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精品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四百二十章 動作相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师道友,这一次真的只能仰仗你的力量了。”天庭当中,云中君将师北海,白泽道君,三清道人以及伏羲道人聚拢于一处——东皇太一还在闭关,天庭当中,云中君以及面前这些人的意志便意味着整个天庭的意志。
“云道友你匆匆召集我等,还没说是什么事呢。”师北海神色肃然,从云中君的举动当中,他便是是察觉到了风暴降临的感觉。
自云中君加入东皇太一麾下以来,他还从来不曾有过这般急切的时候。
“之前,红云道人来访太真道友,随后太真道友便与红云道人一起出发去了洪荒大地。”
“太真道友和西极的四位神圣,有旧怨在前,而西极诸位神圣当中,红云道人和镇元子相交甚笃,他此来便是为他们说项——我很是担心太真道友的这一行会出什么事。”云中君稍稍低下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简单的将前后因果说了一下。
“既然是红云道人代表镇元子前来,那就说明西极的四位神圣有了向太真道友低头的意思,而且太真道友的背后有我们天庭,西极的那四位神圣,又怎么可能向太真道友动手?云道友你是不是多虑了。”白泽道君沉吟了一下,这才是问道。“至于说备战,以天庭的体量,一旦临战的话,所耗费的人力物力,皆是不计其数,这真的有必要吗?”
此刻,云中君召集众人,除了商议太真道人之事以外,还要求众人做好和巫族再次开战的准备——在白泽道君看来,这两个要求,前者还好,但后者,就实在是有些没头没脑了。
“我担心的,不是西极的四位神圣对太真道友动手,而是十二祖巫对太真道友动手。”云中君的眉宇之间一片阴沉。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太真道人离开的时候,他以望气术观察太真道人的气运所看到的,萦绕于太真道人身上那近乎是铺天盖地一边的劫气,就算是太真道人头顶那华丽无比的紫气,在那劫气的冲刷之下,也都是摇摇欲坠。
“西极四位神圣之事,乃是我和太真道友对西极的那四人用的计,其目的便是为了借巫族之力将那四人逼出来,令他们归入天庭的羽翼——原本我和太真道人皆是认为,这一策破无可破,解无可解。”
“但今次,在太真道友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
“若是因为某种原因,太真道友赴镇元子邀约之事被十二祖巫发现,然后十二祖巫与镇元子道场之外对太真道友进行伏杀的话,那接下来的局势,会如何演变?”
“与当前而言,一旦太真道人陨落,我们天庭的力量大受损失的同时,声势也会大大的受挫。”
“从长远来看,西极那四位神圣,无论他们是主动牵扯到此事当中,还是被动牵扯进此事当中,他们会成为我们天庭的生死之敌,绝不可能再与我们天庭合流。”
“如此一来,在我们和巫族之间,他们就只能选择巫族——迄今为止,除了西海那些被巫族强逼而加入巫族的太乙道君之外,天地之间还没有太乙道君愿意自发的加入到巫族当中,与我天庭为敌。”
“若是有了这个先例的话,那么加入天庭的太乙道君定然会越来越多,这对我们天庭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可这一切,都只是云道友你根据自己的推测而做出来的推演,事态的演变,并不一定真的就会如此。”伏羲道君也是犹豫了起来,一旦天庭进入战时的状态,那么巫族同样也会进入战备的状态,如此一来,他自己的工作量大增,到还在其次,但战时状态下,巫族对洪荒大地的防备,也必然会更上一个档次,这不是伏羲道君所愿意看到的。
“虽然只是一个猜测,但我这般的统帅,本来就是未虑胜而先虑败——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先封死敌人一切的可能,如此一来,敌人便只能是顺着我的节奏而动,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云中君郑重的道。
“我倒是觉得云道友的顾虑,并非是无的放矢。”这个时候,一边的上清道人也是出声对云中君的提议表示了支持。
“西极五位神圣,号称同气连枝,但在紫霄宫中的时候诸位便看得出来,他们之间自有云波诡谲——龙凤的时候,他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安稳出卖太真道友,如今他们为了自己的安稳,继续出卖红云道人和太真道友,也并不会令人觉得意外。”上清道人沉声道。
在云中君讲述了太真道人和西极四位神圣的恩怨之后,不管是上清道人还是旁边的玉清道人,提及西极那四位神圣的时候,都是一副不屑的模样。
毕竟,那四位神圣所做出来的事,实在是叫人不齿——若是一开始就和太真道友有矛盾也就罢了,但偏偏却是在太真道人约定好之后,再背信弃义……
……
“太真道友!”当太真道人出现在镇元子面前的时候,镇元子不由得大惊失色,一身气机动摇之下,那人参果树的叶子,都是簌簌而动。
“你怎么会来这万寿山,难道就不怕漏了行踪被巫族抓住?”镇元子一脸紧张的查探了一下周围,然后催动法禁,将万寿山的周遭彻底封锁起来。
在红云道人去往天庭的时候,镇元子最大的野望,也不过只是红云道人可以说动太真道人,然后他亲上天庭和太真道人面对面交流一番,但谁想到,太真道人却是亲自来了这万寿山。
“我的来意,镇元道兄你应该知晓,当年的事,该有一个了断了。”太真道人看着面前因为自己的出现显得有些惊愕,甚至于惊慌的镇元子,神色亦是满脸的复杂。
西极的五位神圣当中,镇元子是最为风光霁月,也是最为敦和醇厚的人,其他人毫无征兆的背弃她,太真道人或许还想得通,但镇元子也是如此,却是令太真道人怎么也想不通,也正是因为镇元子的背弃,才是令太真道人对此事难以释怀,一直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无意之间惹了他们四人的忌讳,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才引得了他们对自己的背弃。
“当年之事……”镇元子脸色纠结再三,良久之后才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讲述起来,以不带任何感情,不带任何揣测的态度,将当年之事的前后种种,一一的讲述出来。
“这可真是巧啊!”听完,太真道人也不由得咬牙切齿。
当年太真道人被镇锁于西昆仑,除了四位神圣的背弃之外,还有另外一点,便是三族神庭的提前杀到。
那个时候,察觉到三族神庭动向的太真道人,不假思索的就是拦在了三族神庭的面前,她本以为,按照他们之间的约定,镇元子他们很快就会前来援手,但一直道最后,她都不曾等待镇元子他们的支援。
“接引,准提!”太真道人沉下来脸色。
根据镇元子所讲述的事,太真道人在联系上自己的经历,只是刹那的功夫,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中不对劲儿的地方。
太巧合了——镇元子他们去查探地脉的时机,和三族神庭大军杀到的时机,几乎就是在前后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当中,独独太真道人没有收到那地脉不稳的消息。
“看来,须弥山的那两位,早早的就在谋算于我了,好得很,真的是好得很!”
