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四百五十六章 再度起航,邁向未知與偉大推薦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检测到未读取信息,正在进行信息更迭……”
“你进行了漫长时间的修行,你从万物的感性认知中领悟到了变化的奥秘。”
“你的八九玄功获得大幅度熟练度提升。”
“你获得了传承者的少量八九玄功熟练度反馈。”
“你获得了传承者的少量八九玄功熟练度反馈。”
…………
…………
“你的八九玄功熟练度满足提升条件:1、熟练度到达100%,2、人物获得传奇生命模板。”
“你的八九玄功提升至lv10/境界:登峰造极!”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八九玄功:
类型:特殊技能/功法(限定版本)
品质:淡金
限定:易春(该技能为淡金传承类功法类型,现已进行个体性适应性变化)
当前等级:登峰造极(lv10)
技能效果:
1、变化自如(野性变身)→强化克敌效果提升至1000%,解锁全部变化,非野性形态能够获得50%的属性加成,但无法解锁无尽野性天赋树。
2、元素豁免(迎风变化)
当遭遇强大的魔法攻击时,人物将触发一次豁免检定。
检定成功,则人物将尝试变化成某种元素形态进行抵抗(成功率基于人物相关神秘知识和法术检定)。
成功触发元素豁免后,人物将获得巨额的爆发性的移动速度(基于人物相关空间移动能力加成,当前该移动可视为一次超远距离传送)和一定(当前为:+20→15↑)隐匿检定。
3、避三灾:
人物将豁免非自己主动释放的任何时间类法术,并获得额外传奇类法术能力:定!
定!:在短暂的吟唱后,人物能够对选中的单位施加一次时间类放逐法术。
被施术者需进行一次难度极高的时间类法术豁免,豁免失败则被暂时放逐到另外一条停滞的时间线中。
被施术者遭受该法术效果的持续时间基于人物与其的生命等级差和相关抵抗能力。
当被施术者没有相关抵抗能力,且生命等级低于人物10级以下时,被施术者将一直持续到人物解除该法术效果,无法被其他常规法术净化或者解除。
人物可对复数的单位使用该类法术能力,但豁免难度会随着单位数量增加而减小。
4、肉体永恒:
当人物的灵魂未被消灭时,人物的躯体获得恒定的强大法术效果(可视为高等时空恒定+高等还原术+传奇意志清醒+神圣血肉还原)。
5、万劫不坏:
该单位脱离了生命循环的轮回,转化为另外一种伟大存在。
只有当该单位处于意识不存在“生”的念头,且躯体死亡的复核状态时候,才会进入“自然”的死亡状态。
当该单位因外力死亡,却不符合“自然”死亡的状态时,该单位将视为如同陨落神祇般的存在,祂能够通过凡物的呼唤(存在相关唯一名讳)、信徒的祈祷(存在相关神性)、限定世界的某些事件(存在相关神性概念)重新返回物质界。
ps:破山伐庙,封其道统。乃至寂灭,万劫不复——《淫祠邪庙征伐录》
ps:一个定字,道尽多少男孩青春梦——匿名(9999+留言)

“基于你当前的非职业基础/扩展能力的强度,你的挑战等级获得额外+10的个人等级。”
“基于你的版本的特性和相关能力与职业的融合程度,你的职业等级将不计算该个人等级,但你仍然需要受到额外2倍的职业等级提升经验惩罚。”
“你当前的挑战等级为:
1、处于翡翠长者的梦境:46级(21级生命等级+10个人等级+10梦境主宰者+5无量劫)
鬥 破 蒼穹
2、处于其他位面:39级(21级生命等级+10个人等级+3诸多世界祝福+5无量劫)
ps:该挑战等级仅为理论参考,请观测者以实际情况为准。

视网膜上的信息,纷杂地呈现着。
易春心念不动,诸多信息自然浮现。
此刻,他的职业等级,仍然停留在20级野性德鲁伊/持戒僧1级。
算上真名的加成,勉强能够挂个26级的名号。
但自他成就传奇,明悟自身之后,他的道路便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德鲁伊职业。
他糅合了八九玄功与野性变化,更参得斡旋造化,乃至今日。
此刻,前者的道路已然抵达阶段性的终点。
他需要探索属于他自己的道路了。
这不再是闭门研究,就一定能够出成果了。
就像,综网玩家的职业等级也是存在上限的。
当然,由于之前的一些境遇,易春的职业等级上限相对于高上一点。
