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糖醋於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蘭若仙緣笔趣-第五四三章 碎魔熱推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天雷珠”与这四周的血雾就好似水火不相容,彼此定要分出一个胜负。
无生在一旁觉得自己不能光看着,要添把柴,加把火。
他全力催动大日如来正经,佛法化为淡金色的火焰,然后手中扬起手中的佛剑,不停的斩击,切割。
里面有神雷在不停的破坏,外面有佛剑斩击,罗刹王肉身的心脏面临着内外夹攻,无生手中的剑犀利无比,佛光化火收敛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炙热无比,而又犀利无比,虽然那罗刹王的肉身心脏十分的坚韧,但是在佛剑佛法双重坚持之下,也逐渐的被无生破开。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自居狐神大人的传说
就像在坚韧的牛皮,只要足够锋利的刀刃和足够的切割次数一样会被破开一般。
他一手佛剑,一手“昊阳镜”,一边催动“昊阳镜”释放出来炙热的光芒,所过之处,消融的不单单是血雾,还有那罗刹王肉身的心脏,一边用佛剑切割,如此这般配合,进度一下子加快了许多。
那坚韧的心脏之上很快就被无生破开了一道道大口子,不停的有血雾从里面喷涌出来,浓烈凝实成了血水。
无生身边有两件护身的法宝,丝毫不惧。等在外面的无恼却是有些焦急了。
“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不见师弟出来!”
“师兄,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就在他准备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就听到无生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他这也是怕无恼在外面等的焦急,就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师弟,务必小心!”
“我没事!”
无生全力催动大日如来真经,身上的佛光十分的凝练,在这无尽的血海之中十分的异常的显眼,身后一尊大日如来的金身法相。
四周是无尽的血色,无尽的压力,
史上最牛军火商
无生佛法浩荡却也消耗的十分巨大,心脏之中雷鸣之上不断的传出,好似一曲高歌,十分的高亢激进。
渐渐地,这心脏外面出现的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越来越大。
樓 下 的 房客 小說
咔嚓,咔嚓,连续的碎裂的声音。
这罗刹王的心脏扛不住内外的攻击,开始不断的碎裂开来,一块块的,好似破碎的血色玉石。心脏虽然柔韧,但是终究是相对脆弱,比不上外面四肢和骨骼那般坚硬。
“天雷珠”所释放出来的雷电开始的不断地向四周扩散。
等在外面的无恼和尚发现从胸口冲出来的血水一下子浓烈了很多,同时他也听到了不断破碎的声音,那不是来自罗刹王身体里面,而是来自外面,随着无生在里面破坏罗刹王的心脏,罗刹王外面肉身也出现了破碎,而且越来越大。
无恼见状冲着里面喊了一声,说要在外面破坏罗刹王的肉身,无生听后回了一声,让他不用担心自己,于是无恼就在外面运起一身金刚力,使用手中的平山棍,落在罗刹王的肉身之上,他身上的裂痕同样越来越大。
师兄弟齐心协力,内外交击。罗刹王从内到外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大,肉身破碎掉落,心脏破碎掉落。
躲在身体之中无生突然有一种十分不安、心悸的感觉,就仿佛一柄利剑架在了脖子上,即将斩下,让他身首异处。
“走!”他毫不犹豫的施展神足通,一下子从那罗刹王的肉身之中冲了出来。
“师兄,走!”
他抓住无恼和尚,一步离开。
轰隆一声,身后的罗刹王身上传来一声巨响,好似天塌一般声音,回头一看,只见罗刹王的肉身之间从当中爆裂开来,如山一般的身躯碎裂成无数的碎片,飞向四面八方,随之冲出来的还有无尽的血雾。
罗刹王的肉身碎块好似飞石一般,飞向大阵,砸在上面,立时就是一个大坑,那些兰若寺曾经的前辈、高僧的肉身被这些的碎块砸中,也遭到了损毁。
“不能让这些高僧的肉身被毁掉了!”
