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離殤斷腸


受歡迎的城市浪漫noel godzi point初學者 – 第510章人類愛情秀

神祖紀
小說推薦神祖紀神祖纪
現在仍有兩百年的陽光和月亮,這次理解很短,但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足夠了。
因此,小林覺得當他想等到太陽和盜竊月亮時,他有機會幫助劉思岳看到他的母親。
畢竟,它對自己的空運充滿信心。
“小哥說,劉的母親和她的母親更加困難,我想在很短的時間內不太可能。”
“所以我們不必擔心這一刻,或者是自然的。”
“現在我很好奇,師父在開始,教師被發現和愛。”
“師父,因為你有老師的身份,你也會說你喜歡愛的東西和我們簡單的說法?”
鴨林首次公認灰塵的開口,然後冉劉昭陽。
現在他對他的老師和老師的臉很好奇,而且它也是很好的事情。
法醫棄妃,不良九小姐 公子浪無雙
事實上,這不僅僅是塵土飛揚,蕭林等的好奇事情就會對此同樣好奇,所以我聽到了塵埃,小林等人也渴望劉昭陽。
原來,劉昭陽對小林和其他人感到無助,但看到小林等人仍然合理,這有點鬆了一口氣。
這時,劉昭陽沒有透露微笑的笑容。
似乎塵埃的象徵,讓他記住劉的神秘場景,當時一定是甜蜜快樂的,所以它會展示微笑。
然而,甜蜜和快樂的笑容並沒有留下太久,劉昭陽的臉變得無助和痛苦,這顯然記得劉母親的情況。
看著劉昭陽的外觀,蕭林和其他人可以判斷他們對劉昭陽的看法,所以他們正在沉默等待,他們已經註意到了質疑和擾亂。
過了一會兒,劉昭陽的情緒似乎恢復了,這將看到小林等。
“我想不到它,在我的心裡埋沒了20多年,今天被迫被你逼迫,你……真的很好。”
“鑑於母親的母親已經告訴過你,那麼我在我的神秘之間有一個故事,沒有必要隱藏。”
“既然你想听到,那麼我會和你談談,畢竟,在我的心中埋葬了這麼多年,你應該找到一些人抱怨。”
劉志陽開了,首先表達了小林等人的陽痿和“讚美”,那麼它表明他願意說他和母親在一開始。
因為這在你的心裡埋沒了20多年,是時候找到抱怨的人了。
我聽說劉昭陽,蕭林等話語都暴露了喜悅的顏色,表現得很好,等待劉昭陽繼續計數。
劉兆陽看到了塑造,而對於小林和其他人感到非常有趣,笑後,他毫不猶豫地說。 “一開始,我的機會,我遇到了我的主人,這是一個漫長的高級,覺得他把我歸咎於天石頂部的才能和潛力,所以我收到了。” “在加入正視之後,當老師說,我的培養和潛在的人才仍然很高,我認真努力。” “雖然練習遲到了,但我的培養仍然很快​​,不到30歲,我被培養給元盈時期。”
“所以老師終於讓我離開武術,出於經驗,我現在沒有太高開心。”
“我想,隨著培養和意思,我肯定會殺死很多演示鬼魂,為人民廣告提供權力。”
“誰在思考,我的野心尚未到達,我遇到了一個嚴重在路上受傷的女人。我用了正蒂的弟子,自然救了它。”
“你應該猜到,這個被我救出的女性是月亮母親,多彩的馬刺之王,”“
“因為連悅的判斷比我高,養成了呼吸融合的便秘,雖然他受到傷害,但我仍然覺得我的身體最少。”
“這就是為什麼我開始,她作為一個對待的國家,幫助他傾聽和康復。”
“我們在我們的時刻有三個月,在我的關懷照顧下,蓮花的傷害終於改善,恢復近80%。”
“這正是因為我們的時間,我們當然會加入情感。”
劉兆陽在這裡說,停了下來,他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蕭林和其他人在這裡聽了,劉昭陽而聞名,如果母親,並且認為兩者之間的感情注定了。
當蕭林和其他人驚訝時,雖然他們從劉昭陽的話語中了解到了,但他們了解兩個有義務分開的兩個人的近似情況,但每個人都想詳細傾聽劉昭陽。
小林和其他人還沒有困擾劉昭陽。劉昭陽獨自一人再次解釋。
“後來,蓮花懷孕了。當我沉浸在作為一個父親的喜悅時,莉安採取了真實的身份。”
“當我了解到李悅是一個惡魔家庭,還是在萬大森林,色彩繽紛的色彩的顏色,我的頭被粉碎,我的擁抱,只是感受到天空,頭部很光,整個人都很糟糕完全墮落了。“
“我不知道它需要多長時間,逐漸放慢下來,只是那個時候,我的心臟纏結,複雜,我不知道如何面對女人。”
“所以我決定選擇Le Lian,返回武術後,戰鬥和糾纏後,終於告訴我到了大師。”
“大師在令人震驚後聽到了這件事,自然是非常無責任和復雜的。”
“大師也經歷了一個思想的戰鬥,最後,他決定幫助他捉住這個,所以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愛上了演示。” “直到有一天,有一名商會成員,把一個女孩抱著這所學校,說這是一個信任,為孩子付給她父親的手,孩子的父親是我。” “所以,掌心和一些高水平,在一個精彩的情況下,問我的兒子,我立刻意識到這個女孩應該是我的兒子和這個男孩。” “儘管我看到我的兒子非常高興,但我知道這件事不能去,然後在我度過了商會的成員之後,我只能說掌上的真相,並說掌上武術。這些高水平。“
“先知和那些老年人了解情況,一切都是乳液,有一件事認為它傷害了鄭天平的面貌和聲譽,這不配備鄭天的門徒。”
“有一個高水平,建議殺死我並攜帶所有的工人,我希望保持正午學校的聲譽和尊嚴,甚至增加了正國學校的聲譽。”