正常来说,大部分综网玩家的职业等级上限会止步于30级。
当然,事实上绝大多数的综网玩家都未能触及这个上限。
传奇之后的每一次同等级战斗,都是凶险异常的。
虽然理论上来说,只要保持着如同超凡阶段的杀戮效率。
传奇等级等级所需要的杀戮经验,并不会比超凡阶段时期要离谱多少。
但问题在于:传奇之后,是不存在所谓“小怪”之类的概念。
每一个传奇存在,哪怕是那些邪神的爪牙,都是有着足够恐怖的邪恶过去。
而非杀戮向的提升,则一如超凡阶段时期的缓慢。
只是相比于杀戮向的长时期停滞,这种缓慢反而显得“迅捷”了起来。
由于自身的综网版本特性,易春在获取经验方面,一直比寻常的综网玩家要略微高上一点。
易春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综网面板。
虽然,他在梦境世界中不知度过了多少岁月。
但在经验方面的收益,仍然以物质界的时间线为基准。
因此,到目前为止,他的传奇经验只有328,500点。
这看起来是一个颇为庞大的数字。
但易春只需心念一转,便知晓它所能够提升的上限:
如果直接提升等级的话,考虑到他现在需要遭受的经验惩罚,他可以将自己的德鲁伊等级提升至25级。
不过,易春并不准备在野性德鲁伊上投入更多的资源。
通往传奇的道路,可以是借鉴,是追随,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重复。
传奇是个体意义上的纯粹与神圣,但不代表它是多元宇宙的唯一。
而通往更为伟大的道路,就需要其他的要素了。
追寻前人道路,终究是存在终点的。
无论是20级亦或40级,它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
那么,为何不从现在开始?
易春缓缓地握紧手中的禅杖,他将再度启程。
一如那时在联邦的浑噩青年。
人形褪去,猫状的躯体灵活而轻盈。
梦境远去,安诺德的群山宁静且祥和。
长者立于山丘之上,望着远处绿涛如怒的丛林,发出了野性的咆哮:
以下克上 黑夜里的狸猫
“喵!”
…………
…………

安诺德的纪元,无需金石铸就的钟声。长者充满威仪的吼叫,便昭示着一个全新的纪元。野性的纪元过去了,属于翡翠的纪元到来了……
——《安诺德之卷-伟大图腾篇》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起點-第四百五十五章 沉淪者與超脫者的交織鑒賞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韦恩-亚当有些紧张地凝视着眼前的老者。
他当然知道祂是谁……
燃烧军团的死敌、梦境主宰者、幻化之王……翡翠长者-易春。
这是一个韦恩-亚当所接触过的最为强大的神性生命。
他听闻过祂的传说:
从那些燃烧军团爪牙的口中,韦恩-亚当了解到了这位伟大长者的过去。
据说,燃烧军团在上一个纪元的分裂,便源自征伐安诺德的失败。
不过,这种内部的分裂对于作为综网玩家的韦恩-亚当毫无意义。
他只需要知道,无论是哪一方面的燃烧军团都能够为他提供阵营声望和贡献就对了。
“那么,说出你的所需。”
长者如是说道。
韦恩-亚当愣了愣,他之前也和一些阵营的首领打过交道。
他们很少会如同这位长者般开门见山,宛如一个兢兢业业的幻化商人。
更多的时候,他们会向韦恩-亚当讲述他们的理念和梦想。
有时,还会提出一些更为紧密邀请的盟约。
而且,他们往往带有某种颇为傲慢的成分。
他们更多地认为,综网玩家们是一些难以操控的异界雇佣兵。
这曾让韦恩-亚当颇为不爽。
韦恩-亚当并不热衷于追逐强大的力量。
在他看来,只需要具备恰当好处的力量就足够了。
当自身的力量达到某个阈值之后,绝大部分的努力都是迟缓、甚至毫无正面反馈的。
“我希望能够以我现在所拥有的全部贡献,向您提出一个请求。”
韦恩-亚当看着长者,他看起来有些难以抑制的紧张:
“来自一个怯懦者的恳求——我想成为您梦境国度的居民。”
易春凝视着眼前的综网玩家,神性的力量将他灵魂与肉体中散发的信息快速地收集起来。
它们汇集在另外一个时间线的神性意志中。
然后,无限的可能在那宏伟的形态中衍生开来。
于是,易春得以知悉了由来。
“你应知晓:对于凡人而言,死亡不可回溯。”
“哪怕是从你记忆中衍生出来的灵魂,也只是另外一个全新的生命。”
