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花嘎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緣定你 起點-第二百三十五章 不是巧合相伴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司华悦对眼下的情况无能为力,就算知道初师爷是故意这样拿查理理当盾牌用,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谁让她不懂医呢?
她现在急于见到顾子健,从他那儿获得探视查理理的批准。
“你现在可以自由出入核心区了吗?”
司华悦想随初师爷进去找姜所长,看看姜所长有没有这个权利批准她去查理理那儿,如果没有,让他帮忙联系问下顾子健也行。
“不能,只有签了协议的人才能录入虹膜。”初师爷说。
“签什么协议?你能签吗?”司华悦问。
“生死协议,余生留在这里搞科研,”初师爷眼中竟然有一丝神往,“不过,得等判决结果下来后才能签。”
唯 我 獨 仙
说完,他神色黯了黯,续道:“还必须是死刑判决才行,不然不够签约条件。我这……还指不定咋样。”
伤感的话题司华悦不想继续谈论,初师爷在担忧什么她明白,无非就是判决结果,以及得知结果后的结果。
虽然实验基地是在常年不见阳光的地下,但好死不如赖活着。
其实,很爱你
更何况事发前,他像只耗子一样待在单窭屯的地下,没人比他更能适应这种地下生活了。
而且他是一个酷爱医学研究的人,他喜欢这里的所有科研项目。
只是,司华悦怀疑如果这堆人里多了一个初师爷,是不是就跟鸡窝里多了一只黄鼠狼一样不得安宁?
初师爷酷爱医学,更爱耍阴谋、使心机。
将来他若真的留下,那些书呆子一样的科研人员估计得轮番被设计陷害。
今天被炸伤的那两名医生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司华悦隐约觉得初师爷不会被留下。
可若不留下,就得上刑场,这个话题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不管是好人还是恶人,活着,就得有希望。
还是让初师爷怀揣着希望等待判决结果下达罢,司华悦想。
“走吧,带我去核心区,我有事找姜所长。”
从盒子里将手机拿出来揣进上衣兜里,司华悦对初师爷说。
初师爷没有多问,只说了声好,便带着司华悦往核心区去。
招呼距离门最近的一个安保,领过来一名科研人员将门刷开。
进门前,初师爷往李石敏的房间瞥了眼,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的神情。
司华悦心里清楚,李石敏不会在仲安妮身体不适的情况下跟她做什么。
可这俩人大白天地拉着个帘子在里面总也不出来,难免会让人想歪。
初师爷带着司华悦一路来到姜所长的办公室,姜所长正在用内线座机跟什么人通话。
见他们俩同时过来,便说了句:“我这边有事,先挂了,回头再联系。”
“有事?”放下电话,他抬头看向司华悦。
“我想见查理理。”司华悦说。
“行,去吧。”姜所长居然爽快地答应,甚至连探视时间都没有提,通过内线喊来安保带她出去。
司华悦本以为会费一番口舌才能见到查理理,却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就能出去。
一直到走出大门,改换武警跟随,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把仲安妮一起喊来。
送她来的武警不是之前的那个,但都是在查理理的房门打开时便避开。
迎门的监控屏此刻是关着的。
房间较上午过来时要整洁一些,原先那些摆放在地面的零件都规整到了一个个标有数字编码的透明归纳箱里。
箱子整齐地码放在墙角,查理理由室中央改坐到墙边箱子旁,工作台也被移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整理零件浪费了时间,也或者是因为初师爷为他施针耽误了工夫,他手里正在做的机器人,依然是上午司华悦过来时看到的模样和进度。
“查理理。”司华悦关上房门,信步走向查理理。
查理理抬头,惊愕地看着司华悦问:“你怎么又来了?”
“怎么?你不想见到我?”司华悦脚步未停,径直走过去,蹲到他身旁。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查理理怯怯地解释:“关在这里的人,从来没有一天之内两次进出隔离间的。”
“我跟他们不一样。”
司华悦的本意是想说,她不是被判刑的科研人员,甄本的案件已经水落石出了。
尽管在别人的地盘,但她现在是一个自由人。
查理理收回与她对视的目光,敛目垂眸说了句:“是的。”继续手里的活。
知道他会错意了,司华悦拿起台上的一个小螺丝在手里把玩,转移话题问:“初师爷真的能治你的病?”
