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諸天功德穿梭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功德穿梭 ptt-第四百一十三章 重回楚國推薦

諸天功德穿梭
小說推薦諸天功德穿梭诸天功德穿梭
“这次棋皇你就留在这里吧,云上人你跟我回楚国。”辰南走出夜辰对棋皇等人说道。
“大人楚国皇宫地下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大人你也这么感兴趣?”云上人问道。
“呵呵,也没有什么,就是独孤败天的大儿子独孤天魔的左手在楚国的皇都,还有就是魔主的儿子大魔也在那里。而这次楚国皇都爆发会迎来一股灵气大潮,东西方的强者都会去那里争夺机缘,可惜他们全都不知道争取的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到最后能活下来的有几个。”夜辰叹息道。
“真有趣,拯救世界的都是魔道众人。”云上人笑道。
“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天灭众生,所以能成为强大的人在天道看来都是魔。”夜辰无奈的说道。
不一会辰南就带着一脸不高兴的楚钰来到夜辰的庄园,夜辰在看到人齐了后就带着辰南和楚钰瞬间来到楚国的皇都。
楚钰回到皇都后立刻回到自己的家,在那里他的姐姐和他的父亲可都在担心她呢,他不会不知道,而夜辰辰南等人则是来到楚国皇都之内的一处庄园当中。
“辰南,你有没有发现现在楚国多出了许多生面孔。”坐在庄园嫩夜辰问道。
“发现了,而且都是强者,他们都是为了楚国皇都下面的大墓来的吗?”辰南问道。
“是的,他们都是为了楚国皇都下方的大墓来的,传说在那个大墓当中有神之左手,还有许多陪葬品,都是不可多得的神器仙器。”夜辰笑着说道。
“既然前辈这样笑就说明那些东西并没有外面传的那样神奇对吧?”辰南睿智的说道。
“那是当然的了,在那座大幕当中重要的东西只有两样。”夜辰笑着回答道。
“那两样?”辰南问道。
“一个是神之左手,另一个就是东方的执法者了。”夜辰回答道。
“神之左手,难道真的有神之左手这种东西吗?”辰南问道。
“当然有,可惜的是那不是什么神之左手,而是天魔左手。”夜辰说道。
“天魔左手?”辰南不解的问道。
“等你得到天魔左手后我再告诉你情况。”夜辰摆了摆手辰南也就没有在问下去的欲望了。
夜辰和辰南在楚国皇都待了半个多月,辰南亲眼看到这半个与以来楚国又多出了许多六阶的强者,好像是楚国皇城地下的大墓有宝贝的事情被人穿出去了,所以这短时间才会多出这么多的强者来。在西方大陆之中凋零的东方文明一下子涌现出一位又一位的强者,东土,最负盛名的六大邪道圣地,轮回道、破灭道、虚空道、绝情道、混天道、情/欲道相继出世!
在极短的时间内楚国国都的客栈就已经爆满,来自各地的修行人士不管有没有可能得到传说中强大的灵宝,都往这里聚集。
回到南宋当名将
东土大陆最为强大的三大国度之一楚国在修行强者面前没有丝毫的排面,各个不同派系不同地域的顶尖强者时常在楚国国都爆发大战。
原本治安良好的楚国国都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而且根本没有办法管理。而就在昨天夜辰感觉到楚国皇城之下所有老怪物的气息一阵波动,然后消失不见了夜辰知道这是镇守大墓的楚国各代皇帝一定是受到重创了,果然第二天他们就发出通告说是楚国即将迁都。
在楚国皇室的人搬走后大墓之中又发生其他的异像了,月华会直接被吞入地下墓地,
楚国皇宫之所在偶尔会在明亮的月色之下,突然化为一片黑暗,甚至有时候在白天也会如此。
“那是万年之前的强大秘境在吸收能量,准备开启,积蓄的时间越长,表明密境越强大。”
“秘境之中绝对埋藏着了不起的异宝,如此的难以出世,说不定是不逊色于后羿弓、玄武甲之类的最为顶尖的神兵。”
“其中不时的传出低沉的喃昵声,似乎和神魔有关,其中说不定埋藏着神魔的传承。”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讨论在楚国出现。夜辰也没有管他们,毕竟现在能留在楚国皇城的都是强者。
这天楚国皇都的异像终于达到顶峰,忽然听到轰的一声整个楚国皇都变成一片废墟,露出了在下面的一座大墓,所有六阶的强者全部飞下大墓抢夺宝贝。
“前辈咱们不下去吗?”辰南看着急急忙忙飞下去的众人问道。毕竟他也想要一些好宝贝。
“放心,是你的谁都抢不走。”夜辰看了一眼辰南说道。随后夜辰就轻松的飞了下去,辰南也跟在夜辰的身后飞下大墓,现在大墓里是一片混乱,所有的强者都在争抢宝贝,特别是最中心的呈现出玉色的一只左手。还有就是盘坐在高台之上的死人。
夜辰飞到死人面前看着死人的样子。那是一个雄伟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具有明显的东方大陆人种的特征,满头黑发,因为风吹日晒而呈现古铜色的皮肤,鼻直口方,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充满了气势,望之令人生畏。仅仅是注视都能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让人心中不由升起敬佩之情。这是一个顶尖的东方武道强者。所有人在见到他的第一时间都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强势、霸道、不留余地……