这对比之下,太真道人若是还不清楚这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就枉为太乙道君了。
“太真道友你没有收到地脉的消息?”听着太真道人的话,镇元子也不有的是大惊失色。“我和冥河道友一直都以为,太真道友你受到了这消息,只是你更加的关注于和三族的战局,故而留在了西昆仑,以监察三族的动向。”
……
“万寿山突然被封锁,应该是太真道人到了!”
在镇元子封锁万寿山的时候,早早就根据准提道人所提供的秘法锚定了万寿山所在的祖巫后土,脸上也是陡然间露出了欣然的神色来。
诚然,太真道人他们来到这万寿山的行踪极其的隐秘,并不曾被他们抓住丝毫的马脚,但他们只需要锁定这万寿山的存在,观察着万寿山的动向,便能够通过这万寿山的动向推测出太真道人是否已经来到了此间。
就如此时,这万寿山突然无缘无故的在地脉当中游离起来,除了太真道人到了万寿山以外,还有什么原因?
“动手!”十二祖巫齐齐点了点头,然后十二道血气,便是在这天地之间爆发出来。
十二种权柄引动之下,那在地脉当中游离的万寿山,顷刻之间便是从地脉当中被挤压了出来。
“想不到太真道人真的是来了这万寿山,镇元子你果然是信人——放心好了,我巫族定然一如前约,绝对保得你们不受天庭的压力!”
那万寿山在天地之间先画出来的时候,祝融的大笑声便是随之响起。
尽管并非是镇元子与他们合谋,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攻伐万寿山之前,先给镇元子扣上一口黑锅,以此在太真道人和镇元子之间挑起一些嫌隙,令他们对万寿山的攻伐更加的顺利。
毕竟,这万寿山乃是镇元子的道场,一个多纪元的时间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猜得到镇元子在这万寿山中到底做了些怎样的布置,若是能够以言语跳动镇元子和太真道人的嫌隙,令他们两人先起一些纷争,对于十二祖巫而言,当然是惠而不费的事。
“看来,那人算计的,不止是太真道友你,便是我也在他的算计之下!”镇元子苦笑一声,然后一甩衣袖,褐黄色的帷幕,便是从地脉当中延生出来,将整个万寿山都笼盖于其间。
不等和太真道人沟通,镇元子便已经是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向太真道人表明了自己并不曾和巫族有所勾连的事实。
——那帷幕之下所涌动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赫然便是镇元子所执掌的土之权柄。
“十二祖巫齐齐而至——虽然不知晓他们是如何找到万寿山的,但很显然没,这一次又是我拖累了太真道友你。”
天下 第 一 小說
“我会竭尽所能的拖住十二祖巫,太真道友你若是能走的话,就自行离去吧。”镇元子面色惨淡,但其动作却是决然无比。
在暴露了自己所执掌的土之权柄以后,镇元子便是和堵在万寿山之外的十二祖巫没有了任何转圜的可能。
“十二祖巫以阵势封锁时空——真是好大的阵仗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又回到了道祖第一次讲道时候的紫霄宫呢!”一轮银镜同样也是从太真道人的衣袖当中跳跃出来,镜光之下,时空都为之扭曲,那褐黄色的帷幕之下,扭曲的时空便如同是轻纱一般覆盖于其上。
“镇元道友放心,十二祖巫这惊天动地的动作,哪里瞒得过天庭?”
“我们只需要撑上一时片刻,天庭的援军必然赶到。”
金之权柄,同样是在太真道人的手中凝聚出来,化作了那锋锐无比的长剑——一开始就流传于天地之间的流言,西极的五位神圣,各自执掌了五行之一,在这一刻被彻底的坐实。
这涌动的土之权柄和金之权柄,既是太真道人和镇元子彼此之间取信对方的手段,同时也是他们对背后谋算那人的反击。
这五行之权柄暴露出来之后,就算是他们两人等不到天庭的援军而陨落于此,但在背后谋算他们的人,同样也不会有安生的日子。
天庭容不下他们,巫族同样也容不下他们。
“五行权柄?”在那五行之权柄暴露出来的时候,十二祖巫的脸上也不由得一亮。
这对于他们而言,可是真正的意外之喜,他们原本的目标,只是太真道人而已,却不想,这西极的无位神圣身上,竟真的是执掌了五行的权柄。
“说不得我们登临缘之境的气机,就在于此了。”五位五行之祖巫对视了一眼,目光当中都闪烁着了然的神色——当然了,在其他的祖巫们欣喜无比的同时,共工的脸上还有着些许的尴尬。
之前就是他信誓旦旦的在其他的祖巫们面前表示,西极那五位神圣身上绝对不可能执掌五行的权柄,但却不想,他真的是看走了眼。
“想不到,当初这位太真道人竟然还真的有所保留!”共工唏嘘了一声,算是缓解自身的尴尬。
若是早知道太真道人他们身上还执掌了五行的权柄,他当初在西昆仑的时候,绝对不会选择后退,而是会不计代价的将太真道人扑杀于此,然后发动整个巫族的力量将其他几位神圣的踪迹给一一的搜寻出来。
若是如此的话,在东海之战的时候,他们十二祖巫或许就已经是突破了生之境,东海之战的结局,也将被彻底的改写。
……
“唯有死战了!”镇元子也没想到太真道人会选择留下来——这一刻,他们仿佛是回到了无数万年之前一般。
西极的五位先天神圣当中,执掌土之权柄的镇元子,以及执掌金之权柄的太真道人,无疑便是五人当中最为坚固的盾和最为锋利的矛。
而在一个多纪元之后,虽然还不曾彻底的冰释前嫌,但这最为坚固的盾和最为锋利的矛,终于是再度有了联手的机会。
武 麵 魂
绝世圣灵
“死战而已,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太真道人混不在意的出声道。
在两人言谈之间,十二祖巫所结成的阵势之下,整个万寿山已经是被彻底的从洪荒天地之间割裂开来。
而在这阵势所凝结而成的天地之间,万寿山周遭所有的天地法则,都在一点一点崩解,一点一点的归于虚无,一点一点的归于混沌,镇元子和太真道人所执掌的五行之权柄,自然也不例外。
很快,十二祖巫的法阵所割裂出来的天地之间,便只剩下了那孤零零的万寿山在两件先天灵宝的守护之下与虚空当中你能够飘荡着。
而那两件先天灵宝,一件乃是太真道人的昆仑镜,另一件,则是镇元子所执掌的地膜书。
……
“我自出西昆仑一来,便是一路直向这血海,这血海当中的种种,也都在冥河道友你的注视之下——万寿山之事,与我无关!”十二祖巫的气机在万寿山中爆发出来之后,无限血海当中,冥河道人看着准提道人的神色之间,却是立刻又多出了几分狐疑,而准提道人则是伸了伸手,将面前的冥河道君表示自己的无辜。
“也对,自从准提道人出现在无限血海当中之后,便一直都在我的眼皮底下,虽然不清楚他的实力,但无论如何,他的实力不可能高到在这无限血海当中做一些小动作而不被我察觉的地步。”
“可万寿山的变故,若不是他的手笔,还能是谁的手笔?”冥河道君暗自想着,他的衣袖之间,有剑光吞吐,空间随之崩溃,被撕开一条玄妙莫测的通道——这通道,却是直直的通往那十二祖巫的所在。
他已经是准备要去往万寿山支援镇元子了。
“冥河道友慢来!”正当冥河道人准备踏进空间通道的时候,准提道人便是拦住了他。
“不管是之前我们之间的误会,还是当前万寿山的险境,都足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天地之间,还有另外的人藏在暗处谋算我们西极的五人,而且暗处的那人,对我们五人必然是极其的了解!”