易春看着韦恩-亚当,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他的需求。
韦恩-亚当并非他的信徒,他也未曾予以他们命令。
这是交换,他不会有所隐瞒。
“而坠入梦境,便意味着再难脱身。”
易春缓缓挥动手中长杖。
顿时,周围原本昏暗的人群彻底消失。
他与韦恩-亚当进入了另外一条时间线中。
他们高悬于天上,而下方是熙熙攘攘的城镇。
这里是梦境世界的第三层:学院之森。
“你将不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你是虚影,你是幻梦,你是一戳就破的气泡。”
易春指着下方的人群,对着韦恩-亚当如是说道。
易春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痕迹。
它将天空与城镇分开,一个巨大的豁口出现了。
而透过豁口,韦恩-亚当能够望见一片苍莽的平原。
那里,是安诺德的物质世界。
而那道划痕,将真实与虚幻分割开来。
“是的,我想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韦恩-亚当坚定地说道。
“也许在您这般伟大的存在看来,我们的意识浅薄而苍白。”
“漫长而坎坷的一生,也只能凝缩成一句或者一段稍有颜色的文字。”
韦恩-亚当笑了笑,他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回忆的神色。
他当然不会向他人诉说,他曾经多爱某个姑娘。
他只需要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就够了。
“抱歉,我不太是会煽情的人。”
“但我想我做好了准备。”
韦恩-亚当再次凝视着长者说道。
那些翻涌的记忆,让他的心头有些许的刺痛。
该死,弗兰克斯人的能量轴心工艺果然差劲。
这才多少年,就有能量回溯震荡了……
下一次,我得给它们差评!
罪人 小說
我这颗心,可不再是那些软弱的血肉了!
恍惚间,韦恩-亚当的眼前再次浮现出某个少年对女孩的激动发言。
“那么,如你所愿……”
下一瞬间,韦恩-亚当的视网膜上浮现出综网的重要提示。
他淡淡地笑了笑。
然后,在猩红的提示中,他选择了确定。
下一瞬间,物质世界逐渐远去……
号称一千年都不会进入衰竭期的能量轴心,戛然而止地停下了工作……
佣兵与魔法师 怒匕
韦恩-亚当从昏迷中缓缓苏醒……
他睁开双眼,一个记忆中已然有些模糊的脸庞清晰而明亮。
韦恩-亚当顿时愣住了,然后他伸手抱了过去。
“啪!”
燃烧军团都未能带来的疼痛,令韦恩-亚当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冷气。
“滚去抱你的机械女仆!”
女孩愤愤地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
韦恩-亚当的鼻子抽了抽,熟悉的淡淡香味让他表情有些恍惚。
韦恩-亚当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某些记忆正在不断减退。
这是他自己向长者提出的申请,这也是他一直试图寻找梦境主宰者的原因。
毕竟,他可不放心在其他的梦境生命构建的梦境中主动放弃自己的部分记忆。
而这,是一个被综网公证了的梦境主宰者……
“抱歉了,伙计,这一次,我可不是为了幻化……”
“你这是沉迷女色!”
他的脑海中,似乎浮现出某个家伙愤愤的声音。
“沉迷女色我愿意……”
韦恩-亚当的嘴角微微浮现出些许笑容。
坠入梦境?
选择沉沦?
不,是面对过去,面对软弱。
他,高级构装战士-翡翠先锋-韦恩-亚当从不软弱……
…………
…………
与此同时,学院之森的某间教室里
“师尊,为什么好多书上记载的音乐都是为了致敬伟大的爱情啊?”
已然成年的麦迪瑞-姿德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老者问道。
老者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胡说道:
“那是因为有些凡人的灵魂生来残缺,他们追逐着灵魂的圆满。”
“这无疑是一个个体伟大的征程。”
麦迪瑞-姿德听得懵懵懂懂。
“那么师尊,您经历了那么漫长的岁月,有经历过伟大的爱情吗?”
