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九八章,玩具分享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年初三,大晚上返回时,张春雪在车上不停地问道:“昆子……你到底把你二舅怎么了……”
“吃饭时候不是说了吗,没什么。”
“没什么你俩吃饭吃一半没踪影?”
“他看上一个磨盘,我力气大,给他扛家里去了。”
“……谁信?”
“真的!你也不看看,他回来时没伤吧?脸色也不差吧?”
张春雪还是不信,副驾驶抱孙子的秦满贵冷哼:“张永旺喝点酒就抽疯,习惯就好。”
娘家人被数落,张春雪不满道:“我二哥咋抽疯了?”
秦满贵撇撇嘴:“年前张波订婚宴,咱们去你大哥家道喜,张永旺就喝多了。晚上愣是把你大哥家看门的狼狗给背回去了,这次买个磨盘有什么的。”
秦昆笑的方向盘差点打歪了,一车人也合不拢嘴。
秦雪捂着肚子,笑道:“二舅……他……他还有这事?”
秦满贵点了根烟,吞云吐雾道:“你二舅奇葩事多着呢。还有一次来咱家跟我拼酒喝多了,出门非得拉着彩票店的老李拜把子,俩人还喝了血酒,别提多丢人了。老李手指被你二舅强行割破的,那几个礼拜给人打彩票都打错好几次。”
张春雪脸上也挂不住,看见大家都笑了,她也跟着笑了。
其实把磨盘送到张永旺的家里,还真不是秦昆有意安排的。
下午在石匠坡时,秦昆把那个石灵打了个半死,但灵这种东西似鬼非鬼,打不死,除非毁了磨盘。秦昆有解决他的打算,但那石灵却说他根本没害人,就是觉得张永旺气息熟悉,才给他身上留了点记号。
当时秦昆询问后才知道,石灵是张地主的长工,清末老鬼,他说张永旺就是东家的后人。
这奴隶是张地主家的庄园被破后,给土匪干活累死的,所以他对东家的后人不仅没怨气,还心存感激,毕竟东家曾经对他非常好。
于是下午从石匠坡出来,秦昆就让老头拿卡车把磨盘拉到张永旺的家里,并且嘱咐张永旺,把这磨盘好好供着,能保家辟邪。
“对了妈,你们家祖上是地主啊?”
秦昆挑了个话题好奇问道。
张春雪点点头:“你二舅给你说的吧?没错,我听我爷爷说,清末那阵子还有大堡子,张家一圈都是土墙,里面是砖地,有城门,还有枪,可富裕!只是后来打起仗,家道就不行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秦满贵点点头:“我也听我爷爷说过,她们张家那阵子是阴川县的大族,白面馍每顿管饱的大户,后来就落魄了。”
秦小汪仰起头:“爷爷,什么是白面馍?”
“你吃的就是白面馍啊。”
“吃这个就是大户吗?”
秦满贵一笑,然后唏嘘:“你以为呢。爷爷以前小时候,都没顿顿吃过白面馍。小汪,要好好学习!”
“好!”
“那你长大了准备干什么啊?”
“我要给大家做白面馍!”
秦满贵一愣,和秦昆对视了一下,哈哈大笑。
……
年初六,秦雪、邹井犴要返回上班了,秦昆、杜清寒开着车,带着孩子、妹妹、妹夫回到临江。
“小汪,有时间来姑姑那里玩啊~”
机场,秦雪捏着侄子的脸蛋,然后亲了一口,秦小汪有些为难道:“不行啊,我爸爸说让我回去学习啊。这样,我学完了就去看你和姑父。”
秦小汪一口老气横秋的口吻听的秦雪愣住,然后笑着抱了一下他,和秦昆作别。
秦雪两口子走了,从机场回到白湖镇老街,秦昆狐疑地看向孩子:“我什么时候让你学习了?”
秦小汪道:“我敷衍一下她,姑妈邋里邋遢的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就不去了。还是跟着姨娘好。”
秦昆哭笑不得,秦雪果然在家务方面是被嫌弃的主。
店里,照常营业。
高影今年收入不错,去无妄国看望她师父了,店里只剩下顾大姐、金六子。见到秦昆回来后,顾大姐笑盈盈道:“杜爷,秦爷,小秦爷也回来了啊,这是红包~大吉大利。”
好像年关时小孩子都比较受欢迎,给他们红包就像是能换来福气一样,顾大姐、金六子都送上一沓,秦小汪拿着红包准备磕头还礼,二人急忙托住:“小秦爷,使不得!”