无生停住脚步,转身返了回去,伸手一掌,掌按乾坤,大量的碎片被定在了半空之中,然后掉落,接着他便催动法力,神识尽可能的扩大,运起神足通,身形在整座大阵之中不停的来回闪烁,拦截那些碎块,一旁的无恼同样舞“平山棍”,将那些碎块,一块接一块的轰碎。
随着罗刹王的心脏碎裂,肉身崩碎,大量的碎块四散,大阵之中的血雾前所未有的浓烈,迅速的扩散到了整个大阵之中,大阵之中那残存的微弱佛法根本无法锁住如此浓郁的血雾,然后这些血雾透出了的大阵的封锁,飘散到大阵的外面,试图想要冲出去。
这个时候,无生和无恼前些时候不断修复的兰若寺外的塔林起到了作用,那些佛塔之中的高僧舍利或者佛骨开始的散发出来佛光,丁丁点点,佛塔之上的佛咒释放出来光芒,一座座的佛塔彼此之间通过佛咒连接在一起,整座大阵在破损了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开始重新运转起来,一时间居然也压制住了那下面浓烈的血雾。
兰若寺的大殿之中,一直在念一句“阿弥陀佛”的空空和尚突然眼睛睁开,双眼之中满是血色,而且这股血色在迅速的扩散,他的一张脸变成了血色,身体不住的颤抖,面色狰。
“师兄!”坐在一旁的空虚和尚见状轻轻的喊了一声,然后并指在虚空之中上下飞舞,有光华在指尖流转不休,半空之中一道法咒形成,飞入了空空和尚的身体之中,一道接一道。
那血毒好似烈火,想要形成燎原之势,而这法咒却似一阵阵的雨水,浇在烈火之上,空空和尚身上散发出的血雾被这法咒压制住。
“这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他是听到了,接着就是地动山摇一般。
他知道一定是下面的伏魔大阵之中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化,这些年来他从未碰到过如此强烈的震动。
他很想下去看看,可是眼前空空方丈却是这个样子,眼前看着就要入魔,而且这个时候,以他现在的心境,即使是去了,也未必能够帮的上什么忙。
兰若寺下方的伏魔大阵之中,
一道身影来往奔波,以一化百千,整座大阵之中似乎都是他的身影。
无恼手持平山棍,一棍接一棍,平稳而厚重。
师兄弟二人,在这血雾弥漫的大阵之中将按罗刹王的身体爆碎之后飞向四方的碎片绝大部分都被他们师兄弟二人拦了下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五四一章 女人啊閲讀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其中所释放出来的力量让无生隐隐有些控制不住。
他将佛法汇聚在手上,整只手掌都成了金色,仿佛金色的佛掌一般,这个时候才感觉稍稍好些。
“天雷珠”被他托送到一方巨石之上,轰隆一声,那方巨石立即炸裂开来,变成了碎末,冒着黑烟。
“好厉害!”无生见状忍不住赞叹道。
这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而已,居然就能释放出如此强大的破坏性力量。
“好法宝!”
熟悉了一番之后,无生便将这法宝收回了盒子之中,回到了兰若寺里。
“怎么样啊?”空虚和尚见他回来便上前问道。
“效果非常的好,我感觉比神火的效果还要好!”
那神火固然神奇,但是却没有这“天雷珠”这般厉害,这一颗小小的珠子之中仿佛蕴含着亿万雷霆。
“当然,这天雷珠本来就是天生的宝物,再加上由人仙不断的祭炼,非同小可啊!”空虚道。
“师父,你怎么老是流虚汗呢,是不是感觉身体不舒服,还是心虚的太厉害?”
“为师感觉到了大恐惧!”空虚和尚叹了口气道。
“是因为那个女人吧?”
嗯,空虚和尚应了一声,然后点点头。
“女人心,真可怕!”空虚和尚很是感慨道。
“那快跟我说说,怎么个可怕法?”无生一听自己师父这是要跟自己袒露心声啊,急忙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她可能已经知道兰若寺的秘密了?”
“什么?!”无生一听直接跳了起来。
“师父,您的意思是你以前那个相好的知道咱们兰若寺镇压这罗刹王的肉身?!”他内心惊讶无比。
“她并不知道兰若寺里面镇压着的具体是什么,但是已经知道和幽冥有关。”
“不会是你露馅了吧?”无生盯着空虚和尚。
“我没有和她接触,怎么可能露馅?”
“师父,你的眼神在闪躲,你说谎了!”无生指着空虚和尚的眼睛。
“她太过聪明了!”
“那您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去送她上西天吧?”无生说这话的时候盯着自己的师父。
“这……”空虚和尚听后犹豫了。
“你看看,还是藕断丝连!哎!”无生叹了口气。
他突然觉得现在兰若寺所面临的最大危险很可能就是自己师父以前的那个相好的,天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想的,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师父,我准备把罗刹王的胸前破开一个洞,然后把这可天雷珠塞进他的心脏里面,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很危险,但是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剩下的罗刹王肉身就算是毁掉了大半,我们也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
“师父,以你现在的状态,能和我进入伏魔大阵吗?”无生觉得自己一个人进去把握不大,主要是害怕出现什么意外,需要一个人帮衬一下。但是现在空虚和尚这个状态实在是让他不放心。
可别进去伏魔的时候在引起他的心魔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嗯,给我一天的时间,我调整一下。”空虚和尚稍加思索之后道。
狩 魔 獵人
“一天,你能调整过来?”