“最後,在教師的強大維護和爭論中,妓女的高級談判,妓女沒有刪除自己的老師,但請他在地上檢查它,沒有術語。”
“至於我的兒子,我自然,我不能留在門口,所以我聯繫了我的父親,讓他在當天選擇這個男孩。”
“在我父親帶著這個男孩之前,我收到了男孩的名字,稱為”劉思秀“,因為我無法忘記幸運的月份,我在想樂的月亮。”
“之後,如果月亮被淘汰,我將符合武術的決定,達到這個禁止的地方,並在二十六年。”
“我認為原來的事情將永遠埋在我心中,它永遠不會被提到,我想不到它。今天,它到來,讓這件事再次出現。”
“這似乎這件事仍然有一個美好的夜晚,我只是不知道,這件事將來會在未來發展一些東西。”
傲嬌男神甜寵妻
劉志陽在這裡說,再次停下來,語氣充滿了陽痿和關注。
這次,他說所有事情都會說,沒有暫停,可以看出,迫切希望談論它。
然而,在他的心裡,他明白他今天說了真理,讓小林和其他人知道自己母親的真實身份,那麼這件事,將來會有一個抵達未來的過程。
他擔心,將來不會引起騷動和巨大的浪潮,如果這樣的話會不可避免地對正利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它不會延伸到世界各地。 當然,它更關心,或者這會讓劉思岳的影響。 畢竟,劉如果他現在是豐川山谷的突出門徒,而豐川山谷是第六所學校之一,如果他知道劉是怪物的一部分,他怎能繼續留在劉思岳中? 武術? 即使鳳凰穀不會殺死劉思,它只是捕捉到武術,或者你也被監禁,所以這也是劉思宇的損害。 李昭陽作為父親,雖然他在20多年上沒有父親的義務,但他的心臟,仍然擔心他的女兒。 在那之前,因為我沒有劉思岳的絲毫新聞,你的心臟可能能夠說服自己,不想想到你自己的女兒。 但現在,自從他了解到他的女兒不僅倖存下來,而且也成為豐川谷的門徒。 雖然為榮,但你自然不希望你的女兒受傷。

人氣玄幻小說 神祖紀討論-第456章 吹簫之人·玉簫生熱推

神祖紀
小說推薦神祖紀神祖纪
“希望冷师姐的猜测,只是猜测。”
肖霖面色凝重的说道。
实际上,冷霜霜的这个猜测,能够很好地解释这些穿山鼠和煞兽出现在地下通道的原因,肖霖等人都是想不到反驳的理由。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希望冷霜霜的猜测变成真实。
“看来,有不少的谜题需要咱们解开啊。”
“正如肖师弟所说,前方或许就有咱们需要的答案。”
“所以,咱们还是抓紧前进吧。”
荷花别样红 泱泱之乔
孙雅茹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都是点了点头,随即继续加速前进。
随着不断的前进,煞气的浓度和周围空间的寒冷程度,已经让朱凌云四人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他们不得不加强防御,防止煞气和极寒之气入体。
这种持续的全力防御,对于功力的耗损自然非常大,幸好朱凌云他们都不缺灵丹,这才能够保证功力充沛。
“这一次咱们都已经前进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听到乱欲宗弟子的打斗声呢?”
邵小欠疑惑地问道。
“没有打斗声岂不是更好,咱们也可以一直平安无事的到达洞天福地之中。”
朱凌云说道。
“我说朱老弟,就凭你现在的情况,就算没有其他的妖兽出现,你想要平安无事的到达洞天福地都比较困难。”
陶俊俊开口,冲着朱凌云调侃起来。
“陶师兄,你可不要小看我,虽然我修为较低,战斗力较弱,可是我的防御手段还是可以的。”
“师父知道我的气运比不上肖师兄,宝物也没有肖师兄多,所以,师父送了我不少防御和保命的宝物。”
“所以,就这点煞气和极寒之力,完全威胁不到我的生命。”
朱凌云开口说道。
他不希望被别人给看轻了,所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
“嘿嘿,朱老弟,大话不要说得太早啊。”
“毕竟,咱们都不清楚,接下来煞气的浓度,和空间的寒冷程度,会达到一个什么地步。”
“说不定,连我们都难以抵挡呢。”
陶俊俊继续说道。
“怕什么!”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是还有肖师兄和陶师兄你嘛。”
“有你们在,什么样的危险都不怕。”
朱凌云冲着陶俊俊吹捧起来。
“嘿嘿,那是自然。”
嫁 給 林安深
陶俊俊一副很受用的模样,颇为自信的说道。
“你们听…”
“前方好像有萧声。”
冷霜霜开口说道。
除了肖霖已经听到之外,其他人都是开始认真地听起来,果然都是听到了连绵不绝的萧声。
“奇怪,没有听到乱欲宗弟子的打斗声,却听到了这种萧声,难不成已经没有妖兽了?”
“可是,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出现了萧声呢?是谁在吹箫呢?”
薛宁疑惑地说道。
“此处充满了危险,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萧声。”
“依我看,这萧声或许就是一种音杀攻击。”
“只是,如果这个萧声攻击的是乱欲宗的弟子 ,咱们怎么听不到打斗声呢?”