“冥河道友你若是贸贸然的去往战场,只怕非但救不出镇元道友和太真道友,反而还会令自己落入陷阱,使得他们分心——不若这样,冥河道友你和我一起,我们先回须弥山和接引道兄会合,齐我们三人之力一起往那万寿山而去。”准提道人眼珠子一转,立刻便是提出了一个比起冥河道君直接前往战场支援镇元子更加有效的做法。
“镇元道友擅守,太真道友擅攻,他们两人配合在一起的话,再如何的艰难的局面,也都能够支撑一二的。”见冥河道人还有些犹豫,准提道人便是又出声道,“而且,太真道友的背后还有着天庭,天庭绝不会旁观太真道友危局的。”
准提道人信心满满的道——正言说之间,那战场上的局势,却是再度发生了变幻。

人氣玄幻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七十四章 湯谷論戰讀書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怎么了?”西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虽然已经离开了西海,但他们却依旧是执掌着西海各处海域的权柄,西海之君佴僧道君将西海之力加于一身与共工对抗的时候,这些太乙道君们的神色都是一变,而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们,当然也是察觉到了西海那些太乙道君们的异常。
“不知缘何,佴僧陛下调动了整个西海的权柄!”西海的太乙道君们都是皱起眉头。
“莫非,西海有变?”这些之前还在竭尽全力图谋星空之界的太乙道君们,心头都浮现出一抹不详的感觉来。
……
西海归于巫族,始终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共工再如何的隐瞒,也不可能隐瞒得了多久,尤其是那位西海之君为了保证自己在西海当中的影响力,悍然剥夺了那些加诸于各位太乙道君们身上各处海域权柄之后,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已经是知晓了西海已经归于巫族之事。
“怎么办!”一众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面面相觑。
西海的陷落,意味着三海之间的联盟,已经是名存实亡,南海和北海,彻底的失去了守望相助的可能。
在西海的太乙道君们惊慌失措的同时,南海与北海的太乙道君们,都开始考虑起自己的退路——至于说从巫族的手中夺回西海,不管是谁,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诸位道友,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明舒道君的身影,出现在北海神宫的门前。“巫族已经对四海动手,诸位道友们此刻做出决策,还能够在巫族大军到来之前,保住自己麾下的门人眷族!”
对于明舒道君而言,西海的陷落,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说动诸位太乙道君们投向东海的良机。
“诸位道友们大可不必惊慌!”明舒道君言语未落,又一个声音便是在这北海神宫当中响起——空间之祖巫,帝江,亦是在这一刻降临于北海当中。
“之所以必取西海,乃是因为西海位于我巫族腹地,无有任何牵制,但如今,西海归于巫族,有了西海牵制南北二海,我巫族自然不担心诸位在我等对东海用兵的时候,反戈一击。”帝江的身形浮现出来——若说共工取西海的姿态,是浩浩荡荡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势不可挡,那帝江出现在北海所表现出来的姿态,便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我巫族的目的,只是东海而已,帝江此来,只为一个目的,借道!”
“请北海之君放开道路,令我巫族大军转到北海,并南海,以及东海之滨一起,三路夹攻东海。”帝江看着聚集于北海神宫当中的诸位太乙道君们,丝毫不理会此刻正在北海神宫面前的明舒道君。
“只是借道而已?”听着帝江的要求,北海神宫当中的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一愣,似乎是全然没有想到,巫族逼降西海的目的,只是为了在对东海动手之前,保证自家‘后院’的安稳。
若是在之前,造舒道君听到了帝江的要求,必然是想也不想的便会选择拒绝,然后联合西海,南海,以及东海,以求联手将巫族的势力堵在洪荒大地之间。
但如今,西海陷落之后,南北二海已经是被彻底的截断,就算是造舒道君想要勾连四海共抗巫族,也没有了丝毫的可能。
快穿之极品女配
“不错,只是借道而已!”
