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青光楚辭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近身兵王討論-第2396章 憲兵增援讀書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不管他们原来是什么标准,现在必须树立我们的标准。”苍浩面色阴沉下来:“你马上着手准备组建军事法庭,宪兵增援到达之后逮捕闹事者,提交军法审判!”
谢尔琴科立即着手安排了。
也就是谢尔琴科前脚刚走,库图尔提后脚就来了:“你考虑的怎么样?”
“我不可能承担一分钱重建费用。”苍浩知道库图尔提想要说什么:“我准备联系法学专家,研究一下能不能终止合同。”
“我已经找法学专家研究过了……”
“你们非洲的法学专家?”
“是的。”库图尔提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法学专家答复,合同中是有免责条款的,在一些特定情况下,你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并不需要承担一分钱赔偿。但是,眼下的情况不属于任何一种特定,也就是说,你只要试图解除合同,就必须承担违约赔偿。这笔钱数目可不小,虽然你们血狮雇佣兵有钱,但掏出这么一笔巨资,只怕也不太容易。”
苍浩坦诚:“我签合同的时候,对这些条没多想,因为没想到有一天会撕毁合同。”
“所以你现在的处境不是很乐观。”
“我就算掏违约赔偿金,怎么说也比重建费用便宜吧?!”苍浩冷笑着告诉库图尔提:“而且,违约赔偿是交给联合国,如果重建的话费用可是落进你的口袋,这笔钱怎么花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这么说,你宁可便宜了联合国,也不愿意帮助本地人?”
苍浩肯定的点了点头:“是!的!”
“我们这里一直非常穷困……”库图尔提指了指远处的城市:“马拉喀什是我们最发达的地方,也是经济王冠上的一颗明珠,你们一段时间以来的作战,几乎把这座城市夷为平地,难道真的不感到愧疚?”
苍浩非常诚实的回答:“没有任何愧疚感,因为这是作战需要。”
“你的作战需要是虚伪的。”库图尔提冷冷的道:“你本来可以挽救这些感染者,可你还是杀了他们!”
“我没有办法救他们,这个问题我们先前讨论过,我也不想再重复了。”
苍浩说着,就准备离开,库图尔提招呼了一声:“等一下……不如这样吧,我提出一个最省钱的方案,保证我们双方利益都不会受损!”
“说!”
“你继续清缴,收复整个马拉喀什之后,拿上联合国的佣金直接离开。”顿了一下,库图尔提意味深长的补充道:“但是,你们招募的本地兵员,必须成建制留下来,包括所有武器装备!”
“我没听错吧?”
“你当然没听错。”库图尔提撇了撇嘴:“我知道,你为了培养本地兵员,还是投入了一些资源的,但他们毕竟是我们国家的人,还是需要为祖国服务的,我们这里也有爱国主义,你把这些部队成建制留下来就当做是赔偿了。”
“就算我可以把人还给你,可你知道这些武器装备,价值几何吗?”
库图尔提还真就知道:“因为这些武器装备非常昂贵,我才会开口向你索要。”
“你这算盘够精明的。”苍浩冷笑看着库图尔提:“成建制接收这些部队之后,等于贵国军事力量连跳好几级,至少在本地区已经没有对手了,如果你们想要成为地区霸权的话,也没谁能阻挡你们发动战争。”
库图尔提撇了撇嘴:“你们的任务,只是清理感染者,任务完成之后,这片土地再发生什么,跟你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就说点跟我有关系的,你们将就此获得对付感染者的装备、技术和经验。”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如果你们愿意,甚至可以承接其他国家的清理任务,跟我们抢生意做。”
库图尔提丝毫不否认:“你们至多只是少赚一点钱而已,不需要从口袋里掏钱出来,这样不是很好嘛。”
“更进一步的,你们还会赖账。”苍浩已经彻底摸透库图尔提的想法:“等到我们清理了马拉喀什,你们会对联合国提出,我隐瞒了可以救治感染者的信息,导致很多无辜市民身死,然后以此作为借口拒绝向联合国缴纳费用。这样一来,联合国就会拖欠我们的佣金,又或者由其他国家填上这个窟窿,而你们坐收渔人之利,没有任何付出还收复了城市。”
库图尔提听到这话,漆黑的面庞浮现出一丝尴尬,显然苍浩说对了。
“甚至还有这么一种可能……”苍浩拖着长音继续说道:“你们会在国际法庭发起诉讼,要求我们赔偿全部损失,国际法庭方面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未必会全部答应你们的要求,但还是会多少给你们点甜头,判决给与一定经济补偿。由于这一场诉讼,你们更有理由拖欠联合国的费用,让我们把血狮雇佣兵背上骂名。”
“我们的关系也可以不会发展至如此,只要你成建制转移本地部队给我们,我可以保证整件事情到此为止。”
“你保证没有用。”
“谁保证有用?”库图尔提急忙问:“总统阁下呢?”
“从你们这些人,任何一个嘴里说出来的话,我都不会相信!”
“苍先生你好像还不完全理解现在的情况。”库图尔提讥讽的笑了笑:“本地兵员现在已经不服从指挥了,接下来很可能会发动兵变,你还不如趁早转移给我们,局势可以得到控制。如果他们真的哗变,结果就是本地多出来一股军阀,其实我们是无所谓的,因为本国 有很多军阀,但血狮雇佣兵的损失可就大了,因为我们会坚持让你们赔偿。”
“我猜对了,应该是你派人潜入我们军营,煽动不满情绪吧。”
库图尔提狡猾的问:“你有证据吗?”