邵小贱疑惑不解。
“咱们之所以听不到打斗声,那是因为乱欲宗的弟子,此刻应该都被这种萧声给影响了心智,陷入了幻境之中吧。”
“毕竟,在我的感知之下,乱欲宗的弟子们,虽然气息非常的平稳,可是却都是非常的衰弱,显然都没有提起功力。”
肖霖开口说道。
“不会吧!”
“这个萧声竟然会让人陷入幻境?”
“如果连乱欲宗的那个大师兄都中招的话,看开,吹箫之人的修为实力不简单啊。”
陶俊俊面色凝重的说道。
“是啊,乱欲宗的那个大师兄,可是元婴后期的修为,再加上乱欲宗乃是邪道四宗之一,可想而知这个大师兄的手段实力有多么强悍。”
“现在连他都陷入了幻境之中,这么说来,那个吹箫之人的修为,至少也应该是出窍期吧。”
邵小贱开口说道。
“肖师弟,你有感知到那个吹箫之人的情况吗?”
孙雅茹开口问道。
“感知不到!”
“因为萧声传出的位置,有一层诡异的结界,阻挡了我的神识之力的感知。”
“而且,那个吹箫之人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当我想要悄悄破开这股阻挡之力的时候,他就会改变防御结界的力量,让我无功而返。”
“所以,我根本感知不到这个吹箫之人的情况,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修为虽然达到了出窍期,可是却没有达到分神期。”
肖霖回道。
“修为不到分神期,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朱凌云说道。
“那咱们就照旧等待呗。”
邵小欠说道。
随即,肖霖等人继续等待,打算等到乱欲宗的弟子们化解了幻境,离开之后,他们再前进。
“有一个乱欲宗的弟子气息消失了,看来是丧命了。”
没过多久,肖霖开口说道。
陶俊俊等人闻言,除了惊讶于萧声的威力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担心,毕竟,他们有足够的底气。
当然了,乱欲宗弟子丧命,他们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乱欲宗修炼的基本上都是采补类的法诀和武技,为祸修真界。
少一个乱欲宗的弟子,修真界就多一份安宁。
……
“又有一个乱欲宗的弟子丧命了。”
……
“第三个乱欲宗的弟子丧命了。”
……
“第四个……”
接下来的时间里,肖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乱欲宗弟子的死亡情况告诉大家,一直说道第四个,才没有继续。
“乱欲宗其余的弟子,似乎都破开了幻境,恢复了正常的气息,现在,已经离开了。”
肖霖开口说道。
“咦,是啊,萧声没有了。”
朝霞说道。
“哎,本来还希望乱欲宗的弟子都死光呢。”
晚霞有些遗憾的说道。
“想让他们死光还不简单,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而已,等咱们真正的进入了洞天福地,就可以让老玄将他们都给灭了。”
“不过,说不定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到洞天福地,就已经全部丧命了,也就省得老玄出手了。”
陶俊俊说道。
“说的也是,毕竟,这个通道之中,遇到的关卡越来越危险,眼下的吹箫之人,已经是出窍期的修为,说不定接下来还有分神期的强者。”
“以乱欲宗弟子们的修为实力,根本就抵挡不住分神期强者的攻击,即便,分神期的强者或许也不会全力出手。”
冷霜霜说道。
根据之前遇到的穿山鼠和煞兽的情况,已经眼下的萧声情况,众人都是明白,他们遇到的对手修为实力越来越强大。
不过,他们也判断出来,吹箫之人似乎并没有全力出手,要不然的话,乱欲宗的弟子就不仅仅是死亡四人了。
因此,肖霖等人都是觉得,或许接下来遇到的更强者,也不会全力出手。
即便如此,如果对方是一位分神期的强者的话,也不是乱欲宗的弟子们可以抗衡的。
“我现在是越来越有兴趣了,也越来越期待了。”
肖霖说道。
其他人也都是深有同感,于是,众人又是等待了一段时间,这才继续前进。
很快,他们就到了萧声响起的位置。
“欢迎各位年轻的人族朋友,鄙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一个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听起来有些阴阳怪调。
肖霖等人都是将目光望了过去,看到了说话之人的样子。
只见,在他们前方的通道之中,站立着一位身材修长,白衣胜雪的男子。
男子样貌清秀,气宇轩昂,眉宇之间流露出一股文人雅士的风气。
此刻,男子是侧对着肖霖等人站立的,肖霖等人可以看到,男子负于身后的双手之中,握着一根绿色玉箫。
于是,男子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正是吹箫之人。
“哦!”
“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对我有些陌生和忌惮啊。”
“实际上,我这个人是很热情的,也很和蔼的。”
“现在,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玉箫生’,希望可以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看到肖霖等人都是默不作声,于是,对面的男子再一次开口说道。
虽然男子表现的很热情,很和气,并且做出了自我介绍,可是,肖霖等人都不会被对方的言行举止给欺骗了。
毕竟,他们之前都是‘见识’了男子的手段,了解了萧声的威力,知道对方不是好心之人。
虽然他们不清楚,男子为什么没有立刻出手攻击,而是要主动和众人交谈,不过,他们都是很清楚,有一些修为精深的强者,都是性格古怪,情绪善变,前一秒笑意盈盈,后一秒可能就是恶脸相向。
肖霖等人都不是傻子,可不会因为男子的热情和和气,就放松了警惕。
当然,通过对方的自我介绍,肖霖也是了解了对方的称呼,不过,对于对方的身份和来历,肖霖他们依然充满了好奇和怀疑。
“玉箫生?”
