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雲清雨止


精品都市小说 燼神紀 線上看-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幕後有人讀書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那北魔连忙摆手苦笑道:“道兄稍安勿躁,听小弟把话说完。那阵法师,虽说是修为不够,其实还是有些作用的,你想啊,咱们这第二关中所遇险情虽多,可每一次险情可曾强过那第一关了?想想那天机老人的手段,还有之前那石碑上的话语,小弟倒是以为,正因为那家伙为咱们选择了一个较易过的阵门,才会使这关卡之中的攻击强度有所减弱,以道兄的修为见识,只要仔细想想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
“哦,听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洒家的不是了,也罢,洒家便不再提此一节也就是了。”这苦佗为人傲气莽撞,能够这般认错,那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了。再说了,如果让他向那三清观的弟子道谦,就是杀了他的头也是不肯的。这二宗之间一向不睦,各大门派弟子那可都是心知肚明的。
我的老公是只鬼
将那阵法师自这苦佗手中救下,众人也少不得对其进行一番安抚。再怎么说,接下来的闯关之路还要人家出大力不是。
那阵法师也是一肚子的委曲,以他的阵法见识,他敢笃定的认为,之前所选时机进得这门绝对是生门没错,至于这生门之中,为何会潜伏着如此大的危险,他就无从得知了。
或许是那天机老人不愿旁人轻易过关吧,这也能怪到自己头上么?心有怨气,可他却是一点也不敢表现出来。
眼前这几个家伙,那可都是各宗派中凶狠有名之辈,自己的修为在人家眼中怕是连一条阿猫职狗都不如,若非是自己那阵法之学还有些用,方才那苦佗要取他性命之时,怕是别人只会与一旁看看热闹。
“接下来的路要如何走,还须迟先生仔细推算,迟先生可用心些,若是能够助得咱们大家过了这一关,到时是少不了你的好处的。”那莫血一张骷髅脸,便是在白日之下也能叫人胆战心寒,此时却是尽力作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向那阵法师许以重酬。
辉煌中国
不过让他来扮演这个角色实在有失效果。此时,别的人也都晓得这阵法师的重要,一个个的上前向其许下重利。
替身娇妻 迷失乡
阵有其规则,阵图中,轻重布置亦有其数,虽然这阵法师傅对这阵图根本便不知晓,却也不妨碍他计算出那个方向阵法之力较轻,那个方向阵法之力较重,只要趋轻避重,那所遇或有危险,但应该要被反道而行好上许多。
这阵法师也算是活了不少岁月的人精,对于那些人许下的重酬,根本就不敢奢望能够得到兑现,不过便是为着自己的性命计,还是仔仔细细地认真推敲一番,定下行止。
且不说这阵法师所定下的行程路线图,对于那苦佗等人是否真有大的助益,这些人在接下来的行程之中是一帆风顺呢,还是步步荆棘?只说此时,独孤篪等人休息过后,又再次上路,一时间,层出不穷的幻境接踵而来,还真是有着生生不息的意思。而且越往后来,所遇幻境也是越强。
“哥哥,你有没有觉得这幻境越来越强了呢?”也不知破过了多少个幻境,灵儿终是问出了忍在心里许久的话。
“嗯,确是如此,怕是有什么东西故意跟咱们为难呢吧。”独孤篪自然明白灵儿问话的意思。按理来说,进得一处阵门,其中幻境或有千般变化,但相互之间威力差别却不会太大,如果那阵中威力变化过大,这是整个大阵稳定所不充许的。
或许大阵布置会因方位不同而有所侧重,不过其中也是那幻境的境景密度变化,或稀或密。而独孤篪他们这一路行来,破了不少幻境,却是一个强似一个,那威力竟然成梯次递加,这种情况,到象是有人在有意试探他们的底线一般。
“莫非这里会有人在操控着大阵,或者是独孤兄说的什么高阶幻兽?”那孔陌自然也将独孤篪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思索一会,也说出自己的看法。
“人?怕是不可能,那天机老人既然将这秘境禁封,自然不会充许有人留存其中,再说了,即便是当时有人在其中,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还能活着么?”独孤篪摇摇道。
凤舞天骄:逆天三小姐
混元 艾连
“那如果是修士呢,他们长久留居于此,修为提升,得长久寿元?”孔陌又道。
“这个可能性很低很低,那样的人物,起码,其修为应该不在如今贵宗老祖之下,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如今这天瑶星界,修为如贵宗老族者能有几人,那是如何艰难,才能够出得一位那样的存在?”独孤篪笑着摇了摇头。