“要相信为师,为师分得清轻重。”
“你说这话的时候就让我觉得底气不足。”无生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信他一回了,如果实在不行,他就叫上无恼师兄,他们师兄弟二人进入伏魔大阵,留着师父在上面照顾师伯,看家护院。
毕竟,无恼师兄看上去更靠谱一些。
第二天,空虚便将自己关在了禅房之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过了一天,无生便去他的禅房外敲门。
“师父,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空虚和尚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看样子似乎并没有准备好的样子。
“哎,我看这一次还是和师兄一起去吧,这事情不能再等下去了,谁知道那安王妃什么时候可能回来,迟则生变。”
无生是万万没想到,他们最担心的慧悟和尚被消灭了,又多出来这么一个女人。
“也好,我留在外面照看你师伯。”空虚和尚叹了口气道。
兽妃:皇上的小萌宠 苗淡淡
无生觉得这而一次自己师父下山肯定是碰到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心神不宁,作为一向是脸皮极厚实,心理素质极佳的空虚这般情况,他这还是第一次碰到。
从空虚和尚的禅房离开之后,无生便去找自己的师兄无恼,和他说了降魔的事情。听完无生的话,无恼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准备了一天之后,他们第二天便要进入了兰若寺下的伏魔大阵。空虚和尚将他一直留在身上的佛塔取出来,交给无生。
“这个你带着,以防万一。”
“好,师父您就在外面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师兄弟二人进了伏魔大阵。远远的望去,罗刹王的肉身还是那个样,只是已经没了头颅和四肢,大阵之中还是弥漫着淡淡的血色。
两个人进了大阵之中,站在如小山一般的罗刹王的肉身之下,抬头望着。
“师兄,你看那罗刹王的肉身是不是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是有些不同。”无恼和尚点点头。
此时看来,那曾经如血玉一般的罗刹王的肉身上害死蒙着一层淡淡的灰尘。看这样子,自从头颅被毁掉之后,罗刹王的肉身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师兄,我们开始?”
“好!”无恼点点头,握紧了平山棍。
“我先来!”
进来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了,先有无生以佛剑将那罗刹王肉身的胸口破开一个口子,然后无恼使用金刚力,用手中的平山棍扩大伤口,找到罗刹王的心脏,再将“天雷珠”塞进去。
说着很简单,可是要做起来可就是非常的难了。
佛剑出鞘,白金色剑虹被无生束缚在了三尺之内,然后开始扬剑斩击,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好像斩击在钢铁之上。一剑,两剑,十剑,百剑,千剑。
叮叮当当一阵脆响之声,
很快,那罗刹王的肉身之上便开始出现剑痕,并且不断的深入,无生手中的剑上燃烧金色的火焰,大日如来真经、蜀山的剑融合在一起,有佛法的浩大,也有蜀山剑法的犀利无双,无生将二者结合,慢慢的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咔嚓,轻微的剩下,罗刹王的肉身被无生手中的佛剑展开了一道缺口,在缺口的四周出现了裂痕,接着便有血雾从其中涌了出来,这点血雾根本难不住无生,甚至无法靠近他的身体三尺之内。
“师弟你且少歇,我来!”无恼提着平山棍上前。
运起千钧力量,猛地抽在那缺口之上。
轰隆一声,这罗刹王的整座肉身都被这一棍子敲得晃动了几分。

玄幻小說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五三八章 龍血豆腐推薦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那辆青龙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朝着无生一拳,背后两条青色蛟龙的虚影盘旋。
拳如飞山,法力汹涌。
无生横剑,剑光收敛在一丈之内,剑锋之上似有跳动的火焰。
任他拳如山呼海啸,我自一剑破之。
一剑横斩,两蛟龙收手。手上两道血线,还有鲜血渗出,若非是收得及时,怕是又要断几根手指。
好厉害的剑!