“没有。”苍浩耸耸肩膀:“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放聪明点,不要把我惹火了,否则我撤掉防线,那么感染者会瞬间吞没你们。”
库图尔提还真有点害怕苍浩这么做:“别冲动,好好想一想,事情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真的大开防线?”苍浩很无所谓的道:“感染者一旦蔓延开来,血狮雇佣兵有能力自保,你们可没有!”
婚 後 試 愛
库图尔提担心苍浩发火,不敢再说什么,带着人离开了。
但局面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变得更加严重。
本地兵员完全不服从指挥了,到处喊着口号要求加薪,每天除了吃饭什么都不做。
该国部队与血狮雇佣兵犬牙交错,各个单位掺杂在一起,倒是也不敢有什么过头举动,却跟本地兵员里应外合起来。
本地兵员在血狮雇佣兵营房内,高呼一阵口号,外面的本国部队就报以一阵欢呼,两边最后甚至用本国语言对歌起来,倒像是开启了联欢会。
在这种情况下,前线工事也停止了,一方面苍浩实在不想再帮这些非洲人夺回家园,另一方面则是力量已经严重不足。
本地兵员罢工,其他兵员需要盯住本国部队,眼下血狮雇佣兵能够维持防线已经不容易。
苍浩在等。
两天之后,南非那边不断飞来大型运输机,一批批新兵员源源感到。
本地兵员懒洋洋的坐在地上看热闹,刚开始没当回事儿,但很快发现不对劲。
这些新来的兵员,武器装备没什么太大不同,但头盔和臂章上多出来两个英文字母“MP” ,这是军事警察的英文缩写,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宪兵。
一些比较机灵的本地兵员,猜到情况可能有变,悄悄躲起来了,也不敢闹事儿。
可更多的是不怎么聪明的,该怎么样还继续,完全不受影响。
宪兵抵达之后,列队整齐,包围了闹事最严重的一个营房,指挥人员对营房喊话:“所有士兵,穿着整齐,带上武器和装具,立即列队接收点明。”
本地兵员懒洋洋看着,一动不动。
很快的,宪兵开来辆卡车,上面载着一些东西。
宪兵把东西卸下来之后开始组装,本地兵员很快发现,原来是户外简易监狱。
简单的说,就是个一个个集装箱,因为头顶上有遮挡,可以避免阳光暴晒,人如果长时间被太阳暴晒,很快会因为脱水而死。
但是集装箱没窗户,只配备了建议换风系统,避免长时间在里面窒息。
集装箱内部被分成一个个隔断,空间勉强供一个人躺下和站起,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空间了,连卫生间都没有。
想要解手,必须向宪兵报告,由宪兵带着去卫生间,全程处于监督之下。
这些集装箱层层叠叠,可以堆高组合,转眼间堆得像山一样。
两层集装箱之间,有简易楼梯连接。
接下来,宪兵部队开始抓人了,两个对付一个,把所有看热闹的本地兵员,每一个塞进一个铁笼子。
很快的,营房里一百多个人,全都被关进去了。
这个时候,本地兵员发现,集装箱内部使用了消音材料,静的可怕。
被关在一起的人甚至都没办法交谈,一个隔断里的人,听不到旁边隔断的人说什么。
宪兵指挥官告诉本地兵员:“每天早九点、中午十二点和晚六点提供三餐,餐后半小时内可以提出上卫生间,除此之外的任何时间不能解手,如果实在憋不住就拉尿在裤子里吧!”
本地兵员愤怒了,拼命敲打墙壁,高喊着要求出去。
但是,他们的声音第一时间就被消音材料吸收了,结实的集装箱也无法被他们撼动,他们徒劳的消费体力,却没起到一点作用。

精华玄幻小說 近身兵王 線上看-第2384章 技術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相伴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差瓦立过去完全没想到:“这个办法实在太妙了……”
“我跟你说的这些涉及到一些商业机密,你不要对外散布……”苍浩摇了摇头,补充道:“矩阵系统的一些技术手段,其实并不是很合法,而且接管使用者手机这种操作,还涉及个人隐私问题,很容易让人反感,所以我们对外界从来不承认。”
“这个自然。”差瓦立有了信心:“我马上想办法,让人给王妃的带话过去,以后就在《虚拟世界》碰面。不过……这种技术虽然成就了我们自己,但如果有人用来威胁我们,又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苍浩暂时没有办法:“我跟华夏主管国家安全的领导交流过,他有一次提起说,现在犯罪组织的通讯,经常是利用联网游戏里面的角色对话,不管是电脑、XBOX还是PS都有很多这种游戏,给监控和追踪带来极大的麻烦。也就是说,在《虚拟世界》上线之前,就已经出现这种现象了,就算是我们关掉这一功能,人家也会使用其他游戏。”
差瓦立长呼了一口气:“我有点落伍了,原来这个时代,已经发展至如此。”
“真没想到啊,他们竟然来了这么一手……”苍浩想了一想,随后问了一句:“提轮带人进来你有没有拍摄视频?”
“我自己当然没拍,不过入口处有监控。”
“发到网上。”苍浩叮嘱:“多的不用说,就说王家军突然出现在你的府邸,不知道意欲何为。”
“然后呢?”