“可能吧,我也不大清楚,希望他的方法是管用的。”查理理拿起一旁的一把小螺丝刀,探进机器内镶螺丝。
他是一个左撇子,拿螺丝的手又是朝向司华悦的方向,能清楚地看到他左手无名指肚上隐约有一个针眼,应该是医生给扎的,因为上面有黄色的碘伏痕迹。
“他是怎么给你治疗的?”司华悦发现机器有些倾斜,想伸手帮他扶稳,却被他躲避开,“别碰。”他说。
穿越之终归田园 召楠
司华悦讪讪地收回手,席地坐到地上,反正一会儿回去还要进消毒舱消毒并更换衣服。
“他是属于纯粹的中医,他给我针灸,几乎将我全身的穴位都扎了个遍。”一边上螺丝,查理理一边讲。
司华悦想象不出来全身穴位被针扎是种什么滋味,“疼吗?”她问。
“我痛阈值低,不对我身体造成特别大的伤害,我一般感觉不到疼痛。”他轻描淡写地说。
司华悦觉得查理理对她的态度有些冷淡,不及之前的热情,但她依然语气笃定地说了句:“你的病一定能治好!”
查理理双手机械地动作,嗯了声,仿佛信了司华悦的话。
司华悦再次转移话题说:“顾老头把你的情况都跟我讲了。”
闻言,查理理手头的动作停顿了下,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睨了眼司华悦后接着做他的活。
“顾爷爷是这里的首领,最大的官。他人很好,这里的人都怕他,也敬他。我来这里四年了,第一次听见有人敢这么不礼貌地称呼他。”
不礼貌?话题转移失败!司华悦再次缄默下来。
查理理十三岁,她三十岁,差了十七岁。她想,或许是因为这个深不见底的年龄代沟造成他们俩无法好好聊天。
“我和仲安妮三个人的案子已经查清了,我们已经摆脱了毒杀他人的嫌疑。”司华悦再次转变话题。
查理理依旧平淡地嗯了声,“那该恭喜你们了,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了。”
“你……”司华悦揣摩了许久该如何措辞,最终问了句:“想不想随我们一起离开?”
上一次来问这句话,是因为她并不了解内情,现在再问,连她自己都感觉可笑和苍白无力。
“我不能走,离开这里我就活不成了。”查理理的语调平静得毫无瑕疵。
二人再一次沉默下来,室内弥漫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哀伤的气氛。
静静地陪着查理理,看着他手脚麻利地将一个个零件往机器上安装、加固。
良久,查理理抬眼看向司华悦,疑惑地问:“你来我这里没有时间限制的吗?”
这无异于是在下逐客令,司华悦却并没有起身离开,而是顺着他的话头说:“没有。”
查理理不再说话,继续他手里的制作。
司华悦清了清嗓子,悄声问:“当年黄日升对你做了什么?或者……他对咱们家人做了什么?”
亢哧——
查理理瞳孔骤然放大,手一抖,本就在工作台上有些倾斜的卡卡龙的下肢直接歪倒。
他手里的螺丝刀连带着尚未拧紧的螺丝一起掉到地上,发出叮铃铃一声金属脆响。
砰——
查理理慌忙低头想捡起螺丝刀,结果硕大的头颅重重地磕在了工作台的台角。
一阵头晕目眩让他险些从小板凳上滑倒,幸而司华悦及时出手扶住了他。
他脑袋被磕碰的地方虽然没出血,但却蹭破了皮,红肿不堪。
司华悦有些歉意地看着凌乱的查理理,上午来的时候,也是因为她,他差点没被螺丝钉扎进太阳穴。
“没事,没事,我没事。”查理理一叠声地说,挣脱开司华悦扶着他的手。
司华悦只得将地上的工具捡起来,摆放到工作台。
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将卡卡龙的脚扶正,检查每一个部件。
“你……不想回答我?”等了约莫五分钟了,查理理始终沉默不语地埋首于他的制作,司华悦不得已轻声再问。
“这个事情你还是不知道得好。”查理理故意瞥了眼监控的方向,说。
监控早在他入住的那一年就被他用自己制作出的仪器给干扰并切断了,这么些年,他屋子里的那些监控摄像头形同虚设。
他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别人,却没人能够看得到他,除非进入他的房间。
但司华悦却并不知情,她顺着他的视线往墙角看了眼,看到镶嵌在墙壁上的一个落满灰尘的摄像头。
她只得说:“好吧,我出去后,会想办法查清这件事的。”
“别……”查理理想阻挠她,可话涌到了嘴边被他改成:“你们什么时候离开?”