她想了想,如是问道。
老者不慌不忙地捻了捻胡须,然后缓缓说道:
“因为残缺,所以才能伟大。”
“你师尊我啊,生来完整,因而只能见证。”
“不必盲目地追逐它,就像我并不推荐你选择唢呐一般。”
“你需经历才能书写,才能吟唱,而不是为了歌颂去歌颂。”
随后,老者撇了撇梦境世界的某个前构装战士:
“还有,警惕那些鲁莽的、愚笨的家伙,他们总是在事情挽回之后才后知后觉。”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麦迪瑞-姿德轻快地点了点头。
而在梦境世界最为深层的世界里,易春的本体缓缓睁开眼睛。
相比于杀伐之道的践行者,其他道路的行走者们总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沉淀、积累和思考。
随着十几年时光的匆匆流逝,变化的奥秘终于被易春所明晰。
那些获取了传承的存在所反馈的经验,更让他不拘于自我思考的牢笼。
现在,他的八九玄功终于大成。
是时候,去探究再无先人经验之外的道路了……
而随着易春从幻梦中的苏醒。
某个有着一座平平无奇小镇的梦境世界,逐渐开始崩塌。
它如破碎的泡沫一般,消散在梦境世界的斑斓万象之中……
易春缓缓伸了一个懒腰。
综网的信息,浮现在他的神性意识中……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易傷秋者-第四百五十二章 這正是我將予以的悲憫閲讀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易春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娃。
他其实不大理解,这种绵延的、生死与共的爱情。
超级农场 雪碧加糖
又或许是短暂而又急促的相遇,并不能让他过多地了解他们充满浪漫和深情的一生。
他只是一个步履沉重的过客,凝视着他们最后的重合。
来自地核残余的高温物质,在大地的表层舔舐出焦黑的痕迹。
在狂乱的洪水冲刷下,冒出翻腾的白雾。
动荡、混乱,这是这个在灭亡的边缘徘徊的星球目前所处的状态。
麦迪瑞-姿德……
破碎的群山间,响起了大地的低语。
众生意识的凝聚,这样温柔地呼唤着她们最后的子嗣。
那呼唤萦绕成风,穿过破灭与废墟。
一如母亲轻柔的吻,在麦迪瑞-姿德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凡物所难以窥视的印记。
那是世界母亲最后的温柔。
亦是已然成为逝去纪元的唯一痕迹。
当这个星球的文明,再次翻涌向新的浪潮时。
那些逝去的,终将是逝去。
而剩余的力量,则在易春的禅杖中汇聚起来。
宛如繁星般的空环中,又多了一枚闪耀的星辰。
“你的本命神兵:无量劫获得新的世界之力注入!”
“相关信息更迭如下:
1、能力冲击:600→753(153↑)
2、添加新的武器特效:繁星的骄傲


繁星的骄傲:
类型:世界祝福
效果:
当敌人的生命等级高于该武器的持有者,且该武器的持有者存在复数的追随者或者其他单位时,持有者将获得状态“繁星的决意”。
繁星的决意:每个友方单位的死亡,都将使得你具备“赴死”、“搏命”等相关要素的技能伤害提升10%。
请注意,触发繁星的决意的友方单位需生命等级不低于1级。
ps:你说你因为蚁群的逝去,悲痛不已,因此要计算触发友方战损狂暴?……你等会儿,我看看我的狂暴有几层了……——来自某狂暴dm

而随着位面力量的衰减,那翻腾的洪水和沸腾的岩浆开始收缩。
整个星球的魔法粒子,进入了一轮新的衰减期。
它将随着位面意识的沉寂,而逐渐趋于某种凝滞的状态。
直到新的纪元再度开启……
而那时,一片狼藉的大地将再次恢复活力。
易春凝视着逐渐陷入沉寂的位面意识,他缓缓点了点头。
由骄傲的凡人所凝聚的位面意识,又怎会不骄傲呢?
它不愿亏欠易春太多,因为它已经亏欠太多……
易春不会干涉自然的选择。
他只是感受到了一份重量。
那是一个纪元的历史与辉煌,而现在,它最后的绵延正静静地躺在自己怀中。
“由你自己来抉择,孩子。”
易春凝视着怀中的麦迪瑞-姿德-繁星如是说道。
“群山呼唤着你的名字,星辰亲吻了你的额头。”
随着易春的低语,麦迪瑞-姿德的额头有星光闪耀如斯。
“你生来便超凡脱俗,你注定将背负沉重。”
魔法的力量温柔地环绕着她,而繁星的血脉则默默地浸润着逝去的伟大。
易春沉吟了一会儿:
“但若你自由如风,那繁星只是昨夜逝去的璀璨,你将快意地行走在地上。”
“这是我对一位母亲的应允,一如他们所予以我的期望。”
“他们唤我‘慈父’,而这正是我将予以的悲悯……”
…………
…………
黑暗中,某些东西在静静地燃烧着。
煮沸的汤剂,在无光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深邃。
而人们的注视,更让这深邃的汤剂变得格外灼热。
“喝吧,让它烧焦我们污秽的喉管,让它熔化我们腐烂的肠舌。”
“当过往的燃烧殆尽,新的我们将在痛苦中重生!”