关于霸道的词语都可以加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似乎没有一点的违和。这是一位霸绝天地的男子。只是让人心神震撼的是,这位霸气无双的武道强者头顶上方插着一柄晶莹透亮的飞剑,正是这柄飞剑让这位绝顶的强者陷入沉睡。
“前辈,这位是死了还是没死?”辰南也看到大魔,自然感受到大魔那强大的气息所以好奇的问道。
“这家伙并没有死。只是陷入沉睡了。”夜辰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没死?那这些人要倒霉了。”辰南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就在夜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叹息声响彻天地,一个略显迷茫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人地耳中,话语虽然很低,但却在整片天地间悠悠回荡。
“神性?魔性?难得清醒。杀身灭灵?亦或,修成大魔?”悠悠叹息响彻天地,清晰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空中的所有无敌强者皆在瞬时变色,普通修炼者或许还感觉不到什么,但修为在六阶以上的几大高手皆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恐惧。那轻声叹息,似就在他们耳旁发出,但他们却无法捕捉到叹息声到底源于哪里。
地面的修炼者一阵骚动,他们看到高空中的几大高手面露凝重之色,他们猜测发声者定然也是一个无敌强者。每个人都在夜空中搜索,但却一无所获得。
辰南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大变,因为这句话正是他们面前的这具尸体传出来的。
“前,前辈,这人是不是要复活了?”辰南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没错,不过他一复活那么西方的那几个天使就惨了。”夜辰笑道。
“为什么?”辰南疑惑的问道。毕竟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头顶插着剑的死人和西方的那几个鸟人有什么关系。
“因为大魔是东方的执法者,修为早就达到神王境界了,只是在数百年前和西方的两个血天使战斗意外的被血天使的神魂入侵,这才自封印在这里,现如今他要复活过来了,你说他能让西方的天使好过?”夜辰笑着回答道。
“这确实不能放过他们。”辰南无语道。
“杀了这些鸟人正好,他们的天使之心能够帮助龙大爷我恢复修为。”紫金神龙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夜辰一眼,因为就是夜辰这个白发的家伙才害的他修为尽失的。可惜形式比人强,自己技不如人就要受着。
就在这时,那消失已久的叹息声再次响起,话语虽然很低,但却在整片天地间悠悠回荡,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迷墓仙踪 枯木尸叔
“神性?魔性?难得清醒。杀身灭灵?亦或,修成大魔?”
所有人皆大惊失色,无敌强者们的脸色也都难看无比,他们知道,这一次暗中的绝代强者真的要现了!
辰南这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如涟漪般的波动自那个道人尸体内浩荡而出,而后涟漪慢慢扩大,最终化为滔天巨浪。一道巨大的光束自古墓内喷发而出,直冲霄汉,浩瀚无匹的能量波动如滔天巨浪一般,在整座皇城上空汹涌澎湃。在这一刻,整座帝都,无论是修炼者还普通老百姓都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压抑感,方圆百里内所有人都看到了楚国皇宫内那直插云霄的巨大光柱。远远望去,真个有如一道擎天玉柱贯通了天地。
就连众人争夺的神之左手都被冲到辰南身边,辰南眼疾手快一下子就将神之左手拿在手中。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諸天功德穿梭-第三百九十一章 歷代九劫分享

諸天功德穿梭
小說推薦諸天功德穿梭诸天功德穿梭
此刻楚阳就在轩辕长空这边,他沉稳的看着被轩辕长空长啸呼唤过来的九劫兄弟。一共来了把批。这就让楚阳很是疑惑了,因为在它看来不应该有这多人才对。第一批九劫兄弟被他们的九劫剑主真正的杀死了,所以第一代九劫剑主雷剑才会被君莫邪关在中三天的亡命湖当中后来被楚阳吞噬而死。还有就是第五惆怅的那一批九劫兄弟应该都被第五惆怅吸收灵魂之力而形神俱灭了,所以不应该有什么多才对。
“怎么会这么多?不应该啊!”楚阳喃喃道。
“楚阳,楚阳你看,棋皇前辈他们竟然也在里面。”莫轻舞这个时候却看到混在九劫之中的棋皇他们。
君临神座
“原来如此,果然棋皇前辈就是九劫智囊,而且是第一代的九劫智囊,我算是明白了,夜兄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吧?”楚阳高呼道。
“真不愧是楚阳你啊!这都能猜到是我。”夜辰伴随着赞叹声来到楚阳身边,看着换了一身衣服的紫邪情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吧?”