“我想在这儿陪你两天再走。”来前司华悦的确有这个打算,可眼下,她知道他一定不会同意。
碎叶城
果然,他轻言细语地说:“不用,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回家多好。”
话题再一次无法继续,司华悦却不想就这样离开。
想起兜里的手机,她拿出来划亮屏幕给查理理看电量。
“有办法帮我充点电进去吗?快关机了。”
查理理接过手机,低垂的眼中闪过一丝渴盼,“好。”
起身,他到里面的衣帽间拿出一根数据线,又从他的工具箱里捣鼓出两个线路板和插头。
司华悦很好奇这里的人对他的管理竟然如此松泛,他们就不怕他哪一天想不开触电自杀?
“每个人的命只有一次,我虽然活得很艰难,但我从来没有想过用自己的双手来结束自己的生命,除非死神亲自来拿走它。”
司华悦惊愕不已地看着背朝他的查理理,巧合?
将手机充上电,查理理回头,恰好与司华悦震惊的目光对视上。
神泉手链 夏白雨
他愣了须臾,旋即如遭雷击般回过神,尽量将身子弯得很低,躲开司华悦探索的视线,走回自己的凳子边坐下。
他这一系列的动作和神情无疑是在告诉司华悦,刚才的回答,不是巧合!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緣定你 txt-第二百零七章 流氓律師展示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这种场面司华悦和仲安妮都曾亲身经历过,不同的是,仲安妮当年被捕,警察是将枪口抵在她脑袋上,而司华悦是被抵在屁股上。
李石敏何曾经历过这种震慑人心的场面?
跟随初师爷去监狱那晚已经算是他这一生经历过的最严酷而又浩大的场面了,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警察拿枪指着。
心里虽怕得要命,但他毕竟是个爷们,伸出双臂将仲安妮和司华悦拉到他的身后,试图用他那并不宽阔的身躯替她们挡住所有的危险和子弹。
司华悦从后面拍了拍李石敏的肩膀,虽然他仅是一个本能下的无意识举动,但足以看出他的为人值得信赖。
“没事,他们不敢开枪!”
司华悦用平常音量说出这句话,包括顾颐在内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些特警钢盔下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但眼中均闪过一丝异样。
“顾队长,”司华悦笑嘻嘻地从李石敏身后走了出来,看向顾颐。
冠上职务了?顾颐忍不住想起司华诚对他说的话,“平常她从不喊我哥,只要她开口喊哥,一准儿没好事。”
“杀鸡焉用宰牛刀?你这场面整得也忒大了些!赶紧让他们都撤了,别一不小心蹦出粒花生豆来,没打中我们仨鸡崽子,把你们这些老牛给伤着了。”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句好话,变相地骂人,一屋子畜生?
从司华悦的笑容里,顾颐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手机振动,接听后他只说了三个字:“这么快?!”
然后,他对那些特警再次下令:“带走!”
