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鑑寶天師


超棒的玄幻小說 鑑寶天師 ptt-第201章 阮才忠回來了推薦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江凌云乘坐出租车,来到警察局。
一路无人阻拦。
似乎应元信被杀一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江凌云虽然胡疑,但还是交出证物。
柳依依拿到母盘,立刻帮他做了笔录,至于其他警察,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江凌云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这件案子…”
“不是黄玉杨负责么?”
江凌云问道。
“为什么是你处理?”
柳依依脸色一暗。
“玉杨他…”
“已经被停职了。”
什么!
江凌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停职?
他是刑警队队长,要停职,也不可能这么快。
“黄宇阳伪造证物,影响办案,警方内部一直在查…”
柳依依明白他的意思。
此时朱唇轻启,面露苦色。
“但今天有民众举报,消息流出,大街上已经吵成了一锅粥。”
“如果不尽快处理,很可能因为媒体的报道,发酵升级。”
“所以…”
难怪。
江凌云了然。
昨天,他还是一名杀人犯,可回到安市,不但没被通缉,还一路顺风顺水。
他没有多想。
案子处理完,很快离开警察局。
出门之际…
却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
“是你!”
江凌云睁大眸子!
这个人,赫然是清江居士的奴仆,先前在郊外小院,他们曾有一面之缘。
“你…怎么会在这!”
但…
奴仆表情呆滞、两眼空洞,看了江凌云一眼,一言不发。
旋即,转身离去。
一股寒意,萦绕在江凌云心头。
但他没有时间深究。
虽然只离开了一天,但如今,局势瞬息万变,有许多的事,需要处理。
“到南怀广场!”
坐上出租车,江凌云直奔鉴宝阁。
时间不长,就到了老商厦楼下。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
刚到公司门口,阿兵几人激动、兴奋的大叫声,立刻在耳边响起!
“应元信死了?”
“安商乱成一团,已经开始内讧了…”
“快把消息告诉老板!”
阿兵一脸狂喜!
一边大呼小叫,一边朝门口走来。
“老板?”
两人撞在一起,阿兵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紧紧抱住了江凌云。
“老板,你应该还不知道,安商的那两家店,都倒闭了!”
“到底怎么回事?”
江凌云推开他,满脸愕然之色!
“你做掉了应元信,安商群龙无首,听说他们昨天晚上内讧,现在纷纷撤资…”
“刚才故友居传来消息,那两家店已经关门大吉,咱们赢了!”
这么说…
江凌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赢了?
但这样的结果,未免来得太轻松。
他本以为,这是一场硬仗,是一场持久战,没有几年、几个月的时间,无法分出胜负。
可现在…
除了和故友居的合作,其他的一切,竟然全部恢复原样。
如做梦一般!
不知为何。
刚才在警察局门口,遇见的那名奴仆,再次浮现眼前。
江凌云蓦然睁大双眸!
寒意滔天,让他头皮发麻,牙齿打颤。
这些天来发生的事,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悄然操控着一切。
却又看不到…
摸不着!
一念及此。
江凌云慌忙回过神:“阿兵,立刻帮我做件事!”
“非常重要…”

无论如何,这场风波终于过去。
江凌云处理好鉴宝阁的事务,又接到阮思弦的电话,要他一起去阮家别墅。
阮才忠回来了,自然不该待在江凌云家,阮思弦这么做,无非是想澄清真相,缓和家人和江凌云的关系。
江凌云欣然同意,陪着两人,来到阮家别墅。
刚一进门。
“大哥?!”
坐在沙发上的阮才良,一副见鬼的样子。
但又很快反应过来。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
他抱住阮才忠,声音哽咽,痛哭流涕。
“大伯,你…”
“大伯回来了!”
阮思玉、阮宏轩,震惊过后,眼里满是泪花。
然而。
阮才忠浑浑噩噩,两眼无神,面对自己的亲人,毫无反应。
“大哥,你怎么了?”
阮才良惊恐的看着他,眼中满是关切,泪如泉涌。
刷!
“江凌云…”
阮才良转过头,张大嘴看着江凌云,身躯不断抖动。
突然厉声怒斥!
“是你…”
“是你把大哥害成了这样!”