“现在王家军的声誉一落千丈,出现任何有关王家军的信息,公众都会很自然的谴责王家军。”苍浩认为不需要然后:“既然现在王家军去了那里,有理由怀疑是一场新的BING变,放到过去普通人可以坐山观虎斗,然而当下这么多人失业,社会经受不起大规模动荡,只会让更多的人反抗王家军。”
“这个主意很好。”差瓦立其实自己也在准备一些事:“我看可以全面加速了。”
提轮去跟王后会合,两个人才刚一见面,网上立即传来消息“王家军突然出现在内阁首相府邸”。;
王后这边派人盯着网上言论,一有发现及时告诉自己,结果王后第一时间就看到视频:“这是怎么回事?”
提轮满不在意:“看起来是差瓦立拍了视频发到网上。”
“这可怎么办?”
“不需要怎么办。” 提轮完全不在意:“不过几段视频罢了,能说明什么问题,又能对我们构成什么威胁。”
“难道你没有看到评论全都是骂你们的吗?”王后随便摘取了几段评论:“公众认为,王家军不但不能履行保卫国家的职责,反而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隐患,很多人认为应该彻底改组王家军。听到没有,现在不只是要求改组王室,这帮草民把刀子落到你们身上了。”
“胆子好大!”提轮火冒三丈:“我看有必要再一次开枪了!”
提轮话音刚落,接到了手下的报告,在市区内几处广场,突然出现大量人群聚集。
提轮还真是说到做到,马上下令:“过去设立警戒线,要求他们十分钟之内离开,否则开枪射击!”
王家军马上行动起来,可也就是在设立警戒线的同时,聚集的人群也越来越多,每处广场很快都达到一千多人。
更重要的是,这些聚集者明显是 有备而来,制作了一些简易防暴盾牌,面向王家军的警戒线支了起来。
在这里应该说一下,暹罗的法律规定非常有意思,允许个人持枪,但不允许配备防弹衣。
風 弄 小說
各类枪械,不但有合法渠道,黑市也有很多。
可防弹衣就极少见了,而且价格高昂。
这一次出现在广场上的民众,有的就配备了防弹衣,明显是黑市爱来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自行组装的防爆盾,大都使用钢板、建筑用凯夫拉材料拼合而成,全都属于合法来源,更重要的是,这种简易防爆盾确实可以抵御步枪子弹。
手下很快发来现场视频,提轮只看了一眼就发现,有专业人员在指导这些民众,只是凭借这些民众自己,根本不懂得如何拼接这些材料。
而且这些简易防爆盾数量不少,很快的就成型一条防线,不断挡住了王家军,甚至还有反超包围之势。
“果然有境外敌对势力指使!”提轮越看越生气:“这一次必须扩大规模!”
王后急忙问:“你要怎么扩大规模?”
“上一次开枪,现场不过二三百人,驱散之后也就算了!这一次既然来了这么多人……”提轮面容浮上一股杀气:“就干脆全部消灭,净化社会空气,只要没了这帮人,以后我们做事可以放开手脚!”
“绝对不行!”王后被提轮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上次现场人数不多,打死的人更少,国内外已经舆论哗然!这一次可是几千人,如果你全都给杀了,民众岂不是要造反了!”
“这些草民凭什么造反,用那些简易盾牌,和黑市买来的破损SHOU枪?”提轮一点都不在乎:“只要有人敢反抗我们就应该直接干掉,如今这帮草民敢起来造反,就是因为我们太宽厚仁慈了,现在有必要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的领导者!”
王后可没这么大胆子:“就算不考虑舆论压力,也需要考虑陛下的态度,上一次开枪陛下没说什么,不等于这一次也不说什么。”
提轮认为国王必然支持自己:“我们可是在捍卫陛下和整个王室的利益。”
“你别忘了先王之所以受到爱戴,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亲民形象,而我们的陛下始终不能立这样一个人设。”王后不住摇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陛下还默许你对公众开枪,这岂不是彻底毁掉自身形象。你可要想清楚,我们的陛下或许做事优柔寡断,但内心绝对不糊涂,如果真的引发强烈舆论反弹,为了平息民愤很可能把你退出来背负所有责任。”
“陛下应该不会吧……”提轮愣住了:“不管怎么说,我认为还是应该采取强力手段,当前很明显就是差瓦立暗中煽风点火,试图把我们架到火上烤,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反制,以后岂不是都要被差瓦立压住?!”
王后觉得提轮说的也有道理:“但你要杀死几千人也太过分了……”
“不如就进行警告性射击吧。”提轮提出一个折中方案:“能干掉多少算多少。”
“这样好吗?”
“给他们留出十分钟撤离,如果拒绝配合王家军的命令,死了也是活该。”提轮一摊双手:“不是我非要杀他们,而是他们自己找死!”
提轮这一次好歹算是收敛了,找了一处人数最多的广场,让前线指挥官发出最后通牒。
可也就是这一处广场,不仅人数最多,因为周边交通方便,很多市民得到消息之后也赶了过来,最后已经聚集了几千人。
也就是王家军喝令撤离之后,人群发出一阵阵喧嚣,不断高喊口号,或者要求改革王室制度,或者要求严惩先前开枪的凶手。
很快的,十分钟过去了,前线指挥官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不免有些肝颤。
人数更多了。
眼前黑压压一片,这么多人在一起,如同一股巨大的波涛,而王家军的防线显得那么的脆弱。
这个指挥官毫不怀疑,这波人潮只要发动一次冲击,就会让王家军的防线彻底坍塌,结果他迟疑起来没敢开枪。
而这激怒了提轮:“你到底等什么呢?为什么不开枪?”