“难!”司华悦嬉笑改为冷哼,她离病床近,腿一撩坐到床上。
“什么时候有甄本的消息了,我再随你离开!”说完,她盘起双腿,将双手置于膝面,掌心朝上,闭目打坐。
顾颐这次带来的都是男特警,且都是去年才从特种警察学院毕业的应届生,他们并不知道司华悦三人的具体身份和身手。
事发突然,这些人都是顾颐临时调集来的,来前连他也没怎么搞明白这边的状况。
所以,他只对跟随他出警的人说,这次行动有可能会牵涉到两国关系,让他们必须听令行动,严肃对待。
司华悦因为是从家里直接赶来的,而李石敏已经过了下班点,他们俩都没穿保安服,仲安妮身穿病号服。
两女一男,看起来都普通至极。
这就是那五个片警一进来就吆喝着抓人的原因了。
如果知道这三人的底细,他们会依法赶来抓人,但来前,一定会请求上一级支援。
特警与他们不同,虽然实战经验不是很足,但他们在校期间接受过严苛的训练,看过、听过很多发生在社会上的真实案例。
尤其对一个人的身手高低,他们具有一定的分辨能力。
司华悦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她的中性美,也不是她颀长曼妙的身材,而是气质中隐露的纯和柔。
纯当然不是单纯,而是纯粹,气质中带的,她的双眼充满神韵,清亮而迷人。
习武人的眼一般都格外有神,明眸流转间能迅速捕捉到周遭所有的异动。
hp软炸兔糕 柒小柳
但同时,他们身上那种强大的气场也会透过双眼外泄,让周边人直观地感受到他们所带来的压力。
柔,不是温柔,而是柔软,一种生命的活力。一如老子所说:“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所以,这样的女人只要一现身,稍微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能发现她的不同之处。
习太极的人一般气息收敛得特别好,李石敏被人轻忽是必然的,因为只有像司华悦和李翔那种武功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会察觉到他的不同。
那晚在监狱里,第一眼见到李石敏,司华悦就知道这人不简单。
仲安妮入狱前练的是格斗、拳击和防卫,属于硬功夫,所以,她手上的拳茧比司华悦的都要突显。
这样三个人摆在一起,片警会忽视,特警不会。
他们呈包围圈分散开驱前,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微.冲,没有一人敢大意。
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直到枪口抵到三人身上了,他们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举动。
顾颐也很意外,但他更多的是无奈,因为他已经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警察同志,闫主任说了,如果司队长不方便,让仲安妮去也行。”外面再次响起护士的呼喊声。
“你去告诉闫主任,她们俩都不方便!”顾颐回了声。
这是要将甄本置于死地而不顾?
病房里的监控都带有拾音器,司华悦不敢乱说话,尤其是拿不准的事。
因为她内心深处还是偏信于顾颐,或许不放她和仲安妮过去,是有什么必然的原因。
同时,她也笃信闫主任的专业能力,有他在,甄本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死不了。
手机振动,老于来电,他急急地告诉司华悦说:“司队长,外面来了三个外国人!李市长也来了。”
司华悦看了眼顾颐,见他脸色凝重,想到他先前接的电话,她仿佛有些明白过来他的用意。
“放行吧!”她对老于说。
放下老于的电话,手机继续振动,董律师的微信,只一句话:“放心,我也在。”
围拢过来的特警两两一组,分别押住李石敏和仲安妮的肩,将他们俩双手反剪,腰半弯。
未及给他们俩戴上手铐,那边司华悦已经出手。
碍于他们的身份,当然,更多的原因是碍于他们手里的枪,司华悦并没有使出全力,只是将那两名靠近她的警察逼退。
其他几名警察见状,收起手里的枪,上前支援。
仲安妮一个后摆腿,将身后正在准备给她戴手铐的年轻特警给踢退出去。
那特警看了眼大腿根上的脚印,脸上闪过一抹怒色。
这脚稍微内移两公分,依仲安妮刚才脚底发出的力度,他基本就变性了。
一人动,三人全动。
李石敏虽然知道这行为是犯法的,可走到这一步了,他也没办法,总不至于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一群警察围殴,他为了自保在一旁看眼吧?
这帮特警正式踏上警察岗位也有半年多时间了,这是第一次遇见拒捕且明目张胆袭警的人。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们发现这三个人都是身手相当厉害的人,尤其是司华悦,他们根本看不懂她的路数。
没有顾颐命令,他们还真不敢开枪,即便被袭击,也拼力应对。
司华悦冲李石敏使了个眼色,并插空打了个手势,告诉他不要伤人,先周旋。
至于仲安妮,她能自保便罢,毕竟这些特警也不是吃素的,都是经过魔鬼训练的人。
顾颐没有再下达任何指令,将椅子拖到洗手间里,静静地坐在里面看着外面的打斗,仿佛是在观摩一场警校学生演练。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一个大嗓门传了进来:“Where’s Jorah?”
