小本子上存放了N久的标题。叹息道:“至于伟人的沁园春雪,那自然是空前绝后的巨作,可惜我的人生境界难及伟人的十分之一,苦思冥想了几个冬天,也没能写出相似意境的词句……但是,这苦思冥想的过程,不失为我余生的修行。”
宋澈竖起大拇指:“您老能有这个觉悟,就足够望到伟人的项背了,我相信您老假以时日,一定也能写出旷古空前的杰作。”
黎老一翻眼皮,嘟囔道:“少给我拍彩虹屁,今天来我这打秋风,又是图的什么打算?”
说着,黎老放下钢笔,又斟了一杯微凉的清茶。
宋澈这才坐下来,笑道:“这一次来,依旧不是为我自己的打算,而是想替别人求一个人情。”
“谁?”
“乐家。”
宋澈开门见山:“乐家掌管通仁堂百多年,黎老对乐绍成他们应该不陌生吧?”
黎老一蹙眉头,沉吟道:“他们家出事了?”
这时,旁边的助理提醒道:“乐绍成的二儿子乐城,之前被人骗去澳港赌场,输了一大笔钱,最终债务关系转到了强健集团的曹宪民手上,曹宪民逼着乐家签下了对赌协议,看情况不容乐观。”
宋澈不由心想这些首长身边的助理们,一个个是不是都是百事通。
“败家东西!乐家的百年基业都给败进去了!”黎老直接骂道。
冷少专宠:美艳娇妻别多情 维维宝贝
顿了顿,黎老看了眼宋澈:“你是希望我出手干预,帮乐家保住家业?”
“我还不至于这么不识趣。”宋澈否认道。
黎老确实位高权重,但不管他对乐家是如何感观,也断然不可能出手干预。
毕竟乐家确实是欠债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若是贸然恳请黎老相助拉偏架,还不如让黎老找人直接拿钱接济乐家。
黎老玩味一笑:“既然你不指望我出手相助,那还要说什么?”
锻仙(紫杉白岳) 紫杉白岳
“我是向您告状来的。”宋澈脸色一正,义愤填膺的道:“昨天我受邀参加乐绍成老先生的八十岁寿宴,本来是大喜日子,没想到债主居然挑这个时间点上门催债。如果乐家是赖账不还,那还勉强算情有可原,但距离还债期限还早,债主这么早来催债,还挑人家老爷子的大寿,未免太不厚道了!”
“有这事?!”黎老的眉头一拧,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而宋澈还在添油加醋:“更令人愤慨的是,乐绍成老先生当场就被气得中风,送进医院抢救了!”
黎老没立刻吭声,但已经怒形于色了。
诸圣乱世之零度空间 醉眸
华夏虽然是法治国家,但自古以来都讲究人情的公序良俗。
没错,乐家欠债是事实,哪怕乐城是被人忽悠上当的,但谁都不能质疑债务的事实。
但是距离还债的期限还没到,什么时候不好催讨,偏偏选择在人家老爷子的寿宴上讨要,实在是丧尽天良!
更恶劣的是,还把人家老爷子给气得重病入院了!
这还是快过年的时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群混帐是想把人逼得家破人亡才甘心吗?!”黎老忿然道:“乐绍成情况如何?”
“还凑合吧。”宋澈道:“本来是挺严重的,还好我在现场,及时给抢救了一下,现在起码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唉。”
八十岁得了中风,这几乎去了一半的命了。
闻言,黎老也做不到无动于衷了。
一方面他之前负责领导们的保健工作,在药材采购方面,和通仁堂也算有一些渊源。
另一方面,同样是古稀之年,看着乐绍成几乎被逼上了绝路,黎老怎能不懂恻隐之心呢?
“债主是谁?”
“强健集团的曹宪民。”
“曹宪民……就那个卖假药的?”
龍王 的 女婿
黎老显然也听过强健集团的名号,冷笑道:“这假药贩子,吃惯了人血馒头,是觉得不过瘾,还想吸人骨髓呢!”