看看这孔陌似还想说什么,独孤篪便笑了了笑摆摆手又道:“若说会是这秘境居民所遗后代,之后不断修练而至修为有成,那也不可能,因为这秘境纵大也有限,能生存下多少人?那修士一步一步提升,比数又是多少,这样算来,那概率太小了吧。”
孔陌想不到,自己后面想提的疑问还不曾出口,便被独孤篪以强大的理由反驳回来,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将话吞进肚里去了。
“人是不太可能,可若是兽类的话那就说不定了。相比较而言,天养地成的各种灵兽,其寿元倒是比之人类要长上许多,或许这秘境之中会有一种幻兽在其中,艰难活到今日也说不定呢。”旁边凤漪笑着道。
“这倒是有可能,据说这天瑶星界,如今就生活着一只天水碧睛兽,传言此兽便是那古七圣之一的玄天圣女豢养之物,算算,从那时到今日,此兽可是活得有些年头了。”孔陌颇为认同凤漪的话,还举出一个例子作为佐证。不过他说这句话时,那目光却是有意无意地暼了那面具女子一眼。
“不错,此事,小妹倒也能够证明。”那面具女子眼中似有一丝笑意,“不过此兽却是与一般灵兽有些不同际遇,所以能够活到今日,至于别的灵兽,难道还真有如此长的寿元不成。”
从她的话语之中,明显可以听得出,那只天水碧睛兽,只所以能够活到今日,那是因为际遇之奇,而对于别的灵兽能否活如此长的时间,她还是抱有怀疑态度。
“这也未必不可能。”灵儿笑了笑道:“比如凤凰,有九次涅槃之机,可活十世,以真凤一世寿元之绵长,十世下来自也能从上古存活到现在。”
“可听说这真凤涅槃,如度天劫,一次强过一次,怕是能够次次都安然度过的可能性极小吧。这天瑶界中亦有强大的真灵存在,家师便曾亲眼见过一头真凤,在度它的第三次五行涅槃火时被烧为灰烬了。”那面具女子还是有些不信地道。
她说的倒也不错,凤凰度涅槃,每一次重生,其修为都要推倒重来,虽然涅槃前的道悟会完全保留下来,可再次重修,那所花费的时间也是不短,而且每度下一次的涅槃,对其修为要求比之前一次那可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这也导致了凤凰的涅槃劫,哪是一次比一次难。
成道的凤凰涅槃失败,便会遗下真灵之火,此火惹是被那拥有凤凰血脉的灵禽得了,倒也有一定机率变身为凤凰。当然,这凤是雄,凰是雌,二者结合,倒也是有极小的机率诞下后代,可这后代的诞生,其代价却是要以其父母中的一个的灵火祭献为前提,而那祭献灵火的凤凰,其结果便只剩下活完这一世的寿元了。
而如今,算这凤漪与那凤离二人,烬神纪世界中倒是有了拥有真灵之火的凤凰。之前,独孤篪他们也曾试着以这二人的灵血,从那化胎池中孕养,看看能不能够培养出凤凰来,结果倒是不错,还真就培养出几头凤凰来,只是这些个凤凰,一个一个的体内少了真灵之火,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了那真凤涅槃的能力,只有一世之生命。
似乎那烬神纪化胎池中培养出来的所有真灵都时如此,就是那任滔,不久之前,借着净血丹之助,一举蜕了蛟身,腾化为龙,成了一头名符其实的腾海苍龙,可是他这头苍龙一样没有传说中的真龙灵火。
“机率小,不代表没有,据在下算来,若依着凤凰一世寿元之长,那她的五世涅槃身便能自上古活到现在,其间只须经过四次涅槃。其实这凤凰一世寿元虽长,但还有寿元更长过凤凰的存在。”独孤篪认真地道,他倒是倾向于凤漪的说法。
“可其它真灵,也有涅槃这一神通么?”面具女子反问一句,她的意思,其它真灵既然没有涅槃这一神通,哪拿什么活过二世,既然命不过一世,那寿元再长也不可能从上古活到今天。
“哦,涅槃这一神通,除了凤凰之外,倒是不曾听说其它真灵能够掌握,不过或许,其它真灵有其它于活过二世的方法也不一定。”独孤篪笑了笑道。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水土不服熱推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芷若妹妹,你瞎担心什么,哥哥他有没有受伤,灵儿姐姐那是最清楚不过的了。看她还开得出玩笑来,哥哥那一定是没事的了,不然怕是她比谁都急呢。”红衣的凤漪娇声笑着,轻轻搂过徐芷若的肩头道。
好在这几个人身上所着衣衫,都是独孤篪精心炼制的宝物,虽受大难,却未曾有丝毫破损,所以,他们几个也就是头面上沾些木叶灰尖,倒不至衣衫破损,不堪蔽体的场面。
重生那些年 茗夜
不过说来,之前那通天盘营造出的时空通道中,几个人受到的压力实在是不小,尤其是独孤篪,作为这一组人中唯一的男人,自然是要尽全力护住几个女孩子的,所以那大部分的压力倒是都着落在了他和身上,所以,最后的情形,也显得要比其它三人更加狼狈一些。
那通天盘营造出来的,不是单纯的空间遂道,而是一条时空遂道,通道的两端之间,不单有着空间上的变化,而且有着时间上的变化。