一双大手拨开躁动、畏惧的人群,他用祭器从滚烫的汤剂中取出了一些。
在幽暗的环境下,那粘稠、滚烫的汤剂如碧绿的宝石般,散发着某种诱人的气息。
“为伟大的燃烧!”
为首者高举汤剂,下一刻,他便要将其灌入口中。
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地似乎颤抖了一下!
恍惚间,在场的人们听到了某种呼啸的水声!
而逐渐铺面而来的澎湃水汽,更让这种错觉似的感触变得格外真实!
“看来有人选择了背叛,但那无关紧要。”
“燃烧总是无情的吞没着一切,它不在乎你是否甘愿或痛苦。”
下一瞬间,为首者将汤剂直接硬生生灌下!
“呃!”
一种带着某种东西烧焦的味道,从为首者的身躯中传出。
人们能够看到,他那冒着红光的喉管!
它为什么没有被烧穿?
就在有人如此思考的时候,一种异变出现在为首者的身上!
他全身疯狂地颤抖着,绿色的经络狂暴地在他身上蔓延!
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幽绿,在他狂热的眼眸中闪耀!
而原本只是寻常人类体型的他,不知不觉膨胀成了一个数米的怪物!
剑识 看灰机灰
尖锐的、暴起的骨刺,让它的外形看起来狰狞而扭曲。
但他的智慧似乎并没有在燃烧中湮灭。
他缓缓举起自己狰狞的手掌,然后看着远处翻涌而来的浪潮嘶哑地说道:
“我……感……觉到了……伟……大!”
“是吗?旱鸭子。”
远处的浪涛中,传来一声冷冽的问候。
下一瞬间,翻滚的潮水席卷而来!
人们尖叫着被大水吞没,就连吞下了药剂的为首者也无法强行抵御这样的自然天灾。
而那沸腾的药剂,也在洪水的席卷下不知所踪。
“燃烧军团就不能捣鼓点别的东西吧,我看到你们这些邪能崽子就想吐!”
翻涌的潮水中,一个庞大船只的阴影出现了。
而在船首上,一个人形阴影站在那里。
他冷冷地看着下面狼狈的场景,如是说道。
而就这个时候,洪水中猛然有某个东西暴起!
那正是之前被洪水吞没的为首者!
它从水下一跃而起,巨大的、幽绿的身躯充满了邪恶的力量!
它手中的骨刺高高凸起,它要将这个阻挠燃烧军团伟大计划的家伙碾碎!
暗黑破坏神之离殇 参山仰斗
然后:
“轰!!”
船首上的人没有闪避,他只是紧了紧腰间的短刀。
然后,从容不迫地抽了一口烟枪。
下一瞬间,他身后被黑暗所掩盖的大炮猛然轰出炽热的火光!
它带着狂暴的气息,将那高高跃起的邪能者轰得粉碎!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咳……咳……”
事实证明,距离火炮太近抽烟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四海的哪个船长没有点恶习呢?
“告诉你们的主子,狗崽们。”
“它惹上麻烦了……”
低语之卷-烬看着周围寂静的、只剩水声的黑暗,冷冷地说道。
他选择追溯传说,而这正是他自己所挑选的命运。
燃烧军团?