“What’re these women doing?”
“Probably waiting to see the emperor.”这是董律师的声音,带着冷幽默。
“Dog Traitor!”这是丛坦思的声音,她居然能听懂。
“你这女人怎么上来就骂人呢?”董律师有些愠怒地质问。
丛坦思冷哼了声,长时间跪着,虽然身体没有知觉,但却能感觉到头晕。
她不清楚要这样跪到什么时候,心里本就窝着火,听董律师说她们在跪等皇帝,她便将这一腔怒火撒到了董律师的头上。
看了眼丛坦思的穿戴便知道这是个护士,一旁的李市长怒斥了声:“就这素质还在疾控中心占着位置?”
如果丛坦思不说丑语,仅用申文骂董律师,或许李市长也不会发作。
毕竟作为一个市长,他不会去管一个护士的素质如何,关键旁边有驻申大使馆的人,他不能无动于衷。
紧跟在他身后的秘书非常有眼力劲地走上前,一把薅下丛坦思的工作卡。
他们找不到重症区的入口,先前老于只是告诉他们怎么下三层,却并未给他们带路。
下到地下三层,首先进入的是特护病房区,然后有人带路的话,才能找到重症区的大门。
眼下整个特护病房区就数仲安妮这里最热闹,外面跪着一溜女护士,有两名持枪特警守在门口。
而病房内还能清楚地听到打斗声。
深更半夜的,他们找不到引路的,自然便循着热闹走过来了。
李市长是一个身材匀称的五十多岁男人,只能算得上五官端正。
一脸和蔼,眼神却是凌厉的,或许是被“素质低”的护士给气的。
他上身着黑灰色夹克衫,下身黑西裤,脚蹬黑皮鞋。发际线后移虽严重,但头发却梳理得一丝不苟。
跟在他身后的秘书看着年龄顶多三十岁,油头粉面,西装革履,如果不是一脸谄媚相,感觉他才是市长。
老外一共是三个人,一个年龄挺大的眼镜男,个子特别高,从鼓突的胸肌能看出是个自律的人。
还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和一个妇人,面相上与甄本有几分相像。
妇人气质高贵,挽着她胳膊的女孩却是一脸倨傲。
董律师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因为这些人里属他地位最低,只能在前面带路,说白了是探路。
哪知,刚走到病房门口,一名特警倒飞出来,毫无防备的董律师想退后避让,可身后是跪着的丛坦思等人。
他踉跄跌步,一屁股坐到丛坦思身上,顺带压倒一片,耳边响起一片女人的惊叫和怒骂声。
“啊!流氓!拿开你的脏屁股!”丛坦思感觉不到被压的疼痛,可这画面太难堪,她尖叫着驱赶董律师。
可紧跟着,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女人头发乱蓬蓬地从病房里倒飞出来,吓得李市长和三个老外赶忙退开。
“都住手!”这时,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传奇之浴血重生 vip葬恋
董律师觉得这声音耳熟。
他手忙脚乱地从丛坦思身上爬起身,不管丛坦思恶毒的咒骂,后背抵着墙根溜到病房门口。
“顾队长?是你在里面吗?”

l9r35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緣定你-第一百八十八章 專家看書-8eh10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边杰和妇产科方主任都有自己的休息室,他们的休息室原本是一间单人病房,只不过里面的布置比冷肃的病房看起来要暖一些。
房间面积也就六七个平米大,此刻包括顾颐在内一共有三个人分坐在室内。
顾颐坐在床上,另外两个人一人一把椅子,分坐在桌前和床旁。
他们的坐姿都带着一份沉稳和内敛,分明是受过严谨训练的自律的人。
尤其是坐在床旁的人,浑身散发着冷严的气势,犀利的目光中透着慧黠与坚毅。
而坐在桌边的男人气势收敛得非常好,看起来沉静安然,但他眉间的两条皱褶,即便眉心舒展,也如沟壑般明显。
这是皱眉的表情出现得次数太多造成的,有人管这叫思考纹,也有人管这叫愁苦纹。
室内很安静,他们三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都在等——八点的到来。
顾颐的腕表摆放在床上,他瞥了眼,还有十分钟就到八点了。
约定的时间是晚八点,这时,塞在耳朵里的无线蓝牙耳麦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来了,四个人。”
“四个人?”顾颐疑惑地问了句。
“该来的三个都来了,有一个不认识,尾随在她们身后。”
斗气风流妃 晓麦
“男的还是女的?”
