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瘋狗先生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笔趣-第731讀書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只要汉军渡江,建康就是一个巨大包围圈的中心了。
“若是建康遭遇兵戈,只怕生民遭勠,公卿蒙尘啊!”
王导最担心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晋室还存不存在了,而是最担心琅琊王氏随同建康一起给晋室陪葬。
“快去通报,就说我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想陛下禀报!”王导说道。
护卫们不敢耽搁,立刻就是去了。
独行者
当听说王导入宫要求见,大晋皇帝司马睿立刻就是一阵烦躁。
“天命不再,王导这肯定是要来羞辱朕啊!”司马睿感慨道。
旁边的皇太子司马绍也是面色消沉。
他们也是刚刚收到京口流民作乱的消息,只不过具体的情节还不太清楚。
但是司马睿父子也已经明白了,建康失去了最后挣扎的资本。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缘来躲不掉
现在他们父子正在商议最后的出路。
“父亲,不管如何,王司徒都已经是与我们离心离德了,我看根本没有再见的必要了。”
“还是抓紧下定决心,咱们放弃建康,乘坐舟船南下吧。”
“只要出了建康,天地广阔,足够我们在别处兴复了。”
司马绍开始滔滔不绝的劝他趁乱逃离建康。
但是,却是到这种关键时刻,老旧的思想还是压制住了他。
“还是见一见比较好,就算君臣失礼,也是没有关系的。”
司马睿随即命人去把王导请了进来。
如今的司马睿形体已经变得瘦削异常,若是早些时候,还是有几分富态的。
王导一见到司马睿憔悴的模样,心中顿时就是五味混杂。
不管怎么样,当初可是坐而论道,饮酒品诗的,怎么没刺向里面的呢。
现在却只剩下冰冷的客套了。
如今情势危机,王导也顾不得什么拖累,什么脸面了。
“陛下,京口流民作乱,裹挟了晋陵太守谢鲲,不知道陛下可有耳闻?”王导开口说道。
“朕听说了,正在与太子商议,打算派水军前去平乱呢。”司马睿面色如常。
王导一听,瞧了一眼司马睿,然后又一次想道,这个标志性的懦弱之人,竟然还真在想办法自救。
这份执著,让王导也是疑惑。
“陛下,臣今日前来,就是想问问陛下,对于将来是如何打算的呢?”王导问道。
“将来,那自然是交给太子。”
司马睿开始紧张胡说八道起来。
这个世界上暴露出来的秘密,大都是从慌张的脸色上。
“陛下,江东已经是势微,许多儿郎的妻子兄弟双亲,也都是在家中等着他们回家呢。”
宠妻如命 阿铃
王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
“陛下,如今天命已变,为了江东百万士民,为了晋室宗庙能留存,也为了陛下的仁德爱民名声。”
“臣肯定陛下,向北面奉表归降,臣愿意为陛下争取到最大的优待。”
王导呼啦啦的把一套说辞全给倒了出来。
听完之后,司马睿整个人都已经是傻掉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王导竟然是来明目张胆的劝自己投降的。
一个臣子,来劝自己的国君投降。
这等奇葩事情,司马睿还真是第一次耳闻。
人道崛起
“仲父,可是在开玩笑?”司马睿失望的问道。

vygi9火熱都市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ptt-第596章 洛陽募兵十二軍【1】熱推-38jpv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这个月娘不是老大媳妇,甚至于连一个录名的小妾都不算。
仅仅是花费一万钱买来的一个卢水胡女奴罢了。
王善早就对她垂涎三尺,只不过老大王忠心眼子紧的很,始终不肯送给自己的。
“好,月娘,你回去告诉老大,我俩马上就过去。”
王善收起了那些色心,赶紧回屋子里拉着尚在迷糊的二哥王义起来。
“二兄,快起来,老大回来了。”
“听到了,他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王义嘟囔着嘴。
老大王忠回来后,就有了怕头了。
再也不能去后厨蛮横的要吃要喝了。
王义、王善二人手脚麻利的来到了前院。
一进门就看到老大王忠正一脸笑意的在等着呢。
王义、王善都是对视一眼,心中不住的一阵犯嘀咕。
自从老大继承家业后,对于这两个混日子的弟弟,可是很少有笑脸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王善心中一阵心虚,害怕老大要严酷家法。
因为他们的身份都是军府兵的辅兵,享受着免除徭役、税赋的特权。
但是也受制于正兵的统领和约束。
按照通俗的意义来讲,汉军府兵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军事领主,对于自己手下的辅兵有着管束的权力。
虽然不能任意的生杀予夺,但是每年州郡军府的上报,都决定着辅兵的命运。
一旦被削夺了辅兵的身份,那就是要变成垦荒的农民了。
粗茶淡饭的庄户日子,可不是王善兄弟喜欢的。
最起码的一点儿。
王义、王善兄弟都是耍惯了刀枪弓箭,对于锄头可是一点不喜欢。
“兄长,今日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王善一脸尬笑的问道。
老大王忠同样笑着,如同春风拂面一样的自然。
只不过,王善兄弟却是感觉心中更加发毛。
“二弟、三弟,为兄今日这么早回来,可都是为了你们啊!”老大王忠说道。
王善一听,差一点吓得窜到席子下面去。
坏了,坏了!