“你早就知道?”紫邪情听到夜辰的话一脸惊讶的问道。
“当然,我说了我知道一切隐秘。所以我知道你是紫豪和凌飘萍的女儿一点也不意外。那幅画是不是多了一个你?”夜辰笑着问道。
“原来那天送给莫轻舞那幅画的女子真的是我的母亲?”紫邪情这才明白其中的一切都有夜辰这个人的存在。
“没错,那就是你的母亲,可是他们受制于天道的制约暂时不能和你见面。所以那时才会托莫轻舞送来一幅画。”夜辰点头道。
“原来如此。”楚阳这才理清所有的思路。也才明白为什么夜辰能够趋使比自己修为强的人的原因,那就是它能够起死回生。虽然有一些制约但是起死回生是真的。任谁都会因为第二条生命而感激夜辰。这也是夜辰能够收服第一代九劫的原因。
“怎么样?楚阳你能分清这里面谁是和你在九重天大陆战斗的法尊吗?”夜辰笑着问道。
玩 寵
“夜兄,你这是在考我?这不是很好解决的吗?”楚阳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去看这一帮九劫兄弟,在它看来只要没有金色的衣服那就一定是法尊第五惆怅,可是夜辰是多么的鬼啊!他可是知道的所谓的金甲就是功德,所以他早就给了第五惆怅一点功德,将第五惆怅给包装成和楼文龙他们一模一样的金衣卫士。再加上所有的九劫智囊几乎都十分的相似夜辰可以保证楚阳绝对分辨不出来。
楚阳则是按照夜辰的吩咐一个个的开始寻找起来,他也很像看看和自己在九重天大陆作对的第五惆怅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奇门遁甲之道术先行 以假乱真
楚阳一边看一边思考:“这一批肯定不是,他们应该是第一批来到紫霄天战斗的那一批,所以他们身上能够感受到宠辱不惊的沉稳。这是历经生死之后,长久的在生死之间徘徊,而且自身还站在问心无愧的力场才能培养出来的凛然风度!这种凛然风度,让人一看,就由衷的感觉到心折。第二批也不是,第三批原先只有六个人,但是这六个人以来就和轩辕长空融合在一起,很明显他们是第四代九劫剑主段天的九劫。第四批只有八个人,他们眼中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应该就是第五代九劫剑主云东的九劫,他们之所以没有完整就是因为舞绝城不在,只要舞绝城来到这里他们就会完整了。按照顺序接下来的一批应该就是秦方他们一批的九劫了,这一批因为夜兄的原因让第五惆怅加入了进来,按道理来说第五惆怅应该没有金衣才对,可是为什么这里面浑然是一个整体,而且每一个人都有金衣护体呢?难道这一批不是秦方的那一批?”
“哈哈。楚阳,九重天大陆一别没有想到咱们两个对手还有再见之时,真是造化弄人啊!”看到楚阳脸上的疑惑表情第五惆怅笑了,他最想看到的就是楚阳的这个表情,在加上他看到了自己的老大,对于在九重天大陆所作所为全部释然了,自然不会对楚阳有任何仇恨之心,不过稍微捉弄一下他还是可以的。
“原来这才是你本来的面孔啊!第五惆怅!”楚阳看着满头白发却十分英俊的第五惆怅有些疑惑,他真是没有想到第五惆怅竟然会这样的英俊。
“怎么?我就不能这样的英俊潇洒?总不可能容颜都被你们抢去了吧?”第五惆怅笑着问道。
“哪里哪里。不过第五前辈,能够看到你在这里和你的兄弟聚首我感觉十分的高兴,相信你也十分想念这个场景吧?”楚阳笑着问道。
“当然。多少次午夜梦回我都在想念现在的场景,对我来说只要有兄弟在我就没有什么害怕的。你们来这里是想让紫邪情这位紫霄天公主去祭拜一下他的父亲?”第五惆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很是怪异,因为紫豪并没有死,而是在夜辰大人的世界当中活得好好的,他们这是去给活人祭拜,这不是咒他死吗?