“阁下的名字很有意境,阁下的为人也很热情,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和阁下拉近了距离。”
肖霖开口说道。
反正对方终究要出手对付他们的,他们和对方必有一战,他也没有必要和对方客气。
“哎,修炼的世界,人情如此淡薄,就算热情如火,也不能燃烧我的寂寞。”
“人生在世,知音难觅,看来,你们也不是我的知音啊。”
玉箫生摇了摇头,颇为感慨的说道。

4s4c9火熱都市异能 神祖紀-第420章 煉化受阻分享-x3twz

神祖紀
小說推薦神祖紀神祖纪
“我自然会好好的祭炼,要不然的话,岂不是辜负了肖师弟的一番好意。”
孙雅茹说道。
“哎,二师妹,我怎么觉得,咱们两个就像是两个坐享其成的富家少爷和小姐,根本就不用出力,这宝物就接连被送到了我们的手里。”
“虽然我知道这么说有些对不住肖师弟,可是我还是想说,这种不劳而获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陶俊俊直言不讳的调侃起来,整个人陷入了激动之中。
“大师兄,我觉得吧,你不但脸皮厚,这嘴也挺欠的。”
“这一次,要是肖师弟再暴揍你,可就怨不得别人了。”
孙雅茹开口,冲着陶俊俊说道。
陶俊俊闻言,脸色一变,连忙警惕的向后退去,生怕肖霖出手暴揍他。
“放心吧,大师兄,这一次我不会暴揍你的。”
“之前在幽月剑谷的时候,险些经历死亡,让我更加的明白,你们都是我最珍惜的亲人,我不能够看到你们受到伤害,我不希望你们出现任何的危险。”
“所以,只要是能够提升你们的修为实力,不管是什么宝物,我都不会吝啬的,都会第一时间考虑到你们。”
“你觉得你们不劳而获太爽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我的修为实力既然超过你们,理应由我来照顾你们。”
“要是你们的修为实力比我高的话,我想我也会心安理得的享受这种不劳而获的快乐的,毕竟,咱们都是最亲的亲人,又何必那么见外呢?”
“你说是不是啊,大师兄。”
肖霖开口,发自肺腑的说道。
“嘿嘿,肖师弟说的有道理,咱们都是自己人,又何必这么见外呢。”
“二师妹,你太小瞧肖师弟的肚量了,他怎么会因为我说的那些话,就出手暴揍我呢?”
“我看我们还是抓紧炼化…”
“啊!”
陶俊俊听完肖霖的那番话,自然是表达了赞同,而且还夸赞肖霖的肚量。
因为肖霖说了不暴揍他,所以,他在说话的时候,又靠近了肖霖和孙雅茹的位置。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让他整个人踉跄的倒退了几步,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肖师弟,你刚刚不是说,不暴揍我的吗?”
“你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你太无耻了。”
陶俊俊捂着大脸盘子,颇为愤怒的质问起来。
“对啊,大师兄,我没有暴揍你啊,我只打了你一拳而已,而且只用了三成的力量,这算是暴揍吗?”
“你忘记了真正的暴揍是什么样子吗?要是忘记的话,我帮你回忆一下?”
肖霖说到此处,咧嘴一笑,顺势举起了拳头。
“我没忘记!”
“不用你帮我回忆。”
“就算你刚刚不是暴揍,不过,你之前说的那么感人,那么真诚,现在又来打我,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说,你是不是太卑鄙了。”
陶俊俊看到肖霖的举动,害怕的向后退去,口中更是歇斯底里的回应起来。
在他看来,哪怕肖霖没有暴揍他,可依旧是出手了,这和肖霖之前说出的感动而又真诚的话语完全相反,因此,陶俊俊忍不住的大骂起来。
“虽然你觉得坐享其成太爽了,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原本无可厚非,不过,你主动说出来,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这就是炫耀了,而且还当着我的面炫耀,你说我应不应该打你?”
“我好不容易赢来的奖励,就这么成为你炫耀的资本,你觉得合适吗?”
肖霖放下了拳头,冲着陶俊俊说道。
陶俊俊闻言,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还有一点,我是担心大师兄你这样的心理,会影响你的修炼,会让你不认真不努力,所以,我打你,也是在提醒你。”
“虽然我有什么宝物,会第一时间想到你,可是,你自己依然要努力认真的修炼,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
肖霖继续说道。
“是啊,大师兄,你可不能因为一两次的不劳而获,就有些飘了啊。”
“你要是不好好修炼,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我给追上了。”
孙雅茹也是提醒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们的好意了。”
“不过,你们也太小看我了,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飘了,就影响修炼了。”
“我现在对于修炼可谓是充满了热情,尤其是击败了常浩之后,我对于自己充满了自信,接下来,我绝对会更加努力认真的修炼,将来一定要成为真武大陆之上的一位绝世强者。”
“嘿嘿,当然了,飞升成仙也是我的目标,我也会全力实现的。”
看到孙雅茹也这么关心自己,陶俊俊的情绪好转了很多,于是解释和保证起来。
“那就好,既然这样,那大师兄你和二师姐现在就抓紧回去,将劈山斧和碧波宝镜给炼化了。”
“我也要闭关修炼一下了,通过这一次的比赛,我又有所领悟,我打算巩固一番。”
肖霖开口,冲着二人说道。
武临九霄
“那好,咱们抓紧回去炼化吧,我都等不及了。”
陶俊俊催促起来。
“好的,肖师弟,那我回去了。”
孙雅茹说道。
随即,陶俊俊和孙雅茹二人离开了肖霖的修炼之地。
看到二人离开,肖霖毫不犹豫的进入了洞府之中,布置好了防御结界之后,这才盘坐起来。
调息了片刻之后,肖霖身上光华一闪,一轮.大日出现在他的面前。
大日被肖霖的元力给牢牢的包裹着,悬浮在虚空之中,释放着微弱的光华,看起来有些气势不足。
肖霖望着面前的大日,脸上露出深深地好奇之色。