“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阮思弦如遭雷击。
“二叔,不是的…”
如此突如其来的怪罪,让本想缓和双方关系的她,根本不知该从哪开始解释。
“哼!”
“思弦,你爸都成了这个鬼样子,你居然还敢袒护他?”
将阮才忠护在身后,阮才良怒视江凌云。
“江凌云…”
“你这个人渣,早晚要让雷劈死。”
“你放心…”
“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阮宏轩也走上前。
“江凌云,你把大伯害成这样…”
“你给我等着!”
“阮家就是赔上所有人的命,也要让你好看!”
“二叔,二哥…”
阮思弦娇躯微颤,眼眶通红。
不是的…
父亲失踪的时候,江凌云还是个孩子,这件事不可能和他有关。可自己的亲人,却不分青红皂白,硬是把罪名,安在他头上。
她就是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
“好啊。”
江凌云却泰然自若。
“阮家自诩世家,我倒要看看…”
“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阮才良几人心中巨震!
“你…”
这个江凌云,实在狂妄!
可是…
他们也都听到了消息。
黑白两道联手,意图将江凌云赶尽杀绝,没想到群龙之首的应家,却在昨日被神秘杀手灭门。
这张庞大的势力网,也随之分崩离析。
江凌云绝不是软柿子!
一时间。
异时空—中华再起 中华杨
阮才良三人面上充血,呼吸急促,望着江凌云,眼里虽然布满血丝,却什么狠话都不敢说了。
也就在此时。
“不,不是他…”
阮才忠手指摇动,眼里忽然多了分神采。
“大哥!”
阮才良惊诧莫名,抱住他一双小臂。
“你…你怎么样?”
阮才忠总算有了反应。
他动作生硬,摇晃脑袋,喉咙里挤出嘶哑嗓音。
“我没事…”
“囚禁我的,不是他…”
什么!
阮思弦泪如雨下,从身后紧紧抱住自己的父亲!
“爸…”
她嚎啕大哭。
全职大反派 道化师
“你被人囚禁了?”
“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这么残忍?!”
十几年啊!
这么多年来,阮才忠被人囚禁,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是不是吃不饱饭,挨饿受冻,还挨过打?
阮思弦不敢想象…
“大哥!”
阮才良目眦欲裂,热泪夺眶而出。
“到底是谁…”
“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阮才忠身上。
到底是什么人?
敢囚禁阮家家主…
不要命了吗!
阮才忠勾了勾手指。
声音沙哑。
“是…”
江凌云双眸陡睁!
囚禁阮才忠的,自然是清江居士无疑。
但此人医、蛊、毒术,举世无双,手下剑客,更是绝顶高手,连江凌云都难以应付。
阮才忠…
真的要说出来么?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 起點-第200章 奇葩古經鑒賞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如果真的是《扁鹊外经》…
王恩泽和阿宁的伤,就有办法治了!
江凌云呼吸急促。
他快步深入,一把将竹简抓在手里!
然而…
翻开之后,只看了一眼,江凌云的脸立刻僵住。
呆滞。
更是恼怒、失望!
清江居士…
这个混蛋…
“耍我吗?!”
江凌云险些将竹简摔在地上!
什么《扁鹊外经》?
什么危机重重,凶险万分?
都是假的!
许久。
江凌云喘匀了气。
再次翻开竹简,看到上面的字迹,还是感到无法理解。
竹简古朴,两尺四寸。
墨书上下两行,隶书字迹,简洁圆润。
确是东汉古物无疑。
但…
“少翁小儿又坑老子!想买两斤酸菜包饺子,硬是收我两斤金子…两斤金子包两斤饺子,老子没你这个儿子!”
江凌云晃晃脑袋。
隶书…
确为隶书!
也的确是东汉古物!
为什么…
用的是当代华夏语,连标点符号,也一个不落?
本为寻找《扁鹊外经》而来。
如今《外经》没找到,却见到这么一样古不古、今不今的东西,他甚至怀疑,这两座子母洞,可能是现代人建造。
“无所谓了…”
江凌云深吸口气。
反正上当受骗的不是自己。
还有四个藏方地。
再找就是!