无生持剑而上,直斩两人。
超級 都市 醫 聖
大殿之中,两道蛟龙的虚影越发的厚重,无生手中的剑锋却不似往日那般绚烂。
“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不见,他的剑道又进了一步。”曲东来感慨道。
“不单单是剑道。”华源面带笑容。
看到朋友修为进步,他也感觉到心里高兴。
“厉害!”看着那犀利的剑光,钟清池眼睛微微一眯,还好刚才克制住了,没有和他动手。
他一人一剑居然能够挡住那两条蛟龙,这修为传出去可就是太过惊人了,眼前的这位似乎比传闻之中的还要更加的厉害一些。
微微转动了一下头,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在一个小巧的盒子上,然后一步冲了过去。
“哎,有些过分了啊!”曲东来见状忍不住打趣道。
那两条蛟龙赤手空拳,虽然法力浩大,但是终究是手里没有趁手的法器,吃了些亏,无生手中三尺宝剑,锋芒毕露,浩荡如长河,火侵略如烈火,右手持剑,左手指点,佛指破空,那两蛟龙不知道为何身体突然就受到剧烈的冲击。
那可不是普通的术法神通,那是佛指,可降妖伏魔,可开山裂地,无生修为日渐高深,特别是与那慧悟和尚一战之后,对这佛指又多了一些领悟,境界似乎高了一层。
抬手之间,佛法便已临身。落在身上,好似别天降的流星砸中,异常的疼痛、难受。
“咦,他居然占了上风,这两条蛟龙该不会是假的吧?”曲东来忍不住道。
“是王兄的修为足够高,能够稳稳的压住他们一头。”一旁的华源笑着道。
“要不让他歇息一下,我去试试?”曲东来摸着下巴,一人一剑对付两条蛟龙,这种事情可是很少能遇到,而且换做其他的地方,即使是遇到了他也不会轻易的去尝试,危险性太大,但是今日却不同。
不知为何,那两条蛟龙看着很好欺负的样子,他忍不住也想去欺负一下。
如果被那两条蛟龙知道了他内心的这个想法还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子,再怎么说他们也是蛟龙,有着自身的骄傲。
“不管了!”那青宏忍不住吼了一声,然后身形一晃,化为一条青色蛟龙,舞动身躯,蜿蜒盘旋,直奔无生而去。
无生照例一剑,剑光吞吐,如火,如雷电,落在蛟龙身上,切开了硬过百炼精钢的磷甲,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蛟龙的血,那可是好东西啊!”曲东来见状道。
我的王子,我的爱 悦婡悦懓
“可以用来炖豆腐,龙血豆腐!”
华源听后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位太和山天静道人的高徒实在是可爱的很呢!
另外一条蛟龙见状也现出了原形,模样一如那位,只是身上磷甲的颜色似乎要更深一些。
蛟龙飞舞,狂风使用,大殿之中法力浩荡好似惊涛骇浪一般。
突然,那盘坐在寒玉床之上的人仙肉身亮起了光芒,有两道雷光如从那寒玉床中飞射而出,瞬间就到了那两条蛟龙的身旁,然后一下子刺入了他们的身体之中。
信息空间
嗷!
两条蛟龙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从半空之中跌落下来,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无生收剑,转身望着那人仙的肉身。
凤凰斗:携子重生
“刚才的雷光难不成是他留下的神通术法,就是担心有朝一日这两条蛟龙挣脱了封印,会过来毁掉他的肉身。”
两条蛟龙身上同时破开血洞,两道雷光从其中飞出,细看之下好似两道有雷光化成的飞剑,那雷光飞到半空之中,然后复又折回,这一次是直奔着那两条蛟龙的脑门而去。
不!
两条蛟龙见状心中大骇,拼尽了最后的手段,就算是浑身修为全部废掉也要挡住这雷电一击。
轰隆,雷光落在那两条蛟龙的身上,散发出来强烈刺眼的光芒,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就好似天塌一般,整座大殿都晃动起来。
光芒散尽之后,两条蛟龙倒在地上,头顶上都破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流了一地,已经是奄奄一息。
“不愧是人仙,留下的法术就足够要了他们的命!”无生见状叹道。
“可惜了!”曲东来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在为什么可惜。
钟清池看着那两条蛟龙,握紧了手中的战斧。
“咦,钟将军,你又要做什么?”
“他们要死了。”
“我又不傻,当然看得出来,你想说什么?”
“蛟龙浑身是宝,龙元更是难得,可让人修为大增。”钟清池说了这样一句话。
“对啊!”曲东来眼睛一亮。
“可这关你什么事?”
“嗯?!”钟清池听后一愣。
“他们就是死了,那龙元也是我们的。”曲东来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钟清池听后气的脸色发紫,就好似茄子一般。
“哎,这龙元咱们要不要啊?”曲东来问一旁的无生和华源。
“我想要。”华源沉思了片刻之后道。
“那边要!”无生笑着道。
“好嘞。我去取,你看什么?”他瞅了钟清池一眼。
“等等再去,他们还没有断气。”华源来住了想要上前的曲东来。
直到确定那两条蛟龙端起之后,这才去取龙元。
雷光破头而入,致命的伤害,即破坏了他们的肉身,也损伤了神魂。
无生本以为将是一场恶战,却没想到会以这样方式草草收场。
“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
“本来还想和他们好好比斗一番,也算是练剑了!”无生指了指地上的蛟龙。
人之祖
“你这个想法就是与众不同。”曲东来听后忍不住摇头。
“这龙元可以分开的。”
“现在,这里?”