前线指挥官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终于下令射击。
几个王家军士兵用步枪,打了几个短点射,结果子弹全都被盾牌挡住,没能穿透伤害到公众。
这一次射击,给公众的愤怒火上浇油,同时公众发现那些简易盾牌,真的能够抵挡步枪子弹,因而胆子也大了起来。
一轮射击无果,王家军这边还不知道怎么办,民众竟然开始向王家军这边推进,很快的,双方距离只有十几米。
民众弓腰躲在盾牌后面,不断高呼口号,等到距离靠近之后,开始向王家军投掷酒瓶和石子。
王家军这边有摄像头,把视频传送给了后方,提轮看后勃然大怒:“你们这帮废物,竟然让这些草民占了上风,为什么不开枪,手里拿着都是烧火棍吗?!”
指挥官一脸为难:“他们有防御……”
“用重机枪!”提轮笃定这些盾牌防御能力不是特别强:“如果重机枪无法射穿,就给我上火箭筒!”
指挥官被吓了一跳:“可这已经不算是轻武器了……”
“谁说只能用轻武器了?”提轮嗤之以鼻:“这是我们的土地,王家军是这片土地的领导者,我们想要作甚饿,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组成警戒线的有好几辆装甲车,上面配备了重机枪,指挥官无法违抗命令,值得命令王家军警告性打上几发子弹。
马上的,一阵“哒哒”枪声响起,数发子弹激射而出。
重机枪不同于普通步枪,子弹有着巨大的破坏力,瞬间将简易盾牌炸得粉碎,射在后面的公众身上,并且瞬间将人身也撕得粉碎。

好看的都市小說 近身兵王 txt-第2381章 徹底改革王室制度鑒賞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苍浩问了一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内阁基本瘫痪,各项工作没办法开展,结果就是社会瘫痪。”差瓦立对此非常担心:“每一次王家军兵BIAN,都带来剧烈的社会动荡,直接冲突当然那会死很多人,但间接被害死的人要有数倍。而且,通常BING变是短时期的,这一次状态不知道维系多久,受害的人只会更多!”
“有很多人被砸掉饭碗,有很多人断绝生计……”苍浩冷冷一笑:“好事儿啊!这会导致对王家军不满的人越来越多!”
私宠baby,恶魔总裁坏坏坏
差瓦立微微一怔:“这倒是……”
“拖着!”苍浩告诉差瓦立:“越来越多的人失业,断绝生计,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反对王室的队伍,你只需要给他们提供资金就行了!还有,这段时间尽量不要与王家军 发生正面冲突,他们说什么,你就作什么,不管耽误了什么工作,都把责任推到王家军头上!”
差瓦立嘿嘿一笑:“明白了!”
“最好你们两个不要见面。”苍浩想了一想,又道:“提轮肯定想要见你,那么你就找各种借口,一定要避开。”
“我就说得流感了。”
“隔离治疗,这个主意不错……”苍浩笑着点了点头:“现在看起来,我们多少可以轻松些,因为提轮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对手,否则不会下令开枪。”
“连我都没想到他会开枪。”差瓦立的语气沉重起来:“不过,回顾提轮的人生经历,似乎又不意外,他出身军人家庭,从小就上少年军校,在与世隔绝的环境当中,接受各种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学习。基本上,他就是按照将军的样子进行培养,长大之后进入军事院校深造,然后进入王家军从戎。他的父亲是王家军将领,母亲家世也非常显赫,因为家庭有非常强大的资源,再加上本人也非常出色,所以升迁速度非常快,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子上。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对军事以外的东西,毫无了解。”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王家军内部环境非常封闭,很少有外部信息进入,加之多年来没有战争,思想理论迭代也非常慢。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当中,相当于生活在几十年前……”差瓦立告诉苍浩:“某种程度上,提轮就是活在几十年前,而在那个年代,他的做法非常正常。”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根本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按照既定思路去做事,所以这一次国际舆论带来的压力,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按照他本来的想法,世界各国应该没空关心这事儿,还有……”顿了一下,差瓦立继续分析起来:“他的口才非常好,虽然现在依然是个烂摊子,竟然还能说服国王支持自己。”
“你们这个国王……用华夏人的话说是耙耳朵,不过耙耳朵是听女人的话,他好像是什么人的话都听。”
“昏君何以成为昏君?”差瓦立不需要别人回答,因为自己对这个问题有很多思考:“有些时候是因为总做糊涂事,还有一些时候却不是因为糊涂,而是因为缺乏决断力。我们这位国王就是这种情况,其实他很聪明,还很有才学,然而对于国家大事没有自己的见解,别人不管说什么他都认为有道理。”
“这样一个君主,本来我们机会利用,既然可以听别人的,当然也能听我们的。”苍浩自嘲的一笑:“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去做昏君身边的谗臣,奈何有人先下手为强……”
“这两年来,我忙着各方面建设,把王室给忽略了,也忘了老国王已经年迈。甚至王储这个人,我都不是很了解……”差瓦立一边说,一边不住摇头:“没想到的是,我没想到的东西,有人想到了,王后和提轮先下手为强,已经在陛下那里建立影响力,这个时候我们想要对陛下施加影响,就已经非常难了。”
“尽管难,但也不是不可能……”苍浩试探着提出:“昏君能听提轮和王后的话,自然也能听我们的话,现在我们已经把美女送到国王身边,事实上已经建立起了一定影响力。我们有足够的机会,与王后一伙争夺国王的信任,但这只是选择之一。还有一项选择,那就是把我们现在进行的事进行到底,推动王室制度进行改革。”
“你说的这两种可能,我也不是没有思考过,前一种,我对控制一个昏君毫无兴趣。”差瓦立斩钉截铁的道:“王妃现在固然受宠,可有一天失宠怎么办,难道去给他寻找新的美女啊,此其一;其二,我需要把全部时间精力拿出来建设,没空陪着国王做游戏,如果有这么一个昏君天天需要我去哄着,我也就没办法去做更有意义的事儿;其次、制度不改变,就算这个昏君没有构成太大破坏,出现下一个昏君也是早晚的事情。”
苍浩明白差瓦立的意思:“所以你决定进行根本性改革!”