这种变化,于时间上和空间上来说,就象是那大瀑布的顶端与底部,是存在着巨大的落差的,而这落差,还不是那水流的落差,而是时间与空间的落差,其作用在人身上,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
“这可是那所说的外神界么?”在确定了大家都安全无事,徐芷若才放心下来,此时倒是有心思关心所自已等人所处的环境了。
“不会有错了,若非是那所说的神界,你想这一大木,尖石,便能压着我的脑袋,让我连动也不能动呢?”独孤篪肯定地道。
只是想起方才,自己的脑袋被卡在那巨木与尖石之间的狼狈样子,独孤篪心中不由感到一种自嘲的好笑。几个女孩,也想起之前这独孤篪的模样,一个个的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为了证明独孤篪的这个判断,灵儿俯下身来,自脚边捡起一段拇指般粗细的树枝,双手较力试了一试,想不到,这一段不起眼的断枝,竟然并不曾被其折断。
这种情况,惊的灵儿不由得轻咦一声。这一试,她可是加持了法力的,按理,依着他如如今元婴境的修为,体魄修练又大有成就,莫说是小小一断树枝,便是灵阶宝器在其手中经他这么一折,差不多也要碎裂开来呢。
“好家伙,竟然比之灵器还要强韧。”那凤漪也不由得失了颜色。
“大道之力不同,怕是法宝品阶也不能以之前那般评论了。”独孤篪心下自然也是颇为惊讶,不由又想起一件事情,便连忙自纳物戒,取出一件灵级法宝出来。
果然,如其所猜测的一般,这原来灵力莹然的法宝,此时却是半点光华也没有,捧在手中,便如一段废铁一般。
看到这法宝的变化,独孤篪心下了然。不由暗道,这才对吗,若然说这神界中普普通通的一段木头,便能敌得一件灵器,这修士谁还会辛辛苦苦地去炼什么灵器去呢,折一段树杆作武器也就是了。
这神界比之那灵界来,大道之力不知稳固了多少倍,这也就造就了生长其间的事物,比之那灵界来,也坚固了同样的倍数,之前,在那灵界中炼制的法宝,因其所用宝材生长在灵界的原因,其坚固程度远不及这神界中生长的宝材,所以那灵界之中炼制的法宝到了这神界,便会灵性尽失,品阶大降。
“那是不是说,说咱们的本命法宝在这里也会降阶降品?”独孤篪将自己的判断告知三姝,那凤漪不由大惊问道。
“莫要担心啦。”灵儿摆了摆手,示意凤漪放心。“咱们的本命法宝,其所用宝材最次的也都达到了天阶,这天阶以上的宝材,与那其它宝材是不同的,其中自有大道,其道力圆转如意,无论处于何界都是一般。”对于炼器的了解,灵儿自然也算是宗师级别,其中道理自然明白。
这凤漪还是有些不信地,将自己的本命法宝取了出来,这一试之下,果然如灵儿所说,其品阶并无半点降低,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法宝品阶不曾变化,不过咱们的修为,怕是未必能够保持得了呢。”灵儿苦笑一声道。
听她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还不曾检查过自己的元府呢,不由急急地殓神内视。这一看不要紧,那结果还真如灵儿所说,此时大家的修为竟然生生降了一阶还多,自那元婴巅峰,降到了元婴中阶。一时间,大家不由得相视苦笑起来。
“好了别沮丧了,没得让咱们跌落凝神,便算是不错的了。”灵儿笑着为众人打气道。对于大道规则的理解,不要说是同阶修士,便是那神级强者之中怕也是没有几个能够比得上灵儿的。所以,对于这种现象,她自是知道其中的道理。
这就好比一个气球,在气压低的地方,会比那气压高的地方涨大很多是一个道理。不然,以下界与上界之间的时间流逝比之不同,那下界不就更易诞生出更多的强者?
好在这几个人走的都是那种法体双修的路子,而且其所修功法,放到神界都是那种极高端的存在,在这修练的过程之中,他们又都是极为重视精练元力的,诸般因素的作用之下,这才叫他们的修为,在到达这外神界之后,下降不过一阶多一点,不然的话,怕是修为被消去一半也未可知呢。
至于那烬神纪中,大家的修为为何不曾被削弱,其原因,一来是这烬神纪初成,其中道力稳固程度还远不及这外神界,二来就是,这些个人在那烬神纪中的特殊身份,使得他们本就不会被那烬神大道所完全掌控,第三呢,便是天道运行,也自有其规律,便是大变动之后,亦不会使这界域之中的生灵内质变化太过剧烈,总要给予一个适应过程,不然那骤变之下,怕是其中大部分的生灵都要因为极度不适而灭绝了呢。
“不过这也并不是没有好处。”独孤篪倒是很看得开的笑了笑道:“至少在这里修练,无须刻意而为,那元力也要比在灵界精修还要精练一些。”他说的不错,他们以前修练之时,光是花费在精练元力上的功夫,都不在少数。
“那么我们今后修练,是不是就不用再花费功夫精炼元力了呢。”凤漪问道。
“精炼还是要精炼的,精亦求精吗。”独孤篪摇头否决了凤漪的说法。
“那你方才的话,不是说了不等于没说吗。”凤漪没有好气地白了独孤篪一眼。
“好了,别吵了,现在,应是了解一下咱们的处境才是呢。”灵儿打断了二人的话。“对了,也不知道其它的人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能与我们一样不曾分开?”