“我没那个本事,但是我师父可以。”曲东来笑着道。
“直接切开不行吗?”
“当然不行。”曲东来将手中那浑身通红,犹如火球一般的龙元收到身后,生怕无生真的一剑斩过来,那样的话可就后悔莫及了。
“哎,这一次可是没白来!”
嘎吱嘎吱,旁边好像有什么声音。
“钟将军,我们先行一步,告辞了。”
想要的东西都找到了,而且这宝物都搜刮的差不多了,没必要继续在这里都留了。
钟清池铁青着脸也没理他们。
“等等,我去取点蛟龙血,回去好炖豆腐吃。”曲东来还真的去取了一些蛟龙的血液。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三零章 肉白骨鑒賞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一葫灵丹妙药,乃是当年那副绘制这幅松鹤延年图的高人留在里面的。”无生转身望着身后的这幅画。
此时无生对绘制这幅图画的高人满是钦佩。谁能想到这一幅画中居然藏着那么多的奥秘,仙鹤、老松,自成一方天地,而且局中有局,将那名动天下,多少修行之人求之不得的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一藏于那棋盘之中。
当年那位绘制这幅画的前辈就不怕这刘家的后人无人能够参破这画中的奥秘?如果今日无生不来,这位刘府的老者不请他过来,那么这幅画中的秘密又会隐藏多久呢?
“什么灵丹妙药啊?”老人好奇的问道。“就像是传说之中的仙丹那般?”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无生听后想了想道。
“那是否可以救活我府上死去的那些人呢?”
“这……”无生听后一愣,虽然他见过也用过能够医白骨的灵丹,能让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恢复创伤,但是前提是那人还有一口气尚在,且大部分身体是要完整的,重要的部分都要在。可是现在这人都已经死了,且身上筋肉、脏腑、全都没有了,怎么活过来,恐怕就是传说之中的九转金丹在此也是力有不逮。
“你可以试试。”无生想了想之后道。
随后那老人与无生来到一处房间之中,里面有数具棺椁。
“这是我的儿子。”老人指着一具棺材里面的白骨骷髅道,声音有些哽咽。
黑发人送白发人,这本身就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请节哀。”
那老人打开葫芦,倒出了一粒丹药,那丹药一出来顿时便散发出道道霞光、阵阵丹香,无生立即以法术遮住这番异象,免得引起外面人的注意,那老人也被这一番景象惊呆了,随即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
“或许这仙丹真的能够救活我儿子。”他心中如此想着。
将那粒丹药送入了白骨骷髅的口中,立即有一片光华散发出来,扫过了白骨骷髅的身体,然后白骨之上开始生长血肉。
这,真的能行?!
无生见状都愣住了,他是没想到这世间居然还真有这样神奇的丹药。
可是随后那些刚刚生长出来的血肉很快就黯淡、干瘪、化为灰烬,最终白骨仍旧是白骨。那老人后退了两步,身体颤抖着,从最开始的怀疑到惊喜又变成了最后的失望。
人已经死去了,变成了骷髅,无法复生。
那枚丹药还未曾耗尽,
“丹药的药力还在,不要浪费了。”无生在一旁轻声的提醒。
老人愣了一下,然后伸手缓缓地取出了那枚丹药,想了想,送入了自己的口中,顿时便有淡淡的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他的身上好似披了一层霞衣,他那灰白的头发很快变黑,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微驼的身体也变得挺立。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好似年轻了四十岁,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青壮年。
“这,这……”他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那如老树皮一般的肌肤又变得光滑有弹性,颤抖着双手抚摸这自己的脸庞。
他颤颤巍巍的冲出了房间,来到了另外一处房间之中,找到了一面镜子,看着镜中的那张脸。
“自己变得年轻了!”他笑了两声,然后又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他的情绪渐渐的平复。
“多谢先生帮忙,我愿将这丹药分出一半就送与先生。”老人道。
“不必了,这丹药对你而言意义重大,好似雪中送炭,与我而言不过锦上添花,用处不大,倒是你,想好了该如何和府里的人解释了吗?”无生问道。
原本还是一个七旬老翁,这不过一会的功夫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青壮年,这简直就是神迹啊。
这件事情肯定会很快的传开,有人只是感到好奇,可有些人会来一探究竟,到时候这刘府可就再无安宁,说不定还会惹来灭门之灾。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些所谓的大户人家在修行者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老人静立在那里呆了好一会,看了一眼手中的葫芦。刚刚以为这可能是给他家族带来转机的东西,仔细一想,这东西搞不好就是惹祸的根源,今夜那个人可能就是为了这一葫芦丹药而来的。
“我愿将这一葫芦丹药送与先生,希望先生能够护佑我一家平安。”那老人犹豫了一下便将这到手的宝物送到了无生的身前。
“抱歉,我只是路过这里,今夜就会离开,不会在这里逗留,所以无法保护你们。”无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位老人的要求。
虽然他从那副画之中得到了大机缘,但是也将那位杀害了刘府十几个人的修士超度,如此一来也算是还了这份情。
那老人听后叹了口气。
“我不该吃这枚仙丹的!”他叹了口气。
“我建议你们离开柯城,同时放出话去,说有人偷走了你们家中的宝物,至于你现在的这番模样,可以装病不见人,找一个可靠的下人操持这些已经亡故之人的后事。”
那老人听后思索了一番,然后点点头。
“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该如何骗过那个长生观的真人呢?”