“我不想去跟王后和提轮争宠。” 差瓦立早就已经做出决定:“他们两个可以在国王身边,保留自己强大的影响力,但这些影响力必须留在后宫,不能影响到国家整体运行。”
“我之所以支持你就是因为你有足够的远见!”苍浩非常欣慰,差瓦立从一开始,就找准了问题的痛点,并且准备彻底根除,这也是差瓦立不同于之前几位内阁首相之处。
说回暹罗局势,社会动荡这事儿,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大批王家军进入市区,在主要路口设置关卡,严重影响交通,市民连正常上下班都做不到,导致整个社会几乎停摆。
此外,由于先前病毒的讹传,导致旅游业严重受挫,虽然现在已经澄清病毒不具备致命性,但国外游客仍然不愿涉险。
替你种植一季阳光 赫舞
偏偏暹罗经济高度依赖旅游业,这些因素综合到一起,导致很多人瞬间失业。
暹罗有着惊人的贫富差距,很多底层民众挣扎求存,手中没有任何积蓄,如果失业就意味着家里断炊,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不恨王家军。
说起来,先前提轮下令开枪,确实收到一定威吓效果,街头的群众活动少了很多,一时之间,似乎恢复了平静。
毕竟普通人都不想死,他们在国际互联网上,看到了王家军开枪的镜头,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
但是,随着失业率飙升,不满情绪正在积聚,差瓦立用暂时的安宁,正在策划更大规模的活动。
再说提轮这一边。
就像苍浩说的一样,提轮几次想要见差瓦立,然而差瓦立自称得了流感,需要隔离治疗,拒绝跟提轮见面。
至于差瓦立是不是真的患病,提轮根本不知道。
自从实行军GUAN以来,内阁日常工作越来越少,最后几乎到了停摆的状态。
内阁下属各个部门,平日非常忙碌,总是有人不停进进出出,很快的,变得门可罗雀。
主要负责人员不知道去了哪,普通公务员一部分被放了大假,一部分留在办公室里发傻。
如今的内阁,简直就像要黄摊一样,按照这个局面发展下去,大概也就作鸟兽散了。
没人知道差瓦立在忙什么,反正差瓦立是谁都不见,很多人认为是真的得病了。
迷心 記
既然差瓦立不肯见自己,索性提轮也就不见了,反正现在大局被王家军控制,提轮不认为差瓦立有能力翻盘。
至于王后,对开枪引发的后果,其实还是非常吃惊的:“局面可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现在全世界都在谴责我们,你该怎么处理?”
“我跟陛下说的很清楚了。”提轮还是没当回事儿:“我们的内部事务神圣不容干涉,不管任何国家向我们施加压力,我们都必须坚强的顶回去。”
“但国际社会如果采取进一步措施怎么办?”
“能有什么进一步措施?”提轮冷笑着摇了摇头:“最近这两年,国际社会已经够乱的,所有国家内部都不太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忙着处理自己内部事务,早就忘了我们这里发生过什么。以三个大国为例,米国新旧总统交替出现问题,双方支持者经常在街上大打出手;M联邦那边由于大伊万之死导致权力真空,克里姆林宫内部争斗不断;华夏方面倒是很太平,但他们一向是不干涉他国内部事务,至于其他国家吗,不是忙着应对肆虐的病毒,就是拼命抵抗经济衰退,又或者就是其他各种严重问题。”
王后觉得提轮说的挺好:“这样看起来我们暹罗倒还算是风调雨顺。”
“只要扫灭了这帮草民,我们的国家将会更好。”提轮很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自从上次开枪之后,街头太平了许多,零星还有一些人闹事儿,但看到王家军就马上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

e4ovj笔下生花的小說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辭-第2373章 現實版的《甄嬛傳》閲讀-31tew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庞劲东猜到了真相:“不用说了,最大的嫌疑对象,就是现任王后,因为新王妃得宠威胁最大的,正是这位王后。”顿了一下,庞劲东补充道:“听说先前一场抗议活动,国王带着王妃从后门溜走了,把王后一个人扔在了抗议人群当中,可以想见王后内心有多么的不爽。”
“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甄嬛传》。”苍浩一个劲摇头:“不对,比《甄嬛传》可好看多了。”
“如果是其他事情,估计新国王也就给他赦免了,但侮辱他父王的照片,这事儿可没法忍。”顿了一下,庞劲东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现在的问题是,新国王有没有觉察到,王妃是被人陷害的。”
“你倒是提醒我了,有一件事情,应该马上让差瓦立去做。”苍浩立即联系差瓦立:“王妃被废黜,你怎么看?”
“陷害!”差瓦立直接就回答:“我正在搜集证据,证明王妃是无辜的,这个王妃可是我费尽心思才培养出来的,可不能就这样被打入冷宫。”
“国王身边有没有你的人?”