“我们四个既然不曾被分开,那么有那情印在,他们想来也不会劳燕分离吧。”凤漪想了一想道。
“希望如此。”
不过这一次传送的结果,还真如凤漪所说,大家大体上都分开散落于这外神界不同的地域,可正因为有那情印在,这些个人,倒是与他们的另一半被传送到了同一个地点。
此时,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先探查清楚所处的环境,好定下行止。
缓了一会,等大家的体力大致恢复过来,独孤篪便捡着左近的一株最高的大树,如猴子般攀援上去,于树顶间向着四周张望一番,这才跃了下来。
到不是他不想以腾挪之术高飞探查,只不过,之前试了一试,在这里,大家的术法力量却是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不要说是飞行了,便是腾跃,最高也只好跃起五丈左右。
“这是一条峡谷,谷中有一条河,水势比较平缓,看样子应该是距那出山口不远了,只要我们沿河而下,想来不用多久便能走出峡谷。”一边向众人介绍着探查来的情况,独孤篪一边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手中抓着一把失了灵性的道器长刀,不断劈砍开挡路的树木荆棘,带着众人向下坡方向前行。
终须梦 弥坚堂主人
“这算怎么回子事。那修为降低也就罢了,这术法威力竟然也缩水到这般程度。”后面的凤漪极为郁闷地嘟囔着。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不过是,如今我们体内的元力储存还是来自烬神纪,与这一方的大道之力有些格格不入,被削弱也是正常,待得体内的元力被完全转换一遍,情况应该能够得到改善。”灵儿笑着安慰道。
她说的不错,他们这一群人是来自异界,别说是体内元力,便是体质神魂都与这一处的大道不相适应,这总要如新陈代谢一般,经过一段时间的转换才能适应,所以出现眼下的情况也是正常,若非是他们之前所在的那灵界大道,与这外神界的大道同出一源的话,怕是这种现象还要更加严重。
他们之前降落之处,距那树林边缘倒也算不得远,不长时间。一行人便穿出了树林。看着眼前成片的茵茵草地,大家的心情也自觉为之一畅。

人氣連載小說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定親展示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哎,那神界诸教实在是安稳的太久了,逝者已不可追,只希望你能在后一辈弟子中,激起一点生气与活力罢。”那修罗王哀然地叹了一口气道。
“老夫也知,自己的行为不过是尽尽人事罢了,只是老夫心有不甘,心有不甘哪。”话音方落,独孤篪便觉得那四周的空间,似如玻璃一般轰然间破碎开来,再看时,那周遭尸山血海的景象,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自己,却是正处于自己的识海主星之上,而在自己面前,正悬浮着一滴鲜红的血液。
傲 風
之前所见那阿修罗王,留于地狱核心处的信息,其承载物本是一枚小小的珠形虚影,当独孤篪触及之时,便陷入其幻境之中,此时看来,那东西,竟然如此强横,竟然于自己的识海之中支撑起了幻境,而此时,这一枚悬浮在面前的鲜血,才是真正能够支撑起那个幻境的力量源泉所在。
修罗王的真血,几乎不用想,独孤篪便明白,此时悬浮在其识海之中的这枚鲜血便是那阿修罗王的一滴真血,要说这独孤篪的识海并非实体空间,一般的实物,极难出现在这里,不过事有例外,比如他的那封天印,还有那件魂器宝塔,对了,似乎他这识海空间与别人的还真有些不同,据其几位师傅所说,一般来说,修士的神魂识海之中,所能出现的真正实物,便只有自己的元婴命器了,可是在许久之前,独孤篪也曾以乾坤袋将那外界事物,经这识海,由封天印移入乾坤世界呢,这又如何算。
抬手,一枚玉瓶将那一枚鲜血收起。独孤篪的神识便离开了识海,回归身体。并没有急着起身,独孤篪将那阿修罗王的话语从头到尾再细细思索一回,这才缓缓睁开双目,站了起来。
钻石契约:首席的亿万新娘 漪蓝小鱼
“男儿当有男儿行,横剑笑傲血雨中。一直以来,自己因为有着那封天印,极天道藏等诸般功法宝物,这修行之路走的实在是太顺了些,便是比起寻常修士来,那该有的危难,该有的血腥,该有的困厄,都显得少了些,这阿修罗王的一番话,到象是谶言一般,倒让我觉得,或许到了那神界之后,一切再不复此前这般平静了呢。”
独孤篪抬头望天,心中暗暗地道,对于今后可能会到来血雨腥风,在他心中,却是没有半点畏惧,反而有着一丝丝莫名的兴奋,也许男儿血液之中流淌着的,便有着许多的好战因子,此时的独孤篪已然成年,十六岁的少年,腔膛之内,其血逾热。
“成亲?!”独孤篪实未曾想到,今日伏老还有慕容施等几位师傅,将他们这一干弟子叫了过来,说是有要事想商量。这所谓的要事,竟然是关于他们几位的亲事。
乍闻此事,独孤篪一愕之下,那目光不由自灵儿,凤漪,徐芷若三人脸上掠过,只见这三女一时面若涂脂,竟是羞红一片,那里还有往日那泼辣模样。
当然,此时在场的,并不只这独孤篪与三女四人,那音胜衣,莫兰,慕容凌雪,凌衣等人也在此间,而独孤篪的一众分身,小龙等人自也不曾缺席。
独孤篪不由狐疑地望了几位师傅一眼,心中极为讶异。说起来,那袁鑫,周桐与那周楠,袁盈倒也罢了,这四人两两有情,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了。而自己与那灵儿,凤漪,徐芷若之间若是此时确定关系,倒也算是水到渠成。还有那独孤灭与那北门婉,嗯,也算是定下的一对,至于其它人,也不知师傅叫他们来此为什么?
怜儿,那小姑娘,自己可是一直将其视作妹妹看待的呀,还有灵璇姐妹两个,音胜衣诸女,或许神女有心,可是襄王无意呀。
“哥哥别自作多情了,难不成,就你一个得女孩子喜欢,袁岳他们那里比你差了。”正在独孤篪疑惑之时,却不想其识海之中,传来了灵儿的嘻笑。
“啊,你是说,他们几个?”独孤篪一边与灵儿暗自交流着,一边不由得望了自己一众分身一眼。
“哼,那几位妹妹,之前或许对你有一点意思,可是嘻嘻,怕是后来觉得某人并不是最优秀的,哼哼,自然是货比三家,择优而取了。”灵儿满脸讥诮地白了独孤篪一眼,暗里言道。
“呵呵,这却是好事,本来吗,你哥哥我本就是朽木一块,也只有你才会当个宝贝。”此时的独孤篪却是心情大好,倒有心情和灵儿开个玩笑。
“那是我和漪妹妹,芷若妹妹眼不亮罢了。”灵儿嘻嘻一笑。
“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心仪之人,这倒是好事,只是我怎么半点消息也不知道。”独孤篪问道。
“你,呵呵,如今你与袁岳他们,除非两人主动联络,各自心思还能相互共有么?”灵儿白了他一眼。
自那次进级金丹时起,独孤篪与其各分身之间,便不再如以前那般心神如一,一人心中所想所思,情感意识,其它人等都能够完全了解。如今大家之间,虽然也能够思虑通传,却有一个前提条件,那便是相互之间愿意向对方开方心神。
鸿钧诀 青楼小猫
你好,首席执行官!