“可是在老家都得还礼的……”秦小汪看向秦昆。
秦昆对此也无所谓:“没事,礼数而已,应该的。”
“不行!磕头就是折煞我等了!”
顾大姐态度坚决,金六子说不出话,但看架势也绝不让秦小汪磕头。
秦昆只好道:“那就鞠躬作揖。”
秦小汪双手笨拙地作揖鞠躬:“谢谢顾婶,金叔,大吉大利,身体健康!”
二人喜不自胜,这份尊重,他们非常开心。
炸鸡店还要换班,二人出门了,没一会,一只背着荷包的肥猫走了进来。
肥猫跳在桌子上,从架子角落刁来三个红包,朝着秦小汪招手喵喵叫着。
杜清寒去后院忙了,秦昆纳闷,看来这畜生收入也不错啊?
秦小汪又收了红包,非常新奇,原模原样地朝着肥猫鞠躬作揖,肥猫很是受用。
秦昆好奇:“怎么是仨红包?”
这肥猫一下就给出三沓,秦昆惊讶于这厮的阔气,肥猫指了指前台,指了指狐狸窝,表示一份是高影的,一份是狐皇的。
“呦,还替狐狸给了,没想到你挺会来事啊!”
秦小汪有了钱后跑去找杜清寒了,秦昆摸着肥猫脑袋:“狐狸呢?”
肥猫刁出一张纸,是留言,狐皇说她要去寻找青丘遗址了,具体在哪她还不知道,但是会寻找一下的,这段时间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狐狸不会写字,猫也不会,其实顾氏和金六子也不识字,店里唯一会写字的就是高影,但这字迹可不是高影的。显然狐皇用了附身或者幻术,让别人代写的。
秦昆有些无奈。
犯忌了啊……
算了,狐狸刚来阳间,这些规矩也来不及学,但愿此行寻找青丘遗址,别惹出什么事就好。
灵异小镇依然火爆。
大过年的,因为人流量稳定,也带动白湖游乐园热闹了起来。
原本冷清的游乐园里,好多游乐设施开始翻新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又会重获新生。
杜清寒和秦小汪从后院出来,小汪得了好几万的红包,让杜清寒陪他买东西,杜清寒便放下手头的事,骑着摩托准备出发。
“喂!干嘛去!”
“买点玩具。”
“不许买玩具!”秦昆摆出一家之主的架子来,“我小时候就没玩具!”
秦小汪笑嘻嘻道:“不行,姨娘说她小时候有好多好玩的玩具,我也要。”
杜清寒认真地点点头:“小孩子玩一玩玩具,是好事。”
二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意见,扬长而去,秦昆觉得世道变了,自己没权威了。
店里无聊,门口一堆鞭炮红纸没人打扫,秦昆便拿出扫把清理了一下,垃圾倾倒后,回来时店里忽然多了一人。
“咦?小妹妹,大过年的跑这里来干什么?买果子酒?”
秦昆看见一个似乎上中学的小姑娘,闷闷不乐地坐在店里。
小姑娘看见秦昆后泪眼汪汪:“叔叔,我记得这里以前有个算命的姐姐,她在不在啊?”
秦昆想了想,楚千寻好几个月没出摊了。
她卜算纯粹是消遣,现在灵异小镇那么忙,恐怕在印度街没建好之前,都不会出摊的。
“她即将突破……云游感悟去了。”
“啊?”小姑娘一愣,“姐姐这么厉害的吗?”
“嗯。叔叔我一样很厉害,你遇到什么问题了,叔叔给你卜算一下?”
秦昆刚好没事,从前台摸出楚千寻圆片黑墨镜戴上,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蛇蝎皇上,本宫承包了
小姑娘眼泪收回:“叔叔既然很厉害,要不要算一算我遇到什么问题了?”
清酒 系 美男
呃……
秦昆觉得自己不该多那句嘴。
不过牛逼吹出去了,秦昆索性给两手吐了唾沫搓了搓。
“不信是吧?接下来你看到的一切,可都不能说出去……”
小姑娘还待回答,秦昆忽然出手,二指在小姑娘眉心一掐,一根因果线被抽出。
周围景色瞬间出现变化,那是小姑娘因果线中经历的片段,直接逸散映射出的虚影,好似把卷尺抽出,然后瞬间弹回一般。秦昆刚出手就结束,时间不到一秒,小姑娘瞬间做了梦一样,惊得站了起来:“刚刚怎么回事?”