“当然有了。”差瓦立狡猾的一笑:“经过先前那么多事,我当然要吸取教训,在陛下身边安插几个自己人,这还不是应该的吗。”
“只要掌握了足够证据,通过你安排的人,立即检具王妃是被陷害的。”顿了一下,苍浩补充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跟王妃通个气儿……”
吴江雪 佩蘅子
“怎么通气儿?”
“虽然说她事实上确实是你培养出来的,但她并不知道所有这些事,背后的争斗,以及跟你有什么关系。”苍浩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把这位王妃变成自己人:“她现在深陷囹圄,从高位瞬间跌落下来,内心一定沮丧焦虑,试图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我们给她送过去救命稻草,但她必须清楚救命稻草是谁给的,为了报答以后也要专心给我们做事。”
如果不是苍浩说出来,差瓦立先前还真没想到这么做:“对啊,应该把王妃培养成我们自己人,这样一来,以后我们对国王的影响力,可就更大了。”
差瓦立马上就开始操作了。
整件事情当中最难的,是如何跟王妃取得联系。
王妃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不过生活条件倒是不错,跟普通犯人绝对不一样,独自住着一个设施齐全的房间,每日三餐都有丰盛的食物,甚至还可以看电视和打电话。
而且,还有几个佣人专门伺候,王妃人和事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只不过没有自由。
但整个监狱都处于王家军控制之下,尤其王妃刚被送入,就处于提轮严密监视之中、
提轮对王妃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定时向王后那边汇报:“她整个人憔悴了很多,几乎瘦了一圈,完全没有往日的风采,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一个人啊,如果从高位摔落下来,其实倒也没什么。但如果是从底层爬到高位,没有几天的时间就摔落,而且比过去的境遇还要更惨,这种沉重的心理打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说到这里,王后重重哼了一声:“如果她老老实实,去做一个平民家的女孩,也就没有今天的悲惨了,做人切不可野心太大。”
差瓦立深表赞同:“无论如何,这个人只要活着,对我们就还是威胁。”
“你的意思……”
“如果有一天,她不慎吃错了东西,食物中毒身亡,对大家来说都好。”提轮冷笑着道:“她自己解脱了,而我们也不用再担心任何事,陛下也就少了点烦心事。”
“有机会吗?”
“王妃的当下生活是这样,身边有两个佣人,三餐是御用厨师烹饪。监狱当然有很多警卫,全都是我的人,但陛下下令警卫不得靠近,所以王妃在身边找不到什么机会……”提轮其实早就想好应该怎么做了:“但是呢,王妃吃的东西从厨房到住处,却是由警卫负责传送的,在这个过程中就可以做手脚了。”
“那你安排吧。”王后非常满意:“最好制造成食物中毒,不过也要防止真相被揭穿,这个王妃要是死了,陛下肯定非常伤心难过,要求彻查。如果真的查出真相,一定不能牵连到我们头上,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位面世界的穿梭者 温水煮青豆
提轮当然明白:“我不会直接下令的,而是让手下找两个替罪羊负责投毒,如果陛下真的知道了真相,让这两个替罪羊把罪名全都扛下来,就说愤恨王妃勾引导致国王不理国务,他们只是清君侧。我会安排好他们的家人,给足够的赡养费……”顿了一下,提轮补充道:“不过,这样安排起来需要点时间,不可能马上就有效果。”
王后反正已经等了好几天,再等几天也无所谓:“我等你的好消息。”
“还有运河城那边,殿下认为应该怎么办?”
黑道公主的假面
“陛下完全不提运河城了,但也不能让那边太逍遥,一定施加点压力。”
“我可以在边境进行两次演习。”提轮提议:“这是我的权力范围内,既可以向运河城展现我们的实力,同时也不至于让陛下不高兴。”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
王后非常满意:“你去安排吧。”
王家军多年来以腐败低效闻名,也正因为如此,常年无法肃清南方分离势力,至今南方还有很多地方属于战区。
但是,在国家大事上腐败低效的同时,如果是为了个人利益,王家军却有着惊人的效率。
仅仅几个小时之后,两支王家军大部队沿着边境展开,轰轰烈烈进行起了演习,而且演习还是进攻态势,矛头正指向运河城方向。
庞劲东没有公开表态,只是要求安全部队保持克制,尽可能不要与王家军发生冲突,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王家军那边见安全部队毫无动作,胆子越来越大,甚至有那么几次,紧擦边境而过。
庞劲东的原则是,只要王家军没有进入边境,就当什么都没看见,随便我就怎么折腾都行。
苍浩和庞劲东眼下的希望,全都放在差瓦立那边,然而接下来两天时间里,差瓦立竟然失联了,所有联系方式全部中断,没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事实上差瓦立是去见王妃了。
虽然囚禁王菲的监狱在王家军控制之下,但差瓦立统领内阁这几年也不是在吃闲饭,在各个领域扩张自己的势力,覆盖到了方方面面,所以这座监狱也有差瓦立的人。
不过,差瓦立的人并不是监狱守卫,而是后勤工作人员,包括给王妃料理膳食的厨师和佣人,也包括提供食材的供货商,可以说,王妃日常生活整个链条都在差瓦立控制当中。
而这些人的当中,有那么一个跟差瓦立脸型相仿,这个人可以近距离接触王妃。
差瓦立先前去见苍浩和庞劲东,经过巧妙的化妆,看起来跟本人完全不同。