这样一来,他的一众分身与他这个本体之间才算是完全的独立开来。
“既然不能实时知晓他们的心思,那他们的情感发展,你自然也不晓得了。前一段时间出任务,师傅他们有心为大家创造机会,将有可能的人,两两编作一组出任务,这不,有效果了吧。”
“想不到,几位师傅那么忙,还有心思为人牵红线作月老,不过这件事情还真是一件好事。”独孤篪心里由衷地高兴。“却不知他们之间,谁又与谁是一对呢。”
“所谓同声相合,同气功相求,哥哥便从他们所修道法上怕是也不难猜出个大概吧?”灵儿狡狯地一笑道。
“什么,这样的事情,也能从道法上看出端倪,你可真是。”对于灵儿的回答,独孤篪真的觉得有些无语。
却不知这还真有些联系,一是那几位师尊有意地,将这修道属性相同相近的安排在一起,给了他们更多的接触机会。二来,这所修功法相同相近者,那共同的语言就比之旁人要多上许多,功法上的切磋,相互之间的交流,一样能够增进相互之间的感情。
那同声相和,同气机求,其实并不是一句空话,在感情上还真是如此。当然,这其中一些人,开始之时怕也是存了退而求其次,找一个情感的替代品的想法,不过后来的发展,却是与之前的想法大不一样了。
这独孤篪于心中仔细推敲一番,再注意观察众人的神色,倒还真的看出几分端倪。其中大部还真如灵儿所说,与那各自所修道法相近有关。
那独孤灭不必说,他与那北门婉是早定下的婚事,聘礼都下了的。除此之外,那男宾一方九人,卓临(木)卓兵(阴)凤离(火)任滔(水)阳跃(阳)金超群(金)袁岳(土)风行(风)雷烈(雷),这几个人,自有躯体以来,那本就秉承的基础九系元魂极为纯粹,所修的九大基础道法也极好辨识。
不过女宾一方九人,凌衣,音胜衣,慕容凌雪,莫兰,南宫妙,卓灵璇,卓灵琸,胡怜儿,还有一个血玲珑。这几个人的功法,就有些难以辨识了。世间大道,虽然说是以这金,木,水,火,土等九道为基础,可随之衍生出来的大道三千,亿万小道,却不是那般容易辨识的。
比如那音胜衣的音之道功法,比如那卓灵璇和卓灵琸,虽是木灵之体,所修的却是生之道与死之道功法。
不过这辨识虽然难,其中却是还有几分根脉。比如生之道的主基,便是木之大道,再比如那莫兰净血功法,血道主基便是水。当然,这些人彼此之间,也并非全因这所修道法相近而走到一起。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让独孤篪高兴的是,他们和她们的感情都有了归宿,这便是天大的好事。
细论这九对有情人,分别是卓临与卓灵璇一对,卓兵与卓灵琸一对,凤离与音胜衣一对,任滔和莫兰一对,阳跃和胡怜儿一对,金超群同血玲珑一对,袁岳同慕容凌雪一对,风行与凌衣一对,雷烈与南宫妙一对。最后还有一对,却是那小龙,他定的道侣,却是那龙族天女龙仙儿。
今日也算是众人定亲之日,而那些个女方,嗯,主要是那龙仙儿等有家长的女方,这儿女定亲一事与他们来说自然也算是大事,没有个将他们撇在一边的道理。
神机 发疯的懒虫
不过呢,这伏老等几位师傅,将自己的一众弟子单独叫到此处,只是一个事先安排,此后,还有隆重的订亲仪式,那时,不单是那些个女方家长,便是这乾坤世界之中有些头脸的人物都会参加。
“这事,你们倒是好紧的口风,竟然将我瞒个严实。”独孤篪好笑地扫视了众兄弟一眼,如今的他,与其众分身之间却是以兄弟之礼相待,毕竟从事实上来讲,如今的他们,都已经是单独的个体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燼神紀討論-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業火根苗相伴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别,别,尊驾误会,误会,小的,小的有眼无珠,小的错了,小的该死。”那暗夜王看那独孤灭如此作派,连忙抛了手中钢叉,六条手臂两两抱拳,连连作揖,双膝一软,便在虚空中跪了下去。
吃他,开什么玩笑,那一身的业火,便是沾上一星半点在身,也足以将自己若大的身躯一瞬间焚成虚无。还记得无数年前,自己的族人之中便有一个不信邪的,偏就忤逆了那阿修罗王的意志,那时阿修罗王只是轻描淡写地弹出一个火头来,那族人便瞬时被烈火包围。
直到此时,他还清楚的记得,那烈炎不单自体表向内焚去,那体内更是有着火苗,自其七窍毛孔之中向外蹿出,只一眨眼功夫,便是半点残渣也没有剩下。
当时这一切,都是她所有的族人亲眼所见,还记得,那个被焚灭的族人,那族人当时已经是八臂夜叉了,竟然一丝反抗之力也没有。
如今,如今看着那独孤灭一身的熊熊烈焰,他那里还敢以身试法。
独孤篪等人也实在没有想到,这业火的可怕,早已在那暗夜王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见到业火显现,那便是从内到外,彻头彻尾的惊悸与惧怕,根本就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这就好比是吓破了胆的壮汉,任他如何雄壮有力,面对再弱小的敌人也再生不起一点反抗之心是一样的道理。立威,需要么,那业火显现,对于夜叉来说,就是最无上的威严。
独孤篪灭倒也不为已甚,看到那暗夜王诚心雌伏,便也将那业火威势收了起来。呵呵一笑,对那暗夜王道。“尊驾既然再无吃了在下的心思,那么在下倒有一桩交易要与尊驾谈上一谈了。”
“不敢,不敢,是小的狂妄,大人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拼命为大人办到。”听那独孤灭话语之中并无追究之意,这暗夜王这才抹了一把冷汗,放下心来。
“呵呵,吩咐么,到也谈不上。”见到这暗夜王已然服软,独孤灭到也不好再示之以威,态度也变的亲和起来。