他收好竹简,说不出心里是何种滋味,翻身跳进水潭。
进来之前。
他早已透视过,水下通道设计巧妙,只要有人离开山洞,通道便会自动开启。
几小时后。
江凌云赶回郊外小院。
唰!
汉白玉石狮、竹简,以及避水珠,全部摆在中房高桌上。
但…
清江居士却没看一眼。
他脸色阴沉,凝视江凌云半晌。
喉咙里,终于挤出声音。
“为什么这么做?”
“你的手下?”江凌云似笑非笑,“派人跟踪,巧取豪夺,结果触发机关…”
“跟我没什么关系。”
清江居士脸色微变!
“哼!”
他转过头,目光落在三件古物上。
“江凌云…”
“别跟我耍花招!”
不过。
翻开那部竹简,清江居士马上双眸圆睁,满脸不可置信。
“这,这…”
那张病怏怏的老脸,瞬间涨红。
啪!
清江居士一把掷出!
“萧山子母洞…”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唰。
江凌云身子一矮,右手瞬间探出,将竹简接在手中。
心中不由苦笑!
本来…
他还以为,这是清江居士为了试探自己,故意准备的东西。
如今看来,他们都是“受害者”。
“避水珠?!”
清江居士抓起避水珠。
仔细看过后,满眼错愕。
爱势汹汹 蓝堇
随后。
将其小心放下。
“至于这个…”
他抓起一只汉白玉石狮,眼里闪过鄙夷之色。
啪!
直接摔的粉碎!
“你不要?”
江凌云愕然至极。
东汉的汉白玉石狮,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有价无市。
足以卖出天价!
几个亿,也不是问题。
“差点忘了,你做古玩生意。”
清江居士,却装作恍然大悟。
“这些身外之物,对老夫而言,与枯木、石头,毫无区别。”
“既然如此…”
他抓起另一只石狮,递到江凌云手中。
“剩下的这只,就送你了!”
江凌云也不客气。
小石狮不大,精致小巧,正好能揣在兜里。
至于避水珠…
那种东西,已经属于国宝范畴。
即便送给他,他也会被文物局包围,劝他捐给博物馆。
“你做的不错。”
清江居士收起避水珠。
开口之际,轻轻摆了摆手。
踏!
一道熟悉的人影,立刻步入房中。
阮才忠!
如白天一样,阮才忠眼神空洞,木偶般躬身站着。
“你可以走了。”
随着清江居士发话。
阮才忠浑身猛颤!
顷刻间直起上身,眼中也焕发神采。
但仅仅刹那,那抹神采再次涣散,但较之先前,已经多了丝“人气儿”。
“还有这个。”
清江居士指指高桌。
那块监控母盘,早就摆在上边。
他轻轻一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大可放心…”
“只要你信守诺言,没人敢再动你一根汗毛,将来也定能荣华富贵!”
江凌云拿起母盘,装进兜里。
忽然又问。
“那…江海呢?”
清江居士脸色骤变!
枯手猛然挥动。
“他?”
“不是你现在该问的。”
“走吧!”
江凌云紧咬钢牙,攥紧拳头。
但剩下藏方之地,唯独清江居士清楚,他只能暂时忍下。
“我们走。”
他看了眼阮才忠。
转身走出中房,又下意识的望向马棚。
江海还在。
江凌云忽然很奇怪。
江海的神态,似乎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是错觉么?
他摇摇头,快步离开小院。
这里在安市东北方向,锦绣山河别墅区,却在正西方。
这回。
他隐隐察觉到了变化。
带着阮才忠,他们不止打到了车,司机也不再表现出敌意。
两小时后,终于回到别墅。
刚一推开门…
“凌云!”
阮思弦听见动静,马上飞奔过来,眼泪也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她一把抱住江凌云,哭的梨花带雨。
“你去哪了?”
“我都知道了,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
“我们走…离开安市,永远不回来了!”
江凌云先是错愕。
随后哭笑不得!
“傻瓜。”
他轻轻拍着阮思弦的背。
又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随后让到一边。
“你看看…”
“谁回来了?”
被挡在身后的阮才忠,总算暴露在阮思弦面前。
阮思弦的哭声…
戛然而止!