此时那位长生观的志安道长还在刘家并未离去,会不会他也知道些什么呢?
“那我们联手做一场戏吧?”无生想了想道。
而后无生走了出去,留下老人一个留在房间之中,他找到了那位道长。
“道友。”
“烦请道长借一部说话。”
随后那志安道长便跟着无生来到了那老人所在的房屋之中,看到那个老人志安道长微微一愣,旋即露出震惊的神色。
“这位是?”
“道长,我们刚刚还见过面的。”老人报出了自己的性命。
“返老还童!”志安立即意识到这位老人身上刚刚发生了什么,转头望着无生。
“可是道友施展的妙法神通?”
“非也,这是刘家的机缘,可能今夜那位来这里造下了杀孽的修士也是为了这个而来,我请道长前来也是想请道长帮刘家度过眼前这个劫难。”
“道友需要我做什么?”
随后无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好,这个我帮了。”志安听后点点头。
“道长就不想知道那个修士来这里为了什么吗?”
先婚后爱:狼性爹地闹够了没
“想,但不一定要知道。”志安先是点点头,然后摇了摇头。
“道长也是个妙人呢!”无生听后笑着道。
老人随即安排后面的事情,他找来跟了他几十年的管家过来,还找东西盖住了头,遮住了半张脸,将事情安排下去之后,无生有找到了他。
“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那幅画中除了这一葫芦灵丹之外,还有一件宝物,我一并告诉你。”
“不,不,我不要了!”那老人听后急忙摇头摆手,不停的后退,他是怕了,越想越怕。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二七章 松鶴延年 挫骨揚灰推薦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那道白光起初不过一道,瞬间扩散开来,接着半空之中飘起了雪花,结成了冰晶,寒气逼人,那些火鸦撞在寒气之上,立时水汽蒸腾。
“北海寒玉!”背着大葫芦的男眼睛微微一眯。
“知道你那背后的葫芦之中有五百火鸦,想要对付你岂能你不做准备。”
“区区一点寒玉岂挡得住我的火鸦!”
火鸦在半空之中盘旋,寒玉释放出来大量的寒气,有火焰、冰块、水滴不断的从半空之中掉落,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醒了柯城之中的人,他们来到屋子的外面,看到了半空之中那冰火相交的奇特景象。十分的震惊。
长生观中,两个道士站在院子之中。
“师兄,我们要去阻止他们吗?”稍年轻的道士问道。
“等等看。”另外一个道士咳嗽了两声,他的脸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要打的话,也应该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行啊!”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同时在争斗的三个人耳边响起。
“什么人!”
似有一点火光闪亮,那个背着大葫芦的人突然一下子倒飞了出去,直接从柯城飞出了城外,血洒半空,另外那个身穿黑甲的男子和背着铁箱子的男子也是如此,朝着相反的方向倒飞出去。
半空之中的火焰和寒冰被一下子托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城外,落在了地上。
柯城之外,一人摔在地上,血染长衫。
“你什么什么人?”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子。
刚才他还在柯城之中,突然被一道强大的法力打飞了出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飞了数里方才摔落在地上,接着眼前这个人就出现,自己苦苦修炼的火鸦在这个人的面前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被他一剑斩开。
大修士,参天境的大修士!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物。
“为何杀那一户人家?”无生冷冷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子,他去的晚了一步,亲眼看到了那死者的惨状,浑身血肉全无,只剩下一副骨架,这是比凌迟更加痛苦的死亡方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听后一愣,然后沉默了。
“不说。”
无生伸手一张,然后一握。
嘎吱,那个男子立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收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挤压,这股力量十分的强大,强大到他没法抵抗,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只要再稍稍加一点力气你的骨头就要碎掉了,它们会刺破你的筋肉、脏腑,从你的身体之中钻出来……”
我的超时空怀表
“我是受了别人的嘱托。”那修士思索一番之后开了口。
“什么人,说的详细一点。”
“我,我也不知道什么人,但是他答应我事成之后就会给我十粒火灵丹。”
“火灵丹?为什么要杀这户人家?”