所谓恩威并施的道理,他自然是懂得,此时便应该是要示之以恩,以收其心了。这独孤篪与那独孤篪灭二人心神相连,他心中所想,自不须作出示意,那独孤灭便早已领会,于是便施施然地走到那暗夜王的面前,右手轻抬,结起一个法诀,一道虚印自其指掌中飞出,隔空向着那暗夜王身上缓缓印去。
那暗夜王看得这独孤灭如此动作,先是心下吃了一惊,那身体本能的便想要闪避。之前,这小子身上暴发出来的那业火威势,在他心里可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加之这夜叉族对于那业火,发自天性的本能恐惧,出现这种心理反应倒也正常。不过好在,这暗夜王倒也算得上心念修为高深之辈,竞然生生将这闪避之念压了下去,反而是完全放开心神防御,不作半点抵抗。
他倒也是聪明,知道对方凭着那业火之力在手,便是自己有着通天彻地的本事,也是半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对方此时正是要用到他的时候,更没有出手将其灭杀的理由,此时出手,最多不过在其身上再加一道禁制罢了,既然注定逃脱不过,还不如坦然以受。若是对方见自己如此顺服,想来日后也能少受些苦楚。
这到也怪不得这位暗夜王,如此心思来猜度独孤篪等人的想法,要知道,之前其所效忠的那一位阿修罗王,真真算来,可算是天地之间煞气最重的第一人,据言,其每一次于世间行走,所到之处,便都是一片腥风血雨,若非是如此,那世间也不会以修罗杀场来形容那血水横流,尸积如山的战乱杀场了。
而这一位阿修罗王,除了那煞气极重之外,其脾气也是有名的坏,在他的字典里,除了威服,打服,杀服之外,那里懂得恩服二字。之前这些个夜叉在他手下办事,事办得好了无赏赐,事办的不好,那便自然是一番重罚。
侯门农家媳
也正因为这位阿修罗王的怪脾气,所以在整个神纪之中,几乎没有一位知交好友,对手与敌人却是房地都是。怕是唯一能够算得上好友的,便只有旁边这位立愿孤身入地狱,地狱不空不成佛的地藏菩萨了。
那法印入体,这位暗夜王身体猛地一震,随之,便感觉一道奇怪的力量,自其经脉之中直冲向上,过檀中,走泥丸,破百会,直入识海。于那暗夜王识海之中,忽地化作一枚圆珠。
花开盛夏星坠落
重生之必然幸福 我不白
此时的这暗夜王,自然也将神神收回识海之中,其识海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看在眼中,见那异力最后竟然化为一枚圆珠,让他不觉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东西也与那业火根苗一般,只是怎么无法感受到其中的威力呢。奇怪是奇怪,他的心中却也暗自苦笑,‘体内本就有着一枚业火根苗,每百年便要受那炼神之苦一次,想不到这一次,更多了这个东西,嗳,罢了,罢了,谁叫咱运气不好,本以为这地狱两分,便能脱开那阿修罗王的控制,变得自由一些,想不到啊,想不到,在这小小的一方时域,竟然也能够遇到这身负业火之人。命啊,这都是命啊。’
正在这暗夜王慨叹自己命运多舛之际,却见着自己那识海深处,一样事物缓缓飞将出来,只见那东西黝黑如墨水,缓缓摇晃跳动,竟然是一簇火苗。只是奇怪的是,这簇火苗的下端,却是生长着许多的根须。
业火根苗!看到这东西,那暗夜王的目光猛然一缩。说来,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得见实体,虽然此物被那阿修罗王植于其体内亿万年之久,可他却是从未曾见过。
其实说来这也正常,一来,人的识海极其广阔,而且也会随着自已的修为日深,而日形养大,虽说这识海属于自己,可从未曾听说,那一位大能能够将自己的识海探知清楚的,就好象常人绝难完全了解自己的身体一样。
更有人曾经猜测,这识海亦是一种大道,若能完全探知,及其尽头,便能够走出一个完全不同的道。当然,提出这种说法的,都是那修为上达到绝巅的超级大能,一般的修士识海方开之时其实并不算极大,若让修为远高于其的人来探查的话,怕是一眼便能望到尽头。
这种理论的提出,也仅仅是针对于自己的识海,只说是自己的修为实力,绝难探查清楚自己的识海罢了。就拿独孤篪的神识海来说,他那星云图般的识海中,其神识所能及达者,不过其主星附近那几枚最亮的星辰处,至于更远的地方,于他来说也不过如夜观星海罢了。
邪玉风云
二来,一般情况之下,那业火根苗在其识海之中隐而不显,化实于虚,便是在其面前,他也难以得见。所以说,这枚业火根苗,隐于这位暗夜王神识海中,数亿万年,他却不识其真容也是正常。
霸道总裁控妻成瘾
根苗,根苗,既然有根,其作用可想而知,目的便是要扎根于其识海之中,汲其养份,而这养份是什么,自然是这位暗夜王的识海神魂。好在,这业火本就难生难长,这枚小小的根苗,虽汲其神魂为养料,却也不会更形壮大,只是保其不枯不死罢了。
那暗夜王的识海修练进度,倒也跟得上它的消耗,不然的话,怕是这数亿万年下来,这位暗夜王早已变成了一副没有神魂的空躯了罢。
看着那一枚幽幽飘浮过来的业火根苗,这暗夜晚王心中不由生起无边的愤恨,这可是折磨了他数亿万年的首恶,那炼魂之苦,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过愤恨之外,他更是感到无边的恐惧,和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力感。
不说这位暗夜晚王心中百味杂陈,却见那枚业火根苗竞自不停,缓缓飘到那枚圆珠近前,攸地一下,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再看那圆珠时,竟然淡淡地泛起了黑色幽光,滴溜溜地一转,便攸地一下,化作一道流光,飞入这暗夜王那识海极深之处消失不见。