她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望着阮才忠,轻轻摇晃着脑袋。
半晌。
“爸!”
阮思弦紧紧抱住阮才忠,哭的更厉害了。
“爸,你总算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一次也不回家看看?”
“爸…”
阮才忠僵硬、呆滞的脸,很快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缓缓。
他伸出手,轻轻搂着阮思弦。
看着这对重聚的父女,江凌云由衷替阮思弦高兴,心里也生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你们慢慢聊。”
江凌云挤出笑容,晃晃手里的硬盘。
“我出去一下…”
说完。
逃也般冲出别墅。
“去警察局!”
在出租后排落座,江凌云面无血色,不敢用力呼吸。
阮才忠回来了。
江海…
什么时候能回来?

vtt68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天師-第192章 象牙鯉魚式香囊閲讀-m1bma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但结果显而易见。
拥有“时延”,江凌云所向无敌!
秒杀!
虎目天王话音刚落,整个包厢只剩死寂,服务生捂着被踹花的嘴,瑟瑟发抖。
“等等…”
虎目天王大喊。
唰!
江凌云大手长伸,将他就地提起。
眼神死能杀人!
“记住…”
“你和你的人,永远别再出现。”
层层汗水,立刻顺着虎目天王的脸颊滑落。
哗啦!
江凌云大手一松。
虎目天王摔落在地,胸口上下起伏。
脑袋里嗡嗡直响!
永远…
别再出现?
江凌云欺人太甚!
他目眦欲裂,疯狂大吼:“不可能!”
“你知不知道…”
然而抬头之际。
江凌云早已不见踪影。
他蓦然怔住!
此时此刻,也不知该恼怒…
还是庆幸。
“天,天王…”
服务生连滚带爬,疯了般逃出包厢。
“那个…”
“下次再聊!”
转身已不见踪影。
婚不守舍
再聊?
做梦吧!
安市四大地下势力之一,堂堂的虎目天王,竟然被江凌云一个人,吓成这个样子。
今晚发生的一切,太过魔幻!
他已经有了强烈的预感。
也许再过不久…
安市,将天翻地覆!

一小时后。
锦绣山河别墅区。
“江兄弟,早点休息…”
“别想那些屁事儿!”
松花江在门前停下,王恩泽摇下车窗,吐出一口烟圈。
“行。”
江凌云勉强笑笑,转身回了别墅。
他心情之复杂,只怕其他任何人,都完全无法理解。
鉴宝阁,是他一手创办。
王恩泽、黄柏帆等人,都是以他为中心,紧密联结在一起,这不但是力量、助力,更是责任。
“安商巨头、四大天王…”
江凌云心绪难宁。
“黑白两道,全面封杀,我当然不怕。”
“但他们呢?”
如今的危机,远比单独一个谢家,要可怕的多。
聚沙成塔!
黑白两道联手,应家这种准世家,也位列其中,这股势力网,几乎能操控整个安市。
“欢迎主人回家。”
人工智能机械的欢迎,大门随之打开。
嗒。
客厅里灯光亮起,阮思弦坐在沙发上,早已睡着。
江凌云有些心疼。
伸手将她横抱在怀,送进卧室。

盖好被子。
灯光柔和。
熟睡中的阮思弦,根根睫毛微微眨动,精致的五官,生在最佳的位置,红唇时而微颤,似乎在做着甜美的梦。
那种娇俏与妩媚,是她平日里不曾显现的。
江凌云脸红心跳!
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某种反应。
“唔…”
绝世帝女 向象
青 澀 之 戀
阮思弦轻吟着,鲜嫩红唇,竟如此秀人。
江凌云咽了口唾沫。
可就在这时…
嗜血狂后:帝君滚远点
啪嗒!
自己的衣袖当中,一样东西掉落在地。
“嗯?”
草根的生长
江凌云惊醒之余,低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只金色香囊,长不过两寸,并非通常的布料、织锦,而是其中材料,通过镂雕制成。
“象牙?”
就这么一眼,他立刻识破。
清代至今,的确有人镂空象牙,制成花囊。其中最出名的,当属清中期的象牙镂雕葫芦式花囊。
这…
可真是个好东西!