“嗯,他们家中有一件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啊?”
“一幅画,一副价值连城的古画。”
“既然只是为了那副画而来,你为何杀人啊?”
这个背着葫芦的修士一听就知道自己今天可能遇到了“爱管闲事”的“正义之士”了。
他平生最烦的就是这这类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明明是和他们毫不相干的事情,这种人也会管一管,因此他碰到这种人的时候能杀是一定要杀的,而且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就是召唤血鸦,让它们啄食这种人的血肉,被血鸦啄食之人会在剧烈的痛苦之中死去。
当然,他也会“审时度势”,对于那些修为远高于他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招惹的,欺软怕硬,欺善怕恶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我错了,我错了,请您饶命!”见识不好他急忙磕头饶命。
“刚才看你挺横的啊?”
“做做样子了!”
“饶你也可以,去让那些刚才被你杀死的人都活过来,完好如初,我就放了你。”无生冷冷道。
“很公平,对吧?”
那个人听后脸色大变,眼神瞬间便了几变。
異 魔
“再问你一个问题,在哪里碰到的那个人?”
“江宁。”
“江宁,鬼市?”无生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对,你怎么知道?”
“他主动找的你?”
“是。”
“见面的地方是临河的一家特殊的酒家?”
“是!”这个男子听后是越发的惊讶了,眼前这个大修士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难不成他还会读心术不成?
又是江宁的鬼市,上一次李正去兰若寺在山下的宁家村用蛊一事虽然幕后的主使乃是慧悟和尚,但是也的确是东海王有关,那丁府的少爷也是通过江宁的鬼市约见的李正,而且那李正也是毫不知情,这一次的事情该不会也是和“东海王”有关联吧?
“那副古画叫什么名字?”
“松鹤延年图。”
嗯,这画的名字听着倒是十分的吉利,但是为了一幅图费这么大的劲值得吗?
那修士小心翼翼的望着无生,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什么想法。
“赌一赌,搏一搏!”片刻间的功夫他心中便有了决断,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或许能够搏得个一线生机。
他背后的那个大葫芦突然泛起红光,接着便有猛烈的火焰从那大葫芦之中喷油而出,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火焰喷出之后立时化为一只只的火鸦,扑扇着翅膀冲向无生,飞出去不过几尺的距离便再也无法飞动,被定在半空之中。
这?!
那修士见状一下子愣住了。
“是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呢?”无生以戏谑的眼神望着他。
“看你这一身的血焰和戾气,杀了不少人吧?”
那修士听着这话心想要遭,拼命的催动法力,却是无法挣脱无生这一招佛掌。
“走吧。”
嗯,那人一愣,然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是每一块骨头。
啊,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浑身不断地有鲜血渗出来,作为一个修士他有着远超常人的生命力,因此即使是浑身的骨头碎掉了他还是没有立即死去,但是这种无法描述的剧烈痛苦却是让他生不如死。他宁愿自己立即死掉。
“痛苦吗,后悔吗?”无生站在一旁轻声道,张开的手掌慢慢的握紧。
对于这种人,内心怜悯之情是不存在的,一点都没有。
什么来世再做个好人啊之类的还是算了,这样的人,杀了他之后魂魄一块给灭了。
不说挫粗骨扬灰,也得给他个魂飞魄散。

ef6d9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蘭若仙緣 txt-第五一七章 王妃 和尚分享-n0bbm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安王妃只是笑了笑。
“这些年来,他待我很好。”她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和一位老朋友聊着家常。
“自从嫁给他之后,我就开始信佛礼佛,大晋对佛门的态度你也知道,他却从不劝我,不拦我,反倒是给我找来了一些佛门的经书、法器,你知道我为什么信佛吗啊?”安王妃突然问道。
“呃……”空虚一时语塞。
“因为有个没良心的家伙不止一次的说过遁入空门也很好,我就想看看空门有什么好!”
嘿嘿,空虚和尚尴尬一笑。
温柔学长霸道爱 柠檬味妹纸
“他知道我不喜欢萧广那老儿,就很少带我进京城。这么些年了,说是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你当初为了救十城的百姓,将我当做礼物给了他,我认了,现在他有难了,我要帮他。”
“让我想想办法。”空虚和尚沉思了良久之后道。
“你从哪里诓来了那么一个徒弟啊?”
“佛渡有缘,他是自愿入我佛门的。”空虚和尚笑了笑。
“自愿,他那么的大的福缘,是你佛门给的?”