正在这暗夜王诧异地不知所以之时,其耳边却是传来了那独孤灭的声音。听到对方说话,这暗夜王再也顾及不到自己体内的情况,意念一动,神识便出了识海。
“之前那阿修罗王在你体内种下的根苗,其力不全,吸收的力量不能完全转化,所以每隔百年,其不可化的力量便有一次暴发,会对寄主形成一次噬魂煅魄之苦。如今,你体内的那枚珠子,已然将那业火根苗收取其中,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将其化为本源,再生一种,你放心,此种萌发之后,便能运转浑圆,不会再叫你受那噬魂之苦了。”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听了这独孤灭的话,这位暗夜王连忙恭敬的施礼道谢谢。

oktd9好看的都市异能 燼神紀-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鑒賞-vkz8s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妻子的报复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无限进化 咬狗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风生水起 道门老九
重生末世前 刘公子德平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小龙女不可能这么蠢 李金彤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弃妇再嫁:情撩冷面将军 君子兰儿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看这人一副粗犷模样,想不到还是一个拍马高手。
银河征战录 闲来无事
“就是,咱们帝国大军以勇武著称,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嘿嘿,看李先生的样子,倒象是有些胆怯呢。”席间,又有一个高大汉子哈哈笑道。

rlo97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燼神紀笔趣-第九百九十三章 千古懸案推薦-sp95p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
对于星神纪之心的修复,于乾坤诸人来说,一样是轻车熟路。当天,那琉璃一般的神纪之心便被置入了功德池中。想要使得损伤严重的此一等级的宝物得以修复,那么以那滴天真髓来温养,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过那所须的时间怕是不会太短。
妖界与灵界的事情还须继续观望与等待,于是大多数人便又闲了下来。闲来无事的众人却是被伏老与慕容施抓了壮丁,被派去收取那星散在外的一个个大千世界。当然,被派出去的这些个人,至少要拥有元婴以上的修为才成。
收取大千世界,独孤篪等人自然也要参与其中,对于别的大千世界,这独孤篪等人倒是没有多大兴趣去亲力亲为的收取,不过有两处大千世界,他却是有必要亲自走一遭的。这两处大千世界,一个便是其前世所在的神州世界,另一个就是其后世界故乡,元丰大陆世界。
元丰大陆世界,不但承载了自己与灵,还有父亲等人的绝大部分回忆,而且其中如今还生活着自己独孤家族,还有母亲一族的绝大部分族人。除此之外,随同自己一起,自那元丰大陆迁移过来的人,比如那李柯等人的家族也还生活在那处世界。
而这元丰大陆迁移过来的诸人,无疑便是如今这乾坤世界之中最为核心的一部分,将那处大陆收取进来,使其族人能够于这乾坤世界之中相聚,自然也是对于这一群人的一种最大的心灵慰籍。出于诸般因素考虑,独孤篪也有必要亲自出手收取此一处大千世界。
至于那神州世界,也与这元丰大陆一般,其中所承载的不但有独孤篪前世的感情记忆,也承载着那伏老的一世感情,而且这神州大陆对于独孤篪来说,总感觉是披着一重厚厚的面纱一般,有着许多令其看不透的神秘,说不定,乘着这一次收取的过程,能够有所发现也不一定。
收取元丰大陆的过程自然要容易的多,怎么说,那也不过只是一大千世界而已,而且还是那种品阶相对较低的大千世界。在收取这元丰大陆之时,灵儿等人却是不曾象别的元婴级别以上的修士去收取别的大千世界一般,要用到扶桑祖叶,而是与独孤篪一起,借用新掌握的封天印道力。
这一次去收取这元慧大陆,袁鑫等出自元丰的这些个小辈人物全都来了,他们这些个出身元丰的人,心里自然存了与独孤篪一样的心思。
元丰世界收取进乾坤世界之后,那先前自元丰大陆,同独孤篪一起飞升灵界的人们,自然要去与自己的族人相见,叙亲情等事情自然不会少,这些都不屑赘述,至于这些人的亲族的安排问题,之前,独孤篪便与伏老等乾坤世界的真正掌权者达成了共识,不作特殊安排,一如乾坤世界原驻民一般,受那乾坤大道自然轮回制约。
这样的安排自然是不想在这乾坤世界之中,出现一个凌驾于其它族群之上的权贵族群。不但是这些人,便是之前,自元丰大陆与其一同飞升灵界的人,如李柯,以及那些个母亲家族,父亲家族的诸人,一样作如此安排。
当然这其中亦有特例,比如自己的至亲,比如那小龙等人,这些人作为独孤篪这个乾坤世界的主人最为亲近的人,自然还是有许多特权的,不过对于这些个有特权的群类,伏老对他们有着严格的要求,就是他们所有的行为,不得妨害这乾坤世界正常运转。