王善不住的想,肯定是自己偷看月娘的事情被人揭举了,不然的话,那就是自己偷库房里的牛皮的事情被发现了。
反正不管是什么事情,今日都是少不了受老大一顿责难了。
王善不住的心慌,他旁边的二哥王义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老二王义的脸色也是极为难看。
一瞧就知道,肯定亏心的事情也没有少干。
坐在正位上的老大王忠,把这俩兄弟的表情尽收眼底。
王忠心中顿时忍不住一通哭笑不得。
这两个弟弟,都是泼皮无赖的性格。
特别是自己继承了老爹的军府兵身份后,他俩都是心中怨气渐渐多了起来。
“兄长,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善鼓起勇气问道。
大哥王忠又笑着说道。
“这两年,你们俩在这个家中尽心尽力,可谓是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王义、王善两人听到这话,顿时就是屁股一阵痒。
他们已经听不出来,这话到底是老大讽刺自己的呢,还是真心实意的?
“大哥,你可别这么说,给自己出力,那不是应该的吗?!”王善故作大方的说道。
王忠见状,丝毫没有生气。
“是是是,给自家都是应该的。”
“不过,你们两人都是一身大本领的,可惜没有什么进位府兵的路子,在这里干一个辅兵,实在是委屈了。”
“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善脸色一垮。
“老大,你该不会是想要向军府革除我俩的辅兵身份吧?”王义面露不忿。
執筆繪千年 黎明魅
王忠闻言,却是摇摇手。
“你俩这都是想到哪里去了。”
“我怎么会向军府革除你俩的身份呢?那样的话,岂不是就要天天被税赋徭役催着走了。”
如今虽然天下太平,可是平头百姓的日子从来没有好过的时候。
不是一年两次的税赋,就是好几十天的徭役,要不就是其它的杂役。
这种情况,还是近些年来皇帝‘休养生息’的结果。
可以想见,与府兵的日子想比,老百姓是有多么苦逼。
總裁大人,限量寵!
“那你说啥意思?”王义皱着眉头问道。
“哈哈,当然是好事情。”
王忠随后就把今日事情给说了出来。
“你们还不知道吧。”
“陛下已经下了诏令,让镇东将军董平在洛阳设立十二军,募集司州、豫州、冀州的壮士为兵卒,朝廷赐予告身、俸禄,一应军备尽数朝廷拨付。”
“将来的军功勋爵,一概与军府兵同一。”
听到这话,王义和王善二人都是又惊又喜。
惊得是,如此好的事情,怎么还会募兵呢,不是早就应该人挤人,都要挤爆了嘛?
喜的事情,自然是因为有了这个路子,自己的一身武艺可以有了出路了。
“兄长,那这十二军募兵,都要在那里屯驻?”王义问道。
“呵呵,全都是在洛阳,将来有战事的话,再随军令迁改。”王忠说道。
王义、王善闻言,又是面露喜色。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后,又是继续问道。
“太好了,洛阳可是繁华地,如果是那里的职田,那可就是赚大发了。”王义摩拳擦掌的说道。
“是啊,在帝都周边的职田,想一想就是美得很啊。”王善也是说道。
“咳咳,你俩可能有些想差了。”王忠有些尴尬的清清嗓子。
“差了?”