“此次我巫族对东海用兵,分三路而出,北海的诸位道友们放开道路之后,西海的大军会加入我巫族,和我巫族的大军一起配合作战,届时诸位道友们只需约束部众,不要与我族大军为难,自然便可安然无恙。”
“我可以代表给诸位道友们一个允诺,只要诸位道友们保证中立,待得我巫族攻占东海之后,我巫族大军必是直接回返洪荒大地,绝对不在这南海和北海当中停留。”帝江双手一挥,大气无比的道。
北海神宫之外,明舒道君的神色,已经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本来以为,巫族动手之后,三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已经是到了非此即彼的地步,必须要在巫族和东海之间做一个选择,但他没想到,帝江竟会是出乎预料的依旧是给予了这些太乙道君们脱离于战场之外以保持中立的机会。
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武
“不太妙啊!”明舒道君的心脏剧烈无比的跳动着。
巫族借路而行,意味着这些太乙道君们必须是要让出自己所控制的空间通道,将自己的腹心之地,摆在巫族的面前,对于这些太乙道君们而言,这种情况最大的后患,便是巫族在战争结束之后,会不会对他们反戈一击,顺手将整个四海都纳入他们的统治之下——但帝江的承诺,却是直接抹去了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后患。
如此一来,摆在这些太乙道君们面前的选择,便是从非此即彼的艰难抉择,变成了选择和巫族为敌,还是选择中立——这样的选择当中,这些太乙道君们会怎么选,不言而喻。
但这样的话,那东海所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
而在一众太乙道君们的心思阴晴不定的时候,共工的目光,已经是落到了明舒道君的身上。
和明舒道君撞在一起,算是十二祖巫预料之外的事——明舒道君出使三海已经一千多年,在十二祖巫的计算当中,此时的明舒道君,应该已经带着他出使的所得回返了东海。
连十二祖巫都没想到,为了争取谋夺星空之界的存在,三海的太乙道君们拖延明舒道君的脚程,会拖延到这般丧心病狂的地步,以至于明舒道君这在数百年前就应该结束的出使,到现在都还不曾结束。
“一个小意外,但无伤大雅,只要将其斩杀于此,消息已然不会提前走漏。”帝江想道。
巫族借道南北二海以夹攻东海的计划,是十二祖巫推演良久才得,虽然帝江对于这一战的结果有着十足的把握,但他绝对不愿意令消息提前走漏,以至于东海提前最好准备——能够花费三分力气就完成自己的谋算,有有谁愿意为此花上七分力气?
豪门交易:老婆,借你”生”个孩子 柳晨枫
更何况,若是东海提前做好了准备,那巫族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必然会远超于原本的预估,作为祖巫,帝江又怎能因为自己的失误令巫族的族人平白无故的战死于东海?
“这是对我动了杀意?”帝江的杀意才衍生出来,明舒道君便立刻是有了感应,心中不由得一紧。
以他当前的实力,绝对不可能会是帝江的对手,毕竟,帝江的实力早就已经臻至了灭之境的巅峰,而明舒道君和这洪荒天地当中绝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一般,都是借着紫霄宫中听道的机缘,才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境,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功行。
“帝江陛下口口声声说着,允得诸位道友们保持中立,但诸位道友们认为,若是我陨落于北海,那诸位道友们在东皇陛下的眼中,是倒向了巫族,还是依旧保持中立呢?”明舒道君念头转动,当即便是引了一缕星光落下化作道衣披于身上,令星辰之伟力加诸于身,以求真正厮杀起来的时候,能够在帝江的手中多支持一段时间,能够将巫族借道南北二海以夹攻东海的消息带回东海。
“帝江陛下且慢。”正当帝江要动手的时候,樽坊道君的声音在这北海神宫当中响起——“此次巫族攻伐东海,乃是起堂堂正正之兵,所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帝江陛下又何必枉做恶人,非要斩杀明舒道友与北海?”
“不错,陛下意欲斩杀明舒道友,无非只是担心走漏消息而已,但四海何其庞大?西海陷落之事,又怎可能瞒得过东海?说不得人多眼杂之下,巫族大军才踏进南北二海,东海便已经是收到了消息,陛下就算斩杀了明舒道友,也是无济于事。”樽坊道君话音才落,长野道君便同样是出声声援道。
这些处于东海和巫族夹缝之间的太乙道君们,不愿意得罪巫族,但同样的,他们也不愿意开罪东海——巫族有着那九幽之界作为后盾,立于不败之地,而东海同样也占据了星空之界,亦是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相较于巫族对那九幽之界的封闭,东皇太一对那星空之界的态度,却是更加的开明,更加的乐于见到,甚至支持自己麾下的修行者们进入那星空之界。
……
“都说一说吧,要如何应对?”明舒道君的消息传回东海之后,东皇太一便是再一次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召集到了汤谷——这一次,就算是远在星空之上的师北海,也同样是以星空之权柄,以星光凝聚成化身落于汤谷当中,当然,这一次东皇太一却是不曾忘记已经在东海之滨布置好了防御的云中君,对巫族严阵以待的云中君。
汤谷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皆是神色沉重——巫族借道南北二海,三路大军齐出,又有西海之军作为前锋,明舒道君带回来的这个消息,实在是令人震撼无比!
若不是有着星空之界作为最后的退路,在场的太乙道君们,或许就已经在这天地之间前所未有的军势之下,生出了怯战之心。
“我需要有人代替我镇守星空之界。”师北海抬头看着众位太乙道君们。
当战场上大军的数量累计到一定的层次之后,时空都会被封镇,就算是太乙道君,也无法在战场上撕裂空间而行——是以,一旦巫族兵临东海的时候,除了师北海这位速度冠绝天下的太乙道君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作为有生力量,及时的在战场上回应任何人的求援,是以,战争爆发之后,作为征伐一系首领之一的师北海,便必须要出现在战场之上,以安定战场上的人心。
“师道友更适合坐镇于星空之界。”师北海话音才落,云中君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他毫不犹豫地对师北海的意见表示了反对。
“星空之界的坐标,已经暴露于人前,若我是南海北海的太乙道君,必会借着我东海全力应对巫族之机,试图再度踏足于星空之界,若是师道友离开了星空之界,以那星空之界的广袤无垠,至少有三位太乙道君坐镇其间才能够三海的太乙道君们试图突入星空之界的时候,及时的阻止他们!”云中君出声道——星空之界是所有人的退路,绝对不容有失,师北海独自一人镇守星空之界,还是至少匀出三位太乙道君镇守星空之界,这样的差距,汤谷当中的每一位太乙道君,都知晓应该如何的取舍。
于是,就算在场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再如何的希望师北海这位永远都会回应他们求援信的强者能够出现在战场上,但云中君的意见,还是得到了众位太乙道君们的拥护——毕竟,相较于战场上的胜负而言,那星空之界的安危,当然是更加的重要的。
“对于东海的战局,云神君有何看法?”确认了师北海的动向之后,东皇太一的目光,便是又落到了云中君的身上——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亦是如此。
“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们,确认是绝对的中立吗?”云中君沉吟了片刻,目光落到才刚刚返回东海的明舒道君的身上。
“自然。”明舒道君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还说是能够保证的。
“那西海呢?”云中君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西海之君佴僧道君率西海归于巫族,那西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作何反应?”