秦昆用因果线的时候,并不会障眼法,所以对方会看见,这次时间虽短,但小姑娘明显眼花了一下,不过就因为时间太短,秦昆才肆无忌惮坐在那里道:“那是我卜算时的异象,别怕,都是你经历的事,你当是催眠好了。”
小姑娘心生佩服,刚刚周围样子确实变了,似乎正是自己脑海中某些场景碎片,虽然没怎么看清,不过她已经对秦昆佩服的五体投地。
接着,秦昆道:“你伤心,应该是你妈妈撕了你的海报,还扔了一些杂志和玩偶?”
奇迹之境 墨德菲
刚刚秦昆也只看了一瞬,记不了太清,不过话音一落,小姑娘立即点头。
“没错!哥哥,我妈去找算命的卜算我爸财运,最后算出我房间的海报、杂志、玩偶堵了我爸财路,最后把它们全扔了……”
小姑娘又哭了起来:“那是我爱豆的海报和杂志!我攒了好久的零花钱才凑齐的……还有公仔,都是签名限量版,有爱豆哥哥的祝福的!”
秦昆无语。
小姑娘擦着眼睛:“哥哥,我该怎么劝我妈不要迷信?”
秦昆唏嘘:你妈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别追星、好好学习而已……懂事点吧……
“嗯,这事不难。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秦昆有模有样地倒了两杯茶,开始酝酿规劝的话语。
小姑娘开口道:“语文、英语全年级第一,总分全年级第二,第一有特长加分30,要不然我能比他高24分。”
秦昆一口茶险些喷出来。
这谁家当妈的这么狠心啊!女儿追星有什么不好!人生能有几次这么傻的青春年华?
“叔叔……怎么了?”
“没事……你把我计划打乱了。”
“什么计划?”
秦昆顿了顿:“这样吧,你妈找谁算的卦你问清楚,我和那算卦的谈谈……那人可能算得不准,我俩地说道说道。”
小姑娘一喜:“谢谢叔叔!这是30块钱。听说是那个姐姐的收费。”
小姑娘鞠了一躬,开心地跑了,秦昆摇了摇头,青春,多好。
小姑娘走后,没一会,摩托声传来。
杜清寒把摩托推到后院,秦昆端了杯茶走了过去:“哼!就知道惯孩子,玩具买回来了?”
“嗯。”
秦昆皱着眉:“小汪,你姨娘给你买玩具了,怎么还臭个脸。”
秦小汪嘴巴抿着,鼻涕流出,颤颤巍巍从一个磨得发白的军绿大包里拎出一把……洛阳铲。
“爸爸!这不是我想要的玩具……”
秦小汪一边哭一边掏着包,鹤嘴锄、头戴矿灯、指南针、夜行衣……每拿出一样,秦昆嘴角就抽一下。
拿到最后,秦小汪嚎啕大哭:“明天姨娘要带我去试验玩具,我能不能不去啊……”
秦昆吹着茶沫,忽然觉得孩子挺可怜的,但也只能给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你,好自为之。”
院子里,停好车的杜清寒疑惑地看向秦昆,悄声道:“孩子怎么了?这玩具他不喜欢吗?”
普通孩子不会喜欢这东西的吧!
秦昆一脸无奈:“你小时候玩这个?”
“嗯。没现在的高级,但当时我爹爹给我送了一把新的洛阳铲时,我高兴坏了。”
“杜行云?他不搬山道人吗?还用这个?”
“搬山卸岭同气连枝,以前不会踏灵关的时候都用这个。你瞅瞅,我买的全是好的!”
秦昆是无奈又好笑,看到杜清寒亲昵的把矿灯戴在秦小汪头上,教他组装洛阳铲时,秦昆觉得这地方待不下去了,他要笑疯啊。
活该!
还是太年轻啊小子。
“对了,钱花光了,你给我点。”杜清寒忽然看向秦昆,“我的钱之前借人了。”
秦昆瞪大眼睛,搞笑吧?
刚刚他们给秦小汪的红包都是一沓,道家讲三六九,按照规矩,里面不是6千就是9千,加起来四五万绰绰有余啊,这些破玩意就花光了?
“啊?就买了这些?”