“虽然不知道这轮.大日是何等级别的宝物,不过,它作为景阳的伴生之宝,又可以释放出如此威力的火焰攻击,足以说明其非同一般。”
“现在,我就将其炼化了,看一看,这轮.大日究竟还有什么特殊之处。”
肖霖对于这轮.大日充满了兴趣,决定炼化研究一番。
毕竟,这轮.大日当初乃是景阳的伴生之宝,而且释放出来的炎阳神火,可以抗衡他的黑炎魔火。
再加上这轮.大日施展出来的其他攻击,威力也是不俗,这就足以说明,这轮.大日绝对不是简单的宝物。
做出了决定之后,肖霖二话不说,直接开始炼化起来。
只见他手指一弹,一滴鲜血飞到了那轮.大日之上,瞬间隐没其中,紧接着,他重新释放出大量的元力,向着那轮.大日包裹过去。
一开始的时候,炼化的还是比较顺利的,可是,在炼化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之后,肖霖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轮.大日之中,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抵挡着我的炼化。”
“哼,我倒要看一看,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强大,说不定,这股力量就是了解这轮.大日的关键。”
肖霖对于大日之中出现的那股阻挡之力感觉到惊讶和怀疑,不过,他也意识到,只要摆平了这股强大的力量,就可以彻底了解这轮.大日。
于是,肖霖毫不犹豫的提升元力,源源不断的向着那轮.大日的位置席卷过去,开始和那股阻挡之力展开较量。
随着元力的提升,肖霖瞬间压制住了那股力量的抗衡,只不过,这个过程仅仅是持续了瞬息的时间。
因为那股力量的威力也是直线飙升,眨眼之间就再一次占据了上风,重新压制住了肖霖的元力。
田园志 天藏风
这让肖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惊讶和好奇,心中也是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毕竟,面对这种威力的力量反抗,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妙,面对受到伤害。
他在继续提升元力的同时,也是释放出了十万道灵魂弦波,向着那轮.大日的位置移动过去。
不管肖霖的元力如何提升,大日之中的那股力量,总是能够扭转局面,压制住肖霖的元力,重新占据上风。
在多次交锋的过程中,肖霖对于这股力量越发的怀疑和感兴趣,与此同时,他的十万道灵魂弦波,已经靠近了那股力量的位置。
那股强大的反抗之力,正好处于大日的中央位置,虽然肉眼看不见,不过,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
十万道灵魂弦波靠近那股力量之后,就开始感知起来,试图寻找到那股力量的空间波动频率。
很快,一道道灵魂弦波的反馈让肖霖面色凝重,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心急,而是控制着剩余的灵魂弦波,继续的感知着。
终于,其中一道灵魂弦波反馈的消息让肖霖心中暗喜,因为这道灵魂弦波的波动频率,和那股力量的空间波动频率几乎一致。
道印 贪睡的龙
“现在,就让我看一看,这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肖霖思付之下,毫不迟疑的控制着那道灵魂弦波,向着那股力量的内部移动过去。
那道灵魂弦波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那股力量的内部。
借助灵魂弦波的感知,肖霖一下子就了解了那股力量内部的情况,这让他的心中震撼不已。
“莫非这轮.大日之中存在器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轮.大日至少也是一件下品灵宝,再根据器灵施展出来的这股力量的威力,应该不是下品灵宝那么简单。”
“但是,如果是灵宝的话,之前景阳在战斗的时候,怎么没有施展出来此宝应有的威力?”
“莫非,景阳目前还无法控制此宝的器灵进行攻击?”
肖霖的心中,又是产生了新的疑惑。

eyjjz好看的都市小說 神祖紀 線上看-第415章 感激不盡,感恩萬分-e9wqx

神祖紀
小說推薦神祖紀
看到残良终于离开,各派高层和弟子们才终于舒了一口气,一个个都好像从死亡的边缘捡回了一条命那般,心有余悸。
这也难怪,要不是铁满和司空信突然出现的话,众人很可能都会遭受残良的毒手,毕竟,即便是各派的高层联手,也根本就不是残良的对手。
此刻,虽然铁满还没有出手,残良就主动离开了,不过只要残良真正的返回了九幽鬼城,那么天火七派的危机暂时就解除了。
接下来,只要铁满再摧毁天火山脉周围的空间节点,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天火山脉都是安全的。
至于以后残良会不会再出现,那应该是肯定的,毕竟,以鬼族的秉性,不会那么轻易善罢甘休的。
不过,就算残良还会出现,那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了,众人只有先保住眼下的生命,才能够考虑以后的事情。
所以,只要残良离开,众人此刻就已经满足了。
不过,众人也都看到了,残良将厉江给带走了,这就说明,厉江还没有死。
既然残良带走了厉江,那就说明残良很可能已经接受了厉江之前的请求,打算收厉江为徒。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等到厉江成长起来,必然成为人族的一大祸患,这让各派的高层和弟子们,都是有些担心。
“厉江总有一天,会回来报仇的。”
贵宾观战区,顾炎辉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即便如此,周围的众人,依然都是听到了顾炎辉的话语,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
“以厉江的修炼天赋和机缘,再加上残良的大力培养的话,厉江的修为必然会提升的很快。”
“按照鬼族的阴险和毒辣,说不定残良不会再亲自前来对付咱们天火七派了,而是会将这个任务留给厉江。”
