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超神機械師


8gh40好看的都市异能 超神機械師 線上看-番外:萌芽之種(2)熱推-lr7jn

超神機械師
小說推薦超神機械師
世界仿佛一夜之间乱套了。
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了上百个国家,国际公约被彻底撕毁,强大的国度肆意跨越国境线,毫无预兆入侵周边的小国,发动毫不留手的闪击战。
造成战争爆发的根源众说纷纭,说的最多的便是某个星际文明的降临,带来了颠覆世界的知识,可除此之外,民众不知道任何细节。
十几个强国掀起战争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仿佛想要打碎一个旧的时代,不破不立,进行洗牌。
数个月之内,足足有十六个小国亡国,海蓝星上无数人成了战争难民,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敌国军队接手,遭到集中管理。
作为一个小国,与瑞岚这个强邻接壤,歌兰没有太多选择命运的机会。面对瑞岚全力以赴的军事倾轧,歌兰在数月内便被彻底击破,丧失了所有成建制的武装力量,任由瑞岚粗暴地蹂躏。
城市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焦黑的楼房废墟,地面被炸出一个个深坑,有些地方仍在冒着直指天际的黑烟,还有零星的枪声时不时响起。
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歌兰难民在废墟中游荡,三三两两抱团,有些神情麻木,如行尸走肉,有些瞳孔紧缩,如惊弓之鸟。
肖恩跟着一群流民在废墟里寻找物资,吃力地挪动着身躯,全身都是灰尘与泥土,多日没有洗漱,肮脏邋遢,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无比憔悴,神色麻木不堪。
瑞岚的入侵毫无征兆,在火力洗地之后,才派出地面部队进驻,一步步剿灭歌兰的武装力量。
而在这期间,安置歌兰难民的重要性并不靠前,难民营有容纳上限,瑞岚部队大部分精力用在清扫反抗力量上面,只是封锁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精力收容所有流民,顶多偶尔空投一点物资,让大量歌兰难民能够在被封锁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城市遭到初期一轮轮轰炸,肖恩幸运地活了下来,可是在混乱中早已与马格等人走散,这段日子只能与另一伙流民抱团行动,在废墟里寻找物资,或是在瑞岚空投援助时与其他流民争抢,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想着能挨一天是一天。
但是这段日子下来,无数难民已经将城市搜刮了一遍又一遍,废墟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物资了,求生变得越来越艰难,接近极限、肖恩等人走在废墟中,随处可见饿死的、渴死的、病死的歌兰难民尸体,大多都是近几天死去。
翻了好几个废墟,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肖恩已然饿得眼冒金星,靠着墙坐下,急促地小口喘气,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像是要陷进泥土里一样。
“你还好吗?还能继续找物资吗?”
一旁的波尔看到他坐下,于是靠了过来,喘着气询问。
他是肖恩在这个流民团伙中认识的新朋友,这段日子以来互相照料,彼此相熟。
“我好饿……没力气了……”肖恩干渴得几乎着火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赶紧起来,不然其他人找到了东西,也没你的份。”
波尔去拽肖恩的手臂,然而自己也气力衰竭,一拉之下,反而身子一歪,侧摔在地,呼哧喘气,吐出来的气息吹散了一小块灰尘。
“让我缓缓,我也饿得不行了……”
波尔也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索性拱了几下,倚在墙边,横着靠在了肖恩身上。
肖恩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可是没有力气推开对方,只能自顾自闭上眼,自我催眠缓解饥饿。
这时,波尔忽然开口,语气低沉失落:
“肖恩,你说我们的军队还能来救我们吗?”
“一定能。”肖恩艰难睁开眼,声音微弱,但语气坚定。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相信么?”波尔喘着气,沙哑道:“瑞岚来势汹汹,歌兰早已自顾不暇,怎么会有时间来救我们,与其指望歌兰派兵救援,不如指望瑞岚大规模收容难民,那样我们至少还能活下来……”
肖恩咬牙:“怎么能指望敌人……之前遇到其他流民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瑞岚在清洗难民吗,偶尔会派出地面部队在城市里抓走一批流民,还有人说曾经看到瑞岚难民营一车车往外运送尸体火化,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曼珠沙华的誓言
波尔有气无力:“只要能给我一口饭,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养女成患一叔欢舅爱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微弱的吵闹声,周围和肖恩等人一伙,正在搜寻废墟的流民同伴纷纷集结了过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状态稍好一点的流民同伴走到两人身边,将肖恩和波尔拉了起来,开口询问。
“怎么样,还能走吗?”
“还行……”肖恩摇晃了一下,扶着墙,疑惑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另一批流民,大家都过去,免得别人起了心思,想要抢夺我们的物资。”
几人回答了一声,搀着肖恩与波尔一起赶了过去。
在城市里苟延残喘的流民团体太多了,流民抱团大多是互帮互助,防止被别人抢夺,即便大家都是同样的难民,但有些人活不下去了,也顾不上其他,濒临死亡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的情况屡见不鲜。
肖恩等人很快来到人群后方,只见对面是另一伙不大不小的流民团体,同样瘦骨嶙峋憔悴不堪,双方正在对峙,警惕地看着彼此,而在两拨人群中间是各自团伙里较有威望的几个代表,正凑在一起交涉。
肖恩扫视着对面,忽然一愣,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
在另一波流民团伙中,他赫然看到了马格等几位死党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里,肖恩没有一天不挂念着几位走散的死党,因为城市废墟太大,再加上各种通讯信号被瑞岚屏蔽,所以始终搜寻无果,他一直担心马格等人遭遇不测,没想到今天偶然间相遇了,没有遭难。
“马格……马格!”
晨曦之雾
肖恩惊喜不已,顾不上其他,高举手臂,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唤马格的名字。
因为身体乏力,喊不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对面不远处的马格耳朵动了动,困惑地投来目光,寻找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可就在这时,刺耳的引擎轰鸣声骤然响起,由远及近。
“突突突突突突——”
只见一支瑞岚的武装车队在城市破损严重的街道上横冲直撞,直直朝着这边驶来,似乎锁定了方位。
“瑞岚!”
“快跑啊!”
两个流民团伙吓得亡魂皆冒,惊慌逃窜,哄然而散。