江凌云捡起来,抓在手里,仔细把玩。
与葫芦式花囊不同。
眼前的香囊,虽然同样是两块象牙镂雕,却是制成了鲤鱼模样,通体如鳞片覆盖,边角则有鱼鳍、鱼尾,可谓栩栩如生。
看到这里,江凌云暗暗吃惊!
如此小巧的东西,都是广东牙匠,才雕的出。
其价格…
自然不菲!
放在鼻间一闻,江凌云当即了然。
“龙涎香…”
龙涎香有催清功效,是古时宫廷、达官贵人,常用的东西。
难怪刚才…
瞥了眼熟睡中的阮思弦,江凌云竟有些尴尬。
不消多说。
这东西,准是刚才在金嗓KTV,从虎目天王身上,意外钻进袖子的。
紫色的奔驰
只是想不到…
他看着精壮,背后居然要用这玩意。
“算了。”
“明天送到鉴宝阁,没准能出个好价钱。”
江凌云叹了口气。
最近几天,鉴宝阁风头已过,冰种佩饰不再畅销,加上安商们的封锁,以后的生意绝不会好做。
拿着象牙鲤鱼式香囊。
江凌云俯下身,轻轻吻在阮思弦额头。
之后。
不舍的离开。
卧室里。
灯刚刚关上,阮思弦缓缓睁开美眸,黑暗之中,俏脸腾起一抹红霞。
“呆子…”
翌日。
由于安商的封锁,王恩泽清早开车,过来接江凌云两人。
绝品神医
阮思弦要去故友居,到了南怀广场,江凌云独自下车。
“阿兵呢?”
他揣着香囊,风风火火进了公司。
打眼一扫,阿兵却不在。
“他…”
其他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
江凌云察觉有异。
但不等细想,就立刻注意到,几个人坐在位子上,电脑却没开。
一个个脸色蜡黄,有气无力。
帶 球 跑 小說
他大皱眉头!
难道…
“老板,早啊。”
身后。
阿兵端着杯凉水,佝偻着背,走进公司里。
江凌云脸色阴沉:“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
所有人满脸为难。
他们对视一眼,终于还是沮丧的答道。
“今早我们到了广场,本来想买点吃的,但是谁都不愿意卖。”
“进公司以后,却被物业通知,水电网都断了…”
岂有此理!
汹涌怒火,直冲江凌云大脑!
然而…
“老板,要不咱们散伙吧?”
毫无征兆之下,阿兵忽然试探道。
“安市各大巨头,已经成立了不少家公司。”
“现在市场上,全都是他们的广告…”
“咱们没生意了…”
“不可能!”
江凌云当即反驳:“鉴宝阁做的,是面向企业、店铺的生意,他们怎么抢?”
“再说,还有黄柏帆!”
可刚说到这。
黄柏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江凌云立刻接通!
但越听下去,脸色就越难看。
咵!
一分多钟后,他紧闭双唇,一言不发的挂掉电话。
心也沉到了谷底!
根据黄柏帆的消息。
安商动用人脉,鉴宝阁曾经的买主,而今纷纷转投安商新公司怀抱,就连海外渠道,也被彻底封杀。
从未有过的寒意…
袭上心头!
但没过多久。
江凌云眼里精光毕露!
全面封杀,不留活路。
就连与鉴宝阁相关的阿兵等人,也遭受其害。
“很好!”
江凌云唰的转身,快步离开大楼!
安商们…
安市大多数真品,都在鉴宝阁手上。
“我倒要看看…”
“你们怎么跟我斗!”

04z1z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天師 線上看-第191章 虎目天王!讀書-6dglz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啊!”
金嗓KTV中,惨叫声震天!
就连装置了消音墙的包厢里,客人们也听见了动静。
“嘶…”
“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是谁,那个人又是谁…”
片刻。
所有人心胆皆寒!
一些胆小的女生,更是不顾一切的尖叫。
场面极度混乱。
但是…
这场厮杀,仅仅持续了五分钟,就以一面倒的形势,惨烈结束。
上百个混混全部倒下!