“而且,厉江也一定会争取这个机会的,毕竟,他之前已经和幽月剑谷决裂了,再加上他和肖霖之间的仇恨,他必然想要亲自出手,将咱们天火七派全部覆灭,这样才能够释放他心中的仇恨。”
“当然,他这么做,也算是讨好和巴结残良,一方面帮助残良完成任务,一方面也表达自己的忠心。”
“所以,我觉得,在厉江的修为提升起来之前,咱们七派暂时都是安全的。”
苏淼淼开口,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听到苏淼淼之言,各派的高层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之后,都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邪帝傾情:逆世預言師
“苏掌教说的有道理,我认为,这个残良之所以带走厉江,就是为了培养厉江,然后让厉江来对付我们,甚至是对付更多的人族。”
“这就是鬼族的残忍和歹毒,就是他们的变态行为,他就是想要借人族之手来残杀人族啊。”
灵寂派掌教沙龙开口说道。
“事已至此,咱们也改变不了事实。”
“就算厉江的修炼天赋很好,机缘也不小,再加上残良的大力培养,想要将修为提升上去,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他想要覆灭咱们天火七派,至少要将修为提升到残良那样的境界。”
“想要修炼到分神后期,就算他修炼速度很快,至少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说不定过百年都有可能。”
“所以,咱们也要在以后的时间里,大力培养门下弟子,这样,将来才能够抵挡住厉江的报复。”
飞霜门掌教田晋开口说道。
人道紀元 親吻指尖
“哼,担心什么。”
“就算咱们这些老家伙修炼天赋一般,不过再过几十年,甚至近百年的时间,咱们最起码也能够修炼到分神后期吧?更何况,咱们门下的杰出弟子们,可是有很多都比咱们的修炼天赋高很多,修炼速度也快很多。”
“别的不说,就说这个肖霖,以他的修炼速度和机缘,我觉得他的修为提升的速度,一定要快过厉江。”
“这一次,肖霖已经是第二次击败厉江,我相信以后厉江也不会是肖霖的对手。”
“这一次,咱们各派能够化解危机,多亏了肖霖舍生忘死的帮助,咱们都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项掌教,贵派真是收了一个大善大义的好弟子啊!我相信这肖霖将来一定能够成为真武大陆的一位绝世强者的。”
伏魔门掌教骆磊开口,先是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对于肖霖的称赞,随后,则是冲着项天鸣表达了恭喜。
“是啊,这一次多亏了肖霖,要是没有他的话,估计咱们七派都要全军覆没。”
“和肖霖比起来,厉江简直就是个人渣,咱们现在看清楚了厉江的真面目也好,省的留这么一个阴险小人在七派之中,随时都可能有危险。”
“像肖霖这么有情有义,心中有大爱的修真者,将来的成就必然不低。”
古照山的掌教邢岳开口,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对于肖霖的称赞。
“本派出了厉保山和厉江父子这两个叛徒,真的是丢尽了颜面,让各位见笑了。”
“不过,本派的山门如今已经被残良给摧毁了,也算是给了本派一个教训了。”
“庆幸的是,在肖霖舍生忘死的帮助之下,本派的弟子得以保全,我和门派上下所有人,都将铭记肖霖的这份大恩。”
神跡迷失之靈 壹葉暮城
“另外,刚刚肖霖和厉江的战斗,肖霖取胜,这个结果应该算在比赛的结果之中。”
“接下来,如果肖霖和郗若含的比试再次胜出,那他就是这一次七派风云战的第一名。”
“如果他落败了……我现在已经很难相信他会落败了,毕竟,我对于郗若含和厉江的实力还算比较了解,我可以肯定,郗若含三招之内无法战胜厉江。”
“所以,肖霖赢得第一名,应该是铁板钉钉子的事。”
顾炎辉开口,先是对于出现了叛徒一事表达了歉意,随后,也是表达了对于肖霖的感激和感恩。
除此之外,他更是主动表明,要将肖霖和厉江的战斗结果,算到七派风云战的比赛结果当中。
也就是说,在决赛的过程中,肖霖第一场对战厉江,取得了胜利。
接下来,肖霖对战郗若含,如果再次获胜,那么他将成为这一次七派风云战的第一名。
而要是肖霖落败的话,那么根据比赛的规则,郗若含将成为第一名,因为,已经没有了第三场比试。
不过,顾炎辉此刻已经不相信肖霖会落败了,毕竟,他对于郗若含和厉江的实力都比较了解,他知道郗若含无法在三招之内击败厉江。
这样一比较的话,肖霖的战斗力还是要高于郗若含的,所以,顾炎辉认为,肖霖赢得第一名已经稳了。
狂女難逑
二次元气运系统
“这肖霖取得第一名,实至名归啊。”
沙龙开口说道。
我的激情在燃燒
“是啊,这一次七派风云战,肖霖要是取得第一名,我没有丝毫的反感和不满。”
田晋也是说道。
这一次,肖霖以一己之力,舍生忘死的帮助大家化解了危机,各派的高层自然对于肖霖感激不尽,感恩万分。
即便是之前一直敌视肖霖的幽月剑谷的高层们,此刻也都是彻底改变了态度,将肖霖当成了恩人。
毕竟,虽然他们的门派被毁了,可是只要门下弟子们都还在,那就还有重建门派,重新发展和崛起的希望。
肖霖挽救了他们门派的所有人,就相当于挽救了幽月剑谷的传承,幽月剑谷的高层们,自然对于肖霖感恩万分。
不仅仅是各派的高层,各派的弟子们,此刻也都是对于肖霖充满了无穷的感激和感恩。
很多人都是将肖霖当成了榜样,想要在以后也成为肖霖那样有情有义的人。
“我修炼这么久,很少佩服其他的修真者,这一次,我对于肖霖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星野开口,语气真诚的说道。
“你佩服肖师弟就对了。”
“一直以来,肖师弟就是这么有情有义,大爱无疆的。”
“这一次,肖师弟拯救了咱们所有人,拯救了天火七派,简直就是太伟大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又高大完美了几分。”
陶俊俊开口,冲着星野说道。
“是啊,一直以来,肖师弟就是这么有情有义,就是这么的优秀。”
孙雅茹的目光望着肖霖,有感而发。
“现在厉江被残良带走了,我想他以后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苗轻盈开口说道。
“切!”