“也算是,因为不管怎么说在这个世界紫霄天帝已经死了。”楚阳将这个世界四个大字咬的很重,似乎他已经知道夜辰的来历了,但是很可惜他现在并没有知晓一切。只能靠猜测。
全 本 小說 閱讀
“也对,楚御座,我这一干兄弟和其他的九劫就靠你的帮忙了。”第五惆怅这句话是传音说的,楚阳立刻知道第五惆怅的意思。他是想让这些九劫兄弟全都知道自己老大对他们的情,想让他们和解。因为只有这样等到最终决战的时候他们他们才不会内讧。
“我会想办法的。”楚阳这句话也是传音说的。
第二代九劫剑主风暴的九劫兄弟的老大季回天向莫轻舞询问莫轻舞他们这一代九劫的消息,莫轻舞避重就轻的回答了一些问题,但是还是没有将楚阳就是九劫剑主的事情告诉季回天他们。夜辰知道原因,那就是现阶段不让他们分心。要是让他们知道楚阳就是第九代九劫剑主的话那还不翻天?在他们看来九劫剑主就是畜生的代名词。现在没有九劫剑主还好,要是出来一个九劫剑主那么这些九劫很有可能率先身为九劫剑主的楚阳杀死,然后在考虑其他的事情,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和紫邪情产生不可协调的矛盾。出于这个考虑莫轻舞才没有说出九劫剑主是谁。
在夜辰的世界当中紫豪他们一干紫霄天的人都坐在一起看着夜辰的现场直播,让他们看到紫邪情说是要去吊唁他们的天帝的时候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怪异,说是不应该吊唁吧?他们确实是死了,说是去吊唁吧?他们还活的好好的。不过他们还是想看看他们的紫霄天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真是没有想到我们的紫霄天竟然会被大雾所笼罩。还有就是我有些后悔将紫皇城放在对抗天魔的最前线了,这样岂不是给我们的女儿增加负担?”紫豪看着现在紫霄天的情况有些感叹的说道。
“没事的,天帝大人会处理好的。咱们要相信天帝大人。”凌飘萍握着紫豪的手温和的说道。天帝这是紫豪他们给夜辰起的称号,因为夜辰的世界是夜辰开创的,而夜辰又掌管着最高权限,所以众人才给了夜辰天帝这个称号。因为他们不想大人大人的叫夜辰了。夜辰小世界的构成和洪荒世界差不多,所以夜辰的这个天帝就是天庭的最高统治者,在未来夜辰还将会是地府的阴天子。这些有的是夜辰自己想的,有的是第五惆怅他们为夜辰想的。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功德穿梭 夢幻星河-第三百八十七章 東皇雪淚寒

諸天功德穿梭
小說推薦諸天功德穿梭诸天功德穿梭
这天夜辰正在琼花城里闲逛,九帝一后要来墨云天庆祝。这就导致墨云天所有人都显得无比的激动就连干活都有百分之一千的力量,这一忙碌就显得夜辰他们没有事情做了。
这时夜辰就感受到一股君临天阙,俯瞰众生的气息的人出现在琼花城,夜辰不用想都知道这时东皇雪泪寒来了,他和楚阳是好友,自然会提前来到。为的就是不想让这次登基大典出现差错。夜辰微微一笑整个人消失在大街上,再次出现的时候夜辰就来到楚阳和雪泪寒的身边,刚想走过去就听到雪泪寒很是伤心的说着描述莫轻舞的那首诗。
“轻盈如梦梦亦飘,血海骨山舞妖娆,仗剑千里君莫问,生死相随到九霄。”雪泪寒曼声长吟,声音中,竟是充满了由衷的惆怅意味。
喃喃道:“你是生死相随了,可是我呢?我要怎么办?你这样做,岂不是让我终生生活在矛盾与痛苦之中?”
“呵呵。看来我们九帝一后最强大的东皇雪泪寒也有痛苦的地方,我说的对吗?雪家大少雪萧然?当年的那一刀是不是很痛?那么是身体痛还是心灵痛?”夜辰这个时候适时的来到楚阳面前笑着问道。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东皇雪泪寒前一秒还在悲伤,后一秒就面色凝重的看着夜辰,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会知道自己的另一个我名字和自己的身份,毕竟应该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才对。
“我?我只是一个知道的多一点的人罢了。东皇阁下不会想要杀了我吧?”夜辰还是那样一副笑脸的说道。他并不害怕雪泪寒,因为夜辰手上可是有着雪泪寒的命脉在。
“我的身份不应该有任何人知道的才对,还有就算知道我雪萧然的身份也不会有人知道我被我妹妹刺了一刀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只有我和我妹妹知道,其他人不会有人知道的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雪泪寒皱眉问道。说话间手中还凝聚着力量就好像夜辰一句话说不对就会被雪泪寒击杀当场。
“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你妹妹的本意吗?”夜辰并没有回答雪泪寒的话而是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什么意思?”雪泪寒冷声问道。他现在不是一天的皇者而是一个哥哥,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毒妇。变成他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歲月 靜 好 現世 安穩
“你信不信当你的妹妹看到你的弟弟的时候她也同样会刺一刀,因为那个时候操控你妹妹的就不是她自己了。”夜辰接着说道。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雪泪寒恶狠狠的说道。那副模样就像是要吃了夜辰一样。
“很简单,只要楚阳将这段时间墨云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了,你就会明白的。”夜辰先是卖了个关子说道。
“哦?这段时间墨云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楚阳你快和我所说。”一听这话雪泪寒收起了自己的怒容看着楚阳问道。
“还是先布置一下,咱们的谈话内容极端重要,可万万不能被人窃听了去,否则随时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楚阳很是严肃、很是郑重的道。
“杀身之祸啊?哈哈,至于这么严重么?”雪泪寒无奈的笑笑,一挥手,整个空间瞬时已经被东皇神念完全笼罩!
这是属于东皇的独门领域,就算是九帝一后甚至唯我圣君也是无法破开的强大领域。到底有什么事,现在总可以说了。”雪泪寒神情显得很轻松。
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想到,楚阳将要带给他的,是什么样消息;甚至有些啼笑皆非:有什么事情,或许楚阳你觉得是大事,但,在东皇眼中,却未必就是大事。
所以有些小题大做的意思。
放眼整个九重天阙,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至多也就两三人,杀身之祸?这个词貌似和自己真正是太久太久的久违了!
此刻雪泪寒显然做梦都不曾想到,楚阳即将开口说的,对于雪泪寒来说,当真是两个绝大的杀器!!
这个超级震撼的消息,就算是东皇雪泪寒,连雪泪寒也是绝对无法独力承受的!