听说消息的经理,也马上赶到。
“这…”
看到躺了满地的混混,他头皮发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报警是不可能的。
可是。
整个KTV。
所有能打的,都躺在这。
江凌云…
已经没人能阻止!
此刻。
江凌云早已穿过大厅,搭乘电梯,来到六楼。
他眸光冰冷,浑身浴血。
清刚匕匕尖朝下,血液无声滑落。
六层…
是金嗓KTV的VIP层,唯独高级VIP,才能使用这一层的包厢。
里面的设施,也都是安市最顶级的。
什么都不点、随便唱一小时,都要9888!
到了一间包厢前。
砰!
江凌云一脚踹开大门!
“啊!”
沙发上,几名公主都被吓的尖叫,很快逃出包厢。
唰!
“干什么?”
几名打手立刻掏出手枪,对准江凌云。
“嗯。”
一名壮汉波澜不惊,端坐沙发上,喉咙里挤出一个声音。
打手们立刻收起枪!
如今,壮汉才放下酒杯。
“出来吧。”
隔音帘后,一道人影打了个冷颤!
他根本不敢违背,只能颤颤巍巍的走出来。
赫然…
是那位餐厅的服务生!
“天,天王…”
服务生脸色煞白。
“嗯。”
壮汉并未抬头。
他两指并拢,由服务生到江凌云,划出一道干脆的直线。
看到这个动作。
服务生两腿发软!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不,不要啊…”
壮汉终于瞥了他一眼。
學 霸 的 黑 科技
随后笑着问:“你哭什么?”
唰!
服务生心头巨凛!
立刻慌慌张张、擦干眼泪,却是越擦越多。
江凌云一言未发。
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这些凶徒乖乖听命,连哭或笑,都在其掌控之中。
这个人…
不简单!
他略微思忖,马上反应过来。
“你…”
“是虎目天王?”
“对。”
虎目天王抬起头,看向江凌云时,眼中尽是赞许之色。
“江凌云…”
“这么多人,都拦不住你,你确实很厉害!”
说完。
他轻轻起身。
贩卖绝版花美男
唰!
包厢内,所有打手再次举枪!
“说实话,我真的很欣赏你,”虎目天王踱着步,上下打量江凌云,“如果你愿意,不如做我的小弟。”
“我可以保证…”
“整个安市,没人再敢动你!”
虽然在笑。
但字字句句,却是掷地有声,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江凌云面无表情。
半晌。
终于唇齿轻启:“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很简单!”
虎目天王心里一松,立刻笑道。
“如今在安市,你也算一号人物。”
“新贵崛起,旧王必定陨落,安市的格局早已注定,谁也不希望有人打破…”
他微微一顿。
“数日前,应东湘亲自上门,要与我联手,将你铲除。”
“当然,远不止是我…”
“现在的安市,无论明面、暗面,所有人都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
江凌云脸色阴沉如水。
这些混蛋!
即便是利益上,自己和他们也没有直接冲突,但这些人却宁愿把事情做绝,也不给他留一条生路。
难怪…
连吃个饭、打个车,都如此困难。
江凌云心绪复杂。
虎目天王,却还没说完。
“黄秋那只老狐狸,你也不必指望。”
“方才,他已放出消息…”
说到这里。
江凌云的手机,恰好响起。
黄秋!
“喂?”
江凌云接通电话,惊疑不定。
“江先生,既然没拿到采矿权,我们的合作也到此为止。”
黄秋语气之冰冷,从两人相识至今,也是从未有过。
简直…
让江凌云难以置信!
说完之后,更是直接挂断电话,不给江凌云提问的机会。
“如何?”
看着江凌云的脸色,愈发难看,虎目天王颇为得意。
“你应该明白了。”
“现在整个安市,没有任何人会帮你!”
他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除了我…”
“你?”
江凌云突如其来的嗤笑,让虎目天王为之一愕!
“你笑什么?”
他装作不解:“我是真心想帮你,你怎么不信?”
见江凌云不为所动。
虎目天王狠狠踹了服务生一脚!
“天,天王…”
服务生吓的面白如纸,趴在地上浑身哆嗦。
他本就跪着,虎目天王一脚下去,立刻教他头破血流,掉了两颗门牙。
“你别怪我。”
虎目天王笙音平静。
“要怪,就怪你不开眼…”
“得罪了我兄弟!”