“他们总不至于是所有人也加入了巫族的麾下吗?”
——“对啊,还有西海!”听着云中君的问题,一众太乙道君们不由得都是恍然大悟,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们,因为巫族保证了他们利益的原因,故而能够在巫族和东海的战争之间保持绝对的中立,但西海当中的那些太乙道君们,都已经是成为了无家可归之人,他们的权柄被黜落,因这权柄而来的气运,亦是随之失去,他们的门人弟子,他们的眷属部众,也都是被巫族所控制,成为了巫族进攻东海的炮灰,这些太乙道君们,又怎么可能在巫族和东海的战争之间,保持绝对的中立?
崩坏边缘 此无若虚
因为西海直接倒向了巫族的原因,西海当中那些太乙道君们,都是被东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以至于全然没有人想到,西海那些利益被触犯了的太乙道君们,其实是能够被拉拢到东海这一方来的,此刻云中君点破此事,一众太乙道君们才是恍然醒悟过来。
“这样,我们的应对,分两步进行。”见诸位太乙道君们都明白了过来,云中君这才是满意的继续出声。
“南海和北海的太乙道君,既然他们保持绝对的中立,那巫族能够向他们借道而行,我们自然也能够跟他们借道而行。”云中君的目光当中当中,浮现出一抹冷意。
“云神君的意思,是主动出击,御敌于外,避免战火烧到东海?”云中君话音才落,立刻便是有太乙道君出声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我东海兵力不足,若是借道南北二海的话,趁势裹挟一些南北二海的士卒,在面对巫族的时候,我们也更加的有底气一些。”
“不止如此。”云中君摇了摇头,“裹挟部众也好,御敌于外也好,都只是假象,我们借道南北二海真正的目的,乃是水眼!”云中君端坐着,目光落到了龙母玄的身上,“还请龙母陛下稍有留一道凭证于众人,令诸位道友们破开水眼之际,能够顺利取信于各位龙子陛下。”
被封镇于水眼之下的龙族,是绝对无法忽视,更无法放弃的力量——九位龙子,每一位龙子的麾下都有一支定止军的存在,而这九支定止军在战场上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不下于东海一方多出了九位太乙道君。
“南北二海的人,未必就会看着我们破开水眼的封镇。”龙母玄有些忧虑的道。“而且西海已经落入了巫族的控制之下,若是走漏消息令巫族想起了此事,那西海水眼当中的龙族,只怕都要遭劫!”
“所以还需要有人联络西海的太乙道君,请他们相助破开西海水眼的封镇,待得西海水眼的龙族大军脱困之后,才轮到南海与北海的龙族脱困。”云中君的目光落到了白泽的身上——征伐一些的太乙道君,不管是布置防御,还是为了吸引他人的注意力,都需要出现在战场上,而勾连南北二海的太乙道君们借道,联络西海的太乙道君们引水眼之下的龙族大军脱困,都只能交给以白泽为首的那些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
“此事我来安排。”云中君的目光当中,白泽很是痛快的点了点头——他也看得出来,这是云中君有意留给他们内政一系的太乙道君们博取功勋的机会。
“不管是我东海的太乙道君,还是三海的太乙道君,能引得龙族脱困者,都可入得星空一争帝君权柄。”东皇太一亦是出声,拿出了一个相当大的筹码——四海水眼之下的龙族,一旦尽归东海,便是意味着上一个纪元龙族神庭的底蕴,尽归东皇太一,在这个和巫族大战的当口,此事的意义可想而知。
是以,东皇太一毫不客气的便拿出了一个最大的筹码。
“征伐大势,无非便是天时地利人和。”
“之前我所言,乃是人和,接下来,便是天时与地利。”

5gaq6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三百五十三章 進退自如,神兵合煉看書-205ns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太一陛下,诸位道兄,我在紫霄宫中除了自身修行之外,于练法祭宝上,也另有所得。”
“自获得那七彩琉璃刀一来,至于今日,我总算是有了如何洗练那七彩琉璃刀中印记的法子。”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的话,我这便回返天河,绸缪祭宝炼刀之事了。”太一道人的这话题才起一个头,云中君便立刻出声朝着太一道人告辞道。
太一道人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云中君当然知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接下来太一道人要做的,便是给诸位先天神圣们,给他麾下的每一个修行者立下规矩法度,以告诉这些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剑傲 气动山河
但立规矩,立法度都不难。
情深缘浅,奈何一场错
难的是这规矩法度如何执行,由谁来监督这规矩法度的执行,修行者们触犯法度之后,又由谁来对这些触犯法度的修行者们施以惩戒——毫无疑问,无论是提议建立法度的人,监督执行的人,以及最后对触犯法度之人施以惩戒之人,必然会受到所有人最大的忌惮,承受这些人最大的恶意。
云中君只想要被这些先天神圣们忌惮,只想令这些先天神圣们因为忌惮而不遗余力的将云中君给‘高高供起’,不令其执掌权力,但若是云中君涉及到了这规则法度之事,那云中君要面对的,就不是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忌惮,而是一众先天神圣们切切实实的恶意了——在这样的恶意之下,说不得等不到天庭的崩溃,云中君便已经是陨落于这天地之间。
注射 天使 莉莉
就算是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心胸宽广,不会因为这法度之事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恶意来,但这法度之牵扯,从来都是一个势力当中最为繁杂之事,其中关隘可谓是不计其数,云中君相信,若是自己和这法度牵扯到了一起,那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安心修行的机会。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云中君当然不会干。
是以,太一道人才发起这话题,云中君便立刻是告辞离去。
“术业有专攻,云道友的长处,在于战场调度,而不在于此事。”
“太一陛下若是要度量法度规矩,还得另寻他人才是。”见云中君对此事避之不及,师北海也是摇了摇头。
……
“起!”天河的源头处,云中君端坐了足足三百年,这才是令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下来,然后,天河底下的星沙往两边分开,露出埋在星沙最底下的梦神君的尸身来。
尸身如同雕像一般端坐,存于虚实真幻之间,其上又有着玄妙无比的道韵流转不定,远远看去,宝相端庄,更有无穷生机在这尸身当中流淌,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梦神君还活着一般。
而在这尸身的眉心以及四肢上,各自定了一枚裂魂碎魄钉。
天地当中,万物皆可生灵,便是草木竹石都能够开启灵智化作修行者纵横天地,从修行者的尸身当中,衍化出全新的灵性,使得死去的修行者‘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在这天地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罕见之事,以云中君的谨慎和见识,自然不会令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那五位裂魂碎魄钉的作用,便是为了避免此事。
梦神君的尸身当中,一旦是有灵性衍生出来,便会被这五枚裂魂碎魄钉给彻底的震碎,如此,自然便能够令这梦神君的尸身,永远都只是一具尸身!