“还给他订了辆小型的越野摩托。”
“……这就不必了吧。”
“不行,摩托才是行头。”杜清寒态度难得的坚决。

pear6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八五章,德里讀書-w5wq5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1月初,元旦假期。
秦昆开着车前往临江殡仪馆的路上。
车是李崇的二手宝马,温泉山庄开业后,李崇紧跟着换了新车,旧车送给了秦昆代步。
俗话说‘开宝马坐奔驰’,这车也不过买了五年,内饰翻新过后和新车无异。
路上,秦昆觉得驾驶感不错,毕竟宝马的驾驶感显然是许多车不能比的,今日来殡仪馆便开了过来。
门卫室里,郭不同、周不易在聊天,秦昆摁了两下喇叭,二人惊疑:“秦爷来了?”
“今儿不忙?”
“忙完了。”二人觍着脸嘿笑,秦昆瞅他们这模样,八成是逃班休息。
两个后辈都是好孩子,偶尔偷个懒,秦昆也不会像老王那样教训他们,于是丢出两根烟聊了起来:“韩垚呢?”
“馆长在办公楼。”
“你们两个现在好歹是骨干了,多少也上进一些,毕竟老王带出来的,要想把你们往上提,也得让其他人心服口服啊。”
怎么说二人也是十八酆都门客的真传,九山九江中坐镇临江这一重要位置,将来肯定得挑大梁的。
韩垚就是个过度的一把手,到头来还得回祭家太常街,这里总归是要留给他们的。
二人低着头吐着舌头,知道秦昆不是教训,而是教育,他们也没多嘴,毕竟秦爷能给他们苦口婆心说这么多,心里是有他们的。
“知道了秦爷,我们以后一定默默努力……”
秦昆啐了一口:“谁让你们默默努力了,就得在人前努力人后偷懒。你瞅瞅韩垚,天天打游戏有谁说过什么吗?还不是人前干活多,人后得消遣。这是潜规则啊……我当年提不上去,混到最后薪水和你俩一样,就是吃了这亏,聪明点吧你俩……”
火爆王爷狂傲妃 妖小羊
二人一脸受教,仔细想想,秦爷在单位拿的钱和其他人比,也确实不多。
告别了两个职场新人,秦昆一路来到韩垚办公室。
今天的韩垚没有打游戏,而是在窗口发呆,端着一个茶杯,看起来有心事,以他的性格,很少会露出这种表情。
“昆哥。”
韩垚看见秦昆进门,招呼一声,倒了杯茶。
秦昆发现韩垚,开玩笑道:“怎么了这是,好事将近,苦大仇深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可领!
今天来殡仪馆是韩垚叫的,看起来不像是加班,似乎要替班。
韩垚咧嘴一笑:“开心还来不及呢,哪苦了。”
秦昆沉思了一下,于是问道:“是准备请假出去几天吧?”
“是。”
“需要我替班?”
韩垚点点头。
果然如此。
不过也对,节假日,又逢快结婚了,出去转转也是应该的,置办一下结婚用品,照照相啥的,都得抓紧着来。
这阵子秦昆都是一个人,小汪还在秦家村,杜清寒电话不通,他在家、在白湖镇都没什么事,已经做好了替班的准备。
“这是小事啊。”秦昆顿了顿,发现韩垚的表情还是不对,于是关心道,“你……不会没钱了吧?”
秦昆账户还有小几千万,他物质需求并不高,也没理财习惯,那些钱都是因果帐,按规矩不能钱生钱利滚利,放着也是放着。见到韩垚似乎很为难,秦昆翻出钱包拿了2000,又摸出手机打开电子账户,准备直接给韩垚转过去。
韩垚心中一暖,忙说道:“昆哥,其实就是单纯的替班……你有时间吗?”
“怎么没有,手续交接一下,这阵子我替你看着。”
秦昆很爽快。
韩垚想了想,又道:“其实不替也行,当家的,你如果帮我跑一趟,那就最好了……”
称呼从‘昆哥’变成了‘当家的’,秦昆就知道有棘手的事了。
看见韩垚头偷瞟着自己,秦昆嘴角一抽:“不会是……你哥又出事了吧?”
韩垚一怔,然后哭笑不得:“我哥好着呢……”
“哦~”秦昆松了口气。
小兵來 笑而不
“我舅哥那边可能有些麻烦。”
“啊?”秦昆觉得这弯拐的有点大。
涂庸?