话音刚落。
一名打手掉转身形,黑洞洞的枪口,立刻对准服务生!
“不,不要!”
服务生吓得屁滚尿流。
心 有 不甘
“行了。”
江凌云终于开口。
但语气…
却没有丝毫温度。
虎目天王神色微变,江凌云的声音,已再次响起。
“演这么多戏…”
“不累么?”
怎么会信?
其他不说。
当初在苏荷酒吧,被江凌云当众打脸的黑狗,就是虎目天王的手下。
不久之前。
虎目天王更与谢龙、谢玉联手,害阿宁变成瞎子、王恩泽双手尽失。
就连江凌云自己…
也险些惨死!
较之安商巨头,虎目天王,早已站在他的对立面。
滔天怒意。
也挤压着江凌云的胸膛!
純 純
“做这么多…”
“不就是为了金矿?!”
嗯?
虎目天王双眸陡睁!
想不到,自己苦心安排的这出戏,竟被江凌云一语道破。
仅仅刹那。
他眼中杀机毕现!
“哼。”
“既然你不领情…”
“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虎目天王大手一挥,所有枪口瞬息对准江凌云!
“杀…”
一字未说完。
唰!
江凌云已开启透视眼。
时延!
我成了仁宗之子
他浑身紧绷,子弹上膛声响彻,在放慢数倍后,犹似一声声沉重的心跳。
砰!
枪声骤响!
江凌云却形如鬼魅,原地空剩一道模糊的影子,人却已消失。
嗡。
清刚匕寒芒一闪。
噗通!
最近的那名打手,根本来不及反应…
已被抹了脖子!
“立刻杀了他!”
虎目天王瞳孔骤缩。
面对如此诡异的场景,饶是坏事做尽、杀人如麻的他。
内心也只剩骇然!

du952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鑑寶天師-第155章 退貨!(感謝推薦票)看書-riscv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随便吃了些东西,江凌云带着她,回到鉴宝阁。
与往日不同。
南怀广场上,虽然照旧堆满了货车,但各家店主站在老商厦门前,脸色都不太好看。
“江凌云来了!”
“江总、阮小姐,两位这日子…”
“真洽意啊?”
两人刚露面,各家店主,立刻冷嘲热讽。
“各位有什么事?”
阮思弦嗅到一丝不同寻常。
依照常理。
如今,江凌云是鬼街的衣食父母,这些店主各个是人精,不可能轻易开罪。
距离最近的几名店主,打量着阮思弦。
很快,眼神都变了。
“阮小姐,你们…”
几人相视而笑,眼中除却暧昧,很有几分嫉恨。
“真人不露像,江总真是好手段。”
“啧啧!”
阮思弦仙子临尘、国色天香,安市多少贵公子垂涎?
虽然被送给江凌云的传闻,谁都听说过,可真看见两人手挽着手回来,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几位想说什么?”
阮思弦俏脸微红。
握着江凌云的纤纤玉手,却又紧了几分。
“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哈哈!”
马上有人抚掌大笑。
“阮小姐,劝你还是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鉴宝阁是江总的,以你的身份,凭什么插手?”
此言一出。
聚在南怀广场的所有店主,全都爆笑如雷!
“你们…”
阮思弦面红似滴血,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立刻浮上心头。
但…
“住口!”
江凌云脸色阴沉。
忽然上前一步,扬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
“江凌云,你…”
方才讥笑阮思弦的店主,此时一手捂住脸颊,望着江凌云的眼中,尽是错愕!
其他人也纷纷愣住。
江凌云冷笑不已。
开口之际,字字铿将,掷地有声!
“记住…”
“阮思弦是我的女人!”
“她为人如何,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轮不到你们多嘴!”
轰。
整个南怀广场,立刻炸开了锅!
任谁也想不到…
江凌云会明目张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他和阮思弦的关系!
各家店主神色惊诧,议论纷纷。
如果没记错。
这个江凌云不近人情,不管对谁,都是冷冰冰的。
青春协奏曲 睦秝
况且…
不是说半个月前,阮老太就把阮思弦“送”他了吗?