随着化妆技术的不断提升,当前还出现了“仿妆”,在各种视频平台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把自己化妆成为各路名人,看起来惟妙惟肖。
差瓦立就做了一个这样的仿妆,让原来那个人躲在家里不出名门,自己则冒充成工作人员,成功潜入王妃身边。
借着王妃用餐的功夫,差瓦立表明身份,与王妃之间进行了几分钟的谈话。
也就只有几分种而已,毕竟王妃处于监控之下,差瓦立没有太多时间,只能在最短时间内说明来意。
等到一切都已经落实,差瓦立离开王妃那里,这才联系了苍浩,讲了一下始末原委:“王妃答应跟我们合作了。”
“太好了。”苍浩终于松了一口气:“想来她身陷囹圄,前途未卜,随时都要为性命担忧,只要有人能够救她出去,她肯定要答应。不过,这也有一个问题,权力毕竟可以改变人性,等到她有一天真正掌握了权力,可以颐指气使统领天下的时候,她未必还愿意被别人控制。”
“难道她还会跟我们翻脸?”差瓦立对此毫不在意:“是我让她成为王妃,又是我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她,她如果聪明就不要背叛我,否则我还可以把她打回原形。”
苍浩对这个表态还算放心:“那就好。”
“关于王妃侮辱先王这事儿,我也掌握了足够证据。”差瓦立面见王妃的同一时间里,还做了其他事情:“我提取了先王照片上的指纹,结果根本没发现王妃的,也就是说,王妃没有接触过这些照片。在王宫中工作的所有人,都登记有指纹,我进行了对比,发现照片上的指纹与一个女佣完全吻合,毫无疑问,照片就是她藏在王妃房间里的。只不过,除此之外没其他证据,也没能找到目击者……”
鬼 醫
“这已经足够了。”苍浩马上想到应该怎么做:“安排你的人,马上向国王检具,就说亲眼看见这个女佣,拿着国王照片鬼鬼祟祟进了王妃的房间。记住,一定要让这个人说,自己当时非常忙,根本没怎么上心,所以没记住具体时间,只要被问起细节就一概说忘了。毕竟他是一个虚假证人,根本不掌握真实情况,如果进行深入调查,肯定在细节上露馅。”

7yyva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近身兵王-第2372章 宮鬥-157b0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说起来,这位王后倒也真有点母仪天下的风范,挥手向抗议人群致意,虽然明显显得有些慌乱,但大体上还算得体从容。
在卫队的努力护送之下,王后最后终于从抗议人群中脱身,平稳回宫。
说起来,抗议者仍然忌惮王室的威严,也只是围着喊上几声口号而已,不敢真对王后的车队做什么。
就在王后回宫之前,国王带着王妃,早就已经回来了。
王妃惊魂甫定,一张脸白的如同纸,依偎在国王怀里瑟瑟发抖。
而国王极尽体贴关怀,不时宽慰几句,还许诺给买一堆奢侈品,最后终于把王妃逗得喜笑颜开。
王后看在眼里,气不打一处来,向国王简单问安之后,就回自己的住处了。
暹罗王室富甲天下,每个王室成员都有大批资产,包括固定产和金融资产,而且不是所有资产的来源都见得光。
这位王后上位之后,利用王室资源也没少给自己积累财产,只是在曼谷就有多处奢华宅邸,而很多宅邸连国王都不知道。
王后去了一处这样的秘密宅邸,然后召见了一个人,正是提轮。
苍浩的判断没错,提轮是王后的党羽,没人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结一起的。
提轮奉召秘密觐见,内心多少有些既惊讶,因为这些宅邸虽然属于王后所有,但王后其实很少住,因为有些宅邸来源并不合法,不想让国王发现。
王后平常召见提轮,虽然都是在各种秘密场所,但不会是王后自己的宅邸。
提轮知道这些宅子的存在,不过自己还是第一次来,所以很小心的问了一句:“殿下今晚为什么要在这?”
王后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当然要选个秘密所在,过去不也一样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提轮干笑两声:“国王陛下不知道这处宅子,我是担心被国王陛下知道。”
“你觉得陛下现在还有空关注我吗?”王后冷冷一笑:“以前呢,我经常要出现在陛下的视野里,于是那都不敢去,唯恐陛下召见的时候不在。现在好了,人家有了新人,哪还顾上我,我也就自由了。”
提轮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吗……”
“反正这宅子买了很长时间,我都没怎么住过,正好享受一下,今晚就不回去了。”王后说到这里,脸色一变:“你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你和陛下参加佛事活动,回程的时候被抗议人群包围了……”提轮说到这里,面容浮上一丝杀气:“这些草民就应该杀上一批,震慑一下整个国家,不要对王室不敬!”
一醉君心乱:柴火丫头成后记
王后非常清醒,也非常理智:“你并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虽然老国王饱受爱戴,但王室制度存在很多问题,多年下来民怨颇深。民怨积累到一定程度,肯定是要释放出来的,如果简单的通过严刑峻法进行压制,结果只会让民怨越积越深。”顿了一下,王后很感慨的补充道:“再加上陛下不争气,民怨现在正好有了释放口,不过最近这一系列事件,应该不是偶发的,而是有人在策划。”
提轮不明白:“怎么讲?”
“先是传说某地发生超级黑死病,几天之后被查清楚其实只是流感而已,你有没有发现,流感爆发地是非常偏远的地方,这样就导致信息传递非常慢,从传说出现疫情到澄清真相中间有一个时间间隔。也就是在这个间隔期间,我们这位国王慌忙去了德意志,再然后国内就爆发了对王室不满的抗议……”王后说到这里冷冷一笑:“这些事在正常情况下也可能会发生,但各种因素需要一个很长的积累过程,如今确实在短时间内密集架爆发,如果说没有人幕后推动是不可能的。”
“让陛下去德意志的是差瓦立,难道差瓦立就是幕后主使?”