办公室空调吹的燥热,秦昆换了杯冰水,纳闷道:“涂庸怎么了?”
“上次温泉山庄时候他跟你提过,生意出了点事……”
秦昆回忆了一下,似乎有这茬。
涂庸家族生意很广,好像在国外一条商道出了事,什么运输队死人了之类的。
“还没解决吗?”
韩垚摇摇头:“听萱萱说,最近又出事了,不似人为的,所以我大舅哥有些焦头烂额……”
秦昆安慰道:“没事,那我去看看,不至于扭扭捏捏的。不过提前说好,如果是普通人之间的争执算计,我是不会管的。”
盘噬天宇
秦昆开口就划下道来,毕竟涂庸手上也不干净,看他之前能雇佣上黑伞佣兵就知道,临江第一公子哥可不是善茬之流。如果这事是普通人搞出的鬼,哪怕他们要对付涂庸,秦昆也是不会干涉的。
“好!”韩垚红着脸:“上次麻烦了你一次了……这次还没过多久,没想到又来一遭……”
“再麻烦一次也没事。”秦昆拍了拍韩垚肩膀。
韩垚办的是正事,自己是闲人,跑跑腿是应该的。这时候就不需要分什么扶余山座次,都是自家人,秦昆也乐意去外面跑跑。
“那、说定了?我这就跟大舅哥联系。”
“嗯,不过你总得给我说说大概吧……”
韩垚无奈:“就因为我不清楚,所以才急,别说我了,萱萱也说不清楚,恐怕你得去看看才知道。”
上次帮韩垚是他哥韩淼出了事,这次是舅哥涂庸,秦昆觉得这厮现在不刑妻克家了,开始克哥了,这倒霉孩子……以后不能再让他叫昆哥了,得换个称呼才行。
元月假期最后一天,南山省机场,秦昆坐上飞机起飞。
如果说文明古国代表着文化底蕴,那么华夏的文化底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是,这个观念在国际上并不受所有人认可。
比如文明古国之一的……印度。
古印度文明的复杂程度和文化起源,一天一夜恐怕也讲不完,这个神奇的国度有着很多匪夷所思的故事,不说别的,单论宗教而言,影响力在世界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但古印度文明已经不是现在的印度文明了,变化大的没有人能捋清,现在的印度和古印度基本上是两个概念,不过印度虽然不复当年,但也是人口大国,文化绵长,这个神奇的国度占有世界10%的可耕地,农业发达,医疗、电影、软件产业也相当不错,作为邻居,被我们亲切地称为‘阿三’。
有道是三哥世界第一,棒子宇宙无敌,孰强孰弱,秦昆没法分辨,总之论吹牛逼的本事,秦昆觉得自己喝上两斤都吹不过他们。
回夢唐朝
飞机直飞羊城,然后转飞德里,下了飞机,德里还是凌晨。
不知是错觉还是偏见,秦昆总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咖喱味,机场里的外国旅客很多,本地人更多,包头的阿三络绎不绝,还有不包头的,这里宗教复杂,每个宗教都有不同的打扮,这也是当地人的信仰。
随着人群走出,秦昆环视四顾。
不是说商道吗?
涂庸难道跑这来开工厂了?
秦昆以为涂庸的商道是从华夏延伸出去的,现在看起来不像那回事。
德里啊……三哥的首都城市,德里和新德里是一个都市圈的,所以当地人不分彼此,这个词是‘起点’的意思,也有‘开端’的含义,公元1世纪孔雀王朝在这里定都,秦昆小时候玩过的游戏中,印度战象兵就出自于孔雀王朝,在这里定都的当然还有大名鼎鼎的‘莫卧儿王朝’。
接机的是当地人,衣衫革履,一脸热情,一看就是钱给够了。
“秦老板你好,我叫拉哈尔,先上车吧,涂老板等着呢!”