尤其是另外一个,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者是超级震撼,但对与雪泪寒来说,重要姓甚至要超过域外天魔!
这一点,即将开始诉说这一切的楚阳,也是绝对不知道的。
乖乖借个种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墨云天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太多奇怪的事情,具体是这样……”楚阳由浅入深解释着。
随着楚阳说的话越来越多,雪泪寒原本悠远的眼神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当听到‘死去的人每一个人都是没有了灵魂力量,四下里也没有任何的灵魂波动,而我们当时却又完全没有施展破灭灵魂的手段……这些人全都是一流高手……’这句话的时候,雪泪寒径自“刷”的一声站了起来!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楚阳,沉声问道:“楚阳,此言,当真?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楚阳咽了一口唾沫,同样很郑重的点点头。
雪泪寒闻言面色再变,竟是从容不再。
而楚阳也是面色寂然,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原本楚阳心底还抱有一个侥幸的希望,那就是,这或者有可能不是万圣真灵呢!又或者,万圣真灵对于现在的九帝一后已经并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至少再不能够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现在看到雪泪寒的反应,楚阳心底所有的侥幸瞬时如同烈阳溶雪一般,变得一滴也不剩了。
“万圣真灵,竟是这祸世之物再现……那玩意不是早已经全数毁灭了么?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了呢?”雪泪寒眼中夹杂有强烈的忧虑,长长的叹了口气:“万圣真灵再现尘寰,整个九重天阙又将要面临一次浩劫……”
“此事非同小可,须得谨慎对待。”雪泪寒皱起眉头。
“真的是万圣真灵?我从七星护卫前辈处听说了一些有关万圣真魔的事情,此魔当年乃是被你们联手剿灭的……”楚阳严肃的说道:“那么,有可能得到万圣真魔传承的,就一定是你们这些人……其中之一。”
雪泪寒苦笑:“你不用再拐弯抹角,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也知道你在怀疑谁……哎。”
“现在已经不再是怀疑,而是已经确定的事实了。”楚阳一字字说道:“就是那个人!”
雪泪寒脸色越来越见阴沉,忧虑,难看以极。
“我再插一句嘴,那就是你的父亲其实就是被元天限杀的。是云上人下的命令。”夜辰还是那样一副笑容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雪泪寒听到夜辰这句话后立刻惊讶的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就是被元天限暗杀的,而且还是云上人下的命令。
“我说你的父亲雪晨阳就是被元天限暗杀的,由云上人下的命令。”夜辰郑重的说道。并且夜辰暗示楚阳将元天限的手札递给雪泪寒,雪泪寒接过手札后一点点的看了起来,当他看完之后这才知道许多事情竟然都是云上人做的。接着雪泪寒又向夜辰和楚阳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有自己的妹妹变了心的事情。
“这一点我可以插一句,那就是第一代万圣真魔其实就是云上人的父亲。而你的妹妹会性情大变就是因为你的妹妹是云上人的第一个真灵,真情真灵,这就是你妹妹能够面不改色的刺你一刀的真相。”夜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是云上人最后冲入万圣真魔的怀中而不会被万圣真魔杀死呢,原来万圣真魔就是云上人的父亲啊!还有我的妹妹,我可怜的小妹竟然会被云上人炼制成为真情真灵,这也就能解释我的妹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狠心了。这都是真情真灵第二个性格的原因。”雪泪寒喃喃道。
随后雪泪寒又和夜辰楚阳三人定下李代桃僵之计。只不过替代雪泪寒的人就不是雪泪寒的七弟雪七了,而是太阳圣皇,毕竟也就只有太阳圣皇的太阳真经才能模拟出雪泪寒的日出东方了。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登基大典开始了。为了此次的登基大典夜辰就连在自己小世界当中游玩的风暴等人都叫过来了,毕竟这也算是他们九劫剑主和九劫兄弟的盛会,他又怎么会不让风暴他们过来看看呢?

3u9ls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諸天功德穿梭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九章 雙王重逢相伴-w967i

諸天功德穿梭
小說推薦諸天功德穿梭诸天功德穿梭
在天兵阁这里莫轻舞和楚阳温存了一会才想起自己刚才救了两个人:“对了,我来这的路上救了两个人,情况很是不好,都快死了······现在还被我扔在门口,刚才什么都忘了。”
众人这才手忙脚乱的将两个伤员抬进来,夜辰还很贴心的将书王和棋王叫了过来。就是准备看着他们两个的惨像。
纯色雨季
等到把那两个伤员抬进来,众人都是一脸无语。两个清癯的老头,正常状况下很应该是仙风道骨的,现在却是每个人都是一头一脸的唾沫星子!兀自在互相狠狠瞪视。狼狈啊!
“哈哈哈哈。翼王真是没有想到你还有今天,还有远山,真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不行不行这个笑话我能记一辈子。哈哈哈哈!”书狂大笑着说道。俗话说书画双绝,书王和画王可是很要好的朋友,再加上他知道元天限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所以不怎么待见元天限,现在看到自己的好友画王竟然会被人吐了一脸的口水,这能不让人发笑吗?