过去这么久,才突然高调宣布关系,简直匪夷所思。
阮思弦的心都要融化了。
她凝视着江凌云,手心传来的温度,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
“江凌云…”
“你有种!”
那名店主面颊滚烫,整张脸扭曲的快要变形。
“本来想给你点面子,是你自己不要…”
“实话告诉你吧!”
“你这些破玩意,根本卖不出去…”
“我们要退货!”
其他人纷纷附和。
“没错。”
“一堆破烂,还敢卖这么贵…”
“退货!”
江凌云扫视众人。
一股恐怖的气息,立刻以他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开来!
许多人直打哆嗦,心中生出惧意。
吵嚷声,立刻减弱许多。
“退货?”
江凌云冷笑不止。
“鉴宝阁卖出的每件东西,都有苏士比的鉴定证书…”
“你们是在怀疑苏士比的权威性?”
这…
偌大的南怀广场,瞬间没了动静。
突然被这么问,所有人都无言以对,苏士比不但是享誉海内外的拍卖机构,更是文物鉴定的权威。
怀疑苏士比…
那不是打他们自己的脸么?
“苏士比,我们当然信,”被打脸的店主眯缝小眼,“可你们出具的鉴定证书,根本不是苏士比的!”
唰。
他立刻掏出一样东西,封皮印着“鉴定证书”四个大字。
翻开之后,扔在地上!
“大伙过来看看…”
穿越之因愛而生 玲瓏心事
“这哪是苏士比出具的?”
“明明是他自己印的破烂!”
众人恍然大悟!
纷纷围上来,随意瞥了眼证书后,开始对江凌云指责谩骂。
“这么烂的纸,字还印反了?”
“就这种质量,成本还不到一块钱…”
“江凌云,你欺人太甚!”
被打脸的店主,暗自冷笑。
激情似火,腹黑顾少强索欢 帝九鸢
没点手段…
他怎么敢叫这么多人,过来闹事?
这种情况,谢玉早已想到,而且这还仅仅是调包了鉴定证书,等真正退货的时候,有江凌云受的。
“你们太过分了!”
阮思弦怒瞪美眸。
“这张根本不是…”
话没说完,江凌云忽然拦下她。
神醫農女:傲嬌夫君,惹不起!
“没关系。”
“啊?”
阮思弦惊疑不定。
明明被人欺负到头上,刚才还据理力争的江凌云,却突然停止反驳,甚至还如此冷静。
难道…
江凌云微微一笑。
“你们可能忘了,”他自上至下,扫了眼整座老商厦,“各位从我这进货,每一件、每一箱,都有记录。”
“当时,各位可都签过合同,而且全程录像…”
说到这里。
每位店主的脸上,都没了多少血色!
难怪…
难怪当时,鉴宝阁的几个员工,总坐在那玩手机。
敢情是录像呢!
“江凌云…”
“你太卑鄙了!”
“卑鄙?”
江凌云大笑!
“鉴宝阁的每笔交易,都绝对干净!”
“不止工商局,在警察局也有备案,各位的录像,市局经侦大队,可是看过不少。”
所有人…
全都傻了!
工商局备案?
甚至还拉上了经侦大队…
任谁也想不到,居然有这种操作!
他脑子坏了?
但凡生意人,谁敢保证,自己没有出错的时候?
别的不说…
江凌云卖的冰种佩饰,其原料来源,就是个巨大问题!
如果要经公。
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豫皖赣卷 董圣洁
冰种翡翠从何而来、是否合法,早晚都要查明。到了那时,鬼街各家店主还好说,江凌云反而会获重罪。
许多人冒了一身的汗。
江凌云…
够狠!
这是要砸自己的饭碗,跟他们玉石俱焚!
不过此时…
“慢着!”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江凌云,既然所有交易,你都去工商局备案了…”
“那就是说…”
“七天之内,可以无条件退货?!”
全场轰然!
阮思弦张大樱桃小嘴,倒吸冷气。
江凌云面无表情。
此时。
拉着阮思弦,推开挡在身前的几人,徐徐步入商厦大厅。
纳兰书院
冷漠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
“哼。”
“如果经过检查,不存在损坏、调包…”
“想退货,随便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