乱战之九界 乱信仰
旋即,黎老交代助理:“我也时不时听闻这个曹宪民卖的保健药品存在坑蒙骗的情况,你给下面打个电话,过去走访核查一下,一旦发现违规违法问题,依法办事、绝不姑息!”
助理忙不迭的答应。
黎老摆明了是要敲打警告曹宪民!
商人终究是商人,无论多么的财雄势大,一旦上层的大佬对某个商人有了意见,一个电话就能把人炮制成渣渣。
“黎老实在英明神武、义薄云天,就冲这点,我觉得您很快就能写出名留青史的《香山雪》。”宋澈又竖起大拇指。
黎老来了兴致,随口道:“我一直困在瓶颈里,以你的聪明劲,能否给我一些启迪或灵感。”
宋澈苦思冥想了一会,道:“我只想出一句,但就怕坏了您的雅兴”
“你说,说错了不怪你。”
“那我可说了。”
宋澈清了清嗓门,对着万丈白雪的风光,朗声道:“俱往矣,数风骚人物,还看今日。”
“……”

mroum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首席醫聖 愛下-第919章 虎狼之局-d4j0j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
人家大寿来讨债,这是把丧心病狂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还会注意一下节操礼仪,这群豺狼是直接咧嘴獠牙的就上来咬了!
俪春香都看不下去了,俏脸含煞的道:“曹老板那边,我们家自然会给一个说法,轮不到你们在这说三道四,今天是我公公大寿,你们是存心让我们难堪吗!”
“哟,早听说乐家的儿媳妇干事利索、八面玲珑,堪比红楼梦里的凤姐儿,果然有点风范,我看这乐家一大帮子人,气场都没你足。”蒋三儿贱兮兮的笑道。
此话一出,俪春香的脸色更是难看。
这可不是什么恭维的好话。
把她比作红楼梦的王熙凤,谁不知道王熙凤的作风是心狠手辣、工于心计,甚至私生活还很不检点,在家族里到处偷人。
这分明是嘲讽她水性杨花!
蒋三儿肚子里的坏水可不少,还在喋喋不休的道:“谁说你们欠曹老板的钱和我们几兄弟没关系的,最近我们和曹老板达成了合作协议,一起成立投资公司,准备搞搞医疗产业,当作赚点外快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潘家园七匹狼】和曹宪民的合作很早就开始布局了,目标就是吞下通仁堂的产业!
乐城只是他们的突破口!
乐绍成也是一阵气急败坏。
原本被逼无奈,他只能接受曹宪民的合作协议,签下那份对赌协议。
我的绝色女总裁
在他看来,笑二爷、蒋三儿等人是豺狼,曹宪民则是恶虎。
本以为是前门拒狼、后门来虎,起码能稍微安生一下,没想到到头来是两面夹击、腹背受敌!
紅妝
“好,就当你们和曹宪民是一伙的,但我们之前和曹宪民的对赌协议写得清清楚楚,只要未来一年内通仁堂的业绩增长达标,我们只需要偿还本金和利息。现在刚过去半年,你们就兴师动众来讨债,是几个意思?”俪春香质问道。
“老妹,是七个月了,距离约定的期限只剩五个月啦。”笑二爷举起手掌的五根手指,阴恻恻道:“据我们所知,这七个月里,你们通仁堂的业绩非但没有增长,反而一路下滑,请问你们拿什么挽救这个对赌协议?”
顿了一下,笑二爷目光暧昧的扫了眼俪春香的婀娜身段:“是要靠老妹儿你的俏脸蛋再去拉投资吗?”
“嘴巴放干净点!”俪春香恼羞成怒。
至于她的丈夫乐榕,看到妻子受此侮辱,居然仍没有半点血性,只能在那无能狂怒:“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诶,可别这么说,传扬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几兄弟专挑老爷子寿辰来闹事,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蒋三儿冷笑道:“记住,我们是合法商人,从不做伤天害理的勾当,今天我们过来,是要帮你们乐家的。”
“我们和曹老板也商量过了,看你们这个对赌协议基本是完成不了,所以决定给一条折中方案,很简单,最近不是什么直播带货很火热嘛,就以你们通仁堂的名义,帮曹老板卖点货。”
乐绍成不太懂这些新鲜事物,迟疑道:“什么直播带货?”