肖恩的声音顿时被骚乱声给掩盖,马格等死党没有看到他,扭头就跑。肖恩虽然很想追过去,但见瑞岚车队飞速逼近,他也是慌了,只能跟着自己这边的流民团伙一起亡命奔逃。
就在这时,瑞岚车队浩浩荡荡杀了过来,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瑞岚士兵下车,分头追向一个个难民。
同时,武装车队开启了扩音器,朝着奔逃的流民沉声喊道:
“停止逃跑、停止反抗,我们会把你们带去难民营,只要你们乖乖听话,瑞岚会提供物资,保证你们的生存!”
有些流民已经过够了这种日子,早已支撑到了极限,闻言心气一泄,干脆乏力地栽倒在地,不再逃跑,任由后面追上来的瑞岚士兵摁住。
也有一些流民不相信瑞岚,继续狂奔,然而身体疲惫不堪,跑不过瑞岚士兵,被人家逮兔子一样,一个接一个扑倒在地,挣扎不起。
借着后面的流民拖延瑞岚士兵的脚步,肖恩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埋头跑进了废墟之中,可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心知这样跑下去绝对无路可逃,转头间忽然看到建筑碎块垒成的缝隙,干脆选了一个钻进去,祈祷能避过去。
后面跟过来的波尔看到肖恩的动作,惊慌之下也是有样学样,也赶紧躲进了建筑废墟的缝隙之中。
肖恩只露出半张脸,惊魂未定地看着外界的情况,看着外面的流民被一个个摁倒,有些挣扎太激烈的,被瑞岚士兵直接打晕了过去。
视线转动间,肖恩忽然看到了马格等死党的身影。
只见马格等人最终还是被追上了,几个瑞岚士兵赶了上来,用枪托砸在马格等人的腮帮子上,将他们打翻在地,迅速完成制伏。
肖恩心里又怕又急,想要想办法救人,可是大脑一片混乱,毫无头绪,他看着全副武装的瑞岚士兵,恐惧攫住了心脏,双腿颤抖不止,始终没有迈出去的勇气,反而身子往夹缝深处缩了缩,大气也不敢出。
最终,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满脸是血的死党们被瑞岚士兵拖死狗一样拽上了车,在地上留下了几条蜿蜒的血痕。
肖恩嘴唇泛白,哆嗦不止。
从没有任何一刻,他如此痛恨弱小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没多久,外面来不及藏身的流民都被瑞岚士兵抓住,很快就有一队士兵举着武器,往这边搜查。
肖恩顾不上担心别人,下意识捂住嘴不敢大口呼吸。
就在这时,不远处同样躲在缝隙里的波尔却高举双手主动走了出来,浑身发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夹杂着恐惧、不安、希冀。
“我……我不反抗!”
瑞岚士兵二话不说,上去控制住波尔,动作粗鲁。
波尔吃痛,下意识扭头看向肖恩藏身的方位。
肖恩大脑一懵,还不等他反应,外面脚步声迅速逼近,一只大手猛地伸进夹缝,拽住他的衣服,用力一扯。
他根本抗衡不了瑞岚士兵的力气,扑通一下摔了出去,衣服仍然被坚实的手臂抓着,他吓得双脚乱瞪,像是扑腾的鱼,下意识挣扎。
可就在这时,另一个瑞岚士兵迅速上前,枪托在肖恩的眼中迅速放大。
咚!
肖恩视线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久,宕机的大脑逐渐重启,肖恩只觉得头疼欲裂,额头火辣辣疼。
肖恩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觉得视线中的一切仿佛都带着重影,像是花屏了一样。
四周一阵颠簸,他忍着晕眩左右四顾,发现自己身处行驶中的车厢,周遭都是一些被抓住的难民,满脸愁苦,里面有同个团体的熟面孔,也有马格那个团体的陌生流民,只是马格等死党不在这辆车上。
“你醒了?”
波尔也在车里,赶紧凑了过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肖恩转头望向他,眼神变得颇为复杂。
“你……算了。”
他本来想问波尔为何主动暴露,还连累了自己,但是话还未出口,他心里就有了答案,所以也就不问了,只是叹气。
不过波尔却低下了头,嗫嚅了一下,低声道:“你明白我们的处境,不可能逃走,而且继续在外面游荡,我们肯定会饿死的,被瑞岚带走,也好过……”
“不用说了……我头上好疼,伤得怎么样?”肖恩心里堵得慌,不想再聊这个,移开了话题。
“这里肿了一块,但是还好,不算什么大伤。”
“那就好。”
肖恩坐了起来,喘了一口粗气,费力地扒到车窗前,向外望去。
落跑新郎带球跑
只见车队已经驶出城市废墟区域,来到了原本的市郊。
一座连绵的临时营寨出现在视线的远方,正是瑞岚设置的难民营之一,可在肖恩眼里,却像猛兽的血盆大口,正等待着猎物的光临。
我和昌瑉穿越了
“我们能活下来的对吗?”肖恩语气不安。
或许是因为再无路可选,波尔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只剩对自身选择的盲目信任,用力点头:
“只要乖乖听话,一定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