“对啊,对啊,远山,你说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会和敌人在一个被子里?”棋王也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莫轻舞脸上一红:“我准备的马车就那么多的空间,得先紧着我自己吧,人家怎么也是女生哎,谁能想到他们俩火气居然这么大····…”众人同时无语。
“楚阳,你快救救他们两个吧。”莫轻舞有些关心的说道。
“放心,只要人到了我这里放心,只要人到了我这里,还有那么一口气,那就肯定是死不了的,阎王也不敢跟我抢人的!”楚阳淡淡一笑他已经知道这两人之中一定有一个和书王还有棋王一样都是墨云天帝元天限送过来对付自己的,而另一个应该就是妖后派过来帮助自己的。现在这两个敌人竟然能够睡在一起,这不得不说是命运的玄奇。
一旁的夜辰用眼神示意医神,让医神也去治疗。医神和楚阳一样将手搭在翼王的手腕之上,把了一会脉后医神说道:“这两人都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也真亏这两位的修为达到巅峰圣人的地步,这种伤势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可以直接埋了。不过放心,有九重丹在的话你们两个想死都死不了。”
楚阳听到医神的话后不由得用一脸诧异的目光看着医神,毕竟九重丹是九劫剑主用九劫剑所制造的,除了九劫剑主和九劫兄弟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才对?可是这个叫医神的家伙竟然也知道九重丹这种东西,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楚阳还是将自己的疑问放在心底,现在他知道这两人的身份自然不会像原著一样只给两人不完整版的九重丹,而是拿出完整的九重丹给两人服下。
每人一颗九重丹普才入口两位强者不约而同地流露出诧异到极点的眼神。这九重丹中中充盈的神奇药力,神奇的生命力,几乎在以瞬间,就将两人已经在阎王殿外徘徊的两只脚给生生地拉了回来。当真是立竿见影,神效无比
这两人始终是圣人高级层次的巅峰强者,在如斯神异药力的温润之下,自身元气即时有了重新运转的契机圣人所拥有的强横再生能力即时响应,不过片刻,几乎已经破碎殆尽的丹田就在九重丹的力量之下渐渐的恢复。转眼间伤势就恢复了大半。就连修为都恢复了一成,这也就代表着他们距离恢复不远了,毕竟圣人高级的修为恢复力可是很强的。
我在异界摆地摊 霰雪鸟
“真是太感谢你了,楚阳。”翼王对楚阳双手抱拳说道。
“哪里哪里,还是两位前辈的底子好。敢为两位是?”楚阳问道。他虽然知道这两人一个是墨云天帝的七星护卫一个是妖皇天的七星护卫,但是他现在确实不知道两人是谁。
“我是画王!”墨云天那人有些尴尬,道:“老夫姓秋,秋远山。”
“我是翼王。”妖皇天护卫笑了笑:“妖皇天飞禽之王。”
作者降临
生平大敌就在面前,想要掩饰身份也是不可能的,勉强为之,只会更落人笑柄,还不如干干脆脆报出名来。两人心中都是如此想。
“原来竟是两位王者前辈驾临。”楚阳脸色不动,心中却道:“我果然没有猜错。”
为了避免尴尬,楚阳并未进一步询问这两人身份来历;否则,妖皇天这位还好说,墨云天那位难免又要爆出一句:我来这的初衷是来杀你,以及杀你满门全家的……
朔 明
那可就不要太尴尬了。
“什么前辈!”翼王哼哼笑道:“小子,这个家伙是墨云天的人,他此次就是专程来杀你的!此番却被你救了性命,哼哼哼···…我倒要看看这老家伙还又何面皮如何的下手!”
画王面红耳赤,怒道:“你也不用这般的挤兑我,我的任务本是如此又如何?但受人活命大恩,岂能恩将仇报?最多此番也就这么回去,以后这件事情,再也与我无关!救命之恩,他日自有偿还之期!”
“真有偿还之期吗?我看多半也就是眼睁睁看着你的救命恩人被你的兄弟们杀了?装聋作哑?如此人死如灯灭,没有了报恩对象,自然就省事了,你是这么想的吧?”翼王嘲讽的说道:“墨云天上下的人果然尽都是忘恩负义之徒!”
嬌 妻 如 芸
画王勃然大怒:“你放的什么狗臭屁?老夫一生磊落,岂会生出这等龌龊心思?!我的恩怨,乃是我的恩怨,天帝之仇,乃是天帝之仇。我为我的个人恩怨而退出,却又如何能够影响天帝大人的决定。”
“还说没有龌龊心思,你说了半天不还是说救了你始终就是白救了,难道是我说错了吗?到底是谁在放屁呢?!”翼王冷冷说道。
奥格星海的回忆
眼看着两人越吵越是火气大,旋即可能就要再次动手,楚阳等人就急忙劝解。却也不知道这两人咋琢磨的,谁劝都没用,气氛越来越激烈,眼见战事一触即发!