耳 東 兔子
“看不出来。”
顾颐看向坐在桌边的皱纹男,将床上的笔记本打开,调出医院的监控。
皱纹男凑上前,“咦”了声,习惯性地皱紧眉头眯起眼,良久才用不怎么确定的语气说:“应该是个男的。”
顾颐将那人的影像截下来,发送到一个邮箱,同时发出一句话:“查查这人是谁。”
一阵钥匙开门声过后,边杰当先走了进来,与他同时现身的,分别是仲安妮、褚美琴和司华悦,并没有那个尾随的人。
褚美琴的神情中带着明显的不满,并非是她不愿意协助警方破案,而是这带她来的人,和这个地方让她心情不爽。
望 成 莫 及
再有就是这一身扮相。
她是一身贵族妇人的打扮,有些像是老上海百乐门里的歌女,一头烫染的假发,一身黑底黄花的旗袍。
脸上被顾颐派去的化妆师给化得像遗容,大白大红。
也得亏她身材保养得好,高贵的气质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模仿得出来的,不然这一身扮相扮不成歌女,会扮成个庸俗的妈咪。
她若不开口说话,与她同床共枕了三十多年的司文俊都认不出她是谁。
妆化完以后,她也没认出镜子里的人,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抱怨那个化妆师不给她好好化。
化妆师告诉她说,只有三个角色,是她自己选择的婆婆。
是的,三个角色,一个不正经的婆婆,一个不着调的儿子,还有一个病恹恹的孕妇,也是儿媳。
如果她要饰演儿媳,那仲安妮就是婆婆,司华悦饰演男人比真男人都像,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虽明知是为了隐藏身份才如此扮相,她也不愿屈了身份演个小辈。
仲安妮本就身体不怎么好,瘦津津的,肚皮上塞进个假体后,还真挺像一个临盆的病孕妇。
司华悦的扮相真叫一个难看,她身高在那,短发被焗成了黄色,她那妆化得真是一言难尽。
好在,她们三个人怎么看都不是本人。
化妆的过程中,她们仨了解到,原来这化妆师曾在《行尸走肉》里化过一季的妆,难怪把她们给化得像活死人。
幸亏不是《西游记》里的化妆师,不然她们仨此刻有可能就是狐狸精、白骨精和兕大王了。
“顾队长,你这是怀孕了?”褚美琴扭摆着腰身走进来,看到床上一身病号服的顾颐,没好气地揶揄了声。
顾颐和其他两个人见正主来了,忙起身相迎,“褚总,委屈您了。”
边杰察言观色,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对着一屋子的人说了句:“不好意思,我还有病人。”
这句话他没有刻意对哪个人说,但转身时,他的目光在司华悦的身上一带而过,却与褚美琴那双凌厉的目光对上,忙低下头,快步离开。
“我来介绍下,”顾颐走到褚美琴身旁,掌心侧摆向皱纹男说:“这位是刑科所高所长,罪犯画像专家。”
然后又移向一旁的冷脸男,“这位是吕队长。”顾颐并没有说这人具体是负责什么的。
但司华悦和仲安妮从对方看人的眼神中,能隐约猜到他的职业——审讯心理师。
如果是在刑科所,那就是心理分析师,看他似乎不像是刑科所的,倒像是刑侦大队的。
“这边三位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来前跟你们都提到过,虽然这妆化得夸张了些,但你们应该也能分辨出她们谁是谁吧?”
高所长笑盈盈地向褚美琴伸出手,“褚总您好,形势逼人,不得已在这里跟您见面,希望您能体谅。”
褚美琴和婉一笑并与之握手道:“高所长该不会是高贤才专家吧?”