百变小樱穿越守护甜心 薰衣草伤恋
而在这梦神君的面前,那七彩琉璃刀,便是横放在梦神君的膝盖之上,与梦神君尸身的气机,似乎是勾连为一体,又似乎是泾渭分明。
魔 妃 太 難 追
“落!”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一指,于是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便立刻是从梦神君的尸身上跌落下来,混入到周遭的星沙当中,在那无数星沙的冲刷之下归于无形。
“火来!”云中君手中的法诀,再度一遍。
于是那天河当中,无数的星光便是飞快的朝着那天河的源头处聚拢,最后在这天河的最底下,化作一朵银白色的火焰。
这火焰的名字,唤做星空真火,又唤做天河神焱——星空之上,每一个星辰都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特质,将这些特质凝聚唯一,便能够衍化做星辰神光,亦或者是星辰真火,如同太阳神火,太阴寒焱,北斗注死神光等等等等……
天河当中,倒映着星空当中所有的星辰,自然也能够模拟出这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云中君以他所参悟出的包罗万象的星辰戮神刀的理念,将所有星辰的特质都融合到这天河当中,将这其中的玄妙以火焰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便成了云中君此时所引动的星空真火,天河神焱。
战神联盟星辰空变 北极星月晨
这天河神焱凝聚的时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内的力量由过于的暴烈,无论是用之以对敌,亦或是用之以炼药,都不堪大用。
但若是用之以炼器的话,那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绝顶的火焰了。
火焰当中,包含了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一切对立的,完全无法共存的力量,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强行的捏合进这一团火焰当中。
这天地之间,任何一种材料落入了这火焰当中,都会在这火焰当中融化,只留下其中最为精粹的一部分,甚至,质地稍稍差一些的神材落入了这火焰当中,连精粹都不一定会炼出来,便会直接在这火焰当中化作灰烬。
若不是此时已经胸有成竹,云中君是绝对不会动用这天河神焱的。
——那紫霄宫中,鸿钧道祖衍化太乙之玄,宫中所有的有资格登临太乙之境的修行者,都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走上了太乙道君的道路,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但在所有的人当中,云中君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进入紫霄宫之前,云中君就已经涉及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玄妙,拥有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成为太乙道君的资格,但偏偏,云中君自身的修为却只得四衰,距离渡过最后的天人之衰,使得他的身上能够容纳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还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于是乎,紫霄宫中所有的听道者当中,便出现了云中君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
一个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又在鸿钧道祖手把手的引导之下,知晓了自己应该如何成就太乙道君之境,在太乙道君之境的面前没有任何疑惑的,却因为本身的修为所限,不曾登临太乙道君的人。
鹤冲天 浅斟低唱
于是乎,在紫霄宫中其他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在参悟太乙道君的玄妙,稳定太乙道君的境界,没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只能无数次的推演自己已有的神通术法,令其精益求精的同时,云中君这位只渡过了四衰的不朽金仙,却是在以太乙道君的角度审视自己的两道神通——星辰戮神刀以及渺渺天河剑。
除了这两道神通之外,另外一个被云中君放在心上的事,便是这藏在天河最底下的七彩琉璃刀,以及那梦神君的尸身。
九 極 戰神
紫霄宫中的传道结束的时候,云中君在明悟了自己的太乙之路,令自己的一刀一剑两个神通重新达成平衡,令那渺渺天河剑也臻至道生天地这个层次之后,云中君的另一个收获,便是要如何的才能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不留后患的融入到那七彩琉璃刀当中,将那七彩琉璃刀熔炼成为一柄独属于自己的神兵。
一连串的符文在云中君的十指纷飞之间显化出来,然后那一团火焰陡然之间扩大,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以及那七彩琉璃刀都包裹了进去。
下一刻,清冽而又森然的剑鸣声,在云中君的身边响了起来,剑鸣声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浩瀚之意,令那银白色的火焰,都是随之有了隐隐的颤动,颤动之间,仿佛是能够感觉到其中那琉璃刀不敢的嗡鸣。

f95ew火熱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三百五十一章 啓明,長庚展示-pwdnr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这一颗星辰,名为金星,又曰启明,长庚,太白。”
“此为距离太阳星最近的一颗形成,接引太阳之光,日出之前,日落之后,这一颗星辰皆会出现于穹天之间,接驳昼夜之轮转。”
“而这金星为五行之首,其权柄当中,既涉及天地五行之金的变幻,又有昼夜分合,晨昏轮转之玄,极为玄异。在这周天星辰当中,也金星也排的上号,位列三百六十五颗主星之一。”
“诸位道友们可愿一试,能够引动这金星之共鸣,成为这金星之长庚太白启明星君?”云中君指着这庞大无比的金星对着众人道。
虽然未曾踏足那金星的内部,但这萦绕于金星当中的星光当中所绽放出来的浩瀚无比的金行之力,已然是足以令众位先天神圣们动容,那金行之力当中所藏而不漏的无穷锋锐,更是叫这些先天神圣们心痒难耐。
“这长庚星引动五行之金,既有永恒不变之固,又有无坚不摧之锐,无论是谁若能得这长庚权柄加身,实力底蕴必然大增。”众位先天神圣们皆是感慨着,然后轮流绽放出自己的大道之华,引动这金星的光芒——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这金星当中所蕴藏着的无穷无尽的庚金之精,无论是用于祭炼新的法宝,亦或是用来培养自家的灵宝,亦或是以此祭炼什么神通,都是大用用处。
一位又一位的先天神圣绽放着自己的道韵,而那金星亦是随着这些先天神圣们所绽放出来的道韵,发生着不同幅度的颤动。
失落之地之凌城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
而在先天神圣们之后,便轮到仅有的两位后天生灵。
——龙子敖,以及如同是一个隐形人一般,站在太一道人背后的明庚道人。
说来奇怪,太一道人不曾出关的时候,明庚道人负责打理种种俗务,有内相之称,在这东海也算是赫赫有名,极有存在感,但在太一道人出关之后,明庚道人便是放下了手中一切的事务,专心致志的待在太一道人的身边,藏在太一道人的背后,如同是一个侍卫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异界之智脑巅峰
此时,若不是轮到了明庚道人来引动这金星之华的话,无论是云中君还是其他的修行者们,只怕都注意不到,他们这一行人当中,还有一位明庚道人,而且论及修为,此时的明庚道人,亦是在不知什么时候渡过了道心之衰。