“行了行了,两位前辈就不要在这里耍宝了,远山,你跟我来,我有事情和你说。”这句话是书狂说的,说着他就和棋王一人一个胳膊将画王秋远山架走。留下了翼王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
不过翼王也能生闷气,因为他突然发现在这里竟然有好几个圣人级别的强者,还有就是那个白发白衣一脸微笑的男子,简直就是人的噩梦。因为他的修为自己竟然看不出来。这还有自己看不出来修为的人?这样的人人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没有修为,一个就是比自己强大太多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夜辰属于第三种,那就是夜辰修炼的方式和九重天阙的完全不一样,所以翼王用九重天阙的方式看夜辰夜辰就是没有修为。
在里屋之中书狂向着画王秋远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这下可是让画王秋远山悲痛万分,他们都想象不到自己最敬重的大帝竟然会是让自己兄弟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更何况竟然有人说自己的大帝是天魔,这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画王明白,要是这些都是真的的话那墨云天帝元天限可就是他们的生死仇敌了。不过这些都需要验证。
翼王在知道楚阳没事就回去复命,而书王画王棋王三人就留下一边养伤一边训练楚阳的天兵阁。至于夜辰则是在画王来到天兵阁的第二天就开始闭关,因为他要突破仙台了,他的修为和小世界挂钩,夜辰的小世界先是太阳星归位,紧接着就是九耀归位本来夜辰早就该突破了,还是夜辰一直压制着修为不让自己突破,但是就在棋王成为摇光星君后夜辰的修为就控制不出了,所以才要快速闭关突破。
夜辰此次突破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就连天劫也因为没有在遮天世界所以消除了天劫。夜辰一举突破到仙台第二阶的大能级别,而且一突破就是大能三重天。而且没有一点修为暴涨后的撑着的感觉,一突破就能运用自如。

2yawe小說 諸天功德穿梭-第三百七十八章 畫卷疑雲展示-6p4in

諸天功德穿梭
小說推薦諸天功德穿梭诸天功德穿梭
“我?错信了人?”书狂失魂落魄的说道。
“没错,不过真相究竟是什么还需要你自己去说。不过你现在应该已经清醒了许多了吧?能够自己独立思考了是不是?”夜辰问道。
神 級 反派
璇机
“是那又怎么样?”书狂问道。
“我看楚阳是留不住你的,再过几天你的好兄弟画王也会来到这里,等到楚阳将你和画王治好后你们两个就回到墨云天吧。”夜辰说道。
“棋王呢?”书狂问道。
“我还是那句话,棋王在这个世界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就当他死了就好,等你回到墨云天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也要和你去。毕竟我这里可是有许多想要砍元天限的人呢。”夜辰吩咐道。夜辰说的就是紫豪他们,要说谁和元天限的仇恨最大那就是紫霄天的人了,最大的还要数紫豪的两位七星护卫。他们来墨云天求援却被元天限击杀,他们恨不得吃元天限的肉。
“是大人。”妖劫闻言恭敬的回答道。这是夜辰的一个布置,毕竟墨云天帝现在还是承载着九重天阙一个天的天之主,没有这个世界的人帮助的话夜辰可无法击杀墨云天帝元天限的。
夜辰和楚阳就这么认识了,夜辰也在楚阳的介绍下进入天兵阁,认识了楚阳的三个红颜知己铁补天、紫邪情和邬倩倩。
“九霄云中莫轻舞,三生路上可补天;阴阳需惜娇容倩,邪气凛然莫妄言。果然是人间绝色。”夜辰看着楚阳的三个红颜知己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这句话?”楚阳闻言大惊失色,因为当初算命的时候楚阳清楚的知道根本就没有夜辰在那里,而且这场算命知道的人现在也早就应该不存在了,可是面前这个人竟然能说出那个老者的批语。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呵呵,我知道的事情还很多。我都说过了我能复活人,你说我要是不知道的话如何能够从死神手里抢人?”夜辰笑道。
“罢了罢了,我只要知道你不会害我就好。”楚阳无所谓的说道。只不过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夜辰就不知道了。
几天后莫轻舞带着画王和翼王来到落花城的天兵阁。在夜辰的注视下楚阳和莫轻舞来了一个久违的相拥。
“这就是莫轻舞吗?九天舞修炼的不错。”夜辰看着莫轻舞后说道。
“你怎么知道九天舞这部功法?”紫邪情闻言诧异的看着夜辰,在她看来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九天舞才对,就算知道也绝对不会有人知道莫轻舞修炼的就是九天舞才对。
“飘零江湖一浮萍,翻江倒海任娉婷;一心飘零天地动,飘零剑出神鬼惊!不说是现在,之前我就看过不止一次九天舞所以很是熟悉。不错对着九天舞最熟悉的应该就是妖后和东皇了。”夜辰意味深长的说道。他也没说错,毕竟九天舞是凌飘萍的绝学。凌飘萍就在夜辰的世界当中。他自然看到过不止一次了。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个白发男子这么说紫邪情就有种不同的心情。就好像面前这个白发男子知道自己的事情一般。