低语之卷-烬捋了捋在炮火的狂暴气流中,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他将亲自拉开长者怒火的序章。
一如于扬帆驶向深海的决然,这才是传说所应有的分量……

g8d0f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愛下-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在追溯傳說……推薦-3k9ht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多元宇宙的某个区域
“你又浪费了一个超凡灵魂……”
当低语之卷-烬从死亡的冰冷中逐渐复苏过来,耳边传来的熟悉声音让他微微一愣。
旁边壁炉温暖的火光,似乎驱散了些许灵魂上的寒意。
低语之卷-烬下意识抖了抖身体,他已经很久没有栽得这么狠了。
那里可不是综网所衍化的副本世界。
在没有其他手段的情况下,死亡便意味着永远的安息。
好在他虽然献祭了自己的运气。
但也获得了能够重新来过的机会。
虽然,成本有点高昂就是了……
“遇到了一个大boss,谁知道这个版本的燃烧军团扑街扑得这么快!”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低语之卷-烬靠着壁炉搓了搓手,颇为怨念地吐槽道。
“不过我早就做好了准备,毕竟是深渊难度的区域。”
“话又说回来,翡翠长者是哪个体系的大佬,我之前没听说过这片位面系还有这种boss。”
低语之卷-烬挠了挠头,头顶幻化的光晕让他眼前的光线一阵变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有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吾 皇 萬歲
“有事?”
低语之卷-烬微微眯了眯眼,凝视着眼前陌生的综网玩家。
现在他所处的区域,是之前呆过的一个小公会的大本营。
后来因为会长与主T退圈跑去旅游,便把这里挂靠在了一个多元宇宙交易平台上。
承痛 镰月弯
现在,勉强算是一个小型的综网玩家中转站。
苍穹雷动
之前跟他打招呼的,就是这个小公会原来的治疗者。
一个狐人牧师。
嗯,现在已经转行做了茶艺师……
“如果你没有念错的话,也许我听说过这个名字……”
陌生的综网玩家如是说道。
低语之卷-烬注意到,对方身上似乎带着某种咸湿的腥味。
他对此并不陌生,那是常年在海里讨生活的家伙会有的味道。
只是,这不是一个综网玩家吗?
低语之卷-烬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这家伙几眼,他觉得这怕是又一个“土著”玩家。
“万海之王的教父,天青色的指引者,古之大椿……翡翠长者,易春。”
“我曾在祖母的叨唠中,记下了这个伟大的名讳……”
陌生的综网玩家如是说道。
低语之卷-烬微微愣了愣,他下意识使用了知识检阅。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知识库里并没有相关的信息……
但花钱解锁是不可能的,作为一名高贵的术士,低语之卷-烬向来不在这方面花钱。
總裁 大叔
“比齐拉斯历315年季风之时,我的祖母统治了四海。”
“那是我们的家族最为辉煌的时刻,但现在,正如你所见,王权没有永恒……”
虫巫 豆瓣兰
“我想如我的祖母那般,去追溯那份传说的起源。”
陌生的综网玩家凝视着低语之卷-烬说道。
“虽然你没怎么说人话,但我懂你的意思。”
“你想去找死。”
低语之卷-烬很确信地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他飞快地扯出一张契约卷轴。
鳳凰 來 儀
然后麻利地操作了一波后,递给了对方:
“也许那位长者真的无比慷慨,但我想祂的爪牙……噢,我是说仆从,可能不会那么……友善……”
“不过咱俩素不相识,所以诚惠1000枚综网灾币。”
相思成灰 古镜
“众所周知,追溯传说可是很贵的。”
低语之卷-烬微笑地看着对方说道。
对方并没有恼怒,而是沉默地在综网的见证下完成了这番交易。
随后,便消失在了中转站的传送门中。
“你总是这样,我觉得他并没有恶意。”
旁边的狐人茶艺师忍不住说道。
“就连游戏都能区分出pve、pvp和rpg玩家,你为何觉得我需要迎合他们?”