秦昆没急着上车,给他递了个茶壶:“华夏语说的不错啊,先给我沏杯茶。”
拉哈尔虽然奇怪秦昆的举动,但也照做了。
一杯茶入喉,周围的标语也能看懂了,机场附近,也有旅游的宣传广告。
汽车开动,拉哈尔沿途唠着家常,顺便给秦昆聊起了当地的事。
对外国人而言,名胜古迹就是这里的名片,拉哈尔聊起了红堡,泰姬陵,秦昆听着也来了兴趣。
他对这里的印象还停留在电影里,恒河水是印象最深的,然后是各种神灵崇拜,首当其冲的就是牛神,名胜古迹就知道的不多了,泰姬陵自然听过,至于红堡……没听过。
拉哈尔一笑:“恒河要去瓦拉纳西去看,那里是我的家乡,有空我可以带你转转。牛神嘛……其实很多地方都有,说不定今天就能看见有人拜牛神。泰姬陵离得不远,至于红堡的主人,就是修建泰姬陵的大人,沙·贾汗,红堡是他的王宫。”
这么说秦昆就明白了。
拉哈尔很健谈,从接到秦昆开始,一路聊到秦昆下车,他华夏语不错,听说以前跟着涂庸在华夏待过几年,秦昆能感觉到他松松垮垮的衣服下,有一身不错的腱子肉,看似嘻嘻哈哈的拉哈尔,开车时眼神警惕锐利,不断地判断四周的危险,似乎是职业习惯,想必身份也不简单。
那天下午四點鐘的雨
到了酒店门口,拉哈尔去停车了,一个东方男子正在恭候。
现在还是凌晨,对方有些疲惫,不停地打着哈欠,秦昆走过去时他眼睛一亮,似乎来了精神。
“来了。”
“来了!”
“先倒倒时差,明天带你转一圈。”
“跟我你没必要客气。”秦昆一笑,“先补觉。精神头足了再聊。”
“行,你房卡在这,我就不补觉了。还有事等着我……”
“那不行。”
“我睡不着!”涂庸实话实说。
这还不简单?
秦昆上前,一记手刀敲下,涂庸软倒在秦昆肩上,秦昆将涂庸扛起,拉哈尔停好车,看见这一幕有些愕然。
“秦老板……这是……”
“助眠。”
拉哈尔揉着太阳穴,你助眠的方式有些硬核啊。
刚刚他可是看见了,秦昆给了涂庸一手刀,你管这叫助眠?
涂庸的房间很宽敞,也很安静,但拉哈尔说涂庸已经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秦昆看得出来,这厮精神太过紧绷,这样下去伤本。
“秦老板,涂老板哪怕这样睡下,过一两个小时也会苏醒的。他精神仍旧紧绷。”
秦昆瞟了拉哈尔一眼,这家伙懂的不少。
猎爱重生:错惹冷魅撒旦
“放心吧。”
秦昆五指在涂庸耳畔握响。
爆!
拉哈尔吓了一跳,空气怎么爆了一下?那声音仿佛幻听了一样,他惊愕地看向秦昆,秦昆则轻轻一笑。
爆气!
阴阳二气剥离后,阳气能带给涂庸足够的安全感,这样一来,涂庸势必能睡个好觉。
“你要来一下吗?”秦昆转头问道。
拉哈尔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我睡得很好。”
“行吧。那我先去休息了,等涂庸睡好了再出发。”
秦昆走了,屋里只剩涂庸和拉哈尔,此刻,拉哈尔食指抵在眉心,食指似乎发烫一样,让眉心越来越红,然后,眉心轮出现。
眉心轮就是眉心的那个红点,此刻的拉哈尔表情虔诚,目光平和,他静静地看着涂庸,发现涂庸呼吸均匀,四肢伸展,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美妙的梦乡。他再次惊愕。
他是涂庸的心腹,更可以说是涂庸的好朋友,在这边的生意都由拉哈尔全权操办,所以身份极其特殊。之前他就听说秦老板是个神秘的人物,具体多神秘,一向对他推心置腹的涂庸,都隐瞒不说。
此时此刻,拉哈尔心中有了眉目。
看起来涂庸对他隐瞒秦昆的身份,并非不说,而是有某种忌讳。
“道士?”
拉哈尔不经意一笑,“而且不是一般的道士!”
这次,有意思了啊。
涂庸居然从华夏请了一个道士过来。
只是……有用吗?
拉哈尔不确定。
他给涂庸盖好了被子,关门回屋。
隔壁的房间,秦昆闭上天眼,换上拖鞋。
看起来……拉哈尔似乎和涂庸真的关系匪浅。
秦昆不知道拉哈尔什么身份,目前也不想知道,此时此刻,补个觉才是该做的事。
一个懒腰,秦昆大字躺下,周围鬼差涌出。
“自由活动!”
说罢,秦昆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