“是的,不过哪里是什么专家呀?您过誉了,我也就是一个画师罢了。”高贤才的谦虚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谦逊。
褚美琴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顾颐,没想到,他竟然能把一个被国家授予罪犯画像专家的人请来。
吕队长也伸手跟褚美琴对握了下。
褚美琴不怎么喜欢这个人,感觉这人的眼神像是能撕开所有人的伪装,让她不舒服,就连笑都感觉格外深沉。
但她却没想到,这人跟顾颐一样,也是一个重视责任到几近冷酷地步的人,且是一个军转干,曾被国家授予“审讯心理专家”的称号。
因为褚美琴的身份特殊,顾颐才会在正式开始询问和画像前做这一番具有“地方特色”的繁冗的礼数。
从阳台搬过来三把椅子,几人分别落座后,今晚的任务正式开始。
高所长依旧坐在桌边,打开一个公文包,从里面取出纸笔。
而吕所长则将椅子挪到桌旁,这样可以直面褚美琴她们三人,同时,他将手里的录音笔打开。
先是褚美琴讲述那天与瘦猴男相遇的过程,一边讲,她一边回忆瘦猴男的长相和特征。
当时褚美琴跟瘦猴男是在电梯里相遇,瘦猴男进入电梯时跟褚美琴正面照面,之后便一直是站在电梯指示灯前,背对着褚美琴。
下电梯时,他依然是背对褚美琴,将电梯门让出来,褚美琴先下的电梯。
他的那声喷嚏让褚美琴当时只想早点离开电梯,现在回想起来,除了那个男人畏冷和瘦以外,脑子残留的仅剩下喷嚏声了。
而司华悦当时的关注点在副驾的白大褂身上,让她感觉可疑的并非是病人,而是一车的医生和司机。
当时拉开后车门时,由于光线的缘故,加之瘦猴男是平躺着,身上盖着的白布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司华悦对他的印象除了瘦,便是那头油腻的半长不短的头发和苍白的面色了。
唯一跟瘦猴男正面接触的只有仲安妮,但可惜的是,仲安妮当时是在重症区,所有的医护都是穿着防护服。
能看清的只有眼睛和身高,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声音和语气。
直到开始询问和回忆了,她们三个人才感到顾颐这个安排是正确的,如果单独一个人一个人地来回忆和做画像的话,估计警方什么有用的线索也得不到。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个回忆起那人的哪个部位的特征了,启发了另外两个人的新的记忆。
高所长按照她们三个人的讲述,将瘦猴男的大致轮廓画出来,让她们三人在现有的基础上具象化瘦猴男的五官。
顾颐和吕队长只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和分析,即便感觉她们三人有言语上的漏洞,也没有出声提醒打断她们的思路。
时间在交谈和绘画中一点点划过。
回忆是耗费脑细胞最快的方式,尤其是她们这种将模糊的记忆清晰化的回忆。
两个小时后,她们三人都面现疲态。
异世神武天下
而高所长笔下的人物却已经生动形象起来。
“好啦,你们三个人闭眼休息一下,然后我说睁眼的时候,你们抛去所有的杂念,看看我画出来的人,是不是当日你们所看到的。”
高所长对褚美琴她们三人说。
待她们休息大脑之际,高所长将画像通过摄像功能传入顾颐的笔记本。
病宠之毒妻在上
重来之后 捂裆派掌门
“顾队,有发现。”耳麦里传来技术科的人的汇报声。
顾颐蹑足走进洗手间并关上门。
“顾队,那个跟随褚美琴她们进入医院的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叫……”
顾颐越听越震撼,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成了褚美琴的跟班。
“经过画像比对,嫌疑人已经锁定了,叫……”
技术科的人汇报完即切断通话。
顾颐脚步沉重地从洗手间里出来,他没有因为得到这些情况而感到轻松。
让他心情沉重的并非是褚美琴的跟班,而是瘦猴男的身份。
从洗手间出来后,他对高所长和吕队长点点头,二人会意,高所长叫醒褚美琴三人。
当司华悦看到画像中的人时,她惊异地说了句:“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指的见过,并非是在疾控中心大门口的救护车上,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