低语之卷-烬撇了撇嘴,然后如是说道。
然后,他再次翻找起自己的幻化大全来……
“我来看看燃烧军团的对立势力有没有好看的幻化,翻车了不要紧,反向上车也不亏……”
低语之卷-烬喃喃自语道。
…………
…………
安诺德/梦境世界
无数恶魔的陨落,让整个梦境世界充斥着大量混乱和邪恶的能量。
易春对于这种微观层面的能量分割,造诣还不够精深。
好在,有一个地方能够完美地收容一切……
在易春通过梦境主宰者的力量,将那些混乱和邪恶的能量凝结到了苍穹之上后。
他便用噬元兽的力量,直接将其吞噬了进去。
这是第一次,易春几乎没有怎么使用自己本体的力量。
只是犹如玩闹般地操控规则,便令曾经让他不得不与之恶战的恶魔军团轻松覆灭。
这是一种比时代更迭更为恐怖的碾压,是一个维度对另外一个维度的打击。
甚至,令人有些茫然。
在这样的伟力之下,个体的努力与否似乎全无重量。
万物的权柄,会轻易地碾碎那些敢于冒犯的蛆虫。
这是足以令人迷失的力量……
易春立于山丘之上,他静默地站立着。
汹涌的水域,已然消退。
世界再次呈现出分明的陆地和山川,绿草茵茵与涓涓细流穿插交织。
全然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规模宏大的恶战。
良久,易春摇了摇头。
这样的力量,当然是他所需要的。
但如果只能束于一地,那亦是一种牢笼。
他不会离谱地将其舍弃,但也不能将其视为自己的核心道路。
如同他曾经的某些临时性的选择,没有太大区别。
只是相比之下,或许能够在相对较长时间之内予以一点方便罢了。
至少,他不能用这种力量直接去轰碎燃烧军团的大本营。
午夜尖叫 玲芸
不过,这也让易春真正知晓了在神国中的神祇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存在能够杀进神国的猛人……
易春不太记得,德鲁伊中是否有这样的存在。
他对此没有太大的想法。
但如果以后有能力了,易春还是有些试一试的想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易春忽然感知到了某个有些许熟悉气息的单位,正在不断靠近梦境世界。
易春略微感知了一下:
“是那个鲛人崽子的后裔吗……”
“倒是没想到,能找到这里来。”
易春有些颇为感叹地说道。
随后,他催动着梦境主宰者的权柄,将对方从虚空中牵引了过来……

6cpx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二章 燃燒的遠征推薦-csc6x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众所周知,综网作为一个在多元宇宙中流通已久的特殊存在。
在信息的传递方面,它不会如同某些其他相关的存在。
总是以隐藏恶意的信息,去尝试扭曲和奴役它的使用者。
但朴实无华的言语,总是会令某些追求刺激的家伙感到疲软。
他们不断尝试着突破新的禁忌……
然后,有大概率的可能,变成下一次警示语的具体举例中那些“鲁莽综网玩家”的id名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在综网中留下了颇为深刻的痕迹。
低语之卷-烬便是一个这样的综网玩家。
他当然不觉得,自己是那些混乱阵营的疯子。
尽管,他的阵营偏斜确实有一定的混乱要素。
但低语之卷-烬觉得自己很清醒。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极为标准的综网玩家。
那些宛如原生冒险者般的综网玩家,在低语之卷-烬看来就是异类。
一个综网玩家不搞点花里胡哨的幻化,那叫综网玩家?
当然,低语之卷-烬其实也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带着极其浓郁土著化的名讳。
但为了一套限定的阵营幻化,偶尔也需要一些小小的牺牲。
好在,这种牺牲并不是永久的。
良善的目的亦或邪恶阴谋,在低语之卷-烬看来都毫无意义。
多元宇宙是如此的宏大和浩瀚,任何的救赎或毁灭,都只是其中无比渺小的瞬间。
相比于将自己的一生,都沉浸在他人所赋予的价值观中。
倒不如抛开这些赘述之词,在虚空中撒着欢……
但一如雪橇之于二哈:
当远离既定的轨道,选择自由的狂奔之后。
那么显然,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咕噜噜……”
深水中,呼吸和高温导致的气泡让周围的水质变得异常浑浊。
而不断激荡的水流,则让周围的可见度变得更低了。
低语之卷-烬跟随燃烧军团进行过多次战争。
事实上,由于初期位面的力量处于较为强势的阶段。
邪魅王爷狡黠妃
只能投入有限兵力的燃烧军团,并不总是能够完全占据优势。
被撵着打,也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只是,燃烧的寓意在于:
如果不在它还只是星火阶段,便将其扑灭的话。
一切,都将只是一个过程……
低语之卷-烬相信,燃烧军团终将……
“艹……虚幻洗脑料放多了!”
猛地一个恍惚,低语之卷-烬用力地摆了摆头。
现在,他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但对于恶魔气息的感知,让他知道正不断有恶魔死去……
这意味着混乱的深水中,有某些东西正在袭击着他们。
低语之卷-烬不知道自己为何还没有遭受攻击。
但很显然,他不太认可自己在幸运方面的表现。
按照曾经和他一起“刷本”综网玩家的说法:
在开宝箱之前,他得先退出一定距离……
第一宠婚,蜜恋小甜妻 叶小离
一念至此,低语之卷-烬不由得撇了撇嘴。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水域逐渐变得躁动。
一些扭曲的人形生物,出现在低语之卷-烬的视野中。
感受着对方身上被各种强烈的环境灵光所覆盖的加持状态,以及对方极具针对性的异类生命特征。
“伙计,你们看起来像是发霉了的地精。”
信仰的梦想 山中花雨
“也许你们该去上面晒晒太阳。”
低语之卷-烬沉吟了一会儿,如是说道。
田园药香之夫君请种田 莫晟艾
随后,黑暗的力量在他的指尖萦绕。
“感受我的力量吧……”
他默默地低喃道。
下一瞬间,几只带着鬼火的恶魔小鬼出现在了他的周围。
低语之卷-烬表情一愣:
“我的恶魔军队呢?”