“报仇?”
“他要是回来,那就是找死,他已经败给肖师弟两次了,以后依然不是肖师弟的对手。”
“要是下一次肖师弟遇上他,一定会将其斩杀了。”
况蒙开口,面露不屑的说道。
“说的有道理。”
冰山總裁vs惹火甜心 貝薇安
“厉江想要和肖师弟作对,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上一次,是肖师弟好心饶他一命,这一次,是他运气好,被残良给救走了。”
“要是还有下一次,他绝对必死无疑。”
混也是一种生活
史猛开口说道。
对于当初在黑风林之内,肖霖和厉江之间的矛盾,各派之人都是有所了解的,史猛自然也不例外。
“这样就最好了,要不然的话,厉江将来必然成为人族的大祸患。”
星野说道。
……
就在各派高层和弟子们交谈的同时,一号擂台之上,肖霖也和司空信展开了交谈。
“你现在可以将形神俱灭水收起来了吧?”
仙湮诀 北溟神祀
司空信望着突然间和他拉开距离的肖霖,一脸不满的说道。
因为此刻的肖霖,依旧是用手托着那一滴被元力包裹的形神俱灭水。
“现在还不行,要是我收起了形神俱灭水,你直接出手攻击我,那我怎么会是你的对手呢?”
“到时候你对我施展搜魂之术,得到了那套法诀,再传音通知铁满前辈,不要继续摧毁空间节点了,那咱们七派岂不是依然处于危险之中。”
“所以,我要等到铁满前辈返回之后,才能够收回形神俱灭水。”
肖霖摇了摇头,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说道。

zr8qg火熱都市言情 《神祖紀》-第414章 答應你的要求相伴-gq1ll

神祖紀
小說推薦神祖紀
听到肖霖之言,各派的高层和弟子们都是紧张的将目光看向了铁满和司空信,因为他们都不确定,铁满二人是否会答应肖霖的条件。
现在,铁满可以说是他们的最大救星,要是铁满真的不愿意出手的话,那天火七派就真的要全部覆灭了。
当然了,众人也都被肖霖的视死如归给感动着,都不希望肖霖真的因此而陨落,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
同样忐忑的,还有高空之上的残良,毕竟,要是铁满答应了肖霖的条件,那么他今日想要覆灭天火七派的计划就很难实现了。
网游之大新帝国
血眼兵王 雪夜
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对于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可是从刚刚的简单交手,以及感知铁满的气息,他就可以确定,铁满的实力在分神后期之中也是佼佼者。
一旦他们交手,短时间内必然难以分出胜负,这正是他担心的地方。
執筆繪千年 黎明魅
毕竟,他乃是鬼族,在人族的地盘上和人族强者陷入僵持战,并不是明智之举,要是引来了其他的人族强者,那他就真的危险了。
EXO之來不及悲傷
所以,哪怕是他真的有可能战胜铁满,但是如果需要持久战的话,他是万万不能够出手的。
“肖霖,你能够在短短的六年时间里,将修为从筑基初期提升到金丹后期,说明你的修炼天赋不错。”
殿下你被甩 离殇·倾
“就凭你的潜力,只要认真修炼下去,将来必然能够成为真武大陆的一位强者。”
“你现在竟然意气用事,想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威胁我们答应你的条件,这未免太不尊重自己的生命了。”
“我原本还很看好你,可是现在,我觉得高估你了,我觉得看走眼了。”
“一个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和尊重的修真者,怎么可能成为一位绝世强者?更别谈飞升成仙了。”
铁满开口说道。
铁满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非常的严肃认真,似乎是肖霖的行为让他非常的失望,所以,他毫不客气的训斥起来。
“满师伯,我倒觉得,这小子不过是故弄玄虚,故意拿出形神俱灭水假装要自杀,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威胁我们而已。”
“有哪个修真者,会为了门派的安危和别人的生命,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所以,这小子或许根本就不想死,我们只要不上他的当,他自己就会收回形神俱灭水了。”
司空信开口,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在他看来,肖霖拿出形神俱灭水,不过是为了吓唬他们而已,实际上根本就不想死。
所以,只要他们不上当,不答应肖霖的要求,肖霖必然会自己收回形神俱灭水的。
铁满对于司空信的话语,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和司空信一样,都将目光看向了肖霖,等待着肖霖的回复。
“多谢铁满前辈之前看好我,不过,对于前辈的话语,我却难以完全苟同。”
盜墓日記之遠古禁咒 關門打僵屍
“一个修真者,的确应该珍惜和尊重自己的生命,不过,在门派即将遭受覆灭,门派上下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生命都将要不保的情况下,如果自己有一丝丝的机会挽救这一切的话,难道不应该拼一拼,赌一赌吗?”