宋澈在旁解释道:“就是打着通仁堂的名义,在网络上帮强健集团卖三无保健药品。”
乐绍成当即勃然大怒:“想都别想!曹宪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不知道?是想把我们通仁堂也拖下这潭脏水!”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只是让你们帮忙推销一下,又不是谋财害命。”蒋三儿嗤笑道。
農媳
“回去转告曹宪民,我就是倾家荡产,豁出去这条老命,都不会跟他同流合污的!”乐绍成喝道。
蒋三儿还想再说,笑二爷抬手拦住了,他依旧满面笑容,只是充满了阴骘。
诡异的是,他都没有继续劝说,道:“既然乐老爷子的主意这么坚定,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了,只希望乐老爷子带着两个儿子再努力努力,争取早点把债还上。”
说完,笑二爷领着人马就转身离去。
恩人好無賴 裘夢
不过刚走了没两步,笑二爷忽然扭回头,看着宋澈道:“宋大夫,准备什么时候离京呐?”
“想堵我吗?”宋澈反问道。
“岂敢啊,您是国内知名的大神医,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笑二爷笑道:“我只是想约个时间,给宋大夫践行。”
“这好说,等我定下回程的日子,就第一时间跟你说。”宋澈跟着假惺惺的回应道。
“那我就静候宋大夫的通知了,可别让我难等喔。”笑二爷最后的那一抹笑容,已然是杀机毕露……
……
无间神龙
等人离去后,乐城第一时间凑到乐绍成的面前,嚅嗫着嘴唇准备要说点什么,乐绍成径直道:“跪下!”
乐城迟疑了一下。
“我让你跪下!”乐绍成再次拔高嗓门吼道。

乐城这才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一脸愧疚道:“对不起,爸。”
手腕
“你这孽子,你就来讨债的。”乐绍成悲凉一笑:“这个家现在毁在你手里,你该心满意足了吧?”
“爸,我不想的……我真的错了……”乐城一咬牙,挥手就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随即正色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欠下的债,我去找曹宪民。”
“找他干嘛?跟他同归于尽?”乐绍成厉声道:“那你真的是让我们乐家仅存的颜面都败光了,输了一屁股债,跑去杀了债主,是要让我们乐家百年多积攒下的名誉毁于一旦啊!”
“爸,实在不行,我去找上面的领导吧。”乐榕提议道:“毕竟通仁堂也是国内中药行业的旗帜,这几十年来在供应药材方面也出力不少,现在遭了难,领导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你也说领导在意的是通仁堂了,我们老乐家还不值得领导费心,乐家倒了,不过就是让通仁堂换一个主人罢了。更何况让上头知道我们乐家出了这样的丑闻,只怕连仅存的好感都得没了。”乐绍成摇头叹息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坐以待毙吗?”乐榕焦急道。
事到如今,任谁都清楚对赌协议是完成不了的,等待乐家的必将是曹宪民的巨额索债!
“爸,实在不行,还是让我试试吧。”俪春香开口道:“我已经联系了几家风投公司,对合作都挺有兴趣的,只要取得支持,资金就不是问题。”
“但前提是要上市对吧。”乐绍成对儿媳妇的态度也稍微好转了一些:“即便我同意,可是你想过通仁堂以现今的局面真的还有机会上市吗?会有多少资本家看好我们还能回到巅峰?”
俪春香哑然。
诸神破世
这也是目前最大的症结。
口口声声嚷着要上市,但上市的前提还是业绩的提升。
想要业绩短期内快速提升,就得立刻研制出“爆款药品”。
穹极 宏晨
明智行動的藝術 Rolf Dobelli
为此,乐绍成不停试药都把肾试坏了,可依旧是然并卵。
愁云笼罩,这个盛极一时的百年医门,眼瞅着就将迎来灭顶之灾了。
就在这时,宋澈开腔道:“我有个法子,或许可以解眼前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