“是他自己修来了。”空虚和尚双掌合十道。
“少跟我来这一套。”安王妃指了指自己的双眼。“你忘了,我是天生的慧眼。”
“福缘,说的是我吗?”听到屋子里谈话的无生摸着下巴思索着。
一旁的空空和无恼师徒二人看着若有所思模样的无生。
“无生,他们又说什么了?”
“安王妃要师父想办法就她现在的相公。”
空空个和尚听后沉默了好一会,眉头微微皱起。
“知道你现在是个出家人,就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你不是号称智计无双吗?”
“这些年不比从前了。”空虚和尚叹了口气。
“王爷身边也不乏智谋出众的名仕,他们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有人提出联系北疆异族或关外妖族,许割两洲数地,换得强援,以解燃眉之急。”安王妃随后说了一些城池的名字。
“这无异于是引狼入室,边关乃是大晋的门户,你刚刚所说的这些地方皆是边关要冲,如果丢失,那对大晋来说将是失去了一道道重要的屏障,他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兴兵南下。想出这条计策的事,多半是心怀叵测。”
“还有一位谋士提议联系其他的几位王爷,一同起事。”
“这几位王爷一个个心高气傲,平日里就素有不和,相互算计,要让他们在一起合作,难呢!”
“这也不行,那么也不行,你说说,有什么好办法?”
“我这里还真有一计。”
“什么?”
“归隐。”空虚和尚说了这两个字。
安王妃沉默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他不会同意的。”
“说来说去,还是想当皇帝。”
“那就先蛰伏几年,招兵买马,等待时机一到再登山而起。”
玄元變
安王妃扭头望了望外面,然后转过头来望着空虚。
“他中了人仙法咒。”
“什么?”空虚和尚大惊失色。
“哪一位?萧广?”
“玄元。”
“长生观主!那可麻烦了!”空虚和尚深吸了口气。
道行 鹤舟
“安王现在是什么修为?”
“从京城逃出来之后,他一身修为已经废掉了大半,现在不过是通玄境,而且还在继续往下跌。”
“作为一个王爷,他手里面就没个保命的宝贝吗?”
“有,所以他现在还能活着。”
—————
“为什么不去找他的师父?”
“他师父已经死了。”
“死了,三老之一的丐翁怎么会死,谁能杀的了他?”
“玄元,还有长生观四柱之中的元启和元灭两位。”
空虚闻言愣了还一会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
人仙神通光大,想要杀死一位人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的,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哪怕是长生观主亲自出手,还带着四柱之中的两位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萧广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就不该有那么多的人仙。”安王妃道。
身为大晋的皇帝,统御九州、掌控万民的帝王,可是就有那么一些人不服他的管教,人仙不拜帝王,这是修行之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些人不服管教也就罢了,偏偏这些人还可能威胁到他的性命,影响到皇权的稳定,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所以一方面他要修行,要成为人仙,甚至更高一步,一方面,他要除掉那些不服管教的人仙。
京城之中的那位皇帝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弃王权,相反他现在看到比以前更重,他修行成人仙是为了手中的皇权,登天再进一步更是为了长久的掌握手中的权利。
红颜泪、倾天下 慕容子兮
为了掌握皇权,他可以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痛下毒手,可以牺牲九州百姓的平稳生活,可以让天下陷于动乱之中……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吗?”空虚念动佛珠的手停顿了一下。
“你知道?”
“猜的。”空虚和尚摇了摇头。
“还像以前一样死性不改,喜欢卖关子,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还是蛰伏,等待时机,至于人仙法咒,可以请人解吗。”
“你说的轻巧,玄元的法咒天下有几个人能解?”
天命帝女:君王,请放手!
“观天阁阁主,太仓书院的夫子,昆仑的掌教,蜀山的剑圣,这几个人哪一个都能解,安王和楚王自幼便是手足兄弟,楚王算是夫子半个亲传弟子由他出马定然能够请到夫子出手,如此一来,安王的自然便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之后呢?”
“等。”
“等到什么时候?”
“天下都这么乱了,用不了等太久了。”
“说了这么多,我都不晓得该不该相信你了。”
“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空虚和尚起身给安王妃倒了一杯水。
“你真的准备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这里挺好的,空空师兄对我有救命之恩,我答应过他要在这里出家的。”
科技在左魔法在右 秦砖汉瓦
“你也曾经答应过我要跟我一生一世在一起的,到后来不是一样违背了誓言。”
禅房外面,三个和尚躲在墙角边偷听着。
追尾豪车,女神步步逼婚!
“无生啊,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呢?”
“回师伯的话,他们还在聊天。”
“还在聊,就没有做点其它的什么事情吗?”
无生听后一愣,然后吃惊的望着空空和尚,想不到这个干瘦的老和尚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回师伯的话,没有。”
“哎,你这个师父啊,真是……”空空和尚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