“如果发现跟他有关,我一定杀了他,但这只是我个人怀疑,缺乏足够证据。”王后站起身在房间来来回回的走着:“这一次街头运动,已经明确提出改革王室制度,这可是对王室的大不敬,如果能够查出这跟差瓦立有关,我就可以设法搞死差瓦立了。”
八神戒 KOM
提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发动这样一场运动,需要耗费大量资金,那帮草民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背后必然有金主支持,差瓦立的嫌疑最大。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从资金方面着手搜集证据……”
天地权柄 铭丘
“这个主意不错。”王后非常嘉许提轮的头脑:“发动这样规模的运动,需要的资金量非常大,不是小钱很容易隐藏,必然留下很多痕迹。”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提轮试探着问了一句:“关于运河城那边……”
“运河城是一个聚宝盆……”王后的表情变得非常复杂,掺杂着贪婪、失落和不甘诸多情绪:“其实我不准备收回主权,因为运河城如果放到我们自己手里,根本产生不了这么大的经济价值。问题是运河城过去是差瓦立的地盘,毫无疑问对差瓦立有很多利益输出,我们完全可以取代差瓦立,把利益拿到手里。此外,我们也应该扩大自己的权力,不能让那些华夏人在运河城决定一切,这才是我劝说陛下对运河城采取措施的初衷。但是,陛下现在的状态你也看到了,每天搂着新王妃花天酒地,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事,我曾经提醒过两次运河城的事应该进行下一步了,可他根本听不进去……”
一江春水爱思飘 雪染
“我们该怎么办?”
“对运河城做任何事,都必须是陛下亲自出面,只有陛下才有这样的力量。其他任何人都不行……”王后不住摇头:“我不行,因为我的身份,就不允许干涉国政。你们更不行,王家军先前与运河城那边一系列冲突,最后全部都以失败告终,事实已经证明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这次选美是差瓦立的主意,大概为的就是选出几个美人,迷惑陛下的理智。”提轮只要想到所有这些,就恨得牙痒痒的:“其他人我不管,但眼下这个新王妃对我们阻碍太大,我们要想继续原来的计划,必须扳开这块绊脚石。”
“你有什么主意吗?”
提轮还真有:“只要她犯下十恶不赦之罪,无论陛下怎样宠爱她,都必须把她废黜。”
“什么样的十恶不赦之罪?”王后非常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你说的这个主意,其实我也想过,但这个王妃家事清白,个人和家庭都没什么不光彩的勾当。”
“殿下调查过王妃?”
“不但调查过,她身边还有很多我的眼线,我对她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清楚。”王后轻呼了一口气,又道:“当然了,在王妃这个位子上坐稳之后,她肯定跟所有有权有势的人一样,用尽各种方法给自己捞取好处,不过这个女人很聪明,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没有把位子坐稳,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有什么大的举动。”
“她自己没有,我们可以帮助她有……”
“设局?”王后觉得这个主意不可行:“这需要的时间就太长了!”
太极魔法神 破风客
“普通经济类的问题,陛下很可能赦免。”提轮满面阴笑:“所以,我们需要找个陛下无法赦免的事情,而且这样的事情做局还非常简单,只是几分钟就可以了。”
王后愣住了:“什么样的事情?”
“比如轻慢王室。”提轮已经想好该怎么办了:“只要我们弄几张先王的照片,放在她住处的卫生间或者鞋柜之类的地方,然后被人不经意的发现,她就完蛋了。她身边你不是有殿下的眼线吗,操作起来就更容易了,真的就只需要几分钟。”
“果然是好主意。”王后哈哈大笑起来:“为什么我先前没想到。”
在提轮提议之下,王后很快着手操作了,结果就在第二天,王室爆发出特大丑闻。
366个情人节 机场佛爷
王妃身边的一个佣人,向国王举报王妃轻慢先王,还经常私下说先王的坏话。
国王刚开始不相信,带人亲自去查验,结果还真就在一些肮脏的地方,发现了先王的照片。
前面曾经提到过,王室在暹罗的地位至高无上,甚至有人曾经因为说国王的狗不好看而被判刑,更不用说王室成员自身了。
国王的画像不能随意处置,甚至在公开场合,都不能指指点点,而是要毕恭毕敬。
王妃有没有话说先王坏话,当然没办法查实,但先王照片被侮辱,却是证据确凿。
国王勃然大怒,也不听过王妃解释,直接下令削去王妃头衔贬为平民,然后扔进监狱了。
王妃就这样倒台了,王后和提轮满心以为,终于可以让国王把心思放在运河城上面,万万没想到的是,王妃一案沉重打击了这位国王的情感,更没有心思处理政务。
也就是王妃入狱的同一时间,国王坐上私人飞机又去了德意志,而且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连王后都是后来才知道。
消息传到了运河城,庞劲东非常惊讶:“这就是传说中的宫斗吧……毫无疑问,这个王妃是被栽赃陷害的,就算她真的对先王不满,也是私下发发牢骚,不可能在王宫住处侮辱照片,我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没这么笨。”
自缘起说之绿茵双骄 小飞侠
“这个女人当然不笨。”苍浩冷冷一笑:“选美的佳丽那么多,为什么唯独她获得国王欢心,未必是因为她最漂亮,我倒觉得可能因为她手段更高。”