与此同时,托加斯特的某层高塔之中,某个术士正在阅兵……
…………
…………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混沌虚空
无尽的虚空,能够囊括一切光与暗。
无论是多么极端的邪恶或良善,都能被这里承载。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好,混沌虚空是一切弱小生命绝对的禁区。
死亡并不会是终究,它只是一切痛苦的开始……
而处于当前时间线的燃烧军团,便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活跃着。
由于混沌虚空的无序性,如同凡物一般停驻在某个物质版块上只是妄想。
唯有时间和空间上,都烙上燃烧的痕迹。
亡国魅姬
才能在混乱无序的虚空中,维系三位一体的完整。
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分散,却又在下一瞬间完成聚合。
片刻的停滞,都会导致严重的紊乱。
也因此,这块隶属于燃烧军团邪恶轴心的区域。
基本上都是虚空恶魔之类,具备强大超凡生命特质的存在。
凡性的生命,没有踏足这片领域的资格……
“你被凡性污染了,我的喉舌……”
坍塌之星-燃烧军团当代主宰-萨古拉尔的意志,在虚空中回荡着。
它起初是由一个即将向着寂灭坍塌的恒星,所转化的星灵。
在虚空与多元宇宙的无尽岁月中,萨古拉尔忽然明悟了宇宙的真谛:
一切新生与茂盛,都不过是浩瀚宇宙中波澜不惊的一个阶段。
它终将向着冰冷、不可探测的终极坍塌。
而它,便是将赋予这一切徒劳以句号的火光。
这是它从那毁灭的恒星中诞生的意义与价值。
于是,它加入了燃烧军团,并以强大的力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主宰。
自此后的漫长岁月,燃烧军团继续延续着它古老的使命。
校长的野蛮小甜心 水沁檬檬
作为一头由恒星转化的星灵。
哪怕,是一个已然经历了“白矮星”阶段的恒星。
但萨古拉尔,仍然具备着极为庞大的体型。
在它那星体规模之下的虚空中,一个渺小的阴影站在那里。
那是燃烧军团第六集团军指挥官-黑暗邪魔-瑟斯格拉尔,萨古拉尔所最为欣赏的邪魔首领之一。
“燃烧的道路不会终结,它只是其中的一环。”
瑟斯格拉尔抬头仰望着这位燃烧军团的真正主宰者。
它当然知晓,主宰者所说的意思:
讨伐翡翠长者先锋的失败并不算什么。
主宰者不会在意这些微末的成败。
绝地重生录 疑似罗汉爷
甚至,哪怕是整个燃烧军团的覆灭,也不算多么颠覆性的消息。
主宰者的质疑,在于它对军团道路的质问。
仇恨、愤怒,当然是不错的薪柴。
但它不该掺杂进燃烧的道路之中,那会让神圣的燃烧变得不再纯粹。
于主宰者而言,那与它所深深蔑视的凡物,又有何区别。
它们的道路,可以是邪恶的,却不能落在尘埃中。
这样,燃烧的意志才能恒久地流传。
并不是单纯的强大,便能够成就燃烧军团的主宰者的……
“不,我的喉舌——你从影魔那里学会了狡诈,你从恶魔那里学到了仇恨。”
“那些蛆虫般的凡物,更让你知悉了那些微末的技艺。”
“于是,傲慢诞生在你的体内,你得以抗拒死亡。”
我 有 一座 冒險 屋
“你明晰我们所前行的道路,却并未选择它……”
“去吧,毁灭它,然后与那个世界一起毁灭。”
“既然你选择了其他的道路,便用燃烧去践行它……”然而,萨古拉尔回荡的意志让瑟斯格拉尔的黑暗灵魂为之一颤。
“如您所愿……”
瑟斯格拉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俯首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