“另外,司空信道友说,没有人会为了门派的安危和别人的生命,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你之所以会这么认为,我觉得你应该没有感受过真正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如果感受过真正的亲情,友情和爱情的话,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为了身边的亲人,友人和爱人付出生命的,哪怕我们是修真者也不例外。”
“当然了,对于司空信道友所说的,我根本就不想死,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我还想继续修炼下去,飞升成仙呢。”
“但是,不想死不代表我不敢死,反正你们要是不答应出手的话,我终究要命丧这个鬼族之手,早死晚死都要死,我还不如死的壮烈一些,自己使用形神俱灭水自杀。”
寵奴 半仙三七
“你们要是不信的话,那你们就赌一赌,赌我到底敢不敢自杀,不过,你们要是赌输的话,可就失去了那套法诀了。”
肖霖开口,冲着铁满和司空信说道。
对于铁满和司空信的质疑,他都简单做了回答,除此之外,他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最后,他将选择权交给了铁满和司空信,就看对方敢不敢赌一赌了。
各派的高层和弟子们,听到肖霖的这番话,都是感触良深,毕竟,肖霖所说的话语之中,包含了对于亲情,友情和爱情的简单诠释。
铁满和司空信,此刻则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道是被肖霖的话语给触动到了,还是正在思考着肖霖的要求。
残良望着铁满和司空信,此刻越发的担心起来,同样的,他对于肖霖的杀意也是越发的强烈。
不过,他却不能主动出手攻击肖霖,毕竟,现在肖霖的身上,有铁满和司空信需要的东西。
万界诛神
一旦他出手,铁满必然也会出手,到时候,他想不和铁满交手都不行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残良自然是非常的郁闷,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行动,竟然如此的艰难。
这一次他如果办事不利,到时候免不了要受到惩罚,一想到阴泉鬼君的残暴手段,残良就内心发颤。
就在他想要深入想象的时候,对面响起的一道声音,猛然将他惊醒。
“肖霖,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对于生命有那么深切的感悟,真是让我汗颜呐。”
“不得不说,这一次你赌赢了。”
“我答应你的要求,帮你们出手对付这个鬼族,但是,不保证一定能够将其斩杀了。”
“至于摧毁空间节点的事情,那就非常的简单了。”
铁满开口,冲着肖霖说道。
或许是被肖霖刚刚的话语给触动到了,铁满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对于肖霖的称赞。
随即,他也是做出了决定,答应帮助肖霖等人出手对付残良,只不过,不保证斩杀残良。
“好,成交!”
肖霖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生怕铁满会反悔一般。
实际上,以铁满的身份地位,说出来的话,是断然不会反悔的。
各派的高层和弟子们闻言,脸上都是露出了激动和庆幸地笑容,毕竟,只要铁满答应出手,众人的危机就相当于化解了。
虽然铁满不保证斩杀了残良,不过,这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能够将残良赶回九幽鬼城,就算是解决了天火七派的危机了。
毕竟,残良想要进入人族修真界,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实现的。
而且,铁满也已经答应,要摧毁天火山脉周围,通往九幽鬼城的空间节点,这样一来,残良想要再次过来,那就更加困难了。
当然了,残良也可以通过其他位置的空间节点进入人族修真者,但是,以他的修为实力,一旦在修真者移动太长的时间,必然会引起人族强者的注意,到时候,他就危险了。
所以,残良想要再一次前来天火七派的话,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众人在听到了铁满的回答之后,才会如此的激动。
“哼,看来,你虽然修为不低,但是这智商着实不高啊。”
“这么快就被一个金丹后期的修真者给激将了,真是丢人现眼。”
“不要以为你的修为和我一样高,就可以和我一较高下了,只要你敢出手,我可以保证,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你最好考虑清楚,三思而后行,免得赔上性命。”
残良冷哼一声,冲着铁满说道。
在听到铁满要出手对付他之后,残良自然非常的恼火,于是毫不客气的嘲讽和鄙视起来。
当然了,他的话语之中也充满了威胁之意,就是希望铁满能够知难而退,改变决定。
实际上,要不是因为身处人族修真界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和铁满多说这些,早就出手进行攻击了。
而现在,他心有顾忌,自然不想和铁满一战。
但是,他又不希望这一次的行动真的失败了,从而受到阴泉鬼君的惩罚,所以,只能够如此威胁一番。
然而,他太小瞧了天邪宗强者的气魄和性格,既然铁满做出了决定,又怎么会被他的三言两句就给改变了。
“不用考虑了,也不用三思了,我既然决定要出手对付你,就一定不会放过你。”
“多说无益,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返回九幽鬼城,否则的话,那我就只能动手了。”
铁满开口,冲着残良说道。
听到铁满坚定的语气,残良心中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整个人陷入了纠结之中。
片刻之后,他似乎做出了决定一般,缓缓地将目光看向了一号擂台的位置,然后直接释放出一股元力,向着擂台的方向激射过去。
“嗖!”
挽清
铁满见状,瞬间抓起司空信,二人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快如闪电般的向着肖霖的位置激射过去。
眨眼之间,铁满和司空信就到了肖霖的面前,就在铁满准备出手击溃残良的元力的时候,这才发现,那股元力的目标竟然不是肖霖。
之前残良释放出来的那股元力,径直从肖霖三人的身边飞过,然后落到了擂台之下的厉江身上。
随即,元力将厉江包裹起来,速度飞快的返回到了残良的面前,悬浮在虚空之中。
残良的目光,充满杀意的再一次看了看肖霖,随即周身鬼气席卷,带着厉江化作一道流光激射出去。
“还请铁满前辈跟上,确定残良的确返回了九幽鬼城,保证他不会去覆灭天火山脉其他的六派。”
望着残良离开,肖霖立刻开口,冲着铁满说道。
“好!”
这一次,铁满没有丝毫的犹豫,回答之后,也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残良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