我的婚姻高八度 苏摩
其实所谓的这个要求,主要还是对独孤篪与灵儿提的,作为乾坤世界的主人,只要他们不同意,其它人根本就影响不了这乾坤世界的正常运转,纵然是伏老这位几乎能够决定这乾坤世界一切事情的超级大佬,其权力,亦是出于灵儿与独孤篪二人的首肯。
独孤篪也不是傻子,那伏老如此做法,其目的,他心里自然明白的很,便是要让这乾坤世界能够保持良性发展。伏老出面唱白脸,独孤篪自然是以遵从师傅吩咐的借口,将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当然,这些人中,能够在独孤篪那里要来情面的人也不算多,而且个个都是明理之人,自然不会去难为于他。
如今烬神纪算是初创,许多规矩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按伏老的意思,今后不但是独孤篪的旁系亲属,便是连其一众师傅,真系血亲,更包括小龙等人,都要取消所有特权,一体纳入乾坤大道运行掌控之中,这个意向,之前已然得到了包括独孤篪的祖父,父亲,母亲,慕容施,以及那冥后等一众师傅的赞同。到了那时,这乾坤世界之中,能够在一定范围之内掌握大道运行的,除了独孤篪与灵儿这两位主人之外,便只有如伏老,凤漪等这些人在乾坤世界之中有着职司的人了,其它的,便是连那慕容施,也将在这乾坤世界之中,不会再有任何特殊权力。
武媚娘,媚惑天下 红泪
元丰世界的事情搞定之后,接下来的,便是那神州大陆的事情了。这一次,不但是独孤篪,灵儿,小龙等人,便是那伏老也一同随行。
惹愛成婚:首席的蜜寵情人 荼蘼花事了
庆丰城,这是神州大陆北方,青州的一座郡城,这是一座拥有着上百万人口的大城市,虽非一国帝都,却也有着无上的繁华。
苍茫寻 难剑苍
惡魔養女
此时在这庆丰城中,西街口,静水桥头,望月楼二楼的临街雅阁之中,正有一群人在坐,这些个人中,除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之外,其余人等都是不超过二十岁的青年,有男有女。让人惊奇的是,这一群青年男女,男的个个丰神俊朗,女的个个姿颜如仙,之前这一群人上楼之时,便令得这一楼客人整整静默了约有半柱香时间。
窗外拂柳鸣蝉,街上行人如织,那静水桥下,一条条乌蓬船儿,在渔家轻橹慢摇下缓缓来去。
“出世的久了,如今再看这熙熙众生图,却也另有一番情怀。”临窗的坐位上坐着伏老,此时的他,正捧着一杯清酒,侧过头,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外欣赏着窗外的景色,心中颇有感慨。
“这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这一桌子好菜诱人。”小龙疑惑地向外看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到了那一大桌菜肴上面。
“你小子。”伏老呵呵笑着回转身来坐正,指了指小龙。“忒也无趣,世间繁华,寂寥,众生悲喜,哀乐,竟然引不起你半点心思。不过也好,心如赤子,不伤情。”
“对了师傅,以前也曾听您说过这神州世界的辉煌,小小一个大千世界,竟然能够诞生出如斯众多的神级强者,如今让弟子想来,其中还是有许多不得其解之处。”独孤篪笑着开口,将话题拉到正事情上面。
之前是见识少,不懂事,如今经历了许多,独孤篪自然也是越来越明白,一处大千世界能够诞生出如许多的神级强者,那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按理,在一处大千世界里,这些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大千世界有大千世界的大道规则,其中的大道规则,一般来说就已经限定了其中极难有神级强者诞生,在一个大千世界之中,能够诞生出一个元婴级的存在就已经了了不起了。
“这个,莫说是你,为师也有许多未解之处。”伏老听了独孤篪这一问,不由得陷入深思之中。
“盘古开天,禹定九州,他们这些人,这些做法的意义,如今你们自然是了解的,那便是要增加这一世界的底蕴。不过按理,一个世界已然定形,其中大道便不再可能发生变化,纵然那盘古能够开出天地数重,也不过是让这神州世界更加坚固,使其底蕴更加厚实。”
此时伏老所说的这此人,那盘古,是其前辈大能,早于其成名前便已经陨落,而那禹,却是与其同一代的存在,其定九州也是他所亲眼见证过的,如今那乾坤世界,鼎定诸州之举也是他效法于前。
“这么说,这神州世界本身在那未曾遭遇战乱之前,却是一片拥有极高大道的圣土了。”独孤篪等人如今的见识也不一般,那伏老话中隐意,自然是一听就明。
龍女的封印
劍鳴修羅
“不错,若非是如此,你师傅我怕是不可能在这里达到当年那般成就的。”伏老点了点头。他这肯定的回答,证实了这一方世界应该是远高于那其它大千世界的存在,虽然不一定赶得上灵界。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这里诞生出诸多的神级强者。
“这么说来,之前师傅所说的那敌人,是否来自于这神州世界一般的世界呢?”凤漪插口问道。
漫長的愛著妳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
“如今想来,怕不会是之前猜测的那般。”未曾到达过灵界之前,这伏老还曾认定,这敌人是来自于另一个大千世界,可如今看来,却怕不是之前想象的那样。象神州世界这样的大千世界,在这一时空之中,绝对是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