“既然盛意难辞,明庚,你也上前一试吧。”当众位先天神圣们将‘原来还有一个明庚道人’的目光落到了明庚道人身上的时候,太一道人也是笑着朝着那金星指了一指,示意明庚道人上前。
当明庚道人震荡自己的法力,绽放出自己道韵的时候,原本在诸位先天神圣们的大道之华下显得爱答不理的长庚星,却是在陡然之间震动了起来。
无穷无尽,无法无量的光华,从那长庚星当中爆发出来。
斩断一切的锋锐与永恒不朽的坚固,在那无孔不入的光华当中融为一体。
这一刻,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眼中,这金星的光芒,甚至是已经超过了那昭昭太阳星。
很显然,在这一行人当中,这位不显山不漏水的明庚道人,正是和那金星最为契合之人。
在明庚道人道韵的引动之下,那金星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灿烂,挥洒着自己的锋锐,而在金星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星辰之光的最核心处,有权柄的印记浮现出来。
而在那金星的印记当中,又有一个三星交错的印记和一个太阳星的印记横贯其间,将这金星的权柄封锁在金星当中。
而当众位先天神圣们注意到那两个印记的时候,其中那三星交错的印记便在陡然之间溃散。
这三星交错的印记,便是天市垣中斗姆元君的印记。
狂傲斗神 清水泡茶
斗姆元君和太一道人共同执掌这无量星空,星空当中任何一位星君的诞生,都必须要得到斗姆元君以及太一道人的承认。
而现在,斗姆元君的印记,已然是溃散——就如同最初的时候,斗姆元君,云中君以及太一道人所约定的那般,只要保留住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一千余的星辰,保住那些星君们的性命,保住星辰一脉的传承不断,那这星空当中余下所有的星辰,其归属都由太一道人一言而决。
热血三秒钟 龙骑不悔
“这金星之别号,是为启明长庚,正合明庚之名。”
“看来,明庚道友正是这金星的天定之主,合该执掌这金星的权柄。”众位先天神圣们都是感慨起来。
相较于此时明庚道人所引发的动静,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之前和金星的共鸣,可以说是什么也算不上。
在这样的动静之下,没有任何一位先天神圣能够厚颜否定明庚道人和这金星之间的牵绊勾连。
在众位先天神圣们感慨的时候,那金星权柄上,太一道人的印记随之散去,然后那金星当中所凝聚出来的权柄之印,便如同是乳燕归巢一般,朝着站在一边的明庚道人而来。
只刹那之间,明庚道人的气机,便是与那金星贯通为一体,不分彼此,他的周身上下,都有无量的光华绽放出来,而他的气机,亦是飞快的提升着。
倏忽之后,当那金星的光华收敛起来之后,明庚道人已然是在那金星的接引之下,出现在了金星的最核心之处,伴随着他对金星权柄的炼化,无穷无尽的金行之力,无穷无尽的锋锐,以及那光暗交错的玄妙,都在往明庚道人的身上聚拢,每过一个刹那,明庚道人身上的气机,都会强横一分。
看着这变化,一众先天神圣们不由得都是眼热起来。
“按照我与斗姆元君的约定,我等踏入星空之后,这星空之界便由我等执掌。”
“诸位道友们可随意游走于这周天星辰之间,但凡无主之星辰,诸位道友们皆可以自身道韵随意引动着星辰的共鸣,然后执掌星君之权柄。”太一道人朝着众位先天神圣们双手一挥,道道流光便是在这些先天神圣们的眼前浮现出来,无数的信息从那流光当中而过。
这些信息当中的,便是太一道人和斗姆元君所约定的,已经有主的,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些星君们的星辰。
“对了,这周天之星辰,除了主星,辅星,隐星,暗星之外,尚有一些星辰除了自身的星辰权柄之外,还能影响整个星空当中无量星辰的运转。”
“这些星辰,被称之为帝星,执掌星辰之人,非是星君,而是帝君。”
“这帝君之权柄,还望诸位慎之慎之。”正当一行人要往不同的方向散开,取寻觅那些与自身大道相合的星辰的时候,云中君的声音,却是突然又响了起来。
怒魂
如今,这星空之界当中,除了不管事的斗姆元君之外,只有一位帝君,那便是众人的首领,东海之王,太阳帝君,太一道人!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其他的先天神圣在这星空当中执掌了帝君权柄,和太一道人有了相争之势,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云中君此时出言提醒,也并不是因为此事——这无量星空当中,会不会有人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心,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人,云中君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嫡妆
他此时所关心的,乃是那帝君权柄背后,与之息息相关的整个星空的权柄。
在太一道人成为太阳帝君的时候,这无量星空的权柄,就已经是被撕裂了一次,执掌这星空权柄的斗姆元君,也同样是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若是接下来,这些先天神圣们接二连三的得证帝君之位,震荡星空,撕裂星辰之权柄,那本就重伤的斗姆元君,伤势必然会更加的恶化,甚至于直接陨落都有可能。
云中君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情况发生。
而在提醒之后,云中君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言语当中的未竟之意,便马上又再次出声。
“帝君之权柄,非同小可。”

bb8l1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三百四十八章 蒼穹之上天上天看書-zgp5w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天地之间,虽然依旧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先天神圣,依旧是抱残守缺,看不起后天生灵,但至少,在目前太一道人的这个阵营当中,因为云中君的存在和龙族的存在,一众先天神圣们对于后天生灵的态度,都还是相当的愿意正视那些后天生灵的。
“四海之争,诸位可先放下,此次召集众人,想要与众位商讨的,却是另一要事。”
太一道人说着,然后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脸上,目光当中有些许的探寻,似乎是在征求云中君的意见一般。
“陛下可自决之。”云中君心头微微一动,立刻便是知晓了太一道人接下来想要说的话题,然后朝着太一道人报以肯定的目光。
“巫族纵横无忌,非是因为他们有多强横,而是因为他们的底蕴,超过了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种族。”
妄伤 翛姼
“九幽之地。”太一道人一说,龙宫当中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便立刻是明白了太一道人想要说些什么。
若要提及巫族最大的底牌,不是十二祖巫的存在,而是被巫族以一族之力所占据的九幽之地。
那完全不下于洪荒天地的九幽之地,为巫族的崛起提供了这天地之间远远不绝的资源,以及源源不断的兵力,为巫族以一族之力压服天地万族,驱逐天地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提供了最为坚实有力的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这九幽之地的存在,令天地之间相当大的一部分先天神圣,以及绝大多数的种族都熄了和巫族相争的念头——十二祖巫的存在,代表着巫族现在对天地万族的领先,而那九幽之地的存在,则是代表着巫族那无法估量的未来。
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未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都完全找不到与巫族对抗的契机,如此一来,这些修行者们,又如何还能够提得起和巫族相争的心思?