“哪里想差了?”
王义、王善都是一愣。
“这洛阳的十二军募兵,都是发给俸禄、告身和兵杖,至于职田,则是没有的。”王忠说道。
“没有职田?”
“怎么可能没有职田?”
王义、王善都是不肯相信。
拳傾天下 平行道
“唉,你俩也不想一想,这各州郡的良田,早就被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荒地也难以恳熟。”
“再说了,洛阳周边是何等好地方,怎么可能还有田亩去分职田。”
“这十二军募兵,都是给予俸禄丰厚,其实也是不必职田差的。”
王忠的话让他俩终于是好受了一些。
“兄长,那这洛阳的十二军募兵,俸禄是多少?”王义问道。
“三十元!”王忠伸出三个手指道。
都市靈眸狂少 殺戮驍
不过,这话却是让他的两个弟弟一脸的懵逼。
“什么?三十元?”
“什么圆的方的?”
王义、王善都是疑惑满满。
“三十银元,也就是三十个银钱。”
王忠说罢,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
哗啦!
一声轻响,他把钱袋全都是倒了出来。
只见一堆白花花、圆滚滚的银元滚了出来。
“看到了吗,这就是银元。”
王忠举起一个银元说道。
“陛下派人在海东发现了金山银山,将来这天下的货殖钱币,就要慢慢换成这银钱了。”
“哦,也就是叫做银元。”
“一个就是一元,洛阳的募兵就是一个月三十个银元,足足当得数万钱呢。”
“要是算起来,可以两百亩薄田强得多呢。”
“而且,还不用操心职田的种收,每月雷打不动都有三十个银钱,岂不是美得很。”
“这职田有什么好,不仅要管种管收,还要防着虫咬鼠啃,还要防着家中蟊贼自盗。。。。”
王忠说道这里,忽然觉得有些秃噜了,连忙闭上了嘴巴。
“这就是银元啊!”
“果然,这银钱拿在手里,就是比铜钱舒坦!”
王义、王善纷纷抓起一把银元。
他俩在城中的赌档中,曾经听人说起过陛下已经发行银钱的事情。
没有想到,这才过了没有多久,竟然就抓在手中了。
“哈哈哈,你俩喜欢就好,今日赶紧回去收拾一下吧,过两天就可以随同别人一起去洛阳吧。”王忠笑呵呵的说道。
“啥?去洛阳?“
“俺可还没有答应呢!”
王义、王善二人虽然喜爱这白花花的银钱,可还没有答应呢。
毕竟,这件事情是不是靠谱,他俩还觉得应该再看一看。
“嘿嘿,这事情就不用你们答应了。”
————
王忠一脸‘憨厚’的笑着说道。
“如今阿父已经不在,所谓长兄如父,这种好事情,要是错过了,可就没有了。”
“所以,今日在新蔡城中的军府,我已经替你们答应了下来了。”
王义、王善二人都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一时之间,他俩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个问题了。
“喏,你俩手中的这些银元,就是军府旅帅发下来的安家费。”
“每个人都是二十个银钱,要是在新蔡城中换成铜钱,足足有将近万钱呢。”
王忠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了两个纸封。
“还有,这是你俩的军籍文书。”
僵屍修神記 紅塵過客
“你们各自拿好,有了这个东西,等到了洛阳,可以直接录入十二军中,不用再考较本领、家世了。”
王义、王善二人木愣愣拿过了两个纸封。
随后,又是各自把银钱揣到了怀中。
就这么昏头昏脑的被自己的长兄王忠给‘卖’了。
他俩听到已经在州郡军府登记造册了,也根本不敢贸然翻脸。
平凡之心 飞龙入海
谁知道会不会惹来大麻烦呢?
两天后。
当王义、王善二人带着自己行装,随同其它蔡州‘健儿’去往洛阳的时候。
不少如同王忠一般的军府兵们,都是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些兄弟子侄,可都是这些府兵大爷们各家各户的‘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