“紫姐姐,紫姐姐,小舞有礼物给你。”紫邪情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到莫轻舞拿着一张巨大的画卷向着自己邀功一样走来。
“什么礼物啊!”紫邪情收起心思好奇的问道。
都市 無敵 醫 聖
“就是这个,这张叫照片的东西是一个让我叫凌阿姨的漂亮女子给我的,让我亲手交给你。”莫轻舞将那张巨大的画卷交给紫邪情。紫邪情拿到画卷后瞬间打开。楚阳铁补天他们全都上前来观看。只见这画卷上第一个看到的是一个宽袍大袖的紫衣男子,肩披日月,身负星辰,那宽肩如同要撑起天地。那目光,似乎要穿越古今,就这么看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威严与……慈和?!一身的威严正气,一身的刚直凛然;一身的不屈傲骨,一身的君临天下!在这个紫衣男子的身边,另有一个身材窈窕纤弱的白衣女子。眉目如画,秀色可餐,小鸟依人一般地偎依在紫衣男子的身边,一双盈盈秋水一般的眸子,似乎跨越了时空,在脉脉的注视着自己。那目光中,满是疼惜,满是眷恋,还有由衷的不舍。在这两人身后是七个护卫围绕在两人身边守护着这一男一女,再后面是许多身穿紫色铠甲的军队。
“这一男一女是谁?为什么我感觉很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他们到底是谁?”紫邪情看着这画卷当中最前面的一男一女皱眉问道。
大道之声
“这个男子光是一个画卷都有如此强大的威势我想实力一定极强。在他们身后的应该是他们的军队,再看此人身后的七个护卫很有可能就是和九帝一后一样的七星护卫,由此可见画卷当中的男子一定是九帝一后之一。再看那紫色的衣袍这个人很有可能是紫霄天帝紫豪。”楚阳分析道。
“紫霄天帝紫豪?那为什么会有人将这张画卷交给自己呢?”紫邪情好奇的问道。
“紫姐姐,你为什么会姓紫呢?”莫轻舞皱眉问道。莫轻舞问完这句话后四周显得无比的寂静,毕竟紫姓不是一个很多的姓,但是谁都没有将紫邪情的紫和紫霄天帝紫豪的紫想到一块去。
“不,这不可能,我不可能和紫霄天帝有关系,毕竟紫霄天帝已经陨落来百万年之久了。我才出生多久?时间上完全对不上啊!”紫邪情摇头道。
“也对,不过我有预感这幅画一定和你有关系,等到那天我见到东皇雪泪寒后可以向你问一问。毕竟这也关于你的身世。”楚阳安慰道。
就在紫邪情打开画卷的那一刻,在夜辰的世界紫霄城当中整个紫霄城之上悬浮着一个巨大的投影装置,那装置之上投影的正是紫邪情的模样。这也是紫豪和凌飘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儿。
李舜生逆天的足球人生 公孙舜生
花是无垠 谈念
右护法冷月手持一个麦克风站在校场之上他的虚影放大十几倍能够让在紫霄城所有人都能看到的程度,只见冷月指着紫邪情的画像高声道:“紫霄天的臣民们,紫霄天的百姓们,你们看好,这就是咱们紫霄天的公主,紫邪情。看她是多么的美丽,继承了我们大帝的英气,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下方左护法柳剑一把将右护法冷月推开:“去去去,你还没有见到咱们的小公主呢,就开始舔了?舔狗这个名字真是适合你。”
“我舔我高兴,就是可惜了咱们这么美丽的小公主竟然要被一个黑心的人摘走,他楚阳怎么能够和我们紫霄天的兵将相比呢?”冷月先是一笑,紧接着就有些恼怒的说道。
“谁让咱们已经是死人了,要不是大人的话咱们现在可还在死亡之地徘徊呢,怎么能够有现在再回到九重天阙的那一天?这回我要第一个砍元天限那个王八蛋一刀。”左护法柳剑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帮人说着说着就歪楼了。在紫霄宫当中凌飘萍看着紫邪情的面孔忍不住泪水直流,她实在是不敢想象自己苦命的女儿到底要经历多少才能成长到现在,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是自己的错,可是她没有办法,谁让紫霄天是她的家?在旁边紫豪搂着泪如雨下的凌飘萍他的目光中也带着点点泪花,他看着紫邪情的样子安慰道:“别哭了,虽然咱们不能看着她长大,但是咱们能够送她出嫁,这是大人当初就答应过咱们的,能够亲手送她出嫁将她交给能够照顾她一生一世的人咱们应该知足了。更何况大人答应咱们可以让咱们击杀元天限。仇人女儿都见到了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呢?”
“呜呜呜呜。我就是想哭嘛!我可怜的女儿啊!呜呜呜!”凌飘萍哭着说道。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紫豪安慰道。
外界夜辰是小世界的主人,自然知道小世界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不是夜辰不近人情,而是夜辰和九重天阙的天道商量的事情就是这样,无法在更改了。要不然九重天阙的天道就要发怒将他们驱逐出九重天阙了。规则就是规则,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天道就是天道,没有谁能够忤逆天道,当然神墓世界的那个不算,那已经算是一个生灵了。不再是一个天道,所以才会一遍又一遍的灭世,那个世界的人才会想要倾尽众生之力灭天,毕竟天道和大道都代表着规则,要是他们都不守规则的话那就是生灵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