这天地当中,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最能够打击那些有志与巫族相争者的士气,那毫无疑问,便是九幽之地的存在,是以,一般而言,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们,根本就不会在彼此的面前提及那九幽之地。
“太一陛下怎的会突然提及这九幽之地?”龙宫当中,诸位先天神圣们先是一惊,然后很快便是恢复了从容,脑海当中,甚至是为此浮现出了一些莫测的野望——太一道人再如何的想要看一看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心气,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会见众神的时候便以那九幽之地的存在来打击这一众先天神圣们的心志。
“莫非,是太一陛下找到了击破九幽之地的法子?”众位先天神圣们脑海当中,都是泛起了这样的念头。
欲击巫族,必先破九幽,这一点,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所有先天神圣的共识。
但去往九幽的通道,却在周山之下,被十二祖巫守卫着,若不击破巫族,又有谁能杀进九幽之地?
文明之秘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令人绝望的闭环。
“不是击破巫族的九幽之地,而是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九幽之地。”得了云中君的应允之后,太一道人也不卖关子,不给一众先天神圣们揣度讨论的机会,直接便是出声点出了答案。
“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这话才落,龙宫当中除了依旧知晓星空之界的几人外,其他所有的修行者们,都是豁然起身,脸上露出了极度不可置信的神色——尤其是牝道人,以及龙子敖。
不,准确来说,是龙母玄,以及龙子敖——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前,白泽等人对于牝道人的身份,只是猜测的话,那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牝道人的身份,便已经是被白泽等人确定。
九幽之地有多重要,在场的先天神圣们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有龙母玄感受得真切。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在上一个纪元,三族神庭当中有任何一个神庭掌控了那九幽之地,那么龙汉大劫的历史,都将被彻底的改写。
“不错,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重复了一句。
“新的九幽之地,在什么地方?”龙母玄直接就越过了龙子敖。
“天地开合,清而轻者上为天,浊而沉着坠为地。”
“清浊之间,是这苍茫洪荒。”
“巫族的九幽之地,而在那大地之下。”
“那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自然便是在那苍天之上。”太一道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这不可能!”太一道人话音才落,龙母玄便是直接出声驳斥道,她的心绪极度激动之下,有大龙的虚影在她的背后浮现出来,与整个龙宫都勾连为一体,骇人无比的气机,沿着龙城当中的每一条干道,往四面八方而去,刹那之间,便如同是已经陨落了的祖龙,踏破了时空重新君临于这世间一般。
鬼故事 暴力小蟲
“穹天极处,乃是那无穷无尽的罡风,有怎么可能会有那不逊于九幽之地的另一重天地?”龙母玄状若疯狂。
龙族神庭的时代,三族神庭的势力,绝对是已经做到了上至罡风绝顶,下落地渊极处。
错过了藏在大地当中的九幽之地,已经是令知晓此事的龙母悔恨交加,若是在错过了那罡风之上的又一方天地,这对龙母玄的打击,可以说是不可估量。
情深奈何姻缘浅 轻墨然
在这样的打击之下,龙母玄原本是因为紫霄宫的第二次听道才痊愈了几分的伤势,几乎便是要继续的恶化下去。
“道分阴阳,气合清浊。”
“大地之下,藏得有九幽之地,穹天之上,如何就不曾藏的有另一方天地了?”
辣手神槍
“而龙族之所以不曾找到这两方天地的存在,只能说明上一个纪元的时候,这两方天地,都还不曾到出世的时候。”
“便如那先天灵宝一般,非得要天地人三才交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方得以出世。”龙母玄激动无比的心绪当中,太一道人沉声道,他的衣袖当中,有浩荡钟声响起,涤荡着龙母玄心中的嚣嚣杂念,三声钟响之后,龙母玄才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然后,她的目光便是落到了白泽,师北海以及云中君的山上。
“天上天的存在,想来三位道友应该是早就清楚的吧。”玄看着坐在上首的师北海和云中君。
这一刻,她不由得便是再一次的会响起了在水眼之下的时候,云中君和师北海联袂而至龙宫,当着龙宫当中所有龙族的面上和龙族约定,只要龙族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那从此之后,这四海之地便尽数敕封给龙族,有龙族所主宰。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在巴巴的考虑斟酌,云中君和师北海的这允诺,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但若是联系到此时太一道人所提及的那不逊色于九幽之地的天上天,云中君和师北海直接将这四海之地作为招揽龙族的代价将之抛出来,便完全是在情理当中了。
因为这样的话,就算是没有了四海之地,太一他们也依旧是有着广袤无比的地域和资源来安置一众先天神圣,来养活他们麾下无数的部族。
“不下于洪荒天地的另外两重天地。”
“一者九幽,一者天上天。”
“两重天地皆备我等错过,上一个纪元龙族神庭败亡,败得不冤!”这一刻,龙母玄只觉得自己口中满满的都是苦涩。
对于九幽之地的错过,她还勉强是能够想得通,但那天上天的错过,这便完全是龙族自己的失误了。
上一个纪元的后期,祖龙与凤凰一战之后,余势不减击破天穹,而在那之后,祖龙便是察觉到了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契机,然后匆匆闭关,想要把握那一线灵机——如今龙母玄细想来,祖龙当时所察觉到的,令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气机,岂不就是那天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